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元璋看了陈省被这个名字,便连忙开科取士

和尚面前说了僧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朱元璋看了陈省被这个名字,便连忙开科取士。朱元璋统一全国后,为了拉拢人才,便立即开科取士。春闱动,考场开,湖北省有一名叫陈省被的举子在科场中,笔走龙蛇,扬扬洒洒,很快写成锦绣文章呈上,令几位主考大人另眼相看。 几天后,皇榜高悬,陈省被果真榜上有名。几位主考大人一起向皇上上奏,推荐陈省被为本科的头名状元。但是,朱元璋看了陈省被这个名字,又是湖北人,不禁想起陈友谅来。这个能征善战的陈友谅啊,也是湖北人,鄱阳湖一役,差点儿让朱元璋成了阶下之囚。后来费尽了移山心力,才将陈友谅祛除。想到此,朱元璋还心有余悸。这位朱皇上重复看了陈省被的试卷,见文章写得字字珠玑,但他就是以为陈省被这名字别扭,再加上又是湖北籍,便更讨厌了。 朱元璋想看看陈省被的学问,便在玄武湖畔召见了他。陈省被见到皇上,立即跪下山呼万岁。朱元璋干咳了一声说道:朕有一上联,你且对来。他便以长江为题,模仿苏东坡之词,出上联道: 江水东流,浪淘尽千古风骚儿女; 这时,空中忽然传来黄莺的鸣叫声,陈省被来了灵感,便以金陵为题,以历史为据,对出下联道: 石城西峙,莺唤起六朝烟雨楼台。 这一下联对得工整稳妥,并且意境开阔,令朱元璋无话可说。沉吟片晌,他又出一上联道: 科考岂为名传世; 陈省被为表达自己的决心,对出下联道: 做官应思利及民。 这时,站在东边的文臣刘伯温斟满了一杯酒,站在西边的武将徐达也斟了一杯酒,两人同时把酒献给了朱元璋。朱元璋见状出上联道: 手执两杯文武酒,饮文乎,饮武乎? 陈省被朗声对出下联道: 胸藏万卷圣贤书,希圣也,希贤也! 朱元璋指了指远处的山峦,又出了一上联: 一水抱城西,烟霭有无,伐樵客在苍茫外; 这时,陈省被的才思犹如泉涌,也没加思索,张口便对出下联道: 群峰朝阁下,雨晴浓淡,柱杖僧倚绘图中。 陈省被下联中的僧字刚一出口,便吓得刘伯温啊的一声惊叫。这一下联对得如诗如画,无懈可击,可是把朱元璋气得变了表情,这下联可揭了他的老底。因为他以前在皇觉寺里当过僧人,所以最隐讳别人说到僧字。恼怒至极的朱元璋马上动了杀机,本欲取陈省被的项上人头,可转念一想:这次本是想通过科举测验来拉拢士子之心的,怎能容易杀掉这名新科进士呢?罢罢罢,将这个不识时务的人赶回家去,不就完事了吗?于是,朱元璋便以陈进士的名字省被二字为题,来写一副春联,表达自己要赶走人家的心意。他先出上联道: 少目焉能识文字; 朱元璋的上联,已经用了一个省字,他还没来得及想出写够字的下联,就被陈省被接了过去: 多句安能望功名? 陈省被将够字拆为多句,暗示了自己多说了一句拄杖僧,定会落个功名无望的地步。 陈省被被革去了进士,回到了家乡湖北。友人问起他和皇上对春联这件事,陈省被哈哈大笑,用两句诗来答复友人: 僧人眼前说了僧,枉费十年寒窗功!

朱元璋统一天下后,为了笼络人才,便连忙开科取士。春闱动,科场开,湖北省有一名叫陈省够的举子在考场中,笔走龙蛇,扬扬洒洒,很快写成锦绣文章呈上,令几位主考大人刮目相看。

几天后,皇榜高悬,陈省够果然榜上有名。几位主考大人一起向皇上上奏,推荐陈省够为本科的头名状元。可是,朱元璋看了“陈省够”这个名字,又是湖北人,不禁想起陈友谅来。这个能征善战的陈友谅啊,也是湖北人,鄱阳湖一役,差点儿让朱元璋成了阶下之囚。后来费尽了移山心力,才将陈友谅消灭。想到此,朱元璋还心有余悸。这位朱皇上反复看了陈省够的试卷,见文章写得字字珠玑,但他就是觉得“陈省够”这名字别扭,再加上又是湖北籍,便更讨厌了。

朱元璋想看看陈省够的学问,便在玄武湖畔召见了他。陈省够见到皇上,连忙跪下山呼万岁。朱元璋干咳了一声说道:“朕有一上联,你且对来。”他便以长江为题,仿照苏东坡之词,出上联道:

“江水东流,浪淘尽千古风流儿女;”

这时,空中突然传来黄莺的鸣叫声,陈省够来了灵感,便以金陵为题,以历史为据,对出下联道:

“石城西峙,莺唤起六朝烟雨楼台。”

这一下联对得工整稳妥,而且意境开阔,令朱元璋无话可说。沉吟片刻,他又出一上联道:

“科考岂为名传世;”

陈省够为表达自己的决心,对出下联道:

“做官应思利及民。”

这时,站在东边的文臣刘伯温斟满了一杯酒,站在西边的武将徐达也斟了一杯酒,两人同时把酒献给了朱元璋。朱元璋见状出上联道:

“手执两杯文武酒,饮文乎,饮武乎?”

陈省够朗声对出下联道:

“胸藏万卷圣贤书,希圣也,希贤也!”

金沙国际,朱元璋指了指远处的山峦,又出了一上联:

“一水抱城西,烟霭有无,伐樵客在苍茫外;”

这时,陈省够的才思如同泉涌,也没加思索,张口便对出下联道:

“群峰朝阁下,雨晴浓淡,柱杖僧倚画图中。”

陈省够下联中的“僧”字刚一出口,便吓得刘伯温“啊”的一声惊叫。这一下联对得如诗如画,无懈可击,但是把朱元璋气得变了脸色,这下联可揭了他的老底。因为他以前在皇觉寺里当过和尚,所以最忌讳别人说到“僧”字。愤怒至极的朱元璋顿时动了杀机,本欲取陈省够的项上人头,可转念一想:这次本是想通过科举考试来笼络士子之心的,怎能轻易杀掉这名新科进士呢?罢罢罢,将这个不识时务的人赶回家去,不就完事了吗?于是,朱元璋便以陈进士的名字“省够”二字为题,来写一副对联,表达自己要赶走人家的心意。他先出上联道:

“少目焉能识文字;”

朱元璋的上联,已经用了一个“省”字,他还没来得及想出写“够”字的下联,就被陈省够接了过去:

“多句安能望功名?”

陈省够将“够”字拆为“多句”,暗示了自己多说了一句“拄杖僧”,定会落个功名无望的地步。

陈省够被革去了进士,回到了老家湖北。友人问起他和皇上对对联这件事,陈省够哈哈大笑,用两句诗来回答友人:

“和尚面前说了僧,枉费十年寒窗功!”

本文由金沙国际发布于神话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朱元璋看了陈省被这个名字,便连忙开科取士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