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氏看了一眼赵氏说,林燕不是说柳家什么都没

退婚记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相传好久以前,柳家村有个柳家店。东家人赵氏和她的儿子柳泉母子两人相依为命,管理着店铺。柳家虽然不是家当万贯,在本地也是一个十分富足的人家了。柳泉又长得一表人才,并且十分智慧。因此常有人上门提亲。赵氏告诉他们柳泉小的时候与柳泉爸爸的把兄弟林汉家的姑娘林燕定了娃娃亲。后来就再没有人来提亲了。 这年春天,赵氏以为柳泉已经长大了,应该给他们结婚了。正计划到林家去磋商,家里遭了一场大火,把店铺和所有财富都烧光了,只好先放下了。 林汉见林燕已经长大了,心想:柳家怎么不来磋商孩子成亲的事呢?我也不能主动找柳家磋商呀。正着急呢,听到了柳家店着火的消息,急忙跑到柳家店去看。柳家店已经是一片废墟。柳家母子也不知去哪里了。回到家后,他吃不好饭,睡不好觉。他对媳妇韩氏说:柳家除了那家店铺就什么也没有了。此刻店铺也烧了。咱就这么一个女儿,不能让她嫁到柳家受罪去。我想让他们退婚,可又没法启齿。韩氏说:那怎么办呀?两个人磋商了半天,终于想了个主意,由韩氏去同柳家说。 韩氏拿了两吊钱来到柳家店,见那边搭了个木棚。一群人正在帮柳家收拾铲墙断壁。她犹踌躇豫地走进木棚。赵氏见了忙叫柳泉给岳母倒茶。韩氏看了一眼赵氏说:嫂子,据说你们家着火了,我们也帮不上什么忙。这有点钱你收下,应个急吧。不美意思,有个事我必需和你说。赵氏说:妹子,有什么事你只管说。韩氏叹了口吻说:唉,我都说不出口。你说林燕都这么大了还没成‘人’。这还不算,前几天又得了一种怪病,满身长疮,连脸上都是,还发出一种怪味,很难闻。我们请郎中给她看,郎中说她这病没有十年、八年的治不好。我和她爸合计,这不要耽误泉儿吗?我们就想同你磋商把这门婚事退了,再给泉儿找个好的。赵氏说:妹子,孩子有病没关系,咱们给她请名医治。别说让泉儿等十年,就是等二十年也得等。柳泉也说:是啊。婶子,你回去告诉我妹子,让她安心养病。我会等她的。韩氏想:你们自然会等了。你们此刻一无所有,脱离林燕,你们还能娶到媳妇吗?不行,我绝不能让燕儿跳到火坑里,于是说;嫂子,你们这么说,我们就更不美意思了。我和你兄弟已决定了,你们什么也不用说了。我们已经把退婚契约写好了。你们签个字就行了。说完从怀里掏出一张纸放在桌上。赵氏想:燕儿多好一个孩子呀?怎么早不病,晚不病,偏偏这个时候病呢?赵氏开了一辈子店,什么人没见过,什么事没碰到过。她察言观色很快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拿起笔来就要签字。柳泉抢过笔说:妈,这婚不能退!赵氏说:你别那么没出息。人家是看咱们家着火了穷了,才要退婚的。你看不出来吗?韩氏见赵氏揭了自己的老底,脸红了,忙把头低了下去。柳泉这才明白,挥笔在契约上签上自己的名字递给韩氏说:好了,此后她和我河水不犯井水。她走她的阳关道,我在我的独木桥。韩氏接过契约回身要走。赵氏把她带来的钱扔了过去说:这钱你带回去,我们用不着。 韩氏走后,赵氏看了看柳泉说:孩子,没关系。燕儿是个好姑娘,可她们这样嫌贫爱富,这亲退了也罢。他们觉得咱们家被火烧了就完了。他们想错了,咱们拔一根汗毛还比他们的腰粗。今后咱们找一个更好的。柳泉说:咱们家另有钱?赵氏说:晚上你就知道了。 这天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赵氏点上了一盏油灯,让柳泉拿一把锹在木棚下挖。柳泉一挖只有一锹深,下面是石头。柳泉把土清理洁净后露出一块石板,把石板撬开露出一个洞口。洞里还修有台阶。赵氏拿着油灯和柳泉下到洞里。洞里有两个一尺见方的箱子。柳泉把箱盖打开,一个里面装着银元宝,一个里面装着各种首饰。赵氏说:这是咱柳家祖上留下的。你爷爷临死的时候告诉我和你爹说祖上有遗训:不到山穷水尽的时候,不能动这笔钱。此刻是用它们的时候了。不过记着,今后一定要把它补上。两个人拿了些银子又把箱子盖好,返回地面,把石板盖上,填上土恢复了原样。 第二天他们就雇人盖屋子了,要建一个比本来还要大的店面。 韩氏刚一到家,林燕就来找她说:妈妈,据说柳家店着火了。你方才从那回来,快告诉我,烧成什么样了。韩氏说:真不知道害羞!烧什么样与你没关系了。你们已经退婚了。说完从怀里拿出契约给她看。林燕说:一定是你们看人家着火了,逼人家退婚的。不行这婚不能退。韩氏说:这是他们自愿的,谁逼他们了?要否则他们能签字吗?再说契约已经签了,不行也得行。你爹已经给你托媒婆了,再给你找个好人家。林燕说:好马不备双鞍。我即许配给了柳家,就非柳泉不嫁。韩氏说:婚已经退了,你还怎么嫁?林燕说:那我就去当尼姑。说完跑进了屋里。 林燕回到屋里越想越气,爹妈怎么能这样呢?这明明是看人家着火了穷了么。我可不能做这种背信弃义的人。可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又能怎么办呢?也不能自己去柳家呀。过了一会她有了主意。对,找郝三叔去。想到这,她收拾了一下应用的东西,打了一个包。第二天天刚亮,偷偷溜出了家门。 郝三叔是与柳泉的爸爸柳龙、林汉一起拜把的兄弟叫郝山。林燕曾随父亲去过他们家。 郝山刚从外地回来,据说柳家店着火了,担忧嫂子和柳泉的安危,忙把家里所有的储蓄都拿了出来,用负担包好带在身上直奔柳家店。没走多远迎面碰见了林燕。林燕把爹妈退婚的事告诉了郝山。郝山说:孩子,这但是你一辈子的大事。你可要想好了。林燕说:三叔,我想好了。我生是柳家的人,死是柳家的鬼。假如柳家不要我了。我就去当尼姑。郝山说:既然这样,你先到我家住下。这事我给你办。林燕说:全凭三叔安排了。 郝山把林燕安排好后,匆忙赶到了柳家店。郝山见那儿有好多人在繁忙着,仿佛是盖屋子。心想:林燕不是说柳家什么都没有了吗?哪来的钱盖屋子呢?别是嫂子把这儿卖了吧?那她们今后到哪去住呢?立即走了过去。 柳泉母子见郝山来了,忙把他让进木棚里。郝山先问了问情形,然后从身上取下负担递给赵氏说:嫂子,临时我只能凑这些钱了。你们先用着。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尽避说。赵氏笑着说:兄弟,感谢你的美意。这钱临时我们还用不着。你先拿回去,今后用时我们再向你借。你要帮忙就帮泉儿找个对象吧。郝山说:嫂子,怎么你们不要燕儿了吗?赵氏说:你别提燕儿了,提起来让我气愤。她们看我们家着火了,来把婚事退了。兄弟你一定要帮我挣回这口吻,帮我找一个比燕儿好的。花几许钱没关系,嫂子不差钱。郝山说:嫂子,这你就难为我了。燕儿是全国难找的好姑娘。你让我上哪去找比她好的?赵氏说:燕儿是良好,可一个嫌贫爱富的人,好又能好到哪去呢?郝山说:嫂子,你这么说就冤枉燕儿了。退婚的事,燕儿事先基本不知道。接着把林燕去他们家的事从头至尾说了一遍。赵氏说:这是真的吗?郝山说:当然是真的。燕儿此刻还在我们家住着呢。赵氏说:好孩子!我没有看错她。你回去告诉燕儿,她不会吃苦的。等店面完工,我就给他们操办亲事。彩礼过几天我就让人送到你们家去。她想要什么只管说,只要她提出来我都承诺。不过这事你先不要让林汉两口子知道。郝山说:嫂子,你另有这样的实力吗?赵氏说:别看我们家着火了,此刻这十里八村敢与我们家比实力的还没有几家。郝山说:嫂子,这样的话你和柳泉就张罗盖屋子吧。孩子成亲的事,我来操办。等你们的店房盖好后,孩子的亲事和店展开张一起办。赵氏说:那当然好,只是你要受累了。说着从怀里拿出几个银元宝说:这些钱你先带着,假如不够你再派人来取。郝山说:足够了。接过元宝回去了。 林汉两口子,发现林燕离家出走了,忙处处寻找。亲戚、密友家都找遍了,也没找到。林汉到郝山家找,被郝山一通数落,灰溜溜地回家了。后来他可附近的古刹去寻找。一天他从柳家店路过,看到了从新建好的店铺。心想:是谁又在这开店了呢?抬头看牌匾,柳家店三个大字进入眼帘。他觉得自己看花了眼。忙揉揉眼睛再看还是柳家店三个字。这时,赵氏从店里走了出来说吆!这不是二弟吗?怎么不进屋呢?过两天我们的店从新开张,同时给泉儿办喜事。我正要派人给你们送请帖呢。你来了就自己带回去吧。林汉接过请帖,心里很不是滋味。他怎么脱离的自己都搞不明显了。 林汉回到家把这事告诉了韩氏。两个人这个悔呀。可世上没有卖懊悔药的呀。这天晚上两个人没吃好饭,没睡好觉。第二天太阳都升起多高了,两个人还面临面坐着叹气呢。突然外面传来了喊声:二哥,快出来,燕儿回来了!两个人急忙下地向外跑,推门一看:外面来了两辆马车。燕儿坐在车上,车上装满了嫁妆。郝山站在门口说:二哥、二嫂,我把燕儿给你们送回来了。林汉掐掐韩氏,韩氏掐掐林汉说:我们不是做梦吧?郝山说:这不是梦。接着把事情的路过说了一遍。最后说:不管怎么说,你们是燕儿的亲生爹妈。你们要亲自把燕儿嫁过去。林汉说:我们哪另有脸去见大嫂呀?郝山说:大嫂看在燕儿的面上,不和你们计较了。你们拿出点诚意来表示你们的歉意就行了。 当全国午,郝山就陪着林汉两口子拿着退婚契约来到柳家店。林汉当着赵氏母子的面把契约撕碎,然后两口子双双跪倒,向赵氏致歉。赵氏急忙把他们扶了起来。从此几家人的关系更好了。

相传很久以前,柳家村有个柳家店。店主人赵氏和她的儿子柳泉母子两人相依为命,管理着店铺。柳家虽然不是家产万贯,在当地也是一个十分富裕的人家了。柳泉又长得一表人才,而且十分聪明。因此常有人上门提亲。赵氏告诉他们柳泉小的时候与柳泉爸爸的把兄弟林汉家的姑娘林燕定了娃娃亲。后来就再没有人来提亲了。

这年春天,赵氏觉得柳泉已经长大了,应该给他们成亲了。正打算到林家去商量,家里遭了一场大火,把店铺和所有财产都烧光了,只好先放下了。

林汉见林燕已经长大了,心想:柳家怎么不来商量孩子结婚的事呢?我也不能主动找柳家商量呀。正着急呢,听到了柳家店着火的消息,急忙跑到柳家店去看。柳家店已经是一片废墟。柳家母子也不知去哪里了。回到家后,他吃不好饭,睡不好觉。他对媳妇韩氏说:“柳家除了那家店铺就什么也没有了。现在店铺也烧了。咱就这么一个女儿,不能让她嫁到柳家受罪去。我想让他们退婚,可又没法开口。”韩氏说:“那怎么办呀?”两个人商量了半天,终于想了个主意,由韩氏去同柳家说。

韩氏看了一眼赵氏说,林燕不是说柳家什么都没有了吗。韩氏拿了两吊钱来到柳家店,见那里搭了个木棚。一群人正在帮柳家收拾铲墙断壁。她犹犹豫豫地走进木棚。赵氏见了忙叫柳泉给岳母倒茶。韩氏看了一眼赵氏说:“嫂子,听说你们家着火了,我们也帮不上什么忙。这有点钱你收下,应个急吧。不好意思,有个事我必须和你说。”赵氏说:“妹子,有什么事你尽管说。”韩氏叹了口气说:“唉,我都说不出口。你说林燕都这么大了还没成‘人’。这还不算,前几天又得了一种怪病,浑身长疮,连脸上都是,还发出一种怪味,很难闻。我们请郎中给她看,郎中说她这病没有十年、八年的治不好。我和她爸合计,这不要耽误泉儿吗?我们就想同你商量把这门亲事退了,再给泉儿找个好的。”赵氏说:“妹子,孩子有病没关系,咱们给她请名医治。别说让泉儿等十年,就是等二十年也得等。”柳泉也说:“是啊。婶子,你回去告诉我妹子,让她安心养病。我会等她的。”韩氏想:你们自然会等了。你们现在一无所有,离开林燕,你们还能娶到媳妇吗?不行,我绝不能让燕儿跳到火坑里,于是说;“嫂子,你们这么说,我们就更不好意思了。我和你兄弟已决定了,你们什么也不用说了。我们已经把退婚契约写好了。你们签个字就行了。”说完从怀里掏出一张纸放在桌上。赵氏想:燕儿多好一个孩子呀?怎么早不病,晚不病,偏偏这个时候病呢?赵氏开了一辈子店,什么人没见过,什么事没遇到过。她察言观色很快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拿起笔来就要签字。柳泉抢过笔说:“妈,这婚不能退!”赵氏说:“你别那么没出息。人家是看咱们家着火了穷了,才要退婚的。你看不出来吗?”韩氏见赵氏揭了自己的老底,脸红了,忙把头低了下去。柳泉这才明白,挥笔在契约上签上自己的名字递给韩氏说:“好了,今后她和我河水不犯井水。她走她的阳关道,我在我的独木桥。”韩氏接过契约转身要走。赵氏把她带来的钱扔了过去说:“这钱你带回去,我们用不着。”

韩氏走后,赵氏看了看柳泉说:“孩子,没关系。燕儿是个好姑娘,可她们这样嫌贫爱富,这亲退了也罢。他们以为咱们家被火烧了就完了。他们想错了,咱们拔一根汗毛还比他们的腰粗。以后咱们找一个更好的。”柳泉说:“咱们家还有钱?”赵氏说:“晚上你就知道了。”

这天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赵氏点上了一盏油灯,让柳泉拿一把锹在木棚下挖。柳泉一挖只有一锹深,下面是石头。柳泉把土清理干净后露出一块石板,把石板撬开露出一个洞口。洞里还修有台阶。赵氏拿着油灯和柳泉下到洞里。洞里有两个一尺见方的箱子。柳泉把箱盖打开,一个里面装着银元宝,一个里面装着各种首饰。赵氏说:“这是咱柳家祖上留下的。你爷爷临死的时候告诉我和你爹说祖上有遗训:不到山穷水尽的时候,不能动这笔钱。现在是用它们的时候了。不过记住,以后一定要把它补上。”两个人拿了些银子又把箱子盖好,返回地面,把石板盖上,填上土恢复了原样。

金沙国际 ,第二天他们就雇人盖房子了,要建一个比原来还要大的店面。

韩氏刚一到家,林燕就来找她说:“妈妈,听说柳家店着火了。你刚刚从那回来,快告诉我,烧成什么样了。”韩氏说:“真不知道害臊!烧什么样与你没关系了。你们已经退婚了。”说完从怀里拿出契约给她看。林燕说:“一定是你们看人家着火了,逼人家退婚的。不行这婚不能退。”韩氏说:“这是他们自愿的,谁逼他们了?要不然他们能签字吗?再说契约已经签了,不行也得行。你爹已经给你托媒人了,再给你找个好人家。”林燕说:“好马不备双鞍。我即许配给了柳家,就非柳泉不嫁。”韩氏说:“婚已经退了,你还怎么嫁?”林燕说:“那我就去当尼姑。”说完跑进了屋里。

林燕回到屋里越想越气,父母怎么能这样呢?这明明是看人家着火了穷了么。我可不能做这种背信弃义的人。可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又能怎么办呢?也不能自己去柳家呀。过了一会她有了主意。对,找郝三叔去。想到这,她收拾了一下应用的东西,打了一个包。第二天天刚亮,偷偷溜出了家门。

郝三叔是与柳泉的爸爸柳龙、林汉一起拜把的兄弟叫郝山。林燕曾随父亲去过他们家。

郝山刚从外地回来,听说柳家店着火了,担心嫂子和柳泉的安危,忙把家里所有的积蓄都拿了出来,用包袱包好带在身上直奔柳家店。没走多远迎面遇见了林燕。林燕把父母退婚的事告诉了郝山。郝山说:“孩子,这可是你一辈子的大事。你可要想好了。”林燕说:“三叔,我想好了。我生是柳家的人,死是柳家的鬼。如果柳家不要我了。我就去当尼姑。”郝山说:“既然这样,你先到我家住下。这事我给你办。”林燕说:“全凭三叔安排了。”

郝山把林燕安排好后,匆匆赶到了柳家店。郝山见那儿有很多人在忙碌着,好像是盖房子。心想:林燕不是说柳家什么都没有了吗?哪来的钱盖房子呢?别是嫂子把这儿卖了吧?那她们以后到哪去住呢?连忙走了过去。

柳泉母子见郝山来了,忙把他让进木棚里。郝山先问了问情况,然后从身上取下包袱递给赵氏说:“嫂子,暂时我只能凑这些钱了。你们先用着。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只管说。”赵氏笑着说:“兄弟,谢谢你的好意。这钱暂时我们还用不着。你先拿回去,以后用时我们再向你借。你要帮忙就帮泉儿找个对象吧。”郝山说:“嫂子,怎么你们不要燕儿了吗?”赵氏说:“你别提燕儿了,提起来让我生气。她们看我们家着火了,来把亲事退了。兄弟你一定要帮我挣回这口气,帮我找一个比燕儿好的。花多少钱没关系,嫂子不差钱。”郝山说:“嫂子,这你就难为我了。燕儿是天下难找的好姑娘。你让我上哪去找比她好的?”赵氏说:“燕儿是不错,可一个嫌贫爱富的人,好又能好到哪去呢?”郝山说:“嫂子,你这么说就冤枉燕儿了。退婚的事,燕儿事先根本不知道。”接着把林燕去他们家的事从头到尾说了一遍。赵氏说:“这是真的吗?”郝山说:“当然是真的。燕儿现在还在我们家住着呢。”赵氏说:“好孩子!我没有看错她。你回去告诉燕儿,她不会吃苦的。等店面完工,我就给他们操办婚事。彩礼过几天我就让人送到你们家去。她想要什么尽管说,只要她提出来我都答应。不过这事你先不要让林汉两口子知道。”郝山说:“嫂子,你还有这样的实力吗?”赵氏说:“别看我们家着火了,现在这十里八村敢与我们家比实力的还没有几家。”郝山说:“嫂子,这样的话你和柳泉就张罗盖房子吧。孩子结婚的事,我来操办。等你们的店房盖好后,孩子的婚事和店铺开张一起办。”赵氏说:“那当然好,只是你要受累了。”说着从怀里拿出几个银元宝说:“这些钱你先带着,如果不够你再派人来取。”郝山说:“足够了。”接过元宝回去了。

林汉两口子,发现林燕离家出走了,忙到处寻找。亲戚、朋友家都找遍了,也没找到。林汉到郝山家找,被郝山一通数落,灰溜溜地回家了。后来他可附近的庙宇去寻找。一天他从柳家店经过,看到了重新建好的店铺。心想:是谁又在这开店了呢?抬头看牌匾,“柳家店”三个大字进入眼帘。他以为自己看花了眼。忙揉揉眼睛再看仍是“柳家店”三个字。这时,赵氏从店里走了出来说“吆!这不是二弟吗?怎么不进屋呢?过两天我们的店重新开张,同时给泉儿办喜事。我正要派人给你们送请柬呢。你来了就自己带回去吧。”林汉接过请柬,心里很不是滋味。他怎么离开的自己都搞不清楚了。

林汉回到家把这事告诉了韩氏。两个人这个悔呀。可世上没有卖后悔药的呀。这天晚上两个人没吃好饭,没睡好觉。第二天太阳都升起多高了,两个人还面对面坐着叹气呢。忽然外面传来了喊声:“二哥,快出来,燕儿回来了!”两个人急忙下地向外跑,推门一看:外面来了两辆马车。燕儿坐在车上,车上装满了嫁妆。郝山站在门口说:“二哥、二嫂,我把燕儿给你们送回来了。”林汉掐掐韩氏,韩氏掐掐林汉说:“我们不是做梦吧?”郝山说:“这不是梦。”接着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最后说:“不管怎么说,你们是燕儿的亲生父母。你们要亲自把燕儿嫁过去。”林汉说:“我们哪还有脸去见大嫂呀?”郝山说:“大嫂看在燕儿的面上,不和你们计较了。你们拿出点诚意来表示你们的歉意就行了。”

当天下午,郝山就陪着林汉两口子拿着退婚契约来到柳家店。林汉当着赵氏母子的面把契约撕碎,然后两口子双双跪倒,向赵氏道歉。赵氏急忙把他们扶了起来。从此几家人的关系更好了。

本文由金沙国际发布于神话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韩氏看了一眼赵氏说,林燕不是说柳家什么都没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