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笔盘缠钱让他们出去学手艺,我来到耀旺伯父

破瓢与打狗棍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原标题:一波三折后我的帮扶对象住上了新房

从前苇子峪地区有一个叫李二的人。他有三个儿子,老大叫李山、老二叫李河、老三叫李水。他想:自己种了一辈子地也没攒下什么。再说家里的地也不够三个儿子种呀,不如让他们去学门手艺。于是给他们每人一匹马,一笔盘缠钱让他们出去学手艺。

“谢谢你啊,要不是你,我们耀旺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住上自己的房子。”听到林耀旺的伯父这么说,我的内心也和他一样的激动、复杂......

这天,哥仨离开家来到一个岔路口。老大李山说:“这里有三条路。你们俩各选一条,剩下的那条是我的。咱们就此分手,三年后的今天不管学没学到手艺都要回到这里会齐,一起回家。

金陵镇广道村的林耀旺是我的帮扶对象,家庭人口只有1人,父亲早逝,母亲改嫁,无住房,长期在伯父家生活,无收入来源,所有开销靠经济条件并不宽裕的伯父提供。第一次见到他是在2017年的10月份,看着眼前这个瘦小的17岁高二学生,我下决心,要用纪检监察干部的担当想方设法帮助他。

老三李水,选中了中间的一条路,骑马跑了下去。走了十天,没找到可学的。他看见一个和尚在备料准备翻盖一座要倒塌的破庙。那和尚把石头一块块地装上车,再捞到破庙旁边。李水问:“你怎么不雇人呢?”和尚说:“我哪有那笔钱啊?”李水说:“你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把庙盖好呢?”和尚说:“没办法呀!什么时候盖好,什么时候算吧!”李水说:“我帮你盖吧。”

之后,我结合扶贫政策,有针对性地为他制定出了一套帮扶方案。不久,林耀旺顺利享受到了国家助学金、雨露计划,还享受了A类低保,“两不愁”基本达标。但“三保障”之一的住房保障还没能落实,成了我的心病。当了解到国家有政策对贫困户有危房改造补助后,我立即行动起来。

金沙国际,李水从此就在这里住下了。他把马套在车上,帮和尚拉料。料备齐了,马也累死了。接着他又起早贪黑地帮和尚盖房子。

2018年春节刚过,我来到耀旺伯父家。

三年过去了,庙盖好了。李水与哥哥约定的日子也到了。可他什么手艺也没学到,回去怎么向父母交代呢?他为难了。和尚把他叫到自己的房间,对他说:“李水,你在这呆了三年,耽误了学手艺,马累死了,带来的钱也花光了。现在要走了,我也没什么送你的,这有一个破瓢,一个打狗棍,送给你吧。记住,你一定要把它带在身上。当你遇到为难事时,就用打狗棍敲敲破瓢,破瓢能给你办法。

“叔,好消息啊,国家有政策,贫困户有危房改造补助,像耀旺这种特别困难的,可以得到最高补助,有六万多呢,咱们赶紧商量一下帮他把房子建起来吧。”

一笔盘缠钱让他们出去学手艺,我来到耀旺伯父家。李水告别和尚,一路乞讨着来到与哥哥分手的岔道。这时两个哥哥还没到,他就躺在草地上睡着了。

“叔,建这个房子不用你花多少钱,耀旺有六万多的补助,肯定够用的,现在只是需要你们帮他先把钱垫上而已。你看能不能帮耀旺想想办法,先把房子建起来。”

李山从左边的那条路走下去,三天后遇见一个铁匠铺,拜铁匠为师,学了一手打铁的手艺。老二李河,从右面的那条路走下去,三天后遇到一个木匠铺,拜木匠为师,学了一手木匠手艺。当他俩回到分手的岔道时,不见三弟,左等不到,右等不到。两人有点着急了。李河想让马吃点草,就牵马向草地走去,一眼看见草地里躺着一个人。这人身边还放着一个破瓢和一根打狗棍。仔细一看,这不是三弟吗?怎么成了叫花子了呢?忙喊大哥过来看,并说:“三弟真没出息!这个样子怎么回家见父母呢?咱俩先走吧,省得跟他丢人。”李山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说:“好吧。”两人骑马走了。

……

李水被他们惊醒了,听了他们的谈话,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哭了起来。哥哥看不起自己,自己也没脸回去见父母,还不如死了呢!他解下腰带系了个扣挂在树上,刚要把脖子伸进去,想起了和尚的话。唉!管它是真是假,试试吧。他拿起破瓢和打狗棍,用打狗棍敲敲破瓢说:“破瓢啊!破瓢!我该怎么办呢?”话音刚落,瓢中出现了一封信。他急忙打开信,只见上面写道:“李水,你别小看这破瓢和打狗棍。你想要什么,只要你用打狗棍敲敲破瓢,马上就会得到。因为我是向佛之人,对佛必须以诚相待,必须用劳动所得获得自己所需要的一切,才能修成正果;所以这破瓢和打狗棍我不能用。而你则不同,不是修道之人,完全可以用它来享受自己的幸福。但切记不可用它做恶事。”

经过一个多月的入户动员和电话劝说,耀旺伯父终于愿意先拿钱出来帮耀旺建房子。

李水看完信用打狗棍敲敲破瓢说:“破瓢给我来一匹高头大马,鞍嚼俱全,再给我一套上好的衣服。”话刚说完,他眼前出现一匹高头大马崭新的鞍子、缰绳。自己身上换了一套上好的绸缎衣服,从头上到脚下焕然一新。他翻身上马向两个哥哥追去。

以为很快就能动工建房了,可没想到,后面却遇到了一连串的难题。

李水的马奔跑如飞,不到一个时辰就追上两个哥哥了。他想刚才你们瞧不起我,现在我也先不理你们。打马就从两个哥哥身边过去了。跑了一段路后,他见两个哥哥没有踪影了,就下了马用打狗棍敲敲破瓢说:“瓢啊,给我收回。再给我一只死鸡。”马不见了,他身上又换回了原来的衣服。脚下还有一只死鸡。他把鸡绑在打狗棍上,倘在路边装起睡来。

“阿芳啊,耀旺的这个房子可能建不了了,我们原本打算建房子的那个地方旁边的叔伯兄弟不让建啊,说是影响他们风水。”

当李水从李山和李河身边走过的时候,兄弟俩怎么也没想到这个穿着华丽,骑着高头大马的人是自己的兄弟。当他们看到 躺在路边的李水时有点吃惊。李河说:“大哥,这小子怎么跑咱们前边来了呢?”李山想了想说:“可能是这小子经常在这一带要饭,知道近道小路吧。”李河说:“大概是吧。”他俩又打马走了。

耀旺伯父的这个电话,让我心里咯噔一下。我立即组织包村组长、村委包坡村干入户协调。

李水见哥哥们走远了,起身用打狗棍敲敲破瓢说:“瓢啊,再给我一匹高头大马,一套上好的衣服吧。”……

经过反复协调,原来反对的那几户村民终于松口同意了,但耀旺伯父的儿子这时却站出来极力反对,怎么都不同意在已经选好的那块地建房子,说那块地他也有份,也想在这里建房子。

这样反复了几次,李山和李河在傍晚的时候先到了家。李二见李山和李河回来了,没看见李水,就问:“老三呢?”李山说:“我们约定今天上午在岔路口会齐,可都等到下午了他还没到。我们怕晚了赶不回来就先回来了。”“那你们也不该先回来呀。”正说着,李水拿着破瓢扛着打狗棍走了进来。李二说:“都回来了。好,说说你们都学到了什么手艺吧?”李山说:“我学的是铁匠。”“好,明天给你开个铁匠铺。”李河说:“我学的是木匠。”“好明天给你开个木匠铺。老三你呢?”李水不知怎么回答。李河说:“还看不出来吗?他学的是乞讨手艺呗!”李水一听就试把打狗棍一举说:“爹,我带回一只鸡孝敬您。”李山说:“你知不知道羞耻?还好意思说!”李河说:“你即学习了要饭的手艺,就应该在外面讨饭,还回来干什么?”李水转身要走。李二说:“老三,你也确实可气!不过,我总不能让你讨饭呀。我就把西山那块地给你吧。只要你肯下力,还是可以维持生活的。明天我找人给你盖个小房你就搬出去吧。”李水说:“不用了,我现在就走。”转身向外走去。他妈妈急忙拦住他说:“三呀,那儿什么也没有,你怎么住呀?还是等房子盖好再去吧。”李水说:“妈,没关系,我讨饭住露天地住惯了。放心吧,我会好好活着,好好孝敬您的。”李河说:“你自己还不知道怎么活呢,还孝敬谁呢?”李水不理他大步向外走去。

这块地不给建,那就另外找一块地,但是地从哪里找?还是得从耀旺伯父这里入手。我再次来到耀旺伯父家。

李水到了西山,用打狗棍敲敲破瓢说:“瓢啊,给我来一座漂亮的庄园。”空地上马上出现一座漂亮的庄园。青砖砌的围墙,黑色的门楼,里面是四合院青砖琉璃瓦房。后面还有一个花园,花园内有假山、水池、喷泉。庄园里生活用品无所不有。

“离我家不远还有一块地,我原本是打算给我小儿子以后建房用的......”“耀旺是你的亲侄子,你又养他这么多年,他早就把你当成父亲看待了,给他也是一样的。”在我多次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的劝说下,耀旺伯父愿意拿出一块地给耀旺。

李水的母亲因为挂念儿子,一宿没有睡好。天刚亮她就起来出门向西走去,没走多远就看见李水的庄园了。她以为自己眼花了,揉了揉眼睛再看房子还在。她急忙跑回去喊李二说:“老三盖了一座很漂亮的房子。”李二说:“你大白天说梦话呢?”李水母亲说:“你快出来看看吧。”李二出来一看果然,有一座庄园。他说:“真见鬼了,他怎么能一夜之间盖起了一座庄园呢?”正想去看个究竟,李水赶着马车走了过来。李水下车对他们说:“我昨天说过我会好好孝敬你们的。你们把这个家留给两个哥哥,跟我去那边住吧。”李二问是怎么回事。李水说:“你先上车,以后我再慢慢告诉你。”

房子的地终于选好了,等水、电问题落实好就可以动工了,我心里快速盘算着,并迅速对接了有关部门。可没过多久,耀旺伯父的电话又来了。

李水把父母接回家,按屯好后,把事情的经过详细说了一遍。

“阿芳啊,建房的那块地拉电要立电线杆,电网说的立杆的位置占用了别人家的地,那家人不给立......”

后来李水娶了一个贤惠善良的媳妇,一家人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

接到电话的我没有多想,马上和耀旺伯父、包村干部合计后赶去村里,找到了阻止立电杆的那户人家。但是多次协商也没能说服对方。

既然地不能动,那就动电线杆。想到这我立即联系电网公司来帮立电线杆的业务员,并找了村干一起研究耀旺家电线的线路走向,在大家的集思广益下,最终确定了一处没有任何争议的立电线杆的位置。至此,前期问题总算基本解决了。

耀旺建房的事一波三折后,于2018年12月31日,伴随着砖车的轰隆声,新房终于正式开工……

“姐,我伯父说我的房子建好了......我想谢谢你。”电话里,耀旺的声音有些颤抖。

“耀旺,不用谢我,这是党和国家给的扶贫好政策,你好好读书,努力学习,以后要记得感恩国家......”

耀旺的房子建好了,“两不愁三保障”基本上落实达标,听学校说,林耀旺很上进,学什么都快,我感到很欣慰,在如今党和政府这么好的政策下,相信他一定会及早脱贫的,而我作为一名扶贫路上的纪检监察干部,也会一直为此努力。

本文由金沙国际发布于神话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一笔盘缠钱让他们出去学手艺,我来到耀旺伯父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