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将军德英,你称的这盐

吉林将军德英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传说在清朝乾隆年间,冀州衡水县衙,有一任七品县令,小名叫嘎子,是位耿直公正、为民办事的清官。他办起事来也带着嘎劲儿,因此,百姓都称他“嘎知县”。

吉林将军德英,小时候家里挺穷。按照清朝的规矩,旗人生下男孩子就是一个丁,长大了就得去当兵。德英十八岁那年就到相帅手下去当兵。因为他立了不少战功,相帅荐举他当了都统,后来又被皇上封为吉林将军。德英做官清正,不询私枉法,老百姓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德青天”。

嘎知县在任时,经常微服私访,体察百姓的疾苦。一天,他乔扮成一个占卦先生,走进问津街一家茶馆,叫了一壶清茶,边饮边听茶客们的议论。正听得有趣,忽听茶馆对面盐店里传来争吵声。嘎知县隔窗望去,只见一个买盐的老农正和盐商在争吵着:“你称的这盐,为什么斤两不足?”

德英白天处理公事,晚间常常微服私访。哪家穷哪家富,哪家买卖骗人啦,哪个当差的舞弊了啦,他都清楚。

“你眼瞎了不成!这秤杆明明抬着头呢,穷不起了怎的?”

一天晚上,他又和往常一样,来到吉林大东门外,已是小半夜了。家家户户都吹灯睡觉了,只有路旁一间小房还亮着灯。他觉着很怪,为什么这么晚了,这家的人还不睡呢?便轻轻走了过去。

坐在嘎知县桌旁的茶客们都愤愤不平:

这家只有老两口子,无儿无女,开了一座豆腐坊,每天夜晚磨豆子,做豆腐,一大清早挑着出去卖。这时,老头儿正在推磨。他对老伴儿说:“都说吉林将军是德青天’,我看不一准儿,咱老两口子都这么大岁数了,全指卖豆腐活着,还得我老头子推磨,他要真是‘德青天’,就该给咱老两口儿买个小毛驴拉磨,那我才佩服呢!”老头儿是对老伴儿说的,可这话叫窗外的德英听去了。

吉林将军德英,你称的这盐。“这缺德盐商,卖盐总是短斤少两!”

第二天,德英升堂,发了一支签,叫衙役到大东门外把那个卖豆腐的老头儿找来。老两口子不知出了什么事,都吓坏了。老头儿来到大堂前,一见德英坐在上边,急忙跪下磕头。

“奸商通官府,哪个惹得起!”

德英问老头儿:“你昨天晚上为什么骂我呀?”老头儿说:“小人不敢。”德英把惊堂木一拍:“你在将军面前还敢说谎!昨晚你一边推着磨一边骂我,骂的什么我都知道,你要不照实招来,我就处罚你!”老头儿一听出了一身汗,心想,我在家里叨咕他,他在大堂上就听见了,连我推磨他都知道,可真厉害呀!就说:“大人在上,小人不敢撤谎。昨晚上我推磨时,怪你不给我买个毛驴,说了将军的坏话,实不应该,小人领罪。”德英一听说得挺对,就对老头儿说:“你骂大人是有罪的,你是认罚还是认打?”老头儿问怎么个打法怎么个罚法。德英说:“认罚,四十大板,认罚,罚你吃半斤咸盐。”老头儿一想,我这么大岁数了,要打四十大板,不死也得扒层皮;咸盐虽然难吃,总比挨打好些,就说:“小人愿罚。”德英一听,说:“好吧。你到对面那家杂货铺买半斤咸盐来。”

嘎知县把这些话儿暗暗记在心中,付了茶钱,起身走了。他走街串巷,经过一间磨棚时,突然听到从里面传出怨恨的话语。嘎知县立即停住脚步,悄悄站在窗外,侧耳细听起来。

不一会儿,老头儿把盐买回来了。德英又吩咐衙役借杆秤来一约,不够半斤。德英立刻吩咐衙役去把卖盐的掌柜传来。德英早就访听好了,这个杂货铺掌柜的是个奸商,总是少给秤,早就想惩治惩治他。

磨棚里说话的是一对六十多岁、无儿无女的老夫妻,他俩正在推磨。只听老汉气愤地说:“大家都说这任县太爷是个清官,俺就瞧不起这嘎小子!”老婆婆接口说:“咱俩做了一辈子豆腐,推了一辈子磨,腰都累弯了,到老还是穷得屁股让瓦盖着。啥时能让咱用上一头驴,不推这穷行子,咱就尊他是青天大老爷!”

衙役把掌柜的传来了,德英问:“这是多少盐?”掌柜的一听头上冒汗了,哆嗦着说:“回,回案老爷,是半、半斤。”德英对衙役说:“你称一下,让他看看是多少。”掌柜的一看买盐的老头儿站在身边,不用看秤就哆嗦上了。德英火了,一拍惊堂木说:“买半斤盐你就少给二两,你每天要少给顾客多少个二两?一年要少给多少个二两?来人呀!”下边衙役“傲”地一声,震得大堂山响。这下可把掌柜的吓屁了,跪下一劲儿磕头:“小人有罪,大人饶命!”德英说:“知罪就得改,可这回不能轻易饶过,你认罚还是认打呢?”掌柜的问论打怎么打,论罚怎么罚。德英说:“论打,打你一百大板;论罚,罚你一头毛驴。”掌柜的一想,我这身子骨哪能抗住一百大板呢,就认可罚一头毛驴吧!他说:“小人愿罚。”德英说:“好,你赶紧送一头毛驴来赎罪。”

老汉冷笑一声说:“千里做官只为财,谁会管咱黎民百姓的死活!”

不多一会儿,掌柜的牵来一头小毛驴。德英对卖豆腐的老头儿说,“这盐不够秤,不用你吃了。这个奸商欺骗你,罚他的这头小毛驴就归你吧军”又对掌柜的说:“你以后再欺骗老百姓,叫我知道了,可决不轻饶你。滚吧!”掌柜的爬起来跑了。老头儿一边谢大人,一边牵着小毛驴回家了。从那以后,德青天断案的故事就传开了。

“哎呀!小声点,当心隔墙有耳。被人听了一告发,咱俩可就活到头了……”嘎知县听到这里,哑然失笑,转身回衙去了。

第二天,老夫妻正气喘吁吁地在推磨,突然,闯进来两个衙役,不由分说,用绳子将两人捆绑起来,押到县衙大堂上。

“啪”,嘎知县一拍惊堂木,竖眉横眼,大喝一声:“大胆刁民,竟敢亵渎官府,还不从速招来!”

老夫妻俩哪见过这种场面,早吓得战战兢兢,不知所措。过了一会儿,老汉定了定神回答:“回禀老爷,不知小人身犯何罪?”“你们昨天夜里推磨时,辱骂本县,还想抵赖!”

老夫妻俩一听,无言可说,只好磕头求饶:“万望老爷恕罪!”

“既知犯罪,认打还是认罚?”

“认打怎样,认罚如何?”

“认罚,买一斤盐来!”

老夫妻思忖,穷虽穷,买一斤盐还买得起,便到问津街盐店买来一斤盐呈上去。嘎知县用衙内公秤称过,见差半两,便又喝问:“为何不足一斤,欺骗本县?”

“小人从盐店买来,原封未动。”

嘎知县下令传唤盐商。一会儿,两个衙役将盐商和他那杆称盐的盘秤一并带上堂来。嘎知县拍案喝问:“大胆奸商,卖盐短斤少两,欺骗百姓,还不快快招来!”

“回禀老爷,小人行商,买卖公平,童叟无欺,何曾欺骗百姓?”

金沙国际,嘎知县拿出老汉买的盐,用盐商的秤称了一称,果然整整一斤。盐商脸上显出得意的神色,说:“此秤乃县衙监制,标有印记,已传用三代了。”

嘎知县仔细端详此秤,制造精致,上面果然标有县衙印记。他略作沉思,忽然想起知县印章乃皇封金印,重量整整一斤。于是,他把知县大印放在盐商秤上一称,却是一斤多出半两。再看此秤盘底,原来多镀了一层锡。证据掌握了,嘎知县拍案大喝:“大胆奸商,竟敢弄虚作假,欺骗百姓;又在本县面前强词狡赖,该当何罪?”

盐商见露出马脚,吓得磕头如捣蒜,连连求饶:“小人有罪,小人有罪!

盐商贪财如命,宁愿受些皮肉之苦,也舍不得罚金。因此他说道:“认打。”只听嘎知县大喝一声:“拉下堂去,打死喂狗!”

盐商一听,吓得屁滚尿流,急忙哀求说:“老爷别打,我认罚,认罚!”

“认罚。罚你立即买一头大驴子来。”

盐商牵来一头又肥又壮的大驴子,嘎知县把缰绳恭恭敬敬地交给老夫妻,温和有礼地说:“两位老人家,日后就用这头驴拉磨度日吧。”

老夫妻忙给嘎知县磕头谢恩,欢天喜地牵着驴子回家去了。

本文由金沙国际发布于神话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吉林将军德英,你称的这盐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