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上的朱财主生了重病,说什么他退休以后决定

家财万贯留给儿子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久经考验,为革命贡献一生的老同志一文字秀虎前几年退休了。组织上特地派我去养老院慰问秀虎,表达组织上对离休老干部的关怀。老头子一见我就哭诉,说什么他退休以后决定把家产分给三个儿子,自己安心养老。没想到小儿子当众顶撞他,一气之下倒插门奔外国了;大儿子随即把他扫地出门,二儿子则装聋作哑,渔翁得利。您说这三个畜生怎么这么没良心?我把他们从小养到大,一手培养成才,倒头来反把我赶出来了,想不通。

早年间,乌龙镇上有不少家财万贯的大财主。有钱人嘛,钱一多妻妾就多,妻妾一多儿子也多,儿子多就有了问题:等自己死后,家产该如何分呢?

我说您老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太祖他老人家教导我们: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您想想,您儿子以前对您孝是为什么?还不是惦记着您的那份家业么?您没分家产之前,刀把子在您手上,他们能不想着法的讨好奉承您?《韩非子 二柄》言:“ 明主之所道制其臣者,二柄而已矣。二柄者,刑德也。何谓刑德?曰:杀戮之谓刑,庆赏之谓德。为人臣者畏诛罚而利庆赏,故人主自用其刑德,则群臣畏其威而归其利矣。故世之奸臣则不然,所恶,则能得之其主而罪之;所爱,则能得之其主而赏之;今人主非使赏罚之威利出于已也,听其臣而行其赏罚,则一国之人皆畏其臣而易其君,归其臣而去其君矣。此人主失刑德之患也。”您这一分家产,自以为可以永充供养,实则“二柄”尽失,太阿倒持,反受其祸!古代当太上皇有几个好下场的?李渊当了几年就死了,李隆基也郁闷得很,赵武灵王干脆饿死了,乾隆爷太上皇当的挺好,可人家是抓大放小,实权从来不下放。还别说大权在握的人,就算一般人家,立遗嘱分家产,也得等户主死了以后才公布,哪有死之前就分的?这不是“乱”了吗?

那年,镇上的朱财主生了重病,临终前,他问妻子,这家业该咋分呢?朱妻平时最喜欢小儿子,就鼓动朱财主把铺子和大宅院全交给小儿子,大儿子只分到了十几亩薄田和几千两碎银。

再说了,既然分家产,您也得讲策略。是不是全分给长子?还是每人有一份?全分给长子,您的家业一脉相承,不会缩水;每人有一份,这就糟糕了。汉武帝削藩,颁推恩令:“诸侯王或欲推私恩分子弟邑者,令各条上,朕且临定其号名”。想想,您儿子三分家产,您孙子再分,一直分下去,岂不是越分越小,这家也就败了。什么啊?上阵亲兄弟,打虎父子兵,每个儿子得一份以后有困难相互帮衬着点儿?哪有这么好的事!亲兄弟明算账。朱元璋封儿子做藩王,初衷和您差不多,他死了以后,燕王就反了,把孙子咔嚓了,这不是“乱”了吗?

俗话说,不平生祸端。大儿子早对父母的偏心暗怀愤懑,现在见老二得了个金银窝,自己却啥好处也没捞到,不禁怒火中烧。朱财主刚咽气,兄弟俩就吵得打了起来。老大抓起一根顶门棍打在老二头上,老二立时一命呜呼。老大斗杀人命,被判了斩监候。朱妻悔恨交加,不久也蹬腿去了。偌大一个家业顷刻间烟消云散。朱财主死也不会想到,就因为自己的一个遗嘱,弄得家破人亡。

您老想退休,找接班人,接班人那么好找吗?英明如隋文帝,唐太宗,不是也在这问题上伤透脑筋,还栽了跟头?康熙爷绞尽脑汁,弄了个秘密立储,事先都不让谁知道接班人选,死了以后才把遗嘱拿出来,大家心服口服,按理说已经够有水平的了。本朝太祖爷,多圣明的人呐,预立刘太傅为接班人,废之;又立林太尉为接班人,又废之。驾崩前才给华殇公批了个手谕“你办事,我放心”,可还是被世祖取而代之了。您想想,就您这仨儿子,您还不带挑的人人有份,这不是“乱”了吗?

不几年,开茶庄的牛财主遇到了同样的难题。牛财主有三个儿子,而且都不是一个妈生的。当年朱财主的两个儿子是一母同胞,尚且打得死去活来,如今三个儿子从三个娘肚子里出来,分财产时稍有差池,难保不会重蹈朱家的覆辙。牛财主拿不定主意,就去问镇上最有学问的私塾先生。

退一万步,您休也退了,权也交了,那就没戏了。在家里受点委屈也是难免,您就不能忍一忍,夹着尾巴做人?唐高宗时,有个全国闻名的“五好家庭”。高宗很感兴趣,问户主治家的方法,他写了一百个"忍"字:父子不忍失慈孝,兄弟不忍外人欺,妯娌不忍闹分居,婆媳不忍失孝心……。咱现在也不是提倡“和谐社会”吗?有一句标语说得好:“等一等就安全了, 让一让就过去了, 忍一忍就和谐了。 ——中铁十一局集团提醒您”。您倒好,一点委屈受不得,还射死了大儿子家的一条狗。人家能不发飙吗?好吧,您也累了,这二斤野猪肉是组织上照顾您过年的,拿好啊,改日再见。

私塾先生笑说:“朱财主听老婆的一面之词,分得不公,才会酿祸,你到时分得公公正正,再找中人立下字据,你的儿子们以后自然不会反目。”

牛财主觉得有道理,于是把自己的家产分成了三份。银子一人一份,院子一人一间,茶庄一人三分之一,谁也说不出二话。

本来此事办得也算圆满,可没想到牛财主去世不到两年,牛家茶庄竟然经营不下去了,最后连几十年的老招牌都卖给了别人。这是怎么回事呢?原来,牛财主虽然分得公平,却忘了一件事:牛家茶庄本来是当地最大的茶庄,可分成三份后,一个大茶庄就变成了三个小茶铺。兄弟们各做各的买卖,互不来往,一来二去,买卖自然就完了。

有了他们的前车之鉴,镇上的其他财主在处理身后事时更加谨慎了。那年中秋,镇上最有钱的马财主做东,请几个好友小酌,酒酣耳热之际,马财主突然停杯,忍不住叹了口气。

朋友不解,开玩笑地问:“你如今要钱有钱,要势有势,妻妾成群,儿孙绕膝,还有啥不如意的呢?”

马财主捋着花白的胡须说:“我也是年过半百之人,还能有几天活头?我是放心不下我的家业和那些儿子们啊。”

马财主一共有四个儿子,他百年之后该如何分家产,才能保证不出现骨肉相残和分家败落的事呢?朋友们也都觉得此事棘手。良久,有人突然说,马财主不是跟清月庙里的大愚禅师是好朋友吗?此事为何不去问问他?

这话一下提醒了马财主,对呀金沙国际,!都说佛法无边,世人解决不了的问题,说不定这老和尚能有好主意呢。第二天,马财主就打点好礼物,来到了清月庙。见到大愚,马财主说明来意,大愚却哈哈大笑:“都说清官难断家务事,我一个出家人,能有何好主意?”

可马财主不依不饶,再三恳求。大愚无法,思索良久才开口说:“朱财主听信偏心妻子的话,固然不对,牛财主听私塾先生的话,连根烧火棍都掰成三份,又未免太过迂腐。”

马财主点头称是,但立即面露难色:“分得不公不对,分得太公又不对,这该如何是好?”

大愚微笑:“其实也不难。”他告诉马财主一个故事:从前,有个人得到了一匹千里马,一匹百里骡,一头十里牛。他让千里马去田里耕地,让百里骡去跟人比赛,让十里牛去远方运送货物。可不久后他就发现,这三个畜生弄得一团糟,千里马耕田时东蹿西跳,一天也耕不了半亩地,最后还把爬犁都踢烂了;百里骡比赛时,一步三摇,迈着小碎步,场场倒数第一;十里牛送货慢慢悠悠,百里地走了十几天,等货物送到,车上的鲜鱼都发臭了。这事怪畜生也没用,有个马贩子告诉他,不是畜生没用,是他没用对牲口:千里马日行千里,却不善负重,应该用来送信、赛马;百里骡有长劲,日行百里不喘粗气,但是却跑不快,应该让它去拉货物;十里牛既跑不快,也没长劲,但却有蛮力,能吃苦耐劳,应该让它拉犁耕田。这个人听了马贩子的话,果然发现了牲口们的优点,日子也因此红火起来。

“你明白吗?”大愚问马财主。马财主如梦初醒,连声道谢。

回去后,马财主立下遗嘱:自己死后,十几家铺子给大儿子,因为大儿子精明,是做生意的料;家里的五百亩田地给二儿子,因为二儿子能吃苦,田地在他手里糟蹋不了;三儿子性子软弱良善,平时喜欢小狗小猫,家里的驴骡群就都留给他;唯有四儿子是个吝啬鬼,是个石头里榨油的主儿,家里的万贯家财就交给他,保证他败不了家。

分完了家产,马财主才觉得放下心来。眨眼过了半年,马财主突然有个念头蹦出来,这么分虽然既公平又合理,但是自己真要死了,儿子们的情况又会怎样呢?思来想去,马财主竟然想试探一下儿子们的能力。

他独自去河边钓鱼,然后趁四周没人,脱下一只鞋子丢在河边,造成了溺水的假象。马家人发现后,果然以为马财主淹死了,但是捞了几天也没捞到尸体,儿子们号啕痛哭一场,给马财主做了个衣冠冢,下葬了事。

几个月后,马财主悄悄派人回乡打听。打听的人回来禀告,说自从他“死”后,四个儿子遵照遗嘱,大儿子经营商铺,二儿子打理田地,三儿子管理驴骡,四儿子掌管金银,马家比以前还要兴旺。马财主大为高兴。

不料,还没等他高兴几天,黄河突然发大水,乌龙镇被滔天巨浪吞噬,大儿子的商铺和二儿子的田地全被冲毁,两人侥幸捡了条性命,双双带着家人逃难去了外地。三儿子最惨,大水来时他舍不得丢下牲口,结果抱着一头幼驴淹死在了水里。只有四儿子最幸运,他弄了一条船,把金银财宝装了满满一船,竟然保住了万贯家财。

马财主既痛惜三儿子,又牵挂逃难的两个儿子,急匆匆从外乡赶回来,找到了四儿子。四儿子一见老爹死而复生,差点被吓死,等马财主说清自己假死的缘由,四儿子才稳下神,问马财主如今该怎么办?马财主说:“你不是保住了万贯家产吗,你赶紧雇人去外地找回你大哥二哥,然后把家产分成三份,你们一人一份,重整马家元气,再给你三哥好好下葬。”

四儿子一听,嘴巴撅得老高:“爹……那金银财产,可是当初您分给我的,现在为啥要我分给别人……”

还没等他说完,马财主气得一拍桌子:“什么别人,那是你亲哥!如果我真死了,啥都不管,可是现在我没死,我说咋办就咋办!”

四儿子赶紧笑说:“我只是开个玩笑,您老怎么当真呢。”说着,亲自给马财主倒了碗茶。马财主这才消气,低头喝茶。不妨四儿子趁他低头,悄悄摸起身旁一根木棒,一咬牙,一棒打在马财主头上。马财主闷哼一声,登时毙命。四儿子悄悄把老爹用席子一卷,趁夜色来到衣冠冢前,埋了进去。

完事,四儿子趴在地上连磕响头,说:“爹,您别怪我狠心,你当初就不应该装死,既然死了,就别再来管儿子们的闲事。您知道吗?为了那一船金银财宝,我把老婆都丢下了水,现在您又来分我的财产,这不是要我的命吗?儿孙自有儿孙福,做父母的能管得了吗?”说罢,爬起来,一拍身上的土,匆匆而去。

本文由金沙国际发布于神话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镇上的朱财主生了重病,说什么他退休以后决定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