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但能防御敌方攻城用的投石机,祁财富兴致勃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知错能改,善莫大焉!1.酒鬼参了军祁财富是个小酒坊的掌柜,他儿子祁可长到五六岁了,始终不会说话,这让当爹的很苦恼。一天,祁财富带伙计们到院子里卸货,把哑小子一人扔在屋内。等他忙活够了进屋,却四处找不见祁可的影子。正着急,忽见灶台边一口大酒瓮下有溅出的酒渍印儿。祁财富吓白了脸,一定是哑巴儿子踩着灶台玩,不小心栽进酒瓮里淹死了!伙计们慌忙扑到酒瓮前,却见祁可浮在酒中,正大口喝着酒,小脸红扑扑的,一张嘴,僵着舌头说出俩字,把大家吓一跳:“好酒!”祁可吃了一顿灌,不但学会开口说话,也与酒结了缘,平时不喝水,渴了就拿瓢舀酒喝。祁财富兴致勃勃地请人教他读书,原指望他能长点儿见识,将来好掌管这份家业。谁知这祁可左耳朵听,右耳朵冒,一连气走四五个先生。祁可读书不行,却喜欢习武,等长大了一点儿,没事他就溜到讲武堂去看武师教徒弟。没多久,他拿根木棒当刀枪,也舞得有模有样。时值乱世,习武也不是赖事,祁财富便打发他出去拜师学艺。出门半年,这小子回来了。问他学得如何?他说,这一出门,才知道自己力大没人能比,武艺也大有长进。祁财富问:“那你急着跑回来干啥?”祁可答:“外面没酒喝,嘴里寡淡无味。”老父一听,这酒鬼为了馋酒,前程都不要了!一赌气,把铺子卖了。没了酒喝,父亲又不给银子,祁可酒瘾又大,实在馋得不行,他就去树林子里弄拳踢腿,拿树木撒气。这天,一位将官从林前经过,见祁可左冲右撞, 把两人合抱的老树打得直摇晃,不由大吃一惊,说:“小伙子,你有踢树这力气,何不随我从军抵御外侮?”祁可问:“从军有酒吃吗?”那将官说:“只要你能杀敌立功,我供你酒吃。”祁可大喜,连父母也不告知,跟了将官就走。这位将官是雁门关总兵季元帅,因边关事急,朝廷召他回来退敌的。两军对阵,季元帅赏祁可一把大刀,嘱道:“自有人替你数着,杀敌一名,赏美酒一瓶!”祁可听说有酒喝,奋不顾身冲入敌阵。对方弓箭手没料到竟有如此不顾命的人,未及放箭,已被他冲到跟前。祁可挥刀就砍,敌军阵脚大乱,季元帅趁势冲杀,顿时把敌军击溃。战罢,季元帅把祁可叫到帐前:“军中有令,临战不得饮酒。但念你劳苦功高,特破此例。记住,敌退之前,你只能痛饮这一回,下不为例。”这一饮,祁可直到第三天才醒过来。元帅说:“如何?本帅见敌兵不敢轻易进犯,才特许你一醉。万一敌兵冲来,你有几颗脑袋够人家砍的?”然后命令祁可带一支精兵,出城外三十里驻扎,与城中互为接应。2.贪杯险误事随行的监军吴公公见元帅委派无官职品级的人带兵,很不以为然。元帅就委托吴公公去祁可军中督战,并再三叮嘱祁可:“坚守静观,非令勿动。大战在即,十天内不得饮酒。凡事多听吴公公意见。”再说这吴公公,却是敌国安插在本朝的奸细。他凭着阿谀奉承的本事,当上了后宫大总管。此次边疆退敌,他又煽动皇帝,对季元帅大加猜疑,趁机谋得监军的重任,名义上防备季元帅有二心,其实是想与敌国里应外合,一举拿下边城。眼见祁可勇猛非凡,又被季元帅指派到城外屯兵,使敌军无隙可寻,吴公公不由心生痛恨。他悄悄写信劝诫自己主子,近几天不要轻举妄动,可先派人押少量粮草,内中多藏好酒,从山后经过,伺酒鬼中计。结果不出吴公公所料,祁可侦知敌情,派兵轻易就将这些粮草劫下。吴公公见计谋得逞,就过来与祁可商量:“敌军新失粮草,军心必乱,何不趁夜偷袭敌营,必能一战全胜。”祁可说:“元帅叮嘱我,非令勿动,不得出击。”吴公公嘿嘿一笑:“元帅那是担心你有勇无谋。你若是偷袭敌营,一战必立大功,那时元帅脸上也好看。”祁可闻言大喜,吩咐全军饱餐准备,天黑伺机出击。待众将退去,祁可看着截获的美酒,一时忍耐不住,便开了一坛。眼见这傻蛋如此容易上当,吴公公喜不自胜,火速派人送过信去,让那边于半路埋伏,只待祁可劫营,就把这个酒鬼魔王除掉。哪知等到天黑透,却仍不见行动。吴公公急忙去大帐里看,只见那祁可抱着酒坛喝得正欢。吴公公趁机鼓动:“将军还是留些量凯旋后再喝吧,军令既已下达,还是速速出去的好,别让将士们等急了。”祁可醉眼惺松地望着吴公公说:“偷袭那事儿不忙,我还没想好去不去呢。”吴公公大惊:“你违背元帅军令,擅自饮酒,已犯军纪;这出兵的事,军令已下,岂可儿戏?”哪知祁可喝得太多,把话听岔了:“好你个阉狗,胆敢骂我祁可是儿?那些有官职的怕丢了前程,才任你欺负,偏我不怕!”一拳打过去,将吴公公的下巴打掉了半边!将士们见祁可惹下滔天大祸,可哪个也不敢劝,只好由他胡来。祁可闹腾到天色微明,忽听帐外“砰砰”作响,出来看时,竟是下起了鸡蛋大的冰雹。祁可猛然想起昨夜的命令,那老阉狗怂恿我偷袭敌营,分明是诱我违抗军令。不过此时细想,偷营不无道理,这等鬼天气,敌军必无防备。他急忙传令,冰雹一过,马上动手!对面敌军按吴公公所约,埋伏半夜,并不见祁可偷袭,却冷不丁吃了一顿冰雹,个个被砸得鼻青脸肿。待狼狈撤回,正忙着烘烤衣服,祁可的大军却从天而降。敌军主帅仓皇抵挡,被祁可挥刀斩为两段,其余军士见势不对,丢了家伙就跑。残兵逃到半路,碰到本国公主阿谷雅。这阿谷雅是奉命带兵前来支援的,听说主帅被杀,气得险些从马上栽下来。3.有节方称神阿谷雅分析祁可虽然劫营大胜,但不会知道她率兵增援这一点,如果来个反劫营,对方必败无疑。想到这里,阿谷雅命令全军即刻出动,悄悄摸向祁可大营。话说这边季元帅率众搬运敌军丢弃的粮草辎重,搜出吴公公与敌国来往的信札,这才知道那阉贼是内奸,祁可醉打监军一罪也就情有可原了。季元帅夸奖了祁可几句,让他仍率部回驻地待命。祁可借酒壮胆,打了监军一下,没想到因酒误事,竟歪打正着打了胜仗,还除去了内奸。这回没了战事,又把他肚里的酒虫勾了起来。他回到大帐,喝了个尽兴。躺下想睡,可恨跳蚤太多,咬得他极不舒服,他干脆脱得精光,倒头就睡。祁可正睡得迷迷怔怔,阿谷雅率军杀进大营。祁可睡梦中惊起,抓起大刀就冲了出去。他喝得实在太多,酒臭熏天,敌兵见其无不皱眉,竟让他一路砍杀过去。阿谷雅见自家阵脚乱了,前面一莽汉甚是凶狠,就跃马赶来,对准祁可挺枪便刺。祁可举刀抵挡,不想此时一个士兵高举火把,火光一闪,照见了祁可赤条条的身子。公主哪见过这阵势,脸一红,心一慌,手下就慢了半拍。祁可趁机抢上一刀,将阿谷雅剁下马来。城内季元帅遥见祁可军营起火,忙带兵前来救助, 两路夹击,敌方全军覆没。大军班师回朝,皇上大喜,问及战况,季元帅极力推荐祁可,说是此人若不重用,实在不利于鼓舞人心。然而朝中大臣也有受吴公公好处的,就密奏皇上,说祁可是个酒鬼,重用此人必辱朝风。祁可这官终究是没封成,不过皇上有些不忍,就传诏赐宴于季元帅及祁可。面对天下美味,祁可却滴酒不沾了。皇上好奇地问他为何不饮,祁可跪奏道:“微臣两次贪杯,险误大事,虽然老天垂怜,结局颇佳。然而事不过三, 好事不可能总是落到微臣头上,因此,微臣今生与酒绝缘了。”皇上感慨良久,说道:“爱聊真乃血气男儿!昔日酒鬼,今称酒神,且有大功于社稷,不可轻负。” 当场封祁可为正二品金吾将军。皇上赐宴时,新科状元也在席,原本皇上有意将新科状元招为驸马,只要躲在屏风后偷看的公主点头,此事就定了。哪知状元怕失礼,吃得格外斯文。公主看罢,向皇上奏道:“那状元扭扭捏捏,不似男儿,倒是金吾将军威武雄壮,堪为儿夫。”皇上宠爱女儿,次日便请季元帅为媒,招了祁可为东床驸马。花烛之夜,祁可哈哈大笑:“谁都说我是一个酒鬼,没有前途,哪知酒鬼也有娶公主的命呢!”

此战后,大夏和大燕两国重新和谈,再签盟约。自此天下太平。

酒神驸马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朝廷的援军终在六日前赶到了。也和敌方连续惨烈的交战数日,死伤惨重,也未能取得决定性的进展,突破敌方围城的防线。城中军民只能望梅止渴。

唐斩并非大燕军中之人,能出现在大燕军中中,实为师姐萧若兰之故。

若大唐宅数百人只余唐斩一人被父母用吊桶悬于水井之中,方逃过一劫留得性命。唐傲虽万里追杀,尽诛凶徒,可还是觉得对故人心有歉疚、常抱憾自责不已。他对唐斩自然更加怜爱关心,悉心教导。本来唐斩就天赋过人,加之个性坚忍,小小年纪已尽得唐傲真传,在唐傲内心深处只待唐斩成家之后就予以掌门之位相授。

武侠江湖

自从接到紧急驰援雄鹿关的军令后,萧若兰一刻也没敢耽搁,轻装快马疾驰,日夜兼程,一赶到雄鹿关外就向敌营发起攻击,怎耐敌方依靠壕沟鹿角羊马墙坚守不出,虽都互相伤亡严重,可援军始终不能前进一步,如无重大变故战机,敌我双方主帅都明了,只要大夏军据营而守,一时半会双方谁也不可能有大的突破。只能是两败俱伤皆有伤亡而已。

看着渐渐逼近粮垛,势不可挡的唐斩。敌方守卫粮草营守将忙招呼所有士兵全部围剿唐斩及跟进内营的亲兵,内营附近五十多名看似胆小懦弱不前的亲兵,先不管,留给一会就将增援过来的部队处理。

这次救援雄鹿关非比寻常,这是一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任务,救援大军中也只有若兰和唐斩知道。大夏国之所以背弃盟约突然偷袭,也是因为密探探知到了大燕当今皇上最疼爱的唯一同母妹妹晓月公主微服在雄鹿关内游玩。大夏妄想通过打下雄鹿关生擒晓月公主,逼迫大燕重新签下更利于己方的盟约。

燕国援军大将军萧若兰,回京后,拒绝皇上的一切封赏,不顾皇上的挽留,父亲萧天的严令阻扰,坚决辞去大将军职。自称是师弟唐斩的未亡人,在师傅铁血门唐傲的主持下和唐斩灵牌完婚,改名唐氏若兰。

在强攻大夏国营地两日无果后,萧若兰其实就已有安排,一面继续更猛烈的强攻敌营,迷惑敌方误认为已方已黔驴技穷,一面暗地里悄悄派出自己的师弟唐斩带自己的亲兵卫队乔装打扮混入敌营,伺机烧毁敌方粮草大营。

敌军可以等待战机出现,援军可以等待,但雄鹿关内的军民没时间等待了。萧若兰深深的明白敌方也清楚的知道,现在不是双方决战最好的战机,只要萎缩在营地,据守不出。雄鹿关指日可破,雄鹿关破了,那时也不需和援军决战了。

若兰这时才知道自己早深深爱上了唐斩,只是以前一直自欺欺人,一直误以为这只是姐弟之情。这次面对可能将要到来的生死离别之时,若兰真正读懂了自己的心。可惜晚了,天意弄人,唐斩已不在身边。唐斩可能永远也听不到他这生最期盼听到的这份心意了。

由于敌方铁骑来的太突然太快,城中百姓未能来得及往后方撤离,城关已被敌人重重包围,进出不得,敌我兵力悬殊巨大,除了投降,只能固守待援。朝廷援军最快赶到也要一个月,能否坚持到朝廷援军打进来,主要取决于粮草是否够,数万军民的吃饭就成了大问题。

寒冬,滴水成冰。

就在若兰在大燕中军帐内,时刻想念,担心唐斩之时,唐斩早已顺利的抓住一个大夏军官,详细的了解到大夏军营分布,出入巡营暗语等等,顺利的潜入大夏军营之中。只是粮草缁重营的防御太严密了,突袭的机会只有一次,没六成把握以上,是不敢冒死一试得。

临行时,若兰就接到皇上密令,不惜一切代价,必须确保把公主安全的带回京城。如公主有任何不测,若兰也不必回京了。言下之意不讲自明。

就在陈龙焦急万分在期盼援军能早日取得新进展救雄鹿关军民脱离绝境之时,离雄鹿关数十里之外的大燕国援军大将萧若兰此刻也是坐卧不安,心事重重。

就在敌方全力围杀唐斩等人时,已呈强弩之末之势的唐斩,突然仰天长啸大呼一声扯呼,只见内营附近五十多名冒似胆小的亲兵齐刷刷的走后背取出一个口袋,打开袋口,从口袋中飞出密密麻麻的脚栓粘满磷磺火药布条的麻雀,布条遇风起火,惊恐万状的麻雀,拼了命般的往粮草垛上飞落。北方冬季天寒气候干燥,草垛遇火就着,很快借着风势蔓延到粮食垛上,一时浓烟滚滚火光冲天,远看似染红了半边天。


琅琊令之英雄无名

唐斩,铁血门掌门唐傲嫡传弟子,是唐傲故人之子,年少时父母因唐傲缘故死于江湖仇杀,当年唐傲得到消息千里赶去援手时,终还是晚了一步。

自唐斩走后,若兰一刻也不能静下心来,特想唐斩,时时刻刻为唐斩安危揪心。已四日了唐斩现在怎么样啊!还好吗?混入敌军大营了吗?

虽然陈龙从敌方进犯的第一刻起,就传令粮草官,全城不论商家百姓即日起粮草全部收缴集中,军民统一发放,半个月前开始,粮草已开始按原来一半的量发放,即便如此。三日前全城已无一粒粮食,能杀的战马,也都全杀了。

就在唐斩这几日苦苦思索怎样才能接近敌方粮草缁重营地,不得其法苦恼之时,无意抬头望天感叹时,偶然看到几只麻雀落在敌方粮草营内悠闲的啄着谷物。

可唐斩死活不依,理由很简单,一,若兰是女子潜入敌营太突出不宜潜藏,二,若兰去了敌营,自己必然要跟着去。如其那样不如自己带队前去。成功可能性更大。

第六日寅时,唐斩先悄悄率领若兰亲兵卫队无限接近敌方粮草营,发弩箭射死岗哨,迅捷的进入外营营门口。在进入外营往内营冲击时,就被敌方发现,立刻对方弓箭手千箭齐发密密麻麻的向唐斩等人飞速射来,两百名亲兵卫队手持盾牌围成一个半弧形队形,护着唐斩步法一致,队形整齐,冒着箭雨继续往前冲去。

若兰私人侍卫影子及亲兵卫队两百人无一人生还。

若兰心里早已后悔同意让唐斩一人带队前去,如果有下次,哪怕唐斩说破天,若兰也不会在让他离开自己的视线,再危险的任务要去,都必须一起去,哪怕死,也要死在一起就好。

在唐斩离开军营第六日寅时,大燕国大将若兰乘大夏国粮草营大火,内部慌乱之机,亲帅援军一举突破大夏国数道防线,完全击溃大夏敌军顺利解救雄鹿关之围。

疲惫不堪的大燕国雄鹿关守将赵龙,已经三天没休息了,以往那有神的双眼此刻已布满了红色血丝,如果朝廷派来的救兵这几日还是不能突破敌国的防线,击溃敌军,不等敌人攻城,己方就将全军覆没。因为城中已断粮三日了。

金沙国际 1

萧若兰是大燕元帅萧天之女,虽为女儿之身可一出生就根骨奇佳,是难得地练武奇才,幼年其父便托人使其拜在唐傲门下,和唐斩自小一起练武成长,可以说萧若兰是父母双亡的唐斩少年最温暖的回忆。

这次大夏国突然单方面撕毁双方友好盟约,突然袭击发重兵进犯,好在这个冬季特别的寒冷,赵龙够沉着机智,急迫中,想出了往城墙上浇水成冰,让城墙披上一层层厚厚的冰甲,使城墙变的既牢固又滑,不但能防御敌方攻城用的投石机,还可以很好的防范士兵攀爬,恐怕此城早被敌方攻破。

大燕国北方边境雄鹿关外,层层叠叠驻扎着都是大夏国的军士,站在雄鹿关上一眼望去,四周黑压压的一片敌国军营,把这不大的边城里三层,外三层的围的水泄不通。

金沙国际 2

金沙国际,一是时间紧迫等不起,目前除此已别无良策。二除了自己或唐斩带队换任何人去,若兰都清楚那是一点成功的希望都没有的。在痛苦纠结中最终还是决定有唐斩带着自己的亲兵卫队两百人潜入敌营,七日为限,超过七日即便偷袭成功也没有意义了。七日如果未见敌军粮草营火光起,萧若兰将亲帅大军拼死一搏,哪怕全军覆没也要强攻敌营。

收养一孤儿起名唐小斩。从此,常居铁血门不问朝堂之事。

若兰自这次唐斩离开后,每日都睡不好,每夜总是会梦见唐斩和自己小时的情景,那时就会睡梦里傻傻的笑,梦见唐斩被敌军砍死,就会半夜惊醒,浑身冷汗浸湿了盔甲。爬起来在椅子上坐到天亮,怕再睡又会做到这个梦,这是她内心无法承受的恐惧与痛。

有了,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在出发潜入敌营的第五日,唐斩悄悄布置明晨寅时,发起偷袭。

这次唐斩之所以离开萧若兰左右,带队前去大夏国军营中偷袭粮草营,实非若兰初衷,本来这次潜入敌营偷袭敌方粮草营,不论成功与否都是九死一生凶险无比,若兰怎么也不忍心让非军人的师弟去以身涉险。只打算把大军交给副将统帅几日,自己亲自带队悄悄前往。

渐渐靠近内营,唐斩脱离盾牌护卫,大吼一声:斩,急施凌云三步轻功身法,冲天而起,飞落内营,手中大刀划出凌厉寒光闪闪的弧线砍向守卫士兵,一百多名亲兵也紧随其后冲杀过去,有英雄就有狗熊,就在唐斩等众人冲入敌营冒死厮杀,可还有五十名亲兵似乎是怕死之辈,停在后边萎缩不前。

唐斩就如一头雄狮,不畏敌方的刀剑,一劲往敌方码放粮草垛处冲,一刀至少砍杀一个敌军,片刻功夫已经砍杀数十敌兵,自己也是多处受伤,浑身上下血染战甲,新红的血珠,连续不断的顺着整个盔甲往下流淌,分不清哪是自己流的血,哪是敌人溅的鲜血。就如天上一头凶神恶煞下凡。

萧若兰艺成出师就被父亲招到帐下听命,每有遇战事,萧若兰带军出征时,唐斩都会下山化名影子,脸带面具,来到萧若兰军中做若兰的贴身护卫,以求能保她安全。军中皆知若兰有一神秘私人护卫高手,名曰影子,却不知有铁血门唐斩一人。

本文由金沙国际发布于神话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不但能防御敌方攻城用的投石机,祁财富兴致勃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