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近无意中知道了姨奶的情况,就在僵尸咬向

缠绵在病毒里的爱与恨

编辑:看故事网来源:gs.kankanmi.com 点击:次评论

一、神秘之旅

在飞机上,傅诚对我说:“我有一个姨奶,不到60岁的时候,丈夫死了,几个子女都不愿意管她,后来经人牵线,她嫁到西南一个叫塘水的偏远小地方,听说最近病了,很严重。小地方的医疗水平有限,我想请你这个医科大学高才生去看看她。我想把她接到省城来治疗。奶奶最疼我了,她活着时经常和我提起这个妹妹。所以,我最近无意中知道了姨奶的情况,才想趁着你还没正式工作的空当,带你出来驴行,顺便看看我姨奶!”

傅诚是我以前驴行认识的朋友,有时候我无法想象,一个四十多岁的老男人,身家几千万,怎么会有闲情逸致陪我这个黄毛丫头玩驴行?我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那么依恋他,是因为他的财富?其实我不缺钱,身为省人民医院内科主任的独生女,父亲的收入让我活得富足而自立。我不知道我和傅诚的未来会怎么样,但是,至少我现在是爱他的。

实习几个月后,我对父亲说,想在正式参加工作前最后玩一次,和朋友去驴行。父亲已经习惯了我的“野”,一再叮嘱我要注意安全。我便收拾行囊,和傅诚会合了。

塘水小镇很远,下了飞机,我们又坐上了火车。在火车上,傅诚拿出了几张纸,那是外周血分类检查的化验单复印件,姓名被隐去了。我觉得字迹有些熟悉,但没细想,一边看一边问,是谁的化验单?

傅诚说:“你别管。从这份化验单来看,这人有没有患上白血病?”我说:“你总得告诉我,这人是男是女,年龄多大,我才能判断啊!”傅诚叹了口气,说是他一个好朋友的孩子,今年12岁,因为家里的装修材料有问题,患上了白血病。

“赶快告诉你朋友,这孩子没患白血病。”我指着化验单说,“你看这个WBC,指的是白细胞计数。数值如果是成年人的,那就超标了;但对一个12岁的儿童,数值还在正常范围内。还有血红蛋白、红细胞比积等,都在正常范围内。可能对她的气管会有影响,不及时诊治会变成慢性咽炎、鼻炎,但没有白血病……”

二、诡秘疾病

到了塘水镇,已经是傍晚了。来到傅诚的姨奶家,一只很丑、块头比较大的狗冲着我们狂吠,它看上去和普通的土狗完全不同。我好奇地打听,傅诚的姨爷说,这是以前镇上一个人从边境引进来的狗,后来大家发现这种狗特别适合看家护院,在当地就繁殖得多了。

进到房间,看到了傅诚的姨奶。我想,这样的人就是没有任何病,生命也持续不了多久,因为她干枯得几乎只剩下一把骨头。姨爷淡淡地说:“诚,你能有这份心,你姨奶就知足了,但是她的病没救了……”

傅诚看了看我。我说,镇上的医疗条件有限,不如带姨奶去县城检查吧。姨爷摇头:“别去了,镇上已经有好几个人是这样死的。不是怕她死,而是怕她死后,还会拖着谁一起去死……”

我非常诧异。可是,姨奶也附和:“诚,我大姐有你这个孙子,是她的福气。我这病是不行了……”

姨爷继续向我们解释:几年前,镇子和附近的村子就开始“撞鬼”,已经有十几个人患同一种奇怪的病死亡。最恐怖的是,死去的人,不少会在死亡几小时后,突然跳起来咬人,有两人就是被“死者”咬死的!

我越听越可笑:这不是在说“诈尸”吗?我对姨爷说,这种现象很正常,人死后,身体电场已经不存在了,但是,如果周边有猫、狗等,就会对死者的身体产生静电作用。因为猫、狗等动物的皮毛会产生电离子,引起死者的某些生命特征反应,被民间传为“诈尸”。

姨爷不以为然:“丫头,你说的那些东西我不懂。不过,我在这里生活了几十年,以前从未见到过这种情况。后山村王家,王蛋子才二十几岁,不知道怎么会染上这病,人死了,正在停灵中,半夜突然就爬起来,按住他媳妇就咬脖子,硬是把他媳妇给咬死了。再说,现在是四月,这几年,这样的事只发生在四月、五月,我们称为‘鬼月’……”我听得毛骨悚然。

我让傅诚和他姨爷先回避一下,我要给老太太做个简单的检查。我把姨奶的衣服脱去,发现她全身的皮肤都出现红色斑丘疹,颊黏膜上还有麻疹黏膜斑。我有些疑惑,她这是典型的麻疹症状,按理不会死人,怎么在这个镇子上会有那么多人死亡,并流传着“撞鬼”的说法呢?

三、亲睹“诈尸”

在傅诚的坚持下,姨奶还是答应和我们一起去县城做检查了。负责验血的那个医生说,这些年,镇子上古怪地死过不少人,检查过了,确实只是普通的麻疹。麻疹至今没有特效抗病毒药物,重点在于护理和保养,很可能是塘水小镇的卫生条件有限,才导致死亡率偏高。

我点头认同。但是,怎么会出现“诈尸”率也偏高的情况呢?我让县城的医生把血液样本帮我备了几份,我准备带回去,让父亲和省人民医院的专家检测一下。

回到塘水,远处有敲锣打鼓声和鞭炮声,傅诚说:“恐怕又有人死了!”果然,回到姨奶家,姨爷说,镇东李老头家的大儿子,已经染病一年多,拖到现在,还是死去了。听到这话,姨奶的脸色暗了下去,我握了握她的手,安慰道:“姨奶奶别怕,有我呢,一定会把你的病治好的。”

傍晚,听说李老头家在守灵,我控制不住好奇,对傅诚说,我们要不要去看看?傅诚答应了。就这样,我们两个外人,在姨爷和姨奶的带领下,去了一户陌生人家里守灵。

我最近无意中知道了姨奶的情况,就在僵尸咬向拜罗内的脖子时。傅诚悄悄告诉我,姨爷想让他把姨奶带走:“他和我姨奶本来就没有什么感情,他自己的孩子都不待见我姨奶,甚至饭都不给她吃饱,她才会变成今天这样子。现在,得了这病,他怕姨奶死了,会咬他一口……”我噎在那里,说不出话来。傅诚叹了口气:“我现在也很无奈,但把姨奶带走不现实,她这病好不了,要是在半路上就挺不下去了,我们怎么处理好?”他打算先在塘水陪姨奶一阵子,给他们家一点钱。不然,只怕我们一走,那家人怕姨奶“害”他们,会把她扔到荒山野外去。

晚上子时,李老头家的灵柩里突然传来一阵异响,让我和傅诚一阵惊惧。棺材盖被推开了,一个男人,不,一个死人从棺材里爬出来,扑向守灵的人。众人惊叫着逃开,其中一个青年被凳子绊了一下,摔倒在地。那个已经死去的男人,抓住青年的脚就要咬。青年拼命挣扎,散开的几个男子又跑了回来,帮着他把死去的男子用力地掰开。大概过了十几秒,那死去的男子才停止折腾,大家重新把他抬进了棺材里,一阵唏嘘:“好了,没事了……”

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是学医的,也接触过死人,可眼前的一切让我头皮发麻!

四、“诈尸”缠身

傅诚花了一些钱,把姨奶家的床、洗漱用品和家具全换了。我陪着他一起照顾老太太,他感动地说:“小洁,我觉得你不像是医生,更像一个温柔而善解人意的贴心护士!”我脱口而出:“那你想不想后半辈子,让我这个贴心护士照顾你?”话音刚落,傅诚的脸就沉了下来。他早已结婚,但妻子有病,听说是精神方面的。正因为他重情义,更增加了我对他的爱慕。

在乡下的几天,傅诚听着姨奶跟他讲他的奶奶小时候的事,讲她来塘水后的孤独,只有那只狗是她最亲密的朋友……她的声音越来越弱,到后来,一句完整的话也不能说了。

这几天,我和傅诚两人轮流陪着姨奶,姨奶家的人也常来嘘寒问暖,但一脸谄媚,他们是指望傅诚多留些钱给这个家。

半夜里,我迷迷糊糊地打着盹,突然感觉一阵冷风扑过来,我下意识地睁开了眼。那个本来奄奄一息的老太太,伸出双手掐着我的脖子,张嘴就要咬。我顾不上害怕,本能地拼命踢她,推开她的头,不让她咬到我,同时大喊:“傅诚,救我……”

傅诚和几个人很快跑了进来,那几个人拼命地用力掰着老太太,傅诚却没过来,他犹豫一下,才奔过来抱着我,掰着掐在我脖子上的老太太的手……老太太终于停止攻击我,但还保持着刚才张牙舞爪的样子。

看故事网更新了最新的故事:缠绵在病毒里的爱与恨

更多故事文章请登录看看米:

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古堡惊魂,僵尸诈尸 那不勒斯是意大利南部著名的海滨城市,历史上,意大利王公贵族们喜欢在这里建行宫,所以在这里遗留着很多古老的庄园,里面住着已经没落了的贵族们。 一天,家住那不勒斯郊区一个名叫玛蕾拉的伯爵夫人病逝。玛蕾拉的丈夫是意大利萨沃亚王朝玛莉亚·皮阿公主的后代,那天晚上,伯爵夫人的20多个后人正 在昏暗摇曳的烛光下守灵,凌晨时分,已经死亡几个小时、躺在棺材的伯爵夫人,竟然挪开留着缝隙的棺材盖爬了出来,一头扑向她平时最疼爱的孙子霍利,抱着霍 利的脑袋一口便将他的耳朵咬了下来 作为亲历者,24岁的霍利后来在接受英国独立电视台的采访时,毛骨悚然地回忆当时的情形说:按照规矩,守灵人是不准上床睡觉的,当时我为奶奶守灵, 坐在离奶奶的棺材最近的地方打盹,忽然,我感到耳朵一阵巨痛,睁眼一看,竟然是奶奶在抱着我的头咬我,我都吓蒙了霍利的父亲也回忆当时的情形说: 母亲去世时已经79岁高龄,临终前骨瘦如柴。没想到她撕咬霍利时,力气那么大,我们几个男人扑过去都拽不开她,最后还是她自己松了手,哄地一声倒在 地上 这件事在社会上传开后,各种传言频出。就在人们对玛蕾拉夫人诈尸事件将信将疑时,家住那不勒斯西南第勒尼安海滨的一个名叫奥波利的53岁公爵因病 去世,再次发生了诈尸现象。那天凌晨,已经咽气几个小时的公爵忽然从棺材中僵硬地爬出来,抱住在旁边守灵的公爵夫人帕翠莎就拼命撕咬。十几分钟后,在 众人的帮助下,好不容易才将僵尸拽开,但僵尸死死地抓着夫人的衣服,直到将他的手指都掰断了,他也没有松开 此事经媒体报道后,有人说,一定是公爵夫人做了什么对不起公爵的事,可能那种事见不得阳光,说出去又太丢面子,公爵只好窝在心里。现在他死了,再也不 需要忍了,所以至死都不愿意放过她。由于受到了惊吓,再加上社会上这样那样的传说,帕翠莎夫人经不住打击,几次闹自杀,都被家人拦下了。 帕翠莎的弟弟拜罗内,是那不勒斯帕斯诺普大学的生物学教授,他根本不相信这世界上有什么鬼神,根本不相信诈尸真实存在,如今,发生在姐姐帕翠莎家庭的诈尸传闻,让姐姐蒙受了不白之冤,他决定想办法揭开隐藏在那不勒斯僵尸诈尸事件背后的真相,还姐姐一个清白。惊悚离奇,专家涉险 要揭开诈尸的真相,就必须亲临守灵现场。拜罗内只要得知有人去世,就带着摄像和录音器材立即赶过去。 然而奇怪的是,那些僵尸好像知道拜罗内要拍摄他们,拜罗内参加了40多名逝者的葬礼,再也没有遇到过诈尸。 就在这时,那不勒斯西郊的一个庄园里再次发生了僵尸诈尸。逝者是个33岁的年轻人,他在死亡几个小时后,竟诈尸一口咬断了5岁儿子的喉咙,闹出了人命。 当拜罗内连忙赶到现场时,逝者的棺材已经用钉子钉上了,拜罗内提出看看逝者,不料逝者家半人多高的那不勒斯獒一头扑了过来。那不勒斯獒是一种健壮结 实、体型魁伟的猛犬,体重可达80公斤,它一口能将人的腿骨咬碎,一般用来作为警卫犬和保护犬饲养。那不勒斯獒特别忠于主人,或许这只那不勒斯獒是看到拜 罗内拍打主人的棺材,它想护主。幸亏家人将獒喝住,拜罗内才没有被咬伤。 逝者家属说,那天凌晨,逝者忽然掀开留着缝隙的棺材,从里面爬了出来,抱住在守灵的妻子怀里的儿子就是咬,直到将儿子的脖子咬破。当时所有的人都吓 傻了,等大家惊醒过来,孩子的喉咙已经被咬断了,他便哄地一声倒在了地上。拜罗内问:他的尸体是软的还是硬的?又凉又硬,我们用热水焐了半天才将 他张开的双臂还原,真不知他是怎么从棺材里跳出来的。 拜罗内越听越觉得不可思议,逝者家的那不勒斯獒非常忠于主人,逝者安葬后,它趴在墓地不吃不喝,几天后便活活饿死了。 通过研究,拜罗内发现,那不勒斯附近十年前就曾发生过诈尸事件,总共已经有13起,诈尸的情形都差不多,逝者年龄最大的80多岁,最小的只有24岁, 有贵族,也有平民,其中贵族诈尸者11人,但它们有共同点:一、全部是病死的;二、诈尸的时间全部发生在四五月份。这难道是巧合?拜罗内决定验证一下。然 而,拜罗内竟然真的亲身经历了诈尸事件,差点被吓死。 当时,那不勒斯城北佛罗镇一个72岁名叫利塞娜的子爵夫人病逝。 夜里,拜罗内陪着逝者的家人一起守灵,直到深夜12点,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这时困意袭来,拜罗内看到棺材边的沙发上没有人坐,就坐到沙发上打盹 忽然,昏昏欲睡的拜罗内感到有个什么生硬的东西扑到自己的身上,睁眼一看,顿时头发都竖了起来:只见已经逝去几个小时的利塞娜老太太不知怎么从棺材里 爬了出来,并扑到了他的身上,长大着嘴巴正想咬拜罗内!拜罗内大叫一声,跟尸体搏斗起来。不料看来弱不禁风的利塞娜老太太此时力量却大得惊人,拜罗内抓着 她冰凉的双手,根本就推不开她!就在僵尸咬向拜罗内的脖子时,被惊醒的守灵人赶快冲过来帮忙,才将僵尸从拜罗内身上扒了下来,很快,僵尸又恢复了宁静,但 她僵硬的身子还是保持着张牙舞爪状 僵尸刚才的行为把拜罗内吓坏了,他立即收拾东西回了家,事后根本不敢看那天的录像。他的学生问拜罗内怎么不去揭僵尸诈尸之谜了,拜罗内心惊胆战地说:这事太神秘、太吓人了,恐怕很长时间,科学上都无法解释得通,还是让后人慢慢去揭吧美国专家,终揭谜底 在僵尸诈尸事件接二连三发生的时候,有很多和拜罗内一样的好奇者都在研究诈尸现象,在那不勒斯市东郊的维苏威镇,有个名叫库兰尼的医生,就一直在研究诈尸现象。 一天,一个被那不勒斯獒咬伤的人来找库兰尼治伤,库兰尼的心里咯噔了一下,他突然发现:那些诈尸者,除了具有拜罗内发现的那些共性外,还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逝者家里都养有凶猛的那不勒斯獒,逝者都跟那不勒斯獒有亲密接触,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联系呢? 僵尸诈尸,会不会是病毒,比如说狂犬病在作怪呢?最后,库兰尼还是决定验证一下自己的猜想。 那不勒斯北郊又发生一起僵尸诈尸事件,库兰尼当即赶了过去,从僵尸上提取了样本。当他将样本培养后放在显微镜下仔细观察时,不由大吃一惊,他发现诈尸 的僵尸身上真的有狂犬病毒。而且让库兰尼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这种狂犬病毒跟一般的狂犬病毒既有相同之处,又有不同之处,说明发生了变异,尤其让库兰尼无法 理解的是,这些逝者身上的狂犬病毒并没有随着逝者的死去而消亡! 库兰尼立即把这一惊人发现告诉了拜罗内教授。拜罗内教授认为库兰尼怀疑诈尸和狂犬病毒有关有一定的道理,决定通过科学实验来验证库兰尼的猜想。 拜罗内教授将库兰尼从僵尸身上提取的狂犬病毒移植到一头猪的体内,让病毒在猪的体内发展了半个月后,将猪宰杀。但猪一点反应也没有。拜罗内想到僵尸诈 尸者都是病死的,会不会与死法有关呢?拜罗内又将病毒移植到另一头病猪体内,然后将它饿死。就在死后四个多小时时,那头猪忽然跳了起来,张口就咬住关押它 的铁栏杆。 通过猪身上的实验,拜罗内教授证明了僵尸诈尸的确与狂犬病毒有关,但其中还有很多细节让拜罗内和库兰尼弄不明白。拜罗内教授决定请教他的导师安德里恩 斯教授。安德里恩斯是美国迈阿密大学的生物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拜罗内在迈阿密大学留学时,就是师承安德里恩斯教授。拜罗内把自己的发现告诉了导师。安德 里恩斯教授对僵尸诈尸事件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当即带领研究团队来到了那不勒斯。 安德里恩斯教授是生物学界的权威,他告诉拜罗内,狂犬病变异的后果很可怕,但在理论上是可行的,比如利用现代基因工程技术,让狂犬病毒与麻疹病毒结 合,趁感染者发烧的时机侵入他们的大脑,就会使感染者具有更可怕的攻击性。在自然界,如果碰巧了,也能产生这种变异,僵尸诈尸的现象就可能发生。 安德里恩斯教授带领拜罗内展开了实地考察和研究,发现那不勒斯附近的那些没落贵族们,都喜欢在家里养那不勒斯獒,一是这种獒忠于主人,可以看家护院; 二来,一些贵族认为家里养几条纯种那不勒斯獒,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由于跟那不勒斯獒过于亲密,很多人不自觉地感染上了狂犬病毒。 狂犬病毒跟一般病毒不一样,通常会潜伏在感染者体内几个月甚至一年时间。安德里恩斯教授大胆推测,假如狂犬病毒潜伏时,感染者又患了麻疹,狂犬病毒就 可能跟麻疹病毒结合变异成新病毒。如此时感染者恰好去世,新的病毒没有过潜伏期,它们就可能因感染者的死亡在几个小时内突然爆发,在短时间内让僵尸表现出 诈尸现象。 拜罗内有些不解:病毒一般都会随着感染者的死亡而死亡,这些病毒为什么不死呢?安德里恩斯认为,这正是变异狂犬病毒的可怕之处。一般而言,人类病 死后,神经系统在几个小时内还没有完全死亡,这些病毒很可能就是寄生在人类的神经系统上。人类死后,它们在短短的几个小时进行调整,突然爆发,通过神经系 统指挥僵尸诈尸。而狂犬病毒主要侵害人的中枢神经系统,其主要表现就是攻击性,所以,狂犬病毒和麻疹病毒在人体内结合成的新的僵尸病毒也具有攻击性, 僵尸病毒突然爆发,驱使僵尸活动时,就容易对离僵尸最近的人发动攻击,这也是那不勒斯十四起僵尸诈尸只攻击离它最近的人的原因。而僵尸此时是没有意识的, 它的攻击性只是一种机械反应,和神鬼传说毫无关系。

图片 1
  在我的老家柳树沟,多年以前曾有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太太。老太太八十多岁了,她的名字几乎没有人知道。由于家族妯娌当中三奶奶排行老三,所以大人小孩都称呼她三奶奶,因此“三奶奶”就成了她生活中的名字。
  三奶奶在十里八村是个红人,提起三奶奶没有不知道的。三奶奶心地善良,谁家有个大事小情,只要她能帮上忙,总是有求必应。三奶奶还是个媒婆,周围的多数夫妻都是三奶奶介绍成的。三奶奶又会处理矛盾,不管是两口子吵架,还是邻里闹纠纷,只要三奶奶出马,三言两语的就能摆平。
  三奶奶还有个本事,她是个地道的接生婆。那时候还没实行计划生育政策,这使三奶奶施展本事有了很大的空间。什么脐带缠脖呀,什么坐马生呀,只要三奶奶接手了,那家人家就有了主心骨。仅我们屯子和我同年生的就有十二个,无一不是三奶奶接生的。无论大人孩子,闲着时就爱往三奶奶家跑。大人们帮三奶奶干些活,三奶奶老头参加抗美援朝时死得早,自己也没留下个一儿半女的。老人家守了一辈子寡,乐善好施,有时还捣鼓出黏黏糊糊一两块看不清花纸图案的糖块,用她的牙硬生生咬成几半,分给围着她的孩子们。
  在我上小学三年级那年秋天,有一天放学回来,看见母亲正在缝纫机前用一块红布在做着什么。
  “妈,你在给我做新衣服呢?”
  “上一边去,小孩乱说话。”
  “妈,那你做的什么呀?”
  “三奶奶要不行了,我给她做个红手套,做完赶紧送去”
  “那咋还非做红的手套呢?”
  “小孩乱打听啥,写作业去。”
  我在一边写作业,眼睛却时不时的瞟一眼母亲缝制手套的进度。以前多次听三奶叨自己咕说她到寿了,快死了,因此我对三奶是死并不感到突然。或许是我当时小,对于三奶的即将离去,我并没有难过的感觉,只是有几分好奇。这时母亲在默默地自言自语:“好人呐,昨儿个还好好的,今儿个就不行了,这样善终,也是修来的……”
  不一会儿,母亲站起来,抖落抖落红手套上的线头,然后对我说:“你在家,妈去你三奶奶家看看。”
  “妈,我也去。”
  “你去干啥去,在家呆着!”母亲又说,“小孩子家家哪都有你,一个死人的事你也也往前凑。”
  母亲说完卷起红手套就往外走。
  “妈!我去姥姥家玩儿一会。”说完不等母亲发话我撒腿就跑出去了。
  没跑几步,老远就听见三奶家那边一片哭声。好奇心驱使我跑得更快了,母亲也是三步一颠两步一跑。
  到了三奶家大门前,我看见有一群男女跪在大红棺材那哭。这时母亲在我身后也掩面大哭起来,还边哭边叨咕:“三奶呀!你咋不等我给你做的红手套呢?”
  这时有人把母亲让到屋里,给母亲戴上孝布。我虽说有点害怕,可还是猫着小腰钻进了屋里,记得主事的人还给我一块白布扎在腰间。
  院子里,有哭丧的,有烧纸的,有做饭的,还有个阴阳先生在张罗这个那个的……里里外外都是人。人多了,我也就没什么害怕的。
  就在这时,怪事发生了。只听咣当一声,三奶的棺材盖子被掀翻在地,棺材里的三奶直挺挺地坐起来,“啪、啪”地把手上的手套扯下来摔在地上,嘴里嚷着:“净他妈的糊弄我,整这破手套奈何桥都过不去,我当了一辈子接生婆,满手都是血,没有红手套阎王爷都不答应。”说完坐在棺材里呼哧呼哧喘气。
  这时可乱套了,有人喊:“我的妈呀!可不好喽,诈尸啦。”有的跑到大门外,有的往屋里挤,院子里摆好的桌子凳子也都碰倒撞翻。关键时候还是阴阳先生仗着胆来到棺材前,跟三奶对话。
  “老太太,还有什么不放心的交代给我,我让他们去办。”
  “不用别的,我就要红手套。”三奶有气无力的叨咕着。
  “好办,好办。您等着,要不给您抬屋去吧!”
  “不啦!我就在这里等着。”
  “好,好,您等着,这就办。”
  阴阳先生说完回过头擦擦额头上的汗,喊道:“抓紧抓紧,派人去买。”边说边偷偷回头看三奶奶的反应,其实他是在拖延时间。那年月,上哪买红手套去呀!别说红手套了,就连鲜艳的衣服都极少。他不知道母亲已经为三奶奶做了红手套,只是没来得及戴上,大伙儿就把三奶入殓了。
  这时人们小声议论开了。“对呀,接生婆死后得给戴一副红手套,不能给戴白的呀!”“那也不对呀!就算是那么回事,可那棺材板四个大佬爷儿们才能抬动,这八十多岁咽了气的老太太怎么踢开的?”大家说啥的都有,就是谁也不敢上前。
  这时母亲一把掏出红手套跑到棺材前,三下五除二就给老太太戴上了,戴完就看三奶微微一乐,缓缓躺下了。
  阴阳先生上前赶紧喊:“老太太,老太太……”
  三奶嘴角翘着,静静的躺在那里。这时母亲与其他人一样,愣愣地看着三奶,此时棺材周围站满了披麻戴孝的,我也站在棺材旁边扒眼看热闹。
  过了好一会儿,三奶再也没有任何反应,依然是安详地闭着眼睛躺在棺材里。
  阴阳先生看了一下表,然后煞有介事喊道:“大家往后闪一闪,三奶奶上路了,三奶奶您老人家一路走好。盖棺!”于是,又是哭声一片……
  看着母亲似乎了却一份心愿,我也有种如释负重的感觉。
  听人说,人死后有时胸中还残留一口气,有假复活的可能,就是所谓的“诈尸”。我一直觉得这件事很怪异,后来我查找了“诈尸”一词,其定义称:人死亡以后,身体生物场已经不存在,但是由于周边猫、狗等有毛皮动物产生的电离子会对死亡的身体有作用,会引起死者的某些生命特征反应。                  

过了几天,奇怪的是,村里开始丢了好几个孩子,怎么都找不到,那些村民都有点担心,上山也找不到,之后还有两个小孩失踪,都是发现睡觉前还在,第二天醒来就不见啦,搞到人心惶惶,小孩得家人非常伤心。有一天,邻居去老太太家借东西,看到老太太还在摇椅上摇啊摇的,邻居说明了来意,老太太说你自己拿吧,邻居走到屋里面的小院子,瞥见大水缸后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出于好奇心,好想有个声音叫他过去一样,走过去拿出来一看,当场吓一跳,当场身体僵硬,脑子一片空白,想走都走不到,原来看到的是一节小孩子的手臂,手上的肉不知道被什么吃掉了,露出白色的骨头,老太太突然出现在邻居后面,一口咬下去,一块肉撕了出来,邻居痛得大叫起来,村民听到声音就冲进来看看发生什么事,一进来当场吓一跳,看到邻居已经被老太太咬了很几口,已经不行的样子,其他村民立刻跑去附近拿刨地的工具和叉子,把老太太打到在地然后钉住她,她口中还说放开我,当她的儿子回来看到这个场面都吓一跳,没有想到村里的小孩失踪是老太太吃了,村民在老太太房间了搜出很多小孩得骨头,其他失踪小孩得家长哭的死去活来,有些还哭晕过去,原来老太太半夜的时候去偷小孩来吃,大家都认为老太太已经不是人啦,坚定要把他烧死,再淋了煤油的时候,有一只黑猫出现在屋顶上,望着老太太,很少人留意到有这只猫的存在,看这老太太和邻居一齐烧死,然后消失了。

之后就传说,只要死人在守夜拿个晚上有猫碰到尸体就会尸变的,是哪只猫是猫怪还是本身尸体有问题呢?到现在还不知道,之后都没有再见那只猫出现,是去了其他地方继续作恶还是已经幻化成人呢?

当时我爷爷给我讲关于村里面死人的故事,村里一个老人去世了,村子不大,差不多所有村民都认识,都会去拜一拜老人,当天傍晚的时候突然一场大雨落下来,村民在老人家里都感觉有点奇怪,但又说不出来,大家拜完就立刻离开。到了晚上家里人去了三个人守灵,帮他换好衣服整理好东西。村里没什么娱乐,夜里三个守灵的人到半夜全都睡着了,一只黑色的野猫去偷偷窜出来,偷吃尸体边上的食物,农村很多家里都有养狗的,不知道为什么就在老人家附近有只狗突然叫勒起来,黑猫突然听到狗的声音就给吓了一跳,立刻离开,在神台上顺势从尸体的头上跑了出去,踩过尸体的头部,一直走到尾。其中一个守灵人都俾狗叫声惊醒,看着黑猫走了出去,猫临走出门口时刚好和守灵人对望,守灵人觉得有点害怕,突然一阵怪风吹过,全身上下都起鸡皮疙瘩,心想会不会有问题,就叫醒其他两个守灵人,问他们觉不觉得有问题,其他两个人以为他怕都嘲笑他没有胆子,那个守灵人当然不会认啦,觉没有问题就继续睡觉。 到了第二天,办完丧事准备去下葬,奇怪的事又发生,棺材没有出门的时候风和日丽,一踏出门口风云变色,立刻下起小雨,农村人算好时间下土,见这么小的雨就没关系继续抬去下葬,去到下土的当地,当棺材一放在坑里面立刻就停雨啦,就在这个时候,有人说当时见到有一只黑猫望着墓地哪里,停留一会儿就走啦,之后老人的家人和村民都觉得一切都很平常。然而头七的时候出事了,到头七的时候家人都要再去一次坟前拜祭的,一家人哭泣地走到坟前,忽然吓了一跳,发现坟口破了一个大洞,里面的尸体不见了,有人说是不是给人挖坟盗尸啦?有人说是不是给野兽挖去啦?更有人说是不是尸变啦?个个都吓得脸变色啦。就在这时,大家听到从不远处的河底传来羊叫声,就立刻跑过去看,定睛一看,更加吓一跳,竟然是那具尸体趴在羊的脖子上啃食着血肉!,尸体好想听到声音转过头来,满面鲜血,还啃着一块肉,兴许是受到尖叫声的惊扰尸体猛地冲过来抱住一个人张口就咬了上去,吓得一群人都跑回了村里。大家拿着刨地的工具和叉子跑回原处,那个被尸体咬的那个人已经死拉,都给尸体咬了很多口,死状恐怖,眼睛睁大,大家见到立刻用刨地的工具钉住尸体的四肢,再用煤油才把尸体和被咬食得那个人给烧死了。

之后平静了一段时间,村里有户人家的老太太死了,到守灵的时候,到了深夜守灵人睡着了,又有一只小黑猫出现,但这次小猫不吃食物,直接跳到老太太的头上,之后就走啦,这个连守灵人都不知道,到第二天家里人准备好下葬的时候,突然天空一到闪电,非常响亮的雷声,当大家都望向天空的时候,老太太又突然活了过来,坐了起来,大家都吓一跳以为是尸变啦,但查看一下居然是活过来啦,完全没有事,当时儿子就很开心,连忙把老太太从棺材里抱了出来。奇怪的是老太太死而复生后性格变了,之前还喜欢去串家,喜欢到处走,但现在就不爱出屋,每天坐在房间里太阳照不到的摇椅上摇啊摇,连话都少说,只是对自己的小孙就说多两句。她家的小孙子跟老太太睡,晚上老太太很少睡觉的,总是听到老太太吃东西的声音咔吱~咔吱~小孙子有一晚醒来问奶奶:你吃什么呢?老太太用很沉的声音说:我在吃胡萝卜。小孙子说我也要吃,老太太说你吃不了,小孙子就不理老太太继续睡觉。

我老家是在农村,是一个比较偏远的小村庄,叫回安,老人说是回家平平安安的意思。

本文由金沙国际发布于神话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我最近无意中知道了姨奶的情况,就在僵尸咬向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