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便借了张鱼网半夜里去鱼塘偷鱼,于

归元寺里的金钱龟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那一天,我下定决心把家里那只绝食数日的金钱龟放生给西园寺的"放生池",一来,可以积点德,换回一点微不足道的"福报",二来,让它回归自然应该是它最好的归宿了,最重要的是,如果它继续绝食,凭它那日渐瘦削的体格,是支撑不了多久的。

武昌归元寺里有个放生池,常常有香客们带鱼来放生,不过有的香客路远,带来的鱼就死在了路上,原想放生反杀生,害得好多香客懊悔不已。

西园寺的放生池不大,但凡来放生的都是一些慈悲为怀的"施主",都想把"功德"放进池中,然后换来福报,越多越好。走在池边,随处可见的便是种类繁多的鱼儿了。最常见的就是锦鲤鱼,它们通常个头不大,有的通体呈橘红色,有的则是呈鲜艳斑斓的花色。花色的甚是招人喜爱,它们身上的图案有的像含苞待放的花骨朵,有的像正在怒放的鲜花,朝气蓬勃,有的身上则分明是裹着一副"百花争艳图",妖娆多姿,吸引着游人们赞许的眼球。如若池边的施主丢下一小块面包,那场面可就壮观了,数以百计的锦鲤们争相冲向面包块,一会呈圆形簇拥,一会星散四周,一会骤然跃起,犹如正在欢跳"水上芭蕾"的婀娜的运动员。

附近的村民们就此发现了商机,纷纷买了活鱼去寺院卖,几毛钱的小鱼在那里卖一元。香客们虽然觉得价钱太离谱,但积德行善全凭自愿,看那些小鱼挤在盆里痛苦挣扎,就都念着阿弥陀佛买下来放生了。

当我正陶醉在锦鲤们优美的舞姿的时候,只听不远处"哗"的一声,水波四溅,有位游客大呼,"大鱼呵!"原来,池底的鲢鱼耐不住寂寞了,也想跃出水面"献媚"一番。

到归元寺卖鱼的村民越来越多,养鱼户赵伍余的生意也越来越红火,因为附近只有他一家鱼塘。这下村里的小混混金贵红了眼,他只想做无本买卖,便借了张鱼网半夜里去鱼塘偷鱼,结果被赵伍余当场抓住,没收了鱼网还要把他送到派出所。正好赵伍余老婆在,认为为了几条鱼得罪了乡邻不值得,便劝说赵伍余放了金贵。

我手捧着那只金钱龟,欲找一片有它同类的水域,将之放生。可是,据老和尚说,乌龟很少出没在显眼的地方的,一般都躲在某个角落里休憩。那可让我头疼了,于是我便环走在池塘边,试图找到乌龟出没较多的地方,可是,我绕着池塘走了一整圈,却始终没有发现一只乌龟,于是我便想起了老和尚说的"角落",那么就从角落入手吧。

金贵偷鱼不成丢了网,便想把鱼网讨回来。他不知从哪里搞来了两只碗口大的龟,提着来给赵伍余赔礼,说这龟是从巴西引进的金钱龟,吃了可以大补……赵伍余老婆信佛,听到这话就阿弥陀佛念起来。金贵见状,赶紧改口说这是观赏龟,龟寿千年,养了积德长寿。

果然,皇天不负有心人,在池边的一段走廊下面,有一片十平米见方的小水洼,水洼的左侧有一段台阶通向岸上,右侧则有两块"太湖石",两石中间有个一尺见方的出口,是连接着放生池的。不知道是人们的精巧设计,还是浑然天成的鬼斧神工,竟然巧妙地把这小小的水洼变成了一个"世外桃源",而把那一大池的池水以及那些成群的鱼儿们牢牢的挡在了外头。

赵伍余一看果然值得观赏,这龟通体绿色,头上一对鲜艳的红斑,龟壳上的花纹绿里透黄,挺像一枚枚钱币。赵伍余觉得这是个好彩头,便还了金贵的鱼网,把这对龟放进了自家的鱼塘里,让它保佑自己财源滚滚。

大大小小的牛蛙与种类繁多的乌龟散落在水洼边上,里三层,外三层,水里也有数以百计的乌龟在悠然自得地游弋着。要不怎么说牛蛙和乌龟是有灵性的呢,那我说它们是绝顶聪明,能找到一个可以远离"喧嚣"的乌托邦。

转眼到了夏天,那天赵伍余正在往鱼塘里撒饲料,突然发现塘边的沙土一鼓一鼓地蠕动,赵伍余吓了一跳,以为是水耗子来偷鱼吃。他抄起铁锨刚要挖下去,就见沙土里忽地拱出了几只带红斑的小脑袋,紧跟着钻出了一只只碧绿的小龟,匆匆地划动四肢往水里爬。赵伍余乐坏了,忙把它们捉进了饲料盆里,数了数恰好十只,欣赏了一阵刚要把它们放回鱼塘,脑子里突然一动,立刻有了好主意。

"好吧,就这里吧,你自由了,去找你的朋友吧。"我对我的乌龟咕哝了一句,于是便蹲下身子把捧着它的双手缓缓摊开,咕咚一身,它掉进了水里。可是,出人意料的一幕发生了,它刚掉进水里,便往岸上游,而且速度之快,根本不像近半个月未进食的样子。

赵伍余带着这十只小龟来到归元寺,蹲在大门前吆喝起来:“金钱龟送金钱,放生积德,增福增寿喽!”这一嗓子,果然引来了不少香客,大家听着这吆喝顺耳,看着这小龟可爱,就想买来放生。赵伍余看到了抓钱的机会,马上把价钱从十元一只涨到了二十元一只,有道是物以稀为贵,香客们纷纷解囊,十只小龟很快就卖光了,赵伍余一会儿的工夫就挣了二百元。

我心想,它也许是换了新环境有点不适应吧,这也正常。于是,我便把它抱起来,鼓励它说"勇敢一点,你马上就过上好日子了,和朋友们一起白吃白喝自由自在的多好。"说罢,就再一次把它投入水中,它却又重复刚才那一幕!我只能再把它丢进水中,可是·······

金钱龟果然带来了金钱,也给赵伍余带来了启发:要是在塘里养上一批金钱龟,那不就发啦?赵伍余马上外出联系,转天就花两千元搞来一百九十只金钱龟。他把大的放到鱼塘里养殖,剩下的一百多只拿到寺里去卖,这一进一出很快又赚了两千多元。赵伍余高兴啊,他每天都在鱼塘边盯着,只等着沙土里爬出小龟来。

我没有再次理会它,只是径直朝西园寺的大门走去,边走边回忆起当初买回它时的情景,一种莫名的惆怅陡然涌上心头。记得那一天,我看见它和一堆同类挤在一个狭小的玻璃金鱼缸里,它只是伸出头用它的可怜的绿豆小眼看着我,我便心生恻隐,这也许就是我买它的原因吧。可是回到家中,它却充嘴不食,不是因为冬眠的缘故,因为时至夏天,也不是因为食物的原因,因为我买给它的是最好的。大概是我的主观原因吧,也许是它的眼睛骗了我,也许是我的感觉骗了我。我认为我把它带回家是帮它脱离苦海了,殊不知它那个狭小的金鱼缸,是它的天堂,而我给它买的宽敞的乌龟"别墅",却是它的苦海。这使我想起惠子在濠上问庄子的一句话"子非鱼,安知鱼之乐?"那么,"我非龟,安知龟之乐与不乐?"

这天,赵伍余又来到归元寺卖龟,大概来得早了,没盼来香客却等来一个老和尚。老和尚朝赵伍余点点头,说:“施主请随我来。”

大概一切都已经晚了,我不知道把它放生,是积德还是缺德。因为一时感觉的使然,我把它据为己有,当它以极端的方式报以反抗的时候,我却不负责任地把它扔掉,还美其名曰,"放生"!也许它本来要的就不多,只要过上以前的生活就满足了,虽然空间很小,虽然每天吃不饱,但是,毕竟它和那帮与它同甘共苦的老朋友在一起。我却无情的改变了它的生活轨迹。

难道是要我捐钱?赵伍余想想自己是靠着寺里的放生池挣了钱,就是多捐一些也不为过,便挺痛快地跟着老和尚进了寺院,没想到老和尚却一直把他带到了放生池边。老和尚伸手向池里一指:“施主请看。”

我现在能做的,只有祈祷它平安了······

赵伍余往池里仔细一瞧,不由大吃一惊:池里满是白花花的鱼骨头!

因为今年天旱水位下降,清澈的池水一眼就看到了底。只见水里的鱼已经寥寥无几,却有近百只大大小小的龟趴在池底,缩着头一动不动。赵伍余正在纳闷儿,一条鱼游到了龟群的上方,只听“咕”地一声,下边一只龟的脑袋闪电般地伸出来,极为准确地咬住了鱼身,接着拖到池底撕扯着吞吃起来,旁边的龟被惊动了,紧跟着一拥而上,挤成一团疯狂抢食……老和尚闭上眼睛,难过地摇着头念叨:“阿弥陀佛,罪过罪过啊……”

看着贪婪抢吃的金钱龟,赵伍余愣了一会儿,突然大叫一声,撒腿就往自家鱼塘跑。他跑到鱼塘,打开放水口发动了抽水机,心惊胆战地看着水面,心里也念起了阿弥陀佛。

赵伍余老婆听见抽水机响,跑来看见老公正在抽水清塘,以为他发了疯,一个劲儿地问他为什么,赵伍余没心思跟她解释,守着抽水机只管抽水,不消一个小时,塘底渐渐露了出来:只见里面除了几十只碗口大的金钱龟在到处乱爬,只剩下不多几条大鱼!

完了!赵伍余心惊肉跳,目瞪口呆,他老婆也一屁股坐在了地下,两口子欲哭无泪。这鱼塘是赵伍余的命根子,光买鱼苗饲料就贷款两万元,现在全打水漂了!

赵伍余狠狠给了自己一个大耳光,叫唤着:“我糊涂!我混蛋!我财迷心窍呀……”突然,他像疯了一样扒开沙土,掏出龟蛋又踢又踩。老婆看他杀生,哭喊着扑上来阻拦,这哭喊声惊动了周围的村民。

村长也闻讯跑来了,见此情景他马上把情况汇报了上去。很快市里有关部门便派了环保专家赶来考察。

专家查看鱼塘后告诉赵伍余,这些龟根本就不是金钱龟,而是宠物贩子非法牟利,从国外走私进口的红耳龟。红耳龟繁殖迅速,一旦流失到池塘、农田里,就会大量捕食鱼虾、青蛙等当地生物,严重破坏生态平衡。为此,今年春天政府还发了专门文件,明令禁止饲养买卖。赵伍余发财心切又不关心时事,买来了红耳龟,这才给自己的鱼塘造成了灭顶之灾。

金钱龟变成了吞钱龟,财源滚滚变成了祸水滚滚,赵伍余两口子后悔不迭。

本文由金沙国际发布于神话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金沙国际:便借了张鱼网半夜里去鱼塘偷鱼,于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