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淹死在池塘里就是最好的佐证,村长儿子王

池塘里的地仙尸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竹林屋村前有一口大池塘,水很深,传说这口池塘淹不死人。 有一天来了个的古董贩子胡胖子,偶尔据说了这件怪事,于是猜疑池塘里有宝物。他花钱买通了村长,雇了四五个人,划着小船在池塘里撒网捕捞。可整整忙活了三天,屁也没捞到。 眼看横财没发成,反而要赔上一笔钱,这让视钱如命的胡胖子心疼得要命。他心有不甘,决定孤注一掷,想租几台抽水泵把池塘的水抽干。 胡胖子的设法遭到了村民尤其是上了年龄的人的反对。他们自发组织起来,手拿棍棒把池塘围了起来。 公愤难犯,胡胖子实在没招,只好又给村长送上一个厚厚的红包,请他想措施。村长采取许愿、威逼、利诱等手段,逐个瓦解了那十多个围攻村民,让他们不再和胡胖子作对。 三台水泵抽了整整两天两夜,池塘终于见了底。池底没有任何宝物,倒是有一具骨架完整的尸骨,也不知是什么年月的无名尸骨。这让花了血本一无所得的胡胖子以为很霉气,愤怒之下,他让人浇上汽油焚烧了这具尸骨。 池塘抽干后的第二天起,竹林屋村下了三天三夜的大雨,池塘又满了。村长从镇上开会回来,路过塘中那条窄小的泥泞土路时,脚下打滑,不慎掉进了池塘。等众人打捞上来,早已没有了气息。 你真是不长眼呀村长的妻子趴在村长的身上哭了一会儿,突然站起身,指着池塘痛骂起来。 过失呀!从来淹不死人的池塘,今天怎么就淹死了村长呢?适才惠顾着救人的村民被骂醒了,个个以为惊异极了。 再说胡胖子从竹林屋村回来那天起,晚上一睡觉就做恶梦,梦见一个蒙面黑衣人,用绳子绑缚住他的手脚,然后将他满身浇遍汽油,点燃打火机焚烧他。虽说是做梦,可胡胖子梦醒后,总以为满身灼痛,满身披发出皮肉被烤焦的味道,这让他恐慌不已。 这样的日子或许连续了半月,胡胖子忽然患上了一种希奇的病,身上的皮肤一块块像烧焦的炭从骨骼上脱落,先是手上、胸上,最后是脸上看遍了天下很多家医院,试遍了各种措施,花光了所有储蓄,胡胖子的病也没治好,最后无比疾苦地死了。 后来,一位戴方巾的云游道士经过竹林屋村,据说了这件事,连声喟叹说:惋惜了,惋惜了!本来池底那具尸骨不是平凡的尸体,而是传说中的地仙。地仙是祖祖辈辈栖身某地,十三代单传,代代是本地德高望重、受人尊敬的族长的遗骨。道士说,地仙一般都安放在本地最轻易出性命的地方,有地仙的庇佑,村人就会逢凶化吉。道士屈指一算,地仙是汉唐时人,距此刻一千多年了,其间不知经历几许沧桑巨变,早已物是人非,难怪村人都不知道这件事。 听了道士的一番话,村民们懊悔不迭,尤其是那些当初自发组织起来护塘的村民更是羞愧不已,为了点蝇头小利,他们竟然出卖了庇佑他们的地仙,真是愧对列祖列宗呀! 懊悔、羞愧之余,村民们更多的是惧怕和不安。此刻没有了地仙的庇佑,先前淹不死人的池塘,又恢复了旧日的恶毒,村长淹死在池塘里就是最好的佐证。 事实也果然是这样,在接下来的一年里,就有三个人和五头大牲畜掉进池塘淹死了。村民们出入村子时都是胆战心惊,唯恐不小心掉进池塘。后来,经村委会一致表决,动用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村前的池塘被填平了。村民们松了一口吻,这下不用再担忧池塘淹死人了。 第三年秋季,竹林屋村发生了一场火灾。只管村民们奋力急救,把井里的水都抽干了,可由于火势太猛,水源有限,全村半数人家的房屋都被大火吞没了。 唉,要是那口池塘还在,也不会烧成这样!灾后,村民们望着残垣断壁的屋舍,心里五味杂陈,说不出是啥滋味。

王刚死了,村里人听了一片哗然。 王刚是村长的儿子,他嫌天气热,就跑到这水潭来游泳,被淹死在了里面了。 王刚的淹死,让大家都感觉很意外,王刚是村里的大哥哥,自小习的一身好水性,还曾经救过几个溺水的孩子,这次竟然会自己栽了跟头,被淹死了?真是怪了? 那时我还小,在人群中望着村长满脸伤心的在水潭上和村里人捞尸,听旁边村民说,这水潭有些邪乎,自从那一年下了一场暴雨后,不知冲来了啥,时不时就会搞两条命在里面。 想来也是,那一年我刚好到了六岁,想跟大哥哥王刚去水潭这边学游泳,可是父母警告我,让我禁止去游泳,问他们为什么,他们总是说听话就行。 村长一行人加上一些壮丁在水潭上捞尸捞了一个下午,直至黄昏将至,还没把尸体捞上来,看热闹的村民都陆陆续续回家烧菜做饭了。眼看就要天黑,村长脸上的着急更浓重。 “把闸口的抽水机给抬来,他娘的,我就不信抽干了还找不到!”村长急的恼火了,一声令下,直接动用了村子平日用来灌溉的那台大抽水机。 那抽水机抽力虽大,但是要把一潭水抽干,估摸也要一两个小时,我那时候被我妈喊回去先吃饭去了。 吃完饭后我又悄悄地跑了出来,心想那么久了,水潭子的水估计被抽干了吧,还没见过淹死的人什么样,就跑向山脚。 刚到山脚边,我就遇上了隔壁的玩伴大胖球,他正被他妈妈揪着耳朵喊回去吃饭,他看到我后有些紧张的告诉我,不要去看,王刚死的有些邪乎。 大胖球越是这么说我就越好奇,急急脚就来到水潭边,钻了一个空隙进去看,当看到潭底情况时,我吓得两腿顿时感觉力气被抽空,想要坐到地上。 王刚死的样子的确邪乎,他尸体摆出的姿势,给人感觉他不像是被淹死的,而是被什么东西给拖到了潭底。 只见王刚下半身被埋在了淤泥里,上半身趴在泥土上,双手抓着淤泥,四周全是抓出来的痕迹,村民们窃窃私语,说王刚这副模样,莫不是给水鬼弄死的? 木已成舟,人死不能复生,村长止住悲痛,带人前去抬尸,三三两两地把王刚从淤泥里拖出来,但是却怎么都拖不动,这就有点吓人了,几个壮汉都拖不动一个死人? 村长生疑,心想是不是有什么东西牵扯住才拖不出来,检查了一下,心里一惊,还真有一条黑布带缠在儿子的脖子上。 村长抹去淤泥,用力扯了扯黑布条,没扯动,手顺着布条摸了下去,又是一惊,摸到下面好像有些什么东西,连忙喊人拿铁铲来挖。 清理下,随着淤泥被挖开,四周围观的村民都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淤泥下竟然清理出来一具棺材,且看上去有些年头了。 很清晰地看到,王刚尸体刚刚从淤泥里边拖不出来,是因为脖子这条黑带跟棺材连在一起了,村长看到这一幕,心里不禁骇出一身冷汗,嘴里不知嘀咕着什么,却不敢声张,心里似乎知道了儿子的死因。 清理淤泥的村民,不小心用铁铲在棺材上一撬,将棺材盖撬走一片,看到里面东西后顿时惊叫了起来,“啊,全是宝贝!” 村民们当即把注意力从王刚的尸体上转移到棺材那些宝贝上,一个个不顾泥水冲到了棺材旁,从里面拿出几件东西,天虽有些黑,可那东西金光闪闪,透着微弱的月光,大伙都看出那是金器。 “干什么呢,这些东西不是你们的!” 村长怒了,他这边才死了儿子,那边村民就在欢呼雀跃的抢金器,那能不怒。 “抬回去,这些东西是地底下挖出来的,要上报政府,谁敢抢我就抓谁去蹲牢子。”村长一声令下,众人都不敢动了,况且大家余喜过后才又想起,这些东西跟死去的王刚脱不了干系,心头多多少少有些害怕,更是不敢打棺材内宝贝的主意。 几个壮汉将棺材小心翼翼的抬上岸,冲刷后送到了村委会放着。当时村长还安排了两个村里人镇守,担心棺材内的宝贝被偷走,随后就去处理儿子的丧事,村里人则聚集在一起津津乐道的谈说潭底的棺材和棺材内的金器玉器。 一夜一晃而过,那日清晨,我手上揣着红薯准备去上学,但刚出门就见不少村里人朝村委会跑去,我也跟着跑去,到了一看,又吓了一跳,又死人了。 村长死了! 就死在潭底挖出的棺材的旁,死像恐怖,面目狰狞,两眼突兀,像经历了什么恐怖的事,而且嘴巴里塞满了淤泥,顺着嘴角流下。 同时,村里人还说棺材内那些宝贝不见了,只有一棺材的淤泥,哪有什么金器和玉器。 随后,警察来了。 经过调查发现了,先发现死者的是当晚两个守棺材的人。 当晚两个村里人正守着棺材,村长忽然来了。村长给他们发了两根烟,随后就进屋去看棺材,等了约莫半个小时,两村民还不见村长出来,不由感觉有些奇怪,外加想到棺材内都是宝贝,说不定村长在打这些宝贝的主意,自己贪赃徇私,便赶忙进屋看。 这一看,发现村长死了,然后就是大伙见到的样子。 只是警察什么也没查出,不知谁是凶手,这件事也成了悬案。 儿子的死和棺材脱不了关系,老子的死和棺材更是脱不了关系,这件事在村里闹得沸沸扬扬,一个故事开始传出。 这件案子警方毫无头绪,这个棺材也被送去了城里,当成了证物,就这样尘封了三十年之久,直到一个考古学家对棺材进行研究,村长儿子王刚的死,才得以真相大白。 原来,棺材里边的死人是个有钱人家的主,陪葬时把大量的金器玉器放在了棺材里,那时候那家人怕盗墓的居心叵测,便让造棺材的木匠给棺材设置了机关,说是只要有人触碰到棺材,都会被一条黑布带勒死,这样一来,不论五湖四海前来打算大干一场的盗墓贼都闻风丧胆,悻悻而回。 那一年曾发生过一场百年一遇的大暴雨,把棺材从山上冲到了水潭,水潭杂草众多,棺材那时并未沉底。这王刚便是动了贪念,要去盗走棺材的陪葬物,这才触发了机关,黑布条勒住他的脖子。水中暗流变幻莫测,估计是棺材沉底,王刚抵不住棺材的重量,被活生生地拖进淤泥淹死了。 这一推断,让警方瞬间醍醐灌顶,又有了新的激情去追查这桩案子,但是却又很快陷入了迷雾。 这棺材年代久远,村里人都不知里面藏有宝贝,到底是谁把这个消息透漏给王刚的呢? 再说回那村长的死,至今都解不开,到底村长是怎么死的呢? 再说回那一棺材的宝贝,怎么就一夜之间变成了满满一棺材的淤泥,这也太扯了? 再说回那两个当班守棺材的人,自从三十年前警察放弃调查这桩悬案后,两人就在村里人间蒸发了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一切到底是村民所说的邪乎,还是背后有人精心谋划的一桩惊天杀人盗宝案,若有这般心思缜密的头脑,还如此天衣无缝,估计很早就盯上了这个棺材的宝贝,只是惧怕这棺材的机关才无从下手罢了。 因此警方推断,背后策划这一切的人,只能是那曾经被这个棺材的机关吓得闻风丧胆,却又惊为天人的盗墓贼了。

竹林屋村前有一口大池塘,水很深,传说这口池塘淹不死人。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有一天来了个的古董贩子胡胖子,偶然听说了这件怪事,于是怀疑池塘里有宝物。他花钱买通了村长,雇了四五个人,划着小船在池塘里撒网捕捞。可整整忙活了三天,屁也没捞到。

眼看横财没发成,反而要赔上一笔钱,这让视钱如命的胡胖子心疼得要命。他心有不甘,决定孤注一掷,想租几台抽水泵把池塘的水抽干。

胡胖子的想法遭到了村民尤其是上了年纪的人的反对。他们自发组织起来,手拿棍棒把池塘围了起来。

众怒难犯,胡胖子实在没招,只好又给村长奉上一个厚厚的红包,请他想办法。村长采取许愿、威逼、利诱等手段,逐个瓦解了那十多个围攻村民,让他们不再和胡胖子作对。

三台水泵抽了整整两天两夜,池塘终于见了底。池底没有任何宝物,倒是有一具骨架完整的尸骨,也不知是什么年代的无名尸骨。这让花了血本一无所得的胡胖子觉得很霉气,恼怒之下,他让人浇上汽油焚烧了这具尸骨。

池塘抽干后的第二天起,竹林屋村下了三天三夜的大雨,池塘又满了。村长从镇上开会回来,经过塘中那条窄小的泥泞土路时,脚下打滑,不慎掉进了池塘。等众人打捞上来,早已没有了气息。

“你真是不长眼呀……”村长的老婆趴在村长的身上哭了一会儿,忽然站起身,指着池塘大骂起来。

不对呀!从来淹不死人的池塘,今天怎么就淹死了村长呢?刚才光顾着救人的村民被“骂醒”了,个个觉得惊异极了。

再说胡胖子从竹林屋村回来那天起,晚上一睡觉就做噩梦,梦见一个蒙面黑衣人,用绳子捆绑住他的手脚,然后将他全身浇遍汽油,点燃打火机焚烧他。虽说是做梦,可胡胖子梦醒后,总觉得全身灼痛,浑身散发出皮肉被烤焦的味道,这让他惊恐不已。

这样的日子大概持续了半月,胡胖子突然患上了一种奇怪的病,身上的皮肤一块块像烧焦的炭从骨骼上脱落,先是手上、胸上,最后是脸上……看遍了全国许多家医院,试遍了各种办法,花光了所有积蓄,胡胖子的病也没治好,最后无比痛苦地死了。

后来,一位戴方巾的云游道士路过竹林屋村,听说了这件事,连声喟叹说:“可惜了,可惜了!”原来池底那具尸骨不是普通的尸体,而是传说中的“地仙”。“地仙”是祖祖辈辈居住某地,十三代单传,代代是当地德高望重、受人尊敬的族长的遗骨。道士说,“地仙”一般都安放在当地最容易出人命的地方,有“地仙”的庇佑,村人就会化险为夷。道士屈指一算,“地仙”是汉唐时人,距现在一千多年了,其间不知经历多少沧桑巨变,早已物是人非,难怪村人都不知道这件事。

听了道士的一番话,村民们后悔不迭,尤其是那些当初自发组织起来护塘的村民更是羞愧不已,为了点蝇头小利,他们竟然出卖了庇佑他们的“地仙”,真是愧对列祖列宗呀!

后悔、羞愧之余,村民们更多的是恐惧和不安。现在没有了“地仙”的庇佑,先前淹不死人的池塘,又恢复了昔日的“恶毒”,村长淹死在池塘里就是最好的佐证。

事实也果真是这样,在接下来的一年里,就有三个人和五头大牲畜掉进池塘淹死了。村民们出入村庄时都是提心吊胆,唯恐不小心掉进池塘。后来,经村委会一致表决,动用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村前的池塘被填平了。村民们松了一口气,这下不用再担心池塘淹死人了。

金沙国际,第三年秋天,竹林屋村发生了一场火灾。尽管村民们奋力抢救,把井里的水都抽干了,可由于火势太猛,水源有限,全村半数人家的房屋都被大火吞没了。

“唉,要是那口池塘还在,也不会烧成这样!”灾后,村民们望着残垣断壁的屋舍,心里五味杂陈,说不出是啥滋味。

本文由金沙国际发布于神话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村长淹死在池塘里就是最好的佐证,村长儿子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