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黑暗的走廊里站了片刻,我看不清混乱中的

我忘记了谁

编辑:看故事网来源:gs.kankanmi.com 点击:次评论

这个同学会让张子洋出尽了风头,十年没见,论事业论财富论家庭,张子洋无疑是班里最风光的一个。自己开创的公司业务蒸蒸日上,七位数存款房子车子,身边不乏年轻漂亮的女人。

为了巩固自己的风光,张子洋特意邀请大家去碧峰峡二日游,费用他出。他说,碧峰峡的漂流惊险又刺激,最适合那些平时压力大的都市小白领释放压力,最后还特意强调,允许带家属。老同学们却都兴致不高,纷纷表态家里有事或者不方便,只有几个人不忍拂了张子洋的好意。

虽然张子洋比较张扬,但待朋友确实很大方,那两天的旅游行程安排得满满当当,吃住行游都很周到,同去游玩的老同学们玩的是乐不思蜀,纷纷称赞张子洋确实够意思。只不过,旅行结束后张子洋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可是,怎么也记不起是哪里不对。这件事索性也就放下了,过去了,开始他平时一样的工作和生活。

但看似和平时并无两样的生活,却在同学会后透着丝丝的怪异。

酒吧喝酒时,面前好端端的啤酒杯突然爆裂,碎片飞溅,身边刚刚认识的MM手臂锁骨被划了小却深的伤口,血渗得触目惊心。而张子洋却毫发无损,目瞪口呆。

热闹的生日饭局,点好的酒刚刚开启,桌上一个朋友跟发疯了似的拿起酒瓶就往身边人身上砸,众人好不容易拉住制止,本来融洽的气氛全无,张子洋只好跟大家说了抱歉,众人饭也没吃就离开。可事后,那朋友却一口咬定对发疯的事毫无印象。

敲定好的项目,双方签字前一刻,对方老板在自家公司下楼时摔倒,昏迷不醒。项目合作的事情只好暂时搁置。

很久很久,张子洋重复着一个梦境,那天的同学会,精彩刺激的漂流,顺流而下的气垫船,随着水流越来越急,老同学们兴奋的脸逐渐夸张到扭曲,扭曲地在他眼前交替闪过,直到他从梦中惊醒,冷汗淋漓。

……

这一连串古怪诡异的倒霉事情,让张子洋郁闷之余认为有人在背后搞鬼。为了搞清楚是怎么回事,他特意请了私家侦探调查半个月,却一无所获。

张子洋联系了一起游玩的同学询问是否大家的生活也有古怪,但老同学们的生活都颇正常,还有几个老同学调侃他是不是神经太紧绷太敏感了,让他不如再召集大家旅游放松一下。可张子洋哪里有心情旅游呢。

不过,提到旅游,张子洋心里越来越觉得,有一些什么东西潜伏在记忆深处想破土而出,却又被层层迷雾掩着,看不清楚。他努力地回忆,但是越努力,似乎越抓不住那种似有若无的感觉。倒是晚上的噩梦越来越清晰。

梦里,依旧河流湍急,皮筏与岩石剧烈地碰撞,身边人的面孔扭曲到狰狞。只有张子洋,梦里,只有张子洋的脸是平静的,但眼睛却失去焦点,好像没有灵魂的躯体,穿梭在峡谷之间的小皮筏上,随时都有被撕碎的危险。在层层叠叠扭曲的面容背后,张子洋似乎看到一张些许熟悉的,像隐在磨砂玻璃后的面容,他努力地想,眼看着那面孔前的迷雾即将散开,但刺入眼睛的却是一张腐烂不堪蛆虫滋生的脸!

这晚,张子洋就是被噩梦惊醒,汗水浸湿了身下的床单。睁大着眼睛在一片漆黑中,明明是熟悉的房间,此刻却释放着巨大的压迫感,在那浓稠得化不开的黑暗中,似乎躲着一张脸孔,伺机等待着扑出来。

张子洋有一种预感,似乎,还有更加不好的事情将要发生。第二天,张子洋和几个老友约好晚上一起在老地方“迦南小筑”吃饭。傍晚出门前,张子洋漫不经心地刮着胡子,脑子里还是昨晚那乱七八糟的梦,心不在焉地一瞄,似乎有一个黑影在目光落定那一刻迅速从镜子边缘溜走,让张子洋的捕捉扑了个空。张子洋被黑影惊到,手一抖,剃须刀在下巴上留下一道浅浅的刀口。仔细检查完家里每个房间,不出所料的没有任何问题。

“妈的!”张子洋不由自主地骂了一句,急急换了衣服出门赴约。房门落锁之后,夕阳光线照不到的房间角落,一个影子单薄地站立着。

接下来发生的事让张子洋觉得这一切似乎都只是在一个该死的梦里。

刚才那该死的服务生偏偏要说是他自己点的洋葱汤,争执之间,服务生弄翻了洋葱汤,洒了张子洋一身的洋葱味的汤汤水水。这饭当然是继续不下去了,张子洋不顾朋友的挽留一顿骂骂咧咧后闷闷地离开。就在他的车子刚刚开出街拐角,迦南小筑在一声巨响后,火光冲天。

张子洋已经记不清他是如何在火场呼喊着朋友的名字,也记不清整晚在他眼前晃动着的一张张悲痛的恐惧的扭曲的面孔。此刻的张子洋,整个身体被恐惧占满,他甚至觉得,自己正站在一个层层相套的圈套里。如果不是那份突然出现的洋葱汤弄得他一身洋葱的酸臭,他也不至于厌恶到立马离席,那么……他不敢想下去。

失魂落魄的张子洋开车疯了样在三环兜兜转转,最后停在自家楼下。这个晚上发生的一切已经超越了他的想象,他只想好好休息,整理思绪。

电梯上到20楼,打开家门,眼睛尚未适应屋子里粘稠的黑暗,张子洋摸索着门边的开关,顺手把门锁上。咔嗒一声清脆声响后,他觉得有点不对劲。

虽然已经是晚上11点多,但没理由房间里黑的伸手不见五指啊。就好像是有一张厚厚的黑色幕布盖住了眼前的一切,把所有吞没。张子洋泛起恐惧,更加迅速地摸索着门边的开关,想用光亮给自己点勇气,可平时伸手就摸到的电灯开关却好像蒸发了一样,手指接触之处,只是冰冷的墙。

“张子洋。”不远处的黑暗中,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声音近在咫尺,甚至带着温热的熟悉感,但眼前仍是散不去的黑暗,一切都看不真切。张子洋慌不择路地想要离开,转身却找不到门的方向。混乱又徒劳地摸索着,他不愿承认被困在这个最熟悉而此刻异常陌生的空间里。那声音仿佛看穿了张子洋的不安,“张子洋,你别怕。”

“妈的!你是谁?你想干什么?你出来啊!”张子洋像是三流恐怖片里的男主角一样歇斯底里地喊出这句蹩脚的对白。这次却没人给他答案。

黑暗中的沉默对峙,短短几分钟的时间,成了他这辈子最煎熬的时刻。他在脑海中仔细地搜索着这似曾相识声音的主人,不知道为什么就不那么恐惧了,或者说,当已经知道最坏结局的时候,也就没什么值得去怕,只不过想弄清楚而已。黑暗中的张子洋甚至扯着嘴角笑了一下。

“你是谁?你认识我,对么?”张子洋放弃逃离的尝试,一步步向前向黑暗深处迈步。

“是不是,我们曾经发生过什么故事?”还是无人应答。

“你知道的,我曾经有很多的……女朋友,对不起,我真的不记得你是哪个,对不起。”继续一步步前进,但没有尽头。

……

脚下被滚来的什么东西阻碍了一下,张子洋慢慢蹲下身子,摸索着捡起那个圆滚滚的东西。那个声音在他耳边突然响起,惊得心脏差点停止跳动。

“张子洋,你忘记我了么?”那个声音冷冷的。

“张子洋,你从来就没有认真地记得我。”那个声音恨恨的。

“张子洋,你为什么就不能认真地记得我!”那个声音狠狠的。

被一连串近在耳边的质问逼得有点崩溃,张子洋狂躁地对着四周吼着:“你是谁,你出来!你不说你是谁我凭什么记得你!我凭什么要记得你!”

“张子洋,为什么即使你这样,我都不能彻底地忘了你。”短短的沉默后,那声音软软的。

“你到底想怎么样?你要什么你说,不要装神弄鬼!你要什么,你说啊!”张子洋真的有点忍受不了这种压抑,“你怎么不说话,你要什么你说!最近这些都是你搞出来的吧,躲起来算什么,你怕我啊?你出来啊!”

沉默,张子洋不知道自己是跟人还是鬼在打交道,只想尽快结束这一切。

很久很久之后,正当张子洋做好全部的心理准备想要迎接最坏的结果时,女人说话了。

“我要走了,张子洋。”黑暗的那头传来女人的叹息,张子洋竟从声音里捕捉出一点点被层层掩饰的心碎,“陪着你十四年,最后这七周最快乐。现在,我真的要走了,不能再守着你了。对不起吓着了你,不过,能让你认真地记住我,挺好的。”

看故事网更新了最新的故事:我忘记了谁

更多故事文章请登录看看米:

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阿昌的手里还是拎着个煤油灯,昏黄的灯光照射在楼梯上,在黑暗与光亮间不断地闪烁着,让我的心里七上八下。除了煤油灯光以外,四周都被黑暗覆盖着,我只听到脚下的木板发出摇摇欲坠的呻吟。转过一个弯以后,我来到了二楼的走廊里。阿昌举着煤油灯走在前面,一点豆大的光线摇晃着,把我带向那未知的黑暗深处。也许是我过于紧张了,长长的走廊竟似乎没有尽头,直到阿昌突然停了下来,害得我差点撞到他身上。他在一扇门前摸索着,我似乎能听到钥匙在锁孔里转动的声音———这里就是13号房间了。门终于打开了,阿昌进去以后打开了电灯,柔和的灯光照亮了这个房间。我小心翼翼地走进去,这房间要比我想象中好一些,估计能有二十个平方。房间里有一张竹床,一个老式的写字台和梳妆台,甚至还有一台21吋的彩色电视机。不过,这房间里散发着一股霉烂的味道,仿佛已经几百年都没有人住了,这味道直往我的鼻孔里冲,熏得我受不了。阿昌马上就看出来了,他走到窗口打开了窗户,一股海风夹杂着雨点吹了进来。我立刻扑到了窗前,贪婪地呼吸着外面的空气。外面风雨交加,一片漆黑,我实在看不清大海的样子,只能听到一阵阵猛烈的海浪声,也许岸边有着无数坚硬的礁石吧。现在房间里的空气好多了,我回过头来问阿昌:“对不起,我想知道厕所在哪里?”阿昌推开了一扇橱门,原来里面是一间只有两个平方米的卫生间。有一个抽水马桶,还有一个小水槽,惟一的遗憾是不能洗澡。然后,阿昌在我的竹床上铺了一卷干净的席子,再用湿毛巾在席子上擦了擦。他做得非常好,要不是又哑又丑,也许可以在星级饭店里找到工作。正当我吃不准是否该给小费时,阿昌把钥匙交给了我,然后他就悄无声息地离开了。我回到了房间里,把旅行包放到梳妆台下的柜子里。我又跑到窗口去呼吸了几口空气,让肺叶里充满了大海的气味。我感到浑身都要散架了,索性倒在竹床上,身下的席子给人凉爽的感觉,我缓缓地闭上了眼睛。一切都像是梦幻一样,直到现在我还不敢确信这是真的。早上我还躺在上海家里的床上,晚上却已经睡在几百公里之外的幽灵客栈中了。我听着窗外的海浪声,闻着东中国海的气味,仿佛回到了几百年前孤独旅人的年代。尽管我在全国各地的旅馆和酒店里住过,但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的奇妙感觉。是的,住在这个叫幽灵客栈的旅馆里,我是有些难以用语言来表达的恐惧。但是,我同时也感到了另一种东西,正是我在小说里苦苦寻觅的感觉,这感觉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现在它就抓在我的手中了。正当我的意识越来越模糊,仿佛要被窗外的大海吞没时,忽然一阵奇怪的声音传入了我的耳朵。那似乎是一个尖细的女声,断断续续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使躺在席子上的我心里一荡一荡的。我重新睁开了眼睛,面对着斑驳的天花板,心跳突然快了起来。就在同时,我又听到了另一个声音,和那个女声混杂在一起,两种截然不同的声音纠缠在一起,飘荡在漆黑的幽灵客栈中———想想都让人害怕。可我确实听到了,这让我的后背心都有些发毛了。我立刻从竹床上跳了起来,轻轻地走到了门口,把耳朵贴在了房门上。渐渐地我听出了一些眉目,似乎是一男一女在争吵,而那个男声还充满着青春期的稚嫩。但具体说了些什么我依然听不清楚,但那男孩子有一句话,清晰地掠进了我的耳朵里:“妈妈,我们都死了吗?”是的,我惟一听清楚的就是这一句。我确信这不是我的幻觉,在我的这层楼面里,一定还住着其他人,他们在争吵,或许是一对母子?强烈的好奇心驱使我打开了房门,走廊里一片黑暗,我只能借助从我的房门里射出来的光线,向传出声音的那个方向摸索而去。我终于找到了,是我的房间对过的第三扇门,争吵声就是从那里面传出来的我轻轻地敲了敲房门。里面的声音立刻就停止了,幽灵客栈里又变得鸦雀无声。我在黑暗的走廊里站了片刻,当时我心里很害怕,深更半夜的谁知道有什么鬼东西出没。但是,我一想到这扇房门里的人就有了勇气,因为除了好奇心以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害怕孤独,此时此刻特别想与别人说话。于是,我大着胆子向门里叫了一声:“请问我能进来吗?”“请进。”一个女子的声音从门里传来。我小心地打开了房门,慢慢地走了进去。这房间看起来要比我的还大一些,房间内侧放着两张竹床,一个大约十二、三岁的少年躺在床上,床边站着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那女人有着一张姣好的面容,身材保养得不错,很有几分骨感。美中不足的就是脸上缺乏血色,看起来一脸的病容。她用怀疑的目光盯着我,用沉默来迎接我,那少年表情也和她一样。他们两人的脸部轮廓长得非常像,一看就知道是母子俩。我终于打破了沉默:“对不起。刚才我听到有人在争吵,出了什么问题吗?需要我帮忙吗?”“不,我们没什么问题。刚才——”她穿着一件薄薄的睡衣,坐到了少年身边说:“我只是在教育我的儿子。”“那真对不起,我打扰你们了。”“不!我只是想问——”少年突然插话了,看起来非常倔强。“住嘴,小龙。”母亲粗暴地打断了儿子的话。然后她的脸上挤出一丝不自然的笑容来:“真不好意思,这孩子有病,经常胡言乱语,说些神秘兮兮的话,请不要见怪。”“原来如此。”我不知道该不该相信她,但嘴巴上只能顺着她。她突然扭起了眉毛说:“我没见过你啊,是新来的客人吧?”“是的,我叫周旋,就住在走廊对过的13号房。”“你要住多久?”“我不知道,也许明天早上就走,也许会住上好几天。”忽然,她的脸上露出了奇怪的表情,似乎是在为谁惋惜。她摇着头说:“可惜啊,你走不了了。”我心里一抖:“请问这话什么意思?”“哎,幽灵客栈不是你来的地方。”“为什么?能告诉我原因吗?”她的表情突然变得懒散,淡淡地说:“不要着急,你会知道原因的。”接下来,她就没有话了,那少年也冷冷地看着他,一言不发。我知道他们是要赶我走了,我向这对母子点了点头说:“我走了,需要帮忙可以随时叫我,再见。”我离开了这个房间,三步并作两步地跑过黑暗的走廊,回到了我的房间里。房间里充满了湿润的海风,那股霉味已经吹的差不多了。我关上了窗户,却又闻到了一丝挥之不去的陈腐味。一阵浓浓的睡意再度包围了我,我脱掉身上淋湿的衣服,再用毛巾擦了擦身。我小心地关掉了电灯,黑暗重新淹没了我,我光着上身躺在席子上,身上盖着一条毛毯。外面的风雨声似乎减弱了一些,缓缓地将我带入睡梦中。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就像沉入水底的人浮出水面一样,大口地喘息起来,因为有一块石头打破了平静的水面——我听到了?是的,我听到了一些奇怪的声音,那感觉就像是蚂蚁爬进了人的耳朵里,让人每一根毛发都竖直了起来。在黑暗中我睁开了眼睛,却什么都看不到,只有一阵嘤嘤的哭声在我的耳边缠绕。夜半哭声?听起来更像是小孩子的哭声,像空气一样飘荡在幽灵客栈。我立刻就从床上跳了起来,屏着呼吸不敢开灯,在黑暗中缓缓地摸索着。我分不清那声音是从哪里传来的,也许是这栋房子的每一个角落。我可不想在这里住的第一夜就被吓死。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我一把就拉开了房门,冲到了漆黑的走廊里。真奇怪,就在我走出房门的一瞬间,那小孩哭泣的声音就忽然消失了。我什么都看不到,也什么都听不到,身上所有的感觉器官都失去了作用。但是,我的心里却有一种特别的感觉,似乎很快就要发生什么事情。在黑暗中等待——黑暗中美女投怀几秒钟后,它来了。突然,我感到有什么东西撞到了我的脸上。那感觉柔和而坚韧,就像一头小小的野兽撞到了猎人的怀中。瞬间我感到了一阵温柔的呼吸,直冲我的鼻孔。我顺手就抓住了一双圆润的肩膀,我确定一个身体正在我的怀中起伏着,然后便听到了一阵轻微的喘息声。是一个人,更确切地说,是一个年轻的女子。我的心立刻就要跳出嗓子眼了,但双手却紧紧地抓住对方的肩膀不放,生怕她会从我手中溜走。就在那一瞬间,我的心里已经想象出了她的样子。她似乎在挣扎着,就像掉进了陷阱里的小野兽,在一片漆黑中,我似乎见到了那双夜行动物似的眼睛。一双很漂亮的眼睛。然而,这里一丝光线都没有,我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能在黑暗中看到。更重要的是,这双眼睛竟有些似曾相识,一下子就把我的意志给击倒了,于是我的手渐渐松了开来。但她没有逃走,依然停在我的身上,几乎全身都倚靠着我。我又搂着她的肩膀了,这一回的动作非常轻柔。我甚至还能感到,她的眼睛正在看着我,似乎有些迷茫,她在渴求帮助。于是,我把头低下来,用极其细微的声音说:“你是谁?”虽然这声音轻到了极点,但在这黑暗死寂的走廊里,却似乎异常清晰。片刻之后,我听到了她的回答:“水月。”她的声音是那种磁石般的味道,细腻而轻碎,就好像电影里的配音。“你叫水月?”突然,我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欲望,想要看一看她的脸。我不等她的回答,立刻就把她拉到了我的房间里。我摸索着打开了电灯,白色的光线重新照耀了房间,让我的眼睛有些睁不开来,几秒钟后我才看清了她的脸———天哪!居然和我刚才想象中的一样。就是这张脸,就像显影液中的照片,正逐渐清晰地呈现在我的眼前———她很美。我的朋友叶萧,我打赌你不会相信的,在幽灵客栈这种地方,居然还会有如此漂亮的女子,在深夜里撞到我的怀中。这完全是聊斋志异里的情节:黑夜中投宿寺庙的年轻旅人,突然遇到了美丽的少女,接下去我就不敢想象了,就连我自己都不太敢相信。是的,她很年轻,看上去最多不会超过二十岁,正是古人笔下描写的那种青春韶华。一张生动的脸在我的视线里深深地烙了下来,细长的黛眉微微挑起,眼睛就像古画轴里的美人那样,眼睛里隐藏着无限的眼神,既有几分懒散,也带几分惊慌。她生着一只小巧玲珑的鼻子,嘴唇则紧紧地口民着,柔和的下巴线条有些微微颤抖。她穿着一条白色的裙子,在灯光下显出一副素净的样子。我的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连忙放开了手说:“对不起,我吓到你了吗?”她后退了一步,靠在墙上并仰起头,双眼茫然地注视着我,停顿了许久才说出话来:“我没事。”我压低了声音问:“为什么半夜里一个人乱走?”“我不知道。”“告诉我,你从哪儿来?”这一回她不回答了,紧口民起了嘴唇,那双眼睛瞪大了盯着我,看起来很害怕的样子。也许我真的吓到她了,我后退了一步说:“你走吧。”“谢谢。”她用最轻的气声回答,然后扭过头跑出了我的房间。我跟到了门外,只看到在黑暗的走廊里,那身白色的裙子一闪,就不见了她的踪影,甚至听不到她的脚步声。我在门口呆站了几分钟,贪婪地深呼吸了几口,仿佛还能闻到她身上的气味。就像放电影一样,我的脑子里又过了一遍刚才发生的一切,特别是她撞到我身上的那一刹那,这种感觉让人回味不已。“水月?”我轻轻念了一声她的名字,听起来有点南海观音的味道。再仔细想想她的脸,她的眼神,确实和小时候见过的观音像有些神似。而且,这里距离普陀山并不远,如果坐客船的话,大概小半夜就能到了。天哪,我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呢,我立刻打了自己两个耳光,罪过罪过。我叹了口气,回到了我的席子上,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噩梦没有再来打搅我。在幽灵客栈的第一夜就这样过去了。

天亮的时候,阳光从树缝里泄进房间

第十二种孤独

等待着灵魂从另外一边的身体轻轻的跑了出来

我恍恍惚惚,感觉口干舌燥,双眼模糊,只看见一片黑暗。那么,我在哪儿?我最后的记忆,是一阵迎面而来的箭雨以及胸口喷薄而出的鲜血。我是谁?我记不清了,仿佛生命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而它现在离我太过遥远。我知道我已经死了,那简直是一定的,但我得搞清楚我的一生,我不想再幽冥之府过得不明不白,而我的脑海一直都浮现着这样一个问题:第十二种孤独是什么?

我看不清混乱中的一切

什么意思?孤独也分种类吗?

睁不开眼睛

我在黑暗中摸索着,想要寻找什么能给我答案,直到我碰到了他,他就在黑暗里,和我一样,我想也是和我一样的迷路的亡魂吧。

因为眼睛在上一次的扭曲中彻底的完蛋了

“你好啊。”我向他问候道,“对不起先生这里太黑暗了。”

不知道哪里感受到顷刻之间阳光的温暖

“是啊,到处都是,没有一点儿光,那么你在这儿干什么呢?他问我。

没有言语

“我在找出口。那你呢,难道你不是吗?”

静静地感受着身边的女人

“哦,不,我来这儿很久了,那种事我早就放弃了,我在等人。”

朋友说这是一个漂亮的女人,有一种诱惑力

“不可能,你难道不清楚自己已经死了吗,这里不可能有人的。”我劝道。

我看不到

但黑暗中却传来了他呵呵的笑声,“我生前就在做那件事,再说,海拉(北欧神话中的死神)总会给她的子民惊喜。”

所以很盲目

“那你在等谁呢?“

也许昨天晚上在我边上躺着的女人就是他们描述的那样吧

“是的,我一辈子都在等,可我从来不知道她的名字,也不知道她在哪儿,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出现,她是一个谜,朋友,其实,我对她一无所知,但我还是等了,这是命运女神注定的。”

中午的时候,喝了很大一杯水,

“那你一定也永远等不到。”我说,“而现在,我要去寻找出口。”

然后胃开始绞痛,

“不要去了,你找不到的。”他一把把我拽住。

头开始发昏,

我有些生气了,这一定是个疯子,我一把在黑暗中把他放倒在地,抡起拳头准备砸下去。

身体开始下坠

突然这时,四周灯火通明,一切都亮了起来,这北欧风格的古堡,浸在幽光之中显得格外阴森,而且,我看见了她,死亡女神,她一半骷髅,一半是美丽的女子。而我再低头看看那个倒在地上的人,那张面孔,我记得每天清晨面对镜子时我能看见,那样的胡须,那样的眼神,是的,那就是我。

缩在床的一角,

这时,海拉以庄严的声音幽幽的问:“第十二种孤独是什么?”

很久

我突然感觉全身无力,头脑一片空白,瘫坐在地上,嘴里喃喃地答道:“等待·····”

清醒了

为什么是等待?我开始回忆自己的一生,我想起了那本书,《十一种孤独》,这正是这个问题的由来,作者说,未实现的梦、人与人的隔阂·······这是人生的十一种孤独,而海拉想告诉我,等待,是第十二种孤独。

却发现那个女人在对我笑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人类,你一生都做了些什么,但并不仅仅是你,所有人,你们所有,几千年来我见过许多,有的一生为了国家浴血奋战,有的碌碌无为,但其实都只是在等待而已。等待着荣誉,等待着爱情,甚至是,死亡。等待,不过是一种原地的追寻。那么,现在,你的灵魂归我所有了。”她挥出长袍,我眼前瞬间又一片黑暗,感觉自己不断跌落谷底。

她的确是一个漂亮的女人

全剧终。

让我疲惫

“查尔斯你表演的太好了!”之前身穿长袍扮演死神的劳拉向我微笑着说

看清了她的容貌

“你也是。”我回敬道,心不在焉。

脸撕裂着

帷幕落下,所有演员向观众敬礼,享受着雷动的掌声,而我只是呆呆的望着那个空座位。

眼睛开始胀痛

等了这么久,她终究还是没来。

脚开始抽筋

第十二种孤独

点燃了一支香烟

我恍恍惚惚,感觉口干舌燥,双眼模糊,只看见一片黑暗。那么,我在哪儿?我最后的记忆,是一阵迎面而来的箭雨以及胸口喷薄而出的鲜血。我是谁?我记不清了,仿佛生命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而它现在离我太过遥远。我知道我已经死了,那简直是一定的,但我得搞清楚我的一生,我不想再幽冥之府过得不明不白,而我的脑海一直都浮现着这样一个问题:第十二种孤独是什么?

很早以前就养成了抽混合型香烟的习惯

什么意思?孤独也分种类吗?

没有钱的时候,只好用白沙来代替

我在黑暗中摸索着,想要寻找什么能给我答案,直到我碰到了他,他就在黑暗里,和我一样,我想也是和我一样的迷路的亡魂吧。

女人开始笑得更加剧烈了

“你好啊。”我向他问候道,“对不起先生这里太黑暗了。”

很害怕

“是啊,到处都是,没有一点儿光,那么你在这儿干什么呢?他问我。

眼角带着阴森

“我在找出口。那你呢,难道你不是吗?”

我起身,

“哦,不,我来这儿很久了,那种事我早就放弃了,我在等人。”

但没有力气

“不可能,你难道不清楚自己已经死了吗,这里不可能有人的。”我劝道。

慌乱中在空中挥舞着双手

但黑暗中却传来了他呵呵的笑声,“我生前就在做那件事,再说,海拉(北欧神话中的死神)总会给她的子民惊喜。”

顷刻间却倒了下去

“那你在等谁呢?“

晚上的时候

“是的,我一辈子都在等,可我从来不知道她的名字,也不知道她在哪儿,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出现,她是一个谜,朋友,其实,我对她一无所知,但我还是等了,这是命运女神注定的。”

听到男女交媾的声音

“那你一定也永远等不到。”我说,“而现在,我要去寻找出口。”

听不清,

“不要去了,你找不到的。”他一把把我拽住。

仿佛离我很近,

我有些生气了,这一定是个疯子,我一把在黑暗中把他放倒在地,抡起拳头准备砸下去。

却又很远

突然这时,四周灯火通明,一切都亮了起来,这北欧风格的古堡,浸在幽光之中显得格外阴森,而且,我看见了她,死亡女神,她一半骷髅,一半是美丽的女子。而我再低头看看那个倒在地上的人,那张面孔,我记得每天清晨面对镜子时我能看见,那样的胡须,那样的眼神,是的,那就是我。

黑暗包围着

这时,海拉以庄严的声音幽幽的问:“第十二种孤独是什么?”

恐惧包围着

我突然感觉全身无力,头脑一片空白,瘫坐在地上,嘴里喃喃地答道:“等待·····”

女人的声音越来越近

为什么是等待?我开始回忆自己的一生,我想起了那本书,《十一种孤独》,这正是这个问题的由来,作者说,未实现的梦、人与人的隔阂·······这是人生的十一种孤独,而海拉想告诉我,等待,是第十二种孤独。

笑容印在我的眼睛里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人类,你一生都做了些什么,但并不仅仅是你,所有人,你们所有,几千年来我见过许多,有的一生为了国家浴血奋战,有的碌碌无为,但其实都只是在等待而已。等待着荣誉,等待着爱情,甚至是,死亡。等待,不过是一种原地的追寻。那么,现在,你的灵魂归我所有了。”她挥出长袍,我眼前瞬间又一片黑暗,感觉自己不断跌落谷底。

刀疤留在我的身体上

全剧终。

血流成河

“查尔斯你表演的太好了!”之前身穿长袍扮演死神的劳拉向我微笑着说

“你也是。”我回敬道,心不在焉。

帷幕落下,所有演员向观众敬礼,享受着雷动的掌声,而我只是呆呆的望着那个空座位。

等了这么久,她终究还是没来。

ttT���22�

本文由金沙国际发布于神话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我在黑暗的走廊里站了片刻,我看不清混乱中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