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恩师杨昌济之女,杨开慧随父亲迁往长沙

杨开慧(1901-1930),乳名霞,字云锦,湖南长沙县清泰都人,毛泽东恩师杨昌济之女。

新华社长沙7月7日电(记者刘良恒)在湖南省长沙县东北隅,有一个距离县城约50公里的板仓小镇,因为一位伟大的女性而远近闻名。这位湖湘女杰、巾帼英雄就是毛泽东同志亲密的战友和亲爱的夫人——杨开慧。

毛泽东的夫人,1901年9月26日生于长沙东乡板仓。1913年到长沙读书,1918年随父杨昌济到北京1920年回湘读书,参加反帝反封建斗争,同年冬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192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在中共湘区委员会当任机要和交通联络工作。1923年至1927年,随毛泽东在上海、韶山、广州、武汉等地从事革命活动。大革命失败后,回到家乡板仓,坚持地下工作1930年10月,被国民党反动派逮捕,遭受严刑拷打,威逼利诱,始终坚贞不屈。同年11月,英勇就义于长沙浏阳门外,时年29岁。

杨开慧,1901年出生于湖南长沙县清泰乡板仓(今开慧镇开慧村)。父亲杨昌济是一位思想进步的学者、教育家。1913年,杨昌济到湖南省立第一师范教书,杨开慧随父亲迁往长沙,并在这里认识毛泽东。

今年是杨开慧烈士诞辰110周年。

杨父昌济,曾留学日本和英国,具有强烈的爱国思想,先后在湖南高等师范、第一师范和北京大学任教。杨母向振熙,是一们忠厚善良、勤劳俭朴、同情革命、支持革命活动的妇女。

1918年,杨昌济到北京大学任教,又举家北迁。这年9月间毛泽东因组织赴法勤工俭学也来到北京,在这期间,毛泽东和杨开慧有了更多的接触并开始相爱。

杨开慧.1901年11月6日出生,幼名霞,字云锦。她父亲杨昌济期望她在阳光的照耀下,生命如同灿烂的云霞,美丽而火红。在故乡长沙县清泰乡板仓村,杨开慧度过了童年时代。

1913年至1918年,杨昌济在第一师范任教时,怀着改造中国与世界宏伟理想的毛泽东正好来到一师求学。毛泽东的伟大抱负、雄伟气魄和精湛学识,深得杨昌济的赞赏。当时,毛泽东、蔡和森、陈昌等一些进步同学常到“板仓杨寓”学习和讨论各种问题。1915年4月5日杨昌济在《达化斋日记》中有如下记载:

1920年初,杨昌济不幸病逝,杨开慧回到湖南长沙。同年8月,毛泽东在长沙成立文化书社,杨开慧予以资助并参与书社活动。1920年冬,杨开慧加入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成为湖南第一批团员。就在这时,她和毛泽东在长沙举行了简朴的婚礼,结为革命伴侣。

杨昌济,生于1871年4月,1898年进入岳麓书院读书,曾积极参加谭嗣同等在湖南组织的维新改良活动。1903年留学日本,先后入东京弘文学院、东京高等师范学校学习,1909年留学苏格兰,主攻哲学、伦理学和心理学,获文学学士学位,随后又在德国考察了9个月。在国外花了9年时间,悉心研究教育和哲学,形成了一种进步的伦理思想和讲究实践的人生观,并有志将所学运用于中国的社会改造。

毛生泽东,言其所居之地为湘潭与湘乡连界之地,仅隔一山,而两地之语言各异。其地在高山之中,聚族而居,人多务农,易于致富,富则往湘乡买田。风俗纯朴,烟赌甚稀。渠之你先亦务农,现业转贩,其弟亦务农,其外家为湘乡人,亦农家也,而资质俊秀若此,殊为难得。余因以农家多异材,引曾涤生、梁任公之例以勉之。毛生曾务农二年,民国反正时又曾当兵半年,亦有趣味之履历也。

1922年,杨开慧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毛泽东在湖南建立了中共湘区委员会,任区委书记,杨开慧负责区委的机要和交通联络工作,身兼秘书、机要、文印、联络、总务等多种职务,成为毛泽东的得力助手。

杨开慧7岁时,父亲从国外来信,让她读书。山冲里过去从来不让女孩读书,在家庭和杨开慧本人极力要求与争取下,杨开慧等入杨公庙长沙县第40初级小学读书,学校破例为杨开慧等7个女孩单开一个班。杨开慧后入隐储学校、衡粹女校、县立第一女子高小等处继续求学。

毛泽东的宏论卓识深深打动了年少的开慧的心,她也经常参加他们的学习和讨论,还把自己写的学习笔记和日记送给毛泽东看。毛泽东一师毕业后奔波于长沙、北京等地,为使学生在北京生活有个落脚的地方,1918年夏已出任北京大学教授的杨昌济向北大图书馆馆长李大钊推荐,让毛泽东到图书馆任管理员,月薪8元。这时他与开慧接触更多,并且建立了恋爱关系。毛泽东后来回忆说:“也是在这里,我还见到而且爱上了杨开慧。”

1923年4月,毛泽东到上海党中央工作。杨开慧带着毛岸英和毛岸青也来到上海,协助毛泽东开展工作,并同向警予一起组织女工夜校。

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爆发,使身居国外的杨昌济深受鼓舞,十分怀念自己的祖国,遂改名为杨怀中。1912年回国时,南京临时政府已让位于袁世凯控制的北京临时政府。杨昌济面对疮痍满目的祖国,毅然决定回到故乡湖南。友人劝他,湖南已为立宪派谭延闿所控制,不如留在大城市工作好。杨昌济坚定地回答:“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到了长沙,已经登上都督宝座的谭延闿想罗致他当教育司长,被他严词拒绝;相反,他却接受了湖南省立第四师范学校的聘请,甘当一名教员,家居长沙落星田。一些贪图名利的人看不起他,甚至讽刺他。为了表达他的志向,回答社会上这些人的攻击,他写了一副对联自勉:“强避桃源作太古;欲栽大木拄长天。”决心用毕生的精力培养一批改造社会的中坚。杨昌济在一师讲修身课时,要求学生“高尚其理想”。鼓励他们要“奋斗”,“有朝气”,“有独立心”,能“立定脚跟”,而办事又要“精细”,“小不谨,大事败矣”。对学问,他认为要“贯通今古,融合中西”,而自己要有分析的批判的精神。杨昌济总是努力鼓励学生,立志做有益于社会的正大光明的人。

从此开始到1921年春节前夕他们结婚,已有数年书信往返,寄托相思。杨开慧在她的无题自传散文中,对这段恋爱生活作了生动的描绘。

1925年2月,杨开慧随毛泽东回到韶山开展农民运动,协助毛泽东创办农民夜校并担任教员。同年12月,杨开慧离开韶山转往广州协助毛泽东收集、整理资料,编写文稿,负责联络工作。

1913年,杨开慧随父亲搬到长沙城,先后住在落星田、仰天湖、黄泥段和天鹅塘等处。在父亲指导下,她在家自修英文,并阅读了许多东西方新文化的书籍。早在长沙的时候,一天,杨昌济讲完课回到家里,高兴地对家人说:“我在第一师范看到了两个最好的学生,一个毛泽东,一个是蔡和森。他们将来定能成为国家的栋梁!”

“不料我也有这样的幸运!得到了一个爱人,我是十分爱他,自从听到他许多的事,看见他许多文章日记,我就爱了他,不过我没有希望过会同他结婚。......一直到他有许多的信给我,表示他的爱意,我还不敢想相信我有这样的幸运。......自从我完全了解他对我的真意,从此我有一个新意识,我觉得我为母亲而生之外,是为他而生的。我想象着,假如一天他死去了,我的母亲也不在了,我一定要跟着他去死!假如他被人捉着去杀,我一定要同他去共这一个命运!......”

1927年初,毛泽东对湖南农民运动进行考察,杨开慧把大量的调查资料进行分类整理,工整地抄写下来。

在杨昌济的影响下,毛泽东读了由德国哲学家、伦理学家费里德里奇•泡尔生编着,蔡元培翻译的《伦理学原理》。在这部10万字的书页上,毛泽东写了12100字的读书笔记,并写了一篇题为《心之力》的文章。毛泽东当时自称是一位唯心主义者,杨昌济亦以他唯心主义观点,高度评价了他这篇文章,给了毛泽东100分。自接触始,杨昌济对毛泽东即有深刻印象。1915年4月5日,他在日记中写道:

他们结婚前夕,毛泽东曾有情浓词美的《虞美人》写与开慧,状孤身异地,辗转反侧,长夜不眠的刻骨相思:

大革命失败后,毛泽东按照党的八七会议指示领导湘赣边界秋收起义,杨开慧带着三个孩子回到长沙板仓开展地下斗争。

毛生泽东,言其所居之地,为湘潭与湘乡连界之地,仅隔一山,而两地之语言各异。其地在高山之中,聚族而居,人多务农,易于致富,富则往湘乡买田。风俗淳朴,烟赌甚稀。渠之父先亦务农,现业转贩,其弟亦务农,其外家为湘乡人,亦农家也。而资质俊秀若此,殊为难得。余因以农家多出异材,引曾涤生、梁任公之例以勉之。毛生曾务农两年,民国反正时又曾当兵半年,亦有趣味之履历也。(杨昌济《达化斋日记》,湖南人民出版社,1981年第1版。)

堆来枕上愁何状,江海翻波浪。夜长天色总难明,寂寞披衣起坐数寒星。 晓来百念都灰尽,剩有离人影。一钩残月向西流,对此不抛眼泪也无由。

1930年10月,杨开慧被捕。敌人逼问毛泽东的去向,要她公开宣布与毛泽东脱离夫妻关系。杨开慧坚定地说,“牺牲我小,成功我大”,“要我和毛泽东脱离夫妻关系,除非海枯石烂!”

经杨昌济介绍,毛泽东利用假期曾两次入岳麓书院寄读。1916年,在岳麓书院办学的一位校长,把出自班固的《汉书•河间王传》的“实事求是”4个字,写成硕大的横匾挂在讲堂正门。这块匾额给青年毛泽东留下了深刻印象。毛泽东经常到杨昌济老师的好友刘人熙创办的船山学社听课。1916年暑假,他步行到长沙县板仓杨昌济家访问,同杨昌济讨论学术问题和社会问题,浏览杨昌济的藏书,特别是新书和报刊。毛泽东从与杨昌济的谈话中得知,离板仓40多里的高桥塘冲,有一位留学日本的体育运动的爱好者和倡导者柳午亭。毛泽东便专程前去访问。他称赞柳午亭在体育研究和实践上有较高的造诣,许多地方值得效法。

1920年1月17日,杨昌济病逝于北京。随后,杨开慧同全家一道,又回到长沙。先后在长沙福湘女中和岳去中学读书。在学校里,她热情宣传反帝反封建的新思想,发动和组织同学们向帝国主义和封建势力作斗争。她在《湖南通俗日报》和福湘的校刊上,发表了《向不平等的根源进攻》、《呈某世伯的一封信》,猛烈抨击封建礼教和封建道德。

1930年11月14日,杨开慧就义于长沙浏阳门外识字岭,年仅29岁。

毛泽东和蔡和森、陈昌、张昆弟、罗学瓒等几位好友,常于假日里去杨昌济家。他们或淡治学、做人之道,或纵论天下事、探求救国救民的真理,常常一谈就是一整天。一个星期天,杨开慧帮着妈妈收拾完家务,只见几名青年学生走进门来。走在前面的青年身材魁伟,雄姿焕发,穿着洗旧了的蓝布长衫,亲切望着杨开慧说:“你是小霞?”杨开慧点了点头。杨昌济听到毛泽东等同学的声音,忙出来迎接。杨开慧知道,一定是父亲常提及的毛泽东他们来了,忙转身去泡茶。

1920年7月,毛泽东回湖南后,以主要精力从事创建中国共产党的活动。杨开慧不顾家里的困难,动员母亲把父亲去世时同事送的祭奠费,捐献一部分给毛泽东用作革命活动经费。

如今,由杨开慧烈士故居、陵园、陈列馆以及杨公庙四部分组成的杨开慧纪念馆,是国家AAAA级旅游景区,中国百家红色旅游经典景区之一,每年接待游客130余万人,接待开展党性教育和主题党日活动的机关单位3000余个。

少年时代的杨开慧,娴静端庄,聪明好学。她深深地被毛泽东和大家欢快热烈的谈话所吸引,往往放下手中的功课,成了一名宁静而热心的“旁听生”。她常常帮助母亲为大家准备中饭,跟在父亲后面目送大家远去。日子长了,杨开慧便同毛泽东等一道讨论:青年为什么要求学,怎样求学?立什么样的志,怎样立志?国家这样贫弱,民众这样贫困,青年应当怎么办?在讨论中,毛泽东的胆略使杨开慧深受感染,其抱负使杨开慧深深地倾慕和向往。毛泽东常和学友到湘江江心橘子洲头、西岸的岳麓山,或登山竞走,或江边漫步,或日夜泛舟,或在墓地寺院风餐露宿,以练身励志,杨开慧经常与之同往。毛泽东常年坚持冷水浴,她也效法。父亲非常赞赏她这种毅力。她在作文中表达了自己的抱负:“要救国,就要锻炼强健的身体。”

1921年开慧与毛泽东结婚后,跟随毛泽东在长沙、广州、上海、武汉等地从事革命活动,1925年2月,她带着两岁多的岸英,一岁多的岸青陪同毛泽东回韶山。一面尽力照料毛泽东父子们的生活,为他接待客人,整理文稿;一面抽空深入贫苦农家,发动农民群众,创办农民夜校,宣传革命道理,传授文化知识。如毛氏宗祠当年就曾辟为农民夜校,开慧就在这里当过教师。

长沙县委书记曾超群告诉记者,长沙县干部群众带着对杨开慧烈士的深厚感情和强烈的责任意识,提出以更高标准、更实举措、更强保障建设杨开慧烈士家乡,近年来不断加强板仓小镇建设力度,打造红色旅游典范。

1917年的一天,毛泽东带着《伦理学原理》一书来到杨昌济家。杨开慧接过毛泽东手中的书,翻开一看,只见字里行间、天地空白,圈圈点点,朱墨纷呈。杨开慧一边翻阅,一边喜形于色地说:“难怪我爸爸总夸奖你,你真是‘不动笔墨不看书’呀!”她一页一页地看下去,几乎每一页都写着几名点评:“切论”、“此语甚合吾意”、“荒谬”、“陋儒之谈也”……杨开慧不禁问道:“为什么你对同一个人写的文章,有的那么称赞,有的却那么批评呢?”毛泽东热情地解释道:“写书的人总是带着自己伦理的偏见,说的话不可能都是对的,况且古今不同时,事物多变化,我们不应该一味迷信古人和洋人,也不应该全盘否定前人成果。因此,我们读书要好好想一想,对的,才相信它;不对的就应该摒弃它,而且毫不可惜!”

开慧和毛泽东结婚后,1922年10月长子毛岸英出生,1923年11月、1927年2月又先后生下次子毛岸青、小儿岸龙。

1918年,杨昌济接收到了北京大学的聘请,携家北上,到北京大学任教。17岁的杨开慧也随家去了北京,在家里自修,跟爸爸学习国文和英文。湖南第一师范毕业的毛泽东在杨昌济的邀请下,组织赴法勤工俭学,随之也到了北京,被李大钊聘为北京大学图书馆管理员。毛泽东和邓中夏等同学常去杨昌济教授家。在毛泽东的帮助下,杨开慧阅读了大量进步刊物,开阔了眼界。

1923年冬,毛泽东奉中央通知由长沙赴上海转广州,准备参加国民党一大,建立革命统一战线,在他离开长沙时作《贺新郎》给开慧,充满儿女情长和离愁别意,既是对杨开慧坦荡胸怀的由衷赞美,也寄寓了毛泽东不可遏制的殷殷爱意。毛泽东那伟大刚强的个性里也不由涌现现缠绵脆弱的情愫,但他的理想和抱负让他全身的血液沸腾,在爱情与事业之间,他选择了最完美的方式,双双比翼齐飞,同翱翔于浩如烟海浩天宇之间......

1920年1月,杨昌济因病逝世。在毛泽东等人妥善安排下,杨开慧一家扶柩南下。

挥手从兹去,更那堪凄然相向,苦情重诉。眼角眉梢都似恨,热泪欲零还住。知误会前番书语,过眼滔滔云共雾,算人间知已吾和汝。人有病,天知否? 今朝霜重东门路,照横塘半天残目,凄清如许。汽笛一声肠已断,从此天涯孤旅。凭割断愁丝恨缕。要似昆仑崩绝壁,又恰象台风扫寰宇。重比翼,和云翥。

回到故乡板仓,杨开慧经父亲生前好友李肖聃先生的推荐,入长沙福湘女中进修班,自修国文、算术、英文3门课程。坐落在长沙市城北兴汉门外留芳岭下的福湘女中,是美国人创办的一所教会学校。在此校读书期间,杨开慧和国文教员李肖聃的女儿李淑一一起剪短发,不讲梳洗打扮,不参加“礼拜”,阅读进步书刊。在李肖聃主编的校刊上,她发表《呈某世伯父》等文章,揭露旧社会制度的不合理,抨击封建军阀政府的腐朽与反动。她还投入“开放女禁”的妇女解放运动,提倡“男女同校”。她动员和串联了福湘、周南女中的徐乾等6名女同学,毅然离开女校,上了岳云男子中学学习。

1927年10月,毛泽东率秋收起义部队上了井冈山,开慧带着3个孩子与保姆陈玉英回板仓,做党的地方工作。由于政治环境险恶,关山远隔,夫妻俩从此就断了联系。1930年11月,开慧被国民党反动派残酷杀害于长沙浏阳六外的识字岭,年仅29岁。

1920年10月,毛泽东在湖南建立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并兼任书记。到中共“一大”之前,发展团员38人。杨开慧是第一批青年团员。

1930年冬,毛泽东在中央苏区得到杨开慧壮烈牺牲的噩耗后,立即写信给烈士亲属,对烈士表示沉痛的哀悼。信中说:“开慧之死,百身莫赎。”来寄钱为烈士修墓。今长沙板仓杨开慧烈士陵园有用毛泽东寄的钱修立的墓碑,上书:“毛母杨开慧墓 男岸英 岸青 岸龙刊 民国十九年冬立。”

1921年冬,党在长沙小吴门外清水塘租了一所房子,作为湘区委的秘密机关。杨开慧担任湘区和的机要和交通联络工作,同毛泽东一起战斗和生活。

1920年冬天,毛泽东和杨开慧由相爱、相知而结合。杨开慧母亲向振熙从板仓乡下给开慧写信,说她完全赞成这一门婚事,而且告诉她:父亲生前也是早已同意了的。那天,杨开慧不坐花轿,没备嫁妆,也没有媒妁之言,她带着一个书包,来到湖南第一师范教员宿舍——妙高峰下的青山祠,同陈昌爱人毛秉琴等,办了一席6块银圆的晚餐,招待了何叔衡、陈昌、方维夏、谢觉哉、彭璜、王季范等几位挚友。

当时反动军阀极力查禁进步书刊,一些马列主义的书刊,已经不能在文化书社公开出售,毛泽东于1922年创办了湖南青年图书馆,杨开慧担任图书馆的负责人,向工人、进步知识青年提供有关马列主义的书刊,广泛传播马克思列宁主义。

1921年7月,毛泽东到上海参加中国共产党成立会议。

这段时间,毛泽东集中力量开展工人运动,在毛泽东的领导下,湖南工人运动风起云涌。为了使毛泽东有充沛的精力考虑和处理革命大事,杨开慧主动承担了大量的机关日常事务工作,挑起家庭重担,在生活上无微不至的关心体贴毛泽东。当时,毛泽覃、毛泽建、何宝珍、张琼等一些小青年也住在清水塘,他们感到,整个长沙城是一片黑暗和冷酷的世界,而在这城郊的清水塘,他们生活在毛泽东和杨开慧的身边,却感到无比的亲切和温暖。

1921年10月10日,中共湖南支部在长沙城郊协操坪旁的小树丛里成立。参加人员有毛泽东、何叔衡、彭平平、陈子博、易礼容。毛泽东任支部书记。在小吴门外的清水塘租赁了一所房子,作为支部的秘密机关,毛泽东与杨开慧搬到这里居住。清水塘是一个离城很近而又比较幽静的地方,塘水粼粼,清澈见底。靠近塘边有一栋木板平房,平房围墙外有几处菜农居住的茅屋,下边小山丘上有几竿经年长绿的斑竹和几棵水杉树。1921年冬,毛泽东以一师附小主事的身分,租了这栋房子——清水塘22号,作为党的秘密机关。杨开慧初期担任机关的机要和交通联络工作。

1925年2月,杨开慧随同毛泽东回到韶山,这是开慧第一次来到毛泽东的诞生地,这里的山山水水,茅屋草房,以及花草树木,她都感到特别亲切,她更关心和热爱这里的贫苦农民。按照当地风俗,她和毛泽东一起以“走人家”的形式,深入贫苦农民家里调查、谈心,了解他们的疾苦,启发他们的阶级觉悟,鼓励他们起来和地主豪绅进行斗争。

1921年冬天,毛泽东辞去第一师范22班的图文教员这一公职,集中精力从事革命活动。

开慧积极协助毛泽东创办农民夜校,在很短的时间里,韶山地区办起了二十来所农民夜校。她理着短发,穿着青衣短袄,领口露出一线洁净的白边;下穿灰色长裤,一双天足穿着白袜套布鞋,用通俗的语言,深入浅出地向农民宣传革命思想,传授文化科学知识。

1922年,杨开慧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她用“农民苦,农民苦,打了粮食交地主。年年忙,月月忙,田里场里仓里光”的歌谣,向农民指出农民长年累月的过着痛苦生活,决不是穷人的生辰八字不好,而是地主阶级剥削和压迫的结果。她从“洋油”、“洋火”讲到帝国主义对我们的侵略、压榨。她态度和蔼,端庄大方地对乡亲们说:“我们这个学校,不要大家念《三字经》、《千字文》,而是让大家学点用得着的东西,学点写字、算数的本领。还要让大家知道为什么我们农民总是忍饥挨饿的原因,让大家知道现在的世界是什么样子,它将来又会是什么样子......”

1922年5月,毛泽东同李立三、杨开慧到安源检查工作,发展组织。途经醴陵,毛泽东参观醴陵师范讲习所,向全体师生发表关于阶级斗争的3个小时的演讲。他参加安源工人俱乐部干部会,同夜校工人谈话,访问工人家庭,强调工人要加强团结,壮大组织。毛泽东还告诫党员要注意防止暴露党的组织。他在安源小住后返回长沙。同月,中共湘区执行委员会成立。毛泽东任书记,何叔衡、易礼容、李立三等为委员。区委机关仍设在长沙清水塘22号。这时,湘区党员已经发展到30多人。6月17日,毛泽东在长沙主持召开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长沙执行委员会改组大会。大会选出长沙执行委员会委员3人,毛泽东被选举为书记。

接着,她在黑板上写下两个大字:“手”、“脚”。她说:每个人都有两只手两只脚。我们的手是做事的,脚是走路的,也用脚劳动。如用脚车水、舂米,有时走路肩上还压着重担。可有的人手不劳动,脚不走路,出门三步也要别人前扶后送,用轿子抬着走。同样是手和脚步,为什么不一样?”

1922年10月24日,长子毛岸英出生。

开慧讲的这些通俗生动的内容,深深地吸引着乡亲们。此次回韶山,她还当过这年成立的中共韶山支部的4个支委毛新枚、庞叔侃、钟志申、李耿侯的入党介绍人。宣誓仪式就是在上屋场毛泽东卧室的小阁楼上秘密举行的。韶山地区建立了二十多个秘密农会以及公开的群众性革命组织----雪耻会。

1923年11月23日,杨开慧生下次子毛岸青。

1925年秋,毛泽东去广州,开慧于同年冬离开韶山前往广州协助毛泽东收集、整理资料,编写文稿,担任联络工作。家里没有请保姆,因此,开慧除了积极开展革命工作,还得照顾家务,抚养两个孩子,生活非常艰苦。

1924年5月10日至15日,中国共产党在上海召开中共中央执行委员会会议,会议作出《共产党在国民党内的工作问题决议案》、《工会问题决议案》、《党内组织和宣传教育问题决议案》等。会议总结了国共合作5个月以来的经验,提出国民党有左派和右派两派力量。会议指出,要以种种方法于思想和组织上巩固孙中山一派的左翼,强调在国民党中的工作以宣传为主,会议提出党的组织工作的重要性,说明产业工人是我们党的基础。会议决定设立中央机关报编辑委员会,在工农部内设立工会运动委员会。会议决定,毛泽东兼任中央组织部部长,罗章龙兼任中央宣传部部长,王菏波任中央工农部部长,向警予任中央妇女部部长。

1926年7月,北伐战争开始,7月攻克长沙,10月占领武汉。为了发展全国农民运动,配合北伐,10月毛泽东离开广州到武汉,12月17日,应邀由汉口返回长沙,参加和领导湖南省第一次农民代表大会和工人代表大会。杨开慧先回长沙,住在望麓园,协助毛泽东为全省农民运动作工作。

1924年6月初,杨开慧和母亲向振熙带着两个孩子从长沙到上海。毛泽东把家安在英租界慕尔鸣路与威海卫路交叉的甲秀里。杨开慧除担负家务外,还帮助毛泽东整理材料、誊写文稿等,并经常到小沙渡工人夜校去讲课。

大会结束后,毛泽东于1927年1月4日至2月5日深入湘潭、湘乡、衡山、醴陵、长沙等县,进行三十二天农民运动考察工作。开慧对大量的调查资料,进行了认真的选择和整理。

国民党上海执行部的右翼国民党人叶楚伧、戴季陶等人,视国民党内的共产党人为异己。他们最恨的是毛泽东,因为毛泽东遇事不肯迁就,极力反对他们的右派活动,成为他们推行反动政策的最大障碍。叶楚伧想尽办法,要把毛泽东赶走。毛泽东既在国民党内任职,又是中共中央局的委员秘书,公务繁重,终因身体不支.1924年12月,因工作过于劳累患病。经中共中央同意,年底,毛泽东偕杨开慧等回湖南养病。

2月,毛泽东和开慧先后到武昌,住在都府堤41号。在这里毛泽东写下了《湖南民运动考察报告》。同年3月,在《战士》周报上公开发表。当时,生活条件很艰苦,开慧由于工作忙,加上怀孕,身体不太好。但她仍然拒绝同志们要她单独开伙的建议,不搞特殊,和大家一起吃饭。她生下孩子后只二十来天,就又投入紧张的工作,协助毛泽东处理日常事务,经常工作到深夜。1927年4月27日至5月6日,中共五大在武昌召开。由于与陈独秀的意见相左,毛又一次"赋闲"。毛泽东和杨开慧默默登上武昌黄鹤楼,写《菩萨蛮.黄鹤楼》

1925年1月中旬,毛泽东同杨开慧携毛岸英、毛岸青到长沙板仓岳母家过春节。2月6日到韶山。回韶山后,毛泽东一边养病,一边做些社会调查。到朋友、同学、亲戚和左邻有舍农家走访,或邀请亲友到家中谈家常。他还访问了韶山一带的知名人士。3月,毛泽东组织秘密农民协会,并通过他们发展会员。4月,毛泽东通过杨开慧、李耿侯等发动进步教师,利用原来的公立学校、族校、祠堂等等,在韶山一带创办农民夜校。夜校除教农民识字、学珠算,还讲三民主义、国内外大事。毛泽东经常去夜校察看。到7月间,农民夜校发展到20多所。

茫茫九派流中国, 沉沉一线穿南北。 烟雨莽苍苍, 龟蛇锁大江。 黄鹤知何去? 剩有游人去。 把酒酹滔滔, 心潮逐浪高!

本年,韶山一带遭受大旱,正值青黄不接,地主乘机囤积居奇,高抬谷价。8月,毛泽东召集党支部和农协骨干开会,决定发动农民,迫使地主开仓平粜谷米。他派钟志申、庞叔侃与团防局长成胥生交涉。成胥生不肯,且把谷子偷运到银田镇,准备运往湘潭等地高价出售。毛泽东要毛福轩、毛新枚等率领数百农民携带锄头、扁担、箩筐,夜奔银田镇,阻止谷米出境。成胥生见人多势众,被迫将谷子平价卖给农民。这个期间,韶山永义亭、瓦子坪、如意亭等地都出现了平粜斗争,均取得胜利。8月28日,湖南省长赵恒惕得到成胥生关于毛泽东组织农民进行粮食平粜运动的密报,电令湘潭团防局派兵逮捕毛泽东。在湘潭县城里工作的银田镇人郭麓宾看到了赵恒惕的电令,即派当炊事员的侄子郭士奎,连夜赶了90里路到韶山给毛泽东去送信。当日,毛泽东在韶山党组织和群众的帮助下,离开韶山去长沙。8月底,毛泽东在长沙与中共湘区委员会的同志交换意见,建议湘区委多派同志前往广州学习,多派优秀同志到各县秘密组织农民协会,并发展国民党组织。9月上旬,毛泽东同准备到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第5期学习的学员由长沙动身赴广州。同去的还有毛泽东的小弟毛泽覃。9月中旬,毛泽东到广州,因身体极度虚弱,住东山医院进行短期疗养。

1957年,毛泽东写了一首诗--《蝶恋花.答李淑一》,热情赞颂杨开慧等烈士的革命精神。 他把曾同他患难与共的妻子比作“骄杨”。

毛泽东经长沙去广州后,杨开慧为了做完毛泽东在韶山未完成的工作,也为掩护毛泽东,决定暂时留在韶山。当晚团防局长成胥生探听到杨开慧还留在韶山,发誓要把她抓到手,向赵恒惕请功。杨开慧为了躲避敌人的追捕,带着两个孩子东奔西走。当她得知毛泽东安全抵达广州后,才和母亲、两个孩子于1925年12月经长沙到了广州。毛泽东把家安在广州市东山庙前西街38号,这是一座简陋的两层小楼,大门对着街道,萧楚女住楼下,毛泽东一家住楼上,《政治周报》的通汛社就设在这里。

1962年,当友人章士钊请教作者“骄杨”一词寓意时,毛泽东无限崇敬的说:“女子革命而丧其元,焉得不骄?!”稍后,当二儿岸青、二儿媳邵华请求父亲把《蝶恋花.答李淑一》手书给他们时,毛泽东当即铺氏握笔,沉思有顷后,挥笔题写:“我失杨花君失柳......”岸青邵华还当是父亲笔误,询问道:“爸爸,不是‘骄杨’吗?”毛泽东满怀爱慕和怀念之情道:“称‘杨花’也很贴切。”

1927年2月12日,毛泽东考察完湖南农民运动后到武昌。2月下旬,杨开慧带领毛岸英、毛岸青和保姆陈玉英到达武昌,住都府堤41号。

1962年11月,当烈士母亲92岁的向振熙老人病逝时,毛泽东立即致信烈士兄长杨开智:

4月4日下午,国民党中央农民运动讲习所在武汉举行开学典礼。同日,在武昌医院,杨开慧生下了第三个男孩毛岸龙。

得电惊悉杨老夫人逝世,十分哀痛。望你及你的夫人节哀。寄上500元,以为悼仪。葬仪,可以与杨开慧同志我的亲爱的夫人同穴。我们两家是一家,是一家,不分彼此。

8月9日,毛泽东出席中共中央临时政治局第一次会议。在讨论湖南秋收暴动时毛泽东发言说,“湖南省委和共产国际赴长沙巡视员提出的‘由湘南组织一师与南昌军力共同取粤’的计划,是很错误的,大家不应只看到一个广东,湖南也是很重要的,湖南民众组织比广东还要广大,所缺的是武装,现已适值暴动时期,更需要武装。”他说:“前不久我起草经常委通过的一个计划,要在湘南形成一个师的武装,占据五六县,形成一政治基础,发展全省的土地革命,纵然失败也不用去广东而应上山。”会议上,罗明纳兹提出,应改组湖南省委,派一得力同志去,提议毛泽东去湖南贯彻八七会议精神。会议决定,由毛泽东、彭公达回湖南传达八七会议精神,并全权负责改组湖南省委,指定彭公达为新省委书记。

权延赤据李银桥的回忆写成的《掌上千秋》有如下描述:

他再不曾闭眼。拾起又放下的是《楚辞》,拾起又放不下的是美好的记忆。杨开慧温柔娴静的面容,她那纯洁善良的微笑,她深邃的总是含着期待之色的眼睛,如此清晰地活跃在面前,当抚着她那娇小柔嫩的身体时,简直无法将这个身体同那名坚强的妇女运动的领袖、大革命时期最活路的女共产党员联系在一起。而事实上,她们又确实是同一个人。她就是这样集中了女性温柔和革命者坚强意志的两种品格的杨开慧。在那严酷的斗争中,在冷冰冰的世界里,她给予毛泽东脱去甲胄,获得宁静温馨放松身心的机会。她为他生育了三个孩子,却不曾拖累他一丝一毫。她好象生来就是为了奉献,不曾提过哪怕是一件小小的要求。没有,毛泽东无论如何想不起她生前提过什么要求,就是怀孕反应最厉害的时候,呕吐得满眼是泪,一旦和毛泽东目光相遇,她便会露出一种羞怯甜美的笑。不曾叫苦,甚至不曾说一句想吃什么的话。在家庭中她是贤妻良母,在革命活动中她是忠诚勇敢的战士。直到1930年牺牲,她不曾有一点动摇,一点委屈,就那么安静、坦然地走上了刑场……

一大颗泪珠在毛泽东眼角颤动闪耀,粘粘的,沉甸甸。他眨了一下眼,那晶亮的泪珠便一滚而下,噗地溅落在枕巾上。于是,更多的泪水小河一般随在其后流淌而下。他为一种负疚之心所折磨,他对自己的过去和家庭怀有负疚之心。特别是当他得知杨开慧一直活到1930年才被何健所杀害的确切消息后,那天他没吃晚饭,并且失眠了。他甚至朝第二个妻子贺珍发了一通无名之火。因为他为各种流言所惑,不明实情,在两年前已经与贺子珍结婚。而杨开慧却在两年后才牺牲。她的牺牲很大一个原因是由于她是毛泽东的夫人!

地下党支部同志寻找到杨开慧烈士为生养的儿子毛岸英和毛岸青时,身边工作人员曾悄悄议论毛泽东的家庭为革命作出的牺牲。毛泽东听到了,曾伤感地对卫士说:你们可以这样说,我不能这样说。对我来说,爱人和孩子为我作出了很大牺牲。我是对他们负疚的……


·上一篇文章:我军首任总司令——叶挺·下一篇文章:斯大林:辞世五十载 功过任评说

本文由金沙国际发布于神话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毛泽东恩师杨昌济之女,杨开慧随父亲迁往长沙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