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把乌拉尼娅的话传到了塔茜巴和比拉穆的父

转眼间,几年过去了,比拉穆长成了一个高大英俊的小伙子,塔茜巴长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美丽姑娘。小时候的友谊在他们的心中升华为一种深厚的爱。

在幼发拉底河西岸,有个地方长着一棵樱桃树,树上结满了血红色的樱桃。过去这棵树上结出的樱桃,始终是雪白色的,后来怎么又变红呢?其中有一段故事。 从前在离巴比伦城墙不远的地方,住着两户人家:比拉穆的一家人和塔茜巴的一家人:两家的房子连在一起,中间只隔着一堵山墙。靠墙这边的一问屋子,是比拉穆的卧室;靠山墙边的一间屋子,是塔茜巴的卧室。两家门前共有一个大院子。 比拉穆生得眉清目秀,休态端庄,全城的男孩子,谁都没有他的英俊。爱和美的女神,把塔茜巴塑造成一个美貌聪颖、心地善良的女孩子。他们自小就成了一对要好的小伙伴,天天从早到晚一起在‘前的院子里玩耍,一时一刻也不离开。 转眼问几年过去子,比拉穆长成一个壮实的小伙子,塔茜巴长成一个丰满的姑娘。他们觉得从前的友爱已经发生了变化,另一种爱悄悄爬上心头。 白天.比拉穆和塔茜巴形影不离;晚上,当夜幕降临以后,他们就走到一个地方去秘密相会,直到很晚时才分开。他们怀着甜蜜的希望进入梦乡,憧憬着未来的幸福生活。 一天,嫉妒女神经过巴比伦城,发现了这对热的年轻人,心中马上涌起醋意,她仇视比拉穆和塔茜巴的纯沽爱情,发誓要将他们拆散。她变作一个名叫乌拉尼娅的姑娘,住进砌在高处的一个房子里,窥视着比拉穆和塔茜巴每天晚上会面的地方。乌拉尼娅看见他们两个在热烈地亲吻,听见他们两个在密密细语,心里嫉妒得要命,开始施用诡计。 乌拉尼娅走东家,串西家,加油添醋地把比拉穆和塔茜巴幽会的事情告诉每一个女孩子、妇女们又互相传活,传来传去,终于把乌拉尼娅的话传到了塔茜巴和比拉穆的父亲的耳朵里。他们大吃一惊,因为巴比伦的男女青年,半时不准相会,更不准谈情说爱,只有在结婚庙会上才有机会选择酉己偶. 两个父亲都认为比拉穆和塔茜巴破坏巴比伦人的习俗.玷污了巴比伦的道德,感到蒙受,莫大的耻辱。 两个父亲赶快跑到比拉穆和塔茜巴幽会的地方,看见他们正在拥抱、接吻,简直气昏子塔茜巴的父亲冲过去,一把抓住她乌黑的头发,把她拖回家。比拉穆的父亲扑过去,一脚把儿子踢倒在地。比拉穆刚刚爬起来,又被一脚踢倒两个冷酷无情的父亲,暴怒无比,不许比拉穆和塔茜巴以后再会面。塔茜巴哀求父亲允许她的比拉穆结婚可是心冷如铁的父亲给她的回答是更加凶狠的拷打和折磨.毫不理会她的哀求和眼泪,就连塔茜巴的妈妈和姐妹i的求情也没有使他回心转意。塔茜巴瘫倒在父亲的面前,简直小知道陔怎样活下去。 比拉穆在家里遭到,和塔茜巴栩同的命运,没有人同情他的爱情。他清求让他和他心爱的人结婚,家里人准也不怜悯他、?这对情人没有在失败面前低多,爱情激励着他们要努力躲开两个冷酷的父亲的监督,重新桐会在一起,比拉穆和塔茜巴同时想到子个办法,他的卧室之间只隔着一道薄薄的墙壁呀!比拉穆动手从这边挖。塔茜巴动手从那边挖,很快就在墙壁上挖开了一个别人不易觉察的小洞一他们兴奋地坐在小洞的两边,对着洞口叙说心中的痛苦和爱慕之情。这个小小的洞口,成了他们爱情的桥梁,把两个被分割开来的情人重新聚合在一起。 从此以后,每到晚上,比拉穆和塔茜巴就隔着墙在小洞旁相会,对洞口彻夜交谈.互叙衷肠,直到天快亮的时候,才各自吻一吻小洞,痛苦地告别,盼望下一次聚会的到来。 过了一些时候,比拉穆和塔茜巴都感到借助小洞的相会很不满足,想找到新的约会办法,他们商定,趁家人不注意时,悄悄走出家门,骗过把守城的卫兵,溜到城外,逃进大沙漠里,在尼努斯国王的坟墓那里相会。 夜深人静,塔茜巴悄悄地从床上爬起来,把比拉穆送给她的一条白色丝蒙到头上,着墙壁摸到院子的大门旁边。她跨出大门,心里很高兴,不由得加快脚步,很快来到了城门跟前。前面就是沙漠!塔茜巴看着守城门的卫兵,不知道如何才能走出城去。 这时,爱与美的女神从天上看到的她的难处,便派一个仙女给她解难。仙女来到卫兵们中间,给他们唱歌,吹笛子,卫兵们被仙女的美貌和才艺吸引住了,把守城的事抛到脑后。塔茜巴乘这个机会,像猴子一样敏捷地穿过黑暗,溜出城门。 塔蓠巴小心翼翼地朝前走,胸口咚咚直跳,爱情给她力量。驱除-她心中对黑夜的恐惧,鼓舞她走到与比拉穆相会地方。 尼努斯国王的墓地靠近森林,墓地长着一棵大樱桃树,树枝上长着许多樱桃,一个个自得透明,如同雪球一般。樱桃树旁有一眼清泉,就像蜂蜜一样清凉甘甜。 塔茜巴朝泉水俯下身子,捧起一捧泉水洗了,洗脸,又捧起一捧泉水送进干渴的喉咙,然后坐在樱桃树下,焦急地等待比拉穆的到来,她刚刚坐下,突然听见从森林里传来了可怕的狮子吼声,吓得她全身发抖,慌慌张张乱跑起来,一直跑到一片森林里,躲进一丛小树问。塔茜巴躲起来后,才发现头上的白丝巾在奔跑中丢失子。 一头母狮走出森林,朝樱桃树旁边的泉水走去,这头母狮刚吃掉了一头公,口二舌燥。它喝足了泉水,转身返回森林时,发现了塔茜巴丢在沙地上的白丝巾。它大吼一声扑了过去。用沾满公牛鲜血的利爪和剑齿,把白丝巾撕得粉碎。变成碎片的白丝巾,上面留下公,十的鲜血母狮子走进森林后,比拉穆怀着与情人栩会的美好愿望来到尼努斯国王的基地他露颐朽盼.东找两习。不见塔茜巴的踪影。突然,比拉穆看见了丢在沙地上的白丝已经被撕得粉碎,上面沾满子鲜血。比拉穆发疯地喊叫起来,他以为塔茜巴已经被野兽吃掉了,什么都没有剩下,就落下这条破碎的白丝巾。 比拉穆双手捶打着胸脯和脑袋.大声喊着:可恨的黑夜呀,你已经亲眼看到我心爱的塔茜巴死,现在你还要看到她凄惊可悲的情人也要死吗? 该死的黑夜呀,塔茜巴比我更应该活着。可是你,还自命运之神与死神,你们都是凶残的野兽,你们一点也不怜悯被你们杀死的姑娘的心啊!¨ 亲爱的塔茜巴,不是他们杀你,是我把你从温暖的家里到这个可怕的地方来的,我为什么不先到?塔茜巴,如果我先到,你绝不会被野瞎吃掉的,隧残的野兽们,你们在哪里?你们在哪里?你们来吧,来把我撕碎吧,是我害塔茜巴,我应当被吃掉。野兽们,来吧! 塔茜西已经死子,我不能再等待,我也要死。没有我亲爱的塔茜巴,我一刻也能活。死神,你来吧,我是个勇敢的人.我要去找塔茜巴! 比拉穆弯腰拾起沾满鲜血的自纱巾,回到樱桃树下。他吻着自纱巾,泪水流在自纱巾匕他掏出.带有锯齿的匕首。插进了自己的胸膛,然后拔出来扔到一一边,接着身子歪,便靠在樱桃树的树于上。比拉穆胸小殷红的鲜血,滴到树干一流进树梃里,树根吮吸,鲜亦.白色的樱桃立刻改变颜色。变成缀色。 鲜血不停地从比拉穆的胸膛里往外涌,他紧紧地把白丝抓在胸前。比拉穆快要死了,可是塔茜巴这时却还隐藏在小树丛中,对外面发生的事情一点也不知道。在她确信母狮已经走以后,才快步跑去和情人相会,担心自己来晚了。她一边跑,一边用眼睛搜寻樱桃树的剧围。 塔茜巴首先看到树上的樱树。咦!奇怪,我才离开没有多久,雪白的樱桃怎么突然变成了血红色的呢?她不明白,以为跑错了地方。不对,没错,这就是尼努斯墓地,我还在樱桃旁的寻眼清泉里洗过脸躺在树下不动的那个东西是什么呢?塔茜巴走近一看,不由得惊呆了。啊!是比拉穆,亲爱的比拉穆!塔茜巴发疯地扑到比拉穆的身上,拥抱他,亲吻他,泪水和他的鲜血流在一起: 塔茜巴悲痛欲绝地喊道:比拉穆,比拉穆,亲爱的!最亲爱的!你回答我,我是你的塔茜巴呀!你抬起头来。睁开眼,看看我吧,看看我吧! 热泪洒在比拉穆的身体上,比拉穆微微颤抖了一下。睁开了双眼,眼里饱含着爱恋和温情看子塔茜巴最后一眼,然后又合下了。 塔茜巴扑倒在地上,又哭又喊。她翻动比拉穆僵硬的身体,期望能使他回生。塔茜巴的手碰到了比拉穆胸前的那条被鲜血染红的白丝巾,直到死后他还紧紧捏着它。 塔茜巴突然发现子比拉穆扔掉的那把匕首,她一下子全明白了,发疯地喊道:比拉穆,是我害了你,是我的白纱巾害了你!比拉穆呀,我是罪人!你为了爱把匕首捅进了自己的胸膛.流尽了鲜。爱也会给我同样的力量。亲爱的人呀,我现在就去追赶你,你等等我吧! 我的爸爸呀,我亲爱的比拉穆的爸爸呀,你们的两个孩子向你们恳求:我们死后不要把我们分开,请把我们葬在一起吧! 我们活着的时候不能在一起,死后要在一起。 可怜的樱桃树呀,你亲眼有看到我的情人的死,你马上也要看到我的死。我们一对情人用鲜血浇灌你的果实,你让樱桃永远鲜红吧!塔茜巴说着拾起匕酋,把匕首插进-自己的胸膛,鲜血顿时喷涌出来,流到子比拉穆的身上. 风神为这对情人哭泣,它把塔茜巴的呼声和恳求传到众神的耳朵里,传到了两个父亲的耳朵里。众神分同情塔茜西和比拉穆的遭遇,把他们俩个的魂灵聚集在一起,送进天堂,那里望远是光明.望远是欢乐 两个父亲也很悲伤,他们把两个纯洁的尸体火化了,把骨灰装进一个罐子里.埋在一座坟墓里,并在坟墓的剐围种满花草: 自从比拉穆和塔茜巴死去的那一天起,樱桃花树结出的樱桃,不再是雪白的,而是鲜红色的子,像他们俩人的鲜血一样鲜红。

尼努斯国王的墓地靠近森林,墓地长着一棵大樱桃树,树枝上长着许多樱桃,一个个自得透明,如同雪球一般。樱桃树旁有一眼清泉,就像蜂蜜一样清凉甘甜。

过了一段日子以后,比拉穆和塔茜巴都不满足借助小洞的相会了,想找到新的约会办法。他们商定,趁家人不注意时,悄悄走出家门,骗过把守城门的卫兵,溜到城外,逃进大沙漠里,在尼努斯国王的坟墓那里相会。

“该死的黑夜呀,塔茜巴比我更应该活着。可是你,还自命运之神与死神,你们都是凶残的野兽,你们一点也不怜悯被你们杀死的姑娘的心啊!¨

“亲爱的塔茜巴,是我害了你,是我让你从温暖的家里到这个可怕的地方来的。我为什么不先到 如果我先到了,你绝不会被野兽吃掉的。你死了,现在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我不能再等待了,我也要死。死神,你来吧,我是个勇敢的人,我要去找塔茜巴。”

乌拉尼娅走东家,串西家,加油添醋地把比拉穆和塔茜巴幽会的事情告诉每一个女孩子、妇女们又互相传活,传来传去,终于把乌拉尼娅的话传到了塔茜巴和比拉穆的父亲的耳朵里。他们大吃一惊,因为巴比伦的男女青年,半时不准相会,更不准谈情说爱,只有在结婚庙会上才有机会选择酉己偶。

从前在离巴比伦城墙不远的地方,住着两户人家:比拉穆的一家人和塔茜巴的一家人。两家的房子连在一起,中间只隔着一堵山墙。靠山墙这边的一间屋子,是比拉穆的卧室 靠山墙那边的一间屋子,是塔茜巴的卧室。两家门前共有一个大院子。比拉穆生得眉清目秀,体态端庄,全城的男孩子,没有一个比得上他英俊。爱和美的女神,把塔茜巴塑造成一个美貌聪颖、纯洁善良的女孩子。他们青梅竹马,从小在一起玩耍,几乎是形影不离。

过了一些时候,比拉穆和塔茜巴都感到借助小洞的相会很不满足,想找到新的约会办法,他们商定,趁家人不注意时,悄悄走出家门,骗过把守城的卫兵,溜到城外,逃进大沙漠里,在尼努斯国王的坟墓那里相会。

两个父亲都想弄清楚事情到底发展到了什么程度,赶忙跑到比拉穆和塔茜巴幽会的地方,看见他们正在拥抱、接吻,简直气昏了。塔茜巴的父亲冲过去,一把抓住她,把她拖回了家。比拉穆的父亲也扑过去,一脚把儿子踢倒在地。

终于把乌拉尼娅的话传到了塔茜巴和比拉穆的父亲的耳朵里,靠墙这边的一问屋子金沙国际。塔茜巴朝泉水俯下身子,捧起一捧泉水洗了,洗脸,又捧起一捧泉水送进干渴的喉咙,然后坐在樱桃树下,焦急地等待比拉穆的到来,她刚刚坐下,突然听见从森林里传来了可怕的狮子吼声,吓得她全身发抖,慌慌张张乱跑起来,一直跑到一片森林里,躲进一丛小树问。塔茜巴躲起来后,才发现头上的白丝巾在奔跑中丢失子。

一天,嫉妒女神从巴比伦城经过,发现了这对热恋的年轻人,心中顿时涌起了醋意,她嫉妒比拉穆和塔茜巴的纯洁美丽的爱情,发誓要将他们拆散。她住进一个高处的房子里,窥视着比拉穆和塔茜巴每天晚上会面的地方。当看见他们两个在热烈地亲吻,听见他们两个在窃窃私语时,心里嫉妒得要命,开始施用诡计了。

塔茜巴首先看到树上的樱树。“咦!奇怪,我才离开没有多久,雪白的樱桃怎么突然变成了血红色的呢?”她不明白,以为跑错了地方。“不对,没错,这就是尼努斯墓地,我还在樱桃旁的寻眼清泉里洗过脸躺在树下不动的那个东西是什么呢?”塔茜巴走近一看,不由得惊呆了。“啊!是比拉穆,亲爱的比拉穆!”塔茜巴发疯地扑到比拉穆的身上,拥抱他,亲吻他,泪水和他的鲜血流在一起:

每到晚上,夜幕降临以后,他们就到一个地方去秘密地相会,直到很晚时才分开。他们怀着甜蜜的希望进入梦乡,憧憬着未来的幸福生活。

塔茜巴悲痛欲绝地喊道:“比拉穆,比拉穆,亲爱的!最亲爱的!你回答我,我是你的塔茜巴呀!你抬起头来。睁开眼,看看我吧,看看我吧!”

此刻,比拉穆也逃出了家门,怀着与情人相会的美好愿望来到了尼努斯国王的墓地。他左顾右盼,东找西寻,却怎么也寻不到塔茜巴的踪影。突然,比拉穆看见了丢在地上的白丝巾,而且已经被撕得粉碎,上面沾满了鲜血。比拉穆发疯地喊叫起来,痛苦地用双手捶打着胸脯和脑袋,他以为塔茜巴已经被野兽吃掉了,什么都没有剩下,只剩下了这条破碎的白丝巾。

从前在离巴比伦城墙不远的地方,住着两户人家:比拉穆的一家人和塔茜巴的一家人:两家的房子连在一起,中间只隔着一堵山墙。靠墙这边的一问屋子,是比拉穆的卧室;靠山墙边的一间屋子,是塔茜巴的卧室。两家门前共有一个大院子。

这时,爱与美的女神从天上看到了她的难处,便派了一个仙女帮助她排忧解难。仙女来到卫兵们中间,给他们唱歌,吹笛子,卫兵们被仙女的美貌和才艺迷住了,把守城门的事抛到了脑后。塔茜巴乘此机会,溜出了城门。

在幼发拉底河长着一棵樱桃树,树上挂满了血红色的樱桃。不过据说这棵树上以前结出的樱桃,全部都是雪白色的,那么为何会变红呢?其中经历了怎样的事情呢。

塔茜巴朝前走,爱情的力量驱除了她对黑夜的恐惧,鼓舞她走到与比拉穆相会的地方。

一天,嫉妒女神经过巴比伦城,发现了这对热的年轻人,心中马上涌起醋意,她仇视比拉穆和塔茜巴的纯沽爱情,发誓要将他们拆散。她变作一个名叫乌拉尼娅的姑娘,住进砌在高处的一个房子里,窥视着比拉穆和塔茜巴每天晚上会面的地方。乌拉尼娅看见他们两个在热烈地亲吻,听见他们两个在密密细语,心里嫉妒得要命,开始施用诡计。

比拉穆和塔茜巴心有灵犀,他们同时想到了一个办法,他们的卧室之间不是只隔着一道墙壁吗 比拉穆动手从这边挖,塔茜巴动手从那边挖,很快就在墙壁上挖开了一个别人不易觉察的小洞。他们兴奋地坐在小洞的两边,对着洞口叙说心中的痛苦和爱慕之情。这个小小的洞口,成了连接他们心灵的纽带,爱情的桥梁,把两个被分割开来的情人重新聚合在一起。从此以后,每到晚上,比拉穆和塔茜巴都隔着墙在小洞旁相会,对着洞口彻夜交谈,互述衷肠,直到天快亮的时候,才各自吻一吻小洞,结束这彻夜的长谈。

自从比拉穆和塔茜巴死去的那一天起,樱桃花树结出的樱桃,不再是雪白的,而是鲜红色的子,像他们俩人的鲜血一样鲜红。

她变成一个名叫乌拉尼娅的姑娘,开始走东家,串西家,加油添醋地把比拉穆和塔茜巴幽会的事情告诉村里的每一个妇女。妇女们又互相传话,传来传去,终于把乌拉尼娅的话传到了塔茜巴和比拉穆的父亲耳朵里。他们大吃一惊,因为巴比伦的男女青年只有在结婚庙会上才有机会选择配偶,平时不准相会,更不准谈情说爱。两个父亲都认为比拉穆和塔茜巴破坏了巴比伦人的习俗,玷污了巴比伦的道德,认为他们使自己蒙受了莫大的耻辱。

比拉穆生得眉清目秀,休态端庄,全城的男孩子,谁都没有他的英俊。爱和美的女神,把塔茜巴塑造成一个美貌聪颖、心地善良的女孩子。他们自小就成了一对要好的小伙伴,天天从早到晚一起在'前的院子里玩耍,一时一刻也不离开。

塔茜巴俯下身子,捧起一捧泉水喝了几口,然后坐在樱桃树下,焦急地等待比拉穆的到来。她刚刚坐下,突然听见从森林里传来了可怕的狮子吼声,吓得她慌忙跑起来,一直跑到一片森林里,躲进一丛小树中间。塔茜巴躲起来后,才发现头上的白丝巾在奔跑中丢失了。

两个父亲都认为比拉穆和塔茜巴破坏巴比伦人的习俗。玷污了巴比伦的道德,感到蒙受,莫大的耻辱。

夜深人静,塔茜巴把比拉穆送给她的一条白色丝巾蒙到头上,悄悄顺着 墙壁摸到了院子的大门旁边。她跨出了大门,心里一阵高兴,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很快就来到了城门跟前。前面就是沙漠了!塔茜巴看着守城门的卫兵,不知道如何才能走出城去。

转眼问几年过去子,比拉穆长成一个壮实的小伙子,塔茜巴长成一个丰满的姑娘。他们觉得从前的友爱已经发生了变化,另一种爱悄悄爬上心头。

比拉穆大声叫喊着。

“我的爸爸呀,我亲爱的比拉穆的爸爸呀,你们的两个孩子向你们恳求:我们死后不要把我们分开,请把我们葬在一起吧!

两个暴怒无比的父亲,对他们又打又骂,不许比拉穆和塔茜巴以后再会面。但这对情人并没有在失败面前低头,爱情激励着他们要努力逃出去,重新相会在一起。

塔茜巴扑倒在地上,又哭又喊。她翻动比拉穆僵硬的身体,期望能使他回生。塔茜巴的手碰到了比拉穆胸前的那条被鲜血染红的白丝巾,直到死后他还紧紧捏着它。

尼努斯国王的墓地靠近森林,墓地上长着一棵很大的樱桃树,树枝上长着许多樱桃,一个个白得如同雪球一般。樱桃树旁有一眼清泉,就像蜂蜜一样清凉甘甜。

比拉穆在家里遭到,和塔茜巴栩同的命运,没有人同情他的爱情。他清求让他和他心爱的人结婚,家里人准也不怜悯他、?这对情人没有在失败面前低多,爱情激励着他们要努力躲开两个冷酷的父亲的监督,重新桐会在一起,比拉穆和塔茜巴同时想到子个办法,他的卧室之间只隔着一道薄薄的墙壁呀!比拉穆动手从这边挖。塔茜巴动手从那边挖,很快就在墙壁上挖开了一个别人不易觉察的小洞一他们兴奋地坐在小洞的两边,对着洞口叙说心中的痛苦和爱慕之情。这个小小的洞口,成了他们爱情的桥梁,把两个被分割开来的情人重新聚合在一起。

这时,森林里走出了一头母狮子,它朝樱桃树旁边的泉水走去。这头母狮刚吃掉了一头公牛,口干舌燥。它喝足了泉水,转身返回森林时,发现了塔茜巴丢在地上的白丝巾。它吼叫着扑了过去,用沾满公牛鲜血的利爪和牙齿,把白丝巾撕得粉碎,然后便走进了森林。

“亲爱的塔茜巴,不是他们杀你,是我把你从温暖的家里到这个可怕的地方来的,我为什么不先到?塔茜巴,如果我先到,你绝不会被野瞎吃掉的,隧残的野兽们,你们在哪里?你们在哪里?你们来吧,来把我撕碎吧,是我害塔茜巴,我应当被吃掉。野兽们,来吧!”

鲜血不停地从比拉穆的胸膛里往外涌,他紧紧地把白丝抓在胸前。比拉穆快要死了,可是塔茜巴这时却还隐藏在小树丛中,对外面发生的事情一点也不知道。在她确信母狮已经走以后,才快步跑去和情人相会,担心自己来晚了。她一边跑,一边用眼睛搜寻樱桃树的剧围。

“可怜的樱桃树呀,你亲眼有看到我的情人的死,你马上也要看到我的死。我们一对情人用鲜血浇灌你的果实,你让樱桃永远鲜红吧!”塔茜巴说着拾起匕酋,把匕首插进——自己的胸膛,鲜血顿时喷涌出来,流到子比拉穆的身上。

热泪洒在比拉穆的身体上,比拉穆微微颤抖了一下。睁开了双眼,眼里饱含着爱恋和温情看子塔茜巴最后一眼,然后又合下了。

白天。比拉穆和塔茜巴形影不离;晚上,当夜幕降临以后,他们就走到一个地方去秘密相会,直到很晚时才分开。他们怀着甜蜜的希望进入梦乡,憧憬着未来的幸福生活。

我们活着的时候不能在一起,死后要在一起。”

这时,爱与美的女神从天上看到的她的难处,便派一个仙女给她解难。仙女来到卫兵们中间,给他们唱歌,吹笛子,卫兵们被仙女的美貌和才艺吸引住了,把守城的事抛到脑后。塔茜巴乘这个机会,像猴子一样敏捷地穿过黑暗,溜出城门。

两个父亲也很悲伤,他们把两个纯洁的尸体火化了,把骨灰装进一个罐子里。埋在一座坟墓里,并在坟墓的剐围种满花草:

塔茜巴突然发现子比拉穆扔掉的那把匕首,她一下子全明白了,发疯地喊道:“比拉穆,是我害了你,是我的白纱巾害了你!比拉穆呀,我是罪人!你为了爱把匕首捅进了自己的胸膛。流尽了鲜。爱也会给我同样的力量。亲爱的人呀,我现在就去追赶你,你等等我吧!”

夜深人静,塔茜巴悄悄地从床上爬起来,把比拉穆送给她的一条白色丝蒙到头上,着墙壁摸到院子的大门旁边。她跨出大门,心里很高兴,不由得加快脚步,很快来到了城门跟前。前面就是沙漠!塔茜巴看着守城门的卫兵,不知道如何才能走出城去。

比拉穆弯腰拾起沾满鲜血的自纱巾,回到樱桃树下。他吻着自纱巾,泪水流在自纱巾匕他掏出。带有锯齿的匕首。插进了自己的胸膛,然后拔出来扔到一一边,接着身子歪,便靠在樱桃树的树于上。比拉穆胸小殷红的鲜血,滴到树干一流进树梃里,树根吮吸,鲜亦。白色的樱桃立刻改变颜色。变成缀色。

风神为这对情人哭泣,它把塔茜巴的呼声和恳求传到众神的耳朵里,传到了两个父亲的耳朵里。众神分同情塔茜西和比拉穆的遭遇,把他们俩个的魂灵聚集在一起,送进天堂,那里望远是光明。望远是欢乐

两个父亲赶快跑到比拉穆和塔茜巴幽会的地方,看见他们正在拥抱、接吻,简直气昏子塔茜巴的父亲冲过去,一把抓住她乌黑的头发,把她拖回家。比拉穆的父亲扑过去,一脚把儿子踢倒在地。比拉穆刚刚爬起来,又被一脚踢倒两个冷酷无情的父亲,暴怒无比,不许比拉穆和塔茜巴以后再会面。塔茜巴哀求父亲允许她的比拉穆结婚可是心冷如铁的父亲给她的回答是更加凶狠的拷打和折磨。毫不理会她的哀求和眼泪,就连塔茜巴的妈妈和姐妹i的求情也没有使他回心转意。塔茜巴瘫倒在父亲的面前,简直小知道陔怎样活下去。

塔蓠巴小心翼翼地朝前走,胸口咚咚直跳,爱情给她力量。驱除——她心中对黑夜的恐惧,鼓舞她走到与比拉穆相会地方。

从此以后,每到晚上,比拉穆和塔茜巴就隔着墙在小洞旁相会,对洞口彻夜交谈。互叙衷肠,直到天快亮的时候,才各自吻一吻小洞,痛苦地告别,盼望下一次聚会的到来。

一头母狮走出森林,朝樱桃树旁边的泉水走去,这头母狮刚吃掉了一头公,口二舌燥。它喝足了泉水,转身返回森林时,发现了塔茜巴丢在沙地上的白丝巾。它大吼一声扑了过去。用沾满公牛鲜血的利爪和剑齿,把白丝巾撕得粉碎。变成碎片的白丝巾,上面留下公,十的鲜血母狮子走进森林后,比拉穆怀着与情人栩会的美好愿望来到尼努斯国王的基地他露颐朽盼。东找两习。不见塔茜巴的踪影。突然,比拉穆看见了丢在沙地上的白丝已经被撕得粉碎,上面沾满子鲜血。比拉穆发疯地喊叫起来,他以为塔茜巴已经被野兽吃掉了,什么都没有剩下,就落下这条破碎的白丝巾。

“塔茜西已经死子,我不能再等待,我也要死。没有我亲爱的塔茜巴,我一刻也能活。死神,你来吧,我是个勇敢的人。我要去找塔茜巴!”

金沙国际,比拉穆双手捶打着胸脯和脑袋。大声喊着:“可恨的黑夜呀,你已经亲眼看到我心爱的塔茜巴死,现在你还要看到她凄惊可悲的情人也要死吗?”

本文由金沙国际发布于神话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终于把乌拉尼娅的话传到了塔茜巴和比拉穆的父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