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籍一改对嵇喜的白眼态度,在思想方面也颇有

怀念母亲去世的句子

阮籍是三国时期的魏国人,“竹林七贤”之一,由此可以看出他成就颇高。事实上也确实是如此,阮籍是一名诗人,有许多优秀的诗作,同时也是一名思想家,在思想上面也有成就。

图片 1

阮籍出生于一个文化世家,他的父亲是着名的“建安七子”之一的阮瑀。阮籍幼年丧父,由母亲一手抚养长大,他的同族父辈阮武学识渊博,一直在教授阮籍。

家境贫寒的阮籍自幼便知道母亲的不易,所以学习非常勤奋,再加上天赋异禀,很快少年成名。阮籍崇尚儒家经典,所以他将那些不爱慕虚荣,品行高尚的贤士作为自己的榜样,阮籍在政治上也是为国为民,堪称文武双全的人才。

图片 2

在那个年代,阮籍本人不管是才华上还是德行上都是深受尊敬。有一个关于他母亲去世的故事是说,他正和别人下棋,听闻老母亲死后,依然下了2个小时才起身,但是并没有人说他不孝,这是为什么呢?

话说当时阮籍的母亲去世,有人就匆匆跑到阮籍面前告诉了他,但是那个时候阮籍正在和别人下围棋,阮籍听说了之后,脸色灰青神情凝重,但是他依然没有起身,以这种状态跟对方继续对弈。他的对手听说了阮籍丧母的消息后想停止这盘棋,但是阮籍坚持不同意,一定要分出胜负。等到棋下完了,阮籍拿起酒杯喝了几口酒之后,放声大哭,甚至吐了几升的血。

图片 3

那个时候,父母丧事期间,都是不允许喝酒吃肉的,但是阮籍却在母亲丧事期间喝酒吃肉,在母亲下葬前还是喝了酒过去的,因为太过悲伤,再次痛哭到吐血。

阮籍母亲去世后,裴楷来吊丧,他一进门就自顾自进入灵堂哭祭也不管一边憔悴的阮籍,离开时依旧没有打招呼。有人就觉得奇怪,一般只有主人开始哭后吊丧的人开开始哭拜祭礼。裴楷给出的解释是阮籍讨厌世俗礼法。

就是这样一个人,因为厌烦世俗礼法所以行为让人觉得怪异。但是他并不是不孝,相反自,幼与母亲相依为命的他更加爱戴孝敬自己的母亲,那些看似不合礼法的行为也只是他真性情的表现。

青白眼

阮籍,字嗣宗,三国时期魏国人士,家乡位于现今的河南。他是一名颇为着名的诗人,着有众多优秀的诗作,被世人称为竹林七贤之一。阮籍还是一名思想家,在思想方面也颇有成就。

历史上有个关于阮籍的青白眼的典故,典故主要发生在阮籍的母亲去世后,嵇喜、两兄弟前来吊丧,而阮籍对待两兄弟的态度却差异颇大,对遵从礼法的嵇喜白眼相对,对带酒带琴而来的嵇康却青眼相对。后人就用青眼来表示对他人的尊重,用白眼表示对他人的不屑。

阮籍的父亲是阮瑀,是历史上有名的建安七子之一,也是颇为出名的诗人、散文家。他的族父同时也是他的族兄阮武学识渊博,既是阮籍的知己也是阮籍的老师。阮籍在三岁时就失去了父亲,由他母亲独自一人将他抚养长大。失去父亲后,阮籍家家境越发贫寒,因此,阮籍从小学习就非常勤奋,再加上天赋极佳,后得以成就才名,八岁时就能成章。因为喜好研究学习儒家经典,阮籍就将那些不慕荣华富贵、品行高尚的古代贤士作为自己学习的榜样,在政治上也颇有济世之志。并且在习文的同时,阮籍还学习武艺,真正堪称文武双全。

阮籍的青白眼典故大致内容是这样的:阮籍是个对世俗礼法之类相当不屑蔑视的人,虽然非常孝敬母亲,但是行事又与他人有所不同。在传来他母亲的死讯后,阮籍坚持要下完他的棋,要说这样是他不爱自己的母亲的表现的话,但在下完棋后阮籍就放声痛哭,甚至还吐血数升,可见他对母亲的死还是相当悲痛的。

阮籍也曾踏入仕途,然而他一生中初次踏入仕途却是被人所迫,本已拒绝当时担任太尉一职的蒋济的邀请,但是在众人的劝说下,阮籍也不好推托,只能无奈答应,勉强就任不久后就告病辞官了。阮籍后又先后出任尚书郎等职。

阮籍母亲死后,裴楷来吊丧,他见到憔悴的阮籍后没有打招呼,自顾自地进入灵堂开始哭丧,哭完后离开的时候也没有跟阮籍打招呼。后来有人问他吊丧的人是在主人开始哭后才开始哭祭的,但是为什么阮籍都没哭他却要哭呢。裴楷回答阮籍世俗礼教,但是他却是要遵循世俗礼法的。

阮籍不管在诗作方面,还是在思想方面都有一定的成就,为人品行高尚,才情极高,他促进了五言诗这种写法的发展,他的优秀诗作至今仍旧被世人流传,他的思想行为在历史上也起到了不可忽视的影响。

第二天,嵇喜前来吊丧,阮籍不仅不打招呼,还对他白眼相加。对此,嵇喜相当不悦,认为阮籍这是看不起他,于是就在灵前拜了一拜就走了。之后嵇喜将这事告诉了他的弟弟嵇康,嵇康安慰兄长阮籍本就是这样一个人,瞧不起那些热衷功利的人,对这些人,他都是加以白眼的,不必放在心上。之后,嵇康就带着酒和琴前去吊丧,阮籍一改对嵇喜的白眼态度,对嵇康青眼相对。嵇康见阮籍如此憔悴,并不忙着安慰,只是与他弹琴对饮,以此来慰藉阮籍心中的伤痛。

阮籍丧母

阮籍丧母

阮籍丧母的故事在历史上颇为有名,特别是在他母亲死讯传来时,阮籍坚持要下完那盘棋以及在他母亲死后的服丧期喝酒吃肉的行为颇受世人争议,有人认为这是不孝的行为,按照事世俗礼法在父母丧事期间是不能喝酒吃肉的,阮籍的行为应该受到批评,但是也有人认为阮籍并不是不孝,而是这些行为是他真性情的表现。

阮籍丧母的故事在历史上颇为有名,特别是在他母亲死讯传来时,阮籍坚持要下完那盘棋以及在他母亲死后的服丧期喝酒吃肉的行为颇受世人争议,有人认为这是不孝的行为,按照事世俗礼法在父母丧事期间是不能喝酒吃肉的,阮籍的行为应该受到批评,但是也有人认为阮籍并不是不孝,而是这些行为是他真性情的表现。

阮籍丧母的故事大致内容是这样的:阮籍的母亲去世的时候,有人就将这个消息告诉了阮籍,而那个时候阮籍正在与人下围棋,在听到母亲去世的消息后脸色铁青着继续下着棋。与他下棋的人在听闻他母亲的死讯后就想停止这盘棋,然而阮籍不同意,他坚持要分出个胜负。等到下完棋,阮籍喝了几口酒后,就突然放声大哭,甚至还吐了数升血。

阮籍丧母的故事大致内容是这样的:阮籍的母亲去世的时候,有人就将这个消息告诉了阮籍,而那个时候阮籍正在与人下围棋,在听到母亲去世的消息后脸色铁青着继续下着棋。与他下棋的人在听闻他母亲的死讯后就想停止这盘棋,然而阮籍不同意,他坚持要分出个胜负。等到下完棋,阮籍喝了几口酒后,就突然放声大哭,甚至还吐了数升血。

父母的丧事期间,按照世俗礼法的规定是不应该喝酒吃肉的,但是阮籍却在他母亲的丧事期间喝酒吃肉,到了他母亲下葬的时候,喝了两斗酒之后才去与他母亲的遗体告别,因为太过悲痛而放声大哭,甚至又吐了血,

父母的丧事期间,按照世俗礼法的规定是不应该喝酒吃肉的,但是阮籍却在他母亲的丧事期间喝酒吃肉,到了他母亲下葬的时候,喝了两斗酒之后才去与他母亲的遗体告别,因为太过悲痛而放声大哭,甚至又吐了血,

阮籍的母亲去世后,裴楷曾前往阮籍家前去吊丧,看到脸上有些许醉意的非常憔悴的阮籍并不由上去打招呼,而是自顾自地进入灵堂哭祭,离开的时候裴楷依旧没有打招呼。后来有人问裴楷,“一般总是主人家开始哭后吊丧的人才开始行哭拜的祭礼,但是那时阮籍这个主人都没哭,他为什么要哭呢?”对此,裴楷答道:“阮籍讨厌世俗礼法,但是我并不厌恶那些,所以我还是要遵守那些礼仪的。”

阮籍的母亲去世后,裴楷曾前往阮籍家前去吊丧,看到脸上有些许醉意的非常憔悴的阮籍并不由上去打招呼,而是自顾自地进入灵堂哭祭,离开的时候裴楷依旧没有打招呼。后来有人问裴楷,“一般总是主人家开始哭后吊丧的人才开始行哭拜的祭礼,但是那时阮籍这个主人都没哭,他为什么要哭呢?”对此,裴楷答道:“阮籍讨厌世俗礼法,但是我并不厌恶那些,所以我还是要遵守那些礼仪的。”

总的来说,从阮籍丧母的故事来看,阮籍虽然行为有点怪异,但是他却并不是不孝之人,相反自幼与母亲相依为命,他非常爱戴孝顺他的母亲,那些看似不合礼法的行为其实也只是他真性情的表现罢了。

总的来说,从阮籍丧母的故事来看,阮籍虽然行为有点怪异,但是他却并不是不孝之人,相反自幼与母亲相依为命,他非常爱戴孝顺他的母亲,那些看似不合礼法的行为其实也只是他真性情的表现罢了。

对阮籍的评价

阮籍长啸

阮籍是魏晋时期颇为风流的一个人物,他有才华,胸怀大志,但是为人谨慎,懂得随机应变,至尊至孝的同时又个性不羁,行事率性,不被礼法之类所束缚。总结来说,阮籍是个真性情的人。

魏晋时期社会政治无比黑暗,阮籍空有一身才华与一腔济世之志无法得以施展,只能整日喝酒抚琴,作文赋诗,以此来度过自己的人生。阮籍喝酒弹琴时常常长啸,以此来抒发自己心中满溢的感情。后人为了纪念阮籍,还曾建立了阮籍啸台,就位于阮籍经常长啸的地方。

阮籍与其他六人一起被世人尊称为竹林七贤,从中就可见阮籍自身才情颇高,更不用说他的那些相当优秀的被世人传颂的诗文。阮籍的父亲是着名的文学家、世人阮瑀,也因此,阮籍受家学的影响,在文学方面的成就颇大,更是“正始之音”的代表人物,他所着的《咏怀》不仅促进了五言诗歌的发展,还成为那个时期诗歌的代表作。

魏晋时期,在晋司马氏族的统治管理下,社会政治无比黑暗,拥有一身才华和能力的阮籍没有能够施展才能和实现远大抱负的舞台,于是就与当时诸多的士大夫一样选择隐居山林,喝酒弹琴,吟诗作赋度日。阮籍非常喜欢喝酒,尤其是,特别烈的酒,他还非常擅长弹琴。阮籍在喝酒弹琴的时候往往会长啸好多次,高兴得意之时还会忘记自己的存在,甚至会在长啸完后立刻睡着。

阮籍虽然心有远大抱负,但是为人谨慎,懂得审时度势。在魏晋那个时期,曹魏与司马两大家族矛盾冲突不断,作为当时非常出名的贤士的阮籍也因此会受到两方人马的招揽,处于两大家族之间,阮籍说话行事更为谨慎,毕竟处在那样的乱世之中,只有会隐藏自己的人才能顺利活下去。

阮籍啸台就建在阮籍经常长啸的地方,就位于现今开封尉氏县城。虽然在县志上有很多关于啸台的题咏、诗句与部分内容记载,但是啸台建立的时间不明,创建的年代也不知。据记载,啸台曾经也颇具规模,在明清时期还多次被重修,然而令人可惜的是在日本进犯我国时被毁坏了,现在的阮籍啸台已经只是一座土堆了。

阮籍对于礼法之类的相当轻蔑,为人行事相当率性不羁。在当时,司马昭此人虽然不是晋朝的皇帝,但是他的地位权势都堪比皇帝,因此他人迫于司马昭之势,在司马昭面前都相当恭敬,连在酒席上都正襟危坐,不敢放松,只有阮籍子啊酒席上自顾自喝酒唱歌,逍遥快乐,好似不将司马昭此人放在眼里,可见其个性不羁。

阮籍作为一个魏晋时期的风流人物,颇有才华的诗人,非常受后人的尊重和敬仰,因此曾有众多文人学者登上阮籍啸台吟诗作赋,其中更有等着名诗人。现今,阮籍啸台已经成为我国的文物保护单位。

总的来说,阮籍此人相当懂得为人生存之道,为人处世虽有怪异之处,但也可以说成是真性情的表现。

本文由金沙国际发布于中国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阮籍一改对嵇喜的白眼态度,在思想方面也颇有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