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问责人数情况看,没有中央环保督察啃不下的

麻柳工业园区是重庆市在巴南区重点打造的千亿级工业园区,也是重庆江南新城的重要组成部分。然而这是这样一个园区,在建设过程中,曾被中央第五环保督察组盯上,原因是应该先期配套建设的污染处理厂推迟一年仍没有建设。

经党中央、国务院批准,第二批7个中央环境保护督察组于2016年11月至12月对北京、上海、湖北、广东、重庆、陕西、甘肃等7省开展环境保护督察,并于2017年4月完成督察反馈,同步移交91个生态环境损害责任追究问题,要求地方进一步核实情况,严肃问责。经汇总7省问责结果,主要情况如下:

近日,环保部陆续对外公布2016年第二批中央环保督察反馈情况,北京、广东、陕西、上海、北京、重庆、甘肃7省市被晒出“问题清单”,问责超过三千人。图片 1

“如果没有中央环保督察,恐怕现在也建不成。”在重庆市环保局水处处长刘明君看来,是中央环保督察来了这块硬骨头才被啃下来。

图片 2

还记得,2016年7月,第一批中央环境保护督察组对内蒙古、黑龙江、江苏、江西、河南、广西、云南、宁夏等8省区开展为期一个月的环保督察。据中央环保督察组反馈,江苏省盐城、连云港、泰州、南通、扬州5市仍在水源一级保护区内违规建设70余家规模化畜禽养殖场,部分甚至无污染治理设施,带来污染隐患。

事实上,不仅是在重庆,在广东、在湖北,在中央环保督察走过的其他12省,公众的感觉是,没有中央环保督察啃不下的硬骨头。他们说,中央环保督察专治地方沉疴。

从问责人数情况看,7省共问责1048人,其中省部级干部3人(甘肃祁连山生态环境破坏问题),厅级干部159人,处级干部464人(正处级干部246人)。

2015年,太湖流域内畜禽养殖污染严重。9000余家规模化畜禽养殖企业中,无治污设施的约占三分之一,其中太湖一级保护区内有161家规模化畜禽养殖场,约80%无治污设施。

截至目前,中央环保督察已经完成了对15个省的环保督察,问责6408人,约谈6842人,立案查处案件达8969件。而这些案件中相当数量属于地方多年解决不了环保老大难问题。

从具体问责情形看,7省被问责人员中,诫勉211人,党纪政务处分777人,组织处理49人,通报问责22人,移送司法机关10人,组织审查1人,其他处理10人。

2016年11月,环保部发布2016年第一批中央环境保护督察地方整改典型案例。其中就包含一起生猪养殖污染整改和一起牲猪屠宰厂噪声超标、废水污染的案例,给畜牧业敲响警钟。

麻柳园区污水处理厂整改到位

其中上海、重庆、湖北、广东4省涉及养殖业环境违法典型案例通报,具体如下。

而从最新公布第二批督察组调查反馈情况来看,养殖污染依然是重点调查对象且结果并不乐观,那么,这一次督察组又给养殖业开出了哪些问题清单?图片 3

按照重庆市的规划,仅在“十二五”期间,麻柳工业园区规划建设用地就达10平方公里,并将作为重庆市的重工业基地进行开发建设。

上海市通报中央环境保护督察移交生态环境损害责任追究问题问责情况

重庆市:近10万家养殖场中大部分未纳入整治计划

部分地区和部门环境保护工作不到位。长寿区环保目标考核流于形式,全区禁养区内54家畜禽养殖场未按计划于2016年底前关闭搬迁,列为重点污染源的217家养殖场环评和环保“三同时”执行率低。

市农业委员会畜禽养殖污染治理工作不够有力,全市近10万家养殖场中大部分未纳入整治计划,560多家规模化养殖场中1/3污染治理设施不配套,每年有约2800万吨畜禽粪尿没有得到综合处理。

据介绍,2012年底,开发区5平方公里控规已通过重庆市政府审批,同时,工程建设也正式启动。巴南区环保局副局长罗淋告诉《法制日报》记者,按照麻柳工业园区建设规划要求,园区污水处理厂须在企业入驻时同时建成,计划要求2015年年底建成。

2016年11月28日至12月28日,中央第二环境保护督察组(以下简称中央督察组)对上海市开展了环境保护督察,并于2017年4月12日将涉及12个生态环境损害责任追究问题的问责清单移交上海市,要求依法依规进行调查处理。典型案例通报中涉及养殖业相关案例如下:

广东省:云浮市1.7万余家养殖场治污设施不达标

广州市每天仍有47万吨生活污水直排流溪河或其支流,加之流域内禁养区有300余家畜禽养殖场未清理到位,导致流溪河89条一级支流中46条水质为劣Ⅴ类,干流人和断面水质由2013年Ⅳ类下降为2016年劣Ⅴ类,江村断面水质长期为劣Ⅴ类,2016年氨氮浓度较2013年上升66%。

云浮市新兴江流域新兴县内1.7万余家养殖场及散养户绝大部分仅配套简易治污设施,大量养殖废水直排。湛江红树林国家级自然保护区4800多公顷养殖场没有清退。

督察要求,广东省要系统、科学推进水污染防治工作,狠抓城镇污水管网建设,切实提高污水收集处理率,加强畜禽养殖污染防治,提升生活垃圾处理工作水平。

2016年12月24日,第五督察组入驻重庆市。据《法制日报》记者了解,在为期1个月的督察下沉期间,第五督察组发现,已经开始建设的麻柳工业园区污水处理设施建设滞后。为此,第五督察组责令麻柳工业园区加快建设进度。

光明食品有限公司在大丰飞地的养殖项目存在环境违法问题。2013年至2016年间,光明食品有限公司位于江苏省大丰飞地的8个养殖项目中,有5个项目未批先建、2个批小建大、1个未验先投,其中海北畜牧场、黄海畜牧场和丰海二场3个生猪养殖项目位于江苏盐城有关自然保护区实验区内,均无环评手续,生猪存栏量超过11万头。涉及问责人数18人。

湖北省:湖泊非法养殖污染突出

湖泊非法养殖污染突出,洪湖作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部门长期以渔业收费代替渔政执法,截至2016年11月拆围前,珍珠养殖面积达9950亩,围网养殖达15.5万亩,水质从2011年的Ⅱ类恶化到2016年的Ⅳ类。长湖、斧头湖、网湖等也存在大面积围栏围网养殖和投肥养殖情况。

2012年10月施行的《湖北省湖泊保护条例》规定,湖泊水域禁止养殖珍珠,禁止围网、围栏养殖,已围栏围网的须限期拆除,但直到2015年农业部门仍在违规发放水域滩涂养殖证,给湖泊水环境保护带来巨大压力。图片 4

环境保护督察是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和环境保护工作的一项重大制度安排。在进驻期间,督察组开通举报通道,受理群众举报的环境问题。按照边督边改要求,各地严查严处群众举报案件,并向社会公开。可以说,环保督察组每到一处,都在当地掀起了一场整改风暴,无数环保不合格企业被迫停产限产。

据悉,今年我国将实现环保督察全覆盖,4月起将对湖南、安徽、新疆、西藏、贵州、四川、山西、山东等15个省进行督察。环保督查带来的治污问责风暴对各地环保工作带来的影响还将持续。而从前两次督察组调查反馈的情况来看,局部地区养殖业污染的情况依然比较严重,主要集中在禁养区内养殖场清退未及时到位以及部分养殖场环保设施简陋,未能达到相关要求。在中央环保督查压力之下,今年各地禁养区养殖场拆迁的力度将持续加大,同时对养殖场环保治理也提出更高要求,推动畜禽粪污资源化处理。

“早在中央环保督察组来前,市环保局督促过多次,要求他们加快建设污水处理厂。”刘明君说,就麻柳工业园区污水处理厂建设问题,重庆市环保局多次进行督办,但污水处理设施建设工作依然滞后。直到第五督察组进驻,污水处理厂已经逾期一年未建成。

重庆市通报中央环境保护督察移交生态环境损害责任追究问题问责情况

4月中旬,《法制日报》记者来到麻柳工业园区时看到,坐落在长江边上的园区,虽然道路仍是泥泞状态,但是,污水处理厂已经建成。麻柳工业园区环保部部长鲜思淑表示,园区污水处理厂可日处理污水5000吨,现在已经完成调试,处于备用状态。她告诉《法制日报》记者,目前,园区已有7家企业签订入驻协议,“只要企业开始生产,污水处理厂马上就可以投入使用。”鲜思淑说。

2016年11月24日至12月24日,中央第五环保督察组对重庆市开展了环境保护督察工作,并于2017年4月5日将督察发现的8个生态环境损害责任追究问题移交重庆市依法依规调查处理。典型案例通报中涉及养殖业相关案例如下:

韶关南岭国家级保护区开始修复

一、关于重庆市金佛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缓冲区内违法建设重庆市畜牧科学院南川分院项目的问题。重庆市畜牧科学院擅自开工建设南川分院项目,违规侵占保护区缓冲区,严重破坏生态环境;南川区政府违法决策项目选址,未有效督促相关区级部门严格落实监管责任;南川区规划局、林业局、环保局未采取有效措施制止违法行为;市农委未严格督促市畜牧科学院全面落实环保要求;市林业局未及时发现和有效督促有关单位严格落实自然保护区监管责任。涉及问责人数10人。

总面积达5.84万公顷的南岭自然保护区,是广东省面积最大的自然保护区,早在1994年就被国务院批准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然而就是这样一个重要保护区而且是核心区却被违法开发。

二、关于重庆市畜禽养殖污染防治工作推进不力的问题。2015年12月以来,市农委对全市畜禽养殖污染防治工作推进不力;万州区农委制定畜禽养殖污染防治方案滞后;长寿区未如实向中央环保督察组报告畜禽养殖污染防治情况;丰都县违反有关文件规定提出禁养区养殖场关闭搬迁时限及畜禽生产目标。涉及问责人数14人。

2016年1月28日,环保组织自然之友以广东南岭森林景区管理公司和东阳光公司作为被告在广东省清远市中级法院提起环境民事公益诉讼。2016年12月28日,案件以调解告终,两被告同意拿出500万元,对保护区内生态环境被破坏部分进行修复。

湖北省通报中央环境保护督察移交生态环境损害责任追究问题问责情况

巧的是,这一天也是中央第四环保督察组进驻广东省的日子。就在第四督察组进驻广东时,有关南岭保护区被破坏问题再次被媒体曝光。“未做环评,便开始建设旅游公路,而且这条旅游公路穿过了韶关南岭国家级保护区的核心区,直通广东第一高峰石坑崆。”媒体称,早在2012年1月,广东省林业厅便叫停了该公路建设,但是,在2012年至2017年5年的时间里,这条公路一直违法施工。到2016年底,公路硬化已全部完工。

2016年11月26日至12月26日,中央第三环境保护督察组对湖北省开展了环境保护督察工作,并于2017年4月14日将督察发现的18个生态环境损害责任追究问题移交湖北省,要求依法依规进行调查处理。典型案例通报中涉及养殖业相关案例如下:

又是一个老大难环保问题摆在了第四督察组的面前。据广东省环保厅有关负责人介绍,韶关南岭国家级保护区的违法开发问题引起了第四督察组副组长、环保部副部长翟青的注意。

一、湖泊围栏围网养殖和珍珠养殖取缔拆除工作滞后问题。湖北省农业厅违反《湖北省湖泊保护条例》,将斧头湖109个围网围栏养殖证延期;未按照《湖北省水污染防治条例》积极开展清理整治珍珠养殖专项执法,造成全省湖泊围栏围网养殖和珍珠养殖取缔拆除工作严重滞后。鄂州市、黄石市阳新县等地相关部门未及时将珍珠养殖工作纳入渔政执法范围,珍珠养殖取缔不力。涉及问责人数21人。

这位负责人告诉《法制日报》记者,在中央第四督察组的高度关注下,广东南岭保护区内违法建路问题被列入广东省重点整改的问题之一。目前,南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石坑崆公路上的所有施工设施、机械设备、工人住棚、建筑房屋等建设物已全部撤除,同时,广东南岭森林景区管理有限公司累计投入800万元人民币用于生态修复工程,已完成公路硬地化、排水沟、40%的边坡加固、30%面积的复绿和完善安全设施。

二、武汉市水污染治理突出问题。武汉市未如期完成污水处理建设项目,未能实现主城区排放污水全收集全处理,导致生活污水直排问题突出;未采取有效措施控制养殖污染、农业生产排污等问题;陈家冲等垃圾填埋场渗滤液改扩建项目建设滞后。涉及问责人数17人。

据这位负责人透露,根据民事调解书协议要求,生态环境修复工程正在做公开招标的准备工作。

三、洪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违法违规养殖突出问题。荆州市未采取有力措施督促洪湖市、监利县拆除洪湖非法围网,未及时制止、纠正洪湖保护区管理局以收费代替执法行为。洪湖市、监利县对拆除洪湖非法围网工作部署不力,进度缓慢。洪湖保护区管理局对拆除洪湖非法围网工作落实不力,执法不力;违规收取非法围网养殖费330万元;洪湖市渔政局、监利县水产局违规办理保护区内养殖证制止不力。荆州市对上述问题督促整改不力,致使非法围网长期存在,严重影响洪湖水质。涉及问责人数14人。

据广东省环保厅介绍,通过第四督察组的督察,包括“深圳比亚迪精密制造有限公司气味扰民问题”、广州市花都区祈福小区周边小企业群污染问题以及广清高速噪声扰民问题”、“河源市黄塘镇生活垃圾填埋场环境污染问题”等一批棘手问题得到查处。

四、龙感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违法开发建设突出问题。黄冈市、黄梅县及龙感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未做好龙感湖自然保护区相关工作,导致保护区内围网养殖、大唐风电项目、医药小区等违法开发建设问题突出。涉及问责人数15人。

湖北拆除湖泊围栏围网近百万亩

五、黄石市网湖湿地省级自然保护区水质恶化严重问题。阳新县对网湖湿地省级自然保护区未开展取缔投肥养殖整治工作,对网湖湿地生态补偿资金未落实到位,违规两次延长网湖承包过渡期;相关职能部门互相推诿、履职不力、监管缺位,导致网湖湿地省级自然保护区的13个主要湖泊均被外包用于投肥养殖,水质逐渐恶化。涉及问责人数18人。

2016年夏季,一场历史上罕见的严重洪涝灾害令湖北省开始反思,是什么原因让这个千湖之省遭遇如此重创。而这也是中央第三环保督察组关注的一个话题。

六、长湖沙洋县片区污染突出问题。沙洋县未按期完成长湖围网围栏养殖拆除工作;未按期完成11个乡镇污水处理厂建设;对后港镇工业集聚区工业废水集中处理设施建设不力,企业废水长期直排长湖,导致长湖水体污染严重。涉及问责人数8人。

2016年11月26日至12月26日,第三督察组在完成了对湖北省的督察后发现,湖北省“这些年一些地方向湖泊要钱、要地、要房的趋势仍未得到遏制,侵占蚕食湖泊的问题仍在发生。”第三督察组组长焦焕成在向湖北省反馈督察意见时甚至用“让人十分痛心”来描述湖北省侵占湖泊问题的严重。

七、东荆河潜江段水环境污染严重问题。潜江市政府及相关部门监督管理不力,导致东荆河流域175家规模养殖场中160家未配备环保设施、166家未通过环评,部分畜禽养殖场将未经处理的污水直接排入东荆河;未依法采取有效措施制止湖北莱克现代农业公司长期违法排污行为;未按期完成华中家具产业园等污水处理厂建设。涉及问责人数8人。

被焦焕成点名的湖泊,包括洪湖、长湖、斧头湖、网湖等。无疑,湖泊被违法违规围栏围网问题成了湖北省需要下大力气整治的重点。

广东省通报中央环境保护督察移交生态环境损害责任追究问题问责情况

“截至今年3月底,湖北省共拆除97.8万亩,拆除率达80.3%。”湖北省环保厅有关负责人告诉《法制日报》记者,十堰市丹江口库区原有围栏围网20.3万亩,到今年3月底,已累计清理8.3万亩,按照十堰市制定的方案,今年9月将全面完成拆围。

2016年11月28日至12月28日,中央第四环境保护督察组对广东省开展了环境保护督察工作,并于2017年4月23日将督察发现的16个生态环境损害责任追究问题移交广东省,要求依法依规进行调查处理。典型案例通报中涉及养殖业相关案例如下:

同时,被第三督察组点名的梁子湖、斧头湖先后5次进行了拆围,共拆除围栏8.04万亩;大湖围栏已全部拆除完毕。此外,洪湖已拆围17.1万亩,完成拆围99%。

一、石马河东莞段水质恶化严重问题。东莞市政府、相关职能部门及镇政府对石马河流域污染整治重视不够,截污次支管网建设不到位,污水处理厂改扩建工程、提标改造工程推进不力,畜禽养殖场清理不彻底,致使石马河水质污染严重。涉及问责人数5人。

据悉,湖北省湖泊围栏围网问题也有历史渊源。据他介绍,从上个世纪的1983年,湖北省曾专门下发文件,鼓励大水面渔业开发,全省各地湖泊水库等大面积围栏围网也正是始于那个时候。

二、新兴江新兴县段水质逐年恶化问题。新兴县人民政府对新兴江流域污染整治工作部署落实不力,境内养殖场及散养户绝大部分仅配套简易治污设施,大量养殖废水及生活污水直排,导致新兴江水质恶化明显。新兴县政府、相关职能部门及各乡镇对辖区内禽畜养殖污染整治不到位,统筹协调综合整治工作力度不够,推进生活污水处理设施规划建设不力。涉及问责人数8人。

要想清除已经存在了30多年的围栏围网,留给第三督察组的是一道怎样的难题不难想象。

三、违规侵占广东湛江红树林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问题。湛江市麻章区政府、麻章区海洋与渔业局违规发放《水域滩涂养殖使用证》和《海域使用权证书》,存在非法占用湛江红树林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核心区、三合窝渔港项目非法占用海域问题,将面积为25公顷的乾塘镇三合保护小区全部围堰包围,破坏红树林赖以生存的潮汐环境。涉及问责人数14人。

然而,正如公众所期待的一样,没有中央环保督察啃不下的硬骨头!围了30多年,但只要对湖北省的生态环境构成影响也必须拆。据国家督察环保督察办公室有关负责人透露,湖北省的拆围力度确实前所未有。湖北省环保厅有关负责人则表示,对于第三督察组反馈其他问题也正在逐项进行整改中。

图片 5

本文由金沙国际发布于中国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从问责人数情况看,没有中央环保督察啃不下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