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一同上梁山聚义的故事,这二龙山也是三山

武松上二龙山落草,坐上了第三把交椅,第一、第二把交椅分别是鲁智深和杨志。二龙山上还有四个后来也是梁山好汉的头领,分别是施恩、曹正和张青、孙二娘夫妇。二龙山地处青州,附近还有两座山,分别是桃花山和白虎山。当然了,由于鲁智深、杨志和武松都属于武艺高强之人,这二龙山也是三山当中最重要的一个山头。

问:《水浒传》第57回的内容概括是什么?如何看待这一回的故事?

呼延灼攻打梁山泊,被破了连环马失败,“折了许多官军人马,不敢回京”,就打算到青州慕容知府处,想通过慕容皇妃的关系打通关节,那时再“引军来报仇”。慕容知府也想着扫平境内的盗贼,所以就给了呼延灼“马步军二千”,让他扫平三座山头。

图片 1

呼延灼有一匹“踢雪乌骓马”,是皇帝御赐的宝马,在投奔青州府的途中,却不想被桃花山的李忠与周通偷了去,因此,呼延灼打三山,首先攻打的是桃花山。桃花山的李忠和周通武艺实在平常,根本就不是呼延灼的对手,所以,两人商量着请二龙山相救。二龙山和桃花山“各守山寨,保护山头”,这种闲事二龙山是可以不管的。不过,杨志觉得,若置之不理,“一者怕坏了江湖上豪杰;二者恐那厮得了桃花山,便小觑了洒家这里”,因此上决定出兵相救。就这样,在梁山泊之外,又演了一处好汉们对敌官军的大戏——三山聚义打青州。

贯华堂本《水浒传》第五十七回的回目是“三山聚义打青州,众虎同心归水泊”,讲的是二龙山、桃花山、白虎山准备攻打青州,最终一同上梁山聚义的故事。这回书写得很精彩,是梁山扩大山寨实力的一次关键行动。

但是,作为二龙山大殿上的大头领,最终在梁山上排名比杨志高的武松却没有出战,这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这回书的故事大致是这样的

呼延灼在梁山上被杀得片甲不留,骑着御赐的踢雪乌骓马,往青州逃命。快到青州时,桃花山李忠、周通手下盗走了踢雪乌骓。于是,呼延灼向青州慕容知府借兵,前往扫荡桃花山。

呼延灼带着兵马来到桃花山,周通、李忠先后接战,都在十个回合内就败下阵来。没办法,李忠便派人向二龙山鲁智深、杨志、武松求救。杨志、鲁智深先后大战呼延灼,都打成了平手,桃花山暂时安全了。倘若就此僵持下去,恐怕就没有“众虎同心归水泊”这件事了。偏偏白虎山出了大事,孔明孔亮兄弟因为与当地一名财主发生争端,便灭掉了财主满门,上了白虎山做了强盗。

青州慕容知府得知孔家兄弟杀人做强盗,便扣留了在青州府做事的孔宾。孔宾是孔明孔亮的叔叔,必须要救人,兄弟二人便带着人马去打青州。可惜,这两兄弟运气不佳,正遇到刚刚到来的呼延灼。孔明与呼延灼打了二十个回合,就被活捉过去,解到青州府下了大牢。

以上便是第五十六回的内容,第五十七回书便承接这个故事,继续讲述三山聚义打青州。

武松将孔亮带到二龙山,三座山头便完成了聚义,便商量着起兵攻打青州。杨志站出来说,若要攻打青州,就必须有大队人马,梁山泊人马众多,又是呼延灼的仇人,要打青州就得请梁山泊宋公明下山。

宋江、吴用接到孔亮的报信,立即带着二十个头领两千兵马来到二龙山,与三座山头一起攻打青州城。按说,应当是四座山头联手向青州城用兵,为何施耐庵写的却是“三山聚义打青州”呢?原来,这个回目讲的是两件事:三山聚义、梁山打青州。三山先完成聚义,然后梁山出兵攻打青州。

呼延灼虽然在梁山战败,但武力却不容忽视,秦明与之大战四五十回合不分胜败。有呼延灼在,青州城不好打。于是,吴用设计活捉了呼延灼。宋江以让位、招安两大理由说服呼延灼投降。呼延灼答应入伙后,赚开了青州城门,梁山一举攻陷城池,救出了孔氏叔侄。

梁山好汉打下青州城,二龙山、桃花山、白虎山一齐入伙梁山。这一次行动,梁山又得了呼延灼、鲁智深、杨志、武松、李忠、周通、孔明、孔亮、张青、孙二娘、曹正、施恩十二个头领。

回目的故事交代完了,但书却没说完。鲁智深挂念史进,便与武松一起到少华山接史进、朱武、陈达、杨春到梁山入伙。没想到,又引出新的麻烦,史进、鲁智深全部被华州贺太守擒获,关在了牢房里。宋江不得不再次出兵攻打华州。接下来,才是“吴用赚金铃吊挂,宋江闹西岳华山”。

图片 2

这回书讲的是聚义故事

因呼延灼的逃跑,牵扯出三山聚义,梁山攻打青州的诸多故事,线索清楚,情节合理,一点都不显得牵强。宋江出于义气,搭救徒弟孔明,打青州时不动用三山人马,全部是梁山老人。梁山强大的实力,让三山的好汉们折服,毫不犹豫的跟随宋江到梁山聚义。

这一回,通篇的满满义气,是最正能量的一回书。桃花山遭遇灭顶之灾,李忠向鲁智深求救。花和尚原本是很看不起小里小气的桃花山头领的,但为了江湖朋友逃脱危难,二龙山果断出手相救。

武松曾在孔家庄与孔明孔亮兄弟打过一架,正所谓梁山兄弟不打不相识,遇到孔家兄弟有难,武松却要动员大家不顾危险,去攻打青州。

宋江更是义气深重,他与武松、孔明孔亮很有渊源,孔亮前来求救,宋江便亲自带队下山救人。宋江、武松曾在孔家庄有过十几天的相聚,两人在分别之时,相互讲了一番非常感人的话。

宋江要去清风寨,武松则要去投二龙山。宋江对武松依依不舍,劝说武松于他一起去清风寨投奔花荣。武松说,自己杀人太多,即便是遇到朝廷大赦,也很难被免罪。因而,不想连累哥哥与花知寨。武松说:“天可怜见,异日不死,受了招安,那时却来寻访哥哥未迟。”

最终一同上梁山聚义的故事,这二龙山也是三山当中最重要的一个山头。这是《水浒传》第一次提到“招安”二字,武松与宋江感情极深,后来却被续书搞坏,反诬第一个提出招安的人反对宋江招安。这回书中,武松可算是提前实现了“寻访哥哥”的愿望,当然也一定会紧紧跟随宋江,实现自己当初的“招安”愿望。

这回书还有一个重大节点,就是此前与宋江有交集的兄弟全部到梁山报到,此后加盟梁山的好汉就都是“新来的”了。

一个原因是武松犯的是重罪,若出战,容易给人落下口实,用来鼓舞士气。

了结了诸多恩怨情仇

好汉聚义,自然是了结了很多恩怨。这回书把前面的伏线全部交代清楚,施耐庵大开大合,构思奇妙且又非常合理。

三山好汉来到梁山,鲁智深对林冲的态度大为改变,不冷不热的称林冲为“教头”。想当初,野猪林救了林冲,鲁智深一直护送到沧州大道,分别之时,鲁智深大呼一声“兄弟保重。”自回去了。鲁智深前脚刚走,林冲便把鲁智深的来历告诉了董超薛霸。鲁智深被出卖,当然对林冲不再以兄弟相称了。鲁智深、林冲的兄弟情义到此一笔勾销。

宋江从梁山带了二十个头领来打青州,其中,秦明与青州府有一段很深的仇恨。霹雳火报仇心切,当先出马大战呼延灼。城门被呼延灼赚开之后,秦明一马当先冲了上去,一棒将慕容知府打杀。秦明报了杀妻之恨,也算了却了一桩仇怨。不过,秦明之仇并没有报完,真正杀死秦明妻子的正是宋江。但是,宋江保媒把花荣的妹子嫁给了秦明,霹雳火又怎么能举起狼牙棒招呼宋押司呢?这个奇葩悬案不知施耐庵七十回后是否还有交代。

最有意思的要数杨志。请梁山来打青州的,正是青面兽。杨提辖绝对知道,劫取生辰纲的那帮强人就在梁山。所以,杨志提议去梁山求救时,只说宋江的大名,没有提寨主晁盖。于是,这又变成了宋江架空晁盖的一大证据。其实不然,杨志对生辰纲的事情还是有点怨恨的,假若不是晁盖这伙人劫了生辰纲,杨志恐怕也不会落草为寇。

然而,杨志到了梁山后,这件事情也一笑了之,大家便不再记仇了。当时,晁盖在梁山摆宴席为三山好汉接风。席间“晁盖说起黄泥冈劫取生辰纲一事,众皆大笑。”

杨志还提起当初王伦相留之事,众人皆道:“此皆注定,非偶然也!”《水浒传》在这一回书中也点了这个题,照应“楔子”的故事,说是前世注定,合当聚义。呼延灼投降时,施耐庵就说“一者是天罡之数,自然义气相投;二者见宋江礼貌甚恭,语言有理。”

有一种原因是武松杀人,而且是杀了两名朝廷命官,所以他是个特别重罪的人。不管作者怎样写,世上会有多少好汉赞赏,但当时人的观念,他就是个罪犯强盗。世人大多的人是这样认为,他们自己也是这样认为。就像宋江在梁山只反贪官不反皇帝一样,假如他打出了反皇帝的旗号,马上就会像方腊一样,引来征剿大军。而这样的征剿,真正是“师出有名”。

开始为攻打曾头市伏线

梁山两次攻打曾头市,都是为了解决战马问题,而这回书就是因为呼延灼的踢雪乌骓马引发的故事。

打完青州后,宋江又马不停蹄的闹了华山,收降了芒砀山的樊瑞、项充、李衮,回兵梁山到达金沙滩时,便冒出了照夜玉狮子。晁盖曾头市中箭,在梁山去世后,立即又以“玉麒麟”来比喻神驹……。

踢雪乌骓是宋徽宗所赐的御马,照夜玉狮子则是金国王子的坐骑。按照当时的历史背景,金国是灭掉北宋的番国,踢雪乌骓是不能制服照夜玉狮子的。呼延灼第一次随晁盖去打曾头市,未得尺寸之功。宋江二次进攻曾头市,干脆连踢雪乌骓都不带了。“玉麒麟”是神驹,当然能够制服照夜玉狮子这匹凡马,这便是卢俊义在《水浒传》中的一大作用。

很多读者都认为,卢俊义武功天下第一,只有他能够捉拿史文恭。其实,史文恭是吴用用计活捉的,并非卢俊义凭武力所为。宋江说,卢俊义如果能够上山,便“何怕官军缉捕,岂愁兵马来临?”仔细分析宋江这句话,说的完全是另外一层意思。

三山聚义打青州,宋江是主动出击,根本就不害怕官军。呼延灼前往梁山缉捕,声势浩大,还是宋徽宗亲自派来的队伍,宋江一点都不惧怕,照样杀得朝廷官军片甲不存。宋江担忧的,正是梁山马匹没有着落,金国人把控着曾头市,梁山北地采购的马匹到不了梁山。没有战马怎么打仗?梁山军力被严重削弱,当然害怕官军缉捕了。

第五十七回书从一匹战马入手,引来一番大厮杀,引出众多好汉上梁山。同时,为后来的故事伏线,内容非常丰富,值得细细品读。

百度搜的 不客气

徐宁向众好汉演示钩镰枪法,并教出了一支钩镰枪部队。时机成熟,宋江制订了作战方案。决战到来,梁山好汉巧妙将连环马队诱进钩镰枪和挠钩部队的伏击圈,最终全歼了呼延灼的连环马军,俘虏了韩滔。呼延灼兵败,投奔青州,在路边酒店住宿时还被桃花山盗走了战马。

呼延灼找到青州慕容知府,借得2000人马攻打桃花山。李忠、周通不敌向二龙山求援。鲁智深、杨志、武松亲自率军支援。鲁智深、杨志分别单挑呼延灼不分胜负。白虎山孔明、孔亮攻打青州,慕容知府告急,呼延灼回师青州,生擒孔明。孔亮率军败走,路遇回师的武松。

武松带孔亮来见鲁智深,鲁智深决定集中三山人马攻打青州。杨志更是献计,联合梁山好汉一同攻打。

全书通过描写梁山好汉反抗欺压、水泊梁山壮大和投降朝廷以及投降朝廷后镇压田虎,王庆,方腊等各路反抗宋朝政府的政治势力,最终走向悲惨失败的宏大故事,艺术地反映了中国历史上宋江起义从发生、发展直至失败的全过程,深刻揭示了起义的社会根源,满腔热情地歌颂了起义英雄的反抗斗争和他们的社会理想,也具体揭示了起义失败的内在历史原因。

《水浒传》问世后,在社会上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成了后世中国小说创作的典范。《水浒传》是中国历史上最早用白话文写成的章回小说之一,流传极广,脍炙人口;同时也是汉语文学中具备史诗特征的作品之一,对中国乃至东亚的叙事文学都有极其深远的影响。

20世纪以来,传世的水浒人物画则更多,如张光宇、黄永玉、戴敦邦、叶雄、孙景全、于文龙等人的作品都较有影响。作为深受中国古典文学影响的国家,日本从19世纪开始也有大量画家创作水浒人物画,江户时代的浮世绘名家葛饰北斋、歌川国芳等都画过水浒人物。

谢谢小秘书的盛情邀请:在小学4、5年级的时候就看过了水浒传,现在基本上忘的差不多了。

当年,毛泽东主席曾经评论水浒的英雄好汉,说他们只反贪官不反皇帝,成不了气候,并说历史的关点值得注意……

作为传统的四大名著之一,在中国文史中也占一席之地,饭后茶余的消遣阅读也是不错的,现在是法治社会的时代,不提倡拉帮结伙,更不要搞什么江湖义气争强好胜。

57回的大概内容是宋江大破连环马。徐宁向各位好汉演练钩镰枪技,弄且训练出一支专业部队。万事具备,只欠东风。时机成熟后,梁山好汉把连环马队骗进钩镰枪和挠钩部队的包围圈,最终彻底歼灭了呼延灼的连环马军,并俘虏了拂滔。最终呼延灼投奔青州,在休息时又被桃花山盗走了战马。呼延灼找到青州知府,借二千兵马攻打桃花山。李忠,周不过战败向二龙山求助。鲁智深,扬志,武松率军支援,单战呼延灼难分高低,白虎山孔明,孔亮攻打青州,慕容知府呼救,呼延灼回师青州,活捉孔明。孔亮败退,巧遇武松。二人见鲁智深,鲁智深决策集中三支兵马攻打青州。杨志进策,联合梁山兵马共同攻打。

谢邀 来晚了

徐宁教使钩镰枪

宋江大破连环马

连环马被破,韩滔被徐宁说转入伙。呼延灼逃走,在酒店被桃花山周通、李忠盗了御赐好马,呼延灼领兵讨马,李中、周通写信要二龙山鲁智深、杨志、武松帮助,三头领和呼延灼交锋,不分胜负。因白虎山孔明,孔亮要向青州借粮,慕容知府要呼延灼回青州城。呼延灼捉了孔明,孔亮逃回,遇见武松、鲁智深、杨志,四人商议联络桃花山周通、李忠一起攻打青州。

可看做梁山发展的里程碑,势力格局奠定的前奏。三山系和降将系正式出场,晁盖系和登州系的弱化。宋江依托自己的嫡系,在各派系中闪挪拉打真正握住梁山实权。也可以看做呼延灼能量之路,大宋王朝得多倒霉才出这么个奇才,帮倒忙的家伙。

徐宁教使钩镰枪 宋江大破连环马 连环马被破,韩滔被徐宁说转入伙。呼延灼逃走,在酒店被桃花山周通、李忠盗了御赐好马,呼延灼领兵讨马,李中、周通写信要二龙山鲁智深、杨志、武松帮助,三头领和呼延灼交锋,不分胜负。

因白虎山孔明,孔亮要向青州借粮,慕容知府要呼延灼回青州城。呼延灼捉了孔明,孔亮逃回,遇见武松、鲁智深、杨志,四人商议联络桃花山周通、李忠一起攻打青州。

徐宁向众好汉演示钩镰枪法,并教出了一支钩镰枪部队。时机成熟,宋江制订了作战方案。决战到来,梁山好汉巧妙将连环马队诱进钩镰枪和挠钩部队的伏击圈,最终全歼了呼延灼的连环马军,俘虏了韩滔。呼延灼兵败,投奔青州,在路边酒店住宿时还被桃花山盗走了战马。

呼延灼找到青州慕容知府,借得2000人马攻打桃花山。李忠、周通不敌向二龙山求援。鲁智深、杨志、武松亲自率军支援。鲁智深、杨志分别单挑呼延灼不分胜负。白虎山孔明、孔亮攻打青州,慕容知府告急,呼延灼回师青州,生擒孔明。孔亮率军败走,路遇回师的武松。

武松带孔亮来见鲁智深,鲁智深决定集中三山人马攻打青州。杨志更是献计,联合梁山好汉一同攻打。

梁山好汉有些人脸上有金印,宋江也有,后来让安道全给抹去了。为什么一定要抹去?那就是带着这个金印,你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个罪犯。武松杀了人,宋江要带他去清风寨花荣那儿,武松自己说,“做下的罪犯至重,遇赦不宥”,难道呼延灼不会拿这个来说事吗?这时候让武松出战,很容易给人落下口实,让呼延灼用来鼓舞士气。人的认识不能超出自身所处的那个时代,让青州兵认为武松是个英雄并不现实,就像梁山好汉可以跺脚骂高俅,可是见了高俅马上要跪倒在地,尽管他已经成为了俘虏。

鲁智深、杨志也是朝廷的通缉犯,但他们的“罪”和武松不同。鲁智深杀的是屠夫郑屠,杨志是因为丢失了生辰纲,他们虽然也被通缉令追捕,但一般人不会仇视这样的“罪犯”,这种案子说过了,也就不会有太多的人去关心。

另外一个原因是武松列阵不能和呼延灼相比,所以,呼延灼反复强调鲁智深杨志两个人不是绿林中手段。

呼延灼后来在梁山上的职务是马军五虎将第四,祖上是大宋朝开国将领,马上功夫肯定是十分了得。这个人一出场就与马有联系,皇上御赐宝马,攻打梁山用的是连环马,先攻打桃花山也是因为要追回踢雪乌骓马。

武松是打虎英雄,功夫了得,这个毫无疑义。但是,武松的功夫在于拳脚,即便是打老虎,作者也让他打断了哨棒,最终用拳头解决问题。后来在梁山上的职务是步军头领。这是两种不同的兵种,其战斗力不可同日而语,仅仅以刀枪论,步兵在马军面前根本就是不堪一击。因此,步兵对付马军一是利用地形,二是利用武器装备,像铁蒺藜、绊马索、弓箭等,就是让马军失去优势。

据说,《水浒传》的作者有过亲身打仗的经历,他应该懂得这是一种不对等的较量,如果让马上的呼延灼和地上的武松交手,再来个“不分胜负”,实在难以令人信服。武松的功夫在于拳脚,落草前干的是都头,就是维持治安,没有正规军队的经历,也不能让他骑在马上,这也是作者避免描写矛盾的原因。

呼延灼和四个人对阵,都是马上对马上。

首先是小霸王周通,当呼延灼来到桃花山前的时候,“见了周通,便纵马向前来战”。那个周通,也是“跃马来迎”。呼延灼和李忠也交过战,李忠是骑在马上还是步战对敌?书中没有写明。不过,李忠此前有过马上经历,这次被打败后逃走,呼延灼“纵马赶上山来”,却并没有赶上他,也可以认为是骑着马和他交战。鲁智深和呼延灼是在马上,“鲁智深轮动铁禅杖,呼延灼舞起双鞭,二马相交,两边呐喊。斗到四五十合,不分胜负”。歇息了一会儿,两边再战,这次是杨志战呼延灼。“当下杨志出马,来与呼延灼交锋”,两人斗到四十余合,不分胜负。

撇开李忠、周通这两个“本事低微”的人不说,呼延灼和鲁智深、杨志交锋不能取胜,回去后反复强调的是,这两个人“不是绿林中手段!”回过头来再看武松,他虽然武艺高强,却没有打大仗的经历,所以,还不能让他一上来就和呼延灼这样一等一的高手较量。

杨志曾经是殿帅府的制使官,还是在大名府梁中书手下的时候就展示过马上功夫,自不必说。鲁智深曾经是“延安府老种经略帐前军官”,所以,这种经历足以让呼延灼知道,他们的武艺不是绿林中的手段。鲁智深不是梁山上的步军头领吗?这没有错。马军虽然战斗力强,但组建和养活一支马军队伍费用也是相当的高。因此上,无论是朝廷还是梁山泊,步兵在数量上仍然会处于多数。既然是一个兵种,且人员数量不在少数,这就需要一个有本事的人来统领这支部队,鲁智深从资历、能力都足以胜任。也正因为如此,武松是这支部队的副统领。

《水浒传》前七十回,虽然也写了一些战争场面,但总体上是以写人物为主。三山聚义打青州,主要是描写呼延灼。呼延灼这个人是朝廷征剿梁山泊主将当中唯一受到皇帝接见的人,他代表了朝廷军队的能力,也代表了朝廷将领的水平。要印证呼延灼的武艺,有鲁智深、杨志等人足够了,没有必要再让武松来一场不对等的较量。因为呼延灼不是老虎,也不是蒋门神,他后来是要上梁山坐一把交椅的!

不让武松和呼延灼交战,为的是两个人的形象。

本文发布于世界历史网的文章,如有转载,请注明原文摘自于世界历史网:

本文由金沙国际发布于中国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最终一同上梁山聚义的故事,这二龙山也是三山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