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月躲进了纸伞中,宋廷玉结结巴巴地说

多情书生遇伞妖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雇了辆马车,匆匆朝太平镇赶去。 月上树梢,宋廷玉才赶到太平镇。他刚进那家客栈,果然见一个人坐在楼下喝酒,眉间有一颗黑痣。再仔细一看,宋廷玉愣住了,那人竟然就是赵修! 宋廷玉诧异地问:“赵兄,你怎么在这里?伯母病愈了么?”赵修慌张地说:“原……原来是宋兄呀?我刚走了半日,又接到书信说母亲无恙,便急急地追你了,不料在这与你相遇?”宋廷玉有点狐疑,因为太平镇和京城是两个方向。赵修拉宋廷玉一起喝酒。宋廷玉点点头说:“赵兄,难得我们再次见面,今晚就喝个痛快!”谁知,宋廷玉不胜酒力,才喝了一碗便酩酊大醉。当晚,两人同榻而眠。半夜,装醉的宋廷玉趁赵修起夜的间隙,抱着一样东西落荒而逃。 宋廷玉踏着月色,一口气狂奔了三里地,这才停了下来。这时,他突然觉得怀里一轻,很快,一个披着被单的少女羞答答地出现在她面前。宋廷玉大惊:“你……你从哪里来的?”少女笑着说:“我从伞里来的呀!” 原来,少女名叫小月,原是沂水县人。三年前,她去庙里进香。谁知,路过镜水湖时,被船上的一个官员抢了去。官员欲行非礼,小月誓死不从,最后跳进镜水湖中溺亡。刚巧,镜水湖中飘着一把纸伞,小月的魂魄便附在了纸伞上。那天,宋廷玉将纸伞拣了去,少女便跟了去。当晚天气炎热,宋廷玉辗转难眠。小月感谢恩公,子时悄悄现形替他扇风。不料,被起夜的赵修撞见。慌乱中,小月躲进了纸伞中。赵修看出端倪,第二天便假借交换信物,将纸伞要了去。

明朝洪武年间,岭南有个文人名叫宋廷玉,家景清贫。在进京赶考的路上,宋廷玉偶遇另一个文人赵修。于是,两人决定结伴同行。 这天薄暮,两人一起来到了沂水县。眼看夜幕来临,赵修指了指前面一家客栈,说:宋兄,不现在夜就住在这里吧?宋廷玉悄悄捏了捏怀里的银子,只好点了点头。此时,正值酷暑。赵修要了一间通风的上房,宋廷玉咬咬牙,也在隔邻要了一间。付完房钱,宋廷玉心疼得要命。 第二天早晨,宋廷玉还没起床,赵修就急急地扣门说:宋兄,真对不起!原本还想与你同行,无奈我刚接到书信,母亲抱病在床宋廷玉赶快说:你尽避回家照顾伯母,我在前方等你!赵修点点头,从怀里掏出一把扇子说:宋兄,我和你一见如故,这把翠玉扇送给你?宋廷玉一看,那扇柄镶着一块绿色的美玉,应该是件稀罕物。他翻遍了满身,难堪地说:赵赵兄,我没什么值钱东西给你!赵修笑着说:宋兄假如乐意,就将那把纸伞送给我吧? 宋廷玉一听,不禁愣住了。那把纸伞是他在镜水湖边拣到的,颜色早就失去了光泽。宋廷玉结结巴巴地说:赵兄,这伞有点太寒酸了?赵修气愤地说:只要是宋兄送的东西,都一样珍贵!说罢,接过纸伞匆忙告别了。 赵修走后,宋廷玉不禁暗暗内疚。他很想和赵修结伴同行,只不过,自己带的路费不多,一路上只能省吃俭用。现在,分离了也好,起码不会在赵修眼前露怯了。当下,宋廷玉买了几个馒头,匆忙上路了。 晚上,宋廷玉为了省钱,睡在了一间废弃的破庙里。迷含糊糊中,一个蓝衣少女走进了破庙。她神色哀怨,一遍又一遍地问:宋令郎,既然你救了我,为什么又要将我抛下?眼看少女靠得越来越近,宋廷玉使劲大呼一声。那少女嗖地不见了,宋廷玉揉了揉眼睛,本来是一场梦。 第二天早晨,宋廷玉继续赶路。走了一会,气候越来越热。恰巧,前面有一片野桃林。宋廷玉大喜,匆忙摘下几个熟桃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吃完后,便坐在树底下纳凉。不知不觉,宋廷玉又睡着了。睡梦中,那少女又来了。希奇的是,这次她竟然一丝不挂。少女背对着宋廷玉,一遍又一遍地央求:宋令郎,救我!宋廷玉用袖子遮住双眼,红着脸问:你是哪家的小姐?要我怎样救你?少女哭着说:宋令郎,离此地五十里远有个太平镇,我被一个淫贼囚禁在客栈。此人眉间有一颗大黑痣,正在客栈喝酒。牢记,要想救我,只能如此这般 宋廷玉醒来后,那少女的话仍在耳旁回荡。莫非这一切都是真的?这事关乎她的清白,仍是去一趟为好。宋廷玉想罢,立即雇了辆马车,匆忙朝太平镇赶去。 月上树梢,宋廷玉才赶到太平镇。他刚进那家客栈,果真见一个人坐在楼下喝酒,眉间有一颗黑痣。再仔细一看,宋廷玉愣住了,那人竟然就是赵修! 宋廷玉诧异地问:赵兄,你怎么在这里?伯母全愈了么?赵修慌张地说:原本来是宋兄呀?我刚走了半日,又接到书信说母亲无恙,便急急地追你了,不料在这与你相遇?宋廷玉有点困惑,因为太平镇和都城是两个方向。赵修拉宋廷玉一起喝酒。宋廷玉点点头说:赵兄,可贵我们再次碰头,今夜就喝个痛快!谁知,宋廷玉不胜酒力,才喝了一碗便酩酊烂醉。当晚,两人同榻而眠。夜里,装醉的宋廷玉趁赵修起夜的间隙,抱着一样东西落荒而逃。 宋廷玉踏着月色,一口吻疾走了三里地,这才停了下来。这时,他忽然以为怀里一轻,很快,一个披着被单的少女羞答答地呈现在她眼前。宋廷玉大惊:你你从哪里来的?少女笑着说:我从伞里来的呀! 本来,少女名叫小月,原是沂水县人。三年前,她去庙里进香。谁知,经过镜水湖时,被船上的一个官员抢了去。官员欲行非礼,小月誓死不从,最后跳进镜水湖中溺亡。恰巧,镜水湖中飘着一把纸伞,小月的灵魂便附在了纸伞上。那天,宋廷玉将纸伞拣了去,少女便跟了去。当晚气候炎热,宋廷玉辗转难眠。小月谢谢恩公,子时悄悄现形替他扇风。不料,被起夜的赵修撞见。忙乱中,小月躲进了纸伞中。赵修看出端倪,第二天便假借互换信物,将纸伞要了去。 赵修本是个登徒浪子,他找到一个心术不正的道士,重金寻求收妖之法。道士给了他一道灵符,让他贴在屋内。果真,当晚子时,小月不由得灵符现了形。赵修抱住小月求欢,纠缠中,小月抢到一把剪刀,两人久久对峙不下。子时事后,灵符失效,小月隐入纸伞保全了清白。第二天,道士指点赵修撕去伞纸,让她现形时一丝不挂,再也无法逃脱。赵修大喜,回客栈后依计行事。小月无可奈何,只好再次托梦给宋廷玉,央求他来相救。原本,宋廷玉滴酒不沾。在客栈,小月将墙角那坛酒换成了净水,宋廷玉才没醉 听完小月的话,宋廷玉茅塞顿开:怪不得,我以为纸伞有些异样,本来是被撕去了伞面?小月红着脸说:否则,我就不会让你用床单包裹伞鼻了!两人相视一笑,不禁有些难堪。 正在这时,远处忽然传来一阵大呼:抓住他小月大惊,急急地隐入伞鼻中。不一会儿,几个衙役举着火炬将宋廷玉团团围住。人群中,赵修恼怒地说:好你个宋廷玉,竟敢坏我的好事!说罢,挥了挥手,衙役一拥而上,将宋廷玉带走了。 本来,赵修的娘舅就是沂水县的县令。适才,赵修见宋廷玉半路折回,不禁心中猜忌。他存心起夜,暗地里将什么都看在眼里。宋廷玉抱着纸伞逃走后,他立即让店小二去县衙搬援军,自己尾随在后。结果,将宋廷玉抓个了正着。 公堂上,县令猛地一拍桌案:斗胆刁民,你可知罪?宋廷玉怯怯地问:大人,草民犯了什么罪?县令高声地说:你偷盗了文人赵修的翠玉扇,还敢低赖?宋廷玉赶快辩解:前几日,我和赵修一见如故,这才交换了信物,怎能说我偷盗呢?县令大呼一声:来人,传赵修!很快,赵修跪在公堂下,仰天说:大人,我基本就不熟悉他!县令问:赵修,翠玉扇有何标志?赵修说:翠玉扇上有草民的题字!县令一看,果真扇面上有一首诗,落款赵修。县令大喝一声:证据确凿,来人,将宋廷玉押入天牢!宋廷玉呆住了。他记得很明显,扇面上基本就没有诗,一定是赵修方才补上的。但是,衙役基本不容他说话,急急地将他拖了下去。 当晚,县令大摆酒席,款待远道而来的外甥,又留他多住几日。 第二天晚上,赵修早早地关上房门,将伞鼻平放在床上,然后,在窗棂上贴好灵符,焦虑地等候子时的降临。忽然,外面下起了滂沱大雨。赵修迫在眉睫地宽衣解带,搂住了床上的伞鼻。谁知,子时事后,少女并未现形。赵修又抱着伞鼻熬到丑时,仍不见少女的踪迹。赵修大发雷霆,将那道灵符撕得粉碎。 此时,天牢里的宋廷玉迷含糊糊又做了个梦。梦中,一丝不挂的小月悲愤地说:老天有眼。今夜是七月十五鬼节,阴气最重,我才得以施展法力。刚刚,天降大雨,我靠伞鼻积聚的湿气抗住了道士的灵符,隐身伞中保住了清白。那淫贼见好事未成,拂衣而去,我才得以赶来见你。昨晚,我认出县令就是当日害我之人。所以,我散尽伞鼻的湿气水淹县衙,手刃了对头。不料,殃及了无辜,我将遭天谴雷劈。宋令郎,我们有缘再会 宋廷玉从梦中惊醒,见天牢里汪洋一片。希奇的是,自己竟毫发未损。抬头一看,那把伞鼻正罩着自己。宋廷玉不由得伸手触摸,伞鼻刹时化为灰烬。不一会儿,大水渐渐退去。宋廷玉走出天牢,见县令配偶、众衙役、丫鬟、赵修等都已经溺亡。想起美人命薄的小月,他不禁暗暗叹气。 当年,宋廷玉被帝王钦点为探花。后来,朝中一位官员将令媛许配给了他。洞房花烛夜,宋廷玉揭开红盖头,不禁大吃一惊,新娘竟然和小月长得一模一样

明朝洪武年间,岭南有个书生名叫宋廷玉,家境贫寒。在进京赶考的路上,宋廷玉偶遇另一个书生赵修。于是,两人决定结伴同行。

赵修本是个登徒浪子,他找到一个心术不正的道士,重金寻求收妖之法。道士给了他一道灵符,让他贴在屋内。果然,当晚子时,小月禁不住灵符现了形。赵修抱住小月求欢,纠缠中,小月抢到一把剪刀,两人久久僵持不下。子时过后,灵符失效,小月隐入纸伞保全了清白。第二天,道士指点赵修撕去伞纸,让她现形时一丝不挂,再也无法逃脱。赵修大喜,回客栈后依计行事。小月无可奈何,只好再次托梦给宋廷玉,央求他来相救。原本,宋廷玉滴酒不沾。在客栈,小月将墙角那坛酒换成了清水,宋廷玉才没醉……

这天傍晚,两人一起来到了沂水县。眼看夜幕降临,赵修指了指前面一家客栈,说:“宋兄,不如今晚就住在这里吧?”宋廷玉悄悄捏了捏怀里的银子,只好点了点头。此时,正值酷暑。赵修要了一间通风的上房,宋廷玉咬咬牙,也在隔壁要了一间。付完房钱,宋廷玉心疼得要命。

听完小月的话,宋廷玉恍然大悟:“怪不得,我觉得纸伞有些异样,原来是被撕去了伞面?”小月红着脸说:“不然,我就不会让你用床单包裹伞骨了!”两人相视一笑,不禁有些尴尬。

第二天清早,宋廷玉还没起床,赵修就急急地敲门说:“宋兄,真对不起!原本还想与你同行,无奈我刚接到书信,母亲染病在床……”宋廷玉赶紧说:“你只管回家照顾伯母,我在前方等你!”赵修点点头,从怀里掏出一把扇子说:“宋兄,我和你一见如故,这把翠玉扇送给你?”宋廷玉一看,那扇柄镶着一块绿色的美玉,应该是件稀罕物。他翻遍了全身,尴尬地说:“赵……赵兄,我没什么值钱东西给你!”赵修笑着说:“宋兄如果乐意,就将那把纸伞送给我吧?”

正在这时,远处突然传来一阵大喊:“抓住他……”小月大惊,急急地隐入伞骨中。不一会儿,几个衙役举着火把将宋廷玉团团围住。人群中,赵修愤怒地说:“好你个宋廷玉,竟敢坏我的好事!”说罢,挥了挥手,衙役一拥而上,将宋廷玉带走了。

宋廷玉一听,不禁愣住了。那把纸伞是他在镜水湖边拣到的,颜色早就失去了光泽。宋廷玉结结巴巴地说:“赵兄,这伞有点太寒酸了?”赵修生气地说:“只要是宋兄送的东西,都一样贵重!”说罢,接过纸伞匆匆告辞了。

原来,赵修的舅舅就是沂水县的县令。刚才,赵修见宋廷玉半路折回,不禁心中猜疑。他故意起夜,暗地里将什么都看在眼里。宋廷玉抱着纸伞逃走后,他立刻让店小二去县衙搬救兵,自己尾随在后。结果,将宋廷玉抓个了正着。

赵修走后,宋廷玉不禁暗暗惭愧。他很想和赵修结伴同行,只不过,自己带的盘缠不多,一路上只能省吃俭用。如今,分散了也好,起码不会在赵修面前露怯了。当下,宋廷玉买了几个馒头,匆匆上路了。

公堂上,县令猛地一拍桌案:“大胆刁民,你可知罪?”宋廷玉怯怯地问:“大人,草民犯了什么罪?”县令大声地说:“你偷盗了书生赵修的翠玉扇,还敢抵赖?”宋廷玉赶紧辩解:“前几日,我和赵修一见如故,这才互换了信物,怎能说我偷盗呢?”县令大喊一声:“来人,传赵修!”很快,赵修跪在公堂下,仰天说:“大人,我根本就不认识他!”县令问:“赵修,翠玉扇有何标记?”赵修说:“翠玉扇上有草民的题字!”县令一看,果然扇面上有一首诗,落款赵修。县令大喝一声:“证据确凿,来人,将宋廷玉押入天牢!”宋廷玉呆住了。他记得很清楚,扇面上根本就没有诗,一定是赵修刚刚补上的。可是,衙役根本不容他说话,急急地将他拖了下去。

晚上,宋廷玉为了省钱,睡在了一间废弃的破庙里。迷迷糊糊中,一个蓝衣少女走进了破庙。她神色哀怨,一遍又一遍地问:“宋公子,既然你救了我,为什么又要将我抛下?”眼看少女靠得越来越近,宋廷玉使劲大喊一声。那少女“嗖”地不见了,宋廷玉揉了揉眼睛,原来是一场梦。

当晚,县令大摆筵席,款待远道而来的外甥,又留他多住几日。 第二天晚上,赵修早早地关上房门,将伞骨平放在床上,然后,在窗棂上贴好灵符,焦急地等待子时的来临。突然,外面下起了倾盆大雨。赵修迫不及待地宽衣解带,搂住了床上的伞骨。谁知,子时过后,少女并未现形。赵修又抱着伞骨熬到丑时,仍不见少女的踪迹。赵修恼羞成怒,将那道灵符撕得粉碎。

第二天清早,宋廷玉继续赶路。走了一会,天气越来越热。刚巧,前面有一片野桃林。宋廷玉大喜,匆匆摘下几个熟桃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吃完后,便坐在树底下乘凉。不知不觉,宋廷玉又睡着了。睡梦中,那少女又来了。奇怪的是,这次她竟然一丝不挂。少女背对着宋廷玉,一遍又一遍地央求:“宋公子,救我!”宋廷玉用袖子遮住双眼,红着脸问:“你是哪家的小姐?要我如何救你?”少女哭着说:“宋公子,离此地五十里远有个太平镇,我被一个淫贼囚禁在客栈。此人眉间有一颗大黑痣,正在客栈喝酒。切记,要想救我,只能如此这般……”

宋廷玉醒来后,那少女的话仍在耳旁回荡。难道这一切都是真的?这事关乎她的清白,还是去一趟为好。宋廷玉想罢,立刻雇了辆马车,匆匆朝太平镇赶去。

月上树梢,宋廷玉才赶到太平镇。他刚进那家客栈,果然见一个人坐在楼下喝酒,眉间有一颗黑痣。再仔细一看,宋廷玉愣住了,那人竟然就是赵修!

宋廷玉诧异地问:“赵兄,你怎么在这里?伯母病愈了么?”赵修慌张地说:“原……原来是宋兄呀?我刚走了半日,又接到书信说母亲无恙,便急急地追你了,不料在这与你相遇?”宋廷玉有点狐疑,因为太平镇和京城是两个方向。赵修拉宋廷玉一起喝酒。宋廷玉点点头说:“赵兄,难得我们再次见面,今晚就喝个痛快!”谁知,宋廷玉不胜酒力,才喝了一碗便酩酊大醉。当晚,两人同榻而眠。半夜,装醉的宋廷玉趁赵修起夜的间隙,抱着一样东西落荒而逃。

宋廷玉踏着月色,一口气狂奔了三里地,这才停了下来。这时,他突然觉得怀里一轻,很快,一个披着被单的少女羞答答地出现在她面前。宋廷玉大惊:“你……你从哪里来的?”少女笑着说:“我从伞里来的呀!”

原来,少女名叫小月,原是沂水县人。三年前,她去庙里进香。谁知,路过镜水湖时,被船上的一个官员抢了去。官员欲行非礼,小月誓死不从,最后跳进镜水湖中溺亡。刚巧,镜水湖中飘着一把纸伞,小月的魂魄便附在了纸伞上。那天,宋廷玉将纸伞拣了去,少女便跟了去。当晚天气炎热,宋廷玉辗转难眠。小月感谢恩公,子时悄悄现形替他扇风。不料,被起夜的赵修撞见。慌乱中,小月躲进了纸伞中。赵修看出端倪,第二天便假借交换信物,将纸伞要了去。

赵修本是个登徒浪子,他找到一个心术不正的道士,重金寻求收妖之法。道士给了他一道灵符,让他贴在屋内。果然,当晚子时,小月禁不住灵符现了形。赵修抱住小月求欢,纠缠中,小月抢到一把剪刀,两人久久僵持不下。子时过后,灵符失效,小月隐入纸伞保全了清白。第二天,道士指点赵修撕去伞纸,让她现形时一丝不挂,再也无法逃脱。赵修大喜,回客栈后依计行事。小月无可奈何,只好再次托梦给宋廷玉,央求他来相救。原本,宋廷玉滴酒不沾。在客栈,小月将墙角那坛酒换成了清水,宋廷玉才没醉……

听完小月的话,宋廷玉恍然大悟:“怪不得,我觉得纸伞有些异样,原来是被撕去了伞面?”小月红着脸说:“不然,我就不会让你用床单包裹伞骨了!”两人相视一笑,不禁有些尴尬。

正在这时,远处突然传来一阵大喊:“抓住他……”小月大惊,急急地隐入伞骨中。不一会儿,几个衙役举着火把将宋廷玉团团围住。人群中,赵修愤怒地说:“好你个宋廷玉,竟敢坏我的好事!”说罢,挥了挥手,衙役一拥而上,将宋廷玉带走了。

原来,赵修的舅舅就是沂水县的县令。刚才,赵修见宋廷玉半路折回,不禁心中猜疑。他故意起夜,暗地里将什么都看在眼里。宋廷玉抱着纸伞逃走后,他立刻让店小二去县衙搬救兵,自己尾随在后。结果,将宋廷玉抓个了正着。

公堂上,县令猛地一拍桌案:“大胆刁民,你可知罪?”宋廷玉怯怯地问:“大人,草民犯了什么罪?”县令大声地说:“你偷盗了书生赵修的翠玉扇,还敢抵赖?”宋廷玉赶紧辩解:“前几日,我和赵修一见如故,这才互换了信物,怎能说我偷盗呢?”县令大喊一声:“来人,传赵修!”很快,赵修跪在公堂下,仰天说:“大人,我根本就不认识他!”县令问:“赵修,翠玉扇有何标记?”赵修说:“翠玉扇上有草民的题字!”县令一看,果然扇面上有一首诗,落款赵修。县令大喝一声:“证据确凿,来人,将宋廷玉押入天牢!”宋廷玉呆住了。他记得很清楚,扇面上根本就没有诗,一定是赵修刚刚补上的。可是,衙役根本不容他说话,急急地将他拖了下去。

当晚,县令大摆筵席,款待远道而来的外甥,又留他多住几日。 第二天晚上,赵修早早地关上房门,将伞骨平放在床上,然后,在窗棂上贴好灵符,焦急地等待子时的来临。突然,外面下起了倾盆大雨。赵修迫不及待地宽衣解带,搂住了床上的伞骨。谁知,子时过后,少女并未现形。赵修又抱着伞骨熬到丑时,仍不见少女的踪迹。赵修恼羞成怒,将那道灵符撕得粉碎。

此时,天牢里的宋廷玉迷迷糊糊又做了个梦。梦中,一丝不挂的小月悲愤地说:“老天有眼。今晚是七月十五鬼节,阴气最重,我才得以施展法力。方才,天降大雨,我靠伞骨积聚的湿气抗住了道士的灵符,隐身伞中保住了清白。那淫贼见好事未成,拂袖而去,我才得以赶来见你。昨晚,我认出县令就是当日害我之人。所以,我散尽伞骨的湿气水淹县衙,手刃了仇人。不料,殃及了无辜,我将遭天谴雷劈。宋公子,我们有缘再会……”

宋廷玉从梦中惊醒,见天牢里汪洋一片。奇怪的是,自己竟毫发未损。抬头一看,那把伞骨正罩着自己。宋廷玉忍不住伸手触摸,伞骨瞬间化为灰烬。不一会儿,洪水渐渐退去。宋廷玉走出天牢,见县令夫妇、众衙役、丫鬟、赵修等都已经溺亡。想起红颜薄命的小月,他不禁暗暗叹气。

当年,宋廷玉被皇帝钦点为探花。后来,朝中一位官员将千金许配给了他。洞房花烛夜,宋廷玉揭开红盖头,不禁大吃一惊,新娘竟然和小月长得一模一样……

本文由金沙国际发布于神话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小月躲进了纸伞中,宋廷玉结结巴巴地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