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岳得知要去酆都要先通过人界,鬼城就是人们

鬼开车

编辑:看故事网来源:gs.kankanmi.com 点击:次评论

商贸局局长宋子玉最近抓住了几个投资客户,他以考察之名,带着他们把市里的大小景点游了个遍。其中一个香港客商游兴未尽,希望寻找更为刺激的地方耍一耍。

宋子玉灵机一动,想起来一个好去处。他问:“你们想不想去鬼城看看?”香港客商说:“人间哪里来的鬼城?假的吧?”

宋子玉呵呵一笑,说:“真作假时假亦真,鬼城就是人们常说的酆都城,只有晚上才能进去。”

几个客商一听都来了兴趣,非要到那里去看看不可。

鬼城在偏僻的平县,过去宋子玉曾经在那里当过一段时间的县长,说起来那个投资项目还是他跑成的呢,不知道现在怎样了。

宋子玉亲自开车,一路上听着几个人大谈鬼故事,头皮也跟着阵阵发麻。来到平县县城时,夜幕已经降临,小车径直朝着“鬼城”的方向驶去。

进了“鬼城”,已经是掌灯时分,只见城里被一种阴森恐怖的光影笼罩着。这个地方正好在山区,一年四季都会产生浓雾,因此在光影的配合下,形成了一种迷幻而恐怖的氛围。

轿车无声无息地滑到一家鬼店门前,见门脸上写着“酆都饭庄”几个字,几个人刚一下车,一股阴冷的风裹挟而来,几个人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战。宋子玉看见几个客商惶恐的样子,微微一笑,这正是他所要的效果。

宋子玉率先走进饭店,牛头马面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吓得几位客商差点儿晕倒。只见他们手里都拿着狼牙棒,龇牙咧嘴、眼露凶光,大声喊道:“客官驾到──”

紧接着,灯火通明,饭堂里装扮成女鬼的服务生披头散发、鬼哭狼嚎地出来迎接。几个人被女鬼们簇拥着带到一个满是壁画的厅堂里用膳。在忽明忽灭的灯光下,可以看见壁画上画的都是地狱里的生活场景,除了阎罗的日常生活之外,都是血淋淋的冥刑画面,凄惨恐怖,叫人不寒而栗。

金沙国际,菜肴上齐,都是一些阴司里奇奇怪怪的鬼食,做成人体器官的形状,惟妙惟肖。几个客商惊异地望着盘子里的东西,不敢下筷。宋子玉哈哈大笑,他的笑声把其他人拉回到现实中来,他们自知失态,赶紧动起了筷子,喝起了这里独特的佳酿“酆都老酒”,连连赞道:“刺激,真刺激!”

这时,音乐响起,一群女鬼在忽明忽暗的灯光里跳起了鬼舞。有几个女鬼上前来劝酒,那位滴酒不沾的港商突然兴起,连连陪着女鬼干起了杯。几个人马上进入佳境,跟女鬼们猜拳行令,如醉如痴,自然贪了不少杯。宋子玉也为眼前训练有素的服务人员挑起了大拇指,说:“想不到,几年不来,这里的服务档次上了一层楼呀!”

几个人喝得头重脚轻,耍到半夜才走出“酆都饭庄”。宋子玉歪歪斜斜地坐到了驾驶员位置,醉得连钥匙孔都找不到了。这时,走过来一个英俊的小伙子,看样子像是这里的服务人员,他说:“几位老板,你们醉了,还是我来开车送你们一程吧。”说着,小伙子硬挤了进来,宋子玉感激地点了点头,动了动肥胖的身子,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随后掏出200元钱来,让小伙子回来搭车用。他心想,看来自己当年的心血没有白费呀,现在只要把客商打发满意,就不虚此行了。

小车开出“鬼城”门,行驶在了盘山道上,几个客商在车里昏昏欲睡。宋子玉总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只见小伙子专注地开着车,可他的举动却生硬怪异。借着车里的灯光,他看见小伙子脸上的表情是呆滞的,眼睛空洞无神。他不放心地提醒道:“小伙子,你有驾驶证吗?学开车几年了?”他的几句话,把后面的几个人也给闹醒了,都支棱起了耳朵。这么黑的夜晚开车,可非同儿戏。

阿岳得知要去酆都要先通过人界,鬼城就是人们常说的酆都城。小伙子怪声怪气地说:“我开车从来不用眼睛的,你们看我……”说着,只见他卖弄般地把脑袋一转,脸冲向了后面,脖子处似乎有一个轴承似的,身子还在朝前开着车。

“妈呀──”一车人同时发出了尖叫。车“吱”的一声刹住,小伙子的嘴里突然伸出来一条长长的红舌头,在几个人脸上扫来扫去。

宋子玉早就吓得瘫在了那里,那位港商更是把尿都撒在了裤子里。等几个人缓过劲来,只见旁边的车门大开,小伙子早已不知去向……

天蒙蒙亮的时候,几个人胆战心惊地从车里出来,见车轮陷进了一片长满芦苇的淤泥里。宋子玉抬眼望去,不远处,有一道长长的围墙,看着很是眼熟,难道说他们坐了半夜车,如今还在“鬼城”附近?

他看见远处围墙下有一个老农在那里干活,便壮着胆子走了过去。

宋子玉指着围墙,问道:“大爷,这里是什么地方?”

老人说:“俺哪里知道这里是个啥地方?那年来了一个混账县长,圈了村里一百多亩土地,建了这么一个不中用的玩意儿就走了。村里的土地本来就少,这一下,人们更没指望了,都出去打工了……”

宋子玉问:“这里是不是经常闹鬼呀?”老人哈哈一笑,答非所问道:“闹鬼?哼,人要是折腾起来比鬼还厉害!”

他继续问:“老人家,您守着这里就没进去瞧瞧?”

老人说:“开始的时候不让进去,村里人没钱,消费不起。现在这里早就黄了,人都撤走了,村子里的大人孩子都可以随便从那断墙进去,你自己去看吧!”

宋子玉见围墙上的确有一个豁口,他从豁口朝里面望去,只见里面杂草丛生、一片荒芜,根本不见一个人影。透过草丛,他一眼看见昨晚见到的“酆都饭庄”,早已破败不堪,还有许多鸟在上面筑巢。

难道说,昨天他们真的进了酆都城吗?还有那个开车的司机……

宋子玉连滚带爬地跑了回去,却发现刚才那个老头儿竟然也不见了。他赶紧跟几个客商把车从淤泥中推出来,开着车逃走了。

这时,老人从苇丛里钻了出来,大笑道:“他们走了,都出来吧!”

紧接着,一群妇女和一个男孩从苇丛里走了出来。众人意犹未尽地说:“咱们狠狠地宰了他们一把,能够抵得上几亩地一年的收入了!”

男孩子拿出一个面具,戴在了头上,只见那头来回扭动,逗得人们哈哈大笑。他说:“真的要感谢他们,给我赞助了200元的学费……”

看故事网更新了最新的故事:鬼开车

更多故事文章请登录看看米:

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酆都我是了解的,小时候经常听家里的老人提起过,说那里是人间的幽暗之渊。也是人鬼的结界,平时烧给先人的纸钱应该倾倒在河中,让清河送到酆都钱庄。白天你是找不到酆都钱庄的,到了晚上,酆都冥司将打开鬼城,让鬼司领取钱往下发放。酆都城关押的是那些修炼成型的妖魔,一般的鬼可没有那个资格。此去途中定是困难重重,我是不想让别人掺和的,打算独自前往。

张峰看着前方光亮一片,道路宽阔,心里兴奋不已,于是便踏了上去。

阿岳得知要去酆都要先通过人界,她以想要去看看生父生母的理由苦苦哀求我,不忍丢下她一人,决定带着她一同前往酆都。可是这二十万怎么来呢?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我久久坐在阎王殿前发呆。阿岳竟然给我提议去小鬼坊赌一把。问题是我不会赌啊,阿岳自信满满的告诉我她会,我竟然也信了。

张峰行走的速度很快,这让他完全没有想到,原来魂魄的重量竟然如此之轻,就算是日行千里都有可能,而人生活在地球下,有大自然引力,在加上人体的重量,自然和魂魄不同,能如此轻松,也让张峰明白,像有些什么,我们经常做梦,梦见自己能在天上飞跑,其实那是灵魂出窍,想来倒也有些意思。

事实上她也不知道所谓的小鬼坊在哪里,一番打听之下才找到小鬼坊的藏身之所。小鬼坊这个地方就有点像人界的地下赌场纯属违法。进去之后让我惊呆了,规模还挺大,大概有七八开间房。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除了酒馆之外,也只有这里有些生机了。我身上仅剩下仇龙镜主借我的一千左右,想要赢二十万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看见一张桌围着许多小鬼,听到他们叫嚷着:大大大、小小小。看来他们是在掷骰子。 我俩也凑了过去,阿岳端详一番之后,叫我将一千给她。一下子给我全压下去,我好像记得她压的是大。当时我的心真是怦怦怦的跳呢,汗如雨下。

可是随着张峰继续往前走,前方的道路变得越来越狭窄不说,本来明亮的光线,一下子变得暗淡了,如同到了夜晚,甚至比夜晚还黑,就只有一些微弱的光线。

她还真有两下子,开大。这桌的鬼儿们越来越多,轮番几回很快就由阿岳坐庄了。因为她赢了很多很多钱,我猜二十万是有了,她简直是传说中的赌神啊。好几次劝她见好就收,可她执意不听,于是不幸的事情发生了。我发现她的兜里还有一副骰子,也就是她很有可能出老千,我既然都看出来了,相信其他鬼兄弟很快就能看出。就是这样,一个机灵的小鬼头,可能生前经常混迹于赌场,突然大呼:她出老千!这下可炸开了锅,这下我可顾不了钱,保命要紧,一把掀翻桌子,拉着阿岳的手赶紧跑。平时懒惰的我这下得到了充分锻炼,被一群小鬼满地府的追着跑。那分钟我的心情是非常复杂的,眼看就要到手的二十万啊,就这样没了。

张峰在看了看天,这天的颜色十分奇怪,是一片纯黑色,天上也没有月亮,更没有云层,一切都显得十分诡异。

这群小鬼可真难缠哟,看见一个半明半暗的巷子溜了进去,总算是摆脱他们了。我弯着腰气喘吁吁的望着阿岳,这是一种深深的嫌弃。她却靠着墙笑了,也许对她来说是释放自己心中不可诉说的感情吧。随后蹲下身以撒娇的口吻对我说道:对不起哦,我也不想弄成这样的。我刚要站起来开口,咔咔咔,老腰给闪了,脸都给我疼变形了。阿岳这家伙竟然幸灾乐祸,一边捧腹大笑,一边给我揉着腰。

张峰只能继续向前走,心里也渐渐明白了,原来阴曹地府的路没有那么好走。

一个身穿白衣的年轻男子,大概二十五左右,提着红色灯笼照在我的侧脸之上。阿岳先看到他,估计芳心荡漾了吧,白衣男长得很帅呢!死死的盯住人家,花痴病犯了。尽管很疼,我还是慢慢的站起身子,将手放在阿岳的眼前晃悠,她这才缓过神来,脸都红了,害羞的躲在我身后。估计她以为白衣男是在看她,其实白衣男一直都在盯着我!!!白衣男我好像在哪见过啊,就是想不起来。

张峰一边走一边观望,原来道路两旁还开了一些面店,也有三三两两的人坐在那里吃面,不过奇怪的是,他们并不是动筷子,而是用嗅的,或许阴人吃饭就是如此吧。

你怎么会在这?白衣男很是诧异,阿岳立马跳出来,急不可耐的回答:我 我 我,见到帅哥连话都说不清了吗?我把她推到一旁说道。我并没有马上回答白衣男的问题,而是反问:我们见过吧?白衣男:是的,我们见过,我是白无,他在说话的同时,早已把手放在我的背上,一阵透心凉,我的背竟然不疼了。

在前方不远处,张峰还看到还有一家超市,他从超市望过去,超市大门口就摆着两具纸扎人,纸扎人红男绿女,外面还挂了一串冥器金银等,看来这一路上都是给死人用的,难怪小老头让他一路不要停留,继续向前走。

阿岳傻愣的睁大双眼看着她的男神,白衣男将手放下时,我摇摇头向他表示不记得,他:还记不记得你刚来的时候都遇见谁了。我脑海中浮现出各种人物,其实我也没见到谁,白无白无,不就是当时抓我的黑白无常其中之一嘛。看来他并不想让阿岳知道他就是白无常,我:哦哦哦你就是小白啊,他:你总算是想起来了 。阿岳见我俩好像认识贴了过来:原来你们俩认识啊!我:对啊,怎么了? 她又羞了脸:没什么~没什么,不用想都能知道她在打什么主意。小白:你们怎么会在这呢? 我:因为一些事,被一群小鬼追着,然后不知不觉就跑到这里。说来也奇怪,他们好像不敢追到这条巷子,说到这我挠了挠头。小白很自豪的望向巷子尽头:这里我说了算。

走了似乎很长时间,张峰看着前方,前方的道路越来越狭窄,狭窄的只容得他一人前行,无奈之下,张峰只得小心翼翼的向前,然而就在他前行的时候,突然下方传来一阵阵凄厉的哭喊声,吓得张峰浑身一哆嗦,差点从这里掉下去,在想起小老头之前说的话,在去阴曹地府的路上,有一条狭窄的通道,通道下面全是厉鬼、恶鬼,但是你千万不要往下看,因为他们会把你拖下去。

可是张峰的好奇心作祟,他还是用余光往下一看,竟然看到他的前女友在下面,哭泣道:“张峰……你怎么不理我了啊……”

张峰低头一看,这下子可是后悔了,下面那里是他前女友,根本就是一张狰狞的鬼脸,这张脸发青发白,根本没有下巴,下巴处的地方鲜血淋淋,不时还有鲜血往下坠,还有不少尸虫从下面钻出来。

正在此时,女鬼伸出锋利的手掌,啪嗒一下子抓住了张峰的脚,凄厉的喊道:“哈哈,下来吧……”

张峰感到身体在往下坠,而这时候,一位身穿绿衣服的女人,一下子抓住张峰的手,大喝道:“两只手都抓住我!”

张峰如同悬崖边的蚂蚁,拼命挣扎,不一会儿,绿衣女人终于把张峰拉了上来。

现在张峰吓得脸色惨白,看着绿衣女人道:“谢谢你,你叫什么名字?”

绿衣女人面无表情的回答道。

“人怎么可能没有名字呢。”

张峰看着绿衣女人,可是绿衣女人根本不理会她,只是一味的和张峰并肩向前走。

走了不久后,前方的道理终于变得开阔起来,不过却冥雾漫漫,绿衣女人指着前方道:“好了,前方就是酆都鬼城了。”

张峰正准备回过头来,可是一看,绿衣女人竟然变成了一具纸扎人,张峰这才明白,原来小老头怕他一路上有危险,所以才扎了一个纸扎人,一路上过来暗中保护他,也让张峰心里说了一句:谢谢。

张峰向着酆都鬼城走了进去,走到门口就被鬼差给拦了下来,不过张峰不慌不忙拿出一块金色令牌,鬼差一看,道:“走吧。”

张峰顺利通过以后,再把令牌拿出来一看,上面画了一个奇怪的符号,他也看不懂,也没有多想,按照小老头说的,一路找到了判官殿,不过此时还早,他也记得,要阴差打锣后才能进入判官殿,所以张峰只能在外面等候。

不过在张峰等候的这段期间,他看到不少鬼魂都由黑白无常压着,套着锁链一路向着酆都鬼城而来,据说只有过了酆都鬼城,喝了孟婆汤以后,才能成为真正的鬼。

这成为鬼以后,并不是大家所想,直接就去投胎,这首先判官要把生死簿交给阎王,阎王会查看,这个人一生做了什么,有多少孽债,又做了什么好事,如果是阴德积攒的多,直接就能投胎,下辈子还能投生个好人家,如果积攒的少,也不会差到那里去,下辈子也是无忧无虑之命,如果你一声不好不错,那就投生到普通人家,如果是作恶的,就去投胎穷苦人家,甚至是乞丐,如果是大奸大恶,那就打下十八层地狱,总之生平不要做恶事,不然下来后很痛苦的。

也因为阴间太多人投生,所以根本就来不及,所以鬼便有了阴寿,这些鬼生活在阴间,也会在这里结婚生活,不过不会生小孩,鬼是不会生小孩的,只有阴寿一到,就立即去投胎。

张峰看着来来往往的鬼,心里变得惆怅许多,也不知多了多久,终于阴差打响了铜锣,张峰也一个激灵串进了判官殿,果然在殿中找到了生死簿,也让张峰激动起来,要知道生死簿记录着凡间人的生死,也就是生杀大权,都在这一本生死簿上,不过张峰不敢怠慢,赶紧找到张王两家那一页,只见那一页写着:张王两家乃宿世仇恨,从此不死不休,直到永远!

那一排黑字,简直就是触目惊心,张峰也顾不上这么多,找到毛笔,直接把那一排字给划了,然后合上生死簿,按照原路返回。

也随着小老头的铃声响起,张峰顺利回到了身体里,然后一个激灵起身道:“我做到了,张王两家的仇恨从此化解了!”

小老头一听,在看了看张峰后脑勺,那把铮亮的斧头和黑色的宿世孽债线竟然消失不见了,也让小老头兴奋道:“走,我们现在就去你家里,把镇物给挖出来。”

小老头来到了张峰家里,果然找到一个披头散发的女鬼图藏在家中,然后再把女鬼图给烧了,从此张王两家的仇恨也消失了。

这次之后,张峰为了感激小老头,这天提着好酒好菜来到了黑柳胡同404号,却发现这里却是一片荒坟,于是觉得奇怪,便去问人,别人只是诧异的看着他,道:“这里本来就是一片荒坟啊,哪里有什么小老头,真是怪人。”

这下子张峰彻底懵了,之前的小老头又是谁,明明之前过来的时候,这里是一间木屋,可是现在……

这次之后,张峰一直没有见到小老头,不过一个月后,张峰做了一个梦,梦到了小老头,小老头在梦里告诉他,原来前世的张峰救过他,老头为了报恩,这才上来救他,张峰也才知道了,原来老头是鬼,正确来说是阴间的阴差,不过官职不大,这次因为越权帮了他,所以在下面受到一些惩罚,不过老头却说不要紧,都是皮外伤,不过也要张峰谨记:

天生皮骨非天生,乃是前世苦修成,

美丑二字凡人念,大好江山丽人焚,

牡丹花下遍白骨,桃花本是血染红,

世间万般带不去,只有业障随此身。

本文由金沙国际发布于神话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阿岳得知要去酆都要先通过人界,鬼城就是人们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