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不懂和尚的话,村里有个人叫任大根

灭鼠杀官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一
  阳安,位于川西龙泉山东麓、沱江河中游。素有“蜀都东来第一州”之美誉。自古是成都府东大门。故事发生在明代末年古阳安县。
  几个阳安商人,在做生意回家的路上,遇到个奇怪的和尚。
  这和尚额头高耸,面带赤色,眉如扫帚,鼻似蒜头。着件补钉百衲僧衣,胸前挂着串硕大佛珠。随身只带个装水葫芦和一根粗大竹禅杖。貌虽古怪,但整天笑眯眯的,倒也温和。
  和尚不远不近跟在这群商人后,商人走他亦走,商人停他亦停。开始,商人们并没在意他。后来商人发现,他们吃饭,和尚就在一旁盘腿打坐,他们栈房歇息,和尚则檐下闭目参禅。最奇怪的是,除见他喝水外,几天从未见他进食过任何东西。商人们心善,只当他无钱而已,就买些素食与他,可和尚笑笑说,谢谢众位施主好意,贫僧“辟谷”惯了。商人们一听,面面相觑,听不懂和尚的话。
  有个叫赵良的商人,问和尚什么是“辟谷”?和尚说,“辟谷”就是绝食不吃东西。本是道家学道,以求轻身上天成仙的法术,如今佛道一家,贫僧也就学了点皮毛。众人听后似懂非懂,问,那你多久没吃东西了?和尚闭目暝思了下说,总有一年半载了吧。赵良等人不信,戏谑地问,可不可试试,让他们开开眼界。和尚听后,沉吟片刻垂目道,众施主怎样才肯相信?赵良看看四周,正好是城郊,就对和尚说,我们在此搭一棚子,四周用绳子圈好再挂上铜铃,你在棚子里住个十天八天,一来让我们见识见识大师绝技,二来也宏扬佛法。和尚念了句“阿弥陀佛”同意了。
  商人们原本只想开个玩笑,没想到和尚竟真的同意了。商人们只得砍些树枝,给和尚搭了个仅能容身的小棚,除每天清晨送一葫芦水,就都坐在棚边聊天监视。
  消息传出后,慢慢来了些围观的人。接着一传十,十传百,观看的人越来越多,有些人甚至在周边搭起草寮,一边卖些茶水浆汤,干果吃食赚钱,一边配合商人日夜观察和尚是不是真不吃东西能活下去。
  二
听不懂和尚的话,村里有个人叫任大根。  说来真令人难以信置,自那和尚进棚后,还真未见他吃过任何东西。起初还只是引得本地乡民好奇观热闹,六天后,已是上万民众前来瞻仰。八天后人们封他个“辟谷活佛”称号。十天后“辟谷活佛”名声大振。不少人买来香烛纸钱,跪地祈求“辟谷活佛”施法保佑。
  商人们这下彻底心服口服,再不敢轻看和尚,怕真得罪活佛天降报应。他们将这和尚请出草棚,齐齐跪下,要活佛保佑他们百事顺遂,生意兴隆。声称要捐资供养活佛一辈子。各地香客们更是要为和尚在原地砌庙建寺。
  和尚双手合十说,自己是四川阳安城外葫芦山西狱庙和尚,因寺庙年久失修,破烂不堪。为重振寺庙,才出来化缘的。赵良和众商人一听,啊!“辟谷活佛”竟是自家门口神仙。激动得声儿都变了,说自己就是阳安人氏,要“辟谷活佛”加持他们。“辟谷活佛”念声“阿弥陀佛”象没听见商人们的话,却从怀中掏出本化缘簿,向大家扬了扬,虔诚地说,各位有心向佛,就请在这簿子写上乐助金数,于今年9月19,观音菩萨生日这天,送到西狱庙,好一辈子受佛光普照。
  商人们听了,争先恐后在簿子上,写了金数后才递给众人。众人写完后,和尚将化缘簿揣在胸前念声“阿弥陀佛”独自走了。
  再说赵良与“辟谷活佛”分手回到家中,全家老小欢天喜地。但赵良却发觉妻子面露戚色,还不时偷抹眼角。他把妻子拉到半边悄悄问,家中是否出了什么事?妻子难过地说,他前脚走,贼人后脚潜入院中,先把看家狗弄死,后把那头大黄牛偷走了。报官后,至今音讯杳无。赵良听了,心中一悸。那看家狗和大黄牛,都是他自小养大的,非常通人性。但见妻子泪水涟涟,不得不强忍心性安慰道,这次出门赚了几个钱,回头再买条狗,买头牛就是了。又说回家路上,如何遇到个神奇的“辟谷活佛”,自己已向“活佛”许愿,要妻子9月19,和自己一起到西狱庙,去烧香还愿。
  三
  9月19观音生日那天,阳安葫芦山下人山人海。众人上得山来,只见一路荒草蓬生,乱石崎岖。走了一二里地,才在大树掩映下找到座破庙。众人进得来,果如“辟谷活佛”所言,佛龛坍塌,佛像剥落,只18伽蓝稍看得出点眉目。
  众人的喧哗,惊动了庙里两个老和尚。他们出来问出了什么事?大家涌上前问他俩,这寺里是不是有个“辟谷活佛”?俩和尚说没有。众人又问,为什么这里这么凄凉,俩和尚说,原来香火也很旺,只因一年前一个深夜,来了伙蒙面贼,将寺里洗劫一空,其它和尚不堪贫穷,纷纷离寺,才变得如此破败。
  快来看啊!忽听几个在庙里,四处走动人的惊呼。众人一拥而上,其中一人指着一尊伽蓝问大家,你们看这菩萨像谁?“辟谷活佛”有人惊叫起来。对啊,就是他。这时一个眼尖的一步射过去,从这伽蓝怀里取出本化缘簿。打开一看,上面写的,正是他们在路上捐的乐助金数和姓名。原来“辟谷活佛”是伽蓝菩萨,大家齐刷刷跪了一地。赵良带头捐了银两。
  “辟谷活佛”是菩萨化身的消息不胫而走,月余,西狱庙竟收得白银三万余两
  自打西狱庙出了“辟谷活佛”,香火一下子旺了起来。许多人不侍农商,跑来庙里求显灵的“辟谷活佛”像保估,弄得田地荒芜,商家冷清,人心浮动。
  阳安城里大街小巷,陡见僧尼川行。明目张胆强拦路人,算八字,推流年。有的称,精通周易,可预知生死未来,有的说,可用气功治病救人。更有甚者,许愿可让人得道升天。林林总总,皆以“佛”的名义,骗钱讹财。有些阳安人,知晓自己被骗后,不愿给钱,但又怕这些假僧伪尼用法术戗害自己。以至弄得走投无路,疯癫崩溃。
  “辟谷活佛”及假僧伪尼的事儿,终于引起阳安知县李善武警觉。这李知县不信神。他觉得,短短月余,一个破庙的泥菩萨出门,就捐得三万余两白银,其中必有蹊跷。思忖后,就叫手下扮成香客,到西狱庙打探。不出三天,打探人回话,说找到那几个商人详问了“辟谷活佛”之事。商人们皆说,那“活佛”带乐县口音,可能是乐县人。
  乐县距阳安100多里。李知县叫手下带上公文,到乐县县衙请求协查“辟谷活佛”其人。
  不日手下回来说,乐县抱国寺原来确有个相貌与“辟谷活佛”相象的和尚,叫“觉智”。这人不仅相貌古怪,还是个佛门败类。此人出家前,因被人追杀,伤重倒在抱国寺外,主持心生怜悯救回寺内。伤好后剃度收留寺中。谁知这是个贼人,在一个月黑风高夜,把主持打昏,将庙里镇寺之宝——赤金如来佛像盗后潜逃。主持方丈为此戳瞎自己一只眼谢罪,说是有眼无珠。不要也罢。
  李知县听罢,沉吟半响,吩咐手下马上到西狱庙“请”俩老和尚。
  从俩老和尚口中,李知县得知,原来“辟谷活佛”是两月前到西狱庙挂单的。当时给了他俩些银两,要们在庙里整新成旧,按他的模样换尊伽蓝。9月19观音生日后,他保证西狱庙香火鼎盛……
  李知县听罢,呵呵笑着说,此人如此宏扬佛法,本县要嘉奖他。如“辟谷活佛”回寺后,你们立即来报不得有误。半月后,一老和尚来报,说“辟谷活佛”回寺了。李知县的师爷,立即到寺庙请“辟谷活佛”。说他为阳安扬名争光,知县要亲自召见他。
  四
  “辟谷活佛”一到县衙,李知县褒奖一番后,便请他上楼,为自己父亲超度亡灵。师爷送他上楼时,手无意中碰到他那根粗大的竹禅杖。“辟谷活佛”马上机警地将禅杖揽在胸前。这一细微,被李知县看在眼里。为了不让外人打扰“辟谷活佛”超度亡灵,李知县将“辟谷活佛”锁在了楼上。
  知县每天只差人送些水让“辟谷活佛”饮用。三天后,手下来报“辟谷活佛”在楼上每天除打坐念经诵亡灵,没一点异样。李知县幂思苦想一阵后,心中豁然开朗。他上楼对和尚说,大师果有“辟谷”神功,只是昨晚,我梦见死去的父亲托梦,说要焚化大的禅杖和佛珠超度他,再请大师“辟谷”念十天的《地藏菩萨本愿经》。说完也不管“辟谷活佛”同意否,命人将佛珠和禅杖拿走。
  下得楼来,李知县先将佛珠仔细审视,这一看还真看出些端倪。传人查验佛珠后,他心里有了底。
  三日后,知县出公告,让全县香客第二天到县衙门前看“辟谷活佛”宏扬佛法。
  转天一大早,县衙门前人山人海。
  李知县见人到得差不多了,让人架出站立不稳的“辟谷活佛”。人们一见,一声惊呼,不知这“辟谷活佛”为什么竟病成这样。李知县也不解释,只让西狱庙俩老和尚,将换塑伽蓝的来龙去脉,一一道出。人们听得目顿口呆,但却无法相信。李知县也不慌忙,叫人拿出那根粗大的竹禅杖,当众剖开。只见从禅杖内滚落出几大串佛珠。李知县把这些佛珠,放进水盆里,只一会功夫,佛珠全成了软软的颗粒。王知县取了枚颗粒,放进嘴里咀嚼,嚼完后咽进了肚里。原来这些佛珠,全是些大颗的牛肉粒儿。正在众人膛目结舌时,李知县惊堂木一拍,要“辟谷活佛”对阳安民众说,这是怎么回事。那“辟谷活佛”饿得站力不稳,哪还出得了声儿。李知县说,那本官替你说吧。
  你两月前蹿到本县,换上俗家人衣服,夜里潜到城南赵冯氏家,用毒鸡肉药死看家狗,盗走她家一头大黄牛。你将牛牵出本县境,宰了后卖了牛皮,将牛肉做成肉干,又将肉干串起,做成佛珠,放在打通了竹节的禅杖里。后来你在路上,无意中听到赵良几个阳安人,做生意归来,就一路跟踪,想用“辟谷”法骗取钱财。你成功了,他们不仅没识破你,还让你成了远近闻名的“辟谷活佛”。要不是本县听闻你,月余为西狱庙筹到三万重金,加之好几起僧尼诈骗案,本县还不得起疑心……
  五
  李知县说道这,只听下面一声暴喝:“你这天杀的,还我牛来,还我钱来。”原来是商人赵良。他今天本是来给“辟谷活佛”宏扬名声的,没想自家的狗,黄牛和钱财却被这贼人一并谋害掠去。一阵沉默后,受骗的阳安香客突然暴发出“打死他,打死他”的惊天怒吼。
  就在群情激愤时,一声威严的“阿弥陀佛”镇住全场。人群中,一个瞎了只眼的老和尚,由小和尚搀着走到“辟谷活佛”跟前。老和尚愤怒指着“辟谷活佛”道,你这贼子,都怪我当初有眼无珠收留了你。你把抱国寺的镇寺之宝给我交出来。说到这,老和尚从怀里摸出个玉碟,让站在一旁的西狱庙老和尚辩认。这俩和尚看后,一下子嚷起来,这不是我们西狱庙,一年前被贼人掠走,做法事供佛用的玉碟吗?阿弥陀佛,怎么会在师傅手里?这不,碟子底面还錾有“西狱庙”三个字呢。瞎眼老和尚指着“辟谷活佛”说,是这贼子从我抱国寺盗宝,逃跑时匆忙落下的。前些日子有人到抱国寺打听这贼子,我料想这贼东窗事发,从这玉碟,我猜一年前阳安西狱庙被劫,定是这贼子纠人所为。于是就赶来阳安辨认。果不出我所料。听到这里“辟谷活佛”面如死灰。
  经李知县再审,这个所谓的“辟谷活佛”竟是个亡命大盗。因带人抢了阳安西狱庙后,想独吞财宝,就偷偷逃到乐县。路过抱国寺,将财宝埋在了寺后山边。后来被仇家发现追杀,负伤逃到抱国寺外,被主持发现所救。可这家伙不仅不思悔改,还贼心不死。一次给主持端药,无意中发现主持开密室并窥到镇寺之宝——赤金如来佛像,就打定盗宝主意。他先将埋在后山的财宝挖出,然后趁主持不备将他打昏,盗得赤金如来佛像连夜逃跑,没想到慌乱中,将玉碟落下。
  谁知黄雀在后。还没出乐县,就被仇家逮住。仇家把财宝洗劫一空,把他扔进附近一口枯井。谁知这贼子命不该绝,在井底磨断绳索,爬了上来。抱国寺是回不去了,只得摸回阳安另做打算。于是发生了毒狗,偷牛,用牛肉串做佛珠,装“辟谷活佛”之事。他还说,本想从此金盆洗手,在西狱庙做个真正和尚,没想到被李大人看出蹊跷,将自己一举擒拿……
  这正是:
  菩提台上本清凉,
  活佛岂容贼子装。
  知县火眼识妖魔,
  亡命大盗落法网。   

一、杀身之祸

清朝同治年间, 凉州城西有个杨寨村,村里有个人叫任大根。三年前,任大根莫名其妙失踪了,村里人都以为他死了。不料,一天傍晚,他拖着一条瘸腿又回到了村里,此后深居简出。

任大根不知中了啥邪,从山里弄回来一只体形比猫还大的山鼠,不声不响地养起来。村里人好奇地问他养那东西干啥, 他却避而不答。

这天, 村里杨财主家的粮仓闹老鼠。任大根听说后,便提了一个山鼠笼过去,交给了杨财主的管家,说他的山鼠能抓老鼠。管家将信将疑, 晚上试着把山鼠放了出来,第二天,粮仓里的老鼠果然一只都看不见了。

这消息一传十,十传百,方圆百里很快都知道任大根的山鼠能抓老鼠。于是,经常有大户人家请他去抓老鼠。

初六晚上,任大根在城东一户大户人家抓完老鼠,到酒馆里喝了二两烧酒,挑着装山鼠的笼子往家里赶。他刚走到离村子不远的一处乱坟岗,突然听到有人喊救命,循声望去,只见有两个人影在晃动。任大根心想,这肯定是盗贼在打劫过路人,他就壮着胆子吼了一声。那些黑影听见了,慌忙驾着一辆马车,朝城里的方向逃去。

任大根走上前,发现一个人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他伸手一探,此人尚有一丝气息。任大根把这人背回了家,等点灯一看,不禁吓了一跳:这是个年轻后生,头部和身体被刀砍得鲜血直流,早已不省人事。救人一条命,胜烧十年香,任大根赶紧请来了一个郎中。郎中看过后,说幸好没砍到要害处,就把后生的伤口一一清洗干净,然后敷上刀伤药。

后生终于醒过来了,任大根听他的口音不是本地人,就问:“你咋被砍成这样呢?”后生这才说出了被害的经过。

后生名叫李志,是宝鸡人,奉母亲之命来到凉州,探望在州里为官的父亲李克章。进城门时,守门的兵士见他风尘仆仆,便拦住问他是哪里人,李志说是宝鸡人。谁知兵士却不许他进城,说:“知县李大人有令,凡是宝鸡来的人都不让进城!”

李志急忙说: “ 李大人李克章,就是我爹,我是特意来探望他的!”

那兵士急忙爬上城门楼子禀报,不一会儿,他下来对李志说:“我们把总说了,你就是李大人的亲爹,也不让进!”

此时已是日落时分,兵士关上城门,把李志挡在了城门外。无奈之下,他只好在附近一家客栈先住了下来。

半夜里,李志正在睡觉,突然听到了一阵敲门声。他以为是店家有事找他,就打开门,却见门外站着两个陌生男子,一个长着一张马脸,另一个是个矮子。

那马脸问:“你就是李大人的公子吗?”李志答应了一声。

马脸说:“李公子,我们奉李大人之命,前来接你回县衙。”李志很高兴,马上结了店钱,跟着这两人出了客栈,坐上了一辆马车。矮子驾着马车,马脸骑马紧随车后,飞快地向前奔去。

李志想起了白天进城的事,问矮子:“我爹为啥不让宝鸡人进城?”

矮子说:“李大人为官清廉,担心老家的亲戚都来投靠他,让老百姓瞎议论,才定了这个规矩。”李志明白了,原来父亲是为了避嫌。

他父亲李克章四十岁才考中举人,在家等了三年,终于等到了吏部下来的文书,要他补凉州知县的缺。临走时,他只带了一个贴身家仆,然后嘱咐妻子,等他在凉州安顿下来,再派人来接他们母子过去。谁知,父亲走了大半年,却一直杳无音信,母亲这才打发李志前来探望。

走了快一炷香的工夫,矮子吆住了马,说了一声“到了”。李志急忙跳下车,外面却是漆黑一片,哪里是凉州县衙,分明是在荒郊野外!

李志心中一惊,却见那两人抽出腰刀,一前一后堵住了他。马脸嘿嘿一笑:“小子,实话告诉你,不是我们要杀你,而是你爹叫我们这么干的。你记好了,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祭日!”说完,两人举起刀,朝李志头上砍了过来!

李志刚喊了一声“救命”,就被矮子一刀砍在脸上,昏倒在地。马脸和矮子又砍了几刀,见李志一动不动,正要伸手去探他死了没有,突然听见有人吼了一声,两人慌忙驾上马车,匆匆跑了。

金沙国际,二、母亲失踪

任大根听后, 皱着眉头说:“ 这两个贼人定是偷听到你说的话,才暗中盯上了你,以你爹的名义,把你骗到乱坟岗上,想劫财害命!”李志想想也是,便请任大根帮忙去一趟凉州县衙,让父亲派人来接他。任大根却摇头说,他最害怕去衙门见官。

李志在任大根家又休养了几天,便再也待不住了。他见自己的脸被砍得面目全非,恨死了那两个贼人,恨不得立刻就见到父亲,让县衙的捕快尽早将他们绳之以法。于是, 他谢过任大根的救命之恩后,一瘸一拐地离开了杨寨村,径直来到了凉州城。

李志对守门的兵士谎称自己来自甘州,进城后一路打听,终于找到了凉州县衙。他正要对门口的官差亮明身份,衙门里突然冲出了几个衙役,不由分说,把他和街上的几个行人轰到了一边去。接着,里面抬出了一顶官轿,轿子刚出衙门,大街上冲出了一个老人,拦住轿子大声喊道:“李大人,小民冤枉啊!”轿子停了下来,从轿中走出一个身着官服的人,问老人有何冤情。

李志仔细一看,这人并不是父亲。他忙向旁边的人打听,这穿官服的人是谁?旁边的人说,他就是知县李克章大人。李志蒙了:知县明明是父亲,咋变成另一个陌生人呢?

李志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打听一番后,得知这李大人也来自宝鸡,上任的时间和父亲相差无几。李志觉得其中必有蹊跷,却不知该如何是好。于是,他匆忙赶回杨寨村,准备把父亲的事告诉任大根,请他出个主意。

谁知,任大根却突然搬家了。李志向村里人打听他搬到了哪里,村里人都摇头说不知道。李志没有办法,只好先回家告诉母亲再做打算。

李志回到家, 叫了半天门,才见老仆李喜从门后露出半个脑袋。他一看见李志的脸, 吓得大叫一声,又把门关上了。李志大声说:“李喜,我是李志,你快开门啊!”

李喜听见是公子的声音,又小心翼翼地探出头来,仔细看过后,惊讶地叫道:“公子,你咋变成这个样子了?”

李志摇了摇头,进了门,发现屋里冷冷清清的。他急忙问:“我娘呢?”

李喜十分惊讶,说:“公子,你在老爷那儿,没见着夫人?”原来,李志走了大概半个月,一天晚上,家中突然来了两个凉州县衙的官差,说是老爷特意派他们来接夫人的。夫人就问公子到了没有,官差说已经到了。夫人就说明天一早动身,其中一个马脸官差却说,他们来之前,李大人吩咐要快去快回, 要是白天太热, 就晚上走。夫人一听是老爷的意思,就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带着贴身丫环,随那两人坐上马车,连夜赶往凉州去了。

李志忙问另一个官差的长相,李喜说是个矮子。李志一下子惊呆了:这两个官差,正是加害自己的贼人。母亲落到他们手中,肯定凶多吉少!

李志急忙往去凉州的方向奔去。一路上,他脑子里始终有一个疑团:这两个贼人绝不是图财害命这么简单,显然是冲着自己家里人来的!难道是父亲的仇家,先加害自己,然后又骗走母亲?如果真是这样,父亲现在又在哪里呢?是不是早就落入他们的手中?

赶到凉州后, 李志请街上的画师分别画了父母的画像,逢人就问,好几天过去了,却没有打听到父母的下落。他来到先前住过的那家客栈,问老板有没有见过那两个贼人,老板摇头说没见过。李志又向守城的兵士打听,他们却都说不知道。

李志心里乱成了一团麻, 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着。突然,他看见任大根肩上挑着山鼠笼,正一瘸一拐地低头赶路,就喊了一声“任叔”,追了过去。

任大根慌忙往一条小巷子里跑,等李志追过来时,他已不见了踪影。

李志很奇怪:任叔为啥要躲着自己呢?他转身正要往回走,面前却闪出了一个人,手持扁担,拦住了去路。

李志大惊失色,定睛一看,竟是任大根!

任大根紧盯着李志问:“你跟着我到底想干啥?”

三、惊天秘密

李志叫了一声“任叔”,眼泪刷一下就流了下来。这时候,任大根看到了他手中的画像,收起扁担问:“这画像上的人是。”李志说是父母的像。任大根愣了一下,拉起李志说:“这里说话不方便,跟我走!”

来到一处无人的地方,任大根这才问:“你咋还在凉州?”李志哽咽着把母亲被贼人骗走的事讲了一遍。

任大根带着李志回到了城东的住处,当天夜里,又匆匆搬回了杨寨村。收拾停当,任大根对李志说: “ 你这样乱走乱问, 太危险了。万一碰上那两个贼人,他们还能放过你?”

李志眼巴巴地望着任大根说:“任叔,我现在一点办法也没有,你说我该咋办?”

任大根叹了口气:“你爹娘生死不明,家中就剩下你一人了,你得先保护好自己,不要再乱跑了。你要是不嫌弃,就把我这儿当成你的家,事情迟早会水落石出的!”

李志就在任大根家住了下来,帮他干一些力所能及的活。李志对任大根用大山鼠抓老鼠的办法感到很稀奇,问他咋想出这个主意。任大根说,几年前,他在北山住,无意中发现一只大山鼠竟能使唤老鼠,这是鼠王啊!于是,他费尽心机把大山鼠抓了回来,又耐心地在人鼠之间建立信任,现在使用起来得心应手。

时间一长,李志发现任大根每次喂大山鼠时,都显得很神秘。大山鼠平时锁在后院的一间暗房里,没有窗户,里面黑咕隆咚的。每次抓完老鼠,任大根总要背回来不少猪肉,悄悄地拿进暗房。这间暗房除了他一人能进出,任何人都不让靠近,连李志也不例外。

半年后,凉州城区记粮店的区掌柜打发人来请任大根去抓老鼠。任大根把山鼠笼交给来人,次日一大早,他就去粮店接鼠王。到了后晌,他却迟迟不回来。李志有些纳闷,决定去村口看一看。

李志刚走出屋门,就听见院门“咣当”一声被撞开了,任大根肩头立着鼠王,浑身是血,一头栽倒在门口。

李志慌忙奔过去,把任大根抱到了炕上,使劲掐了一阵人中,任大根才慢慢醒了过来。李志要去请郎中,任大根却一把拉住他,摇头说来不及了。李志问:“任叔,是谁对你下毒手?”

任叔喘着粗气说: “ 是齐老二。”他忍着疼痛,说了一个惊天的秘密。

三年前,任大根路过北山,被山上的贼寇齐老二抓住,架到了山上,逼他入伙。为了活命,他只好答应,当了给贼人做饭的火夫。这天,几个贼人截住了两个过路人,从包袱里搜出了一份文书,原来,其中一人竟是前往凉州赴任的知县李克章。齐老二一看,顿时起了恶念,杀了主仆二人,拿着文书,带了贴身弟兄马脸和矮子,冒充李克章当上了凉州知县。下山前,齐老二嘱咐弟兄们耐心等候,等他在凉州县衙站稳了脚跟,就带他们去享受荣华富贵,弟兄们信以为真。谁知,一天深夜,齐老二却偷偷地率领一队官兵,趁黑摸上山来,把正在睡梦中的弟兄们杀了个精光。任大根被砍断了一条腿,昏死过去,才侥幸逃过了一劫。

李志禁不住放声大哭: “ 任叔,齐老二杀死了我爹,你为啥不早点告诉我呀?”

任大根苦笑一下, 又讲了起来。他无意中救下李志后,怀疑齐老二已经知道他还没死,利用李志来设一个苦肉计的套, 想叫他往里钻,所以,他没敢对李志说出真相。为了以防万一,李志一走,他马上离开杨寨村,搬到了城东。当他看到李志父亲的画像后,这才相信李志确实是李克章的儿子,收留了李志。其实,任大根一直都在等待时机杀掉齐老二,替死去的兄弟们报仇,他原本想等时机成熟,再把真相告诉李志。不料,就在他去区记粮店的路上,竟和马脸他们遇了个正着。他心中一惊,低头想快步走过去,没想到还是被眼尖的矮子认了出来。

任大根急忙拐进了一条巷子,绕了好几个弯,终于摆脱了他们。他来到粮店,挑起山鼠笼,立刻赶出城。万万没料到,马脸和矮子并没有被甩掉,而是一直悄悄地尾随在他身后,来到了乱坟岗上。两人见此处无人, 就持刀截住了任大根。危急关头,任大根打开了山鼠笼,一人一鼠同两贼搏斗,终于将对方杀死,但自己也生命垂危。说完, 任大根猛地吐出了一口鲜血,呼吸也急促起来。他把一把钥匙放进了李志的手中,说了句“你去暗房。”头一歪就含恨而死了。

葬了任大根, 李志在坟前发誓: 一定要替父母和任叔报仇雪恨,杀了齐老二!

李志拿着钥匙打开了暗房。当他走进去时,不禁大吃一惊,但很快就明白过来。

四、报仇雪恨

从此, 李志把全部心思都放在驯养大山鼠上。鼠王不但能听命驱逐老鼠,还能随意召唤附近的老鼠。不少人目睹李志的这一绝活后,都瞠目结舌,给他起了一个绰号,也叫鼠王。

这年秋天,凉州城突降暴雨,一连下了半个月。山野间的,庄稼地里的老鼠被洪水一逼,都聚到村子里,就是大白天,也常看到街上有老鼠出没。李志明白,报仇的时候快到了。

这天中午,县衙的两个衙役来找李志,说这几天县衙里的老鼠多得不得了,一到半夜就到处乱窜,李大人命他们来找鼠王去抓老鼠。李志不动声色地说:“三天后的亥时,我准时到县衙抓老鼠!”两人走后,李志吹了一声口哨,大山鼠就乖乖地钻进了笼子里,一连三天,李志没喂大山鼠一口吃的,把它给饿得吱吱直叫。

到了第三天夜里,李志在堂屋上方摆上了父母和任大根的牌位,点了三炷香, 流着泪说: “ 爹,娘,任叔,今晚你们睁开眼睛好好看着,我给你们报仇去了!”磕了三个响头后,他提上装大山鼠的笼子,直奔县衙而去。

齐老二早就听说过鼠王的名气,让人把李志带进了后堂。他看了一眼李志,暗想,这人咋长得如此丑陋呢?再看那笼中的山鼠,硕大无比,正冲着他龇牙咧嘴,恨不得立刻冲出笼子来,惊得他浑身上下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齐老二把手一挥,命李志快去抓老鼠。李志不慌不忙地说:“大人,山鼠抓老鼠,县衙里不能放其他吃的, 不然它就不会抓了。另外,它最忌讳灯光,最好把灯火都灭了。只要今夜一过,我保证把所有老鼠都抓光!”齐老二点头答应了,命手下照办。

李志吹灭了蜡烛,这才打开笼子,将三个手指含入口中,吹一声口哨,大山鼠立刻精神抖擞,跳出笼子。李志点了点头,径自离去了。

大山鼠出笼后, 口中发出一声尖厉的嘶叫,刹那间,从房上,树上,洞里。数不清的老鼠涌了出来,整个衙门很快聚满了黑压压的老鼠。只见大山鼠又发出两声急切的嘶叫,然后倏地一下窜进了房门,其他老鼠紧随其后,眨眼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突然,齐老二住的后堂里传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衙役们连忙点亮蜡烛,冲进房里,顿时惊得魂飞魄散!

只见床上一片血红,李大人已经变成了一副瘆人的骨架子,周围全是他的衣服碎片!那只大山鼠卧坐在一旁,鼓着硕大的肚皮,嘴角全是殷红的血迹,地上挤满了黑压压的老鼠。

衙役们急忙扔掉手里的灯台,夺门而出:“不得了啦,李大人被老鼠给吃了!”大山鼠这才不慌不忙地跳上屋檐,跑了。

县衙连夜派人报告甘州王知府,王知府也大惊失色:堂堂一个朝廷命官,竟然在众人眼皮子底下被人用老鼠给杀了,这还了得!他当即带着一队官兵赶赴凉州城,到杨寨村去缉拿李志。

李志笑吟吟地守在村口, 肩上就蹲着那只大山鼠,身后上万只老鼠像兵卒一样列着队。王知府看着,只觉胆战心惊。还好,李志没有让鼠兵攻击, 只是递上了一封信,说:“大人,凉州知县本是贼寇乔装,死有余辜,您还是看看这封信吧。”说完,他扬长而去。官兵见鼠兵势大,竟没敢阻拦。

王知府看完信,将信将疑,下令搜查李志的家。查到后院,见一间暗房房门紧锁,命人砸开门后,一股臭味扑面而来。他皱了皱眉,叫人点了火把,只见房中赫然立着一尊木头雕像,和真人一般大小,仔细一看, 这雕像竟和刚死去的“李知县”一模一样!

王知府转到雕像后面,发现里面是空的,几只瘦弱的老鼠可能是饿坏了,正趴在里面啃咬着带着血迹的木茬子。

王知府一琢磨,吓了一大跳!原来,李志是在雕像中放入猪肉作为诱饵, 久而久之, 大山鼠肚子一饿,就到雕像里找吃的。昨夜,饿疯了的大山鼠看见床上的“李知县”,以为他身体里也有猪肉,扑上来就咬,后面的鼠兵自然跟随,“李知县”竟活生生被吃掉了!想到这里, 王知府后背一阵发凉,急忙逃出了暗房。这时候,有随从来报告,说在“李知县”住宅的暗室里发现了大量的官府库银,看样子他准备携款逃遁。银子堆里还有一柄单刀,上面刻着一个“齐”字,莫非这个“李知县”真的是匪首齐老二?

不管怎样,这起老鼠杀官案是没人追究了,鼠王李志从此也不见了踪影。

凉州城的新知县也来上任了,他循规蹈矩,不敢过分压榨百姓。人们都说,这是因为他畏惧鼠王。时隔不久,杨寨村修了一座鼠王爷庙,供奉着李志的塑像,他的肩上,卧着一只怒瞪圆眼的大山鼠……

本文由金沙国际发布于神话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听不懂和尚的话,村里有个人叫任大根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