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孝武帝刘骏击灭荆州刺史、南郡王刘义宣的作

刘义宣(415年-454年),南朝宋宗室、宰相,宋武帝刘裕第六子,宋少帝刘义符、宋文帝刘义隆之弟,母孙美人。

宋孝建元年(454年),二月至六月,宋孝武帝刘骏击灭荆州刺史、南郡王刘义宣的作战。宋元嘉三十年(453年),江州刺史、武陵王刘骏(宋文帝刘义隆第三子)举兵讨灭宋太子刘劭后即帝位,是为宋孝武帝。不久,刘骏虑荆州是长江上游重镇,不愿让他叔父南郡王刘义宣(宋武帝刘裕第六子)久任荆州刺史,于是内调其为丞相、扬州刺史。义宣主持荆州10年,财富兵强,与江州刺史臧质以灭刘劭有功,益发骄横专行;朝廷诏制若与已意不同,则不遵行。今见孝武帝欲夺去其兵权,即与臧质议定先发制人,举兵反抗宋廷。刘义宣和臧质素与豫州刺史鲁爽结好,遂密遣人于宋孝建元年正月告知鲁爽及兖州刺史徐遗宝,约定当年秋天同时举兵。使者携带函至寿阳(今安徽寿县),恰逢鲁爽醉酒,误记预约日期,即日起兵。徐遗宝亦随之举兵,从兖州(治瑕丘,今山东充州)往攻彭城(今江苏徐州)。二月,刘义宣和臧质忽闻鲁爽已反,仓促起兵,并上表宋孝武帝,言欲除君侧之恶。臧质加部将鲁弘为辅国将军,东下屯兵大雷(今安徽望江);刘义宜遣谘议参军刘谌之率万人往会鲁弘,并召司州刺史鲁秀,使为刘谌之后继。是月,宋孝武帝以领军将军柳元景为抚军将军,统率左卫将军、豫州刺史王玄谟等诸将迎击刘义宣。王玄谟等率舟师进据梁山洲(今安徽和县南,长江西岸梁山),在两岸筑偃月垒,以待叛军。刘义宣自称都督中外诸军事,于三月传檄各州郡,给诸州郡官吏加官晋爵,令他们出兵响应自己。同时自率众10万由江津(今湖北沙市东南)东进,以子刘恬为辅国将军,与左司马竺超民留镇江陵(今属湖北)。益州刺史刘秀之斩刘义宣信使,遣兵万人袭江陵。刘义宣知雍州刺史朱修之与已二心,乃以鲁秀为雍州刺史,命其率兵万余击之。徐遗宝攻彭城不克,弃众焚烧湖陆城投奔鲁爽。刘义宣以臧质为前锋,军至寻阳(今江西九江西南);鲁爽也引兵自寿阳直趋历阳(今安徽和县),与臧质合兵,水陆并进。殿中将军沈灵赐率水军于南陵(今安徽繁昌南)击败臧质的前哨部队,俘军主徐庆安等。臧质至梁山,立营两岸,与宋军对峙。四月,宋孝武帝以左军将军薛安都、龙骧将军宗越等屯历阳,击斩鲁爽的前锋杨胡兴。鲁爽被阻,留军于大岘城(今安徽含山县东北),命其弟鲁瑜屯于大岘之西的小岘。镇军将军沈庆之渡江督战。薛安都斩鲁爽,鲁瑜也为部下所杀。宋廷军进而克寿阳,徐遗宝逃出,途中被杀。沈庆之使人将鲁爽之首送与刘义宣,鲁爽系出将门,骁猛善战,号称万人敌,刘义宣与臧质见爽首后,皆惊骇不已。太傅刘义恭使人送书于刘义宣,言及臧质“少无美行”,倘使此次反叛成功,恐你也难免成为其池中之物。义宣从此也疑忌臧质。五月,朱修之切断马鞍山(今湖北襄樊市西南)通道,据险固守。鲁秀率部进攻,屡为修之所败,遂退往江陵。朱修之引兵随其后。臧质遣将攻克梁山西城,即与刘谌之合兵攻东城。柳元景悉遣精兵往助王玄谟。玄漠督诸军大战,臧质兵大败,刘谌之战死,刘义宣、臧质逃走。六月,臧质被俘后斩于建康(今南京),刘义宣逃至江陵后被朱修之所杀。点评:此战,刘义宣平庸低能,不顾内外态势,仓促起兵;虽有几员战将,但在统军用兵上却难敌沈庆之、柳元景等;在进军建康途中,又中离间计,对臧质猜忌而未接纳其战策。加之朱修之等率兵直捣其后方,致使刘义宣等进退无路,终遭失败。<

刘义宣初封竟陵王,在文帝朝历任徐州刺史、兖州刺史、江州刺史、南徐州刺史、荆州刺史、司空等职,改封南谯王。他镇守荆州十年,在元凶之乱期间“首创大义”,起兵讨伐刘劭,并拥立孝武帝,被拜为丞相、录尚书事、扬州刺史,改封南郡王。他不愿内调,遂以丞相之职留镇荆州,又领湘州刺史。后因身居重镇,手握强兵,又有平乱之功,遂渐生异心。

宋孝武帝刘骏击灭荆州刺史、南郡王刘义宣的作战,起兵反对孝武帝。孝建元年(454年),刘义宣集荆州、江州、豫州、兖州四州之力,起兵反对孝武帝,东攻建康,在梁山洲被朝廷军击败。他狼狈逃回荆州,因胆气尽丧而意志消沉,以致部卒离散,最终被新任刺史朱修之诛杀,时年四十岁。

家世出身

刘义宣是宋武帝第六子,生母为孙美人,与少帝刘义符、文帝刘义隆是异母兄弟。他身长七尺五寸,腰带十围,而且皮肤白皙,相貌俊美,但因天生舌短,说话有些迟钝。

早年历职

金沙国际 1

元嘉元年(424年),刘义隆即位。刘义宣作为皇弟,封竟陵王,食邑五千户。他还被拜为右将军(《资治通鉴》作左将军),出镇石头城(防守国都建康的军事要塞,在今江苏南京清凉山一带),时年仅十二岁。

元嘉七年(430年),刘义宣改任使持节、都督徐兖青冀幽五州诸军事、徐州刺史(《资治通鉴》作南徐州刺史),仍领右将军之职。徐州刺史本应镇守彭城(治今江苏徐州),但刘义宣却一直留驻石头城。

元嘉八年(431年),刘义宣又改任都督南兖、兖州刺史,仍为遥领而不出镇。

元嘉九年(432年),刘义宣升任中书监,进拜中军将军、散骑常侍,同时获赐鼓吹一部。

元嘉十年(433年),刘义隆因竟陵一带蛮族问题严重,遂改封刘义宣为南谯王,让他再次镇守石头城。

元嘉十三年(436年),刘义宣改任都督江州及豫州西阳、晋熙、新蔡三郡诸军事,镇南将军、江州刺史。

出镇荆州

荆州位居建康上游,土地辽阔,经济富庶,兵力亦强,东晋以来便是南朝重镇。宋武帝留有遗命,让诸子依次出任荆州刺史。刘义隆即位前便曾镇守荆州。他亲政后,先后任命四弟彭城王刘义康、五弟江夏王刘义恭及堂兄临川王刘义庆为荆州刺史。刘义庆虽非武帝之子,但在宗室中素有美誉,且其嗣父刘道规有大功于社稷,故得以在刘义恭之后接掌荆州。

元嘉十六年(439年),刘义庆调任江州 ,荆州刺史一职空缺。根据武帝遗命,此时应由排行第六的刘义宣接掌荆州。但刘义隆却认为刘义宣才能平庸,难堪镇守荆州的重任,竟越过刘义宣,以七弟衡阳王刘义季为荆州刺史。刘义宣则接替刘义季原职,担任都督南徐州军事、南徐州刺史,并进拜征北将军。会稽公主为此多次向刘义隆进言,推荐刘义宣为荆州刺史。

元嘉十八年(441年),刘义宣与南兖州刺史刘义庆一同进拜开府仪同三司。

元嘉二十一年(444年),刘义隆经过多番考虑,终于决定任命刘义宣为荆州刺史,并加都督荆雍益梁宁南北秦七州诸军事、车骑将军。当时,刘义隆还特地以中诏告诫刘义宣,让他妥善治理政务,不要使得时论讥讽自己所任非人。而刘义宣到镇后,勤勉自励,将各项政务处理的有条不紊,使得荆州“政事修理”。

元嘉二十四年(447年),南郡临沮(在今湖北南漳)一带有当阳蛮作乱。刘义宣以中兵参军王谌统兵,讨平叛乱。

元嘉二十五年(448年),刘义宣进位司空、侍中,并领南蛮校尉。

元嘉二十七年(450年),北魏出军大举南侵。刘义宣担心魏军会攻到荆州,打算由治所江陵逃往上明(位于长江以南,治今湖北松滋),最终因魏军退兵而作罢。刘义隆为此下诏斥责刘义宣,让他好好治理政务,不要抱有潜逃避敌的想法。

讨平刘劭

元嘉三十年(453年),刘义隆调刘义宣为司徒、中军将军、扬州刺史,以次子始兴王刘濬接掌荆州。但就在当年二月,太子刘劭在刘濬的支持下,秘密发动政变,弑父篡位,史称元凶之乱。他称帝时对外宣称刘义隆被奸臣徐湛之、江湛杀害。而此时,刘义宣尚在江陵,还未赴扬州之任。刘劭为笼络刘义宣,授其为中书监、太尉,仍领司徒、侍中。

雍州刺史臧质得建康家人报信,获知刘劭弑父的真相,便派人将此事驰告刘义宣,随后带兵南下,亲赴江陵与刘义宣会合。刘义宣当即起兵讨伐刘劭,并遣使前往位于荆雍下游的江州(治寻阳,今江西九江),通知江州刺史武陵王刘骏。豫州刺史刘遵考、司州刺史鲁爽、青州刺史张永、益州刺史刘瑀闻听刘义宣举义,皆起兵响应。

刘骏于荆州举义的同时,也在江州发布檄文,宣布起兵讨逆。他当时正总领各路兵马,征伐沿江群蛮,又是刘劭、刘濬之外最为年长的皇子,在宗室中有着强大的兵力及号召力,因此成为讨逆军的主导者。刘义宣命参军徐遗宝率军协同刘骏东攻建康。臧质本想拥戴平庸愚昧的刘义宣以便暗中掌权,但见刘义宣已拥戴刘骏,只得放弃计划,转而跟随刘骏东讨。

讨逆军于四月攻至建康城南的新亭,前后两次大败刘劭,逼得其退守台城。当时,沈庆之、柳元景等将领都有意拥戴刘骏即位。江夏王刘义恭也上表劝进。刘骏遂于新亭称帝,史称宋孝武帝。五月,讨逆军攻入台城,擒获刘劭。刘濬则在南逃途中,被刘义恭所杀。最终,刘骏将刘劭及其四个儿子,连同刘濬的三个儿子全部处死。元凶之乱至此平定。

密谋起兵

刘骏即位时,拜刘义宣为中书监、都督扬豫二州、丞相、录尚书六条事、扬州刺史,并赏赐羽葆、鼓吹等仪仗以及班剑武士四十人,后又改封他为南郡王。刘义宣上表极力推辞,不愿内调扬州。刘骏只得改授刘义宣为丞相、都督荆湘雍益梁宁南北秦八州诸军事、荆湘二州刺史,让他继续镇守荆州。荆州将佐如长史张畅、司马竺超民、谘议参军蔡超,皆有封赏。

刘义宣主掌荆州十年,财富兵强,在讨平刘劭的战争中又有“首创大义”之功,因而甚得刘骏优容,凡有所求无有不准。但他自恃平乱有功,在镇专横跋扈,朝廷诏旨不合己意者一概不予遵行,对刘骏也多有不恭。臧质此时已调任江州刺史,趁机秘密写信给刘义宣,称“功高震主,鲜有全者”,诱其起兵叛乱。 后来,臧质又让儿子臧敦亲自到江陵敦劝刘义宣。

刘义宣与臧质既是表兄弟,又是儿女亲家,对他非常信任,因而有所意动。蔡超、竺超民等也都怂恿刘义宣起兵,以求能得到更大的富贵。而刘骏又私闱不检,竟与刘义宣留在京中的女儿们淫乱。消息传到荆州,终于激怒了刘义宣。刘义宣于是秘密整顿战船、兵甲,并致信给豫州刺史鲁爽、兖州刺史徐遗宝,约定于孝建元年(454年)秋季一同举兵。

叛乱失败

孝建元年(454年)二月,鲁爽接到刘义宣约期举兵的书信,却因酒醉误事,当日便起兵叛乱,并推刘义宣为天子,送天子舆服。刘义宣闻讯甚为惊愕,但因事谋已败露,只得与臧质仓促起兵响应。徐遗宝也随之举兵,遣军南攻徐州。不久,刘义宣自称都督中外诸军事,并发布檄文,寻求四方州郡的支持。他命参军刘谌之先行赶赴寻阳会合臧质,随后又命第八子刘慆留镇江陵,自己亲率十万大军东下江州。当时,荆州军战船连绵数百里,声势浩大。

刘骏此时即位还不到一年,闻听荆州、江州、兖州、豫州四州同叛,大为惊慌,甚至有投降让位的打算。竟陵王刘诞极力反对,终于坚定了刘骏平叛的决心。刘骏调派将领,分兵抵御来自上游(荆州、江州)与江北(兖州、豫州)的叛军。当时,雍州刺史朱修之遣使入朝,表示支持朝廷,被任命为荆州刺史。刘义宣得知朱修之不肯支持自己,命鲁秀分兵北攻雍州。朱修之截断马鞍山道,以阻止荆州军北进。鲁秀只得退回江陵。

刘义宣抵达寻阳后,与臧质合兵一处,随即以臧质为前锋,顺江而下,向建康进发。而此时,徐遗宝已兵败于徐州。他无力再守兖州,只得弃城南逃,到豫州投奔鲁爽。鲁爽不久便率军东进,欲到历阳(治今安徽和县)与臧质会师,结果在小岘(在今安徽含山)兵败身死,根据地寿阳(豫州州治,今安徽寿县)也随之被攻破。徐遗宝又逃奔东海郡,被当地土人所杀。鲁爽、徐遗宝的迅速败亡,极大地打击了荆州军与江州军的士气。刘义宣、臧质闻讯都是骇然失色。

江北的平定,使得朝廷解除了两面受敌的威胁。刘骏开始集中兵力,对抗来自上游的荆州、江州联军。当时,辅国将军王玄谟率水军据守梁山洲(在今安徽和县南),并在附近江边两岸修筑偃月垒。抚军将军柳元景则屯兵姑孰(在今安徽当涂)。不久,臧质兵至梁山洲,扎下营寨,与王玄谟展开对峙。刘义宣也随后赶至,屯兵于芜湖。刘义恭趁机致信刘义宣,以桓玄与殷仲堪的故事暗指臧质包藏祸心,成功离间刘义宣与臧质的关系。

臧质针对朝廷的军力部署,建议刘义宣分兵进攻姑孰、梁山,以牵制柳元景与王玄谟,自己则亲率水军沿着外江直趋石头,进逼建康。但刘谌之却认为应先集中兵力攻取梁山,再长驱直取建康,并建议刘义宣提防臧质。刘义宣本就对臧质起了猜忌之心,因此没有采纳他的建议。臧质只得出兵攻打梁山洲,并成功攻陷西垒,随后又对东垒发起攻击。当时,刘义宣也已进抵梁山,正屯兵于西岸。他听信颜乐之的进言,担心臧质攻下东垒会抢去所有功劳,便派遣刘谌之与臧质同行。

王玄谟命薛安都、垣护之率军奋击,最终大败臧质。垣护之更顺风放火,将臧质军中的船只全部烧毁。当时风势迅猛,大火覆盖江面,逐渐蔓延到西岸。刘义宣所部营寨也被烧毁殆尽。朝廷军乘着火势,纵兵出击。刘义宣因大军溃败,只得乘船逃走,径奔荆州。臧质本欲和刘义宣商讨后续行动,但却已找不到刘义宣。他手足无措,只得也弃军逃跑,到武昌(治今湖北鄂州)投奔妹夫羊冲。但羊冲此时早已被杀。臧质无处可逃,只得躲到南湖,随即被追兵所杀,传首京师。

身死江陵

刘义宣乘船逃至江夏(治今湖北武汉),听闻巴陵(治今湖南岳阳)一带有朝廷大军堵截,遂在径口登岸,由陆路徒步向江陵方向逃去。士卒沿途逃散,最终仅剩十几人跟随在刘义宣身边。刘义宣自己也走得脚痛难忍,只得向百姓借了一辆车子,坐着车继续西逃,途中又向沿路居民求食解饥。他一路历经波折,终于回到了江陵。竺超民率留守兵马,将刘义宣接入城中。

鲁秀、竺超民等将领认为江陵还有兵卒万余,尚有东山再起的希望,便想召集余众与朝廷军再决胜负。但刘义宣已被大败打击得一蹶不振,终日失魂落魄,躲在后宅再也不肯出来。本就不稳的军心更加动摇,士卒纷纷逃散。鲁秀也心灰意冷,出城北逃。刘义宣自忖无法自存,便想随鲁秀一同北去。他改穿戎装,带上儿子刘慆及五个爱妾,骑着马出府而去。

金沙国际,江陵此时已是一片混乱,到处都是刀剑横飞的乱象。刘义宣被吓得从马上摔下,被逼改以步行出城。他本想追上鲁秀,让其护送自己逃亡北魏,但出城后却发现根本不知道鲁秀的去向。随行士卒未离城郊便已逃亡殆尽,刘义宣身边最终只剩下刘慆、五个爱妾以及两个宦官。他们无路可去,在郊外彷徨半日,只好连夜折返江陵,在已经空置的南郡官舍席地坐到天亮。

刘义宣次日便命宦官去通报竺超民。竺超民已决意复归朝廷,便派了一辆车子,将他们送到监狱。当时,早就被朝廷任命为荆州刺史的朱修之已由雍州南下赴任。江夏王刘义恭修书给朱修之,建议让刘义宣自尽。但书信尚未送至,朱修之已将刘义宣及其诸子、同党尽数诛杀。时为孝建元年六月二十五日(454年8月4日),刘义宣亡年四十岁。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由金沙国际发布于历史人物,转载请注明出处:宋孝武帝刘骏击灭荆州刺史、南郡王刘义宣的作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