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芾曾祖父举家迁到衡州定居,猎历史网 - www.

李芾(?-1276年)南宋末抗元将领。字叔章,祖先是广平人(今河北省永年县),后来徙居开封。高祖李升考中进士,为官有廉名。靖康年间,金人要杀他的父亲,李升上前保护父亲,父子皆为金人所杀。曾祖李椿徙家衡州(今湖南省衡阳市)。在长沙抗元之战中壮烈殉国。

李芾(?—1276),字叔章,南宋抗元名臣,衡州人(今湖南衡阳人),历任南安司户、祁阳知县、临安府尹、湖南提刑、湖南安抚使兼湘潭知县、潭州知州兼湖南安抚使。

南宋后期的抗元战争介绍 南宋是怎么灭亡的 AD1276

猎历史网 - www.373cn.com/2018-12-13/ 分类:中国历史/阅读: 蒙古 蒙哥 汗死后, 忽必烈 自鄂州返回开平。一二六○年三月,召开宗王大会,继承汗位,成为蒙古的大汗。 忽必烈 得到投降蒙古的汉人地主的支持,定都燕京,建立起新的封建王朝,一二七一年建号 元朝 。 在忽必烈建立封建统治的同时,漠北蒙古贵族 ...

蒙古蒙哥汗死后,忽必烈自鄂州返回开平。一二六○年三月,召开宗王大会,继承汗位,成为蒙古的大汗。忽必烈得到投降蒙古的汉人地主的支持,定都燕京,建立起新的封建王朝,一二七一年建号元朝。

在忽必烈建立封建统治的同时,漠北蒙古贵族中的保守势力,另行拥立宗王阿里不哥作蒙古的大汗。忽必烈经过连年激战,打败了阿里不哥派的抵抗后,才又把兵锋转向了宋朝。

新建的强大的元朝再次出兵,目标已是最后消灭宋朝的统治。南侵的元军也以降附的金、宋汉军作主力,而不只是不习水战的蒙古骑兵。在贾似道当权的年代,南宋的潼川安抚使刘整在一二六一年以泸州等十五州三十万户叛变降蒙。一二六七年,刘整向忽必烈建策,进攻南宋,必须先取襄阳,由汉水渡长江,宋朝可灭。次年,忽必烈以刘整为都元帅,随同征南都元帅阿术进侵襄阳。刘整与阿术计议,造战舰五千艘,练水兵七万,作渡江灭宋的准备。

元军要取汉水南岸的襄阳,必先破北岸的樊城。一二六九年春,元军围攻樊城。京湖都统张世杰领兵拒战,失败。七月,沿江制置副使夏贵领舟师至新郢,又被阿术战败。贾似道派爱将、吕文德婿范文虎部来援,又败。范文虎乘轻舟逃跑。一二七○年,原孟珙部将李庭芝出任京湖制置大使,领兵出援襄、樊。范文虎又给贾似道写信说:“我领兵数万人襄阳,一战可平。但愿勿使听命于京帅,事成之后,功劳全属恩相”。贾似道接信,命范文虎从中牵制李庭芝,借故停兵不进。范文虎在郢上买歌童舞女,日夜寻欢作乐。金沙国际 1

元兵围攻襄、樊不下。忽必烈又派史天泽到前线部署。史天泽采张弘范议,命张弘范军驻鹿门,断绝襄、樊粮道。一二七一年,派东路元军围襄阳。陕西、四川各地元兵出动,牵制宋军。六月,范文虎率领士兵和两淮舟师十万到鹿门,阿术夹江为阵,宋军大败。范文虎夜间逃遁。战船甲仗都被元军夺去。

襄阳由吕文焕驻守,被围五年,城中粮绝。一二七二年,李庭芝屯郢州,得知襄阳西北有清泥河,发源于均、房,造轻舟百艘,召募民兵三千人,乘船去襄阳。民兵领袖张顺、张贵乘船领先,船上装备火枪、火炮、巨斧、劲弩,顺流而下。元舟军封锁江口,无隙可入,张顺等斩断元军设下的铁链、木筏,转战一百二十里,黎明到达襄阳城下。城中宋军踊跃过望,勇气百倍。一时不见张顺。数日后有尸体浮起,身中四枪六箭,仍手执弓矢。张顺已在作战中牺牲。张贵入城后,又派能潜水战士二人,泅水去范文虎处投书,约定自郢州发兵夹击。吕文焕、张贵等到期举炮发舟出战。郢兵不来。张贵误认元兵为郢兵,仓促接战,身被数十创,战败被俘。阿术见张贵劝降,张贵坚持不屈,被害牺牲。

一二七三年初,张弘范又向阿术建策,截江而出,断绝襄阳和樊城间的联络,水陆夹攻樊城。樊城孤绝无援,被元军攻破。守将范天顺力战不屈。城破,自缢而死。守将牛富率百余人巷战,杀死元兵甚多,最后身被重伤,投火自尽。樊城破后,驻守襄阳的吕文焕竟在二月间叛变降元。

襄、樊相继失陷,南宋朝中震动了。给事中陈宜中上书,说襄、樊之失,都是由于范文虎怯懦逃跑,请把他斩首。贾似道不许,只降一官,知安庆府。监察御史陈文龙说:文虎失襄阳,还让他知安庆府,是当罚而赏。贾似道将陈文龙贬官。太府寺丞陈仲微上书说:“失襄之罪,君相当分受其责。误国者回护耻败的局势而不敢议,当国者昧于安危之机而不后悔。只有君相幡然改悟,天下事还可为。”贾似道大怒,将陈仲微贬斥出朝,任江东提点刑狱。京湖制置使汪立信写信给贾似道说:“今天下之势,十去八九,而乃酣歌深宫,啸傲湖山,玩忽岁月,缓急倒施。为今之计,只有二策:将内郡的兵调出充实江上,可有兵七十余万人。沿江百里设屯,平时往来守御,有事东西并起,战守并用,互相应援,这是上策。和敌人讲和以缓兵,二三年后边防稍固,可战可守,这是中策。二策如果不能行,就只有等待亡国。”贾似道看后,把信扔到地上,大骂说:“瞎贼怎敢这么胡说!”随即将汪立信罢免。襄、樊失陷后,贾似道拒绝一切救亡的建策,一意孤行,坐待灭亡。

一二七四年七月,度宗病死。谢太后召大臣商议立帝。贾似道反对立杨妃所生的长子赵昰,拥立全后的四岁幼子赵显做皇帝。贾似道依然专朝政。赵昰封为吉王,弟昺封信王。

元军攻下襄、樊后,忽必烈召阿术等还朝。阿术说:在作战中看到宋兵虚弱,不如以前,现在不灭宋,时不再来。忽必烈下诏,水陆并进,大举灭宋。元兵二十万,由左丞相伯颜统领,分两道进军。伯颜、阿术一路,由襄阳入汉水过长江,以降将吕文焕为先锋。另一路由左丞相合答等率领,自东道取扬州,以降将刘整为先锋。咸淳十年十二月,阿术军自汉水渡江,淮西制置大使夏贵领战船三百艘逃跑。鄂州都统程鹏飞投降。伯颜以四万兵守鄂州,自领大军东下,直指临安。一路之上,黄州、蕲州、江州、德安、六安等地宋守将望风而降,范文虎也在安庆降元。

鄂州失守,群臣纷纷上疏,要贾似道亲自出兵抗元,贾似道被迫出兵。一二七五年二月初到芜湖,与夏贵部会合。贾似道出兵不战,就先派使臣到元军议和,请许宋朝称臣纳币。伯颜不许。贾似道命孙虎臣统领步兵七万人驻守池州的丁家洲,夏贵领战船二千五百艘横列江上,贾似道自领后军屯鲁港。伯颜的大军夹岸而来,用大炮猛击。孙虎臣军大败,逃到鲁港。夏贵临阵,不战而逃,阿术部乘胜追击,宋水军溃败。贾似道自鲁港乘小船逃到扬州。经此一战,宋水陆军主力全部瓦解了。

贾似道出兵时,汪立信受命为江淮招讨使,去建康府募兵,援助江上各郡。汪立信在芜湖见贾似道。贾似道说:“端明,端明,不用公言,以至于此。”汪立信说:“平章,平章,瞎贼今日更说一句不得。”还说:“今江南无寸土干净,我去寻一片赵家土地上死,但要死得分明。”汪立信到建康,见守兵已溃,率数千人到高邮。鲁港兵败,汪立信见宋朝将亡,自杀殉国。

贾似道败逃后,上书谢后请朝廷迁都逃跑。谢后不准。陈宜中任相,上书请斩贾似道。谢后罢贾似道官,贬到循州安置。在路上被押解人员杀死。

元兵乘胜南侵,宋沿江制置大使、建康守臣赵溍逃跑,建康降元。镇江、宁国、隆兴、江阴等地宋守臣弃城逃跑。太平、和州、无为的守臣相继投降。伯颜率大军逼近临安。临安守卫空虚。谢后下诏,要各地起兵“勤王”。

勤王诏下,各地大批官员都在准备投降元朝,不予响应。立即起兵勤王的是张世杰和文天祥。张世杰原是金将张柔的部下,张柔降元后,张世杰率部投宋,这时驻守郢州,领兵入卫临安,途中收复了饶州。右相陈宜中因他来自元军后方,不加信用,调换了他原来统率的军马。状元出身的文天祥这时任赣州知州,接到诏书后,立即在当地募集兵士两万人,入卫临安。友人劝他说:“现在元兵三道而进,你以乌合之众万人去迎敌,无异于驱群羊去斗猛虎。”文天祥说:“我也知道如此。但国家一旦有急,征天下兵,竟无一人一骑前往,我深以为恨。所以不自量力,以身赴难,或许天下忠臣义士闻风而起,社稷还可保全。”文天祥的妹夫彭震龙、门客刘洙等,也都随从起兵。四月间,文天祥领兵到吉州。陈宜中和朝中投降派官员竟说文天祥“猖狂”,“儿戏无益”,要他留屯隆兴府,不准来临安。

元兵继续进军。一二七五年三月间,临安危急。主管军事的枢密院官员和御史官都相继逃跑,朝中一片萧条。谢后急切下诏说:“我朝三百余年,待士大夫以礼。现在我和新皇帝遭难,你们大官小官都不曾说一句救国的话。朝中的官员离职逃走,外边的守臣丢印弃城。御史官不能给我纠弹,二三宰相也不能统率。正在里外合谋,陆续在半夜逃跑。你们平日读圣贤书,自许如何,乃在这时作这种事。活着有什么面目见人,死后如何见先帝?”宋朝亡国在即,谢后的恼怒焦急,并不能阻止士大夫的逃跑。“读圣贤书”的士大夫们,只求降元作官,并不顾什么面目。谢太后徒唤奈何了。

张世杰受命总都督府各军。四月,湖北制置副使高达以江陵降元。元朝任高达参知政事。元兵东下,所过之处,宋守臣相继迎降。元兵到扬州。镇守扬州的李庭芝、姜才拒降坚守。阿术、张弘范军来战,姜才肩中流矢,拔矢挥刀而前,元军稍退。姜才入城死守。五月,张世杰部刘师勇收复被元军占领的常州。浙东一些已经降元的州城,又与张世杰军会合,兵势稍振。七月间,张世杰与刘师勇、孙虎臣等结集战船万余艘,驻于焦山,与元军对战。张世杰命令以十船为一方,非有号令,不得发碇。阿术、张弘范以大船发动火攻。宋军死战,不能前进,多投江而死,舟师大溃。张世杰奔耑山,刘师勇回常州,孙虎臣去真州。

文天祥继续请求入卫,得朝廷允准。八月间到达临安,被派到平江作知府。元兵分三路大举进攻。一路沿江入海,取嘉兴府的华亭,一路取常州,一路从建康攻打余杭县西北独松岭上的独松关。陈宜中以为独松关是临安的门户,又调文天祥领兵去援助。十一月,伯颜率领的元兵攻下常州,知州姚*■、都统王安节战死。刘师勇以八骑突围走平江。元兵随后又攻下了独松关,守将张濡逃跑。文天祥援兵未到,独松关已经失守。平江也被元兵攻破。文天祥只好返回临安。

南宋王朝这时由状元出身的留梦炎任左相,陈宜中任右相兼枢密使。文天祥到临安,与张世杰商议,勤王兵马尚有数万,决一死战,万一得胜,淮东出兵截杀元兵后路,国事或许还有转机。文、张联合提出这项建议,陈宜中等一意求降,不予采纳。元兵破独松后,临安危在旦夕。十一月底,左相留梦炎弃官逃跑。十二月初,右相陈宜中得谢后允准,派柳岳到元军求降。伯颜不准。

一二七六年初,元兵阿里海牙部围攻潭州三个月后,潭州城破。知州李芾坚持拒战到最后。元兵入城,李芾对部下沈忠说:“我一家人不能受作俘虏的侮辱,请你把我全家杀死,再杀我。” 沈忠哭泣允许,杀李芾全家后,也把自己一家杀死,最后自刎殉国。潭州破后,袁、连、衡、永、郴、全、道、桂阳、武冈等州军相继降元。宋朝更加危急。

留梦炎逃跑后,谢后命吴坚为左丞相,在朝堂宣布。来上朝的文官,只有六人。谢后又命宗正少卿陆秀夫等去元军求降,请称侄或侄孙。伯颜仍不许。再派监察御史刘到元军,请奉表称臣。伯颜许在长安镇议降。文天祥、张世杰请三宫入海,由他们领兵背城一战。陈宜中不许,随即向元军送上传国玺和帝显的降表投降。伯颜要陈宜中出议投降事。陈宜中在夜间逃往温州。张世杰见临安无望,领兵南下,准备继续抗元。

南宋王室决意投降,右相逃跑。谢后加给文天祥右丞相兼枢密使的称号,要文天祥与吴坚等去元军议降。文天祥与伯颜争辩不屈,又怒斥南宋降将。伯颜放吴坚等回临安,将文天祥扣留在军营,随后又押解北去。三月,伯颜入临安,荣王与芮投降。伯颜将全后和帝显等俘虏北去。谢后因病暂留临安,随后也被押解到燕京。统治达三百年之久的赵宋王朝宣告灭亡了。

元军入临安,南宋灭亡。各地军民仍然继续坚持抗元战斗,在宋代的历史上,写下了最后的篇章。

淮东地区的斗争——南宋亡后,夏贵以淮西全境降元,淮东扬州、真州等地拒不奉诏,坚持据守。

李庭芝、姜才守扬州。元军派李虎到扬州劝降。李庭芝将李虎杀死。元军又派使者以谢后手诏招降。李庭芝在城上对使者说:“奉诏守城,没有听说以诏谕降。”帝显等南宋皇室被元军俘虏北上,途经瓜洲。姜才领兵数千人出战,企图中途截夺皇室,被元兵击退。元阿术军派兵扼守高邮,断扬州粮道。扬州城中粮绝,兵士以牛皮、■糵作食物,仍然拒战不屈。元军再度招降,又被李庭芝拒绝。一二七六年七月,李庭芝、姜才领兵去泰州,准备南下抗战,命朱焕守扬州。朱焕降元。阿术军进围泰州。李庭芝、姜才战败被俘,遇害。元军攻真州,守将苗再成英勇战死。

闽、广和江西的斗争——一二七六年初,临安危急时,秀王赵与择护从九岁的益王赵昰出海,二月到温州。礼部侍郎陆秀夫和将官苏刘义等到温州,往见陈宜中,商议起兵。张世杰也从定海到来。三月,陆秀夫、陈宜中、张世杰等拥赵昰、赵昰到福州。五月间,拥立益王珪作小皇帝,改元景炎树起宋朝的旗帜,图谋恢复,继续抗元。陈宜中任左相兼枢密使,李庭芝任右相,张世杰任枢密副使,陆秀夫签书枢密院事,苏刘义为殿前指挥使。宋兵仍有十七万人。

文天祥被押解途中,经过镇江,乘元兵不备,在夜间逃出,走到真州。坚守扬州的李庭芝以为文天祥投降后又来劝降,令真州守将苗再成拒绝。文天祥去扬州不成,改道经高邮、通州从海上逃到温州。福州新建的小朝廷派人来温州召文天祥。五月间,文天祥到福州,建议从海道恢复两浙,陈宜中不许。七月间,文天祥在南剑州建立都督府,号召各地起兵,夺回江西。原随从文天祥起兵的江西兵士,被元朝遣散。刘洙召集一部分旧部来到福建。福建当地人士也参加了文天祥的队伍。十一月,文天祥移兵到汀州。

这时,元兵自浙江南下,进入福建。知南剑州王积翁逃跑,南剑州失守。陆秀夫、张世杰护卫帝■逃上海船。元兵攻占福州,进至福安县,秀王赵与择战死。十二月,帝■等的海船停泊在广东惠州附近,在水上流亡。

景炎二年正月,文天祥率部移驻漳州龙岩。三月,又移到南岭下的梅州。五月,越过南岭进入江西。江西各地纷纷起而响应。彭震龙在永新起兵,收复县城。文天祥的另一妹夫吉州龙泉人孙栗也在本乡起兵。吉州人民一直在自发地起来抗元。泰和县针工刘士昭曾经联络当地人民,企图夺取县城,被元兵捕获。刘士昭血书“生为宋民,死为宋鬼,赤心报国,一死而已。”自杀殉国。南安军巡检李梓发起兵守城,元兵万余人猛攻不下,到文天祥进兵时,仍然在坚持据守。江西各地人民顽强不屈,坚持战斗,为文天祥进兵准备了条件。文天祥依靠人民群众的支持,进入会昌,在雩都大败元军,进而攻下兴国,收复赣州和吉州的属县。文天祥驻兴国指挥军事,分派赵时赏、邹■领兵攻打赣州和吉州的州城。一时之间,颇有复兴的气势。

元朝随即派出骑兵,由江西宣慰使李恒(西夏人)率领,发动反攻。围攻赣州的文天祥部被元兵打败。元兵乘胜进攻兴国大营。文天祥北上,企图与吉州邹■部会合。行至中途,邹■部也被元兵击溃。八月间,文天祥走到庐陵,遭到元兵追击。文天祥部下的老将巩信率领兵士数十人守住方石岭的山口,掩护文天祥撤退。巩信身中数箭,仍坐在大石上巍然不动。兵士中箭负伤,也依然倚岩石挺立。巩信等全部牺牲后,元兵从山下望去,以为仍有兵士把守,不敢轻进。文天祥得以率部撤走。次日,文天祥部又被元兵追及。赵时赏自称是文天祥,被元兵捉去,被害牺牲。文天祥躲过追兵,退到汀州,整顿残部,又转到循州,屯兵南岭山中。文天祥这次进兵江西,依靠人民群众的支持,迅速取得胜利,又以寡不敌众,迅速遭到失败。文天祥部与帝

昰的小朝廷失掉了联系。这年冬天,即在南岭山中度过。一二七八年二月,才又进兵海丰,向潮州移动。

这年三月,帝昰在广州湾的碙洲病死。陆秀夫、张世杰又拥立八岁的卫王赵昺作皇帝,改元祥兴,继续打着宋朝的旗帜。除宜中见恢复无望,又乘机溜走,逃往占城。六月间,帝昺的小朝廷迁到大海中的厓山,作为最后的据点。

元朝以张弘范为都元帅,李恒为副,率领水军和骑兵,海陆并下,进攻闽、广,企图最后消灭宋军的残余。邹■在吉州败后,仍率领余部在江西战斗,这时也到潮阳来会师。元兵大举南下,文天祥在十二月退出潮阳,转到海丰北的五坡岭,准备进山固守,不幸被元兵追上。邹■自杀殉国,文天祥被俘。

祥兴二年正月,元朝的水军大举进攻厓山。张弘范把文天祥也押到船上。元军的舰队经过珠江口外的零丁洋。作了元朝俘虏的文天祥,想到当年在赣州起兵时赣水的皇恐滩,面对零丁洋,抱定至死不屈的决心,作诗说:“辛苦遭逢起一经,干戈寥落四周星。山河破碎风抛絮,身世飘摇雨打萍。皇恐滩头说皇恐,零丁洋里叹零丁。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元军舰队到了厓山,张弘范要文天祥写信给张世杰劝降。文天祥写出他的过零丁洋诗,作为回答。

张弘范统领的元朝水军,共有战船五百艘,这时只到达三百艘。张世杰有战船一千艘,兵民二十余万。两军在海上对阵。张世杰把宋水军结成一字阵,用绳索将船只联结设防。帝昺、杨后和小朝廷的官员全部上船死守。元兵用火攻,被宋军击退。张世杰统领的宋军,这时在兵力上还处于优势,但只作防守的准备,无意出击。正月底,元朝战船陆续到达。李恒也从广州领兵赶到。二月初六日晨,元朝的水军发起猛攻。元军用炮石、火箭作掩护,突破宋水军阵角,跳上宋船,短兵接战。宋军大败。陆秀夫见无可挽回,抱帝昺投海死。宋官兵或战死或投海殉难。战斗到黄昏结束。几天后,海上陆续漂起的尸体有几万具。张世杰拥杨后乘小船突围而出,退到螺岛,招集残部,图谋再举。四天后遇大风,海船覆没,张世杰等都死在海里。宋朝这支残存的抵抗力量,也完全覆没了。

张弘范得胜而回,把文天祥押解到元大都,关在狱中。元朝统治者用尽一切办法,劝诱文天祥降元,都被拒绝。宋朝的状元宰相留梦炎,逃跑后投降元朝作官,奉命到狱中劝降,被文天祥骂走。无朝又派俘掳来的亡国皇帝赵显去劝降。文天祥只是连声说:“圣驾请回”。文天祥决心宁死不降,在狱中作《正气歌》说:“是气所旁薄,凛烈万古存。当其贯日月,生死安足论!”文天祥被关押三年余,在拒绝了忽必烈的亲自劝降后,被元朝杀害,英勇就义。

厓山败后,曾经上书指责贾似道而遭到贬斥的陈仲微,流落到安南,仍然企望以“回天力量”反元复宋。四年后,病死在安南。临终作诗说:“死为异国他乡鬼,生是江南直谏臣。”安南国王作诗哭悼说:“痛哭江南老巨卿,春风揾泪为伤情。”“回天力量随流水,流水滩头共不平。”表达了对陈仲微抗元斗争的同情和支持。

四川地区的斗争——自宋朝南迁以来,四川军民一直坚持反抗民族压迫和侵掠,具有光荣的战斗传统。南宋亡后,在闽、广地区坚持最后斗争的同时,四川人民也还在坚持战斗。

坚决抗元的王坚被调离后,部将张珏奉命守合州。四川地区一直在和元军反复展开激战。一二七五年,元军大举向四川进攻,叙州、泸州等地的守臣相继投降。张珏拒绝了元军的两次招降,坚持据守。一二七六年,南宋朝廷在临安投降时,张珏在积极备战,计划收复失地。元军围重庆,张珏派遣张万率领水军到重庆,协助守城,出击元军。六月间,收复泸州,大败元军,解除了重庆之围。十二月,重庆守臣迎张珏入重庆,任四川制置使。

金沙国际,帝显降元,诏谕各地投降。张珏拒不奉诏。得知赵昰、赵昰进入广东后,派兵士探访下落,并在钓鱼城营建宫殿,准备迎赵昰来四川,重建宋朝。一二七七年六月,元军大举进攻,占领涪州、万州。十一月,泸州被元军攻破,守臣王世昌自杀。元军集中兵力包围了重庆。

元军派泸州降将向张珏写信劝降,张珏拒绝。一二七八年初,元军猛攻重庆。张珏出城激战。元将汪良臣被射中四箭。张珏终因寡不敌众,退守孤城。张珏部将赵安开城门降元。元军入城,张珏仍率部巷战。败退后乘船东下,被元军追到。张珏被俘后,仍然拒不投降,一二八○年被元朝杀害牺牲。

元朝灭亡了赵宋,但人民群众的反抗斗争并没有由此而终止。在元朝统治下,各族人民继续不屈不挠地展开了反抗阶级压迫和民族压迫的搏斗。

厓山海战,又称崖门战役,是宋朝末年南宋与元朝最后的一次战役。对于元军而言,这是一次以少胜多的大战,宋元双方投入军队三十余万,最终宋军全军覆灭。此次战役之后,宋朝也随之覆灭。

生平

金沙国际 2

金沙国际 3

李芾(?—1276),南宋名臣,字叔章;祖籍广平(今河北永年),后迁至衡州(今湖南衡阳)。他生性聪颖机警,自小立有报国大志,为自己的书斋取名“无暴弃”。

德祐元年(1275)元军大举南侵时,李芾临危受命,冒死赴任,率领潭州(今湖南长沙)军民奋起进行了一场英勇的保卫战,坚守城池4个月之久,重创元军,最终因孤立无援,城破后举家自尽。

南宋祥兴二年,元军在襄樊之战大破宋军以后,铁骑突进,直趋南宋首都临安。失去了襄阳坚城的门户,临安无险可守,南宋完全暴露在元军的铁蹄之下。

李芾最初担任南安司户,后又任祁阳尉。其间,他率百姓开辟荒田,赈济贫民,因此名声大振。不久,他又担任祁阳知县,很快使祁阳旧貌换新颜。李芾因此被提拔为湖南安抚司。

不畏权贵,得罪奸相被罢官

金沙国际 4

1159 年,李芾被起用为湖南提刑。当时,湖南各县盗贼成群,百姓吓得四处逃散。李芾上任后,派民兵昼夜巡罗,又在路旁树一旗帜,上面写道:“作乱者斩帜下”,盗贼遂不敢作乱。

李芾的高祖父李升考取进士,为官时享有清廉名声。靖康之变中,金人破汴京(今河南开封市)时,用刀刃逼迫他父亲,李升奋起反抗,父子俱死。随后,李芾曾祖父举家迁到衡州定居。

元军分数路南下,湖南安抚使兼知州李芾在潭州坚守三个月,大小数十战。元兵一时不能攻克,于是元将阿尔哈雅射书信入城中劝降,但李芾宁死不降。元军猛攻城池,又掘开隍水攻城,宋军力抗,元将阿尔哈雅也被箭射伤。元军大举围城,经过殊死战斗终于攻破城池。

1234 年,我国北方蒙古统治者灭金南下,把矛头指向南宋。从此,宋朝和蒙古统治者之间展开了长期的战争。在困难当头时,李芾怀着报国热情,奔赴抗元前线。首先,李芾募兵勤王,“择壮士3000 人”,命当地土豪尹奋忠为统领,另外又召民兵集中衡州,作为后备。

由于自幼深受祖风熏陶,李芾生性聪颖机警,从小有报国大志。刚开始,他以恩荫补授南安司户(司户是官名,主掌地方户口、钱粮、财物等,南安县在今福建泉州),后担任祁阳县尉,因赈灾救荒,赢得了政声。接着,代理祁阳知县,将该县治理得井井有条,百姓安居乐业。朝廷征召其为湖南安抚司幕僚官,当时永州各县盗贼成群,老百姓吓得四处逃散,朝廷多次招抚,一年多也没有平定。擒贼先擒王,李芾与参议邓炯调1300名精兵攻破了盗贼巢穴,很快擒获了贼人首领蒋时选父子,余党遂平息。

金沙国际 5

金沙国际 6

李芾代理湖南湘潭知县时,北方国土已大片沦陷于元军,战事紧迫,征收的赋税大增,湘潭县有许多大族巨户不愿交赋税,前任知县束手无策,不敢冒犯,只好将赋税压到普通百姓身上。李芾办事公正,不避权贵,要求一律按核查的户籍交赋税,赋税徭役大大平均了。

知衡州尹谷与全家自焚,李芾大摆酒宴后命部属沈忠杀其全家,沈忠后亦全家殉国。潭州百姓知道这个消息后多举家自尽,城中的水井中和林木上均布满了尸体。

1258 年,忽必烈率军进攻鄂州,遭到南宋军民奋勇抵抗。但当时总管江上防务的是宰相贾似道,他素来怯懦畏敌。不敢交锋。这时,赶紧派人和蒙古议和。结果,南宋以割长江以北之地并称臣纳贡的条件换取了蒙军撤出鄂州。

金沙国际 7

参考文献:《宋史》

咸淳十年(1274 年)七月,宋度宗死,贾似道立了一个4 岁的小孩赵显为皇帝。九月,以左丞相伯颜为首的元军主力自襄阳南侵,最后渡过长江,鄂州即向元军投降。伯颜率主力东下,直奔临安,沿途宋军纷纷投降。消息传来,南宋政府大惊,下诏要各地起兵勤王,并要贾似道出兵抗元。贾似道不得已,拖到德祐元年(1275 年)才出兵。但他并无诚意,不久,兵败芜湖。宋朝廷迫于舆论,不得不将他罢官。

咸淳元年(1265),李芾被重用为临安府尹。临安是南宋的政治中枢,临安府尹头上直接顶着皇上和京城的各种权贵,因此很容易得罪朝中大臣。当时奸臣贾似道当权,前任府尹事无巨细先禀告宰相贾似道才能实行,而李芾偏不禀告。福王府有逼迫他人致死的,贾似道极力为之营救,李芾坚持法办,写信往复辩论,终于把凶手绳之以法。一次,李芾出去巡视火器具的制作情况,发现有老百姓不按规定制作火具,问及原因,回答说:“是贾似道的家人。”李芾立即按律对这人施以杖刑。贾似道知道后大怒,指使台谏大臣诬陷李芾犯有贪赃罪,罢免了他的官职。

贾似道被贬后,李芾出任潭州知州兼湖南安抚使。当时,湖北许多郡县都已归附元朝,李芾许多好友劝他不要上任。李芾说:‘吾岂昧于谋身哉?弟以世受国恩,虽废弃中犹思所以报者,今幸用我,我以家许国矣。”

临危受命,率三千壮士死守潭州

当时李芾正好有一女儿不幸病死,他悲恸欲绝,但想到自己身负重任,遂挥泪前行。

1273年,蒙古大军大举南下,一路势如破竹,攻下华中重镇襄阳、樊城,致使南宋门户洞开。在元军“屠城令”的威慑下,沿途州县纷纷望风而降。元军顺汉水长驱东下,强渡长江,次年鄂州投降。元右丞相阿里海牙率元军一部南下直逼湖南。

德元年七月,李芾到达潭州(今长沙),当时潭州兵力都已外调,李芾仓促募兵,勉强招满3000 人。另外,他说服了本地一些土豪抗元,取得他们的支持。与此同时,从湖北、四川等 地调来一批援军。李芾集合这些力量,与潭州人民一起,准备与元兵决一死战。这时,元朝右丞相阿里海牙已经攻下江陵,他抽出一部分兵力戍守常德,然后集中力量进攻潭州。

1275年三月,元军攻打岳州,驻军以城降。4月,江陵陷落,常德府、鼎州、澧州守将相继出降。元兵继续南进,围攻潭州。当时,贾似道率13万大军、数千艘战舰迎敌,却在安徽芜湖遭遇溃败,无奈之下贾只好恢复李芾的官职。

李芾派大将於兴带兵迎敌,不幸於兴中箭身亡。九月,李芾命另一大将继明率兵抵抗,但元军攻势太猛,宋军还没来得及出兵,元军已包围了潭州。在此情况下,李芾亲自迎敌。十月,宋军几乎弹尽粮绝,李芾“日以忠义勉其将士”,率领宋军坚持抵抗。当时宋军“死伤相藉,人犹饮血乘城殊死战”。元军时派人来劝降,“李芾杀之以殉”。十二月,潭州城形势更加危急,一些士兵哭着问李芾,“形势如此危急,我们死不足惜,但是百姓怎么办呢?”李芾恐此言动摇军心,遂佯装大怒,说:“国家平时所以厚养汝者,为今日也,汝第死守,有后言者吾先杀汝。”

而此时,形势已危如累卵,潭州以北皆已被元军占领,潭州守军都已外调,元军的游骑已进入潭州附近的湘阴县、益阳县等。李芾的朋友劝他不要去赴任,他泪流满面地说:“吾岂昧于谋身哉?吾世受国恩,虽废弃中,犹思所以报者,今幸用我,我以家许国矣。”

除夕,元兵登上潭州城门,南宋许多大将均率家属以死报国。李芾召一心腹名叫沈忠,说:“吾力竭,理当死,吾家人亦不可辱于俘,汝尽杀之,而后杀我”。沈忠伏地磕头,喋血满地说:‘我不能这样做。”据《宋史》,当时“芾固命之”,沈忠含泪应允,随取酒让李芾家属喝醉,“乃刃之”,“芾亦引颈受刃”。

此时,李芾的心中可谓积满了国恨家仇,一心想着抗元到底,报效国家,完全置个人安危于不顾。赴任前,李芾的一个女儿不幸病死,他忍住心中的悲恸,想到自己身负重任,毅然挥泪前行。

李芾卒后,追谥为忠节公,潭州、衡州士民建“”祭祀;著有《南岳衡山记》,《宋史》卷四百五十有传。

1275年七月,李芾在难民潮中一路逆行,抵达潭州。刚到潭州,他便含泪遣送幼子裕孙携族谱出城,孙子辅叔当时正好在温州亲侄女家迎娶,都得以幸存。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因为仓促募兵,李芾勉强招了不到3000人,同时发动乡里豪强领头召集民兵充当守备救援,又结交溪峒蛮作为声援,修缮器械,储备粮草,在江中植立栅栏修筑营垒,命令刘孝忠统领各军。

李芾开始的想法是御敌于城门之外。但没想到,元军攻势太猛,战事恶化得比他想象的还要厉害。李芾派遣将领於兴率兵在湘阴抵御,於兴战死。九月,又调遣军队出城抵御,军队来不及出发,而元大军已经包围了潭州城。

李芾慷慨激昂登上城墙,“与诸将分地而守,民老弱亦皆出,结保伍助之,不令而集”。 十月,元兵攻打西边营垒,刘孝忠等人奋起抗战,李芾冒着箭矢亲自督战。经过3个多月的苦守,宋军几乎弹尽粮绝,李芾“日以忠义勉其将士”,率领军民坚持抵抗。围城日久,城中的箭很快用完了,李芾命人将废旧箭镞磨光,收集民间羽扇作为箭羽,立即修复好了一大批箭。城中的盐很快也吃光了,李芾取出府库中的积盐席,焚烧成灰再熬煮,提取盐供军民食用。粮食没有了,就发动大家捕雀捉鼠充饥。李芾亲自安抚慰问伤者,给以医药,日夜巡视城防,与军民同食共寝,每天用忠义勉励将士们奋勇杀敌。宋史中这样描述这场惨烈的战斗,“死伤相藉,人犹饮血乘城殊死战”。

元右丞相阿里海牙率大军一路招降,本以为大军取潭州是轻而易举的事,于是派南宋降将来招降,李芾当场斩杀来人,以宣示抗元决心。

金沙国际 8

不懼强敌,城破后举家殉国

由于孤立无援,到十二月,潭州城形势更加危急,雪上加霜的是,守城大将被炮击中,瘫痪不能起身,诸将人心涣散。眼看随时都有可能破城,一些士兵哭作一团,议论着想投降。李芾大骂说:“国家平时之所以厚禄善待你们,是为了今天要你们报国。你们只管死死守住,以后再有谁这样说,我就先杀了他!”

除夕之夜,元兵登上了潭州城门,刚打退,旋即又像蚂蚁一样蜂拥而至,附墙而登,城已破。与李芾一道守城的衡州太守尹谷(字务实,被聘为参谋)得知元兵已登城,于是积薪闭户,全家人坐在一起举火自焚。李芾闻讯赶到,感叹不已,以酒祭奠,叹道:“务实真男子也,先我就义矣!”

当晚,他亲自书写“尽忠”作为号令,与下属、幕僚痛饮后,来到长沙小西门内的熊湘阁,把剩下的金子都给了身边的心腹沈忠,并对他说:“吾力竭,理当死,吾家人亦不可辱于俘,汝尽杀之,而后杀我。”沈忠伏地磕头,喋血满地,说万万不能。李芾毅然决绝地命令他执行。城已破,元兵随时可能到来,沈忠只得含泪应允,拿酒让李芾的家人喝醉后,将全家19人皆用刀杀死,“芾亦引颈受刃”。 沈忠放火焚烧了熊湘阁,再回家杀了自己的妻子,然后纵身火海。

消息传出后,城中百姓深受感动,杀身殉国者甚众,誓死不为元军俘虏。宋史记载,“多举家自尽,城无虚井,缢林者累累相比”。数百名岳麓书院的书生在城破前一刻依然在朗诵诗书,元军进城后,这些平日里文弱的书生被激发了血性,拿起武器义无反顾地冲向敌人,最终全部阵亡。

明成化五年(1469),后人为纪念李芾,在他殉难的熊湘阁修建了“李忠烈公祠”。湖南茶陵籍的大学士、户部尚书李东阳为之作记,并在《长沙竹枝词》里称颂李芾的气节:“马殷宫前江水流,定王台下暮云收。有井犹名贾太傅,无人不祭李潭州。”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由金沙国际发布于历史人物,转载请注明出处:李芾曾祖父举家迁到衡州定居,猎历史网 - www.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