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木匠来安窗子,这俩人起身向掌柜的说了一声

清真寺的宝窗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第一百三十回 秦元帅娱中迷魂帕 谢道长巧使诸葛弩

据说吴忠有一座清真寺,寺里有一个窗子和其它的有点不一徉。这个窗子,刻下精细,花样上有龙凤飞舞,这在回民的风俗习惯上是不行的。那么,为啥这坊的回民能允许安这个窗子呢?说来话就长了。

上回书说到湖广襄陽王的少主雷鄂玉出阵。大唐国元帅秦琼撒马迎敌,刚刚搭话,忽见雷鄂玉被他的马童用刀杀死了。两个马童把雷鄂玉的人头献到秦琼马前,所有在场的人无不纳闷。究竟是怎么回事呢?这还得返回到《兴唐传》的开头,叙出一段倒笔书。当初秦琼在山东历城县衙门,十八岁学习当差,二十岁升任捕快班头。由于他为人仗义,又很办了儿件奇案,这名声就传出去啦。人们称他赛专诸,似孟尝,神拳太保,双锏大将,钢锏打山东六府,马踏黄河两岸。由于秦琼威名远震,历城县衙很久没有报案的了。忽然这一日有一个大商家报案,说夜里有人从店铺里偷走了金银珠宝。过了几天,又有报案的,也是买卖地儿。一连三、四起,都是商家被盗。没过半个月,当铺报案,连当铺库房也被盗啦,秦琼带着樊虎、连明到被盗各处这么一查,看见墙上都画着白圈,知道作案的是白圈贼。有这么句话,作贼的满街走,锁链满天飞。秦琼找不到线索,拿谁当贼呀?

唐朝尉迟敬德奉旨在九龙口修庙,碰到了几件奇事。

单说这一天,秦琼来到县城南门里的春香茶馆。这是全县最大的一座茶馆,屋里摆着四、五十张茶桌,正是喝早茶的时候,秦琼进来了。掌柜的赶紧招呼,二爷,您来啦!大早喝茶的都是本地人,差不多都认识秦琼,纷纷起身,向他拱手相让。秦琼一抱拳,说:各位,咱们常常见面,不必客气。,说着就在靠近门口的一张桌子旁边坐下了。掌拒的把茶沏来。秦琼喝着茶,俩眼睛四下廷洪,薪看有眼差的人没有,说句衙门口的行话,这叫把合把合。他一眼看到屋里西北犄角那张桌子旁边坐着二位面生的人,刚才他俩不但没起身,还摇见着脑袋往这边瞧。秦琼心说,嚯!有点意思,我把合你,你把合我。忽然间,这俩人起身向掌柜的说了一声,把茶钱搁在桌上,来到门口冲秦琼亮了亮相。秦琼细看这二人,一个白脸,一个闪黄脸,身高都不满七尺。白脸的说:朋友,你姓秦吗?秦琼说:啊!二位,我是姓秦。你叫秦叔宝吗?不错,不错,我姓秦名琼,字表叔宝。哈哈哈,告诉你说,我叫王九龙,他叫王九虎,所有这些日子画白圈的案子都是我们哥儿俩作的。你出南门往东南走十五里半地,有座王家庄,进西村口路北第三个门,就是我们的家。秦琼,你要真是个人物,我们住家有门儿,开铺子有扳儿,你到那儿去拍门找我,不枉你是一位好汉;如着不然,你这块牌就算倒啦!我说完了,我们哥儿俩去也!秦琼听了一笑,说;加友,你们回家等我,我随后就到。这俩人拔脚嗖嗖走了。

第一件,驮水的自马极为性暴,上沟下洼不用人赶,每次到泉边,先饱饮一顿,然后伸长脖子叫唤一气,水桶里水也装满了。到了庙里,叫唤一阵,水桶也就卸下了。用它运水,足够了。泉子的水从此慢舀慢淌,快舀快淌。尉迟敬德奏准皇上,起名九龙庙。

茶馆里喝茶的郊瞧愣了,有的说二爷,这可叫成心逗气,这俩小子够胆大的。秦琼说我正愁找不到他们呢.他们敢自报家门,总算是好样的。说罢给掌柜的付了茶钱,要借两根链儿绳。掌柜的问:二爷,您借链儿绳干什么?秦琼说:今儿没带着线儿,跟您借两根链儿绳,这就到王家庄捆人去。大伙都说:就您一个人去?那可有点人单势孤啊!秦琼说:哎,诸位不必替我担心。掌柜的取来链儿绳递给秦琼。秦琼把链儿绳掖在腰坦,起身走出茶馆,出南门直奔王家庄去了。

第二件,庙修好了,可有一个窗子,让木匠发愁。原来细心丈量的尺寸怎么都不合适,不是大了,就是小了。眼看工期到了,敬德发怒,要把木匠下狱治罪,并张皇榜,召木匠来安窗子。

进了王家庄西村口,找到路北第三家,他叭叭一叫门。里边有人应声:外边谁叫门?我是秦琼,到这儿蹲坑挑柁抓差办案来了,开门!啊!里边把门打开了。王九龙、工九虎上下一打量秦琼,见他一没带伙计,二没带兵刃,素手来访,心说真是胆子不小哇!秦琼见这哥儿俩都是紧裤紧袄,不绷不挂,头上挽着发纂,上边别着簪子。这院子匹四方方,墙根杂草丛生,三间北房窗户纸大窟窿小眼的,残破不堪。他从腰里取出链儿绳,叭!往地下一扔,说:王九龙,王九虎,我秦琼手无寸铁,只身前来,你们要赶紧伏法,随我归案。王九龙听了,哈哈一笑:姓秦的,就凭你这么几句话,我们哥儿俩就归案啦?告诉你说,站着是我的,躺下是你的,我们今天要会会你这神拳太保!秦琼说:既然如此,那你就递招吧!王九龙上前,劈面就是一拳。秦琼一斜身,躲过了拳,伸手攥住了王九龙的腕子,往左边一带。王九龙身不由己地往前抢行两步。秦琼顺势在他后腰上踢了一脚,给他踢了个仰面朝夭。王九虎叫道:姓秦的,着打!说着两拳双风灌耳冲秦琼打来了。秦琼往起一长身,从工九虎脑袋上蹿了过去,转身就是一脚。王九虎后腰上挨了这一脚,也摔了个仰巴跤子。这时王九龙起来了,使了个跺子脚。秦琼闪开,还了他一腿,他又躺下了。王九虎起来,冲秦琼后脑海打了一拳。秦琼估摸着后头拳到了,猛一回身,用左手攥住他的碗子,右手一插他的胳肢窝,再一掉脸,给他背了起来,就跟摔口袋似的,坑腾!往前摔到就地。这么说吧,主九龙起来,王九虎躺下!王九虎起来,王九龙又趴下了。简直给这哥儿俩摔成烂酸梨啦!

一天,有一和尚化斋经过此地。那和尚衣衫破烂,满脸灰尘。敬德正在懊恼,准备发火,却见那和尚口中念念有词。随后,和尚狂歌:“因循迷途归原路,打破迷关一笔勾。”敬德一听,知道和尚有些来历,急忙命人取来茶饭。那和尚只喝不吃。白马驮水再快也供给不上。

正这儿打着,忽听北屋里传出一个老妇人的声音:龙儿,虎儿,你们俩小子卖什么狂,净给我捅漏子!秦二爷,您给他们饶了吧,老身在炕上给您磕头啦!这哥儿俩一听,赶紧躲进屋来,说:妈呀,我们实在打不过秦二爷,您给多说句好话吧!秦琼大步跨进房门,一瞧屋里四个旮旯空,除了外间有个柴锅,什么也不趁。里间屋炕上有一个瞎老太太在破席上坐着,周围摆着名贵糕点、煎鸡烤鸭各式各样好吃的。这老太太跪在坑上磕了仨头,说:秦二爷,这俩孩子得罪了您,我这儿给您磕头赔罪啦!这俩孩子爹爹死得早,没人教养,净胡作非为,我让他们归案就是了。我还得求求您,您最好带走一个,给我留一个,要不谁管我呢!说罢嘣嘣嘣直磕响头。秦琼一瞧这情景,就说:您不必着急,我先问问您这两个儿。九龙、九虎!那哥儿俩答应说:是,二爷。我秦琼招你们惹你们了?你们在我管的地面上作案,若说是家中贫寒,为奉养老母,我自然谅解;可你们偷东西画白圈,留暗记,甚至连当铺都偷了,这不是成心跟我作对吗?王九龙说:二爷,这事我跟您实话实说吧,皆因绿林之中常常拿您起誓,说谁要说瞎话,叫谁碰上秦琼!为什么呢?因为碰上您准逃不出去,必得吃官司。有一天大伙撺掇我,让我跟您叉拳比武,看看您是不是真这么厉害。就这样,我们哥儿俩生出这事来。今日一看,您真不愧是神拳太保,我们服了,再也不敢闹事成!我求求您,您把我捆走、把我兄弟留下吧,要不我妈非饿死不可!秦琼想了想,说:九龙,既是你们认输了,冲着你俩是孝子,冲着你这瞎妈,我一个也不带走了。可有一节,这山东一带不许你们再呆了,你们得把赃物退出来,远走他乡。老太太说:二爷呀,这您可就积大德啦!王九龙说:二爷,即便我们交赃一走,这差事您搪得过去吗?秦琼说:那你们就别管了。王九龙伸手揭开破坑席,从底下取出三摞当票,还有些散碎银钱,说:二爷,所有赃物我们全当掉了,只剩下这些散碎银钱,全交给您。秦琼接过当票,说:你们这钱甭退了,背着你娘快快逃走吧!这娘儿仨千恩万谢。秦琼转身出来,从地上拾起链儿绳走了。

最后,可怜白马长叫一声,劳累而死。和尚这才开言:“尔等取来木渣备用。”众人取来木渣,和尚用手抓起,在地上撒了个龙风飞舞的窗样,然后,口吐清水,把木渣组成了一个窗子,十分结实。命人拿去安装,十分合适。敬德和众人更是十分惊奇,一齐跪倒在地,口称活佛。

秦琼回到城内,先把链儿绳还给春香茶馆,然后遘奔县衙。见到知县张仪臣,说道:老爷,白圈贼我已查明了,这是两个飞贼,一个叫王九龙,一个叫王九虎。他们觉出风头不对,已经逃到咱们管界外去了,再要追查可就麻烦了。我从他们家里搜出这些当票,看来赃物全让他们给当了。我看咱们不如让当铺把赃物退出来,他们有的是钱。他们要是不肯,就说他们跟贼人通同作弊。张仪臣一听,这倒是个了事的好办法,就让秦琼照此办理。官府派人拿着当票,找到各家当铺,让他们把赃物交出来。当铺掌柜的也只好认倒霉,把这笔钱出了,事情也就算了啦。

敬德要请和尚当住持,和尚大笑三声,出了山门,忽然不见了。庙按期修好了,定名九龙庙,并在庙院里塑了白马的全身。

再说王九龙、王九虎背着老娘日夜赶路,逃离山东地面,一直走到了湖北襄陽。这哥儿俩听说湖广襄陽王正在招兵买马,就一齐投了军。他们给瞎妈找了个住处,把老人伺候到死。雷大鹏听说从山东来的这哥儿俩武艺不错,就把也们调入王府看家护院。洛陽王的聘礼送到襄陽,雷大鹏派他儿子雷鄂玉领兵助战,让九龙,九虎给雷鄂玉作马童,保护少主。王氏兄弟这才在洛陽北门外战场上露了面。

到了清朝同治年间,九龙庙被战火烧着了,一片浓烟。正巧回回人马化龙南征北战,路过九龙口,一听地名、庙名、泉名里都有个龙字,十分高兴,说:“汉人修庙,回回修寺,道理是一样的。”命人灭火救庙。可惜整个庙院已烧得东倒四歪,只有一个窗子十分完好,知是宝物。他也不忌讳清真寺不描画飞禽的规矩,命人带回安在清真寺上,听人说这窗户现在还在呢!

返回头来再说王九龙、王九虎把雷鄂玉的人头敬献到转琼马前。秦琼问道:你们俩是什么人?为什么斩下你家主人首级,献与本帅?王九龙说:我说秦二爷,您真是贵人多忘事,难道说您给我们哥儿俩忘了吗?哎呀,我看你们很面善,一时回想不起来,你们提醒提醒我吧!二爷,您可曾记得当年素手探王庄,捉拿白圈贼?啊!我想起了,你们是王九龙、王九虎吧?谁说不是呢!正这儿说着,南边阵中可就乱了。秦琼赶紧命人抢回雷鄂玉的尸体。那边王世充一看两个马童杀主降唐,心说这仗又没法打了,只好下令鸣金收兵。不多时,双方各自收兵撤队。

马化龙:宁夏吴忠金积堡人,回族。清未西北地区回民起义领袖,中国伊斯兰教哲赫林耶门宦第五代教主。

秦琼带着王九龙、王九虎来到店营之中,向秦王和弟兄们说起这段往事,大家交口称赞。李世民说:二王兄,这可真是积德胜积金哪!行下春风望夏雨,春种秋收,太好了!九龙、九虎,我说你们是不是愿意在唐营里当差呀?王九龙说:跟千岁回话,要说当差,别的差事我们都不当,惟独愿意给秦元帅牵马拽,就让我们当他的马童吧!大家齐声说好。李世民说:这真是营中一段佳话,就这样办吧。来呀,给二王兄和两个马童庆功。大家一听千岁还要给马童庆功,都暗自佩服李世民不拘尊卑,一视同仁。当下调开桌椅,饮宴庆功。秦琼写了一封给广襄陽王的信,说明二马童为报前恩杀死少主之事,命人将雷鄂玉身首缝在一处,连信一起送往襄陽。

这仗打过之后,一连七天,洛陽王没敢开城亮队。忽然这一天,城里响炮擂鼓,大队人马贯出北门。秦琼闻报,也下令把大队亮开。两军对圆,秦琼往对面一瞧,除了洛陽王和助阵的各路反王之外,又多了一个和尚。这和尚骑着一匹白马来到阵前。细一看,这和尚身高顶丈一,捍壮魁梧,又高又胖。头戴黄僧帽,身穿黄云缎僧袍,大红中衣,高靿的白袜子直到膝盖,一双僧履。这脑袋形就跟大西瓜似的,可是特别白,两道花纹狮字眉又黑又重,秤砣鼻子,两眼銮铃相仿,大耳朵,大嘴岔,满部连鬓络腮的短纲楷。掌中这军刃也不一般,大铲一边四个耳子都挂着环,当间一个耳子没挂环,铲杆后头没有纂,大齐头,名叫九耳八环追命夺魂铲。他马到当场,口念弥陀,高声叫战。那边程咬金怎么瞧这和尚怎么别扭,说:秦二哥,这是哪儿跑出来这么个大白和尚呀?秦琼说:诸位将军,你们哪位也别撒马,待我出去问问他。他往前一拱裆,这马就冲出去了。

那个大白和尚一瞧,唐军阵中出来一员马上大将,金益金甲,面色淡金,背后插八杆护背旗,后边的纛旗上斗大一个秦字,不问可知,必是秦琼无疑,他心想,宁打金钟一下,不揍铙钹三千,头一阵对面元帅就出马,这是该着我露露脸。洛陽工工世充也纳闷,怎么秦琼倒先出阵了呢?再一瞧秦琼马前马后还有两个马童,正是雷鄂玉那两个马童归他了,心里真是又气又恨。大和尚明知故问:对面什么人?秦称说:我乃大唐国天下都招讨、抠理兵马大元帅秦琼秦叔宝。我说和尚,你们出家人以善为本,不准进三场:战场、屠场、法场,这儿是瞪眼就死人的战场,你到此何干?不知你在哪座寺庙出家,法号怎么称呼?那和尚听了,哈哈大笑:我说秦琼啊,洒家的寺院和法号,你不配知道。若想知道,先要战胜了我这条追命夺魂铲,秦琼不由得气往上撞,说了声:看槍!摔杆就是一槍。那和尚一只右手执铲,铲头朝下,用铲头一拨槍头,左手找底把,哎!给槍压住了。秦琼赶紧往回撤槍,跟着一掩把,用槍纂扫和尚的左脸。和尚合铲叭哒一挂,二马冲锋错镫,两人打在一处。这两个马童前后蹦跳,老护着秦琼这马。秦琼与和尚打了五个回合。趁又一次二马过镫,和尚把铲交左手.右手从袖口头神出一条黑糊糊的东酉,象是青绸子,向秦琼顺风抛去。秦琼叭一回头,这东西在他脸上一拂,他登时呱卿噗!滚鞍落马,人事不省。王九龙一看元帅落马,气得大喊:秃驴呀,找拿刀砍你的马腿!那和尚见大功已成,急忙拨马返回本阵。那边众弟兄们都急忙上前,把秦琼扶上马去,拾起槍挂在马上,抢回本队。南边一阵得胜鼓响,人马撤入城内。

唐军收兵回营,有人把秦琼送到金顶黄罗宝帐,搁到床上。众弟兄们呼唤:二哥,李世民呼唤:二王兄,秦琼依然昏迷不醒。过了一会儿工夫,他脸上一点血色也没了,身体冰琼,腰板僵硬。军中几个医官赶到,一摸脉还在微微跳动,呼吸极其细弱,都不知道这是什么症候,不敢下药调治。程咬金一看,二哥要完,登时放声痛哭:二哥哎!李世民也止不住热泪滚滚,说:二王兄,难道你就这样舍弃小王扬长而去吗?二王兄哎!顿时帐内哭声一片,没有一个不掉泪的。正这儿哭着,忽听敬德哈哈哈哈一声大笑。程咬金急了,说:老黑哎,我们哭得这么难受,你怎么还乐呀?敬德:我跟二哥在美良川也是一个头磕地下,能不难受吗?我忽然想起来一件事,二哥有救啦:大家全都瞧敬德,问他:你快说,有什么救?敬德说:那天我师弟追我到黄花山三清观见到我老师,我老师把师弟留下,送我下山时说过这么一句话:多咱洛陽出了个和尚,要是他打伤了唐营战将,你赶紧找我来,我有办法。看来今天这话就该应验了。大伙一听,稍解愁烦,都催敬德快去搬请谢弘道长。敬德不敢怠慢,出营上马,直奔三清观去了。

好在路程不远,时间不长,敬德就赶到了。来到三清观鹤轩之内,他看到了老师和师弟,见礼已毕,便说秦元帅被恶僧用不知名的暗器弄得人事不知,求老师速去解救,还提到自己已经在阵前将刘黑闼打死了。朱伍登谢过了敬德。谢弘说:徒儿不必着急,为师这就去唐营。这时谢映登已经回到观内,谢弘叫他出来,与敬德见了面。谢弘叫小道士鞴马,挂上铁拐仗,自己取出个药葫芦用黄绒绳系在背后,出门上马,谢映登、敬德骑马相随,这爷儿仨下了黄花山,快马加鞭,赶赴唐营。

秦王听人禀报,知道谢道长带着徒弟到了,赶紧率领众将迎出营门之外。大伙都向道长敬礼,谢弘说:无量福,大家免礼。咱们不忙讲话,我先看看老贤侄去。众弟兄与谢映登久别重逢,彼此见过礼,也容不得多谈,大伙都先到黄罗宝帐来看秦二哥。

进入黄罗宝帐,谢弘见秦琼闭目躺在软床之上,急忙上前,解下背后的葫芦,拧开盖儿,倒到手心里三粒殊砂一般红的药丸,叫人取来一杯温开水,又叫谢映登用发簪撬开秦琼的牙齿,他把三粒药丸弹到秦琼嘴里去,跟着往里灌了半杯水。他说:待会儿秦元帅就要把毒物吐出来,大家请都躲远一点。大家闪到一旁,帐篷里鸦雀无声,十分寂静。一会儿,秦琼肚子里咕噜噜、咕噜噜响了起来,他哼了一声,跟着喊出好你个和尚,无耻匹夫,猛一翻身,哇!吐了一地,吐出来的东西臭不可闻。等把肚子里的毒物都吐净了,有人过来把地面打扫干净,有人扶起秦琼,帮他漱了漱口。秦琼醒过来说:诸位,我这是怎么啦?谢弘过来说:老贤侄,你好啦?谢映登说:秦二哥,您中了和尚的毒器,我跟叔父前来救您,给您灌下药去通了七窍,这才把毒物吐了出来。秦琼说:噢,我谢谢叔父了。,众人把秦琼抬到另一座帐篷,有人服侍着他安歇静养。

大家回到黄罗宝帐外间,请谢弘讲讲那个凶僧的来历。谢弘说:这和尚是洛陽城东白马寺的住持盖雄,皆因洛陽王出钱重修了白马寺,听说这和尚向洛陽王买好说:王爷,多咱您用得着我,我是万死不辞。秦王兵伐洛陽,洛陽王接连败北,这和尚出来助阵,他打秦元帅用的黑绸子叫做迷魂帕,帕内裹着一种药面叫子午追魂散。谁着闻到这种药散,子时至午时,或午时至子时,是必死无疑。盖雄甩迷魂帕时自己闭住气,还要找好风头,使毒气顺风而下。这种迷魂帕本是出家人在山中防备狼虫虎豹所用,不想他用来上阵打仗,实在是佛门败类。现在秦元帅身上余毒未尽,我命映登侄儿护送他到黄花山三清观将养个月期程的,就会好了。秦工说:这样也好。当下谢弘、谢映登去看望秦琼,说明此事,就由谢映登护送秦琼到黄花山去养病,王九龙、王九虎这哥儿俩也跟着一同走了。

他们走后,秦王命摆开酒筵,为谢道长接风。不多时,酒筵摆下,秦王和众将落坐饮酒。看看太陽快落山了,忽然有人来报:启禀千岁,外边罗成将军来了。秦王说:哎呀,快快有请。程咬金说:我这老兄弟回来得正是时候,太好了!这儿出去儿位弟兄把罗成接进帐来。罗成向千岁见礼,秦王说:罗将军免礼,你这家事都安置好了?罗成说:都安置好了.罗成又向众兄弟见礼。大家向他引见了谢弘道长,说明秦琼负伤养病之事。秦王让给罗成续份杯盘,大家接茬儿喝酒。众人落坐,罗成说道:谢道长,既是那凶僧伤了我二哥,我们应当怎么对付他呢?谢弘一乐:不要紧,明天亮队,由我来降这和尚。他敌不过我,必定逃跑。咱们可以派出二将在东西两面堵截,因为他背离了佛道,放毒杀生,一定要将他置于死地。秦王说:叔父说得有理,明天就这么办。罗将军哪,想当初你大破杨林的长蛇降,捣毁杨义巨的铜旗降,指挥有方,天下闻名。现在秦元帅到黄花山养病,军中不可一日无帅,就由你来代理元帅之职吧!罗成说:千岁呀,这合适吗?众将都说:太合适了。罗成说:既是千岁器重我,那我可就实受了。跟着徐茂功就把这些日子战场的情景向罗成说了说。罗成听了点点头,说:徐三哥,请问那边五王来了之后,我单五哥出阵没有?徐茂功说:对呀,这事我倒马虎了,怎么单五弟没露面哪?罗成说:既是这样,明天谢叔父制那凶僧,我不露面,先在后边布置一切。是时候我一露面,那边单雄信一露面,就要锁五王、定洛陽啦!秦王说:哎呀,罗元帅有此等把握,小王我太高兴啦!大家说说笑笑,不觉酒足饭饱,各自回帐歇息去了。

到了第二天,两军鼓炮齐鸣,又都将大队亮开。李世民由刘文静陪着登上营门内的了望台。今天由徐茂功指挥打仗,罗成没有出营。洛陽王那边,盖雄和尚在阵中得意洋洋。昨天他伤了秦琼,洛陽王为他摆酒庆功。许多人向他劝酒,他简直忘乎所以了,不但在战场开了杀戒,在席间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又开了荤戒。他为了借助洛陰王的势力,把自己树立为佛门首领,压倒儒、道二教,把杀、盗、婬.妄、酒的五戒都放在脑后了。他向王世充等五王夸下海口,说今天午时用迷魂帕打伤秦琼,夜里子时秦琼准死无疑,说不定明天唐军纛旗就得蒙白布,降半旗。今日出阵之前,各王随他上城楼观看,见对面纛旗并没有蒙白布,降半旗,都问他是怎么回事。他说:诸位王家,这你们还不明白,这叫胳膊折了藏在袖子里头,堂堂大唐国元帅死了,要是蒙白布、降半旗与我交战,他们多寒碜哪!不信待会儿看,他们阵中绝对不会有秦琼!大伙说:对,对,法师言之有理。这会儿两军对圆,他让儿郎们仔细查着对面阵中有秦琼没有?儿郎们纷纷来报:禀报法师,没有秦琼。盖雄哈哈一笑:啊,迷魂帕打出去,我心里有底,这秦琼已经不在人世啦!他一挥手,战鼓咚咚敲响,一摆手中追魂夺命铲,撒马出阵。马到当场,他嘴里念着佛,大西瓜脑袋晃摇着,点手叫战。

那边徐茂功早按照老道的意思安排好了,派程咬金往西、敬德往东,各自把住战场外边两条咽喉要路的路口,埋下伏兵。谢弘道长影在尤俊达、齐彪二将的背后,不让和尚看见。听到和尚叫战,二将左右一分,谢弘一拱裆,马贯出来了。盖雄往对面一看,出来的是一个老道,见他头戴九梁巾,身穿八卦氅,肩担日月,前后心绣着陰陽太极图,腰缠水火丝绦,下身是大红中衣,白布袜,福字履。面如观音,鼻直口阔,颏下满部白髯。胯下一匹青马,掌中一条铁拐仗。这老道马到阵前,扣镫停住,口念无量福,说:盖雄啊,你认识我吗?盖雄注目一看,说:哎呀,啊,你是不是黄花山三清观的谢道长啊?哈哈哈,不错,不错。谢道长,你到这儿千什么来了?盖雄啊,常言说,三清、三宝原是一家。你们佛门弟子不应进战场、屠场、法场,要扫三心,灭四相,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可是你却违背佛规,上阵杀人。今天我是替你们佛祖惩办你这佛门叛逆来了!盖雄说:妖道休得胡言,既是你我各为其主,听说你使这铁拐仗武艺不错,咱们就分个上下、论个高低吧!盖雄啊,今天我不用铁拐仗,你这乐儿也不小。,啊,怎么?你来观看。谢弘左手摸着铁拐仗,右手往袖口里一褪。道袍宽肥,袖口里有小兜,小兜里藏着暗器。这暗器名叫诸葛弩,是当初蜀汉诸葛亮留下来的。诸葛亮生前领兵打仗未曾用过此弩,把它传给了姜维,后来辗转周折,就传到世上来啦!装弩的是一个一尺多长、一把掐得过来的圆筒子,上边有个按纽。圆筒内装有十二支弩箭,按一下纽,射出去一只,连按连发。谢弘说了声你来观看连按两下按纽,叭!叭!两支弩箭射出,上边打人,下边打马。盖雄觉着有什么东西奔自己面门来了,猛然一闪。!噗噗!上边这弩止打在他右协膀子上,下边这弩正好打在马眼睛上。这马疼得!唏溜溜一声吼叫,叭一尬级子,呱唧噗!把和尚给扔下来了。北边儿郎们不禁高喊:看见没有哇?老道打和尚,和尚掉下马来啦!这和尚手里还攥着追命夺魂铲呢,他用铲一拄,埏身站起来,撒腿往西就跑。谢弘并不追赶,拨马返回本队。洛陽王王世充一瞧,心说要糟,赶快喊:和尚跑了,快快打锣收兵啊!嘡嘡嘡一阵锣响,洛陽王和那几王的人马撤进城内。那边徐茂功也下令收兵,咚咚咚一阵得胜鼓响,人马返回大营。

盖雄为什么不回本队,却往西跑下去了呢?因为他达牛皮吹得太大了,把话说得太满了,没脸再回洛陽去见洛陽王和那四王,也不能再回白马寺作住持僧,只好漫无目的,落荒价而逃。一气跑出七、八里地,觉出后边没人追赶,这才躲进一座小树林,拔下右膀子上的弩,顿时鲜血流淌,他从僧袍上扯下一片布裹住伤口,又咬着牙顺着大道跑了七、八里地。知道离唐营已经很远了,停住脚步,打算歇会儿。这里是个要路路口,他一看路北有座三官庙,走到庙前,见山门开着呢。原来洛陽一打仗,庙里当家的早带着徒弟们跑了。盖雄在山门前面把铲放在地上,面朝正南坐在台阶上,后悔不该帮王世充守洛陽,如今落得有庙难奔,无处安身,心里越想越难受,不禁仰天长叹:哎呀,难道洒家已然到穷途末路了吗?他这么一喊一叫不要紧,惊动了庙里的一个人。谁呀?程咬金。敢情程咬金正在庙里睡觉呢!要知道程咬金怎样来到庙内,他又怎样收拾和尚盖雄,且听下回。

本文由金沙国际发布于神话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召木匠来安窗子,这俩人起身向掌柜的说了一声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