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声在影片中重复运用,看着李玉堂和张三

“爷,你怎么了?”张三疑问。李玉堂没有回答,张三也抬头看去,只见梁上有一只印痕明显的脚印,看着脚印,张三也惊呆了。 这梁距离地面足有六七米高。试想,如果没有高深的武功,是绝对不能凭空跃起,然后在这六七米高的梁上留下脚印的。张三正在疑惑吃惊之时,李玉堂忽然纵身跃起,腾空踢出一脚,但尚距屋梁两米有余。落地之后,吃惊的李玉堂坚定了自己的判断,这个刘忠绝不是一般的高手,而且单凭这只脚印就可以断定自己绝对不是他的对手。如果这时候与他一比高低那肯定是要丢他武状元的脸的,于是他选择了离开。这让张三大为不解,不过他不傻,感觉到了李玉堂的不安,也跟着离开了。看着他们走了,刘巧儿吓得瘫坐到了椅子上。

河南洛阳有一姓李的人家,做丝绸交易,家景殷实。伴侣二人时过中年,才生育了一个儿子,取名李玉堂,名字珠光宝气,足见李家人对他的厚望。 李玉堂一懂事,李家就不惜重金,礼聘城里最好的先生为他传道授业,希望他有朝一日能考取宝名,即使考取不了功名,也能知书达理,通晓古今,今后也好继承李家交易。然而,让老两口千万没有想到的是,他们的这个宝贝儿子却不爱念书,先生上课时他要么睡觉,要么趁先生不注意溜出教室。为此,李家伴侣没少责骂他,可他全然不顾,嚷着不想念书,要学武功。 老两口以为小孩子家也就是随口说说,并不放在心上,教育一番,又把他拉到了教室上。 但是,等到他们亲眼看到李玉堂舞刀弄棒,经常把一帮小店员打得号啕大哭的时候,老两口开始慢慢相信自己的宝贝儿子李玉堂喜欢的也许真是武功。老两口知道一旦与武功沾上了边也就与血雨腥风的武林挂上了钩,弄不好就会丢掉人命。为此,惴惴不安的老两口想尽镑种措施,试图让李玉堂放弃那个危险的设法,继续念书,然而却无济于事。 时光似箭,李玉堂很快长成了一个健壮的小伙子,李家老两口子看着喜欢,但又有说不出的苦楚。因为李玉堂对于武功越来越沉迷。李家两口子见事情无可挽回,又有交易要打理,也只能由着李玉堂了。只是叮嘱他要记着学武只为强身健体,不能逞强斗狠,李玉堂满口承诺。 几年间,李玉堂先后到少林、武当等地学习武功。由于勤下功夫肯吃苦,几年下来他的工夫就已着实了得。 在心里,李玉堂始终有一个愿望,那就是打遍全国无对手,成为人人仰慕的风云人物。为此,他全然不顾爹妈的叮嘱,一意孤行。只要据说某地某人武功厉害,他必定摩拳擦掌,满腔杀气地前去与之较劲。每每他都能大获成功,很快就在整个河南打了个遍,他的名声也就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 盛名之下李玉堂颇为得意,但是,很快他就又有了一个设法,那就是加入武举测验,一举夺得武状元,这样一来他的武功可就是全国第一,天下闻名了。然而,要想把这个设法变成现实却是一件很是不轻易的事,这意味着他必需要打败来自天下各地的上百甚至成千上万的武林高手。但是他满怀信心,犹豫满志,死缠烂打地向爹妈要足了路费后,就斗志昂扬地踏上了去都城的路。 来到都城不几天,武举测验就开始了,志在必得的李玉堂出手凶狠,实战经验又多,很快他就进入了最后的决试阶段,只要打赢了这最后的一场,他就是武状元了。而就在这时,他收到了母亲病重盼见最后一面的消息,但是眼见成功在望,倘若一走那就半途而废了,咬咬牙,李玉堂最终没有回去。 这最后一场决试李玉堂赢了,他如愿以偿地成为武状元。成功了,出人头地了。很快,帝王的封赏下来了,亲友挚友的溜须拍马也来了。更重要的是,他自己真的成了武林中的帝王,没人是他的敌手。面临这些,李玉堂不知道有多兴奋多满意,由此,当他面临父亲责骂自己不孝的时候也就泰然处之了。 春风自得的李玉堂居高临下,愈加容不得听见谁谁的武功比自己厉害,但有所闻,他就会想尽措施去礼服他,为此他不惜闹出性命。 就在这天,李府上一个名叫张三的好事之徒急匆忙跑来对他说,在城郊的一个农家院里住着一个武功很是了得的人物。他有什么本领,会哪家拳?李玉堂不觉得然地问。 张三说,那人名叫刘忠,六十多岁,是个农夫,不知道他会什么拳。那你怎么知道他武功了得呢?李玉堂又问。张三说,他在街上无意中看到了那个刘忠的女儿刘巧儿,垂涎于她的美貌,心中一时发痒,就尾随她来到了刘忠家,将刘巧儿按倒在床上欲行不轨。谁知道那个刘忠偏偏在这时候回家来,只用一只手就把他抓起来从屋里扔到了院外,差点把地都砸出了一个大坑。于是,张三据此判定这个刘忠的武功一定很是厉害,所以就赶紧回来告诉李玉堂。 李玉堂显得很吃惊,他上下端详着张三。只见张三身高足有七尺,脑满肠肥,足有二百余斤,倘若不是工夫了得,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又怎么能只用一只手就把他扔出去呢?高手,肯定是高手。竟然另有这样的高手活在自己的眼皮底下,真是岂有此理。李玉堂感到自尊心受到了伤害,他决定去会会这个刘忠。 在张三的率领下,李玉堂气魄逼人地来到了刘忠家。不凑巧,刘忠到城里的酒楼送菜还没有回来,屋里只有刘忠的女儿刘巧儿在织布。看着李玉堂和张三,刘巧儿显得很是恐慌,想要跑,却被张三一把拉住。李玉堂端详着屋内,问刘巧儿:你爹呢?我爹送菜去了。青天白日之下,你们要干什么?刘忠的女儿颤颤地说。 张三看着刘巧儿,摸一把她的脸,狡猾地笑笑说:你说我们要干什么?上次你爹坏了我的好事,这回可要你好好陪陪爷。说着又要动手动脚,刘巧儿哭喊着挣扎。别喊,喊也没用。张三狞笑道。而就在这时,李玉堂突然闪电般飞起一脚将张三踢倒在地。住手,你不想活了?他呵叱。爷,怎么了,你怎么打起我来了?张三从地上爬起来揉着屁股迷惑而又有点不满地问。规矩点,你连她爹都打不过就敢欺凌人家的女儿么?李玉堂怒道。张三看他一眼,站在一边不敢说话了。 李玉堂四处看着屋里的一切,屋里陈设简单,一看就是贫苦人家。没有刀剑,没有任何可与武功联络在一起的东西,李玉堂感受很迷惑。你诚实答复,你爹练的是哪家拳法?李玉堂问刘巧儿。我我不知道,我,我爹不会拳。刘巧儿颤动地答复。放屁,不会拳能一只手把我扔出去?张三高声说。而就在这时,李玉堂突然看向了梁上,脸色显得很是吃惊。 爷,你怎么了?张三疑问。李玉堂没有答复,张三也抬头看去,只见梁上有一只印痕清楚的脚印,看着脚印,张三也惊呆了。 这梁距离地面足有六七米高。试想,假如没有高深的武功,是绝对不能凭空跃起,然后在这六七米高的梁上留下脚印的。张三正在迷惑吃惊之时,李玉堂突然纵身跃起,腾空踢出一脚,但尚距屋梁两米有余。落地之后,吃惊的李玉堂坚定了自己的判定,这个刘忠绝不是一般的高手,并且单凭这只脚印就可以断定自己绝对不是他的敌手。假如这时候与他一比高低那肯定是要丢他武状元的脸的,于是他选择了脱离。这让张三大为不解,不过他不傻,感受到了李玉堂的不安,也跟着脱离了。看着他们走了,刘巧儿吓得瘫坐到了椅子上。 回到状元府,李玉堂满心不快,立志一定要比过刘忠。当天晚上,他就在府中立了一根六七米高的柱子,柱头挂着一只瓷罐,自己腾空踢罐。但是苦练几个月之后,李玉堂仍旧没有踢到那只罐子。又过了半年,他仍旧没有成功,为此他苦闷不堪,他等不及了,决定不再练了,此刻就去找那个刘忠比个高低。 李玉堂和张三杀气冲天地来到了刘忠家,但是刘忠仍是不在家。李玉堂看向梁上,他吃惊地发现梁上竟然又多了好几只脚印,分布规律,仿佛是倒立在上面走出来的。只有绝世的高手能力有这样的功力呀!吃惊事后,李玉堂突然一口鲜血吐到地上,接着整个人也慢慢地倒了下去。张三大惊,赶紧把他背回了状元府。而就从那天起,李玉堂竟得了一场大病。 这天,依然病重的李玉堂强撑着病体来到院里继续实验踢那只六七米高的罐子,但是一口吻没上来,倒在地上动弹不得,半个月后就一命呜呼了。 而就在这时,城郊刘忠家里,刘忠正赤着脚,顺着梯子爬到梁上,用一只鞋拍打着屋梁。爹,另有好多老鼠么?刘巧儿问。刘忠气愤地说:这些活该的老鼠,今天非打死他们不可。说着又拍打了几下,又有几只鞋印留在了梁上。 武状元死了,府上的人如鸟兽散,张三无路营生,滚回家乡种地去了。几年后,张三竟也能单手提起二百斤重的东西,他这才明白:常干活的人气力就是大,但未必就是工夫高手。 而此时,李玉堂坟墓上的荒草已经长得很高很高了。

《十月围城》,终于看完这部影片了,除了震撼还是震撼。
         陈光荣,金培达的音乐无疑为影片增添了色彩。音乐随着情景的变化时急时缓。鼓声在影片中重复运用。鼓声清晰地传递着路途中重光的心跳。急促的鼓声表现出了逃亡时的紧张气氛。沈重阳在打斗时也用鼓声来衬托气氛。而孙母与重光对话时,背景音乐是柔和的钢琴曲。刘公子已经体力透支,在生命最后时候被阎孝国用刀砍,此时影片本身的声音已经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记又一记的重鼓,正印证了此时无声胜有声啊,此时我能听到的就只有自己沉重的呼吸声了。沈重阳倒地时,大提琴那悲伤的声音响起...
         导演陈德森用影像这种方式再现了革命的艰难,只是一个会谈就牺牲了这么多人,那些各地的起义,牺牲的同胞就更不计其数了。他用略带夸张的动作让观众满足视觉享受的同时,也会深入思考何为革命,为什么要革命。

鼓声在影片中重复运用,看着李玉堂和张三。光阴似箭,李玉堂很快长成了一个健壮的小伙子,李家老两口子看着喜欢,但又有说不出的苦楚。因为李玉堂对于武功越来越着迷。李家两口子见事情无可挽回,又有生意要打理,也只能由着李玉堂了。只是嘱咐他要记住学武只为强身健体,不能逞强斗狠,李玉堂满口答应。

        剧中没有过多的台词,但句句都值得深思。
        李玉堂听完阿四的请求,随即调转车头替他提亲。
        阿四对老板说:都是我的兄弟,比我跑得快。
        李玉堂赎回了乞丐的传家宝。 刘郁白就问他:需要我帮什么忙?
        江湖人,讲的就是义气二字,人家帮你赎回了传家宝,那人家有困难就自然要帮。
        方红说:我爹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李四太太要求沈重阳救李玉堂,对他说:你必须帮我。 ... 他是你女儿的爸爸。 我跟了你八年,你赌了八年,我有嫌贫爱富离开过你吗?我没有。
        重光对阿四说:你闭上眼,梦到的全是阿纯。我闭上眼,是中国的明天...
        史密夫对李玉堂说:最后一段路,我能送多远就送多远吧!
        孙母对重光说:我替我儿子谢谢你。也谢谢你父亲。
        刘郁白在闭上眼的瞬间看到的是自己心爱的女人,他安然离去。
        李玉堂在踏出地道门口时的呼唤:重光,重光。 年近六十的他,就这样看着自己的儿子消失在自己面前。
        沈重阳在意识已不清晰时,手拿女儿的布偶对李玉堂说:给念慈,给念慈。 面对前面的马,他看到的是一家三口幸福的样子。此刻,音乐戛然而止,我们能听到的只有他微弱到近乎没有的呼吸声。然后,他就这样义无反顾地冲了上去...
        阿四死死地抱着阎孝国的腿,除了阎的“放手,放手。”剩下的还是大提琴悠扬的声音,听得人几乎窒息。倒地后,我除了看到一地的热血,我还看到了他脖子上那条毛巾上的“纯”字...
        孙文说:欲求文明之幸福,不得不经文明之痛苦,这痛苦就叫做革命。
        阎孝国中枪后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学生,已报国恩。
        影片的最后,画面中陈少白那块带血的怀表指针指在了十一点整。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在这一天牺牲的那么多同胞的灵魂得以安息了。
        影片中,牺牲的那些人都是勇士,明知道只有死路一条,依然义无反顾。革命,就像陈少白说的,不是光掏点钱,印个报纸发个传单,革命是要流血,是要玩命的,是要牺牲的。...革命就是用我们这一代的牺牲,来换取重光他们那一代的幸福。

回到状元府,李玉堂满心不快,立志一定要比过刘忠。当天晚上,他就在府中立了一根六七米高的柱子,柱头挂着一只瓷罐,自己腾空踢罐。可是苦练几个月之后,李玉堂仍然没有踢到那只罐子。又过了半年,他仍然没有成功,为此他苦闷不堪,他等不及了,决定不再练了,现在就去找那个刘忠比个高低。

而此时,李玉堂坟墓上的荒草已经长得很高很高了。

可是,等到他们亲眼看到李玉堂舞刀弄棒,常常把一帮小伙计打得号啕大哭的时候,老两口开始慢慢相信自己的宝贝儿子李玉堂喜欢的也许真是武功。老两口知道一旦与武功沾上了边也就与血雨腥风的武林挂上了钩,弄不好就会丢掉性命。为此,惴惴不安的老两口想尽各种办法,试图让李玉堂放弃那个危险的想法,继续读书,然而却无济于事。

河南洛阳有一姓李的人家,做丝绸生意,家境殷实。夫妻二人时过中年,才生育了一个儿子,取名李玉堂,名字珠光宝气,足见李家人对他的厚望。

就在这天,李府上一个名叫张三的好事之徒急匆匆跑来对他说,在城郊的一个农家院里住着一个武功非常了得的人物。“他有什么本事,会哪家拳?”李玉堂不以为然地问。

这最后一场决试李玉堂赢了,他如愿以偿地成为武状元。成功了,出人头地了。很快,皇帝的封赏下来了,亲朋好友的阿谀奉承也来了。更重要的是,他自己真的成了武林中的“皇帝”,没人是他的对手。面对这些,李玉堂不知道有多高兴多满足,由此,当他面对父亲责骂自己不孝的时候也就泰然处之了。

老两口认为小孩子家也就是随口说说,并不放在心上,教育一番,又把他拉到了课堂上。

李玉堂四处看着屋里的一切,屋里摆设简单,一看就是穷苦人家。没有刀剑,没有任何可与武功联系在一起的东西,李玉堂感觉很疑惑。“你老实回答,你爹练的是哪家拳法?”李玉堂问刘巧儿。“我……我不知道,我,我爹不会拳。”刘巧儿颤抖地回答。“放屁,不会拳能一只手把我扔出去?”张三大声说。而就在这时,李玉堂忽然看向了梁上,表情显得非常吃惊。

武状元死了,府上的人如鸟兽散,张三无路谋生,滚回老家种地去了。几年后,张三竟也能单手提起二百斤重的东西,他这才明白:常干活的人力气就是大,但未必就是功夫高手。

张三看着刘巧儿,摸一把她的脸,狡诈地笑笑说:“你说我们要干什么?上回你爹坏了我的好事,这回可要你好好陪陪爷。”说着又要动手动脚,刘巧儿哭喊着挣扎。“别喊,喊也没用。”张三奸笑道。而就在这时,李玉堂忽然闪电般飞起一脚将张三踢倒在地。“住手,你不想活了?”他呵斥。“爷,怎么了,你怎么打起我来了?”张三从地上爬起来揉着屁股疑惑而又有点不满地问。“规矩点,你连她爹都打不过就敢欺负人家的女儿么?”李玉堂怒道。张三看他一眼,站在一边不敢说话了。

在张三的带领下,李玉堂气势逼人地来到了刘忠家。不凑巧,刘忠到城里的酒楼送菜还没有回来,屋里只有刘忠的女儿刘巧儿在织布。看着李玉堂和张三,刘巧儿显得非常惊恐,想要跑,却被张三一把拉住。李玉堂打量着屋内,问刘巧儿:“你爹呢?”“我爹送菜去了。光天化日之下,你们要干什么?”刘忠的女儿颤颤地说。

张三说,那人名叫刘忠,六十多岁,是个农民,不知道他会什么拳。“那你怎么知道他武功了得呢?”李玉堂又问。张三说,他在街上无意中看到了那个刘忠的女儿刘巧儿,垂涎于她的美貌,心中一时发痒,就尾随她来到了刘忠家,将刘巧儿按倒在床上欲行不轨。谁知道那个刘忠偏偏在这时候回家来,只用一只手就把他抓起来从屋里扔到了院外,差点把地都砸出了一个大坑。于是,张三据此判断这个刘忠的武功一定非常厉害,所以就赶快回来告诉李玉堂。

盛名之下李玉堂颇为自得,可是,很快他就又有了一个想法,那就是参加武举考试,一举夺得武状元,这样一来他的武功可就是天下第一,全国闻名了。然而,要想把这个想法变成现实却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这意味着他必须要打败来自全国各地的上百甚至成千上万的武林高手。可是他满怀信心,踌躇满志,死缠烂打地向父母要足了盘缠后,就斗志昂扬地踏上了去京城的路。

春风得意的李玉堂高高在上,更加容不得听见谁谁的武功比自己厉害,但有所闻,他就会想尽办法去制服他,为此他不惜闹出人命。

武状元之死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李玉堂一懂事,李家就不惜重金,聘请城里最好的先生为他传道授业,希望他有朝一日能考取功名,纵然考取不了功名,也能知书达理,通晓古今,以后也好继承李家生意。然而,让老两口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们的这个宝贝儿子却不爱读书,先生上课时他要么睡觉,要么趁先生不注意溜出课堂。为此,李家夫妻没少责骂他,可他全然不顾,嚷着不想读书,要学武功。

李玉堂和张三杀气冲天地来到了刘忠家,可是刘忠还是不在家。李玉堂看向梁上,他吃惊地发现梁上竟然又多了好几只脚印,分布规律,好像是倒立在上面走出来的。只有绝世的高手才能有这样的功力呀!吃惊过后,李玉堂忽然一口鲜血吐到地上,接着整个人也慢慢地倒了下去。张三大惊,赶快把他背回了状元府。而就从那天起,李玉堂竟得了一场大病。

而就在这时,城郊刘忠家里,刘忠正赤着脚,顺着梯子爬到梁上,用一只鞋拍打着屋梁。“爹,还有很多老鼠么?”刘巧儿问。刘忠生气地说:“这些该死的老鼠,今天非打死他们不可。”说着又拍打了几下,又有几只鞋印留在了梁上。

李玉堂显得很吃惊,他上下打量着张三。只见张三身高足有七尺,脑满肠肥,足有二百余斤,倘若不是功夫了得,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又怎么能只用一只手就把他扔出去呢?高手,肯定是高手。竟然还有这样的高手活在自己的眼皮底下,真是岂有此理。李玉堂感到自尊心受到了伤害,他决定去会会这个刘忠。

这天,依然病重的李玉堂强撑着病体来到院里继续尝试踢那只六七米高的罐子,可是一口气没上来,倒在地上动弹不得,半个月后就一命呜呼了。

几年间,李玉堂先后到少林、武当等地学习武功。由于勤下工夫肯吃苦,几年下来他的功夫就已着实了得。 在心里,李玉堂始终有一个愿望,那就是打遍天下无敌手,成为人人仰慕的风云人物。为此,他全然不顾父母的嘱咐,一意孤行。只要听说某地某人武功厉害,他必定摩拳擦掌,满腔杀气地前往与之较量。每每他都能大获成功,很快就在整个河南打了个遍,他的名声也就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

来到京城不几天,武举考试就开始了,志在必得的李玉堂出手凶狠,实战经验又多,很快他就进入了最后的决试阶段,只要打赢了这最后的一场,他就是武状元了。而就在这时,他收到了母亲病重盼见最后一面的消息,可是眼见成功在望,倘若一走那就前功尽弃了,咬咬牙,李玉堂最终没有回去。

本文由金沙国际发布于神话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鼓声在影片中重复运用,看着李玉堂和张三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