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妖孩说,因为听见妖孩打猎的名声

妖孩和野猪姑娘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从前,大丛林里有一个猎户,他的女性生了一个男孩,男孩生下来不到两个钟头,就能够走路和说话了。几个钟头今后,他已长大成人;当天晚上,他已经拿起一支枪,说要去狩猎了。 村里人这件事大为惊异,但是他们没有措施阻止他,时间长也慢慢地习惯了,爹妈给他取名叫妖孩。大家觉察,妖孩竟是一个很老到的猎人,在出生那天第一次狩猎时,他不但杀了几只小野兽,还杀了一只象和一头野猪。他自己生长得如此独特,所以,大家看他这样会狩猎,也就以为没有什么可诧异的了。他继续这样干下去,杀死了许很多多野兽,打破了一切猎人的记实,不久,人人都知道他是一个了不得的猎人。 妖孩在打猎时,打野猪特别老手。他杀得很是多,直杀得那些野猪惊惶万分。因此有一天,所有的野猪就开了一个会,磋商怎样阻止这位妖孩,不让他这样大量伤害他们。会议的结果,决定由一头母野猪变成一个美丽的姑娘到他那儿去。这姑娘长着很是悦目的皮肤,生着美好的、乌黑的、稠密的头发。 她走到妖孩家里,要求见妖孩。妖孩的母亲问她有什么事,她说,她是从另一个城市来的,因为听见妖孩狩猎的名声,对他很景仰,特来问问他愿不肯意收她做老婆。妖孩那全国午正好在田里干活,一据说有位漂亮的姑娘在家里等着他,于是没等到把土堤上的工作干完,就把弯刀往灌木丛里一丢,把锹子在堤边一掷,立即回家去了。他路过那条小溪时,不象寻常那样,只洗洗他的脸、手和脚,而洗了胸部,洗了整个胳膊和大腿。当他瞥见那位等着他的漂亮姑娘时,他欢畅得不得了,说她可以当他的老婆。 当天半夜,那位野猪姑娘没有挥霍时间就开始行动了,因为延迟一天,那就要多死掉一些她的亲族了。她对他说,她怎样听到人家都在谈论他,她怎样景仰他。然后,她大大的捧场了他一通,问他怎么会成为一个这样了不得的猎人,他怎么不伯那些野兽发怒,因为野兽对于打猎过多的妖孩,老是要报复的啊。妖孩答复道,这说来很简单,因为他会念几句有特效的咒语,一旦什么恼怒的野兽来追击他的时候,他把咒语一念,就可以变个形状,然后逃脱。 你倒举个例子说说看?野猪姑娘问道。 好比说,要是有一头危险的野猪追我,那我就可以变成一阵微风。 假如他们知道了你变成了微风呢? 哦,他们不会知道的,就是他们知道了,我还可以再变成一些落叶。 假如你不变为落叶呢? 唔,我可以变成一个蚁冢。 野猪姑娘一个劲问下去,妖孩把他能够变的各种东西一一告诉了她,一直到最后,只剩下一个名字没有说出来了。他正计划把这个名字也告诉她,这时候,睡在隔邻房间里的母亲听见了妖孩讲的话,便高声尖叫起来,把他拦住:喂,够了!她喊道。妻子讨来才一天,又是一个生疏人,你干吗就要把肚里的话全都对她倒出来? 妖孩听到他母亲的声音,说了一半,住口不讲了。他正要说泰莫列别列别一种蝌蚪的名字可是他只说了泰莫两个音节。野猪姑娘要他把这个字说完,可是他以为母亲的话有道理,便不说下去了。他说,跟上面说的那些名字一样,这两个音节就是这个字的全名。于是,野猪姑娘的任务完成了,她就爬起身来,对妖孩说,她要到后院去一下,走出屋去了。 过了好一会儿,她还没回来,妖孩出去找她,可是哪儿也找不到。她恢复了原形,回到那个野猪会上去了。 第二天,妖孩又去狩猎,但是关于老婆的下落,仍旧不知道,这时,他发现一大群恼怒的野猪正在那片密林里等着他。他们把他一下团团包围住了,想要杀死他;他立即变成了一阵微风。可是那头母野猪指着摇动着的灌木树叶大叫道:他说他会变成微风的。捉住他! 这时妖孩才知道自己被骗了,他绝望地从这样东西变成那样东西,但是,每一次那头母野猪都记起这件东西的名字,叫另外牛在背面追他。 最后,他一头钻进肮脏的溪水中,变成了一个小蝌蚪。那些野猪赶到溪边,狐疑地站住了,那头母野猪一再反复地喊着他跟她说过的最后的名字: 泰莫。于是那群野猪踩踏着沙子,看看是不是那位妖孩;他们折下了芦苇;甚至捉了一只蜻蜒和一条小鱼;可是他们却找不出叫作泰莫的东西。 那群野猪终于沮丧地走掉了,妖孩恢复了他的原形。他回到家里,把路过的事情告诉了母亲,而且感谢她,多亏她的拦阻,才救了他的命。从那天今后,妖孩再也不泄露他的秘密了。

图片 1

从前,大森林里有一个猎户,他的女人生了一个男孩,男孩生下来不到两个钟头,就能够走路和说话了。几个钟头以后,他已长大成人;当天晚上,他已经拿起一支枪,说要去打猎了。

从前有一个女人,生了一个男孩,可是不久她就发觉那孩子不是一个普通的孩子,因为他生下来不到两个钟头,就能够走路和说话了。几个钟头以后,他已长大成人;当天晚上,他已经拿起一支枪,说要去打猎了。 父亲母亲对这件事大为惊异,可是他们没有办法阻止他。大家看这个猎人长得这么快,虽然奇怪,但是慢慢地也就看习惯了。大家发觉,他竟是一个很老练的猎人,在出生那天第一次打猎时,他不仅杀了几只小野兽,还杀了一只象和一头野牛。他自己生长得如此奇特,所以,大家看他这样会打猎,也就觉得没有什么可诧异的了。他继续这样干下去,杀死了许许多多野兽,打破了一切猎人的记录,不久,人人都知道他是一个了不起的猎人。 他在狩猎时,打野牛特别内行。他杀得非常多,直杀得那些野牛惊惶万分。因此有一天,所有的野牛就开了一个会,商量如何阻止这位猎人,不让他这样大量伤害他们。会议的结果,决定由一头母野牛变成一个漂亮的姑娘到他那儿去。这姑娘长着非常好看的皮肤,生着美妙的、乌黑的、浓密的头发。 她走到猎人家里,要求见他。他的母亲问她有什么事,她说,她是从另一个城市来的,因为听见他打猎的名声,对他很敬慕,特来问问他愿不愿意收她做妻子。猎人那天下午正好在田里干活,一听说有位美丽的姑娘在家里等着他,于是没等到把土堤上的工作干完,就把弯刀往灌木丛里一丢,把锹子在堤边一掷,立刻回家去了。他经过那条小溪时,不象平常那样,只洗洗他的脸、手和脚,而洗了胸部,洗了整个胳膊和大腿。当他看见那位等着他的美丽姑娘时,他欢喜得不得了,说她可以当他的妻子。 当天夜里,那位野牛姑娘没有浪费时间就开始行动了,因为延迟一天,那就要多死掉一些她的亲族了。她对他说,她如何听到人家都在谈论他,她如何敬慕他。然后,她大大的恭维了他一通,问他怎么会成为一个这样了不起的猎人,他怎么不伯那些野兽发怒,因为野兽对于狩猎过多的猎人,总是要报复的啊。猎人回答道,这说来很简单,因为他会念几句有特效的咒语,一旦什么愤怒的野兽来追击他的时候,他把咒语一念,就可以变个形状,然后逃脱。 “你倒举个例子说说看?”野牛姑娘问道。 “比如说,要是有一头危险的野牛追我,那我就可以变成一阵微风。” “如果他们知道了你变成了微风呢?” “哦,他们不会知道的,就是他们知道了,我还可以再变成一些落叶。” “如果你不变为落叶呢?” “唔,我可以变成一个蚁冢。” 野牛姑娘一个劲问下去,猎人把他能够变的各种东西一一告诉了她,一直到最后,只剩下一个名字没有说出来了。他正打算把这个名字也告诉她,这时候,睡在隔壁房间里的母亲听见了猎人讲的话,便大声尖叫起来,把他拦住:“喂,够了!”她喊道。“老婆讨来才一天,又是一个陌生人,你干吗就要把肚里的话全都对她倒出来?” 猎人听到他母亲的声音,说了一半,住口不讲了。他正要说“泰莫列别列别”——一种蝌蚪的名字——但是他只说了“泰莫”两个音节。野牛姑娘要他把这个字说完,但是他觉得母亲的话有道理,便不说下去了。他说,跟上面说的那些名字一样,这两个音节就是这个字的全名。于是,野牛姑娘的任务完成了,她就爬起身来,对猎人说,她要到后院去一下,走出屋去了。 过了好一会儿,她还没回来,猎人出去找她,但是哪儿也找不到。她恢复了原形,回到那个野牛会上去了。 第二天,猎人又去打猎,可是关于妻子的下落,仍然不知道,这时,他发现一大群愤怒的野牛正在那片密林里等着他。他们把他一下团团包围住了,想要杀死他;他连忙变成了一阵微风。但是那头母野牛指着摇动着的灌木树叶大叫道:“他说他会变成微风的。捉住他!” 这时猎人才知道自己上当了,他绝望地从这样东西变成那样东西,可是,每一次那头母野牛都记起这件东西的名字,叫别的牛在后面追他。 最后,他一头钻进肮脏的溪水中,变成了一个小蝌蚪。那些野牛赶到溪边,困惑地站住了,那头母野牛一再重复地喊着他跟她说过的最后的名字: “泰莫。”于是那群野牛踩踏着沙子,看看是不是那位猎人;他们折下了芦苇;甚至捉了一只蜻蜒和一条小鱼;但是他们却找不出叫作“泰莫”的东西。 那群野牛终于沮丧地走掉了,猎人恢复了他的原形。他回到家里,把经过的事情告诉了母亲,并且谢谢她,多亏她的拦阻,才救了他的命。从那天以后,猎人再也不泄露他的秘密了。

村里人这件事大为惊异,可是他们没有办法阻止他,时间长也慢慢地习惯了,父母给他取名叫妖孩。大家发觉,妖孩竟是一个很老练的猎人,在出生那天第一次打猎时,他不仅杀了几只小野兽,还杀了一只象和一头野猪。他自己生长得如此奇特,所以,大家看他这样会打猎,也就觉得没有什么可诧异的了。他继续这样干下去,杀死了许许多多野兽,打破了一切猎人的记录,不久,人人都知道他是一个了不起的猎人。

图片 2

对妖孩说,因为听见妖孩打猎的名声。妖孩在狩猎时,打野猪特别内行。他杀得非常多,直杀得那些野猪惊惶万分。因此有一天,所有的野猪就开了一个会,商量如何阻止这位妖孩,不让他这样大量伤害他们。会议的结果,决定由一头母野猪变成一个漂亮的姑娘到他那儿去。这姑娘长着非常好看的皮肤,生着美妙的、乌黑的、浓密的头发。

她走到妖孩家里,要求见妖孩。妖孩的母亲问她有什么事,她说,她是从另一个城市来的,因为听见妖孩打猎的名声,对他很敬慕,特来问问他愿不愿意收她做妻子。妖孩那天下午正好在田里干活,一听说有位美丽的姑娘在家里等着他,于是没等到把土堤上的工作干完,就把弯刀往灌木丛里一丢,把锹子在堤边一掷,立刻回家去了。他经过那条小溪时,不象平常那样,只洗洗他的脸、手和脚,而洗了胸部,洗了整个胳膊和大腿。当他看见那位等着他的美丽姑娘时,他欢喜得不得了,说她可以当他的妻子。

当天夜里,那位野猪姑娘没有浪费时间就开始行动了,因为延迟一天,那就要多死掉一些她的亲族了。她对他说,她如何听到人家都在谈论他,她如何敬慕他。然后,她大大的恭维了他一通,问他怎么会成为一个这样了不起的猎人,他怎么不伯那些野兽发怒,因为野兽对于狩猎过多的妖孩,总是要报复的啊。妖孩回答道,这说来很简单,因为他会念几句有特效的咒语,一旦什么愤怒的野兽来追击他的时候,他把咒语一念,就可以变个形状,然后逃脱。

“你倒举个例子说说看?”野猪姑娘问道。

“比如说,要是有一头危险的野猪追我,那我就可以变成一阵微风。”

“如果他们知道了你变成了微风呢?”

“哦,他们不会知道的,就是他们知道了,我还可以再变成一些落叶。”

“如果你不变为落叶呢?”

“唔,我可以变成一个蚁冢。”

野猪姑娘一个劲问下去,妖孩把他能够变的各种东西一一告诉了她,一直到最后,只剩下一个名字没有说出来了。他正打算把这个名字也告诉她,这时候,睡在隔壁房间里的母亲听见了妖孩讲的话,便大声尖叫起来,把他拦住:“喂,够了!”她喊道。“老婆讨来才一天,又是一个陌生人,你干吗就要把肚里的话全都对她倒出来?”

妖孩听到他母亲的声音,说了一半,住口不讲了。他正要说“泰莫列别列别”——一种蝌蚪的名字——但是他只说了“泰莫”两个音节。野猪姑娘要他把这个字说完,但是他觉得母亲的话有道理,便不说下去了。他说,跟上面说的那些名字一样,这两个音节就是这个字的全名。于是,野猪姑娘的任务完成了,她就爬起身来,对妖孩说,她要到后院去一下,走出屋去了。

过了好一会儿,她还没回来,妖孩出去找她,但是哪儿也找不到。她恢复了原形,回到那个野猪会上去了。

第二天,妖孩又去打猎,可是关于妻子的下落,仍然不知道,这时,他发现一大群愤怒的野猪正在那片密林里等着他。他们把他一下团团包围住了,想要杀死他;他连忙变成了一阵微风。但是那头母野猪指着摇动着的灌木树叶大叫道:“他说他会变成微风的。捉住他!”

这时妖孩才知道自己上当了,他绝望地从这样东西变成那样东西,可是,每一次那头母野猪都记起这件东西的名字,叫别的牛在后面追他。

最后,他一头钻进肮脏的溪水中,变成了一个小蝌蚪。那些野猪赶到溪边,困惑地站住了,那头母野猪一再重复地喊着他跟她说过的最后的名字:

“泰莫。”于是那群野猪踩踏着沙子,看看是不是那位妖孩;他们折下了芦苇;甚至捉了一只蜻蜒和一条小鱼;但是他们却找不出叫作“泰莫”的东西。

那群野猪终于沮丧地走掉了,妖孩恢复了他的原形。他回到家里,把经过的事情告诉了母亲,并且谢谢她,多亏她的拦阻,才救了他的命。从那天以后,妖孩再也不泄露他的秘密了。

本文由金沙国际发布于神话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对妖孩说,因为听见妖孩打猎的名声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