抢过孩子,是一个抱孩子的漂亮姑娘

过了些日子,一位好心人又给张伟介绍了个女朋友,张伟赶着去赴约。那个姑娘一心要找个过日子的男人,带着张伟逛到了菜市场,想看看他对菜价是否清楚。两人刚进市场,就听里面传来一声怒吼:“混婆娘,我可找到你了!”张伟一听这声音就认出来了,这不正是上回跟他打架的那个男人吗?他顿时兴奋起来,循声望去,果然看到那个男人正跟一个老婆婆冲向一个姑娘。再一看姑娘,张伟心想,真是太巧了!

好不容易碰到一个好对手,却让他这么轻松地走了,张伟为此遗憾了好一阵子。他回想着当时的情景,两人的头撞在一起,他被撞得头晕眼花,可那人好像什么事也没有,难道说他的脑袋比自己的硬?后来他和一个练家子说了这事儿,人家一听就笑了,对他说:“人的脑袋都是一样硬,但人家主动往你这儿撞,带上了几分速度,吃亏的当然是你了。”张伟这才恍然大悟。

女人吓疯了,她想追出去,可是腹部的疼痛感让她浑身乏力,刚站起身,又疼得弯下来了腰。她让闺蜜赶紧追出去,闺蜜倒也仗义,踩着7厘米的高跟鞋玩命地跑,然而终究是徒劳,不过一会儿的功夫,那男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马小明抱着鞋跑到了马天明的车上等马天明。那女孩拿来了鞋,马天明直接换上把他昨晚给杨柳的假一百掏出来给女孩。女孩刚要看钱的真假,马天明说:“这鞋怎么硌脚啊!”

那个姑娘,正是上回在银行里碰到的那位,此时正在菜摊上挑菜,身旁停着一辆婴儿车。听到男人的叫声,她也连忙扭头去看。那个男人已经冲到她跟前,上去就给了她一个响亮的嘴巴。红着眼睛吼道:“孩子都病了,你还带他出来!你这个婆娘,会不会当妈呀?”

男人被他缠住了,脱不开身,姑娘急切地对旁边的人说:“请你们帮我报个警,求求你们了!”果真有人掏出手机来报警,那老婆婆见了,丢下孩子就想跑,被几个围观的人拦住了。

男人一脸惊讶,显然他想不到女人会是这么一种回应,他指着还在疯玩的两个孩子说:“你听,他们叫得最大声好吗?”

“你把自己当婊子啊?卖钱?”马天明恼怒了!

张伟见此情景,笑呵呵地说:“我不要你赔钱,只要你再陪我打场架,让我过过瘾。”

他正琢磨着,那姑娘排到了。只见她放下孩子,从怀里掏出一张写着账号的纸和一个装钱的信封,她刚把纸条递给工作人员,突然从后面冲过来一个小伙子,上去就给了她一个嘴巴子,怒气冲冲地说:“你给家里寄钱,跟我商量了吗?咱还过不过了?不愿过就离婚!”说着,抱起孩子就往外走。

餐厅经理感谢大家贡献了一场逼真又具有重要意义的表演。大家都很高兴,经理示意所有人欢呼的声音不要太热烈:“嘘,让我们一起保守这个秘密。”

马小明侧过脸一看马天明:“哥,你,你,你真能干,用,用假钱买,买两双鞋,还,还赚二十!”

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警察赶来后,把他们全都带到了派出所。很快,事情就查清楚了,姑娘跟那男人根本就不认识。那个男人是一个狡猾的犯罪分子,专门瞄准单独带着孩子的女人,先上去把她打蒙,然后说一堆早就准备好的台词,让外人以为他们是夫妻吵架,趁机抢走女人的财物。后来他又跟人贩子勾搭到一起,故伎重演,抢走人家的孩子。警察感激地对张伟说,幸亏有他这样见义勇为的好市民,才让犯罪分子这么快就落入了法网!

“你胡说什么?凭什么说是我小孩撞了你?我明明看到是你撞了我的孩子!”女人彻底开启了泼妇骂街模式。

“六十!”马天明直接还价,女孩子的脸色变了:“这是批发市场,大清早有这么还价的吗?”

姑娘愣了一下,接着就急了,猛地追过去,抢过孩子,说:“你要干吗?”男人一把抢过她手里的信封,大声斥责道:“我告诉你,这是我的血汗钱呀,不能给你拿去填那个无底洞!”说完又对姑娘一阵拳打脚踢。

过了些日子,一位好心人又给张伟介绍了个女朋友,张伟赶着去赴约。那个姑娘一心要找个过日子的男人,带着张伟逛到了菜市场,想看看他对菜价是否清楚。两人刚进市场,就听里面传来一声怒吼:“混婆娘,我可找到你了!”张伟一听这声音就认出来了,这不正是上回跟他打架的那个男人吗?他顿时兴奋起来,循声望去,果然看到那个男人正跟一个老婆婆冲向一个姑娘。再一看姑娘,张伟心想,真是太巧了!

(完)

杨柳却让马小明表真心,她自己坐着边喝水像在看马戏团表演。马小明把衣服脱光,急得满脸涨红。杨柳不急,她要马小明把贪污马天明的衣服钱平分。还未说好这马天明就来了。

张伟爱打架在北城是出了名的,因为这,他三十多了还没找到女朋友。

张伟看不过去,过去一拍他的肩膀,男人放开了姑娘,扭头看着他说:“我们家的事,你少管!”张伟说:“上次你把我打痛了,我要找你赔呢。”男人也想起了他,忙问:“要多少,你说吧。对不起了啊,兄弟。”姑娘抬头看到他,大声说:“大哥,他不是我男人。他们想抢孩子,你快替我报警啊!”男人一听,忙说:“这个疯婆娘,又说疯话呢!”

女孩自然不可能就这么让她们走掉,她连忙伸手抓住了对方的包,那女人二话不说反手一巴掌就扇了过来,女孩躲闪不及,结结实实地挨了这巴掌。这一下,让情况顿时恶化到了极点,女孩抓狂地尖叫起来,扑上前要和女人打架,双方的朋友以及店员赶紧死死地拉住了他们。

杨柳害怕夜晚,她会想起自己的孩子、自己的父母。她知道自己和马天明这样的人周旋迟早不会有好下场,但为了钱她拼了!

他正琢磨着,那姑娘排到了。只见她放下孩子,从怀里掏出一张写着账号的纸和一个装钱的信封,她刚把纸条递给工作人员,突然从后面冲过来一个小伙子,上去就给了她一个嘴巴子,怒气冲冲地说:“你给家里寄钱,跟我商量了吗?咱还过不过了?不愿过就离婚!”说着,抱起孩子就往外走。

从这之后,张伟和姑娘就开始交往了,很快成了热恋的情侣。张伟怀抱美女,心里总是不踏实。他问姑娘:“我爱打架,你不嫌弃啊?”姑娘幸福地笑着说:“你敢打坏人,才能好好地保护我,我才有安全感呢。”张伟抱紧了她,幸福地笑了……

在她们身后的卡座上,一个男人皱着眉头,看着玩得忘乎所以的小孩,又看了看孩子的母亲,终于放下筷子,起身走到孩子母亲的身边,微笑着说:“您好,打扰了,可以叫你的小朋友小声一点吗?实在是太吵了。”

他们到了远峰公司门口,马天明先去了自家还在装修的楼上看了看。他准备把自己的办公室放在夏远峰对面,马天明觉得自己还有大事要做,他一个下岗工人终于可以扬眉吐气当一家公司的老总了。

两人一交上手,张伟暗暗吃惊,原来这家伙还真不是孬主儿,会两下子。棋逢对手,这让张伟很是兴奋。两人正斗着,那个男人突然使出了不要命的一招儿:以头撞头。“咚”的一声,两个人的脑袋猛地撞在了一起。张伟没想到他会来这招,顿时眼前一黑。那男人趁机一脚把他踹到地上,恶狠狠地说:“小子,咱们后会有期!”说完,转身就跑了。

张伟做完材料刚出来,那个姑娘就过来给他跪下了,要磕头谢恩,张伟忙把姑娘扶起来,两人一聊,他这才明白,原来姑娘是个保姆,孩子是帮别人带的,她自己还没男朋友呢!

事情很快就传开了。说起来倒也新鲜,从那之后,这座城市里很多的家长似乎都变得特别文明礼让,小孩也十分乖巧懂事,特别是在公众场合。

马天明颇具魔性的笑起来:“你可真骚!今晚到床上让哥好好听听!”

男人被他缠住了,脱不开身,姑娘急切地对旁边的人说:“请你们帮我报个警,求求你们了!”果真有人掏出手机来报警,那老婆婆见了,丢下孩子就想跑,被几个围观的人拦住了。

那个姑娘,正是上回在银行里碰到的那位,此时正在菜摊上挑菜,身旁停着一辆婴儿车。听到男人的叫声,她也连忙扭头去看。那个男人已经冲到她跟前,上去就给了她一个响亮的嘴巴。红着眼睛吼道:“孩子都病了,你还带他出来!你这个婆娘,会不会当妈呀?”

“这是谁的孩子,就不能好好管管吗?”女孩揪住小孩的手臂大声喊道。再看那孩子,女孩还没怎么用力,他就已经哭天喊地,一副特别委屈的样子。

马天明在女人的骂声里逃出了院子,他心里又骂自己:明知这婆娘不好惹,惹啥呢?马天明想起了杨柳,杨柳虽然不是漂亮女人里的数但和自家老婆比起来就是仙女了。

一看男人打女人,何况还是打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张伟的火“腾”地就烧起来了。他冲过去,一把揪住那个男人的脖领子,鼓着眼睛吼道:“打女人,你就这点儿出息啊?”男人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一下子愣住了。姑娘趁机抢过信封,抱着孩子躲到了人群后面。那个男人气急败坏地说:“我愿意打,你管得着吗?”张伟怒声说:“你愿意打,老子陪你!”说着,抡起拳头就朝男人打去。

张伟爱打架在北城是出了名的,因为这,他三十多了还没找到女朋友。

没有人认得那个男人的样子,但是家长们都害怕他。

“咱俩分这么清就生分了!”一提钱,马天明的小眼睛眯成了一条线。

警察赶来后,把他们全都带到了派出所。很快,事情就查清楚了,姑娘跟那男人根本就不认识。那个男人是一个狡猾的犯罪分子,专门瞄准单独带着孩子的女人,先上去把她打蒙,然后说一堆早就准备好的台词,让外人以为他们是夫妻吵架,趁机抢走女人的财物。后来他又跟人贩子勾搭到一起,故伎重演,抢走人家的孩子。警察感激地对张伟说,幸亏有他这样见义勇为的好市民,才让犯罪分子这么快就落入了法网!

抢过孩子,是一个抱孩子的漂亮姑娘。那个老婆婆俯身就到婴儿车里去抱孩子,一边抱一边说:“也不知道是不是亲娘,孩子病了都不带去看医生。好孙儿,跟奶奶走,奶奶带你去看病!”姑娘一看老婆婆抱孩子,顿时急了,怒吼道:“别动孩子!”猛扑过来,一把推开了老婆婆,扑到婴儿车上。男人揪住她的头发往上提,一边恶狠狠地说:“你这个疯婆娘,你……”

女孩还是不甘心,但是看着那位有些可怜的餐厅经理,便也不好再发作。

“新鞋都这样!”女孩太急于做成这笔生意,马天明又说:“要不,你把钱给我,我再去看看?”

那个老婆婆俯身就到婴儿车里去抱孩子,一边抱一边说:“也不知道是不是亲娘,孩子病了都不带去看医生。好孙儿,跟奶奶走,奶奶带你去看病!”姑娘一看老婆婆抱孩子,顿时急了,怒吼道:“别动孩子!”猛扑过来,一把推开了老婆婆,扑到婴儿车上。男人揪住她的头发往上提,一边恶狠狠地说:“你这个疯婆娘,你……”

一看男人打女人,何况还是打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张伟的火“腾”地就烧起来了。他冲过去,一把揪住那个男人的脖领子,鼓着眼睛吼道:“打女人,你就这点儿出息啊?”男人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一下子愣住了。姑娘趁机抢过信封,抱着孩子躲到了人群后面。那个男人气急败坏地说:“我愿意打,你管得着吗?”张伟怒声说:“你愿意打,老子陪你!”说着,抡起拳头就朝男人打去。

就在这时,男人又夺过她的手机用力砸向她身后的墙,女人和闺蜜眼睁睁地看着手机碎成一堆零件。还没反应过来,男人突然抱起女人的那个孩子,迅速地冲出了餐厅,消失在门口。

“干,干,干什么?”马小明问着:“我,我,我脚臭!”

看故事网更新了最新的故事:难得的对手

张伟爱打架在北城是出了名的,因为这,他三十多了还没找到女朋友。 那天,张伟到银行去缴电话费。排在他前面的,是一个抱孩子的漂亮姑娘。张伟不由偷偷地打量她,这姑娘也就二

女人没有了刚才的嚣张气焰,哭喊着求周围的人帮忙追、帮忙报警,可是所有人突然间都像看不见她也听不见她一样,该吃饭的吃饭,该上菜的上菜。

夏远峰没有理马天明直接拿起房产证仔细看了又看,他知道马天明再出去时顺手又会拿什么。他现在在愁公司的事情如何解决?

张伟这边已经跟男人斗到了一处。男人心烦气躁,先发动了攻势。张伟沉住气,来了个见招拆招。他身大力不亏,明显占了上风。男人急了,找了个空隙,跟他架上了,张伟一看机会难得,赶紧使上了男人曾对他使过的那招儿,猛地以头撞头,只听“咚”的一声,男人惨叫一声,跌倒在地。

张伟这边已经跟男人斗到了一处。男人心烦气躁,先发动了攻势。张伟沉住气,来了个见招拆招。他身大力不亏,明显占了上风。男人急了,找了个空隙,跟他架上了,张伟一看机会难得,赶紧使上了男人曾对他使过的那招儿,猛地以头撞头,只听“咚”的一声,男人惨叫一声,跌倒在地。

“明摆着你孩子就是罪魁祸首!我告诉你,我这衣服还是新买的,这些油渍肯定洗不掉了,就你这态度,你不仅要道歉,还得陪我一件新衣服!”本来如果女人一开始就拉着自己的儿子好好道歉,女孩也不想计较太多,但是这女人如此强词夺理,让她也气不打一处来。

“你这房租,哥不是给你交了吗?”马天明赔着笑脸,手仍然不安分。

张伟挣扎着爬起来,追出大门,冲着那人的背影喊道:“兄弟,留个名字,哪天我去找你!”那人头也不回地跑进了人流中。张伟心有不甘地回到银行,发现那姑娘还没有镇静下来,脸色苍白,身子还在微微颤抖。张伟问她:“妹妹,你老公是不是练过呀?功夫还真不错。我想跟他切磋切磋,你能不能告诉我他的电话号码?”姑娘使劲地摇着头说:“他不是我老公。我不认得他。”张伟愕然地睁大了眼睛:“你不认得他?那他干吗找你呀?”姑娘使劲地摇着头说:“我真不认得他。”说完,她跑到窗口去汇了款,然后抱着孩子惊慌地走了。

那天,张伟到银行去缴电话费。排在他前面的,是一个抱孩子的漂亮姑娘。张伟不由偷偷地打量她,这姑娘也就二十岁吧,这么年轻咋就有了孩子呢?

因为周末的关系,所以有不少家长带着孩子来吃饭。小孩子,称得上是一半天使一半恶魔的存在,他们就像脱缰的野马,似乎有用不完的精力。你永远都捉摸不透,他们将要带给你的是惊喜还是惊吓。

他直接上了自家的制衣厂,工人们已经开始上班了,马小明坐在一边扇着扇子,杨柳在帮着裁剪。

张伟看不过去,过去一拍他的肩膀,男人放开了姑娘,扭头看着他说:“我们家的事,你少管!”张伟说:“上次你把我打痛了,我要找你赔呢。”男人也想起了他,忙问:“要多少,你说吧。对不起了啊,兄弟。”姑娘抬头看到他,大声说:“大哥,他不是我男人。他们想抢孩子,你快替我报警啊!”男人一听,忙说:“这个疯婆娘,又说疯话呢!”

两人一交上手,张伟暗暗吃惊,原来这家伙还真不是孬主儿,会两下子。棋逢对手,这让张伟很是兴奋。两人正斗着,那个男人突然使出了不要命的一招儿:以头撞头。“咚”的一声,两个人的脑袋猛地撞在了一起。张伟没想到他会来这招,顿时眼前一黑。那男人趁机一脚把他踹到地上,恶狠狠地说:“小子,咱们后会有期!”说完,转身就跑了。

这家新开张的料理店生意火爆,里面已经客满,门口的几排椅子上也坐满了排队的客人。

马天明笑了起来 ,晃着大脑袋。心思刚往这儿一动又觉得不行:若被夏远峰知道是假的,他直接起诉……

好不容易碰到一个好对手,却让他这么轻松地走了,张伟为此遗憾了好一阵子。他回想着当时的情景,两人的头撞在一起,他被撞得头晕眼花,可那人好像什么事也没有,难道说他的脑袋比自己的硬?后来他和一个练家子说了这事儿,人家一听就笑了,对他说:“人的脑袋都是一样硬,但人家主动往你这儿撞,带上了几分速度,吃亏的当然是你了。”张伟这才恍然大悟。

姑娘愣了一下,接着就急了,猛地追过去,抢过孩子,说:“你要干吗?”男人一把抢过她手里的信封,大声斥责道:“我告诉你,这是我的血汗钱呀,不能给你拿去填那个无底洞!”说完又对姑娘一阵拳打脚踢。

故事结束了,故事的魔力停留了下来。在一个宁静的夜晚,在一间温馨的房子里,一个别开生面的庆功会正在召开着。主持这次庆功会的,是餐厅的经理,参加的人员分别有:熊孩子的母亲和闺蜜,用餐的女孩,餐厅服务员,戴鸭舌帽的男人,当然,还有那两个调皮捣蛋的“熊孩子”。

“给不给?不给就走人!”杨柳转身去放钱,马天明的拳头扬了几下咬了咬牙又递给杨柳一百块钱:“就你这样的,够了吧?”

那天,张伟到银行去缴电话费。排在他前面的,是一个抱孩子的漂亮姑娘。张伟不由偷偷地打量她,这姑娘也就二十岁吧,这么年轻咋就有了孩子呢?

张伟挣扎着爬起来,追出大门,冲着那人的背影喊道:“兄弟,留个名字,哪天我去找你!”那人头也不回地跑进了人流中。张伟心有不甘地回到银行,发现那姑娘还没有镇静下来,脸色苍白,身子还在微微颤抖。张伟问她:“妹妹,你老公是不是练过呀?功夫还真不错。我想跟他切磋切磋,你能不能告诉我他的电话号码?”姑娘使劲地摇着头说:“他不是我老公。我不认得他。”张伟愕然地睁大了眼睛:“你不认得他?那他干吗找你呀?”姑娘使劲地摇着头说:“我真不认得他。”说完,她跑到窗口去汇了款,然后抱着孩子惊慌地走了。

女人绝望的哭喊就这样淹没在餐厅热闹的声音里……

“换,起个英文名,洋气,像咱俩一样!”马天明这话说出口发现装修的工人都在窃笑,他又走了两步:“我这步子比我妹夫牛气吧?”

更多故事文章请登录看看米:

张伟见此情景,笑呵呵地说:“我不要你赔钱,只要你再陪我打场架,让我过过瘾。”

不远处一个卡座上坐着孩子的母亲,正和一旁的闺蜜一起专心致志地看着手机屏幕,讨论着网店上的衣服。她们兴致勃勃神采飞扬,似乎没有什么比这更有意思的了,有说有笑的一如她们少女时代的状态,仿佛并没有生育过孩子,更不曾带孩子来吃饭。

“你穿着挺好!”女孩从自己包里掏出来二十递给了马天明,这时候来了一个粗壮的男人看了看女孩:“开张了?”

张伟做完材料刚出来,那个姑娘就过来给他跪下了,要磕头谢恩,张伟忙把姑娘扶起来,两人一聊,他这才明白,原来姑娘是个保姆,孩子是帮别人带的,她自己还没男朋友呢!

孩子的母亲此时没再隐身,她以惊人的速度冲了过来,一把拉回自己的孩子,用更大的声音吼道:“他还只是个孩子,你跟个孩子较什么劲啊?”

马天明拿出钱包掏出两千块钱递给杨柳,杨柳一张张清数完又递给马天明两张:“换了,你连谁都糊弄!”

从这之后,张伟和姑娘就开始交往了,很快成了热恋的情侣。张伟怀抱美女,心里总是不踏实。他问姑娘:“我爱打架,你不嫌弃啊?”姑娘幸福地笑着说:“你敢打坏人,才能好好地保护我,我才有安全感呢。”张伟抱紧了她,幸福地笑了……

此刻,餐厅里客似云来,本来就不算宽敞的过道更加拥挤了,除了忙于招待的服务员和进进出出的食客,还有两个被家长带出来吃饭的小孩子在你追我赶地打闹着。横冲直撞姑且不说,那失控一般的尖叫声仿佛尖刀一般钻进周围用餐的客人耳朵里,足以令人抓狂。

马天明这么一骂,这婆娘的笑脸立马收了起来,脸上的雀斑突然的扎眼,本就突出的额头能当锄头用,向上翻的厚嘴唇捱着了鼻子:“你聪明?烂锅配个殼锅盖,咱两猪甭笑老鸦黑!”

有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男人这时候也走近了柜台,他的帽檐压得很低,低得几乎看不到眼睛。男人走到熊孩子母亲的身边,低声说了一句:“这就是你培养熊孩子的下场。”

马天明爬起来才想起自己只穿了一只鞋,他喊杨柳,无人应声,马天明在杨柳的房间转了一圈看不到可拿的东西叹了口气。末了他看到杨柳梳妆台上的盒子打开一看是个镯子,马天明看了又看装进了自家口袋又穿上杨柳的拖鞋才开着车到了康复路。

周六,午餐时间。

马天明又站了起来,迈着他的小八字步,马小明在旁边给他扇着风。杨柳在旁边笑了起来:“马哥,你这腿怎么了?给谁生过孩子?”

风波至此,算是真正平息了。女孩拿了餐厅的赔偿就先离开了,围观的食客们都发现,女孩红了眼眶。经理又让柜台给女人一桌打了个六折,女人愉快地付了钱,牵着孩子带着闺蜜,以一种胜利者的姿态,也准备离开。

马小明嘀咕着忘了穿衣服,走楼梯口遇一姑娘,那姑娘吓得大声尖叫:“流氓,流氓!”

男人的交涉没有作用,餐厅里情况没有变化,小孩照样打闹。实际上,很多顾客都有不满,只是隐忍着,毕竟来餐厅是吃饭,没有必要的话,不想多生是非。

“咋了?”马天明不耐烦,杨柳笑了笑:“假的,假钞都用我这儿来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上次买了几千块钱假币进布料的时候用,发工资的时候用!”

男人愣住了,女人强词夺理的表现令他大跌眼镜,看着若无其事继续刷手机的女人,他无奈地笑笑,不再说什么,摇着头回了自己的位置。好男不与女斗,尤其面对这样不可理喻的主,多说无益。

“哥,哥,哥,你,你不是准备拿那个抵押贷款吗?”马小明好奇地问着。

作者:堂主

马天明领着马小明走进远峰制衣公司,他的八字步刻意比平日迈得大了些,手背到后面,仰着他的大脑袋。到了夏远峰办公室门口示意马小明推开门,马小明笑着:“马,马,马总请!”

人们下馆子吃饭大多都有两种心理,一是尝鲜,新开的或者没吃过的餐厅,只要不是一看就特别不顺眼的那种,基本都愿意试试;再者,就是挑人多的,人多的餐厅,东西应该不会太难吃。当然,不排除有例外。

“有,有!”那女孩子忙说,给马天明找了双四一的鞋,马天明穿上踩了几下:“还凑合,多钱呐?”

“那、那都是因为你家小孩撞了我呀。”服务员更紧张了,连忙解释道。

马天明随意拿了双鞋穿到脚上:“这鞋有四一的吗?”

至于那个熊孩子的妈妈,她巴不得有人肯背这个黑锅,现在餐厅愿意扛下来,对她来讲再好不过,她自然没有异议,算起来她还白打了那姑娘一巴掌,从头到尾她都不吃亏。

这时候百盛的经理又给夏远峰打来了电话,他知道又是让他撤柜的事情:太乱了,太乱了!夏远峰觉得逃避不是办法,他需要解决这个问题,他又会怎样解决?

女人没有顺着男人的手势去看自己的孩子,反倒翻了翻白眼,不耐烦地说:“小孩子不都是这样的吗?我就奇了怪了,餐厅这么大,这么多人在这里吃饭,每个人都有发出声音,你为什么只针对我的孩子呢?”

他老婆一听这句话哇地一声哭了起来:“我妈生我好看半分,我也不跟你,你就不是个好货!”

餐厅经理好不容易挤到了两堆人中间,拿着“大声公”一声怒吼,喊停了冲突。争取到了难得的平静,经理说:“你们都别吵了,这样,这位小姐,您的衣服我们照价赔给您,并且我代表我们餐厅向您道歉,对不起!”

马天明打开家门,他老婆坐在客厅边看电视边笑着。这笑让他心中的一团怒火突然就窜了出来:“你他妈的,蠢货一个,笑,笑什么呢笑?”

“孩子又怎么样?孩子就能为所欲为吗?你看看把我衣服都弄成什么样了?你怎么着你也得道歉吧!”女孩十分生气。

“我孩子上学需要钱!”杨柳瞪着马天明:“你给不给,不给我就找你老婆去,告诉她:你和我的事!”

“你搞清楚,你的衣服是这个服务员弄的,不是我孩子弄的!”女人一边说一边伸手指向一旁的服务员,俨然一副遇强则强的气势。

金沙国际 1

服务员吓坏了,忙拿纸巾帮女孩擦拭,嘴里的抱歉也一直没停过。女孩一时之间虽然没办法完全不生服务员的气,却也知道主要原因在调皮的小孩子身上。

女孩点头,男人的目光落在女孩拿着的一百元钱上。马天明忙撒开脚丫子就走。他的八字步迈到了最大,他不能跑,若跑就说明心虚。

金沙国际 2

马天明回头也骂了句:“你个老虎和猪下的,又丑又恶!”

“哼,我理你我就是傻子,我们走!”说着,女人和闺蜜一人牵着一个小孩就要离开。

她在气头上,愣头愣脑地打向马天明,马天明忙转身。他背上捱了好几下,拉开门光着一只脚就往外跑。婆娘不答应,拿着擀面杖冲出来在楼下大骂:“马天明,你个狗日的别回家,看我怎么踹死你?”

金沙国际,小孩子来来回回地跑,椅子旁桌子下四处乱窜,闹翻了天,妈妈和闺蜜却仿佛置身在另外一个空间,看不到,也听不到。

“喊,喊什么呢喊?”马天明又给杨柳换了两张。杨柳看了又看装进自己包里又看着马天明:“哥可以走了?”

女人没有听明白,她刚想开口说话,就被男人照着肚子狠狠地打了一拳。这一拳力道极猛,疼得她立即蹲在地上,站都站不起来。这莫名其妙的一幕把她的闺蜜也惊呆了,愣了一秒,才连忙跟着蹲下询问她的情况。

马小明给马天明带路从楼上又看到了楼下:“哥,哥,哥,我们要搬,搬过来了,服装品牌……”

经理朝女孩鞠了一躬,转过身又对孩子的母亲说:“那这位小姐,您今天的单我给您打折,好吧?给个面子,咱都不吵了。”

马小明趁机从空隙溜了出去,提溜着鞋光着身子。他听着杨柳房子的门啪的一声响了,嘴里骂着:“臭婊子!”

后来,据说女人的熊孩子的的确确就那样失踪了,但是一天之后又神奇地出现在当地的派出所门口,独自一人,毫发无伤。大人们问他都经历了什么,他哭着说那个叔叔罚他写一千遍“做个好孩子,不做熊孩子”,没写完就不给饭吃。

马天明干笑了几声:“我给,我给不行吗?”

这时候,餐厅里突然又冒出了一声尖叫,不是那两个孩子的,而是来自一个年轻姑娘。这声尖叫来得突兀,伴随着盘子摔碎的声音,成功吸引了所有人的注目。原来是其中一个小孩子在奔跑中撞到了一个正在上菜的服务员,服务员手一抖,盘子从托盘里滑出,汤汁全撒到了邻座的一个女孩子身上。

马天明的八字步突然间被心事拽住了。他一步比一步迈得小了些,他的胳膊自然下垂着,走着走着他却不知道如何摆动胳膊了。他的大脑袋这会儿太重了以至于仰不起来。

女孩愤愤不平,还想说什么,经理赶紧拦在她面前,一脸恳求地小声对她说:“就当帮帮我行吗?做点生意不容易。她们蛮横不讲理,但我看得出来您不是,别跟这种人一般见识,好吧?”

“八十,要是八十,你给我另找一双!”马天明说,做生意人很计较早上的开张生意,女孩子思量了一下:“行,你等两分钟,我去后面取!”

听了男人的话,两个女人相视一笑,冷笑。孩子的母亲抬起头看男人,说:“您想安静应该回家去吃饭啊,餐厅本来就吵,凭什么就一定是小孩子的原因呢?”

马天明正这样想着,从他背后冲过来一男人直接拽住马天明:“你他妈的,花假钱!”这一拳下去,打的马天明眼冒金星,旁边立刻围来一群人跟着指指点点:“报警,报警,这种人最可恨!”

“赚你妈个头!”马天明捂住自己的半张脸,马小明忍着没有让自己笑出声。

杨柳倒像个看戏的笑着:“看你这熊样,刚还说为我赴汤蹈火呢,他一来你别给我尿床上啊!”杨柳说完转身去开门。

“我不认识钱真假,是我一个朋友给我还的钱啊!”他扑闪着俩小眼睛,看起来可怜兮兮。

马天明趾高气昂地走进去,扬起胳膊把房产证扔到夏远峰办公桌上。他肿着半边脸看着夏远峰:“你无情,我不能无义,给你了!”

“你给我换了!”那男人揪住马天明的衣领,马天明掏出来一张真钱给人。那人当众人的面撕碎了马天明的假一百,马天明灰溜溜地走到自己车旁,上了车:“开车!”

马天明唇角掠过一个阴冷的笑拿起手机给夏远峰打电话:“我一会儿给你送过去!”

马天明到了杨柳门口敲门,杨柳在里面应着声,这一应声过了四分钟。马天明有些恼火,拿出手机给扬柳打电话。

马天明气的咬了咬牙,这死女人又取笑自己的O型腿。马小明咬着自己的下嘴唇笑,他侧过脸看了看杨柳,冲杨柳挤眼心想:我早晚收了你!

马小明早都瞄上杨柳了,这杨柳虽然不是很漂亮但风情万种,她的胸走起路来像颤着的花枝,屁股扭起来让马小明时常浮想联翩。今晚他终于鼓起勇气爬上了杨柳的床。

马小明点着头。杨柳没有开房间的灯打开房门,她把门开到最大,然后直接搂住了马天明的脖子一跳,跳进马天明怀里又故意把马天明的头埋到自己胸口:“哥,你听听,我这颗想你的心怎么扑通扑通的跳!”

马天明开着车,心底有了份侥幸:还好扔出去的是左脚的鞋,左脚不用踩刹车。以前马天明要过来会给杨柳打电话,这女人他摸得撩得,便宜占不上,但杨柳越这样,马天明就像看到肉的狐狸挪不开步子。

马天明又叹息了一声:“小明啊!这夏远峰要他的房产证,你说我要不要给他?”

“牛,牛,牛气。就,就是夏,夏远峰腿直点!”马小明刚说完马天明转身在马小明头上拍了一下。

杨柳笑了笑:“好,我收下了,你今晚可以睡我的床!”杨柳说完走出卧室关上门给卧室的门上了把锁,她自己躺在客厅的沙发上。

“一百二!”女孩子回答着。

杨柳清晨起床把卧室门上的锁打开,她自己出门去给老家递钱。马天明气的半晚未睡着,杨柳这个女人他是能看能摸但却没睡过。他在杨柳这儿来了几次都是一个人睡。唯一睡在一起的一次是他们都喝醉了。自己醉得像一滩泥,杨柳非说自己碰她了,说真的有没有马天明也不知道。

“不行喽!”马天明抬起屁股坐到他的躺椅上眼睛滴沥咕噜转着:“他要让律师起诉我,关键是我不知道他还有没有别的证据,若有……”

马天明挂了电话看着马小明:“脱鞋!”

杨柳站了起来:“你以为我是你捡的呀?上个月的工资该给我了!”

“我们那边装修得怎么样了?”马天明突然问。

女孩刚出去,马天明就把脚上试的鞋脱下来塞给马小明:“走!”他把空鞋盒子塞到女孩取鞋的地方。

马天明瞪了一眼马小明:“走,跟我出去一趟!”马天明走到康复路的中间通道上,这时候阳光刚撒到这条街上,路旁的摊位已经摆满了。马天明走进一家卖鞋的摊位,他看这里只是一个女孩子。

马天明叹了口气,马小明忙转身屁颠屁颠地跑到马天明身边给马天明扇着扇子:“哥,你来了!”

“哥,哥,哥,街上办假证的多的事!”马小明扯着脖子、挤着眼睛,急得满面通红。

这会儿马天明坐到了杨柳的床上,他的小眼睛賊溜溜的四处看着,他又想今晚如何占杨柳的便宜。杨柳端着水杯递给马天明,马天明的手又趁机去摸杨柳的胸,他把水杯放到桌上:“让哥听听,你怎么想哥了?”他去撕扯杨柳的衣服。

杨柳却使劲推开马天明:“哥,你这是干什么呢?有这么急吗?你给我什么好处啊?”

马小明从床上跳了下来:“我,我,我,我,我该怎么办?”他这一着急拽住杨柳的衣服直跺脚,杨柳直接转身把马小明脱在自己床上的衣服扔给马小明,关了房间的灯:“我开门抱住他,你从我背后溜出去!”

“长脾气了?”马天明刚脱下了一只鞋顺手扔向了自家婆娘,这一下正扔到他老婆脸上。这婆娘拨拉掉马天明的鞋,直接冲进厨房拿了擀面杖来打向马天明:“让你打我!”

这时候马小明正在杨柳的床上吓得抖着:“怎么办?怎么办?”

马小明笑了笑:“快好了!到时候夏远峰还不被气死?”

“你怎么见了钱就撵人?”马天明瞪着杨柳,杨柳笑:“要留我这儿掏留宿钱!”

本文由金沙国际发布于中国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抢过孩子,是一个抱孩子的漂亮姑娘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