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苍老的秦淮,皇帝听说秦昭南曾见过

天绝地孤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爷爷,您.....”秦梓琰扶着虚弱的秦淮,他知道爷爷动摇了,就算不为了家族,也会为了他选择让步,看着苍老的秦淮,即使已经服下宫歆凝送来的丹药,也只能是保持清醒。看着这些贪婪的人,秦梓琰无奈也绝望。

民间一直流传着这个说法:“得天绝地孤,享千年之乐!”传说中的天绝地孤,是两种稀罕的动物。“天绝”形似蛤蟆,藏身于古托族境内;而“地孤”貌似蜈蚣,匿身于禅桑族地域。喝下“天绝地孤”熬成的汤药,人就能长生不老。

     秦淮看着尚且稚嫩的孙儿,心如刀割。罢了罢了,这个家算是毁了,就让他去面对列祖列宗吧。“把管家叫来吧。”

对这传说,当朝皇帝坚信不疑,下令两族族长每年各派出300个青壮男子,挖地三尺搜寻。谁知连续找了5年,仍然一无所获。皇帝大怒,将这些男子全部斩首,同时悬赏一万两黄金,引得无数中原人士也前去寻宝。

    其他人一见老爷子松口了,立刻眉开眼笑忙着去叫管家。秦淮在秦梓琰的搀扶下坐到桌前颤颤巍巍的提笔写字。遗嘱二字写下,看的秦梓琰心慌一震。

转眼,又到了进贡的日子。令禅桑族高兴的是,今年,那300名捕手终于可以不用被斩首了。因为,年初有个叫秦昭南的中原人士捉到了“地孤”。秦昭南是京城“仁和药铺”的掌柜,后来,被皇帝封为三品大官。可是,让皇帝焦急的是,另一种宝物“天绝”却始终杳无音信。自从皇帝张榜悬赏后,许多人将蛤蟆错献给皇帝,皇帝哭笑不得。皇帝听说秦昭南曾见过“天绝”,于是皇帝下令,进献“天绝”的人必须先找秦昭南鉴定真伪。

    等管家赶来,秦淮也放下了笔,把遗嘱给管家让他按照遗嘱分割家产。

这天傍晚,“仁和药铺”突然来了一个商人,刚进门,他就傲慢地嚷道:“秦大人,我捉到‘天绝’了!”柜台上的药童说:“拿来看看。”商人轻轻打开锦盒,刹那间,屋里闪过一缕紫光。药童低头一看,那东西果真形似蛤蟆,只是全身发紫,纵然被关在锦盒里,两眼仍然凶悍无比。闻讯而来的秦昭南看罢,也是大吃一惊。商人兴奋地问:“秦大人,这是不是‘天绝’?”秦昭南说:“我还不能肯定!不过,我能分辨出真假,只怕这位客官舍不得?”商人大方地说:“一切后果由我承担!”秦昭南点点头,朝药童使了个眼色,很快,药童从后院拎上来一个铁笼,里面有一条碗口粗的眼镜蛇。秦昭南端起锦盒,将那东西扔进了铁笼。那东西还没落地,就闪电般在眼镜蛇的脖子上咬了一口。几秒钟后,眼镜蛇便气绝身亡。秦昭南大喜,激动地说:“这果然是‘天绝’!”

    等众人出去后,秦淮才慢慢拿出家族族长令牌塞给秦梓琰。“琰儿,以后你就是秦家的家主了,若有机会定要重建家族!”

秦昭南赶紧将商人迎进了后堂,商人迫不及待地问:“秦大人,何时带我去面圣?”秦昭南说:“天色已晚,今晚你就留宿此地,明天我领你去面圣!”秦昭南要派护院保护商人,谁知商人摇摇头说:“不用,这是朝廷大臣的府院,谁敢来偷东西?”

    秦梓琰握紧手中的令牌,向秦淮行个大礼,“是!琰儿定不负使命!”

当晚,秦昭南刚睡下,就听商人大喊:“抓贼呀!”秦昭南飞身出门,就见有个人影越墙而逃。几个护院奋力直追,无奈贼跑得太快,没能追上。商人见状,立马瘫软在地,哭道:“刚才我睡得正香,突然有人破窗而入抢去了锦盒。哎哟,我的一万两黄金呀!”秦昭南沉默不语。商人擦了擦眼泪,问:“秦大人,现在怎么办?”秦昭南说:“看背影那贼分明是古托族的打扮,他为什么要抢走‘天绝’呢?”商人撇了撇嘴:“当然是为赏金了!”秦昭南看了看一旁的药童,药童作揖道:“大人,没事我先去睡了。”说罢,匆匆走了。商人也不敢再睡,秦昭南只好派人保护他。

看着苍老的秦淮,皇帝听说秦昭南曾见过。    他恨!恨这些族人,也恨朝廷,可是他没有能力保住家族。自己还是太弱小!

第二天清早,秦昭南带着商人去见皇帝。在金銮殿,商人急急地说:“皇上,古托族抢走了我的‘天绝’!”皇帝哈哈大笑:“放心吧,朕不会让你白辛苦的!四天后就是古托族交‘天绝’的时间,朕会分一半赏金给你。”

     一时间,秦家如待宰的羔羊,被朝廷和分家吞噬一空,秦家的牌匾破碎在地,翰麟王朝四大家族之一的秦家,在这天不复存在。

四天后,两人再次上殿,谁知等到天黑也不见古托族人的踪影。皇帝大怒:“好啊,古托族人竟敢抗旨?朕要发兵剿灭他们!”秦昭南恳求道:“皇上,微臣觉得事有蹊跷。古托族人既然抢到了‘天绝’,为什么不来进献呢?”皇帝狠狠地说:“我知道,他们嫉恨朕杀了1500名族人,不想让朕得偿所愿。”秦昭南摇了摇头:“他们真想造反,为何穿上族服去抢,这不是惹祸上身么?古托族人赶来京城,要半个月时间。这几天秋雨连绵,也许他们被困在半路了。微臣恳请皇上再等三天。如若不然,皇上再发兵也不迟。”皇帝点了点头。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下殿时,秦昭南突然凑到元帅耳边说了些什么,随即,他又看了商人一眼。商人警惕地望着他们,秦昭南笑着问:“客官,要不要随我一起回府?”商人笑着说:“谢谢秦大人,不打扰了!”说罢,匆匆走了。

    “众卿平身。”翰麒麟威严的坐在龙椅上,嘴角挂着浅笑,心情真是极好。

商人出宫后,独自在街上逛了几圈,一边走,一边回头望,最后,商人拐进了一家客栈,从此闭门不出。

    “恭喜皇上,终于啃下秦家这块肥肉了,那么接下来就是乘胜追击将欧阳家也一并吞了。”说话的是慕容金,慕容家家主,早在皇帝准备动手前就已经投靠朝廷。

三天后,商人刚从客栈出来,就被几个官兵押走了。在金銮殿,商人喊道:“皇上,为何要抓草民?”话音未落,秦昭南就从殿后走了上来,笑嘻嘻地说:“莫罗丹,你真的不知道么?”商人诧异地问:“什么莫罗丹?”秦昭南掏出一张白纸,商人立即瘫软在地,央求道:“皇上饶命,我招……”

     “不急,不急,要是太快,百姓会开始慌乱的。”翰麒麟摇摇手,眼里闪过精茫。

原来,那长生不老之说只是个骗局。商人名叫莫罗丹,是西南百香族族长的弟弟。15年前,百香族和古托族、禅桑族同时臣服朝廷,可是,莫罗丹一直野心勃勃。5年前,他弑兄篡位,想吞并整个中原。于是,他故意放出谣言:“得天绝地孤,享千年之乐!”其实,百香族盛产“天绝地孤”,而古托族和禅桑族根本没有。只是百香族太过偏远,又鲜与外族交往,这才不为人所知。

     “是,,还是皇上想的周到,依微臣所见皇上还是用迂回的方法,先礼后兵,这样即使欧阳反抗我们也占着理。”木项平,木家家主。他身后事低头沉默的木放博。

百香族经过5年的休养生息,已经兵强马壮。莫罗丹觉得时机已到,便随手捉了只“天绝”,赶到了“仁和药铺”。当晚,他故意没让秦大人派人守护,因为他的手下会在半夜假扮古托族人抢走“天绝”。到时,古托族人交不出“天绝”,皇帝一定龙颜大怒。莫罗丹知道,古托族和禅桑族早已经对朝廷心存怨恨,倘若朝廷发兵,两族一定会结成联盟反抗。这样,百香族就能趁火打劫,一箭三雕。

    慕容金见翰麒麟不时的点点头同意木项平的说法,心里有些着急不能让他一个人出风头呀!忙说道“木大人说的是,皇上,微臣愿意前往欧阳家找欧阳详谈。”

皇帝听罢,不禁吓出一身冷汗:“秦爱卿,你是如何识破他的?”秦昭南说:“之前,微臣在禅桑族和百香族的边界捉到‘地孤’,就起了疑心。那天,莫罗丹前来献宝,微臣故意准备了全牛宴。结果他一口没吃。皇上知道,百香族人以牛为图腾,从来不吃牛肉;后来,他大喊抓贼,微臣进屋后,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味。那天是阴历十五,百香族人都会在子时焚香祷告。当晚,微臣早就派人埋伏在草丛中,故意放走了贼。当时,莫罗丹亲手将‘天绝’交给那贼,等贼跳上墙头才大喊,就是为了让众人看见那贼的打扮,嫁祸给古托族人。后来在金銮殿,微臣故意和元帅耳语。其实,微臣只是问元帅,最近身体好不好。他心中有鬼,立刻慌张起来。出宫后,他刚住进客栈,就放飞信鸽送信,刚巧,中途被微臣养的鹰抓住。”说罢,秦昭南举着那张白纸念道:“众将听令,朝廷可能起了疑心,先按兵不动……”

    老东西!木项平瞪一眼慕容金,也开口道“皇上,犬子与欧阳世轩甚是交好,让他去定不负众望。”

皇帝大怒:“百香族竟敢图谋造反?朕要将你们杀得一干二净!”秦昭南道:“皇上,万万不可!之前,古托族和禅桑族已经怨声载道,倘若此刻朝廷发兵百香族,他们必定兔死狐悲,只怕他们三族联手与朝廷抗衡,到时胜负未卜啊!”

    木放博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父亲,让他去劝最好的朋友投靠朝廷,这跟背叛朋友有什么区别!木放博失望的看着还在跟慕容金抢功劳的父亲,黯淡了眼神。

皇帝问:“那怎么办?”秦昭南说:“其实,百香族人并无过错,罪魁祸首是莫罗丹,万万饶不得!五年来,皇上为求长生不老之药,枉杀了两族3000名青壮男子。唯今之计,只有下旨减免赋税,安抚民心,不然难以平民愤,只怕皇上江山不保。”

    “好了,都别争了。”翰麒麟制止两个老头子的争吵。抬手揉揉脑袋,也遮住了眼里的厌恶。

话音未落,元帅突然跑上殿来,大声喊道:“启禀皇上,微臣刚接到探子密报,古托族和禅桑族已经安营扎寨,准备和朝廷交战!”皇帝大惊,只好下旨将莫罗丹斩首,同时免去古托族、禅桑族五年的赋税,给枉死的3000个青壮男子家属各派1000两白银。秦昭南这才长舒了一口气。

    “既然两位爱卿都想去,那朕就批准你们两个一起去吧,不用再说了,朕等着你们的好消息,退朝!”

秦昭南刚回到药铺,药童就急急地追了上来:“大人,您、您怎么才回来?”秦昭南问:“发生什么事情了?”药童拽住他的手,说:“什么也别问,快跟我走。”秦昭南笑着说:“阿蒙,你还不肯表露身份么?”药童大惊:“您怎么知道我叫阿蒙?”秦昭南深情地说:“我不仅知道你叫阿蒙,还知道你是古托族的公主!”药童听罢,终于羞红了脸。

    翰麒麟不再给两人说话的机会,直接离开了朝堂。其他大臣见没什么事也纷纷退去,留下互看不顺眼的两人。

秦昭南说的没错,阿蒙果真是古托族的公主。几年来,阿蒙心疼族民被杀,一直怂恿父亲和朝廷对抗。可是,父亲担心被灭族,迟迟不答应。阿蒙气愤不已,悄悄在“仁和药铺”当了一个药童,她只想阻止皇帝得到“天绝”。那天,莫罗丹住在秦昭南府中。半夜,阿蒙决定去盗走“天绝”,谁知她还没动手,就听见莫罗丹的叫喊声。当阿蒙看见贼人的穿着时,立刻瞧出了破绽。因为,古托族人从来不穿白色的靴子。阿蒙想杀莫罗丹灭口,谁知秦昭南派人守住了门口。阿蒙知道,那300名族人已经被押往京城待斩了。当晚,阿蒙立刻飞鸽传书,告诉父亲古托族将有灭顶之灾。族长大惊,立刻与禅桑族族长商讨。禅桑族虽然暂得安宁,却也怕古托族灭族后,自己也岌岌可危,便同意联手抗敌。于是,古托族族长立刻派人快马加鞭,将那300名捕手追回。方才,阿蒙刚接到父亲的书信,古托族和禅桑族已经做好了迎战的准备,只等朝廷发兵。阿蒙十分着急,因为秦昭南还在金銮殿,经过一年的朝夕相处,阿蒙已经深深的爱上了秦昭南。她生怕这一战殃及京城,秦昭南有生命危险,这才没有立刻回乡,想等在这里把他带走。

      “丞相,我已经按照你的吩咐做了,真的可以将慕容两家一起吞了吗?”翰麒麟无形的威压对白戌一点用都没有,也就放弃了。这个丞相他一直看不透,突然出现说是能帮助他铲除四大家族。虽然已经踏出了第一步可是翰麒麟却隐隐觉得自己在被利用。

秦昭南十分感动,他告诉阿蒙,皇帝已经下旨减免赋税,枉死的族民家属也都会得到补偿,而罪魁祸首莫罗丹已经被斩首……阿蒙听罢,这才放心地长舒了一口气……

    “当然。”白戌浅笑着道,“皇上只要在他们去往欧阳家后,攻取后方趁机拿下两大家族,没有族长的家族犹如一盘散沙,剩下单独欧阳家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阿蒙羞涩地说:“既然这样,我……我要回部落了。”秦昭南紧紧地抓住她的手,深情地说:“阿蒙,难道你不想把我带走么?”阿蒙红着脸问:“你……你舍得这里的荣华富贵么?”秦昭南说:“其实,我是禅桑族的王子,名叫索佩。我当初捉‘天绝地孤’,还有开这个药铺,就是为了查出事情的真相,还百姓一个安居乐业的生活。现在,我的使命完成了。明天,我就向皇帝辞官,然后和你一起在草原上幸福地生活……”阿蒙听罢,幸福地扑进了他的怀里。

    翰麒麟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确实是可以一举吞了两大家族,皇权终于要全部在他手中!看着有些沾沾自喜的皇帝,白戌垂下眼帘遮住眼中的不屑。

    “主上,那小皇帝还是太年轻,被野心占据了理性。已经一步步的按计划走了。”白戌恭敬的想白霸汇报着。

    依旧一身白袍,文弱书生样的白霸轻摇折扇温和的笑容丝毫看不出是那曾经的南方霸主,“按计划行事。”

     “是。那还要派人去取樱夭吗?”

    “暂时先不用了,等把宫家引出来,自然就能取到樱夭。”白霸又想起宫歆凝问他的话,你爱她吗?一个六岁孩童真的看懂他心里的情吗。

    “是,属下告退。”白戌看到远处那个女人走来,知道自己该离开了。

    妖娆的女人一身血红轻纱,雪白的肌肤若隐若现,如带刺的玫瑰让人又爱又恨。

    “安秋,我的药呢,还没找到吗?”妖娆女人低魅的声音异常勾魂,慵懒的身子靠着白霸。

    白霸下意识的接住她,浅笑着道,“不急,七天后她会自动出现在这的。到时候就能彻底治好你的伤了。”

    “安秋,值得吗?”妖娆女人突然问道,语气里是她没有察觉的心疼。

    白霸轻轻抚摸她的脸颊,眼里的爱意不再遮掩,“值得,为了你,什么都值得。”

    妖娆女人当然知道白霸的爱,可是这辈子她的心已经给了邵书翰,即使那个男人不爱她,甚至恨她。“安秋,下辈子你一定要先找到我,不要在让我爱上别人了。”

    “好。”下辈子我一定不会再放你走了

      京城因为秦家的陨落而成为茶点话题,曾经开国家族风光无限,到这一代却是门庭消散。让人惋惜啊。

     京城的郊外,秦家祖坟。秦梓炎一身麻衣庄重的向墓碑磕头,墓碑上愕然是秦老爷子的名字,就在秦家陨落后的第三天,秦老爷子积郁成疾,含恨而去。

    “爷爷,孙儿在列祖列宗面前发誓,定要重振我秦家!”

    宫歆凝看着那倔强的背影,心叹,仇恨会让他变的强大,但也会锁住他的成长。希望不要扭曲的好。

    宫歆凝看着身边冷着脸的顾时雨,貌似这货也是因为仇恨呀,还不是被她掰正了才没有心里扭曲的吗,她能掰正一个那也能有第二个。

    “再看把你丢下去。”顾时雨实在受不了宫歆凝上下打量的眼神。忒猥琐了。

    宫歆凝看看身后的山崖,果断的收回眼神,真是,看都不给看,看你长太漂亮还不行吗。

    宫歆凝还在哀怨,秦梓炎已经拜完礼了。直径的走到宫歆凝面前,顾时雨下意识的挡在宫歆凝面前。警惕的看着秦梓炎。

    宫歆凝看着站她面前的顾时雨,一下子心情大好,还是关心我的。

    秦梓炎没有理会顾时雨,直直的跪了下来,“我秦梓炎从今天开始誓死跟随宫歆凝,绝不背叛,若有违背,天诛地灭!”

   

   

   

本文由金沙国际发布于神话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看着苍老的秦淮,皇帝听说秦昭南曾见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