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学习毛泽东同志的着作,伟大的无产阶级革

核心提示:还有就是毛主席画像和塑像,不顾时间或环境,到处张挂陈列,搞得太多了。对此,毛主席曾笑着对埃德加·斯诺说:“看我站在那里受到风吹雨打。实在可怜!”

问题:世界上每一个人都想两全其美的生活可是人生的富裕就永远都不可能。

图片 1

图片 2

回答:

提到20世纪60年代中国的个人崇拜,人们的第一反应就会想到林彪。但是,建国以后的个人崇拜,是不是从林彪开始?可能就没有多少人能说清楚了。研究中国20世纪60年代个人崇拜的起源,既无意为林彪开脱,也不是为了寻找谁是“罪魁祸首”,而是在于反思这种个人崇拜何以会在中国共产党内发生。

1971年,周恩来曾五次接见美国著名作家韩丁,下文根据谈话整理加工。

周恩来(1898年3月5日-1976年1月8日) ,原藉浙江绍兴,1898年3月5日生于江苏淮安。192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军事家、外交家,党和国家主要领导人之一,中国人民解放军主要创建人之一,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开国元勋,是以毛泽东同志为核心的党的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的重要成员[1]。

林彪“高举”始于1959年

毛主席在和埃德加·斯诺谈话时曾经说:“我像一个打伞和尚”。这是一句双关话。打伞的和尚就是一个像孙悟空那样的造反者,不受制于既定的规章制度或惯例常套,不管是俗界的还是神的。

1976年1月8日在北京逝世。他的逝世受到极广泛的悼念。由于他一贯勤奋工作,严于律己,关心群众,被称为“人民的好总理”。

中共七大把毛泽东思想作为党的指导思想写入党章总纲。鉴于历史的原因,毛泽东在1948年11月21日就致信刘少奇等中央书记处成员,提议在正式文件中把“毛泽东思想”改为“马列主义”。建国以后,从1952年到1954年,毛泽东又多次在文件中提出作这种改动的意见。因此,中共中央宣传部于1954年12月5日专门就此问题下发通知:“毛泽东同志曾指示今后不要再用‘毛泽东思想’这个提法,以免引起重大误解。”通知解释说:“党章已明确指出:‘毛泽东思想’即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与中国革命的实践之统一的思想’,它的内容和马克思列宁主义是同一的。……我们认为今后党内同志写文章作报告,应照毛泽东同志的指示办理。至于讲解党章和过去党的重要决议文件时仍应按照原文讲解,不得改变,但应注意说明‘毛泽东思想’就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思想,避免对两者有不同内容的可能误解。”毛泽东在审阅时还加了一句:“在写文章作讲演需要提到毛泽东同志的时候,可用‘毛泽东同志的着作’等字样。”因此,中共八大党章总纲只写:“中国共产党以马克思列宁主义作为自己行动的指南。”没有再写“毛泽东思想”这个词。

毛泽东主席是在1970年12月18日同斯诺交谈的,这时文化大革命已取得了胜利,但也出现了一些逆流。

周恩来同志50多年的革命生涯,同中国共产党的建立、发展、壮大,同我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同我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历史进程紧密联系在一起。他毫无保留地把全部精力奉献给了党和人民,直到生命的最后一息。他身上集中体现了中国共产党人的高风亮节,在中国人民心中矗立起一座不朽的丰碑。我们缅怀周恩来同志,就是要永远铭记和认真学习周恩来同志的精神,使之不断发扬光大。

林彪在建国后的讲话中提“毛泽东思想”,从现有文件看是1958年5月在全军高级干部会议上的一次讲话。其中在讲到学习军事科学时,批评了有人认为“只有外国的东西才是科学的”说法。他指出:“凡是从实践中抽象出来而又经过实践证明了是正确的东西,就是科学的,就是真理。”“不要一谈到外国的东西就津津有味,把本国的东西看作是‘土包子’。”他强调:“毛泽东同志的军事着作就是军事科学,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在军事方面创造性的发展,我们要好好学习。”然后说:“学习政治,就要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学习毛泽东思想。”

最不好的事情是绝对化的倾向,想问题绝对化,说话绝对化,这是毛主席很不高兴的事情。例如讲到毛泽东主席时所用的“四个伟大”(“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这是陈伯达最初提出来的。他在1970年8月九届二中全会期间,就被解除一切职务了。

周恩来同志始终信仰坚定、理想崇高,集中表现为他对党和人民无限忠诚的精神。这是他毕生奋斗的力量源泉。周恩来同志说:“人是应该有理想的,没有理想的生活会变成盲目。”他在确立共产主义信仰之时就说过:“我认的主义一定是不变了,并且很坚决地要为他宣传奔走”。他对党的事业、对社会主义中国的光明前途、对振兴中华民族的伟大事业,始终充满必胜的信心,无论遇到什么样的艰难困苦,从不动摇。他说:“共产党人就是为不断克服困难,继续前进而存在的。畏难苟安,不是共产党人的品质。”他在确立革命理想信念的过程中,既有追求真理的强烈愿望,又有深思熟虑的理性思考;既重视对科学理论的学习和研究,又注重在实践中运用和发展科学理论;既注意学习马克思主义的先进理论,又注意吸取中华民族的文化精华,他的革命理想信念是建立在理性自觉的基础之上的,因此是坚如磐石的。他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实践了“在任何艰难困苦的情况下,都要以誓死不变的精神为共产主义奋斗到底”的誓言。

如果说这次讲话,提到毛泽东思想的话语,还比较平和的话,到1959年9月在批判彭德怀的军委扩大会议上,林彪的调门就高了很多。学习毛泽东着作是“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捷径”,“是一本万利的事情”的话,就出于此。他说:我们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怎样学呢?我向同志们提议,主要学习毛泽东同志的着作。这是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捷径。马克思、列宁的着作那么多,里面有许多人名地名你都搞不清。最好先读毛泽东同志的着作。……毛泽东同志全面地、创造性地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综合了前人的成果,加上了新的内容。……我们学毛泽东同志的着作容易学,学了马上可以用,好好学习,是一本万利的事情。

毛主席说,“导师”应当够了,但是要把四个减为一个,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我们作了很多的努力。现在,得以把名称减为“伟大领袖”或“伟大导师”。毛泽东主席希望也把“伟大”这个形容词去掉,就单纯是“导师”适合他,但群众不会赞成。

周恩来同志始终热爱人民、勤政为民,集中表现为他甘当人民公仆的精神。周恩来同志始终坚持人民利益高于一切,把自己看成人民的“总服务员”,反复强调“我们的一切工作都是为了人民的”,“我们国家的干部是人民的公仆,应该和群众同甘苦,共命运”,要“永远做人民忠实的勤务员”。他心系人民,急群众之所急,忧群众之所忧。只要是关系群众安危冷暖之事,他总是关怀备至、体贴入微。逢年过节,他总是关心在生产一线的工人能不能吃上一顿饺子。他多次奔赴抗洪前线、地震现场,哪里有灾情,哪里群众有困难,他就及时出现在哪里。

上面这两次内部讲话,在当时都没有公开发表。第一篇公开发表的文章,是1959年10月,林彪就任国防部长以后,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0周年而写的《高举党的总路线和毛泽东军事思想红旗阔步前进》。从此,林彪就成了“高举”的代表。

再就是“大树特树毛泽东思想的绝对权威”这个口号了。这完全是错误的。怎么可能有绝对的权威?毛泽东主席可以在某些问题上是权威,但至于不是他活动范围内的问题,他怎么可能是这方面的权威?此外,也有一个时间问题。一个人今天可以是权威,但明天也是权威吗?如果人们使毛泽东思想变得绝对,那怎么能够有发展?再说,权威只能由人民群众认可和拥护,关于树立权威的一切想法是错误的。

图片 3
图片 4回答:

进入20世纪60年代,林彪的调门又进一步升高。说什么:毛泽东思想,“是当代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顶峰”,“是当代的最高最活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毛主席的书,“句句是真理,一句顶一万句”。“19世纪的天才是马克思、恩格斯,20世纪的天才是列宁和毛泽东同志”。“毛主席是世界最大的天才”。

还有就是毛主席画像和塑像,不顾时间或环境,到处张挂陈列,搞得太多了。对此,毛主席曾笑着对埃德加·斯诺说:“看我站在那里受到风吹雨打。实在可怜!”

周总理就是两全其美的绝世完人。无论从道德品质和理论水平与工作能力,周总理都聚集于一身。

历史表明,在20世纪60年代的中国大搞毛泽东个人崇拜的声浪中,林彪确实起了第一吹鼓手的作用。但历史同样表明,林彪并不是第一个拿起高音喇叭的人。

在北京旅馆出售货品的柜台上,有大大的一幅毛主席像。我问售货员:“毛主席是在柜台上为你们服务吗?”在电梯里也有一幅毛主席像:“毛主席是替你们看守电梯吗?”我向司机问道。所有这些是做过火了,那是有害的。

过去的年代,毛朱周三人的配合,有目共睹。毛泽东思想的武装头脑,朱老总的统帅,周总理的日理万机与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精神,使得中国革命从胜利走向胜利。

中共八大二次会议对毛泽东的歌颂

对于一个领导人,人们必须问的第一个问题是:你是不是值得尊敬?第二个问题是:你是被群众承认为领导人还是别人把你的形象人为地树立起来?

周总理,人民的好总理,您一心为人民,人民永远想念您。

上述“经典”概括,无疑是林彪的创造。但这些基本观点,并非林彪的“专利”。请看1958年5月举行的中共八大二次会议小组讨论和大会发言:

谈到崇拜,华盛顿的名字是使用得很多的。美国国会大厦叫华盛顿,有一个华盛顿州,还有其他许多地方和事物都用上了他的名字,可是人们不能说这是人为的。在回顾历史时,美国人们不能否认华盛顿的作用。

毛泽东思想永放光芒!周总理永远活在人民心里。

在小组讨论刘少奇作的政治报告中,有的代表发言说:

所以,毛泽东主席实事求是地讨论了个人崇拜这个问题。一个领导人应当始终谦虚谨慎,而这就意味着从实际出发。

图片 5
图片 6回答:

要彻底破除迷信,做到真正的思想大解放、思想大革命。对毛泽东思想不存在迷信的问题。过去偏重学马恩列斯原着,而对毛泽东的着作学习得不够,今后干部必读,应以学毛着为主,这是活的辩证法,活的马克思主义,毛泽东真正发展了马克思主义。

(转载于《文摘报》;原文出自:《周恩来自述》;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第二编研部编;人民出版社2006年7月出版)

要说两全其美的人,14亿华夏儿女共认的人。肯定是伟人周恩来总理。

在毛泽东多次讲话后的小组讨论中,与会代表对毛泽东歌颂的声调不断升温。湖南组认为:

大家都知道,周总理的一生,是光辉的一生,灿烂的一生。中国有今天的成就,今天的富强。人民的幸福生活是与他分不开的。他用自己的一生,为祖国和人民,鞠躬尽瘁 死而后已,大公无私,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他集军事家,外交家,政治家于一体,可从来不为自己考虑,他所追求的是完美的社会主义现代化,他所追求的是人民的生活水平能达到小康水平!所以,能称得上两全其美的人,唯有周总理。人民永远怀念您!

我们党是不存在个人崇拜问题的。主席第二次讲话中谈到,有人说只要跟着主席走就不会错。他说又要跟又不跟,要有独立思考,要看真理在谁手里,只要谁手里有真理我就跟。从这里,一方面可以看到毛主席谦虚的高尚的风格;一方面说明了我们衷心地跟着毛主席走,并不是崇拜个人、迷信个人,而是崇拜真理。因为中国几十年革命和建设的历史经验证明,毛主席是真理的代表。

回答:

主席的讲话对我国乃至整个国际共产主义事业,将发生极其深远的影响。

人无完人,金无足赤任何伟人或多或少都会犯错但毛主席无损于他的光辉,他对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贡献中华民族几千年没有一个能超过他,人民怀念他爱戴他,信仰他这是真诚的民心!周恩来总理也一样他为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他高尚的品格与日月同辉。还有朱德总司令,谦虚垂范功勋卓越,有了周总理,朱总司令的支持,毛泽东思想在全党,全军的指导思想才顺利贯彻,伟大的毛泽东思想是中华民族近代史最最受人民拥护,爱戴,信仰的指导思想,历史选择了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许多将帅,是中华民族之福,是中国人民的救星,共产党永远是中国人民信赖和拥护的政党!

中国有六亿人民,又继承了马列主义传统,我们出现了毛主席这样一个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也正像当时德国出马克思、俄国出列宁一样,是完全合乎事物发展规律的。为了解决当前中国革命问题,就要好好学习毛主席着作,不能光学以往的东西。

回答:

江苏组讨论中,大家领会到:

感觉这个问题好奇怪啊,题主是不是想问,历史上有没有生活和事业都和谐美满的人?

主席讲话再次教导我们,要把唯物辩证法运用到实际工作中去,要插旗子,要把人民的旗子、唯物辩证法的旗子、马列主义的旗子插到各个角落里去。主席提的“工农兵学商”前面加一个“思”字,也就是这个意思。主席提出的多快好省的社会主义建设路线,在社会主义国家来说,是一条正确的路线。主席提出的农民问题,印度、印尼、意大利、法国……都存在这个问题,是有世界历史意义的。这些都是马克思主义发展的大跃进。

唉,根据我的了解,几乎没有这样的人啊!首先,事业如果想成功就必须花大量精力在里面,势必会忽略家庭生活,而如果,一个人想生活美满,就在事业上没有太大的成就,也算不得完美。

广东省委第一书记陶铸在大会发言中,专门讲了学习毛泽东着作的问题。他说:

俗话说,有得必有失,想要二者兼得,确实太难,不过,可以适当调节,两全其美就算了,达到一个和谐平恒的状态,才是我们应该考虑的!

要破除迷信,做到思想解放,必须在全党广泛地深入学习毛主席着作。这几年来,我们的学习有教条主义偏向,过分强调学习外国的经典着作,而忽视学习毛主席着作,这是不对的。毛主席是当代最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毛主席的着作是理论和实践相结合的光辉典范,在一系列的根本原理上,捍卫与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因此,毛主席的着作,对于我们中国共产党人说来,就是马克思主义的最好的教科书。但是,党内有不少同志对毛主席的着作,不去努力钻研,却转而向外国的书本寻找经验,这当然还是崇拜“洋人”思想的表现。毛主席的着作不仅是我们取得革命胜利的伟大武器,而且是取得建设胜利的伟大武器。事实说明,围绕着毛主席的着作来学习外国的经典着作,对于我们更为有效。

回答:

对这次大会的情况,当年《人民日报》发表消息说:

毛主席就是两全其美的伟人。!无人相比,

代表们讨论了党的社会主义建设总路线的形成过程中的历史教训,指出了正确的思想方法的巨大意义。……大家还特别强调要向毛泽东同志学习,学习他的着作,学习他把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同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的光辉榜样。

图片 7
图片 8回答:

从中共八大二次会议发言对毛泽东的歌颂,如:中国出现毛泽东,如同“德国出马克思、俄国出列宁一样”;毛泽东“是当代最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是真理的代表”;毛泽东思想,“是活的马克思主义”,学马列要以“学毛着为主”等话语中,不难看出,20世纪60年代林彪所唱的高调,已经露出端倪。

敬爱的周总理就是两全其美的人,人美,品格美,他老人家生活很简朴,身边无儿女,但是敬爱的周总理世世代代活在人民的心中,这样的伟人多么的美,令人赞美,周总理的英名万古长青!!!

反对个人崇拜的中共八大

回答:

中共八大二次会议对毛泽东个人的歌颂,是与1956年中共八大反对个人崇拜的精神相悖的。

中国最完美的人,只有周恩来总理。全世界也没有任何人能和周总理相比。周恩来总理不但在中国而且在世界也是维一一位最完美的人。

1956年2月,苏共二十大揭露了斯大林搞个人崇拜的严重后果。毛泽东亲自主持中央书记处会议、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进行讨论,并写出《关于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经验》一文,以《人民日报》编辑部名义于1956年4月5日正式发表。这是中共中央第一次就苏共二十大反对个人崇拜公开表态。文中说:

回答:

“反对个人崇拜的问题,在苏共二十次代表大会中占有重要的地位。二十次代表大会非常尖锐地揭露了个人崇拜的流行,这种现象曾经在一个长时期内的苏联生活中,造成了许多工作上的错误和不良的后果。苏联共产党对于自己有过的错误所进行的这一个勇敢的自我批评,表现了党内生活的高度原则性和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伟大生命力。”

毛泽东主席,朱德委员长,周恩来总理,近代中国完美国家领袖和导师

“中国共产党庆祝苏联共产党在反对个人崇拜这一个有历史意义的斗争中所得到的重大成就。”

回答:

“我们也还必须从苏联共产党反对个人崇拜的斗争中吸取教训,继续展开反对教条主义的斗争。”

周恩来总理完美, 不接受任何反驳

中共八大也曾公开表示反对个人崇拜,并作过明确的阐述。邓小平在八大《关于修改党章的报告》中说:

党的民主集中制的另一个基本问题,是各级党组织中的集体领导问题。列宁主义要求党在一切重大的问题上,由适当的集体而不由个人作出决定。关于坚持集体领导原则和反对个人崇拜的重要意义,苏联共产党第二十次代表大会作了有力的阐明,这些阐明不仅对于苏联共产党,而且对于全世界其他各国共产党,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很明显,个人决定重大问题,是同共产主义政党的建党原则相违背的,是必然要犯错误的,只有联系群众的集体领导,才符合于党的民主集中制原则,才便于尽量减少犯错误的机会。

马克思主义在承认历史是人民群众所创造的时候,从来没有否认杰出的个人在历史上所起的作用……同样,马克思主义也从来没有否认领袖人物对于政党的作用。……对于领袖的爱护——本质上是表现对于党的利益、阶级利益、人民利益的爱护,而不是对于个人的神化。苏联共产党第二十次代表大会的一个重要的功绩,就是告诉我们,把个人神化会造成多么严重的恶果。我们党从来认为,任何政党和任何个人在自己的活动中,都不会没有缺点和错误,这一点,现在已经写在我们党章草案的总纲里去了。因为这样,我们党也厌弃对于个人的神化。……当然,个人崇拜是一种有长远历史的社会现象,这种现象,也不会不在我们党的生活和社会生活中,有它的某些反映。我们的任务是,继续坚决地执行中央反对把个人突出、反对对个人歌功颂德的方针,真正巩固领导者同群众的联系,使党的民主原则和群众路线,在一切方面都得到贯彻执行。

这是党的全国代表大会郑重通过的具有约束力的正式文件。

毛泽东:我是主张个人崇拜的

但到1958年3月的成都会议时,毛泽东对个人崇拜却作了另一番解释。他说:

赫鲁晓夫一棍子打死斯大林,也是一种压力。中国党内绝大多数人是不同意的,有一些人屈服于这种压力,随声附和,要打倒个人崇拜。还有些人对反对个人崇拜很感兴趣。个人崇拜有两种:一种是正确的。我们不是崇拜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吗,斯大林正确的东西也还要崇拜。对于他们,我们必须崇拜,永远崇拜,不崇拜不得了。真理在他们手里,为什么不崇拜呢?我们相信真理,真理是客观存在的反映。一个班必须崇拜班长,不崇拜不得了。另一种是不正确的崇拜,不加分析,盲目服从,这就不对了。现在既有个人崇拜,也有反个人崇拜。反个人崇拜的目的也有两种:一种是反对不正确的崇拜;一种是反对崇拜别人,崇拜自己则很舒服。问题不在于个人崇拜,而在于是否真理,是真理就要崇拜。打死斯大林,有些人有共鸣,有个人目的,就是为了想让别人崇拜自己。列宁在世时,许多人批评他独裁。说:政治局只五个委员,有时还不开会。列宁回答很干脆:与其你独裁,不如我独裁好。因此,只要正确,不要推,不如我独裁;也开点会,不全是独裁就是。不要信这个邪,你反对个人崇拜,反到天上去,无非想自己独裁。

反个人崇拜,“有个人目的,就是为了想让别人崇拜自己”。这个结论一下,不只彻底推翻了八大通过的《关于修改党章的报告》中反对个人崇拜的正确主张,而且给主张反对个人崇拜的人扣上了一顶帽子,封住了别人的嘴。

毛泽东何以这时提出“一个班必须崇拜班长”,“与其你独裁,不如我独裁好”?根源在1956年4月,他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提出当年的基本建设增加20个亿的意见,遭到否决。据邓力群回忆说:

1956年执行过程中发现,基本建设搞得太多了。周总理搞了一些调查,提出1956年的计划要调整,过多的基本建设项目要压下来。这是一个方面的意见。但是毛主席持相反意见,认为不但不能压,还要增加。在1956年4月下旬的颐年堂政治局会议上,争论相当激烈。

据我后来所知,少奇是支持总理意见的。毛主席要增加基本建设的意见,在大多数人中间通不过。这种情况,作为党内生活来讲,本来是很正常的现象。但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以后,毛主席的意见成为少数一方的意见,在多数人中间通不过,这是罕见的。这对个性特别强的毛泽东来说,不仅因为认为自己的意见是对的,要引起不快,而且对这种场面的出现要受不了。这样毛主席生气了,宣布散会。散会以后,一转头就到南方去了。

接着是6月20日《人民日报》发表《要反对保守主义,也要反对急躁情绪》的社论。提出了经济工作中反冒进的问题。此后一个时期,周恩来等领导人也不再提及“多、快、好、省”,《农业发展纲要四十条》等内容。毛泽东认为这是把矛头指向了他,推翻了他的“多、快、好、省”路线。

于是,毛泽东从1957年10月八届三中全会开始反击。他说:这一年扫掉了几个东西:多、快、好、省,《农业发展纲要四十条》,促进委员会。要恢复这几样东西。根据毛泽东的提议,全会重申了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的方针,基本通过了《全国农业发展纲要四十条》。从1958年1月南宁会议开始,毛泽东对1956年反冒进进行猛烈的抨击。他说,反冒进,“这是政治问题”;是“攻其一点,不及其余”;“右派一进攻,把一些同志抛到和右派差不多的边缘,只剩了五十米”。指责国务院是搞“分散主义”,强调权力要集中于“政治局、书记处、常委,只能有一个核心”。到1958年3月成都会议,毛泽东对反冒进的批评进一步升级,说冒进“是马克思主义”;反冒进是“反马克思主义”。

正是在毛泽东批评反冒进一再升级的氛围下,参加1958年3月成都会议的省委书记和中央委员们,开始吹起了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之风。在毛泽东讲话之后,人们纷纷发言说:

对于领袖应当无条件地信任,特别是经过几十年实践证明,中国不存在个人崇拜的问题,要更加强调学习毛泽东思想和毛主席的着作。

我们的水平与主席差一截,应当相信主席比我们高明得多,要力求在自觉的基础上跟上。作为一个高级干部来说,不只是跟上的问题,而是要有创造精神的问题。主席的作用不是当不当主席的问题,不是法律上名誉上的问题,而是实际上的领袖。

要宣传毛主席的领袖作用,宣传和学习毛主席的思想。高级干部要三好:跟好、学好、做好。

毛主席的思想具有国际普遍真理的意义。

主席比我们高明得多,不论从思想、观点、作用、方法哪一方面,我们都比他差一大截。我们的任务是认真向他学习,应当说,是可以学到的,不是“高山仰止”,不是高不可攀的。当然,主席有些地方,我们是难以赶上的,像他那样丰富的历史知识,那样丰富的理论知识,那样丰富的革命经验,记忆力那样强,这一切不是谁都可以学到的。

相信毛主席要相信到迷信的程度,服从毛主席要服从到盲从的程度。

逄先知、金冲及主编的《毛泽东传》对此评论说:“党中央的一些最重要的领导人如此集中地颂扬毛泽东个人,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从未有过的。”

正是在这种氛围下,周恩来在八大二次会议上发言检讨反冒进“错误”时,专门讲了一段“向毛主席学习”的话。他说:

中国几十年革命和建设的历史经验证明,毛主席是真理的代表。离开或者违背他的领导和指示,就常常迷失方向,发生错误,损害党和人民的利益,我所犯的多次错误就足以证明这一点;反过来,做对了的时候和做对了的事情,又都是同毛主席的正确领导和领导思想分不开的。

1958年的“大跃进”,就是由这股个人崇拜之风刮起来的。毛泽东对他认为需要个人崇拜一事,并不讳言。在成都会议上,陈伯达有个长篇发言,其中讲到王明说延安整风,搞出了两个东西:一个民族主义,一个个人崇拜。毛泽东插话说:“说个人崇拜就是崇拜我。不崇拜我就崇拜他。我看,崇拜我好一点。”陈伯达在说到我们是国际主义者,马克思主义者,我们有权威,有代表人,有中心人物、中心思想,但并不是个人崇拜。毛泽东接过话茬说:“怎么不是个人崇拜?你没有个人崇拜怎么行?你又承认恩格斯,你又反对个人崇拜。我是主张个人崇拜的。”

1970年12月,毛泽东与斯诺的谈话,也有明白的说明。毛泽东说:

那个时候的党权、宣传工作权、各个省的党权、各个地方的权,比如北京市委的权,我也管不了了。所以那个时候我说无所谓个人崇拜,倒是需要一点个人崇拜。

过去这几年有必要搞点个人崇拜。

尽管与斯诺的上述谈话是针对发动“文化大革命”来说,但同样也是他发动“大跃进”所需要的。由于“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的失败,毛泽东为维护他树起来的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三面红旗”,也维护他的个人权威,就更需要搞他的个人崇拜,他对林彪在七千人大会上发言的高度赞扬充分表露了这个意思。林彪在此后对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出格的溢美之词,正是他对毛泽东内心世界的深刻感悟。

历史的教训何在

由上可见,中共党内出现与马克思主义相悖的个人崇拜,毛泽东负有重要责任。正如邓小平所指出:

我们过去发生的各种错误,固然与某些领导人的思想、作风有关,但是组织制度、工作制度方面的问题更重要。这些方面的制度好可以使坏人无法任意横行,制度不好可以使好人无法充分做好事,会走向反面。……不是说个人没有责任,而是说领导制度、组织制度问题更带有根本性、全局性、稳定性和长期性。

制度方面的重要教训是,党的民主集中制的原则,没有形成严格的完善的制度。邓小平说:“权力过分集中的现象,就是在加强党的一元化领导的口号下,不适当地、不加分析地把一切权力集中于党委,党委的权力又往往集中于几个书记,特别是集中于第一书记,什么事都要第一书记挂帅、拍板。党的一元化领导,往往因此而变成了个人领导。”“党内讨论重大问题,不少时候发扬民主、充分酝酿不够,由个人或少数人匆忙作出决定,很少按照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实行表决,这表明民主集中制还没有成为严格的制度。”

有鉴于此,邓小平语重心长地指出:

如果不坚决改革现行制度中的弊端,过去出现的一些严重问题今后就有可能重新出现。只有对这些弊端进行有计划、有步骤而又坚决彻底的改革,人民才会信任我们的领导,才会信任党和社会主义,我们的事业才有无限的希望。

本文由金沙国际发布于中国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主要学习毛泽东同志的着作,伟大的无产阶级革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