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把这个小丫头捡去了,丑妞在员外家慢慢长大

打这以后,丑妞越长越水灵漂亮,又聪明伶俐,一头长长的黑发,秃疮也好了。有一天,丑妞给皇上打水洗脸,丑妞站在一边,皇上发现水盆里有个凤凰在动,回头一看是丑妞 ,皇上心里这个高兴。晚上丑妞给皇太后洗脚时,发现太后脚心有一个黑痣,就嘻嘻的笑了,太后说:“你笑什么”?丑妞说:“回太后的话,奴仆脚上也有一个黑痣,跟太后的差不多,所以发笑。”太后一看,和自己的真是不两样,心想我有这块痣当了皇太后,这丫头将来也能当。太后跟皇上一商量,皇上早就有此意,马上就高兴的答应了。

从前,有一户人家,养了七个孩子,很是穷,常常断口粮。有一年大旱,一百多天没下雨,这一户人家更是悲惨,顿顿吃树皮,到后来连树皮都快没得吃了。实在没措施,一狠心,把最小的一个丫头丢到路边,假如碰到一个好人捡去,说不定另有一条生路。 赶巧有个外乡的好心员外经过瞥见 ,就把这个小丫头捡去了。这小丫头瘦皮包骨头,还生了一头癞痢疮,很是吓人,员外也不嫌弃,还给小丫头起了个名字,叫丑妞。 丑妞在员外家慢慢长大了,也渐渐胖起来了,可就是头上的癞痢疮总也好不了。丑妞心地善良勤快,每日给员外往山上去放羊,这些羊都很听丑妞的话,丑妞没事就给羊刷毛,羊一个个都长得溜光水滑肥壮。 一天,皇长进山打猎,瞥见这群美丽的羊群,瞅着丑妞,怎么看怎么喜欢,说她天生有福相,就让员外把丑妞贡给了皇上。 打这今后,丑妞越长越水灵美丽,又智慧聪明,一头长长的黑发,秃疮也好了。有一天,丑妞给皇上打水洗脸,丑妞站在一边,皇上发现水盆里有个凤凰在动,转头一看是丑妞 ,皇上心里这个兴奋。晚上丑妞给皇太后洗脚时,发现太后脚心有一个黑痣,就嘻嘻的笑了,太后说:你笑什么?丑妞说:回太后的话,奴才脚上也有一个黑痣,跟太后的差不多,所以发笑。太后一看,和自己的真是不两样,心想我有这块痣当了皇太后,这丫头未来也能当。太后跟皇上一磋商,皇上早就有此意,顿时就兴奋的承诺了。

和硕怡亲王府 额娘,您别难过了,方才邵王爷来过,不时才说贞儿的病渐有起色了吗﹖ 贞仪格格比着手势﹐安慰哭个不止的怡王妃。 贞仪自从两年多前因为窥见兰欣被害﹐叫贼人推下楼梯灭口﹐伤了脑子﹐不止为何竟然不会说话﹐ 一直到今日并未复原。 王妃抓住贞仪的手﹐恼道﹕"别再比了﹗邵王爷说了﹐你这病一大半是心病﹗也不知你这孩子是 怎么着﹐就是不肯说话﹐要不早些时﹐我已经可以听见你叫我额娘了﹗"说着悲从中来﹐又是大哭一 常 贞仪瞧着如此﹐黯然垂下脸﹐静静坐在床沿。 不是她不想说话﹐而是她当真不会说﹗ 如果说出口的所谓"话"﹐只是几个咿咿呀呀的声音﹐不成句子的﹐比初学说话的孩童还不如﹐ 反倒要更惹额娘伤心﹗她不如不开口﹐当个真正的哑巴﹗ 没想到﹐多年前的一场意外﹐竟然让她失去说话的能力﹐也让她成为人人背地里嘲笑的哑巴格格﹗ "你这孩子要教额娘拿你怎么好﹗"王妃看着出落得清纯柔美﹐楚楚动人的女儿﹐不由得重重叹 口气。"眼看着同皇贝勒的喜事近了﹐你却还是这付模样﹐教额娘怎生向老太后交待﹗" 贞仪清丽的眸子一黯﹐犹豫了下﹐终于写道﹕不如额娘进宫去禀明太后﹐就说贞仪的病短期内大 抵不得痊愈﹐请皇太后撤回成命﹐另行为皇贝勒爷抉择婚配对象── "傻孩子﹗"王妃打断她。"要是皇太后当真撤销婚事﹐你的病又迟迟不好﹐那你的终身岂不是 被耽误了﹗﹖"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你这傻孩子尽是替别人着想﹐可想过你自己没有﹖"王妃面带忧色。"这事儿 不用你管﹐到了这地步也怪不得为娘的自私了﹗" 见贞仪低着头﹐王妃又叹口气。"你心底别怪额娘把话说重了﹐事实你的情形就是这样。"接着 好言道﹕"额娘是私心偏袒不错﹐可也是为着你着想﹐你也不能一辈子不嫁人的是不﹖现下有这么好 的一门亲事﹐不知是多少人求不来的福气﹗再者邵王爷也说了﹐只要你肯开口说话﹐这病迟早是要好 的﹐这样咱们也不算不能交待了﹗" 贞仪抬头盯视着她额娘﹐美丽的眼底有丝难言的忧郁。 王妃口气放软﹐温言劝道﹕"好了﹐总之大婚一事在即﹐又是皇太后主婚﹐这事是万万不会变更 的了﹗往后你只要安心等着嫁入宫即可﹐其它的事就不必想太多了﹗" 贞仪又垂下头来﹐两眼瞪着床头上的绣花枕发怔。 王妃不知她在想些什么﹐只觉得问了也无用﹐便叹了口气﹐离开贞仪的闺房。 实则贞仪想的是她额娘没想到的问题。 或者说﹐是额娘太乐观了﹗也或者是她不愿面对现实──宫里妃嫔间的尔虞我诈﹐当真适合她的 性子吗﹖何况她身有残疾﹐却占着正室的位置﹐那些人又要怎么糟踏她﹖她自小看多了王府里女眷们 争宠的嘴脸﹐更遑论是在皇宫内。这种事只会更加剧﹗再者现下她虽然是正室﹐可一旦皇贝勒得势﹐ 顺利登上龙位﹐他怎么能册立个哑巴当皇后﹖﹗届时势必另立侧室﹐却叫她情何以堪﹖﹗ 这一切种种都是问题﹐贞仪能体会她额娘的心情﹐可额娘是想岔了﹗在他人眼中求之不得的姻缘 至于她却是最沉重的负累…… "格格﹐也深了﹐您快上床就寝吧﹗"使女上前来扶起她。 贞议回过神﹐看窗外月已中天。她拿起纸笔写道﹕翠儿呢﹖ 翠儿是贞仪的贴身女婢。 贞仪身上随时带着纸笔﹐自从她出事后﹐只有额娘﹐嫂子兰欣和服侍她的翠儿看得懂她比划的手 势﹐至于其它人﹐只得假纸笔和他们沟通。 况且出事后她心底渐渐有一层自卑﹐除了较亲近的亲人外﹐她难得与外人接触﹐因此也日益仰赖 贴身的婢女。 "翠儿姐姐让福晋召去﹐嘱咐我先来伺候格格更衣。" 贞仪看着她﹐觉得这名小侍女长的清秀纯雅﹐难得的是身上有一股沉静的气质﹐怎么瞧也不像是 个女婢﹐于是问她﹕我没见过你﹐你叫什么名字﹖ 小侍女福了一福。"小婢名唤莲儿﹐是新近才来王府的婢女。" 贞仪见她说话斯文﹐进一步问﹕你识得字﹖ 莲儿答﹕"小婢读过几天书﹐识得几个字。" 贞仪点点头。怎么会进王府来的﹖是卖身还是签年契﹖ "回格格的话﹐小婢是卖身。" 贞仪再问﹕家里有困难吗﹖ 莲儿不语﹐低下头。 贞仪待要再问﹐翠儿走了进来﹕"咦﹐格格﹐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 莲儿便请个安退了出去。 贞仪问翠儿。莲儿是我房里的﹖ 翠儿摇头。"近日府里忙着格格大婚的事﹐管事大人从外头买了几个奴婢进府来帮手﹐莲儿便是 这么进来的﹐不过这几个新买的人并没有被分到各房去﹐每日只是听候差遣﹐见哪一处缺人﹐便到哪 一处干活儿去。" 贞仪点点头。那么你去同符总管说﹐我要留下莲儿。 "是﹐格格。" 贞仪这么一说﹐翠儿便明白意思了。 稍候翠儿服侍贞仪睡下﹐一宿无话。 *** "我不干﹐我不干﹗皇阿玛做什么要我嫁给那个臭书呆﹗" 皇十四格格哇哇大叫﹐眉头皱得像结麻花。 和硕怡亲王府﹐贞仪格格的闺房里正召开淑女大会﹐兰欣﹐贞仪﹐悦宁﹐小倩面面相觑﹐小倩立 时三刻噗嗤一声笑出来。"人家可是新科状元﹗听说无论人品﹐学时﹐机智﹐反应皆是上上之选﹐难 得的是他考的是文秀才﹐武功却顶好﹐皇阿玛就是怕留不住他才下旨赐婚﹐人家才不是什么臭书呆哩﹗" 小十四发倔。"我不管﹗只要是肯死书的蛀书虫﹐统统是臭书呆﹗" 哼哼﹐那臭书呆根本就是她的对头﹐生来专门克她的﹗她就是不爽他﹗就是瞧他老大不顺眼﹗怎 么样﹖﹗ 兰欣摇头﹐听了这浑话﹐好气又好笑。"你自个儿不读书﹐就说人家读的是死书﹐都是臭书呆了﹖" 谁知手上抱着大白兔的悦宁却来插话。"依我看﹐大概也是个臭书呆﹗" 她和小四是一卦的﹐全是富贵草包。 小十四见有人帮她﹐得意洋洋。"瞧吧﹐悦宁也这么说﹗嫁个臭书呆可不闷死我了﹗" 大家伙儿齐声哀叹。 不是因为她言语夸张﹐而是那副嚣张样──她们是替未来的驸马爷哀悼﹗ 只有贞仪微笑不语﹐她是被兰欣哄来作陪客的﹐她明白嫂子怕她寂寞﹐把女眷带到她房里来﹐希 望她与人多多接触的一片心意﹐因此不忍拒绝﹐但是不会开口的她从头到尾却只能缄默以对﹐微笑示 人﹐心底却是另一层心酸…… 小十四见她不取笑自己﹐便挺谄媚的蹭到人家身边去宣告。"就贞仪姐姐了解我﹗你们全都嫁了 人﹐知道男人好处﹐就不向着自个儿姊妹了﹗" 在这里﹐也只有贞仪同小十四是待嫁闺女。 "听听﹐这像什么话﹗还是个皇格格﹗"小倩快昏倒状。 她出身市井﹐说话都比小十四有格调一点。 贞仪摇头笑﹐在纸上写下﹕她还是个孩子。 小倩嗤笑一声。"对﹐童言无忌﹐小狗放屁﹗" "珍姐姐﹗"小十四不依﹐撅着嘴怪叫。 珍格格即是小倩﹐与小十四同胞﹐她自小与皇帝亲爹失散﹐直到年余前才被认回。 小十四嘟起嘴﹐老大不高兴。"算啦算啦﹗叫你们来是给我出主意的﹐谁知你们个个取笑人﹗全 都坏死了﹗我不如去求聿哥哥﹐要老奶奶替我做主﹗" "这倒是﹐"悦宁小脸埋在白兔毛里﹐嘻嘻笑。"皇太后娘娘疼他﹐找他肯定有辙﹗不过你找他 不如找水净﹐你求他他可不一定帮你﹐让水净开口﹐他就不得不帮了﹗" "噫﹐说得对﹗聿哥哥那人﹐我去求他﹐他肯定也要先耍我一番﹗" 这回众姐妹倒是没话说﹐谁不知德聿"恶名"在外﹐连小十四这顽皮精都惧他三分﹗求他﹖做梦 倒快些﹗ 小十四眉开眼笑。"这回我有救了﹗" 她眼珠一转﹐瞄到贞仪﹐心底一动。"不如贞仪姐姐同我一块儿去吧﹗" 贞仪睁大眼﹐脸泛红云﹐怯怯地问﹕"我去能帮你做什么﹖" 她没想到小十四会青睐她。 小十四鬼灵精怪。"帮我壮胆呀﹗"说完拉了贞仪就走。"昨儿个我听皇阿玛说﹐聿哥哥今日会 上老奶奶那儿去﹗咱们先去找了水净﹐再一并上宫离去找他﹗" 可是…… "别可是啦﹗" 她硬拖着贞仪走人﹐一阵风似的去匆匆。 "你们猜她这是在做什么﹖"悦宁眨巴着眼﹐盯着房门皱起眉问。 "谁知道﹐"兰欣笑着摇头。"那丫头心眼比谁都多一窍﹐大概只有德聿贝勒才制得了她﹗" "兰欣姐说得对﹗"小倩拍手笑。"我方才瞧小丫头眼珠子骨碌碌转﹐就知道她肯定动起歪脑 筋了﹗" 悦宁狐疑地瞅着小倩问﹕"她要动歪脑筋﹐你做什么这么高兴﹖" 两人眉开眼笑﹐乐得什么似的﹐仿佛已经亲眼瞧见好戏般。 兰欣看到两人如此天真﹐只能在一旁摇头﹐心底希望小十四的歪脑筋﹐别当真动到贞仪头上去﹐ 要真如此﹐依贞仪那性子﹐吃了亏肯定也只会闷在心底﹗ 倒不是怕小十四会有坏心眼﹐只是那孩子一出生就是金枝玉叶﹐自小人人捧在掌心呵护﹐兼以 年纪又小﹐就怕她闹得没分寸﹗她自个儿是皇格格不打紧﹐贞仪同她不一样﹐可不能闹着玩的。 边想着﹐她向小倩道﹕"小倩﹐不如你带咱们进宫﹐一块儿瞧瞧小丫头卖弄什么玄虚﹖" "好啊﹐好啊﹗" 小倩果然上当﹐立即带了悦宁和兰欣﹐兴冲冲的往宫里去…… *** 兰欣三人一到太后的寝宫﹐没看见水净同德聿﹐却听见小十四道﹕"老奶奶﹐我要跟贞仪姐姐 同一日出嫁﹗" 贞仪早已由太后主婚﹐赐婚德烈皇贝勒﹐却因为她从楼上跌下﹐伤了脑子意外失语﹐婚事这才 延迨至今。 老太后瞧着小十四﹐挑眉问﹕"这又是为什么﹖" 小十四拉着贞仪的手。"因为我同贞仪姐姐投缘﹐咱们俩情比姐妹深﹐所以一早说好了﹐要同 时同地一块儿出阁。" 兰欣三人面面相觑﹐几时这鬼丫头又同贞仪"情比姐妹深"了﹖ 兰欣瞧贞仪只管微笑不语﹐便知道这小丫头定是说服了她来哄老太后。 只是这丫头要同贞仪一块儿出阁有何用意﹖ 老太后听了小十四的话﹐抚掌呵呵笑。"好好好﹐难得你们俩感情好﹐我就一块儿替你们办喜 事﹐来个双喜临门﹗" 小十四连忙附和。"是啊是啊﹗都说双喜临门兆头好﹗老奶奶想的周到﹐要是我小十四﹐想破 头也想不出这么个双喜名堂哩﹗" 众姊妹摇头暗笑﹐这小妮子嘴巴这么甜﹐更肯定是有贼心眼﹗瞧她那对眼珠子骨碌转﹐就知道 又要不安分了。 "我说贞丫头啊﹐你过来。"老太后道。 贞仪应声﹐低着头走上前去。 老太后看着贞仪柔美清丽的脸蛋﹐叹了口气﹐似有惋惜﹐之后慈爱的牵住她的手﹐轻轻拍着。 "我听你额娘说﹐你那说不出话的毛病﹐近日有些起色了﹖" 贞仪请了安﹐脸上怯怯的微笑﹐拿出纸笔写道﹕近日邵王爷替贞仪看诊﹐贞仪的病稍有起色﹐ 已经能发出一点声音了。 这已是最含蓄的回答﹐即不违背额娘的心意﹐也已道出实情。 老太后点头。"这么说﹐要让你能开口说话﹐还得要等一段时候了﹖" 贞仪温驯地点头﹐是。 她心底却想﹐只怕她这辈子再要开口说话﹐是不大可能了﹗之后﹐不免黯然的垂下头去。 老太后突然骂道﹕"那贼人忒般大胆﹗敢加害兰丫头同你﹐好在兰丫头肚里的孩儿没怎么着﹐ 否则真该千刀万刮﹗"说完又同兰欣道﹕"下回进供给的带小采矜一道﹐我同那小丫头越瞧越合 眼﹗" 兰欣陪笑。"是﹐也该带采矜进宫了﹐那孩子才会说话﹐便唔唔呀呀的念这老祖宗呢﹗" 小十四也逗老太后开心。"呵﹐那小贼丫头哪里知道老奶奶的好处﹗就说咱们这一近身﹐只 要稍稍沾点老奶奶的喜气﹐就要添福添寿的﹐那小人儿怎晓得这个好处﹗她念着老奶奶﹐还不就 是想讨糖吃﹗" "我瞧你才是个小贼丫头﹗"老太后听了心情大好﹐笑啐她。"打小不知是谁日日来我这儿 讨果子吃﹐你好意思哩﹗" 众人哈哈笑﹐小十四也不在乎﹐做个鬼脸。 哄撮了老太后开心﹐应承了同日出阁一事﹐稍后大家各自回府﹐兰欣问贞仪。"小十四那鬼 丫头要跟你同一天出阁是什么用意﹖" 贞仪比道﹕我也不知道她是什么用意﹐不过小十四总不会不知道轻重﹐随意胡闹才是。 兰欣锁起秀眉。"但愿如此才好。" *** 当晚回房﹐宣瑾问爱妻。"今天一整日不见你﹐去了哪里﹖" 他拥住她﹐爱意深浓﹐不住亲吻。 兰欣轻轻推开他﹐脸颊已微微泛红。"同小十四她们进宫去﹐小丫头去求太后﹐说要跟贞仪 同日出阁……" 宣瑾挑起眉﹐手上不老实。"跟贞仪同一日出阁﹖"说话间﹐大手已攀上爱妻圆润的胸脯﹐ 肆意揉抚。 兰欣臊红了脸﹐想拉下他的手﹐他却是不动分毫﹐反倒是肆意地探进衣襟内﹐握了满掌香软。 "咱们好好说话……别这样碍…"兰欣不知所措。 "谁说这样便不能好好说话﹖"他耍无赖﹐进一步扯下她的衣裳﹐露出一身雪白柔腻的肌肤。 他眸光一浊﹐低头吮吻那一身诱人的白皙。 成亲已一年多﹐他仍如初识当初一般为她动心﹗只恨当时他摸不清自己的心意﹐让心爱的女 人无端为他受尽折磨…… "小丫头无缘无故求这个……就怕她孩子心性重﹐又要胡闹。"兰欣抵挡不住只得说话好支 开他的注意力。 "是有可能﹗"宣瑾撇撇嘴笑﹐继续被打断的动作﹐似乎不把她的顾虑放在心上。 兰欣续道﹕"让我更担心的是珍异﹐自从出事后﹐她明显的逆来顺受﹐完全失了自信﹗"见 宣瑾没反应﹐她轻轻挣开他。"你不担心小十四那丫头她──" "你担心我就够了﹐小傻瓜﹗"他翻倒她﹐将她压在床上﹐动弹不得。 "可是……" "放心﹐一切会安排好﹗" 兰欣睁大眼。"安排什么﹖" 宣瑾低笑﹕"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随即低头吻住她微张的小嘴﹐制止她接踵而来的问题。 至于宣瑾的所谓安排究竟是什么﹐在接下来的夜里﹐似乎是无关紧要的问题了。

金沙国际,丑妞当娘娘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赶巧有个外乡的好心员外路过看见 ,就把这个小丫头捡去了。这小丫头瘦皮包骨头,还生了一头癞痢疮,非常吓人,员外也不嫌弃,还给小丫头起了个名字,叫“丑妞”。

丑妞在员外家慢慢长大了,也渐渐胖起来了,可就是头上的癞痢疮总也好不了。丑妞心地善良勤快,每天给员外往山上去放羊,这些羊都很听丑妞的话,丑妞没事就给羊刷毛,羊一个个都长得溜光水滑肥壮。

从前,有一户人家,养了七个孩子,非常穷,经常断口粮。有一年大旱,一百多天没下雨,这一户人家更是凄惨,顿顿吃树皮,到后来连树皮都快没得吃了。实在没办法,一狠心,把最小的一个丫头丢到路边,如果遇到一个好人捡去,说不定还有一条活路。

一天,皇上进山狩猎,看见这群漂亮的羊群,瞅着丑妞,怎么看怎么喜欢,说她天生有福相,就让员外把丑妞贡给了皇上。

本文由金沙国际发布于神话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就把这个小丫头捡去了,丑妞在员外家慢慢长大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