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里就剩老头和三个儿媳了,让儿子富贵受委屈

老头和三个儿媳妇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湖北某山村有一个老头,与三个儿子和三个儿媳一起生活。现在三个儿子都出去打工了,家里就剩老头和三个儿媳了。三个儿媳都很孝敬老人,老头日子过得也还良好。 让老头苦恼的是,儿媳们要回婆家就一起走,这样一来老头就孤孤独单自己在家,很是寂寞无趣。因此,老头想招想尽量让她们少回家几趟。 这一年秋季,收割完所有庄稼,三个儿媳又要回婆家。老头没理由不让去呀,就想了一个妙法,对三个儿媳说:你们要回婆家不是不可以,不过得替我办三件事,谁能办到,不光这次可以去,今后愿意去随时也可以;谁办不到,谁就不能随便去。 三个儿媳齐问:什么事?您快说! 老头说:第一件事,给我炒一盘‘永远不熟的菜’。第二件事,从婆家回来,给我带些‘骨包肉’和‘肉包骨’来。这第三件事,经过‘人从屋顶过,水从屋下流’那个村庄时,到姓‘西北风’的那家,把我留在他家的‘包火筒’和‘招风纸’取回来。 三个儿媳都感到新奇,沉思半天,想了好一会,老大老二媳妇都说理解不了,想不出措施。智慧聪明的三媳妇说:爹爹,我能办获得。 三媳妇进厨房,不一会端出一盘用一种叫生菜炒的菜来,放在老头眼前说:这是一盘用生菜炒的菜,烧熟了也叫生菜,所以是‘永远不熟菜’。 老头点点头说:回到婆家还要办妥那两件事,办不到,此后再不许随便回婆家。 一周之后,三媳妇回来了,他走到丈夫公眼前,拿出一包鸡蛋说:这是‘骨包肉’。又拿出一包红枣说:这是‘肉包骨’。 老头又问:那第三件事哪?三媳妇又拿出一个负担,一边解一边说:我回来经过‘大桥村’就到姓‘冷’的这家,把你放在那的‘灯笼和扇子’取回来了。说着就交给了老头。老头千万没有想到,三媳妇做的三件事,和他想的分毫不差。这样,智慧的三媳妇就赢得了随时想回家就回家的许可。

  一
  从前,靠山屯有一户,家里就爷俩,老汉叫杨林,儿子叫杨富贵。杨林老婆有病去世的早,杨林怕娶了填房媳妇,让儿子富贵受委屈,就一直未娶。
金沙国际,  当爹的舍不得吃,舍不得穿,勤俭节约了一辈子,攒下点家底,买了五亩薄田。说穷不穷,说富不富,就是那么个二不坎子家庭。
  富贵十八岁了,媒人上门说亲,可杨林这个当爹的,总是以各种借口不答应。媒人说:“这老杨家,真不识抬举”。
  其实,杨林是想攀一门大户人家的姑娘做儿媳妇。
  有一天,杨富贵自己上地里去锄地,看见邻村的一个姑娘在地里挖野菜。
  杨富贵说:“姑娘你是哪个屯的?”
  姑娘说:“我是苗家沟的。”
  杨富贵说:“姑娘贵姓啊?”
  姑娘说:“我免贵姓苗,叫苗翠花,今年十八。你贵姓啊?”
  杨富贵说:“我免贵姓杨,叫杨富贵,今年也十八。”
  苗翠花说:“你家几口人呀?”
  杨富贵说:“我家就我和我爹,还有一条大黄狗,就是缺女人。”
  苗翠花说:“你家里是靠种自家地生活,还是靠给地主扛活生活呀?”
  杨富贵说:“我们爷俩靠侍弄家里五亩薄田维持生活,你挖野菜的这块的二亩半地就是我家的。”
  苗翠花说:“照你这么说,我是占你家地盘啦!哈哈哈!”
  杨富贵说:“欢迎你常来我家占地盘,哈哈哈!”
  苗翠花说:“是吗?那我可真的要常来咯!”
  杨富贵和苗翠花相视微笑,两人玉面飞红霞,快乐中略带羞涩。
  杨富贵说:“你家里是靠种自家地生活,还是靠给地主扛活生活呀?”
  苗翠花说:“我家靠我爹和我哥给地主扛活维持生活,家中只有一个菜院子。”
  杨富贵说:“请你家大叔名讳?”
  苗翠花说:“我爹叫苗家兴。”
  杨富贵说:“今天见到你很高兴,希望以后还能相见你。”
家里就剩老头和三个儿媳了,让儿子富贵受委屈。  苗翠花说:“那就要看缘分了。”
  杨富贵回家后,就向他爹说明了想娶苗家沟的苗翠花。他爹一听是个挖野菜的姑娘,那一定是个穷人家的姑娘,有钱人家也用不着挖野菜呀!老汉说:“儿子你不能娶那穷家的姑娘,娶就娶个富家的小姐。”
  杨富贵一听,脸色就像霜打的茄子——蔫了巴登的。
  从此,杨富贵茶不思,饭不想。整天就是往炕上一躺,啥活不干。这下子吓坏了他爹。
  杨林问:“儿子,怎么了?生病了吗?”
  杨富贵说:“我不想娶富家小姐,就想娶苗翠花。”
  杨林说:“嗨!你咋就这么死脑筋了,三条腿的蛤蟆找不着,两条腿的大活人有的是呀!”
  杨富贵三天没吃饭。杨林慌了,害怕儿子万一想不开有点啥闪失的犯不上。就找来媒婆去苗家沟说亲,结果一说就成了。
  在苗翠花出嫁前,娘对她说:“丫头,新媳妇要有接受公婆刁难的心里准备,俗话说多年的媳妇熬成婆,新媳妇都要经历波波折折的历练。”
  苗翠花说:“当公婆的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做呢?”
  娘说:“历练才能让人变得成熟,学会做人做事。”
  二
  苗翠花一嫁进杨家门,杨家立刻就有了很大变化。屋里屋外被苗翠花布置的井井有条,干干净净,规规矩矩。苗翠花还养了鸡鸭鹅和小猪,苗家一派生机怏然。杨富贵和他爹的衣服也总是干干净净的了,让屯邻都夸说:“老杨家找了个好媳妇。”
  可是,杨林还一门心思给儿子定个富家小姐。还想法掉法的想逼走儿媳妇苗翠花。
  有一天,杨林扛着锄头要下地锄地,杨富贵要跟着去,被他爹拦住了。杨林说:“你在家歇着吧,你给我送晌午饭就行了。”
  杨富贵就问:“爹,你吃什么饭哪?往哪送哇?”
  杨林头也不回一边往外走,一边说:“我吃煎不熟的鱼,煮不熟的菜,我在山坡前,山坡后,我在地角旮旯铃铛地里干活。”
  杨富贵刚要跟上去问个明白,被媳妇拉住衣角制止了。等杨林走远了,苗翠花说:“我们家有在山洼洼里的棉花地吗?”
  杨富贵说:“有哇。”
  苗翠花说:“饭就往那里送,准没错。”
  杨富贵说:“你怎么知道的?”
  苗翠花说:“山洼洼里的地即是山坡前,也是山坡后。只有棉花长得像铃铛,所以棉花地就是地角旮旯铃铛地。”
  杨富贵说:“那我爹要的煎不熟的鱼,煮不熟的菜又怎么办呢?”
  苗翠花说:“这个好办,你去河里抓几只蛤蟆,去菜园里掐些生菜来。蛤蟆肉煎熟了也会反生的,生菜煮熟了也叫生菜。”
  杨富贵跑到河里抓了几只蛤蟆,到菜园子里掐了些生菜。苗翠花三下五除二做好了饭菜,杨富贵给他送去了。杨林一看,没挑出来啥毛病,干生气,嗨声不断,可就是没办法说儿媳妇。
  三、
  过了一些日子,杨林拿出一块一丈的布来吃交给儿子。说:“把这块布交给你媳妇,让她给我做一个床单、一件布衫、剩下的还给我做个汗巾。”
  杨富贵清楚苗翠花娘家很穷,不可能往上添布,自己又不当家。就说:“爹!这一丈布做一个褥单都还不够,你叫她如何做出三件来呢?
  杨林瞪着眼睛说:“我怎么说,她就得怎么做。你不是愿意娶个穷媳妇吗?”
  杨富贵很生气,也很无奈。就回到自己屋,对媳妇说:“我爹又给你出难题了,给了这一丈布,让你给他做出一床褥单、一件布衫、一条手巾。”
  苗翠花听了,若无其事的说:“这还不简单!”
  杨富贵说:“这布也不够呀,你怎么做呀?”
  苗翠花说:“你放心去地里干你的活,我有办法做。”
  苗翠花心灵手巧,飞针走线把这一丈的布裁了一个大褂子,太阳落山时早已做好了。
  爷俩从地里回家时,苗翠花就把大褂子交给公公杨林。杨林说:“我要的是三件呀,怎么就做了一件呢?”苗翠花慢条斯理的说:“爹呀!三样一样也不少哇:你夜里睡觉当褥单,白天干活当布衫,你出汗时抓起小襟当手巾。”
  杨林心里有气又说不过媳妇,这事就算过去了。
  四
  又过了些日子,媳妇苗翠花想回娘家看看。杨富贵向爹说:“翠花要回娘家住几天。”
  杨林说:“回娘家看看是对的,不过回来时给我捎几样吃的:骨头包肉、肉包骨头、捧着手去、盘着腿来。”
  杨富贵一听就来气了,紧锁眉头,敢怒不敢言。回到自己屋,对媳妇苗翠花说:“我爹又给你出难题了,让你从娘家回来时给他捎几样吃的:骨头包肉、肉包骨头、捧着手去、盘着腿来。”
  苗翠花说:“我知道了,我回娘家住三天,就是我们村上的赶集的日子,你去接我就行了。”
  苗翠花梳洗完毕就回娘家了。
  苗翠花到了娘家。苗翠花对娘说:“娘,我公公先是说吃煎不熟的鱼,煮不熟的菜,我在山坡前,山坡后,我在地角旮旯铃铛地里干活。我给他煎了青蛙,煮了生菜,让富贵去棉花地送给他爹。”
  翠花娘说:“你公公说什么了?”
  苗翠花说:“没说什么。”
  翠花娘说:“杨富贵对你怎么样?”
  苗翠花说:“他对我还好,但是他对他爹也办法。我公公后来又给我一丈布让我做出一床褥单、一件布衫、一条手巾三样东西。”
  翠花娘说:“丫头,那你给你公公做了没有?”
  苗翠花说:“我做了一件大褂子,我对我公公说你夜里睡觉当褥单,白天干活当布衫,你出汗时抓起小襟当手巾。”
  翠花娘说:“呵呵,你还真有办法。”
  苗翠花说:“这次我回家,我公公又让我回去时带上骨头包肉、肉包骨头、捧着手去、盘着腿来。”
  翠花娘说:“你知道该准备什么吗?”
  苗翠花说:“我知道。”
  翠花娘说:“狗尿苔不济长在了金銮殿上,好歹他也是你当家的爹。新媳妇都得经过历练,才能熬成婆的。该对你公公的好一样也不能差,慢慢感化他吧!”
  苗翠花说:“是,娘,我记住。”
  过了三天,杨富贵去接媳妇苗翠花。到了苗翠花家,看见媳妇苗翠花。就说:“和我回家吧。”
  苗翠花说:“别急,你爹要的东西还得带上。”
  苗翠花对自己的娘说:“娘,你把咱家小鸡下得蛋给我煮上十个鸡蛋。”
  苗翠花看看院子里成熟的大枣,说:“富贵,你拿上竹竿打下一筐大枣。”
  杨富贵拿着竹竿子挑大个枣打落一地。苗翠花不大一会就捡了一筐大枣。
  苗翠花拿出几个铜板说:“富贵你去集市上买五个油条,五个烧饼回来。”
  杨富贵到了集市买完了五个油条和五个烧饼,就回来了。这时苗翠花已经梳洗打扮完毕,岳母也把煮鸡蛋煮好。杨富贵问:“我爹要的东西准备好了吗?”
  苗翠花说:“这不都在这呢吗?鸡蛋就是骨头包肉、大枣就是肉包骨头、烧饼就是捧着手去、油条就是盘着腿来。”
  杨富贵想了想也对,就高高兴兴地和媳妇苗翠花回家了。
  回到了家,杨富贵就把四样东西交给他爹杨林,杨林看看这些东西也挑不出毛病。
  杨林心想:这儿媳妇不简单那,这么刁难她也没难倒她。
  杨林叹了口气说:“嗨!这就是命啊!”
  从此,杨林再也没给儿媳妇苗翠花出难题,儿媳妇苗翠花也对公公比从前更加殷勤服侍。一家人和睦相处,尊老爱幼,让邻里们羡慕不已,都夸杨家门风好!
  俗话说:多年的媳妇熬成婆。历练向来都是新媳妇的必修课,新媳妇也必须经得起历练。      

湖北某山村有一个老头,与三个儿子和三个儿媳一起生活。如今三个儿子都去广州打工,家里就剩老头和三个儿媳了。三个儿媳都很孝敬老人,老头日子过得也还不错。

让老头苦恼的是,儿媳们要回娘家就一起走,这样一来老头就孤孤单单自己在家,非常寂寞无趣。因此,老头想招想尽量让她们少回家几趟。

这一年秋天,收割完所有庄稼,三个儿媳又要回娘家。老头没理由不让去呀,就想了一个妙法,对三个儿媳说:“你们要回娘家不是不可以,不过得替我办三件事,谁能办到,不光这次可以去,以后愿意去随时也可以;谁办不到,谁就不能随便去。”

三个儿媳齐问:“什么事?您快说”!

老头说:“第一件事,给我炒一盘‘永远不熟的菜’。第二件事,从娘家回来,给我带些‘骨包肉’和‘肉包骨’来。这第三件事,路过‘人从屋顶过,水从屋下流’那个村子时,到姓‘西北风’的那家,把我留在他家的‘包火筒’和‘招风纸’取回来。”

三个儿媳都感到新奇,沉思半天,想了好一会,老大老二媳妇都说理解不了,想不出办法。聪明伶俐的三媳妇说:“爹爹,我能办得到”。

三媳妇进厨房,不一会端出一盘用一种叫“生菜”炒的菜来,放在老头面前说:“这是一盘用生菜炒的菜,烧熟了也叫生菜,所以是‘永远不熟菜’”。

老头点点头说:“回到娘家还要办好那两件事,办不到,今后再不许随便回娘家”。

一周之后,三媳妇回来了,他走到老公公面前,拿出一包鸡蛋说:“这是‘骨包肉’”。又拿出一包红枣说:“这是‘肉包骨’”。

老头又问:“那第三件事哪”?三媳妇又拿出一个包袱,一边解一边说:“我回来路过‘大桥村’就到姓‘冷’的这家,把你放在那的‘灯笼和扇子’取回来了”。说着就交给了老头。老头万万没有想到,三媳妇做的三件事,和他想的分毫不差。这样,聪明的三媳妇就赢得了随时想回家就回家的许可。

本文由金沙国际发布于神话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家里就剩老头和三个儿媳了,让儿子富贵受委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