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3个水坑中,旺村镇马六郎村

4月18日,民间环保组织发布了《华北地区发现170000平方米超级工业污水渗坑》的图文报道,曝光了河北大城县和天津静海区存在大面积工业污水渗坑的情况。环保部当天与河北省政府、天津市政府分别成立了联合调查组,对渗坑污染问题展开调查。据河北省廊坊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官方微博消息,廊坊市已启动问责程序,大城县主管副县长、环保局长和环境执法队长、南赵扶镇镇长和主管领导已停职检查。

4月19日,有环保组织发布消息称,环保志愿者于3月底在河北、天津两地发现3处被严重污染的渗坑,其中面积最大的一处为17万平方米。参与此次调查的重庆两江志愿服务发展中心理事长向春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渗坑是他在河北考察的过程中偶然发现的,他已在17日就此事向包括环保部在内的有关部门举报。

连日来,河北廊坊大城县及天津静海污水渗坑事件备受舆论关注。4月21日,环保部环境监察局局长田为勇公开表示,河北和天津渗坑事件,至少涉及用渗坑、渗井等逃避监管的方式非法排放污染物和非法倾倒排放危险废物两方面违法行为。

水像稀释后的深蓝墨水

北青报记者调查发现,河北、天津两地曾多次发现被污染的渗坑,也都曾对此开展过治理工作。4月19日,环保部与河北省政府、天津市政府分别成立了联合调查组,对向春举报的渗坑污染问题展开调查。廊坊市有关部门昨天发布公告称,污染源于2013年的一次违法排污,事后政府的治理行动因治理公司不配合受阻,导致未能按期完工,现已加紧治理。天津市静海区政府表示,正在对包括涉事渗坑在内的4个渗坑进行治理,目前治理设备正在安装调试。环保部将对天津、廊坊所涉及的相关渗坑污染问题挂牌督办。

据官方通报,河北大城县的渗坑污染系旺村镇马六郎村李永奎、李锡展叔侄两人于2011年至2012年将从外地拉来的废酸倾倒进坑塘所致。李永奎、李锡展是何身份,二人所偷倒废酸又从何而来?4月21日,北京青年报记者前往马六郎村,并在村中找到了李锡展曾任合伙人的化工材料经销处,也就是被村民称为“酸厂”的所在处。

在河北省大城县津保路南赵扶镇南赵扶村段北侧约200米处,北京青年报记者发现了3个相邻的污水坑。此处,即是原化肥厂渗坑所在。

环保志愿者偶然发现渗坑

马六郎村里的“绿色罐子”

其中,西侧的水坑,约有四分之一个足球场大小。坑内积水犹如稀释后的深蓝色墨水。坑内积水表面漂浮着密密麻麻、形状不一的块状黄色泡沫。临近能闻见一股淡淡的异味。而3个水坑中,东侧的水坑积水最多。该水坑坑道深约3米,约有三四个篮球场大小。水坑内有不少积水,水质相对较清,但靠近水塘边缘地带仍有几处深色近似油污的痕迹。在该水坑边的高地上,立着一块木牌。上写:“此处污水坑正在治理中严禁人员靠近及使用否则后果自负”。木牌的落款为南赵扶镇政府,时间为2015年5月。

民间环保组织重庆两江志愿服务发展中心发布消息称,该组织的调查人员今年3月底在河北、天津两地发现了3处被严重污染的渗坑,其酸碱度明显超标,3处渗坑总面积约30万平方米,其中面积最大的达17万平方米。

旺村镇马六郎村,地处大城县最北端,距渗坑污染事发地南赵扶镇南赵扶村约27公里。马六郎村往东,即是天津静海区,往北则是廊坊市文安县,属三地交界处。

而南赵扶村砖厂渗坑,则位于此处以北约一公里处。砖厂渗坑系连片污水坑,由多个足球场般大小的水塘组成。一眼望去,整个水面呈淡黄色,而在水塘的边缘,水色呈暗红色。

在该组织发布的照片上,一处被污染的渗坑分布在农田之间,可以看出其颜色与周边的正常水池明显不同,部分水域呈棕黄色,绝大多数水域的颜色已经发红、发黑。参与此次调查的重庆两江志愿服务发展中心理事长向春对北青报记者表示,他发现这3处渗坑纯属偶然。

马六郎村面积不大,据村民李文强介绍,村民祖上是在宋朝由山西洪洞县迁来,全村300多户1400多口人中,95%都姓李。李锡展、李永奎都是马六郎村村民,但二人并非“叔侄”关系。而是按照辈分,李永奎应称李锡展为爷爷。

打井8米还是红水

向春称,3月21日,他与另一名成员孔令钰开车在河北地区考察当地的工业污染问题。途经廊坊市大城县南赵扶镇时,他们发现位于农田间的一处渗坑的颜色明显不正常。他表示,这处渗坑面积约17万平方米,“水呈铬黄色、红色,水中有大量沉积的黑色污泥。”

在马六郎村北,北青报记者发现了一个疑似存放化工材料的老旧院子。院里并排摆列着四个圆柱形绿色罐子,每一个顶部接连有管子和阀门。此外,不远处的地上还摆着六个挂车常用的铁罐,罐体上还残留着车牌号等字样。但在院外,并未悬挂任何标识或牌匾。

污水渗坑让南赵扶村的村民们越来越不敢使用井水。

随后不久,向春和孔令钰在大城县南赵扶镇发现了另一处污水渗坑,这处渗坑位于381省道附近,背对着一片厂区,总面积约为3万平方米,“和前一处类似,这处渗坑内也遍布着红色、铬黄色的污水。”在渗坑旁边,向春发现了一块牌子,上面写着“此处污水坑正在治理中,严禁人员靠近及使用,否则后果自负”,落款为:“大城县南赵扶镇人民政府,2015年5月。”

4月21日上午,北青报记者前往探访时,院子里并无工作人员。只有一只小狼狗和一只关在笼中的藏獒不住地吠叫。

“打井8米左右,出来的水都是红色的,很多人家干脆买桶装的纯净水喝。”村民张老汉说。南赵扶村村民马永辉家中就长期饮用着桶装纯净水,但做饭仍需用井水。据其介绍,村里大部分老人无法负担纯净水费用,仍不得不靠井水生活。

天津渗坑水质呈强酸性

多位村民向北青报记者表示,此处即是“李锡展的酸厂”。

村民孙文正表示,2015年曾有村民用砖厂渗坑中的水浇玉米,结果玉米全死了。“2015年,我们带着水样,先后找到县环保局、市环保局和省环保厅。”村民徐俊强表示,他与孙文正、马金才等人,作为全村3700余人的代表,向有关部门举报。

令向春有些意外的是,3月28日,他乘坐高铁前往天津时,再次发现一处颜色异常的渗坑。“当时我坐在高铁上,嗖的一下子,眼前就飞过一个渗坑,下了高铁后我就沿着高铁线往回找,最终在天津市静海县佟家庄村以东找到了这个渗坑。”向春说。

据网上一份企业名录信息,李锡展曾为地处马六郎村北部的“大城县展威化工材料经销处”的联系人。经国家企业信用信息系统查询,北青报记者发现,该经销处成立于2010年1月,李锡展曾为该经销处“执行合伙企业事务的合伙人”。而在2014年5月28日,上述身份被变更为他人。

散布于南赵扶村各处的水坑从何而来?

在向春给北青报记者提供的航拍图中,该渗坑距离高铁轨道只有几十米距离。这处渗坑面积约15万平方米,同样位于农田之间,附近还能看到羊群在渗坑边吃草。这处渗坑总共分成七八个小水坑,其中一个呈黑色,另外两个呈土黄色,在渗坑周围可以看到黑色和红色的污泥。向春用酸碱度检测试纸检测后发现,污泥呈偏碱性,黑色渗坑内的污水为强酸性,PH值为1到2。

村民介绍,村里还有一座“李永奎的酸厂”。

69岁的村民孙少锦回忆,南赵扶村在上世纪80年代初建起了集体性质的砖厂后,便开始在村中挖地取土。虽然砖厂在2000年被外界承包,但在村中挖土却并未终止。

4月17日,向春将收集到的材料汇总后,写了一封举报信,分别发送给环保部环境监察局和涉及此事的省、市、县各级环保部门。向春介绍,根据他此前的调查,类似渗坑遭到污染后,污水有可能进入地下水系统,导致地下水被污染。但他表示,因为停留的时间有限,他不清楚3处渗坑中污染物的具体成分,也不知道这种规模的污染物是由谁排放的。

企业信用信息系统显示,李永奎曾为成立于2009年1月、地处大城县马六郎村237号的“大城县永发化工经销处”出资10万元。在2015年4月之前,经销处经营范围仅限“销售盐酸”,之后变更为“销售硫酸、盐酸、氢氧化钠、硝酸”。2015年4月,该经销处出资人由李永奎变更为他人。

“除了砖厂取土,村里也挖土卖钱,还有村民建房也挖土用于垫平桩基。”村民徐俊强说,正因为如此,村内才出现了多个土坑。

津冀两地曾治理过渗坑问题

据新华社报道,经公安、环保部门调查,南赵扶村渗坑污染系旺村镇马六郎村李永奎、李锡展两人于2011年至2012年将从外地拉来的废酸倾倒进坑塘所致。2013年8月,大城警方将李锡展抓获归案。经调查,犯罪嫌疑人李锡展供述倾倒废酸3吨,李永奎倾倒废酸3.1吨。

北青报记者走访发现,除了上述污水渗坑,南赵扶村至少还有5处水坑水质较为清澈。不少人驾车或骑摩托车赶来在水坑里钓鱼。其中最大的一处,位于南赵扶中心小学西北约一公里处,该水坑约有4米深,面积与一个足球场相当。

北青报记者调查发现,本次被曝光渗坑出现的地区都曾对渗坑污染问题进行过治理,也对利用渗坑进行非法排污的企业进行过处罚,甚至将违法者送进过监狱。

“村里常能闻到一股酸味”

为何有的水坑变成了污水坑?现年60岁的村民马金才表示,早年村里曾有过了一个磷肥厂,挖了一个土坑排污。1970年代,磷肥厂一墙之隔的地方,建起了一个化肥厂。1990年代后期,化肥厂和磷肥厂都停产了,厂房被周边的电镀厂租用,继续向土坑内排污。村民孙少锦介绍,电镀厂排污大约是在2000年。因为污水弄坏了村民的玉米和芝麻,电镀厂为此赔偿受害村民好几次。

以面积最大的渗坑所在的大城县为例。2016年7月5日,河北省大城县人民法院就对渗坑排污做出判决,被起诉的被告人张海领自2015年3月份开始,在大城县北位乡王香村村东一闲置厂房内非法洗皮革,产生的废液直接排放到厂房院内的渗坑里,再通过暗管排放到厂房外的渗坑内。经检测,张海领排放的废液中含有重金属铬,属有毒物质。案发后,张海领自动投案,如实供述了排放有毒物质的事实。一审法院判决被告人张海领犯污染环境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

李锡展和李永奎是如何做起了销售化工材料的生意?

除了电镀厂排污,多位南赵扶村村民还表示,大约在四年前,开始有周边企业夜里用罐车运来废酸,偷偷倒在砖厂土坑和电镀厂渗坑里。孙少锦证实,半夜偷排的企业也曾被村民举报至县环保局,这些偷排废酸的企业都被罚过款。

对渗坑污染的治理行动时间更早一些,2013年5月,河北省环保厅报请河北省政府对全省11个县、市、区政府发布了《关于在全省范围内开展渗坑专项整治的通知》,决定利用两个多月的时间,在全省集中开展整治渗坑污染专项行动,确保根除渗坑污染。

村民李文强回忆,李锡展和李永奎原本都是种地的农民。早年李永奎最先用一辆机动三轮车,载着不超过一吨的罐子销售化工材料。之后慢慢做了起来,大约在20年前,建起了“酸厂”。运营方式也很简单,他们自身并不生产,而是从外地购入化工材料,再倒手卖给需要的本地工厂如电镀厂等,从而赚取差价。随后,李锡展也开始照着这一模式运作。

据新华社报道,2013年3月,大城县政府部门就曾接到群众举报,获悉有人在此处渗坑倾倒污染物,致使水质污染。经公安、环保部门调查,渗坑污染系旺村镇马六郎村李永奎、李锡展叔侄两人于2011年至2012年将从外地拉来的废酸倾倒进坑塘所致。2013年8月,大城警方将李锡展抓获归案。经调查,犯罪嫌疑人李锡展供述倾倒废酸3吨,李永奎倾倒废酸3.1吨。

这起专项整治的前因是2013年当地政府在大城县的一次督导检查行动中发现了4处无主渗坑,渗坑总面积超20万平方米,形成多处“水景”。这些渗坑多是因为附近化工企业长年排放的污水逐步形成的。这些污染造成的后果相当严重,2012年的监测数据显示,其中一处无主渗坑的一项污染指标超标80多倍。

“他们生意越做越大,一开始没有罐子,就在地上挖了一个长20米,宽七、八米,深约2米的土坑,然后垫上塑料布,运来了酸水就倒在里面,然后用塑料布盖上,上面留个口子,要用的时候再抽上来。”李文强说,后来厂内才配备了罐子。

碧水源:治污难度超乎预料

天津市也曾对渗坑污染进行过治理。公开资料显示,仅2015年,天津市环保局便计划完成92个工业渗坑底泥治理。其中,废酸污染类渗坑14个、重金属污染类渗坑12个、可降解有机污染类渗坑57个、难降解有机污染类渗坑9个。

“村里常能闻到一股酸味。”马六郎村村民李学飞说。

面对污染严重的超级渗坑,当地政府也启动了治污工程。2014年3月,经过调查比较,大城县相关部门选定龙淼公司对砖厂渗坑进行治理,选定碧水源公司对化肥厂渗坑进行治理,后因未达到治理要求,将碧水源公司诉至了法院。

环保部与津冀两地联合调查

“只要阴天风一刮,谁闻见都刺鼻。如果从旁边过,吸一口就呛得你出不来气。”李文强对北青报记者表示。

在接受北青报记者采访时,廊坊市碧水源环保设备有限公司经理王卫华表示,在与当地政府签订合同前,他们曾到渗坑所在地考察,但由于经验不足,无论政府还是公司,当时对渗坑的污染情况进行的评估不够准确,导致治理后期出现多次反复。

本次向春的举报信发出后,很快收到了环保部工作人员的回复。向春告诉北青报记者,19日上午他接到了环保部的电话,工作人员向他了解了污染渗坑的基本情况。

对于村里的两个化工材料销售处,村民马翠花坦言:“我们都希望把这个厂子挪走,都愿意把厂子管起来。”

据王卫华介绍,在2014年的考察中,渗坑周围有草,水呈黑绿色,有强烈的刺鼻味,pH值当时检测有4点多。渗坑周边有十几户人家,周边没有企业,也没有发现排污口,污染源是酸、重金属和磷。

紧跟着环保部便发布通报,19日上午,环保部与河北省政府组成了联合调查组,前往现场查看了媒体报道的廊坊市大城县的两处渗坑。据大城县政府反映,两处土坑均为多年挖土形成,2013年曾发生废酸违法倾倒事件,导致坑内存水及土壤受到污染。废酸倾倒事件发生后,大城县政府组织相关单位对污染水体进行了治理,但治理工作一直未完成。

据李文强表示,他常见到有挂车在经销处卸下或载上罐子。夜里,也常能听到村北路口大车出入引擎轰轰作响的声音,“前不久还在运营”。

王卫华表示,该公司起初采用生化法进行治理,三个月后渗坑pH值和气味都明显改善,颜色也有所变浅。但又过了两个月左右,渗坑的污染情况出现了第一次反复。

据悉,联合调查组已要求大城县政府及相关部门立即对渗坑水体、土壤及周边地下水开展监测,并制定整治方案,加快治理进度,减轻对周边环境的影响,同时做好信息发布工作,及时向社会公开监测及治理信息。

对于李永奎、李锡展往南赵扶村倾倒废酸一事,李文强推断,或许是小企业用酸后无处排放,卖酸的李永奎、李锡展就开始自己找地排放,“能找地倒了就倒了”。

“这是因为水测试降解的时候,渗坑里的酸又氧化回来了,这超出了我们的预料。”王卫华认为,原因在于2014年评估时只是在岸边考察,预估的淤泥层只有十几厘米深,但实际淤泥深达1米多。出现反复的另一个原因是污水的浓度和之前判断的完全不同,没有足够考虑到重金属之类的情况。

环保部另一路工作人员会同天津市政府成立联合调查组,对天津市静海区西翟庄镇污水渗坑问题开展现场调查。有关调查情况将及时发布。

专家:渗坑内废水危害极大

王卫华说,此后该公司提出了成本更高的治理办法。“但当时县里面为了这个事情准备的资金不够,与我们评估需要的金额相差太多,方案就否定了。”

本版文/本报记者 屈畅 邢颖

清华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系教授王占生告诉北青报记者,废水是明文规定不能用渗坑的,尤其是工业废水。按照地层构造,一般第一层为浅水层,第二层为黏土,是隔水层,黏土以下则属于地下三层。黏土层若被破坏,污水将会渗入地下,将地下水污染。只有黏土质很好时,地下水才不会被污染。

后来,该公司财务人员找到王卫华,说投入资金超额太多。王卫华请求南赵扶镇起诉公司,退出该项目,“镇里面一直很理解的”。

河北省大城县

据王占生判断,按照这次的渗坑污染程度,地表水都已被污染。若是村民挖井8米深水仍泛红,地下水极有可能也已被污染。“怎么能渗呢?生活污水都不能渗,渗坑本身就很错误了。”王占生说道。

河南省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副所长樊万选告诉北青报记者,渗坑的废酸中的有机物种类复杂,净化难度大;经化学反应可能生成混酸等,这些问题都给废酸的综合治理带来了很大困难。

渗坑治理曾遇阻 未能及时完成

2015年1月1日正式实施的《环境保护法》修订第四十二条、第六十三条命令禁止渗坑、渗井排污,违法者承担刑事责任。

廊坊开始问责

19日晚,廊坊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向外界通报了大城县两处渗坑的基本情况,大城县的两处渗坑分别为原南赵扶砖厂渗坑和原化肥厂渗坑,均由当地村民偷倒废酸形成,也都曾经委托第三方公司进行过治理,但治理效果都不理想。

王占生介绍,按照规定,工业废水要经过企业处理达标后再排放至河道。渗坑的存在,是因为企业根本不想处理废水,直接排入地下。而此次涉事的有色金属、重金属企业的废水危害极大。正常饮用水的Ph值在6.5—8.5,而此次天津的渗坑污水据两江环保中心检测Ph值为1,属于强酸。

据河北省廊坊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官方微博消息,4月19日,获悉部分媒体和网络报道大城县南赵扶镇存在17万平方米和3万平方米两个“工业污水渗坑”问题后,廊坊市高度重视,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在第一时间紧急调度,要求大城县委、县政府立即组织相关人员,到现场对渗坑情况进行全面核查,迅速展开治理工作。同时,成立由主管市领导为组长的工作组到大城县现场调度处置,配合环保部和河北省联合调查组开展工作;派出市纪委工作组入驻大城县展开调查。

2014年3月,大城县人民政府曾选定龙淼公司对砖厂渗坑进行治理;选定碧水源公司对化肥厂渗坑进行治理。

对于渗坑治理,王占生解释道,一般工业废水比生活污水要难治理,而渗坑的治理则难上加难,耗资也更巨大,对土地的修复很难。“渗坑就难了,连污染的土壤都要治理,那就难度大了”。彻底治理土壤意味着要将原先的土做移出处理,若是暂时性防止进一步恶化则要对渗坑加不透水保护膜,防止雨水渗透进一步污染。具体治理流程则要根据污染程度对废水进行实验,或者采用生活污水对已污染水质提供营养,进一步则要用生物降解、化学处理或者物理处理方法。而其中物理吸附,耗资最多。

廊坊市已启动问责程序,大城县主管副县长、环保局长和环境执法队长、南赵扶镇镇长和主管领导已停职检查。在此基础上,廊坊市纪委已展开调查,将对相关责任人严肃追究责任。

龙淼公司两次对砖厂渗坑进行治理,但水质都出现反弹。2016年9月水质再次出现反弹时,该公司拒绝南赵扶镇继续治理的要求。碧水源公司也对县化肥厂渗坑进行过两次治理,但都达不到要求,最终双方对簿公堂。2016年9月大城县法院判决双方解除合同,碧水源公司赔偿南赵扶镇政府的经济损失。

文/本报记者 蒲晓旭 邢颖 摄影/蒲晓旭

在被曝光渗坑污染的另一个地区天津市静海区,北青报记者从该区委宣传部工作人员处了解到,此次曝光的天津静海地区渗坑,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由砖瓦厂取土形成。由于当时一些企业违法偷排污水、倾倒废酸导致污染严重。该工作人员介绍,静海区不止有一个渗坑,像类似的渗坑其他的乡镇也曾出现。

目前大城县政府按照环保部提出的意见和要求,由环保、国土部门对渗坑水样、土样进一步检测,查清污染物主要构成,并承诺联系国内顶尖治理公司进行研究,制定切实有效的治理方案。

该工作人员告诉北青报记者,除了已治理的18个渗坑,静海区目前在全区开展排查工作,推进渗坑治理工作,环保部相关调查组昨天进驻到静海区。对于治理过程出现的反复以及此次问题的出现,该工作人员称,“我们不否认工作进度慢的问题,如果我们工作特别到位也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这个错误我们承认。”

天津市静海区

文/本报记者蒲晓旭新华社

调查组到场时 正在安装治理设备

4月19日,环保部和天津市政府联合调查组现场查看了向春举报的位于天津市静海区的渗坑。

据天津市环保局2013年摸底排查情况,静海区有18个类似渗坑,多为废酸倾倒或偷排所致。静海区政府自2014年起开展渗坑废水重点整治工作,已治理完成14个渗坑。2016年底,静海区政府完成采购招标,对包括这次向春举报的渗坑在内的4个渗坑进行深度治理,目前已治理完成一个。联合调查组现场检查时,渗坑废水治理设备正在安装调试。

目前,联合调查组已要求静海区政府及相关部门立即对渗坑水体、土壤及周边地下水开展监测,并加快治理进度,减轻对周边环境的影响,同时做好信息发布工作,及时公开环境监测和污染治理信息。

据了解,环保部将对天津、廊坊所涉及的相关渗坑污染问题挂牌督办。

本文由金沙国际发布于中国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而3个水坑中,旺村镇马六郎村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