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诚实说,新媳妇的脸蛋冰凉不说

话音刚落,姑娘从水塘洗衣服回来了,李媒婆伸手就去拉她的胳膊,说她就是自己的闺女青莲。谁知姑娘把膀子一甩,沉着脸说:“你认错人了,我是菩萨!”严老实接过姑娘手里的洗衣盆,一面拉着她进屋,一面扭头对李媒婆说:“我供的是菩萨,娶的也是菩萨!你回去吧,这里没你的事儿。”李媒婆气白了脸,跺脚道:“你胆敢娶菩萨做老婆,我去官府告你!”

从前,襄阳城外有个严诚实,家景清贫,三十好几了仍是王老五一条。有人同情他,说:你去找媒婆呀!好好求求人家,让媒婆帮帮你啊!老娶不上媳妇,你不绝后了?严诚实想想也是,于是打探到随州府有个李媒人,远近闻名,路过她说媒的,十有八九能成。 这天,严诚实硬着头皮,找到李媒人门上。李媒人倒也是个爽快人,看严诚实一副诚实疙瘩的样子,张口就说:你拿三两银子来,我保证五天之内把女性给你送去。严诚实给人家打长工,帮小堡,省吃俭用,十几年的储蓄才三两银子,为了娶到媳妇,他咬咬牙全掏了出来,回去之后又在屋角落里搜罗了半天,用搜剩下的角子儿置了些酒菜,就天天在家里坐等新媳妇上门。 果真,到了第五天薄暮,李媒人带着一干人引着一顶花轿来了。李媒人让跟来的伴娘把蒙着红盖头的新媳妇扶下轿,对满脸喜色的严诚实说:你先别忙着跟新媳妇亲热,快弄些酒菜给我们填填肚子。因为严诚实早有准备,所以酒菜很快就上了桌,李媒人一干人也不客套,放开肚皮大吃起来。 等把这干人送走,已是一更天光景。严诚实有些酒意,也就少了羞涩,就忙不迭地放胆翻开了新媳妇的红盖头。呀,新媳妇太美丽了,红扑扑的脸蛋,严诚实怎么看怎么喜欢,尤其是那双眼睛,布满了和蔼与温柔。严诚实又惊又喜,不由得就伸手朝新媳妇的脸蛋摸去。不料这一摸,着实吓出一身盗汗。为啥?新媳妇的脸蛋冰冷不说,并且木木的,一点感受都没有。再往身上一摸,不得了,新媳妇的身子竟是一截白花花的木头。 严诚实惊呆了,索性把新媳妇的衣服扯下来,端了灯烛前后左右地端详。不得了,新媳妇整个就是一截木头,只是上端被刻成了媳妇的头像。严诚实以为这个头像有点眼熟,想了半天想起来了,不就是庙里菩萨娘娘的像嘛!既然是菩萨娘娘,严诚实吓得又赶快把衣服给她披上。 严诚实实在搞不懂,李媒人为什么要给自己送这么一尊木刻菩萨来,他甚至心想:会不会是人家原本送来的是活生生的女性,到了我家之后才变成了木菩萨?要真是这样,那不就表明是老天在告诉我不该娶媳妇啊?一想到这层意思,严诚实立即必恭必敬地把木菩萨供起来,然后才上床睡觉。诚实人心里不装事儿,他脑壳一挨枕头就进入了梦境,第二天起来,还像以前一样过日子。 这天吃过晚饭,严诚实正在油灯下编草鞋,忽然有个姑娘找上门来。严诚实摇摇头说:我不熟悉你呀!谁知那姑娘却不在乎,说:过去不熟悉,此刻不就熟悉了吗?我肚子饿了,你能不能给我弄点吃的? 严诚实于是就去厨房煮了一碗荷包蛋。等姑娘吃饱了肚子,严诚实说:你要是个男性,我就留你住宿,可你是个女的,不利便。你住在哪里?我送你回去。姑娘摇摇头说:我没有家,我就住你这儿,不走了!严诚实吓了一跳:那可不行!姑娘说:你把我当成你的媳妇,不就行了?严诚实连连摆手:那更不行了,我没下过聘礼,怎么能白捡一个媳妇呢?姑娘笑了:你怎么没下聘礼?你不是已经花了三两银子了吗?严诚实愣住了:那三两银子娶回的是一尊木菩萨。再说,这事儿你怎么知道?姑娘说:我就是菩萨呀!姑娘指了指严诚实供奉在屋里的菩萨像,不瞒你说,那就是我的像,我就是菩萨的真身。严诚实一听,惊奇得严大了嘴巴,这莫非是真的吗? 姑娘告诉严诚实,菩萨也是要嫁人的,只是一直没有碰到合适的人;此刻呢,她就看中了严诚实。菩萨的眼睛是雪亮的,知道心眼实不是漏洞,那叫老实,那叫高贵。老实的人为什么一直没有人给介绍媳妇?那是凡夫俗子没目光!泵娘这番话说得严诚实心花怒放,既然菩萨要和自己结婚,那也是违背不得的,于是严诚实就高兴奋兴地牵起了姑娘的手 谁知道好景不长,严诚实新婚第三天,那个李媒人就找上门来了,说严诚实诱骗了他的闺女青莲。他今天不仅要带走青莲,还要严诚实补偿他的损失。严诚实一听傻眼了,说:我娶媳妇不假,可我娶的是菩萨娘娘,怎么会是你闺女呢? 话音刚落,姑娘从水塘洗衣服回来了,李媒人伸手就去拉她的胳膊,说她就是自己的闺女青莲。谁知姑娘把膀子一甩,冷静脸说:你赔礼人了,我是菩萨!严诚实接过姑娘手里的洗衣盆,一面拉着她进屋,一面扭头对李媒人说:我供的是菩萨,娶的也是菩萨!你回去吧,这里没你的事儿。李媒人气白了脸,跺脚道:你胆敢娶菩萨做妻子,我去官府告你! 李媒人果真把严诚实告到了县衙。县老爷据说娶菩萨的事儿,非常惊讶,立即就让李媒人带路,直奔严诚实家。严诚实见县老爷登门,吓得话也说不出来。 县老爷对着姑娘上下端详了一阵,惊疑地问:你是菩萨?姑娘倒挺冷静,答复说:我不是菩萨,我是民女青莲。我不过是取代菩萨守诺积德。县老爷哦了一声:此话怎讲?姑娘深叹一口吻,这才把事情的缘由说了出来。 这姑娘的确是李媒人的闺女青莲。李媒人特别好赌,还常年打着媒婆的旗号指婚诈财。前些日子,李媒人买截木头人乱来严诚实不说,后来又接了东庄一个人的三两银子,也承诺五天之内给人家送个新媳妇去。可那人不是诚实疙瘩,带着自家的兄弟天天在黄家门口候着。李媒人找不来新媳妇,却早把人家的三两银子给输了个精光,眼看五天的限期将至,没措施,他只有把青莲顶出去。万幸的是,青莲在当天晚上就从这户人家里逃了出来,她思来想去,干脆以菩萨的名义自己上门,做了严诚实的媳妇 县老爷听完青莲的诉说,按捺不住心中的怒气,瞪着李媒人喝道:你这个赌徒骗子,哪配为人父!本县判你千里流刑,去边关效力吧! 李媒人急了:老爷判了小民的流刑,那小民欠东庄的银子怎么办?其实他说这话是想提醒县老爷他另有欠账,让县老爷免了他的流刑。 县老爷冷笑道:怎么,你怕了?本县就是免了你的流刑,你也不过是挖东墙补西墙,继续指婚诈财,惹是生非! 这时候,想不到严诚实扑通一声给县老爷跪下了。严诚实说:老爷,李媒人既然成了我的岳父,我就是他的半个儿子。父债子还,理所当然,他欠下的债务,今后就由我慢慢还吧!不过,看在我岳父年龄已大的分上,哀求老爷能不能让他就近服刑,也让我们做小辈的利便照顾? 县老爷听严诚实这么一说,简直惊呆了,他长长地叹了一口吻,说:好吧,看在你们小伴侣的分上,本县就承诺你的请求。不过他转向李媒人道:你可听清了,此后如再作奸犯科,本县定罚重刑不饶!

这姑娘的确是李媒婆的闺女青莲。李媒婆特别好赌,还常年打着媒人的旗号指婚骗财。前些日子,李媒婆买截木头人糊弄严老实不说,后来又接了东庄一个人的三两银子,也答应五天之内给人家送个新媳妇去。可那人不是老实疙瘩,带着自家的兄弟天天在黄家门口候着。李媒婆找不来新媳妇,却早把人家的三两银子给输了个精光,眼看五天的期限将至,没办法,他只有把青莲顶出去。万幸的是,青莲在当天晚上就从这户人家里逃了出来,她思来想去,干脆以菩萨的名义自己上门,做了严老实的媳妇……

姑娘告诉严老实,菩萨也是要嫁人的,只是一直没有遇到合适的人;现在呢,她就看中了严老实。菩萨的眼睛是雪亮的,知道心眼实不是毛病,那叫诚实,那叫高贵。诚实的人为什么一直没有人给介绍媳妇?那是凡夫俗子没眼光!姑娘这番话说得严老实心花怒放,既然菩萨要和自己成亲,那也是违背不得的,于是严老实就高高兴兴地牵起了姑娘的手……

等把这干人送走,已是一更天光景。严老实有些酒意,也就少了羞涩,就忙不迭地放胆掀开了新媳妇的红盖头。呀,新媳妇太漂亮了,红扑扑的脸蛋,严老实怎么看怎么喜欢,尤其是那双眼睛,充满了和善与温柔。严老实又惊又喜,忍不住就伸手朝新媳妇的脸蛋摸去。不料这一摸,着实吓出一身冷汗。为啥?新媳妇的脸蛋冰凉不说,而且木木的,一点感觉都没有。再往身上一摸,不得了,新媳妇的身子竟是一截白花花的木头。

金沙国际,县老爷听严老实这么一说,简直惊呆了,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好吧,看在你们小夫妻的分上,本县就答应你的请求。不过……”他转向李媒婆道:“你可听清了,今后如再作奸犯科,本县定罚重刑不饶!”

严老实惊呆了,索性把新媳妇的衣服扯下来,端了灯烛前后左右地打量。不得了,新媳妇整个就是一截木头,只是上端被刻成了媳妇的头像。严老实觉得这个头像有点眼熟,想了半天想起来了,不就是庙里菩萨娘娘的像嘛!既然是菩萨娘娘,严老实吓得又赶紧把衣服给她披上。

县老爷听完青莲的诉说,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瞪着李媒婆喝道:“你这个赌徒骗子,哪配为人父!本县判你千里流刑,去边关效力吧!”

这天,严老实硬着头皮,找到李媒婆门上。李媒婆倒也是个爽快人,看严老实一副老实疙瘩的样子,张口就说:“你拿三两银子来,我保证五天之内把女人给你送去。”严老实给人家打长工,帮小工,省吃俭用,十几年的积蓄才三两银子,为了娶到媳妇,他咬咬牙全掏了出来,回去之后又在屋角落里搜罗了半天,用搜剩下的角子儿置了些酒菜,就天天在家里坐等新媳妇上门。

严老实实在搞不懂,李媒婆为什么要给自己送这么一尊木刻菩萨来,他甚至心想:会不会是人家原本送来的是活生生的女人,到了我家之后才变成了木菩萨?要真是这样,那不就表明是老天在告诉我不该娶媳妇啊?一想到这层意思,严老实立刻恭恭敬敬地把木菩萨供起来,然后才上床睡觉。老实人心里不装事儿,他脑袋一挨枕头就进入了梦乡,第二天起来,还像以前一样过日子。

严老实于是就去厨房煮了一碗荷包蛋。等姑娘吃饱了肚子,严老实说:“你要是个男人,我就留你住宿,可你是个女的,不方便。你住在哪里?我送你回去。”姑娘摇摇头说:“我没有家,我就住你这儿,不走了!”严老实吓了一跳:“那可不行!”姑娘说:“你把我当成你的媳妇,不就行了?”严老实连连摆手:“那更不行了,我没下过聘礼,怎么能白捡一个媳妇呢?”姑娘笑了:“你怎么没下聘礼?你不是已经花了三两银子了吗?”严老实愣住了:“那三两银子娶回的是一尊木菩萨。再说,这事儿你怎么知道?”姑娘说:“我就是菩萨呀!”姑娘指了指严老实供奉在屋里的菩萨像,“不瞒你说,那就是我的像,我就是菩萨的真身。”严老实一听,惊讶得严大了嘴巴,这难道是真的吗?

李媒婆急了:“老爷判了小民的流刑,那小民欠东庄的银子怎么办?”其实他说这话是想提醒县老爷他还有欠账,让县老爷免了他的流刑。

县老爷冷笑道:“怎么,你怕了?本县就是免了你的流刑,你也不过是挖东墙补西墙,继续指婚骗财,惹是生非!”

县老爷对着姑娘上下打量了一阵,惊疑地问:“你是菩萨?”姑娘倒挺沉着,回答说:“我不是菩萨,我是民女青莲。我不过是代替菩萨守诺行善。”县老爷“哦”了一声:“此话怎讲?”姑娘深叹一口气,这才把事情的缘由说了出来。

这时候,想不到严老实“扑通”一声给县老爷跪下了。严老实说:“老爷,李媒婆既然成了我的岳父,我就是他的半个儿子。父债子还,天经地义,他欠下的债务,以后就由我慢慢还吧!不过,看在我岳父年纪已大的分上,恳求老爷能不能让他就近服刑,也让我们做小辈的方便照顾?”

李媒婆果然把严老实告到了县衙。县老爷听说娶菩萨的事儿,很是惊奇,当即就让李媒婆带路,直奔严老实家。严老实见县老爷登门,吓得话也说不出来。

这天吃过晚饭,严老实正在油灯下编草鞋,突然有个姑娘找上门来。严老实摇摇头说:“我不认识你呀!”谁知那姑娘却不在乎,说:“过去不认识,现在不就认识了吗?我肚子饿了,你能不能给我弄点吃的?”

果然,到了第五天傍晚,李媒婆带着一干人引着一顶花轿来了。李媒婆让跟来的伴娘把蒙着红盖头的新媳妇扶下轿,对满脸喜色的严老实说:“你先别忙着跟新媳妇亲热,快弄些酒菜给我们填填肚子。”因为严老实早有准备,所以酒菜很快就上了桌,李媒婆一干人也不客气,放开肚皮大吃起来。

严老实娶媳妇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谁知道好景不长,严老实新婚第三天,那个李媒婆就找上门来了,说严老实拐骗了他的闺女青莲。他今天不但要带走青莲,还要严老实赔偿他的损失。严老实一听傻眼了,说:“我娶媳妇不假,可我娶的是菩萨娘娘,怎么会是你闺女呢?”

从前,襄阳城外有个严老实,家境贫寒,三十好几了还是光棍一条。有人同情他,说:“你去找媒人呀!好好求求人家,让媒人帮帮你啊!老娶不上媳妇,你不绝后了?”严老实想想也是,于是打听到随州府有个李媒婆,远近闻名,经过她说媒的,十有八九能成。

本文由金沙国际发布于神话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严诚实说,新媳妇的脸蛋冰凉不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