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姑又说,做个朋友

窦小姑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清朝乾隆年间,山东省聊城县住着一户姓窦的人家。窦某中过武举人,武艺非常高强。他有3 个儿子,一个女儿,个个都很勇猛、敏捷。女儿就是我们这里说的窦小姑。

东东昌府聊城县的窦云飞,在乾隆年间以出众的武功参加乡试,中了武举人。他有三个儿子和一个女儿,也是子继父业,个个勇猛矫健,身手不凡。其中这个小女儿就是窦小姑。

  窦某曾经给客商保镖,用红三角旗做记号,年年南来北往,很少出差错,因此客商们都很信任他,愿意请他给自己的财货保镖。后来名声越传越远,登门请求窦某保镖的客商也越来越多。窦家父子忙不过来,就又请了许多会些武艺的伙计,在城东射书台下开设了一座镖局。那时候在北方省有很多的绿林好汉,但没有一个不知道窦家的红旗镖是不可劫的。惟独直隶省某寨的强盗头子黄天狗,自恃自己力气过人,喽罗众多,心中不服。窦家父子有时偶尔押镖路过他的寨子,也小心提防,双方从来没在一起正式较量过。

窦云飞早年做过客商的保镖,闯荡江湖出了名。他用红色三角旗作为标记,南来北往,从来没有出过一次差错,因此深得人们的信赖,远近客商都慕名而来求他保镖。

  一天,省城一位大官的仆人领着百多头骡子,驮着十几万两银子,要到京城去。因为银子的数量大,又要限期交纳,仆人怕途中出差错,就到窦家镖局要求保镖。正巧这天窦家父子都出去了,家中无人。仆人急得围着床头乱转,跺着脚一个劲地叹气:“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窦妻也没有办法,就想出来推辞。这时站在一旁的窦小姑说开了话:“要是路上失镖,当然会坏我们窦家镖局的好名声,但要是求保镖的来镖局请求保镖,我们不能接受,耽误了客商的大事,同样也会有损于我们窦家镖局的名声。”窦妻听了这席话,更不知该怎样办才好。小姑又说:“母亲大人不必心急,孩儿平日里曾跟着父亲学过武艺,这次要是女扮男装前去,我自信还能够胜任此事。”窦妻说:“我听人家说某寨主十分凶恶,你父亲都有些害怕,这一趟又必须经过那地方,一个女孩子家,你能行吗?”小姑坚定地点了点头说:“不妨试一试。”窦妻也实在想不出别的法子来,就同意了女儿的请求。于是小姑换上男子的衣服,拿上弹弓,牵出马,赶着驮银子的骡子朝京城出发了。

后来,登门请求窦云飞出马保镖的人络绎不绝,窦家门庭没有一天冷清过。窦云飞和他的三个儿子都有点应接不暇。这时,有个老友建议他干脆开一家镖行,把生意做大一点。窦云飞就采纳这一建议,当下四处请伙计、朋友,在聊城城东射书台下开起了窦记镖行。从此,一面说到的红色三角旗就高扬在聊城城东,人们远远地就可以望见它。

  转眼就走了六七天,快到某寨子的地界了。离寨子十几里远的地方有座大客店,小姑见天快黑了,就带领众人投店住宿。小姑坐在店外,马弓往墙上一靠,拿着壶倒水喝。不一会儿,一个小孩用火柴点火,在小姑身边玩耍。

小姑又说,做个朋友。当时,北方几个省的绿林好汉最多,吃过往客商这碗饭的不乏其人,可是他们没有人不知道窦家的红色旗标是不可侵犯的。所以在他们的地盘上,只要是看见红旗标打头的人马,他们总是目动让开一条道。有时正逢窦云飞亲自保镖,他们还主动以酒肉款待,以礼相赠,不做对头,做个朋友。

  她没当回事,而那小孩却趁小姑不留意的时候,偷偷地烧焦了她的弓弦就一溜烟地跑了。

不过,直隶省某山寨的山大王黄天狗却不这样。这黄天狗是地地道道的强盗头子,在江湖上的名声很不好。他力大过人,手下聚集的强盗人数众多.颇有点有恃无恐,对窦云飞不大服气,当然也不大客气。窦云飞也风闻黄天狗的为人,有时偶尔经过他的地界,也不敢疏忽大意。但是两个人从未正面交锋,较量一下高低。

  第二天早晨起来,小姑他们吃完早餐,就催着驮银两的骡子继续赶路了。

那一年,山东省省城一个大官派手下一个干练的仆人带领有一百多头健壮骡子的队伍,驮了十几万两银子,准备到京都去。携带这么多银子本来就是一项重任,再加上主人还限定到达期限,这个仆人不敢随便行事,就慕名前往聊城的窦家镖行请求保镖。

  走了几里路,突然从林子里冲出一群强盗,牵着骡子就跑。小姑一看知道遇上了强盗,连忙举手拉弓,那弹子还没射出,就听“崩”的一声,弓弦断成了两截。小姑仔细一看,方才明白昨天夜里小孩点火是有来头的。小姑不敢多作久留,掉马头返身逃走。在离强盗稍微远点的地方勒住了马,剪下自己的长头发接起了弓弦。用力试了试,果然还挺结实,于是小姑又策马往前去。

事不凑巧,那几天,窦家镖行的能干的人刚好都派出去了,窦云飞也不在家,一时还回不来。只有窦云飞的妻子和窦小姑留守下来接待客人。

  到了某寨门前,见驮银的骡子已经有一半进了寨门。小姑大声喝道:“大胆的强盗,你们也不看看老子是谁,竟敢来抢镖银,想来寻死吗?”话音刚落,“扑通”一声,一个强盗就被小姑射出的弹子击倒在地。小姑连连拉弓,手中的弹丸还没发尽,百步之内已经躺下了十具尸体。寨主黄天狗一看小姑果然身手不凡,知道自己不是对手,连忙摇头说:“别打了,别打了!小子们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贵镖,请不要怪罪。”说着又连忙回头呵斥手下喽罗退去。过了一会,天狗又凑上笑脸:“早就知道您要路过敝寨,特意让手下准备薄酒一杯,不知英雄肯不肯赏脸光顾?”小姑心想: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就干脆答应了黄天狗。小姑和黄天狗并排骑着马进了寨门。驮银子骡子以及随行的仆役伙计等,都在寨外休息。临走时,天狗还命令手下人就地供应饮食、草料。

这个仆人问明情况,当时就急得团团转,连连叫苦:哎呀!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窦云飞的妻子见他着急,知道事关重大,但她想来想去,也拿不出个好主意。最后实在没办法,就打算出去把这笔生意回掉。

  小姑和黄天狗进了寨子,丰盛的酒席已经备好。敬过三遍酒后,黄天狗不怀好意地用一把匕首叉起块肉,站起身对小姑说:“敬您一点吃的,望您不要推辞。”他想趁小姑开口之机,顺势将匕首直刺她的咽喉。小姑只说了声:“不敢当。”就用口接住肉块。还没等黄天狗用上力,小姑已把刀头咬断了半寸,这时正好有几只燕子在屋梁上“吱吱喳喳”叫个不停,她用力一吐,“噗”的一声,刀头飞了出去,燕子立即掉了下来。黄天狗一看,吓得出了身冷汗,连忙对小姑说:“虎父无犬子,确实如此!今天我差一点错过机会,请您务必把我收在门下,做您的徒弟。”他又和小姑商量说:“你们家镖局的红旗,人家常常假冒,今后要是在旗上加上两根白带子,那样燕。

窦小姑一把拉住母亲,神色严峻地起身说道:

  赵一带的寨子,就没人再敢拦劫了。”说完,黄天狗叫手下哆罗把抢来的东西,全部奉还。小姑出了寨,见大官的仆人被吓得半死,小姑只得让人强把他扶上马,好一同赶路。

“窦家是开镖行的,路上丢失镖金会败坏咱家的名声,人家来请求保镖,到了镖行却动不了身,耽误人家的事情,也同样会败坏咱家的名声的。”

  这事过去一年后,绿林好汉才知道小姑是窦某的女儿,一个个吓得目瞪口呆,说:“女儿都这样厉害,父亲和儿子就可想而知了!”从此,窦家镖局更是名震天下了,人们常常把窦家镖局旗上的白带,开玩笑他说成是窦小姑的裹脚布。

她母亲愁眉苦脸,说:“是啊。可眼下你我都是女流之辈,这么大的事情,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刘月城)

小姑似乎成竹在胸,对母亲说:“小女虽是女儿之身,但自小跟着父亲学过弓箭骑术。如果让我女扮男装去走一趟,我自信能够胜任。”

母亲有点担心:“我听说直隶省有个黄天狗,为人凶险,你父亲有时也会怕他。这次到京都去一定要经过他的地界,他看你父亲不在,要是欺负你,你能敌得过他们吗?”

小姑毫无惧色,平静地说:“让我试试吧。”

母亲见小姑态度坚决,勉强同意。小姑马上到里屋换上男人服装,变得英姿飒爽。她没多带什么兵器,只带了一副弹弓和几十颗铁丸,牵匹马,就跟着那个仆人上路了。

窦小姑押着镖银,从山东出来,直奔京都。走了六七天,一路无事。到了第八天下午,他们一行人走到了离黄天狗山寨不远的地方。窦小姑打听到距山寨以东十几里路,有家很大的客店。她看天色已近黄昏,就领了众人前去投宿,打算明日天亮以后,再经过黄天狗的山寨。大队人马在这家客店安顿下来后,窦小姑坐在客店外面,解下弹弓靠在墙上,自己捧着茶壶慢慢喝茶。

过了一会儿,有一个头上绾着髻丫的小男孩,拿了根引火棒点着火在小姑左右玩,模样很可爱。小姑忍不住把他叫到跟前,逗着他玩。这小孩也不认生,很快就和小姑混熟了,但仍旧拿着引火棒,这儿点一下那儿点一下。小姑只觉得小孩调皮好玩,没把这当一回事。不提防那小孩偷偷地把她的弹弓弓弦烧焦了。

歇息一晚,第二天清晨,队伍再上路。刚离开客店不过几里地,前面出现了一片树丛,道路从树丛中通过。小姑吩咐众人严加提防,自己精神高度集中,目光四下扫视。就这样,一行人马踏上了树丛中的土道。

走着走着,树丛中发出阵阵响动。紧接着,一伙蒙面汉子从路两旁树丛中突然拥出来,分头牵了驮载银子的骡子,二话不说就走。窦小姑怒不可遏,大喝两声“站住,站住”,并举臂使劲弯弓。哪知道一颗弹丸还没有射出,只听见“嘣”地一声响,弹弓弓弦己断成两截。

窦小姑仔细一看,恍然大悟,原来昨天晚上那个可爱的小男孩竟是黄天狗派来的人。这家伙倒真狡猾!小姑气得骂了一句,当即勒转马头回身就走。离开强盗稍有一段距离,便停马割下一束头发,把弓弦接上,试了一试,倒也很结实。

于是,小姑又打马回头,飞奔往前追去。看见一百多头骡子已有一半进了寨门,窦小姑急了,厉声喝道:

“大胆的强盗,你们也不认认你老子是谁,想找死吗?”

说着,举臂拉弓,发出一颗铁丸,正中一个强盗的后脑勺。那家伙连哼也没来得及哼一声就栽倒在地。

其他强盗见小姑追上来,嗷嗷叫着过来堵截。小姑手起弓响,“嘣嘣嘣”连发几颗铁丸,又有几个强盗面门中弹,应声倒下。小姑乘势飞马上前,弹无虚发,闯开一条血路,眨眼间己接近寨门。

窦小姑身上的铁丸还没有打完,百步之内已经横陈十几具尸体。强盗们领略了她的厉害,再不敢轻举妄动。黄天狗知道无法抵敌,在十几个人簇拥下出现了,见了小姑连忙摆手说:“不要这样,不要这样!小喽罗们无知莽撞,匆忙之中冒犯了贵镖行,务请不要怪罪!”

窦小姑勒住马缰,瞪着黄天狗,正色道:

“你既然知道是我们窦家镖行在保镖,那就请让开一条路,放我们过去!”

黄天狗喝退手下喽罗,然后才说:

“不忙,不忙。黄某人知道您路过敝寨,早己准备了一些薄酒,想为您洗尘。能否请大驾赏脸光临?”

窦小姑心想:这家伙准没有安好心。但常言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不怕他,还要杀杀他的威风!就爽气地答应道:

“承蒙黄寨主一片厚意,窦家人绝无推辞之理,万分感谢。”

小姑说罢,催马上前,与黄天狗并行,向山寨走去。停在山寨外驮载银两的骡队以及役夫等人,黄天狗关照手下人就地招待他们饮食。那个仆人则被黄天狗一同“请”进了山寨。

进了山寨,小姑在黄天狗的大厅里坐定。一会儿功夫就摆出了山珍海味。黄天狗请小姑等人入席,并频频劝酒。小姑也不谦让,不客气地吃喝起来。

酒过三巡,黄天狗放下酒杯,用匕首叉了一块肉,起身对窦小姑说:“些微敬意,请不要客气。”

说着,把肉朝小姑嘴边伸去。心想只要她一张口,就用匕首刺她的喉咙,让她难以躲闪。

窦小姑毫无惧色,说了声:“不敢当。”

说话间,黄天狗的匕首直奔小姑喉咙而来。小姑反应特快,张口一接,一下子把匕首咬住。只听“咯嘣”一声,匕首尖被小姑咬断半寸光景。

这时,刚好大厅的屋梁上有燕子在吱吱地叫。小姑脸带冷笑,看了黄天狗一眼,一抬头将刀尖对准屋梁吐去。一道白光划过,一只燕子应声悠悠坠落下来,掉在地上。众人定睛细看,那刀尖己全部扎入燕子的肚子,只露出一点儿。

大厅里“嗡”地一声,所有人都发出了惊叫。黄天狗被窦小姑这一手绝活吓得脸都黄了,目瞪口呆,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窦小姑微微一笑,环视众人,启口道:“窦某人这次献丑了。”

黄天狗这才回过神,对小姑说道:“虎父无犬子,果然不假!黄某今天几乎当面错过和你拜识的机会,差点造成终身遗恨。您要是不嫌弃,就请把我收在门下,置身徒弟行列吧。”

窦小姑没有回答。黄天狗接着又以商量的语气说:

“您窦家镖行的三角红旗,别人假冒的很多,以后请在红旗上添上两道白色飘带镶边,这样河北一带的山寨就没人敢正眼看一下了。今天这事,只怪我有眼无珠,错识了标记,还望窦老兄多多包涵。”

窦小姑看了黄天狗一眼,说:“闲话就不要多说了。这次保镖限期很紧,还请黄寨主快点发还我们的东西,我们还要赶路呢。窦家镖行改日再答谢你的一片盛情吧。”

黄天狗立即吩咐手下人把抢进山寨的骡马银两如数交还窦小姑,并且亲自送小姑出了寨门。小姑在寨外清点队伍,发现和她一同进寨的仆人已被惊吓得气喘吁吁,不能走动了。小姑过去安慰他几句,让人扶他上马,这才指挥队伍一同上路,浩浩荡荡向北走去。

这次京都之行,窦小姑丝毫未露女儿之身,所以各地绿林好汉和那些山大王都以为她是窦云飞的儿子。甚至连窦云飞也没有想到他的娇女儿会干出那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来。

直到一年多以后,绿林中才知道镇服直隶大盗黄天狗的那个人是窦云飞的小女儿,才十八九岁年纪,名叫窦小姑。大家纷纷赞叹:

“窦云飞的女儿都这样厉害,他父子的威风就可想而知了!”

从此,东昌府聊城县城射书台下窦家镖行的名声就更加响亮,那三角红旗白色飘带飘扬之处,人们无不肃然起敬。

当然,也有人开玩笑说,那三角红旗上的白飘带是窦小姑的裹脚布,是由黄天狗亲自拴到旗子上云的。

本文由金沙国际发布于神话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小姑又说,做个朋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