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这个世界的美妙是由色彩和声音组成的,李

你是我的眼

编辑:看故事网来源:gs.kankanmi.com 点击:次评论

从前有个女孩,她天生只能看到黑暗。都说这个世界的美妙是由色彩和声音组成的,从懂事起她就明白,自己永远只能享受到一半的精彩了。

那双如同遮了一层纱般的眼眸使她看起来像个毫无生命力的布娃娃,也因为她从不主动与外面的世界接触,渐渐地像是被主人丢进了角落,积了一身灰……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她开始断断续续做一个梦。梦里,她的眼睛活了。

四周是平整的草原,天上没有太阳也没有云,却很明亮。

她的旁边站着一个矮矮的雪人。最为奇特的是,这个雪人有一双逼真的手。

这是一幅奇异的场景,不过她一点也不感到意外。不知为何,那一刻她心里涌上了一股冲动,她主动开口说道:“你好,雪人先生。”

“你好,美丽的姑娘。”

他们就这样认识了在梦里。

之后,只要是梦,她就能遇见它。

这是一个夜晚的故事。

雪已经下了四天,每天清晨他都能听到火车慢吞吞地从铁轨上小心驶过,像是一个苟延残喘的将死之人在呻吟。

他家的后院紧临火车站,这个火车站很小,平日里只有一些货运小火车从这里经过。

小时候,他总爱站在铁轨旁迎着火车头模仿火车鸣笛的声音,然后不顾落了满身的煤灰追着火车跑……那一排排红色的车轮是他童年的全部回忆。

现在他恨极了火车。

在他们这里,只要下雪,那些交错的铁轨便轻易会被掩盖,难免有火车撞人的事故发生。而那些吃了人的火车依旧每天来回穿梭,仿佛也有了生命一样。

但是,有些火车是绝对没有生命的。

每个火车站都有一段专门修出来的铁轨,用来停放已经废弃的车厢。车厢一旦停在那里,就只能等待时间摧残,逐渐变成一堆废物。

都说这个世界的美妙是由色彩和声音组成的,李默的女朋友突然向他提出分手。此时,他就坐在一列已经废弃的平板货车上,他记得这辆车曾经载过好几辆崭新的拖拉机。此时车上的木板已经有好几处破洞,金属底座也会随着他的挪动而发出声响。

铁轨的远处还亮着一排红灯,那是一种信息,看来今夜确实没有火车会经过了。

他的面前有一个雪人,这个雪人是他用了好几天才堆起来的。不过他的雪人与众不同——雪人脸上没有修饰,而是贴着一张照片。

那张照片是黄倩唯一留给他的东西。虽然雪还在下,但是落到照片上却都滑了下来。也许是月光的缘故,雪人这样的“打扮”竟然要栩栩如生很多。

不过这个雪人从远处看,又像是个墓碑,后面一排排废弃的车厢是墓室。

雪人告诉女孩,它就是自己的创造者。

可是渐渐地,女孩意识到其实这个梦不应该出现在自己的世界里,因为梦总有醒的时候,醒来了终究还是要与现实碰面。梦与现实就是一对反义词。

她恨死了现实,但她更恨那个梦。

终于有一天,她实在忍受不了一次次梦碎带来的折磨,一个人摸索着出了门,走上天台。

推开门,冷风吹得她一阵阵眩晕。她竟然一点也不害怕就走到了边缘处,她想象着脚下的虚空,第一次产生了一种兴奋感。她要倾身跳下,却被人拉住了,她大吃一惊:“是谁!”

是一个男声:“你认识的人。”

“你放开……”

“我不想你死。”

“放开我!你……到底是谁?”

“……你的雪人先生。”

他第一次与黄倩见面就深深记住了这个女孩。她浑身有一股调皮劲儿:“黄秋生的黄,聂小倩的倩。你肯定能记住我!”

她天生只能看到黑暗。为了每天能领着她一块玩,他哨悄把小时候的积木削成片,塞进她家的墙缝里,当做路标把她引到后院,然后带着她踩着后院里那堆废报纸翻出墙外。

他们两家距离很近,都紧挨着这个小小的火车站,只是因为眼疾的缘故,黄倩的家人不准她独自出门。

只是在那一天,一切都变了。那天天刚亮他便被吵醒了,看到很多人都朝着火车站跑了过去。黄倩死了。

他去了现场。那辆货车就停在那里,上面载着一排崭新的拖拉机,铁轨上的黄倩表情祥和,似乎只是在打瞌睡……

他顶着眩晕的脑袋,看着他们俩之前走过无数次的那条小路。他从黄倩的家人那里了解到——黄倩是自己摸索着走出来的,然后卧轨自杀了。

那晚她很早就睡了。梦里竟不再有五彩的世界,而是如现实一般漆黑如墨!她惶惶不安,感觉这股黑暗随时会把自己引进地狱。

她感到自己快要绝望了,这时有人牵起了她的手!她虽然看不见,但还是睁大了眼睛。

她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来:“别怕,大步向前走吧,我来做你的眼睛,帮你看清前方的路。”

不要对任何受过伤害的人说什么“我能完全理解你的心情”,因为这本就是一句谎言。没有切身体会,永远都不可能理解,最多只能是同情。

黄倩最后的表情让他觉得自己一直活在一个谎言中。她的愿望实现了——他确实永远记住了她。看来,之前所有的一切都是她计划好的,她只是想让他做她的引路人……

此时月光好像变得有些模糊,他看到雪人冲他摆了摆手,似乎要对他说什么悄悄话。他连忙从车厢上跳下来,双腿却麻木了,动弹不得……

夜,深了。

第二天,雪停了。天亮之后,有人发现那个矗立了好几天的雪人不见了,不过那里多出了一个人,那个人的衣服结了冰,露出的皮肤呈现着淡紫色。凑近看会发现他的表情很安详,好像只是在打瞌睡。

雪地上有一张照片,照片上面有一块冰疙瘩,形状极怪,像心。

看故事网更新了最新的故事:你是我的眼

更多故事文章请登录看看米:

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拐进浦口火车站的栅栏门,我的心里怦然一动,眼角的泪水忍不住滚落下来。我说不清为什么,只是埋下头,怕被别人发现,匆匆地走到月台和雨廊的中间,深深吸口气,凝神将目光投向远方。

列车

编辑:看故事网来源:gs.kankanmi.com 点击:次评论

今天,李默的女朋友突然向他提出分手。

她的语气是那么决绝。看来,一切都不能挽回了。

但李默还是决定要尝试一下。他以最快的速度来到火车站,买了一张去往女朋友所在城市的车票。

以前,她每个星期都会坐火车来看他。昨天,她就是坐这趟火车回去的。

李默清清楚楚地记得,是三号车厢。

为了缅怀刚刚失去的爱情,他决定去那里看看。

刚站到三号车厢门前,他就被里面的场景惊呆了。

空荡荡的车厢里,一排排座位整齐地排列着。

蓦地,他在座位巾间发现了自己女朋友的脸。

与此同时,女朋友也看见了他,跑过来一把勾住他的脖子:“亲爱的,你怎么来了?”

李默立刻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他紧紧抱住女朋友,深恐自己稍一放手,她就再也回不来了。

十分钟后,李默终于相信这不是梦,才放开了女朋友。

三号车厢里依然空荡荡的。

他站起来,对女月月友说:“我去趟洗手间,一会儿就回来。”

然后,他一个人躲在洗手间里痛哭不已。

泪眼模糊中,他从口袋里拿出车票,往上面看了一眼。车票上写着:“2010年4月6日。”

可今天明明是4月7日!

金沙国际,他知道,自己坐上了一辆开往昨天的列车。

列车的名字叫——安眠药。

看故事网更新了最新的故事:列车

更多故事文章请登录看看米:

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脚下的铁轨,因为交叉,显得有些杂乱。而远方,是笔直的铁轨,通向天边,通向江边,被树木掩映。很多年的远方,便是铁轨能抵达的所在,那是童年的梦想和意象。神秘,诱惑,憧憬,渴望,那铁轨像是眼睛里放射出的两道光芒,在阳光下咄咄逼人地闪耀。眼前的铁轨,已经锈迹斑斑,像是沧桑的皱纹。

左边,是低矮粗壮的法国梧桐树。主干一米多高,更高的是那些旁逸斜出的枝叶。它们每一株都像一把硕大无朋的遮阳伞,在地上洒下大片大片的阴凉。据说,每一株树都有六七十年的树龄了。不知道它们见证过多少悲欢离合的故事,不知道它们目睹过多少面孔上绽放的笑容和悲伤的表情。坐在不知什么人放在这里的条椅上,便可以听到梧桐树叶低低的呢喃。

一片肃穆。一片寂静。高高低低的野草,在初秋的阳光下郁郁葱葱。

两排罗马柱,支撑着雨廊和月台。水泥拱顶上,有简单的装饰性图案。它们都是几何图形,依稀可见。风沙并不能使其脱落,岁月不能使其变形。也许,法国人的浪漫,如同这建筑一样坚固和持久。一个人轻轻地漫步在水泥的地面上,能听到忧伤而又浪漫的音乐。而右面,是朱自清文字描绘的地方,是朱自清父亲爬过的地方。其实,这是一段很短很短的距离,穿过四条铁轨便可以爬上那边的月台。这一道铁轨和另一道铁轨的距离不过一米多。但是,思念无限延伸了它们之间的距离。也许是爱的力量,也许是文字的魅力。

火车站的信号灯,倒插着的箭头的标记,倒是醒目。车站内,还停留着一些铁皮的货物车厢。据说,这里还在货运。奇怪的是,两边的铁轨上的锈迹很严重,一点没有火车轮子和铁轨摩擦过的痕迹。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个善意的谎言,为了防止顾客走下月台去铁轨中间行走,还是确实有货运的列车穿行在这里。也许是车轮不愿意抹去那些斑斑的锈迹而变得蹑手蹑脚,它是怕惊动那远去的梦吧。不知怎的,我有点儿敬畏这空旷的寂静。

我喜欢这宁静的火车站,在我的记忆中,这份宁静只能在山谷里的某个小站才能享受到。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我在火车站的月台上,看到过许多抱头痛哭的场面。我冷冷地凝视着,觉得不可理喻,甚至有点好笑。因为我从来没有经历过送别的场面,我始终都在独自上路,所以习惯了在孤独中打量这个世界。但是,朱自清的《背影》却让我泪流满面。那样的父亲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拥有的。朱自清笔下父亲的几个动作,成了经典的细节。岁月真是一杯陈年的佳酿,如果没有多年的发酵,它的味道不可能那么醇厚。

这里发生过很多故事,但我只知道一个父亲背影的故事。而我没有来这里之前,我不知道还有一个浦口火车站,更不知道它一直鲜活在朱自清的笔下。它的存在,真是一份惊喜。尽管惊喜并不是随处可见,但我还是满怀感恩之情,感激那些能够让惊喜留存下来的人。这里欢迎虔诚的人,所有的寂静都是神圣的。如果历史真的是一条河流,那么这些地方便如同清澈的泉源一样。如果这个世界上的遗迹都不存在了,历史就变成了可笑的木乃伊躺在文字中供人瞻仰。

一个老人向我走来,笑容满面。他可能是这里的守护人。我终止所有的遐思,面带微笑对老人说:“在这梧桐树下,摆一个凳子,一个小桌,泡壶茶,很美。”老人赶忙说:“不敢不敢,那可不敢!”他不是惧怕那些规章制度,而是有深深的敬畏之情,我看得出来。我不知道他在这里守护了多久,但我知道他一定知道很多很多关于浦口火车站的传说。

有点闷热,我浑身冒汗了。我想,这个时候下点雨就好了。秋雨绵绵,更容易走进一些哀感顽艳的故事之中。也许,有一把油纸伞从我面前经过,而伞下的人我似曾相识……

本文由金沙国际发布于神话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都说这个世界的美妙是由色彩和声音组成的,李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