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宗大军到阳和,王振看到瓦剌军北撤

这次土木堡之战,瓦刺军只有2万多人,50万的明军在英宗与王振的指挥下,竟然一败涂地,死伤过半,骡马损失20多万头,衣甲辎重全被敌人夺去。这就是历史上所说的“土木堡之变”,这一惨痛教训值得后人牢记。

满朝文武都反对,这是儿戏般的御驾亲征,把毫无作战经验的英宗送上前线是太危险了,兵部尚书邝埜,兵部侍郎于谦,坚决站出来劝阻,吏部尚书王直又率百官苦却数日。英宗根本不听。

也先从土木堡旁的麻谷口进攻,明都指挥郭懋拒战一夜。十五日,也先佯退,派使者到明军讲和,英宗命曹鼐起草诏书,派通事二人随来使去也先军营。王振见瓦剌使者来议和,下令兵士移营就水,军士跳越壕堑,行伍纷乱。瓦剌军乘势四面围攻,明军争先逃窜,死伤甚众。英宗与亲兵乘马突围,不得出,下马盘膝而坐,被瓦剌士兵俘送也先之弟赛刊王营,成为瓦剌的俘虏。

至宣府,瓦剌大队追兵追袭而来,明军3万骑兵被“杀掠殆尽”。13日,狼狈逃到土木堡,瓦剌军已紧逼明军。

图片 1

8月初,大军到达大同,各地军报纷纷传来,知道瓦刺各路人马都已进了长城,迅速南下,大军的归路有被切断的危险。此时王震惊慌失措,自己决定退兵了,大同副总兵郭登向英宗建议:大军最好向东南方撤退,经过紫荆关回到北京,就安全了。这条路撤退要经过王振的家乡蔚州,王振想请英宗临幸他的老家,同意了这个建议。可是走到40里之后,他怕大军经过蔚州会踩坏他田地里的庄稼,又突然变卦,下令从东北方向前进,循来时走过的路直奔宣府,还怕瓦刺军占领他的家乡,他派出几千辆车子到蔚州,搬运他家中的财物随军前进,一路上任意指挥文武百官和几十万大军,就像赶牲口一样,全军将士愤怒到了极点,行军途中怨声载道。

土木堡之战,明军仓促出师,进退失据,京军精锐,毁于一旦,勇将重臣多人战死。英宗皇帝被俘更使朝野震动。明王朝遭遇到建国以来所未曾有的严重危机。

图片 2

满朝文武都反对,这是儿戏般的御驾亲征,把毫无作战经验的英宗送上前线是太危险了,兵部尚书邝埜,兵部侍郎于谦,坚决站出来劝阻,吏部尚书王直又率百官苦却数日。英宗根本不听。

图片 3

明军南下作战刚刚结束,迤北的瓦剌发动了对明朝的大举进攻。

兵部尚书邝埜一再要求驰入居庸关,以保证安全,但王振不准。土木堡地势高,无泉缺水,土木堡之南十五里处有河,被瓦剌军占据,将士饥渴难耐,挖井二丈仍无水。隔日瓦剌军队包围土木堡。也先遣使诈和,并主动撤离,以麻痹明军。英宗不疑有诈,遣曹鼐起草诏书。王振下令移营就水,当明军大军移动时,饥渴难忍的军士一哄而起,奔向河边,人马失序,瓦剌军趁机发动攻势。明军只得仓促应战,英国公张辅,泰宁侯陈瀛,驸马都尉井源,平乡伯陈怀,襄城伯李珍,遂安伯陈埙,修武伯沈荣,都督梁成、王贵,尚书王佐、邝埜,学士曹鼐、张益,侍郎丁铉、王永和,副都御史邓棨等,皆战死,明英宗盘而坐,不久被俘,王振被护卫将军樊忠用大铁锤所杀,樊忠不久亦战死。此役明军死亡过半,大量辎重尽为也先掠夺,只有大理寺右寺丞萧维桢、礼部左侍郎杨善、文选郎中李贤等数人侥幸逃出。

1441年,皇宫里新修的三大殿完工,英宗宴会百官表示庆祝,太监是没有资格参加这个宴。王振为此大发牢骚:“我是当今的周公,为什么不能参加宴会?”有人告诉了英宗,英宗居然下令大开东华门,迎接王振。可见王振在英宗心目中的地位。

,是明朝的第六任和第八任皇帝,初次登基年仅9岁。大权逐渐落到一个名叫王振的太监手里,王振原是山西蔚州一个市井无赖,好吃懒做,为了贪图过上好日子,净身入宫,因为他略微识点字,因此在宫里教小太监们读书,被称为王先生。英宗当太子时,他贴身伺候,英宗继位时,把王振提为司礼太监,专管奏章。王振渐渐形成了一股强大邪恶势力。

八月初一日,明军进到大同。兵部尚书邝埜、户部尚书王佐见形势不利,力请回师。王振不听。也先主动北撤,诱明军深入。王振坚持北进。初二日,太监郭敬密告王振,如继续北进,正中虏计,决不可行。次日下令班师。

此次出征,由于准备仓促,途中军粮不继,军心已经不稳。八月在大同听宦官郭敬说前方战败,王振开始惊慌撤退,撤出大同。然而王振想从紫荆关退兵,让英宗到他的家乡蔚州,不顾大同总兵郭登和大学士曹鼐等反对,匆忙改变行军路线。行四十里后,又怕大军过境损坏家乡庄稼,又急令军队转道宣府,此时瓦剌大军追至,恭顺伯吴克忠、都督吴克勤率兵战死沙场。成国公朱勇、永顺伯薛绶率骑五万前去阻击,至鹞儿岭,中伏死,五万骑全部覆没。在1449年8月14日到达土木堡,离怀来城仅20里,王振以为1000余辆辎重军车没能到达,下令就地宿营。

图片 4

8月10日,大军到达宣府,瓦斯追兵已经追到,英宗派殿军恭顺侯吴克忠,都督吴克勤领兵断后,明军来往奔走,多日疲惫不堪,体力不济,死伤过半。吴克忠,吴克勤都壮烈战死。

七月十六日,英宗率领五十余万大军从北京出发,十九日出居庸关,过怀来,至宣府。二十八日至大同东北的阳和。大军出京前,大同总督西宁侯宋瑛、总兵官武进伯朱冕及都督石亨,曾于十五日在阳和迎战也先军。明军大败,全军覆灭。宋瑛、朱冕战死,石亨单骑逃回,监军太监郭敬伏草丛中逃脱。英宗大军到阳和,仍见伏尸遍野,军心涣散。

李贤,字原德,宣德八年进士,授验封主事,正统中迁考功郎中,改文选。正统十四年“扈从北征,师覆脱还。”英宗复位,命贤兼翰林学士,入直文渊阁。自此,李贤“以受知人主,所言无不尽”,对明代中期政治的改良颇为有力。李贤不仅亲历土木其事,而且还以一位以国事为重的官员的面貌活跃于政治舞台上。他在英宗亲征之前曾与同僚一起劝说吏部尚书王直率群臣上章留驾;在行军途中,又与一些御史谋划击杀王振,制止亲征,使英宗安全返回北京。在李贤对土木之变的观察中,这种热忱的历事者的背景所具有的意义是不言而喻的。

王振为谋私利,视国事为儿戏,一个太监,仗着英宗的宠幸,把文武百官和几十万明军推上了绝境。但当时的明军将士并没有给祖国丢脸,随同出征的大臣,英国公张辅、尚书王佐,邝埜、内阁学士曹鼐,侍郎丁铉,副都御史邓棨,以下数百人全部壮烈殉国,不少人是从未经历战争的文官,有的已是白发苍苍的老人,全部手持军器,战死沙场。只有身为皇帝的英宗,在敌人面前俯首就擒,他吓得两腿发抖,再立不住,只好由瓦刺士兵把他架走。

1449年下,也先从王振手里得到了足够的武器,分兵四路,大举南侵。这时英宗已经20多岁了,对文武百官的话一概听不进去,就是相信王振,王振居然劝他御驾亲征。

大同败报传到北京,太监王振劝英宗亲征。兵部尚书邝埜和侍郎于谦力言六师不宜轻出,吏部尚书王直率群臣上疏说:士马之用未充,兵凶战危。英宗采王振议,下诏亲征。命太监金英辅佐皇弟郕王朱祁钰留守京师,兵部侍郎于谦留京代理部务。太监王振与英国公张辅、兵部尚书邝埜、户部尚书王佐及内阁学士曹鼐、张益等文武官员随军出征。命在京五军、神机、三千等营官军操练者,人赐银一两,胖袄裤各一件,鞋两双。行粮一月,作炒麦三斗。兵器八十余万。又每三人给驴一头,为负辎重。把总、都指挥,人加赐钞五百贯。宣府、大同等地仓储缺乏,户部急令山西布政司及顺天保定等七府原定口外交纳的夏麦秋粮,抵斗收豆,赴大同、宣府等处交纳。又令太原府所属近北州县各起民五百名采刈秋青草。军需不及充分准备。诏下两日后,英宗统率的大军便匆匆出京了。

7月16日,英宗和王振率20余万大军从北京出发,由于组织不当,一切军政事务皆由王振专断,随征的文武大臣却不使参预军政事务,军内自相惊乱。19日出居庸关,过怀来,至宣府。8月1日,明军进到大同。也先为诱明军深入,主动北撤。王振看到瓦剌军北撤,仍坚持北进,后闻前方惨败,则惊慌撤退。本欲使英宗于退兵时经过其家乡蔚州“驾幸其第”,显示威风;又怕大军损坏他的田园庄稼,故行军路线屡变。

50万大军打不过2万人马?“土木堡之变”的罪魁祸首是谁?趣历史小编给大家提供详细的相关内容。

1441年,皇宫里新修的三大殿完工,英宗宴会百官表示庆祝,太监是没有资格参加这个宴。王振为此大发牢骚:“我是当今的周公,为什么不能参加宴会?”有人告诉了英宗,英宗居然下令大开东华门,迎接王振。可见王振在英宗心目中的地位。

初十日,退至宣府。瓦剌军追袭而来,恭顺伯吴克忠、都督吴克勤率兵断后拒敌,均战死。成国公朱勇,永顺伯薛绶率三万骑前去救援。朱勇冒险进军至鹞儿岭,陷入瓦剌包围,朱勇、薛绶战死,三万骑兵几乎全部损失。十三日,英宗军逃到离怀来城二十里的土木堡,随从的文武官员主张入保怀来,王振因辎重千余辆未至,主张留待。邝埜上章请英宗车驾速入居庸关,被王振遏止不报。邝埜又到行殿力请,王振怒斥说:“腐儒安知兵事,再妄言,必死!”邝埜回答说:“我为社稷生灵,何得以死惧我!”王振喝令卫士将邝埜扶出。第二天英宗想继续行进,但瓦剌军已紧逼明军,无法移动。土木堡之南十五里处有河,被瓦剌军占据,明军人马两天不得饮水。

明正统十四年二月,蒙古族瓦剌部落首领也先遣使2000余人贡马,向明朝政府邀赏,由于宦官王振不肯多给赏赐,并减去马价五分之四,没能满足他们的要求,就制造衅端。遂于这年七月,统率各部,分四路大举向内地骚扰。

图片 5

图片 6

一四四九年二月,瓦剌也先遣使二千余人向明朝进贡马,诈称三千人,向明廷多邀回赐。王振告礼部依实有人数给赏,并减给马价五分之四。也先大怒,借口明使曾许嫁公主,贡马是致送聘礼,明廷无意许亲,是失信于瓦剌。七月,脱脱不花与也先统率大军,分四路侵入明境。东路军由脱脱不花率领,协合兀良哈部众攻掠辽东,西路军进攻甘州。中路军分两路南下,一路由知院阿剌率领,进攻宣府,围赤城。另一路由也先率领,直逼大同。大同明守军战败,参将吴浩战死。

这时英宗驻地受到围攻,身边的侍卫太监纷纷中箭,而这些箭镞正是过去王振以高价卖给瓦刺的,英宗吓的腿都软了,坐在地上发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望着王振。护卫将军樊忠恨得咬牙切齿,一把揪住王振痛骂:“你这个狗太监,国家大事都坏在你的手里,你跑不了了,今天我要为天下人除害。”。随即用铁锤猛击王振的脑袋,只听砰的一声,王振头颅粉碎,脑浆和血一直溅到英宗的身上,最后樊忠战死为国捐躯。

7月19日,大军出居庸关,23日到达宣府,连日大风大雨,道路泥泞,人马在路上摔伤的不计其数,群臣多上奏请求暂缓前进,王振大怒说:“朝廷养兵千日用兵一时,难道御驾亲征,还未交锋,就想后退吗?谁人再敢阻挠一定军法从事”。

两军混战中,明英国公张辅、驸马都尉井源,兵部尚书邝埜,户部尚书王佐,内阁学士曹鼐、张益、侍郎丁铭、王永和等五十余人战死。只有大理寺右寺丞萧维桢、礼部左侍郎杨善等数人侥幸逃出。护卫将军樊忠用棰捶死王振,说:“吾为天下诛此贼!”明军骡马二十余万,并衣甲器械辎重,尽为也先所得。明军五十万,死伤过半。

1449年7月16日,英宗、王振率大军50万,从北京出发,英国公张辅,陈国公朱勇,户部尚书王佐,兵部尚书邝埜及大批文武官员随行。大军出发之时,天昏地暗,风雨交加,大家都知道这不是好兆头,人人忧心忡忡。

次日黎明,角声呜呜,瓦刺追兵到达,立即包围了明军驻地,土木堡地势很高,明军挖地丈余,得不到一滴水。军心恐慌,此时虽是初秋,暑热未退,两天得不到饮水,人马饥渴难熬,当时瓦刺军只有骑兵2万多人,而明军却有几十万。于是狡猾的也先指挥军队暂时退却,派使者携带书信前来谈判议和,引诱明军离开阵地进行野战。这时王振装载财物的1000多辆车子已经到达,他就想找机会突围,于是下令全军迅速南移。也先发现明军纷纷拔营,暂时不动声色,等到大队明军都在山间小路上行进,首尾不能相顾之时,突然发动攻击,从四面八方以强弓硬弩,射向明军,明军被动挨打,队伍大乱,四处逃奔。

8月10日,大军到达宣府,瓦斯追兵已经追到,英宗派殿军恭顺侯吴克忠,都督吴克勤领兵断后,明军来往奔走,多日疲惫不堪,体力不济,死伤过半。吴克忠,吴克勤都壮烈战死。

8月13日大军从宣府退到土木堡,这是一个重要的驿站,周围高峰叠立,只有几条三间小路可通车马。此时距离怀来县城只有20多里,如果大军赶到怀来,可以据城而守。王振因为自己运财物的车子还有1000多辆没有到达,力主在土木堡安营等候。文武百官都觉得在此安营十分危险,希望迅速赶到怀来,但畏惧王振不敢去说,65岁的邝埜拼着性命跑到英宗面前力争。被王振骂到:“你这个书呆子懂什么军事,再要啰嗦立即斩首”,邝埜厉声回答:“我为国家、为百姓说话会怕死吗?”王振喊武士把邝埜推出门去,邝埜气得发抖,和王佐等人在帐篷中相对无言,痛哭失声。

8月初,大军到达大同,各地军报纷纷传来,知道瓦刺各路人马都已进了长城,迅速南下,大军的归路有被切断的危险。此时王震惊慌失措,自己决定退兵了,大同副总兵郭登向英宗建议:大军最好向东南方撤退,经过紫荆关回到北京,就安全了。这条路撤退要经过王振的家乡蔚州,王振想请英宗临幸他的老家,同意了这个建议。可是走到40里之后,他怕大军经过蔚州会踩坏他田地里的庄稼,又突然变卦,下令从东北方向前进,循来时走过的路直奔宣府,还怕瓦刺军占领他的家乡,他派出几千辆车子到蔚州,搬运他家中的财物随军前进,一路上任意指挥文武百官和几十万大军,就像赶牲口一样,全军将士愤怒到了极点,行军途中怨声载道。

当时明王朝主要的外患,仍然是北方的蒙古部落,其中最强的是瓦刺部。在边境上进行互市的时候,明里用牛马换取明朝商人的茶叶和绸布,暗地里却高价收购铜铁和武器,当时明朝严禁铜铁和武器出口,而王振仗着皇帝的宠幸,为了获取暴利,居然伤心病狂的私造大量刀剑与箭镞,偷运出口卖给蒙古。翰林侍讲刘球向英宗提出应加强对瓦刺的戒备,就被王振秘密处死,因此官员们人人自危,王震及其党羽作威作福,为所欲为。

图片 7

图片 8

8月13日大军从宣府退到土木堡,这是一个重要的驿站,周围高峰叠立,只有几条三间小路可通车马。此时距离怀来县城只有20多里,如果大军赶到怀来,可以据城而守。王振因为自己运财物的车子还有1000多辆没有到达,力主在土木堡安营等候。文武百官都觉得在此安营十分危险,希望迅速赶到怀来,但畏惧王振不敢去说,65岁的邝埜拼着性命跑到英宗面前力争。被王振骂到:“你这个书呆子懂什么军事,再要啰嗦立即斩首”,邝埜厉声回答:“我为国家、为百姓说话会怕死吗?”王振喊武士把邝埜推出门去,邝埜气得发抖,和王佐等人在帐篷中相对无言,痛哭失声。

1449年7月16日,英宗、王振率大军50万,从北京出发,英国公张辅,陈国公朱勇,户部尚书王佐,兵部尚书邝埜及大批文武官员随行。大军出发之时,天昏地暗,风雨交加,大家都知道这不是好兆头,人人忧心忡忡。

图片 9

图片 10

当时明王朝主要的外患,仍然是北方的蒙古部落,其中最强的是瓦刺部。在边境上进行互市的时候,明里用牛马换取明朝商人的茶叶和绸布,暗地里却高价收购铜铁和武器,当时明朝严禁铜铁和武器出口,而王振仗着皇帝的宠幸,为了获取暴利,居然伤心病狂的私造大量刀剑与箭镞,偷运出口卖给蒙古。翰林侍讲刘球向英宗提出应加强对瓦刺的戒备,就被王振秘密处死,因此官员们人人自危,王震及其党羽作威作福,为所欲为。

图片 11

7月19日,大军出居庸关,23日到达宣府,连日大风大雨,道路泥泞,人马在路上摔伤的不计其数,群臣多上奏请求暂缓前进,王振大怒说:“朝廷养兵千日用兵一时,难道御驾亲征,还未交锋,就想后退吗?谁人再敢阻挠一定军法从事”。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1449年下,也先从王振手里得到了足够的武器,分兵四路,大举南侵。这时英宗已经20多岁了,对文武百官的话一概听不进去,就是相信王振,王振居然劝他御驾亲征。

明英宗皇帝朱祁镇,是明朝的第六任和第八任皇帝,初次登基年仅9岁。大权逐渐落到一个名叫王振的太监手里,王振原是山西蔚州一个市井无赖,好吃懒做,为了贪图过上好日子,净身入宫,因为他略微识点字,因此在宫里教小太监们读书,被称为王先生。英宗当太子时,他贴身伺候,英宗继位时,把王振提为司礼太监,专管奏章。王振渐渐形成了一股强大邪恶势力。

图片 12

次日黎明,角声呜呜,瓦刺追兵到达,立即包围了明军驻地,土木堡地势很高,明军挖地丈余,得不到一滴水。军心恐慌,此时虽是初秋,暑热未退,两天得不到饮水,人马饥渴难熬,当时瓦刺军只有骑兵2万多人,而明军却有几十万。于是狡猾的也先指挥军队暂时退却,派使者携带书信前来谈判议和,引诱明军离开阵地进行野战。这时王振装载财物的1000多辆车子已经到达,他就想找机会突围,于是下令全军迅速南移。也先发现明军纷纷拔营,暂时不动声色,等到大队明军都在山间小路上行进,首尾不能相顾之时,突然发动攻击,从四面八方以强弓硬弩,射向明军,明军被动挨打,队伍大乱,四处逃奔。

图片 13

本文由金沙国际发布于中国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英宗大军到阳和,王振看到瓦剌军北撤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