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从利卡斯带了一群俘虏回来了,对得伊阿尼拉

赫拉克勒斯经历的最后一次冒险是讨伐俄卡利亚国王欧律托斯,以前 国王曾允诺凡是射箭胜过他和他儿子的人,可以娶他女儿伊俄勒为妻,可是 后来他又拒绝了。赫拉克勒斯为了报复他,召集了一支强大的军队,围困了 俄卡利亚,并攻破城池,打死了国王和他的三个儿子,俘虏了年轻美貌的伊 俄勒。 得伊阿尼拉在家里焦急地等待着丈夫的作战消息。这时王宫里发生一 阵欢呼声,一名使者飞奔回来,报告说:“你的丈夫,大获全胜,即将回来 了!他的仆人利卡斯正在向城外的人民宣布胜利的喜讯。赫拉克勒斯要推迟 几天才能回来,因为他在欧玻亚的刻奈翁半岛上准备给宙斯献祭。” 不久,随从利卡斯带了一群俘虏回来了。“问候你,尊贵的夫人。”他 对得伊阿尼拉说,“赫拉克勒斯的正义事业已经取得了胜利。我们攻占了城 池,抓获了一批俘虏。你的丈夫说,请你善待这些俘虏,尤其是这位跪在你 脚下的不幸女子。” 得伊阿尼拉同情地看着这位年轻的女子。她把姑娘从地上扶起来,说: “你是谁呢,可怜的女人?你好像还没有结婚,而且一定出身于高贵家庭! 利卡斯,告诉我,这位年轻姑娘的父亲是谁?” “我怎么知道呢?你为什么要问我呢?”利卡斯躲躲闪闪地回答,他的 表情透露出他似乎隐瞒了一桩秘密。“自然,这个女子,”利卡斯踌躇了一会 又说,“决不会出身于俄卡利亚的小户人家。” 听到这里,年轻的姑娘长叹一声,仍保持沉默。得伊阿尼拉感到奇怪, 但不便再问,只是叫人把姑娘送进内室,不要亏待她。利卡斯去执行她的吩 咐时,起先进来的那名使者走近女主人,悄悄地对他说:“得伊阿尼拉,你 不要相信利卡斯的话。他对你隐瞒了事情的真相。他曾经亲口说过,赫拉克 勒斯只是为了这位年轻的女子才讨伐俄卡利亚的。她就是伊俄勒,即欧律托 斯的女儿。赫拉克勒斯认识你以前,对她十分爱慕。她这次来可不是当你的 女佣,而是成了你的竞争对手。她是赫拉克勒斯的情妇。” 得伊阿尼拉十分悲伤。可是她马上又镇静下来,命令丈夫的仆人利卡 斯前来见她。利卡斯指着苍天向宙斯发誓,他说的都是真话,而且他确实不 知道姑娘的父亲到底是谁。得伊阿尼拉请求他别作弄她。“即使我可能责怪 丈夫的不忠,也决不会仇视这位姑娘,因为她从来没有伤害过我。我很同情 她,她的容貌给她招来了苦难,也毁了她的国家。”利卡斯见夫人如此通情

赫拉克勒斯经历的最后一次冒险是讨伐俄卡利亚国王欧律托斯,以前国王曾允诺凡是射箭胜过他和他儿子的人,可以娶他女儿伊俄勒为妻,可是后来他又拒绝了。赫拉克勒斯为了报复他,召集了一支强大的军队,围困了俄卡利亚,并攻破城池,打死了国王和他的三个儿子,俘虏了年轻美貌的伊俄勒。

赫拉克勒斯是希腊比较出名的人物,同样的他的结局最后也是比较凄惨的。下面是小编分享的关于赫拉克勒斯的故事,希望你喜欢!

达理,便把一切都告诉了她。得伊阿尼拉一点也没有责备他,只是让他稍等 片刻,她要为丈夫准备一件礼物,来回报他送给她这些俘虏。按照肯陶洛斯 人涅索斯临死前的吩咐,她把他的毒血制成血膏,藏在不见阳光的地方。她 以为那是无害的,只是一种唤回赫拉克勒斯的爱情和忠心的魔药。现在她悄 悄地钻进那间小房间,取出血膏,用羊毛沾着将它涂在一件珍贵的衣服上。 然后,她把衣服折起来,锁在一只漂亮的小盒子里。做完这一切后,得伊阿 尼拉把使用过的羊毛随手扔在地上,然后走到外面,把礼物交给仆人利卡斯。 “请把这件衣服带给我的丈夫,”她吩咐道,“这是我亲自缝制的。除了 他以外,谁也不能穿这件衣服。他在穿这件衣服祭拜神衹前,不能把它放在 火旁或阳光底下,这是我的愿望。我交给你一枚戒指作为信物,他就会知道 这确实是我真实的口信。” 利卡斯答应照她的吩咐去做。他带着礼物赶到欧玻亚,送给准备献祭 的主人。过了几天,赫拉克勒斯和得伊阿尼拉所生的长子许罗斯前去看望父 亲,他要说服父亲迅速回家。得伊阿尼拉偶然走进盛放血膏的小房间,看见 地上涂过魔药的羊毛在阳光下已化为灰烬,不禁大吃一惊,预感事情不妙。 她吓得在宫里团团转,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儿子许罗斯终于回来了,可是身旁却没有父亲。“唉,母亲哟,”他充 满仇视地对母亲叫喊着,“我真希望世界上从来就没有你,希望你从来就不 是我的母亲!”她听了儿子的话,吃了一惊,连忙问道:“孩子,你这是怎么 啦?” “我刚从刻奈翁回来,母亲,”儿子抽泣着说,“正是你毁了父亲的生命!” 得伊阿尼拉面色惨白,但仍镇静地问他:“这是谁告诉你的,我的儿子? 谁敢诬蔑我做下这种伤天害理的事?”“不,没有人告诉我,是我亲眼看到 父亲的悲惨结局,”儿子说。 “我在刻奈翁遇到他时,他正忙着宰杀牲口,准备给宙斯献祭。这时利 卡斯来了,他带来了你的礼物,那是一件该受诅咒的衣服。父亲立刻把它穿 在身上,对这件漂亮的衣服他很喜欢。他开始献祭。那天一共宰了十二头公 牛。开始时,父亲十分安详地做着祷告。但是,当祭坛上的火焰升腾时,他 浑身冒出了豆粒大的汗珠,那件紧身衣像是用铁铸在他身上的一样,他一阵 阵颤抖,好像毒蛇在咬他似的。父亲大声呼唤利卡斯。利卡斯其实是无辜的, 他忠实地转交了你的那件有毒的紧身衣。利卡斯来了,他重复了一遍你吩咐 他的话。父亲马上抓住他,把他在海滨的岩石上摔死,又把他的骨尸扔进大 海。他疯狂的举动使人不敢靠近他。他在地上痛苦地嚎叫打滚,然后又突然 跳了起来。他诅咒你和你们的婚姻。最后,他对着我喊道:‘儿子,如果你 同情父亲的话,那就赶快送我上船回去。我不能死在异乡。’我们将他抬到 船上,他痛苦得大声吼叫,但总算回到了故乡。你马上就能看到他,不是活 着,就是死了。这就是你于的好事,母亲,你可耻地谋害了人间最伟大的英

得伊阿尼拉在家里焦急地等待着丈夫的作战消息。这时王宫里发生一阵欢呼声,一名使者飞奔回来,报告说:"你的丈夫,大获全胜,即将回来了!他的仆人利卡斯正在向城外的人民宣布胜利的喜讯。赫拉克勒斯要推迟几天才能回来,因为他在欧玻亚的刻奈翁半岛上准备给宙斯献祭。"

希腊神话故事大全:赫拉克勒斯和涅索斯

不久,随从利卡斯带了一群俘虏回来了。"问候你,尊贵的夫人。"他对得伊阿尼拉说,"赫拉克勒斯的正义事业已经取得了胜利。我们攻占了城池,抓获了一批俘虏。你的丈夫说,请你善待这些俘虏,尤其是这位跪在你脚下的不幸女子。"

赫拉克勒斯从卡吕冬来到特拉奇斯的朋友刻宇克斯那里。一路上,赫拉克勒斯经历了一生中最危险的事。他来到奥宇埃诺斯河时,看到肯陶洛斯人涅索斯。涅索斯每次都向来回的旅客索要渡河费。他是用双手把来往行人抱着过河的。涅索斯认为拿这笔钱是对得起良心的,因为神祗们相信他诚实,才把这任务交给他的。赫拉克勒斯自然用不着他的帮助,他迈开大步,涉水而过。妻子得伊阿尼拉却需要涅索斯的帮助。他将赫拉克勒斯的妻子放在肩头带她过河。

得伊阿尼拉同情地看着这位年轻的女子。她把姑娘从地上扶起来,说:"你是谁呢,可怜的女人?你好像还没有结婚,而且一定出身于高贵家庭!利卡斯,告诉我,这位年轻姑娘的父亲是谁?"

得伊阿尼拉年轻漂亮,涅索斯在河中被她迷住了,竟用手在她身上乱摸起来。赫拉克勒斯在对岸突然听到妻子的呼叫声,定睛一看,发现这个半人半马的怪物侮辱他的妻子,不由得心头火起。他连忙从箭袋中抽出箭来,在涅索斯上岸时,一箭射去,把他射倒在地上。得伊阿尼拉挣脱了肯陶洛斯人的手臂,朝丈夫那里急步奔去。这时垂死的涅索斯仍然不忘报复,他朝她呼喊,欺骗她说:“听着,俄纽斯的女儿!你是我抱着渡河的最后一个人,所以你有掩埋我尸体的责任。你把我的伤口中流出来的最后一滴血保留起来!它会起到神奇的作用。你要是用它涂抹你丈夫的衣服,那么从此以后,除了你以外,他再也不会爱上另一个女人!”涅索斯说完这些居心险恶的话就死了。得伊阿尼拉虽说从来也不会怀疑丈夫对自己的忠诚和爱情,可是仍用一只杯子接过肯陶洛斯人的最后一滴血,并保存起来。赫拉克勒斯一点儿也不知道。他们经历了别的一些冒险后,终于找到了朋友刻宇克斯。他是帖撒利的国王,很友好地接待了赫拉克勒斯夫妇,让他们和他住在一起。

随从利卡斯带了一群俘虏回来了,对得伊阿尼拉说。"我怎么知道呢?你为什么要问我呢?"利卡斯躲躲闪闪地回答,他的表情透露出他似乎隐瞒了一桩秘密。"自然,这个女子,"利卡斯踌躇了一会又说,"决不会出身于俄卡利亚的小户人家。"

希腊神话故事:赫拉克勒斯的结局

听到这里,年轻的姑娘长叹一声,仍保持沉默。得伊阿尼拉感到奇怪,但不便再问,只是叫人把姑娘送进内室,不要亏待她。利卡斯去执行她的吩咐时,起先进来的那名使者走近女主人,悄悄地对他说:"得伊阿尼拉,你不要相信利卡斯的话。他对你隐瞒了事情的真相。他曾经亲口说过,赫拉克勒斯只是为了这位年轻的女子才讨伐俄卡利亚的。她就是伊俄勒,即欧律托斯的女儿。赫拉克勒斯认识你以前,对她十分爱慕。她这次来可不是当你的女佣,而是成了你的竞争对手。她是赫拉克勒斯的情妇。"

赫拉克勒斯经历的最后一次冒险是讨伐俄卡利亚国王欧律托斯,以前国王曾允诺凡是射箭胜过他和他儿子的人,可以娶他女儿伊俄勒为妻,可是后来他又拒绝了。赫拉克勒斯为了报复他,召集了一支强大的军队,围困了俄卡利亚,并攻破城池,打死了国王和他的三个儿子,俘虏了年轻美貌的伊俄勒。

得伊阿尼拉十分悲伤。可是她马上又镇静下来,命令丈夫的仆人利卡斯前来见她。利卡斯指着苍天向宙斯发誓,他说的都是真话,而且他确实不知道姑娘的父亲到底是谁。得伊阿尼拉请求他别作弄她。"即使我可能责怪丈夫的不忠,也决不会仇视这位姑娘,因为她从来没有伤害过我。我很同情她,她的容貌给她招来了苦难,也毁了她的国家。"利卡斯见夫人如此通情达理,便把一切都告诉了她。得伊阿尼拉一点也没有责备他,只是让他稍等片刻,她要为丈夫准备一件礼物,来回报他送给她这些俘虏。按照肯陶洛斯人涅索斯临死前的吩咐,她把他的毒血制成血膏,藏在不见阳光的地方。她以为那是无害的,只是一种唤回赫拉克勒斯的爱情和忠心的魔药。现在她悄悄地钻进那间小房间,取出血膏,用羊毛沾着将它涂在一件珍贵的衣服上。然后,她把衣服折起来,锁在一只漂亮的小盒子里。做完这一切后,得伊阿尼拉把使用过的羊毛随手扔在地上,然后走到外面,把礼物交给仆人利卡斯。

得伊阿尼拉在家里焦急地等待着丈夫的作战消息。这时王宫里发生一阵欢呼声,一名使者飞奔回来,报告说:“你的丈夫,大获全胜,即将回来了!他的仆人利卡斯正在向城外的人民宣布胜利的喜讯。赫拉克勒斯要推迟几天才能回来,因为他在欧玻亚的刻奈翁半岛上准备给宙斯献祭。”

"请把这件衣服带给我的丈夫,"她吩咐道,"这是我亲自缝制的。除了他以外,谁也不能穿这件衣服。他在穿这件衣服祭拜神衹前,不能把它放在火旁或阳光底下,这是我的愿望。我交给你一枚戒指作为信物,他就会知道这确实是我真实的口信。"

不久,随从利卡斯带了一群俘虏回来了。“问候你,尊贵的夫人。”他对得伊阿尼拉说,“赫拉克勒斯的正义事业已经取得了胜利。我们攻占了城池,抓获了一批俘虏。你的丈夫说,请你善待这些俘虏,尤其是这位跪在你脚下的不幸女子。”

利卡斯答应照她的吩咐去做。他带着礼物赶到欧玻亚,送给准备献祭的主人。过了几天,赫拉克勒斯和得伊阿尼拉所生的长子许罗斯前去看望父亲,他要说服父亲迅速回家。得伊阿尼拉偶然走进盛放血膏的小房间,看见地上涂过魔药的羊毛在阳光下已化为灰烬,不禁大吃一惊,预感事情不妙。她吓得在宫里团团转,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得伊阿尼拉同情地看着这位年轻的女子。她把姑娘从地上扶起来,说:“你是谁呢,可怜的女人?你好像还没有结婚,而且一定出身于高贵家庭!利卡斯,告诉我,这位年轻姑娘的父亲是谁?”

儿子许罗斯终于回来了,可是身旁却没有父亲。"唉,母亲哟,"他充满仇视地对母亲叫喊着,"我真希望世界上从来就没有你,希望你从来就不是我的母亲!"她听了儿子的话,吃了一惊,连忙问道:"孩子,你这是怎么啦?"

“我怎么知道呢?你为什么要问我呢?”利卡斯躲躲闪闪地回答,他的表情透露出他似乎隐瞒了一桩秘密。“自然,这个女子,”利卡斯踌躇了一会又说,“决不会出身于俄卡利亚的小户人家。”

"我刚从刻奈翁回来,母亲,"儿子抽泣着说,"正是你毁了父亲的生命!"

听到这里,年轻的姑娘长叹一声,仍保持沉默。得伊阿尼拉感到奇怪,但不便再问,只是叫人把姑娘送进内室,不要亏待她。利卡斯去执行她的吩咐时,起先进来的那名使者走近女主人,悄悄地对他说:“得伊阿尼拉,你不要相信利卡斯的话。他对你隐瞒了事情的真相。他曾经亲口说过,赫拉克勒斯只是为了这位年轻的女子才讨伐俄卡利亚的。她就是伊俄勒,即欧律托斯的女儿。赫拉克勒斯认识你以前,对她十分爱慕。她这次来可不是当你的女佣,而是成了你的竞争对手。她是赫拉克勒斯的情妇。”

得伊阿尼拉面色惨白,但仍镇静地问他:"这是谁告诉你的,我的儿子?谁敢诬蔑我做下这种伤天害理的事?""不,没有人告诉我,是我亲眼看到父亲的悲惨结局,"儿子说。"我在刻奈翁遇到他时,他正忙着宰杀牲口,准备给宙斯献祭。这时利卡斯来了,他带来了你的礼物,那是一件该受诅咒的衣服。父亲立刻把它穿在身上,对这件漂亮的衣服他很喜欢。他开始献祭。那天一共宰了十二头公牛。开始时,父亲十分安详地做着祷告。但是,当祭坛上的火焰升腾时,他浑身冒出了豆粒大的汗珠,那件紧身衣像是用铁铸在他身上的一样,他一阵阵颤抖,好像毒蛇在咬他似的。父亲大声呼唤利卡斯。利卡斯其实是无辜的,他忠实地转交了你的那件有毒的紧身衣。利卡斯来了,他重复了一遍你吩咐他的话。父亲马上抓住他,把他在海滨的岩石上摔死,又把他的骨尸扔进大海。他疯狂的举动使人不敢靠近他。他在地上痛苦地嚎叫打滚,然后又突然跳了起来。他诅咒你和你们的婚姻。最后,他对着我喊道:'儿子,如果你同情父亲的话,那就赶快送我上船回去。我不能死在异乡。'我们将他抬到船上,他痛苦得大声吼叫,但总算回到了故乡。你马上就能看到他,不是活着,就是死了。这就是你于的好事,母亲,你可耻地谋害了人间最伟大的英雄!"

得伊阿尼拉十分悲伤。可是她马上又镇静下来,命令丈夫的仆人利卡斯前来见她。利卡斯指着苍天向宙斯发誓,他说的都是真话,而且他确实不知道姑娘的父亲到底是谁。得伊阿尼拉请求他别作弄她。“即使我可能责怪丈夫的不忠,也决不会仇视这位姑娘,因为她从来没有伤害过我。我很同情她,她的容貌给她招来了苦难,也毁了她的国家。”利卡斯见夫人如此通情达理,便把一切都告诉了她。得伊阿尼拉一点也没有责备他,只是让他稍等片刻,她要为丈夫准备一件礼物,来回报他送给她这些俘虏。按照肯陶洛斯人涅索斯临死前的吩咐,她把他的毒血制成血膏,藏在不见阳光的地方。她以为那是无害的,只是一种唤回赫拉克勒斯的爱情和忠心的魔药。现在她悄悄地钻进那间小房间,取出血膏,用羊毛沾着将它涂在一件珍贵的衣服上。然后,她把衣服折起来,锁在一只漂亮的小盒子里。做完这一切后,得伊阿尼拉把使用过的羊毛随手扔在地上,然后走到外面,把礼物交给仆人利卡斯。

得伊阿尼拉对儿子的责备没有辩解。她绝望地离开了他。有几人仆人听她说过涅索斯送给她的那种爱情魔药,他们告诉了这个孩子,说他在忿怒中错怪了母亲。儿子听说后急忙朝不幸的母亲追去。可是他来得太晚了。得伊阿尼拉直挺挺地躺在丈夫的床上,死了。她的胸口上放着一把利剑。儿子伏在母亲的身旁,痛哭着抱住母亲的尸体,为自己过激的语言深深地感到后悔。突然,他听说父亲回到了宫殿,吓得连忙跳起身来。

“请把这件衣服带给我的丈夫,”她吩咐道,“这是我亲自缝制的。除了他以外,谁也不能穿这件衣服。他在穿这件衣服祭拜神祗前,不能把它放在火旁或阳光底下,这是我的愿望。我交给你一枚戒指作为信物,他就会知道这确实是我真实的口信。”

"儿子,"赫拉克勒斯大声地叫着,"儿子,你在哪里呀?拔出宝剑来,对准你的父亲,对准我的脖子,杀死我吧!这样才能解脱你的母亲赐予我的痛苦!"然后,他又绝望地转向站在一旁的人,向他们伸出双手,大声地说:"没有一杆长矛,没有一头野兽,没有一支巨人的队伍能够制服我。可是一个女人的手却征服了我!我的儿子哟,杀死我吧,然后再去惩罚你的母亲!"

利卡斯答应照她的吩咐去做。他带着礼物赶到欧玻亚,送给准备献祭的主人。过了几天,赫拉克勒斯和得伊阿尼拉所生的长子许罗斯前去看望父亲,他要说服父亲迅速回家。得伊阿尼拉偶然走进盛放血膏的小房间,看见地上涂过魔药的羊毛在阳光下已化为灰烬,不禁大吃一惊,预感事情不妙。她吓得在宫里团团转,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当许罗斯告诉他,母亲是无意之中害了他,并且为了抵罪,已经拔刀自尽了。赫拉克勒斯顿时惊呆了,由悲愤转为悲哀。他立即让儿子许罗斯同他以前爱过,并成了他的俘虏的伊俄勒结婚。因为特尔斐的神谕中说,赫拉克勒斯必将死在特拉奇斯地方的俄塔山上,所以他不顾身体疼痛,仍然叫人把自己抬到俄塔山的山顶上。他又叫人架起了一堆木柴,把他搁在木柴堆上,并命令点火,可是没人愿意执行这一命令。最后,经不住他再三恳求,他的朋友菲罗克忒忒斯看到他痛苦难忍,才站出来准备点火。赫拉克勒斯为感谢他,特地把自己战无不胜的弓箭送给他。木柴刚被点燃,天上就闪起了闪电,助长了火势。最后,降下一朵祥云,在隆隆的雪声中将这位不朽的英雄送到奥林匹斯圣山。当木柴烧成灰烬时,伊俄拉俄斯和别的一些朋友准备捡拾他的遗骨,然而他们什么也没有找到。毫无疑问,赫拉克勒斯应了神衹的忏语,他已从凡人变成了天神。他们给他献祭,尊奉他为神衹。后来,所有的希腊人都把他当神来崇拜。

儿子许罗斯终于回来了,可是身旁却没有父亲。“唉,母亲哟,”他充满仇视地对母亲叫喊着,“我真希望世界上从来就没有你,希望你从来就不是我的母亲!”她听了儿子的话,吃了一惊,连忙问道:“孩子,你这是怎么啦?”

在天上,他碰到女友雅典娜。她把这位英雄引入诸神的行列。赫拉宽恕了他,还把自己的女儿赫柏嫁给了他。赫柏是永恒的青春女神,他们住在奥林匹斯圣山上,生育了很多美丽的永生的孩子。

金沙国际,“我刚从刻奈翁回来,母亲,”儿子抽泣着说,“正是你毁了父亲的生命!”

得伊阿尼拉面色惨白,但仍镇静地问他:“这是谁告诉你的,我的儿子?谁敢诬蔑我做下这种伤天害理的事?”“不,没有人告诉我,是我亲眼看到父亲的悲惨结局,”儿子说。“我在刻奈翁遇到他时,他正忙着宰杀牲口,准备给宙斯献祭。这时利卡斯来了,他带来了你的礼物,那是一件该受诅咒的衣服。父亲立刻把它穿在身上,对这件漂亮的衣服他很喜欢。他开始献祭。那天一共宰了十二头公牛。开始时,父亲十分安详地做着祷告。但是,当祭坛上的火焰升腾时,他浑身冒出了豆粒大的汗珠,那件紧身衣像是用铁铸在他身上的一样,他一阵阵颤抖,好像毒蛇在咬他似的。父亲大声呼唤利卡斯。利卡斯其实是无辜的,他忠实地转交了你的那件有毒的紧身衣。利卡斯来了,他重复了一遍你吩咐他的话。父亲马上抓住他,把他在海滨的岩石上摔死,又把他的骨尸扔进大海。他疯狂的举动使人不敢靠近他。他在地上痛苦地嚎叫打滚,然后又突然跳了起来。他诅咒你和你们的婚姻。最后,他对着我喊道:儿子,如果你同情父亲的话,那就赶快送我上船回去。我不能死在异乡。我们将他抬到船上,他痛苦得大声吼叫,但总算回到了故乡。你马上就能看到他,不是活着,就是死了。这就是你于的好事,母亲,你可耻地谋害了人间最伟大的英雄!”

得伊阿尼拉对儿子的责备没有辩解。她绝望地离开了他。有几人仆人听她说过涅索斯送给她的那种爱情魔药,他们告诉了这个孩子,说他在忿怒中错怪了母亲。儿子听说后急忙朝不幸的母亲追去。可是他来得太晚了。得伊阿尼拉直挺挺地躺在丈夫的床上,死了。她的胸口上放着一把利剑。儿子伏在母亲的身旁,痛哭着抱住母亲的尸体,为自己过激的语言深深地感到后悔。突然,他听说父亲回到了宫殿,吓得连忙跳起身来。

“儿子,”赫拉克勒斯大声地叫着,“儿子,你在哪里呀?拔出宝剑来,对准你的父亲,对准我的脖子,杀死我吧!这样才能解脱你的母亲赐予我的痛苦!”然后,他又绝望地转向站在一旁的人,向他们伸出双手,大声地说:“没有一杆长矛,没有一头野兽,没有一支巨人的队伍能够制服我。可是一个女人的手却征服了我!我的儿子哟,杀死我吧,然后再去惩罚你的母亲!”

当许罗斯告诉他,母亲是无意之中害了他,并且为了抵罪,已经拔刀自尽了。赫拉克勒斯顿时惊呆了,由悲愤转为悲哀。他立即让儿子许罗斯同他以前爱过,并成了他的俘虏的伊俄勒结婚。因为特尔斐的神谕中说,赫拉克勒斯必将死在特拉奇斯地方的俄塔山上,所以他不顾身体疼痛,仍然叫人把自己抬到俄塔山的山顶上。他又叫人架起了一堆木柴,把他搁在木柴堆上,并命令点火,可是没人愿意执行这一命令。最后,经不住他再三恳求,他的朋友菲罗克忒忒斯看到他痛苦难忍,才站出来准备点火。赫拉克勒斯为感谢他,特地把自己战无不胜的弓箭送给他。木柴刚被点燃,天上就闪起了闪电,助长了火势。最后,降下一朵祥云,在隆隆的雪声中将这位不朽的英雄送到奥林匹斯圣山。当木柴烧成灰烬时,伊俄拉俄斯和别的一些朋友准备捡拾他的遗骨,然而他们什么也没有找到。毫无疑问,赫拉克勒斯应了神祗的忏语,他已从凡人变成了天神。他们给他献祭,尊奉他为神祗。后来,所有的希腊人都把他当神来崇拜。

在天上,他碰到女友雅典娜。她把这位英雄引入诸神的行列。赫拉宽恕了他,还把自己的女儿赫柏嫁给了他。赫柏是永恒的青春女神,他们住在奥林匹斯圣山上,生育了很多美丽的永生的孩子。

本文由金沙国际发布于神话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随从利卡斯带了一群俘虏回来了,对得伊阿尼拉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