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得考你一个字,释迦牟尼说

我得考你一个字,释迦牟尼说。孔子和释迦牟尼攀道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孔子教学的时候,粮食不够吃,便打发颜回到要饭花字头儿范安那儿去借粮。子路在一旁接声了:“老师你偏心,什么事儿你都让他去,借粮这么点儿小事儿,我去还不行?”孔子说:“你去借不来!”子路说:“我去咋就借不来呢?”孔子见他执意要去,说:“那好,既然你这么有把握,那就你去吧。”
  子路见到了范安。范安问他:“你是谁呀,来找我借粮?”子路说:“我是孔子的门生,叫子路。”
  范安打量了他一眼,说:“既然你是孔子的门生,我哪有不借的道理。不过,我得考你一个字,如果认对了,你能抗动多少,我就借你多少。”如果你认错了,就别怪我不通情理了。
  子路心想“你一个臭要饭的,肚子里能盛多少墨水?还能考住我了。”所以,表现得胸有成竹的样子。
  这时,只见范安在地上写了个真假的“真”字。子路一瞅,不由得暗自好笑,心里话“就这么个字,我学过八百遍了。”于是不假思索的张口念道:“真”。没成想,范安竟说不对。子路没法,只好两手空空的回去了。
  回来后,孔子见他垂头丧气的样子,就知道没借来。但还是问了一句“子路,粮食呢?”
  子路很不服气地把范安怎么考他,他怎么回答的,从头到脚的跟孔子学诉了一遍。孔子说:“我说你借不来,你说你借来了,结果咋样?还是颜回去吧。”
  再说颜回,到了范安那儿,范安也是像上次问子路那样问了颜回一遍。最后也考他那个“真字”。颜回张口刚想念“真”,忽然想起了子路的教训来,于是急忙改口念“十目大”,把个真子给分开了。没成想歪打正着,还念对了。范安很高兴,当即把粮食借给了他。
  颜回回来后,孔子问他:"颜回,你怎么把粮食借来了,范安没考你?”
  颜回回答说:“考了,而且也是考子路的那个字。当时,我也想念‘真’,可一想到子路念真,范安说不对,如果我再念,不也是不对吗?所以我灵机一动,把个真子给分开了,念了个‘十目大’。结果还真念对了。”
金沙国际,  听了颜回的学诉,孔子瞅了一眼站在旁边的子路说:“到啥时候了,都揭不开锅了,你还认‘真’,再认真,咱们都得饿死了!”   

孔夫子周游列国的时候,到了印度,遇见了释迦牟尼两个圣人一见面,都想考考对方。

考什么?就考字,谁输了就弹一个“脑崩儿”!

孔夫子先写了“放戏”,让释迦牟尼来认。释迦牟尼说:“这两个字念‘龄浅’。”

孔夫子说:“不对,在我们那儿,这两个字念‘鸣呼’。”释迦牟尼认输了。

孔夫子的徒弟子路在旁边说:“老师,我劲儿大,让我弹他。”说着走过先用嘴哈哈手指头,铆足了劲儿,照着释迦牟尼的脑门弹了下去。“崩儿”,当时就起了一个包儿。

该释迦牟尼考孔子了。他也写了两个字:“南无”。

孔子说:“这个容易。念‘南无’。”

释迦牟尼说:“不对!佛经上这两个字念‘那莫’。那莫阿弥陀佛。”孔子也认输了。

释迦牟尼眯着眼睛非常得意,只见他中指和姆指一搭。

子路一看,心说:“我老师那么瘦弱,他那么壮实,根本经不住这一弹!”他趁释迦牟尼眯着眼睛运气的当儿,拉着老师就溜了。

现在我们在大雄宝殿里看到的释迦牟尼佛祖的圣像,就是当初那个样儿。脑门儿上的那个包儿到今儿个还没消肿哪。

本文由金沙国际发布于神话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我得考你一个字,释迦牟尼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