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军队在解放战争期间计有85名将军在战场上

但根据最新出版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史》第五卷--"全国解放战争四年俘毙及投诚之敌高级军官人数统计"记载,国民党军队在解放战争期间计有85名将军在战场上阵亡。之所以出现如此大的数字差异,除了对"官位"和"职级"定义的不同之外,还有对于正规军将军和非正规军将军的统计也有争议。有的主张全录,有的则主张只统计正规军这一块。于是在多种情况之下,不同的数据也就产生了。

在整个解放战争中,国民党军队“团灭”的情况却十分罕见。一支部队能打到高级军官全部阵亡的结果,也可从侧面反映出战斗的激烈和悲惨。

图片 1邱清泉 邱清泉性格特立独行,暴躁狂妄,打起仗来又不要命,人称“邱疯子”。解放战争时期,曾经率领国民党军队王牌主力疯狂进攻解放区和解放军,最终兵败身亡。 邱清泉简介 邱清泉(1902-1949),字雨庵。抗日爱国将领,国民革命军陆军二级上将,浙江温州蒲州人。温州中学毕业,半工半读于上海大学社会学系,后入黄埔军校二期工兵科毕业。邱清泉性格特立独行,暴躁狂妄,打起仗来又不要命,人称"邱疯子"。邱清泉文化功底深厚,精通英、德文,擅诗文,喜好军事学术研究和诗词创作,先后撰写了《教战一集》、《教战二集》、《建军从论》等一系列军事著作,可谓才华横溢的军中秀才。亦有浓厚的抗日爱国思想,抗战期间骁勇善战,参加昆仑关战役一战成名,参加滇缅龙陵战役,屡建奇功,可谓有功于民族的抗日名将。虽然对同僚粗鲁无礼,但对下属却爱惜有加,更以善于治军享誉于黄埔诸将,号称国民党军队五大王牌主力之一的第5军和以第5军为基础扩编的王牌兵团──第2兵团就是他亲手调教而成。 1948年参与淮海战役,12月撤出徐州,在河南东部徐州萧县被华东野战军第1纵队包围。1949年1月10日凌晨邱清泉在警卫营保护下向南突围,凌晨时分到达张庙堂第二零零师指挥所。最后阵亡于张庙堂村东南约四百多米的一片农田里。 邱清泉兵团 邱清泉兵团,正式名称为国民党军第二兵团。与黄维兵团、廖耀湘兵团并称国民党军三大主力兵团。淮海战役前,邱清泉兵团下辖三个半军,即第五、第七十、第七十四军和第十二军之一一二师、第五十五军之一八一师,及独立骑兵旅。 第五军号称国民党军“五大主力”之一,是一支战斗力很强的部队。说起第五军的源头,就要说起国民党军第一个装甲部队——由军政部交辎学校战车教导营、炮兵营和交通司机器脚踏车一个连合编的装甲团。1938年1月,该装甲团扩编为陆军第二〇〇师,师长为杜聿明。9月,由第二〇〇师及由第二〇〇师拨补干部并接收湘赣军管区新兵组建的新编第二十二师,加上在淞沪会战中损失惨重的湘军残部整编而成的第七十七师,合编为国民党军第一个机械化军新编第十一军,徐庭瑶任军长,杜聿明任副军长。1939年2月,该军改编为第五军,杜聿明任军长。下辖第二〇〇师,戴安澜任师长;荣誉第一师,郑洞国任师长;新编第二十二师,邱清泉任师长。同年12月,第五军对攻陷桂南战略要地昆仑关的日军第五师团第十二旅团展开反攻,经过激烈战斗和反复争夺,终于将日军全部肃清,击毙日军旅团长中村正雄,粉碎了日军截断华南交通线的企图。 1942年2月,第五军加入中国远征军入缅作战,同年5月,在同古之战后,奉命撤回滇西休整,除新编第二十二师撤入印度,后编入中国驻印军外,其他部队辗转行军于崇山峻岭、环境极其恶劣的野人山,弹尽粮绝,伤亡惨重,第二〇〇师师长戴安澜身负重伤后,在缅甸茅邦村以身殉国。1944年9月,第五军(下辖第四十九师、第九十六师、第二〇〇师)在中国远征军编成内,参加滇西战役。1945年1月,配合盟军攻占畹町城,打通滇缅公路后返回昆明。1946年3月,第五军(军长邱清泉,副军长余韶、高吉人,下辖第四十五师、第九十六师、第二〇〇师)奉命进入华中地区。1946年6月,改编为整编第五师,师长邱清泉,副师长高吉人,所辖三个师改编为整编旅,整编第四十五旅,旅长郭吉谦;整编第九十六旅,旅长邓军林;整编第二〇〇旅,旅长熊笑三。1946年下半年,在华东地区多次与人民解放军作战,先后参加了苏中战役、定陶战役、巨野战役。1947年,参加了泰蒙战役、孟良崮战役、津浦路战役、沙土集战役、平汉陇海路战役。1948年9月,恢复第五军番号,熊笑三任军长,黄宗颜、郭吉谦任副军长,下辖第四十五师,师长崔贤文;第四十六师,师长陈辅汉;第二〇〇师,师长周朗。 第七十军系抗战爆发后,由第二十八军第十九师扩编而成。在抗日战争中参加过送沪会战、武汉会战、第二次长沙会战、1939年冬季攻势作战、上高会战、浙赣录会战、南战场闽浙追击作战。抗战胜利后,到台湾接受日军投降。1946年7月,改编为整编第七十师,师长陈颐鼎,副师长黄国华,担任守备台湾任务。下辖整编第七十五旅,旅长罗哲东;整编第一〇七旅,旅长由黄国华兼。1947年1月,被调到华东战场,整编第七十五旅改番号为整编第一九三旅,罗哲东任旅长;整编第一〇七旅改番号为整编第一四〇旅,旅长谢懋权。在鲁西南战役中,该师师部及整编第一四〇旅被晋冀鲁豫野战军全歼,中将师长陈颐鼎、少将副师长罗哲东被俘。战役后,重建的整编第一四〇旅改隶重庆绥靖公署直辖,整编第一九三旅被撤销。另将整编第五师第九十六旅、整编第三十二师第一三九旅、新建的第三十二旅重建整编第七十师,师长高吉人。1948年9月,整编第七十师恢复第七十军番号,隶属第二兵团。高吉人任军长,邓军林代理军长。下辖第三十二师,师长龚世英;第九十六师,师长刘志道;第一三九师,师长唐化南。 第七十四军曾经也是国民党军“五大主力”之一。组建于1937年8月,俞济时任军长。下辖第五十一师,王耀武任师长;第五十八师,俞济时兼任师长。该军编成后,即参加了淞沪会战。会战中,第五十七师拨归该军建制,师长为施中诚。同年11月,参加南京保卫战。1938年5月至1939年初,参加了豫鲁皖边作战、武汉会战、南昌会战等。1939年6月,俞济时升任第十集团军副司令,王耀武接任军长,冯圣法、施中诚任副军长。同年9月至12月,参加第一次长沙会战及1939年冬季攻势作战。1941年3月至9月,参加上高会战和第二次长沙会战。在第二次长沙会战中,第五十八师师长廖龄奇由于指挥不力被枪决,张灵甫接任该师师长。1942年5月至1943年11月,该军先后参加浙赣路会战、鄂西会战、常德会战,在这几次会战中,第七十四军勇猛无畏,屡挫日军,被誉为“虎部队”。特别是第五十七师在师长余程万率领下,坚守常德城,顽强抗击日军两个师团在飞机、大炮火力掩护下的持续进攻,血战15日,被称之为国民党军自淞沪会战以来最顽强的一次防御战。1944年1月,王耀武升任第二十四集团军司令,施中诚任军长,余程万任副军长。下辖第五十一师,周志道任师长;第五十七师,李琰任师长;第五十八师,张灵甫任师长。同年5月至1945年4月,该军参加了长衡会战、湘西会战。1946年3月,该军改编为整编第七十四师,原军长施中诚升任第二十集团军副总司令,张灵甫接任师长兼南京警备司令,蔡仁杰任副师长。原第五十一师改编为整编第五十一旅,邱维达任旅长;原第五十七师改编为整编第五十七旅,李琰任旅长;原第五十八师改编为整编第五十八旅,卢醒任旅长。其后,参加了淮南进攻战、两淮进攻战、盐淮地区进攻战和莱芜战役。1947年3月,国民党军对山东解放区发动重点进攻后,先后参加了泰蒙战役和孟良崮战役。在孟良崮战役中,该师三个整编旅被人民解放军全歼,师长张灵甫、副师长蔡仁杰、整编第五十八旅旅长卢醒等被击毙,师参谋长魏振钺、师副参谋长李运良、整编第五十一旅代旅长陈传钧、整编第五十七旅副旅长陈嘘云等被俘。同年,国民党军收拾该师残部,与青岛警备旅合编,重建整编第七十四师,邱维达任师长。下辖整编第五十一旅,王梦庚任旅长;整编第五十七旅,李镇任旅长;整编第五十八旅,王奎昌任旅长。1948年9月,整编第七十四师恢复第七十四军番号,邱维达任军长,贺执圭、杜鼎任副军长。下辖第五十一师,王梦庚任师长;第五十七师,杨品任师长;第五十八师,王奎昌任师长。但是在济南战役中,第五十七师空运济南增援王耀武,结果被解放军全歼,师长杨品被俘。该师不得不又重建,以冯继异为师长。 第十二军系由东北军旧部于1844年10月改编而成,霍守义任军长。下辖第一一一师,孙焕彩任师长;第一一二师,霍守义兼任师长。1945年3月,参加豫西鄂北抗日作战。9月,新编第三十六师归该军建制。1946年6月,参加胶济路进攻作战,7月,新编第三十六师在济阳被解放军歼其一部。1947年1月,该军参加莱芜战役,新编第三十六师被全歼。1947年4月,该军改编为整编第十二师,霍守义任师长,熊仁荣任副师长。原第一一一师改编为整编第一一一旅,孙焕彩任旅长;第一一二师改编为整编第一一二旅,于一凡任旅长。1948年5月,整编第十二师参加津浦路中段战役,该师师部及所属第一一一旅全部、第一一二旅一个团被解放军全歼,师长霍守义、副师长熊仁荣、整编第一一一旅旅长孙焕彩被俘。战后,该师残部与地方保安部队重建整编第十二师。同年10月,该师恢复第十二军番号,舒荣任军长,于一凡任副军长。原整编第一一二旅恢复第一一二师番号,于一凡兼任师长;原整编第二三八旅恢复第二三八师番号。第一一二师列入第二兵团建制。 第五十五军原系西北军韩复榘一部,1937年8月组建,军长曹福林。在抗战中,该军参加过台儿庄战役、武汉会战、随枣会战、1939年冬季攻势作战、枣宜会战、豫南战役、第二次长沙会战、鄂西会战、常德会战、豫中会战、豫西鄂北会战等。解放战争中,参加过陇海路中断战役、定陶战役、巨野战役、巨金鱼战役、豫皖边战役、鲁西南战役、豫东战役等,统率机关及下辖各部多次被解放军全歼,后又重建。1949年9月,第五十五军军长为曹福林,副军长为米文和、许文耀、陈宇书。下辖第二十九师,黄俊芳任师长;第七十四师,李益智任师长;第一八一师,米文和兼任师长。9月下旬,第五十五军由郑州后撤淮南地区,第一八一师列入第二兵团建制。 第二兵团在素质上较优于国民党军的其他兵团,在蒋介石心目中,这是一个王牌兵团,攻击能力与机动能力相当强,但是缺点是打野战有锐力,而守备的坚韧耐力则比较差。三个主力军中,以第五军最强,装备精良,没有被打垮过。而第七十军、第七十四军都是在被解放军全歼过以后重建的部队。

图片 2

1946年12月发生的鲁南战役便是其中一个典型例子。在这次战役中,参战的国民党军队大都遭到重创,前文中提到的戴之奇便是在这次战役中自戕的。在参战部队中,整编第44旅最为惨烈,该旅少将旅长蒋修仁、少将副旅长于显文、少将参谋长葛振铎于1947年1月4日在峄县全部阵亡,所属两名团长则全部当了俘虏。战后,整编第44旅因全军覆没,被撤销番号。这样的"团灭"方式,在整个解放战争中仅此一例。

在1948年2月发生的瓦子街战役虽然不如整44旅那么悲惨,但参战部队的各级主官也大都阵亡。除了前文中提到用手榴弹自戕的刘戡外,整编第90师中将师长严明、整编第31旅少将旅长周由之、整编第47旅少将旅长李达、整编第53旅少将副旅长韩指针都在此战阵亡。

整编74师前身是抗战中的铁军第74军,到了1946年3月74军改编为整编74师,当时全师3万余人,和一个军的兵力差不多,而且该师全副美系装备,战斗极为强悍,而出任师长之位的正是张灵甫,装备又好,加上又是名将张灵甫带领,而且,兵员又是刚刚经历八年抗战走过来的老兵,可称得上是天下第一师。

除此之外,至今还有为中弹身亡还是自戕身亡争论不休的情况发生。著名事例有二,其一是1947年5月16日在蒙阴阵亡的整编第74师少将师长张灵甫、少将副师长蔡仁杰、整编第58旅少将旅长卢醒的死因。在解放军战史中,对这三人的死因多记载为"击毙",即在与解放军的激烈交火中中弹身亡。不过在国民党军队的战史中,则统一口径称他们是"自戕",且还有具体自戕过程的描述。

在笔者统计的110位阵亡将军中,毕业于中央军校的毕业生,高达62位,占总数的56%。位列第二的则是毕业于北方军校的毕业生,只有6人,占总数的5%。位列第三的是毕业于保定军校的毕业生,仅4人,占总数的4%不到。如果从军队派系来看,中央军高达63人,占总数的57%。其次是晋绥军,12人,占总数的11%。第三为西北军,9人,占总数的8%。

后来我们都知道在孟良崮战役中,被华东野战军歼灭在孟良崮上,张灵甫战死副师长蔡仁杰也战死,那么“张灵甫整编74师,麾下三位旅长,后来结局都如何”?

根据《中国人民解放军全史》记载,国民党军队截止到1950年6月为止总计被歼灭807.135万人(其中非正规军252.888万人),另有63万余人投诚,114万人起义或接受和平改编,缴获各种火炮54430门,各种枪支3481870支/挺,各种飞机189架,各种舰艇200艘,各种坦克622辆,各种装甲车389辆,各种汽车22012辆,各种子弹507984770发,各种炮弹5527400发,各种手榴弹3635790枚,炸药1458814斤。

虽然是自戕,但具体的操作方式却有多种。如1946年12月18日在沭阳自戕的整编第69师中将师长戴之奇,是用手枪射击左胸身亡。1948年1月14日在涞水自戕的第35军中将军长鲁英麟,是用手枪射击头部太阳穴身亡。

在接下来的解放战争中,淮阴之战中重创华中,还有之后的涟水之战整编第74师都让华野部队吃了不少苦头,可见作战力强。

在1948年2月发生的瓦子街战役虽然不如整44旅那么悲惨,但参战部队的各级主官也大都阵亡。除了前文中提到用手榴弹自戕的刘戡外,整编第90师中将师长严明、整编第31旅少将旅长周由之、整编第47旅少将旅长李达、整编第53旅少将副旅长韩指针都在此战阵亡。

唐式遵

第一位是51旅旅长陈传钧,他毕业于黄埔五期,在八年抗战中,参加过许多战斗,也让他渐渐成为一名出色的军人。等抗战结束后,74军改编为整编74师,他担任51旅旅长,跟着师长张灵甫为打内战而奔走,同时也注定他有不好的结局,最后在孟良崮战役中被俘,从此开始了他的监狱生涯。

虽然是自戕,但具体的操作方式却有多种。如1946年12月18日在沭阳自戕的整编第69师中将师长戴之奇,是用手枪射击左胸身亡。1948年1月14日在涞水自戕的第35军中将军长鲁英麟,是用手枪射击头部太阳穴身亡。

除此之外,至今还有为中弹身亡还是自戕身亡争论不休的情况发生。著名事例有二,其一是1947年5月16日在蒙阴阵亡的整编第74师少将师长张灵甫、少将副师长蔡仁杰、整编第58旅少将旅长卢醒的死因。在解放军战史中,对这三人的死因多记载为“击毙”,即在与解放军的激烈交火中中弹身亡。不过在国民党军队的战史中,则统一口径称他们是“自戕”,且还有具体自戕过程的描述。

第二位是57旅旅长陈嘘云,他毕业于黄埔四期与师长张灵甫是同学关系,在八年抗战中担任第七十四军五十七师任参谋长、副师长、师长等职位,并且参加长衡会战、常德会战、湘西会战等重要战役。

在整个解放战争中,国民党军队"团灭"的情况却十分罕见。一支部队能打到高级军官全部阵亡的结果,也可从侧面反映出战斗的激烈和悲惨。

1946年12月发生的鲁南战役便是其中一个典型例子。在这次战役中,参战的国民党军队大都遭到重创,前文中提到的戴之奇便是在这次战役中自戕的。在参战部队中,整编第44旅最为惨烈,该旅少将旅长蒋修仁、少将副旅长于显文、少将参谋长葛振铎于1947年1月4日在峄县全部阵亡,所属两名团长则全部当了俘虏。战后,整编第44旅因全军覆没,被撤销番号。这样的“团灭”方式,在整个解放战争中仅此一例。

第三位是58旅旅长卢醒,湖北人他不属于黄埔生,而毕业于军校高等教育班第九期,因此他也没有参加东征,北伐与中原大战,要知道不是黄埔生,在军中都要矮一截。

图片 3

将军在战场上阵亡,无外乎两种,即中弹和自戕。军人在战场上的死亡原因大多数是因中弹而亡,不过也有少数是自戕,这一点,在将军阶层中屡见不鲜。究其自戕原因,只有一种,那就是兵败。

昔日的虎贲军在抗战中英勇无比,可惜到了解放战争中,在张灵甫的带领下,最终命丧孟良崮,张灵甫与副师长蔡仁杰一同牺牲,而麾下三位旅长,两位被俘,一位成仁。

第一位阵亡的将军是第7集团军中将副总司令彭毓斌。抗战胜利后不久,阎锡山为了抢夺胜利果实出兵上党地区,结果部队反被八路军包围。危急时刻,阎锡山命彭毓斌率部解围,不想在长治遭到伏击。彭毓斌率部突围失败后,在负伤后开枪自戕,时为1945年10月12日。如果以解放战争正式开始为起点的话,那就是交通警察第7总队少将总队长熊剑东,1946年8月22日在丁堰阵亡。

在解放战争开始阶段,因解放军居于劣势,因此国民党将军的阵亡数相对较少。但在经过1946年和1947年的苦战之后,国共两军的实力却逐渐成反比增长。到1948年下半年,尤其是在经过三大战役之后,国民党军队已经完全没有能力再与解放军展开决战了。而这三次战役,也是国民党将军阵亡比例最高的典型,计阵亡13人,占总数的12%。

图片 4

在笔者统计的110位阵亡将军中,毕业于中央军校(俗称黄埔军校)的毕业生,高达62位,占总数的56%。位列第二的则是毕业于北方军校的毕业生,只有6人,占总数的5%。位列第三的是毕业于保定军校的毕业生,仅4人,占总数的4%不到。如果从军队派系来看,中央军高达63人,占总数的57%。其次是晋绥军,12人,占总数的11%。第三为西北军,9人,占总数的8%。

前述两例是以手枪射击身体要害部位致死,结果多是保留全尸。但也有极端行为者,如1948年3月1日在宜川自戕的整编第29军中将军长刘戡,他便是以手榴弹置于腹部采取蹲姿等待爆炸而亡,其惨状不难想象。

因此卢醒只能只战场上的战功来垫脚,在抗战中他勇猛无前,可是到了解放战争中一样勇猛无前,结果在1947年5月16日在孟良崮战役中被我军击毙,后蒋介石为表他杀身成仁之英勇追赠为陆军中将。

唐式遵

在阵亡的将军中,级别最高的是西南军政长官公署上将副长官兼西南游击第2路总司令唐式遵。在1949年12月川军各部将领纷纷起义之时,赋闲已久的唐式遵却接受蒋介石的委任组织各路残兵在西康开展游击作战,于1950年3月28日在西昌阵亡。

等到了解放战争74军改编为整编74师,他担任57旅旅长之位,为蒋介石打内战充当前峰,最后在孟良崮战役中兵败被我军俘虏。

其二是1949年1月10日在萧县阵亡的第2兵团中将司令官邱清泉。解放军战史皆称为"击毙",但国民党军队的战史则多称为"自戕",甚至还有声称目击邱氏自杀者,提出了邱清泉是用"电光手枪"射击腹部重伤未死,再命随从补枪的说法。

第一位阵亡的将军是第7集团军中将副总司令彭毓斌。抗战胜利后不久,阎锡山为了抢夺胜利果实出兵上党地区,结果部队反被八路军包围。危急时刻,阎锡山命彭毓斌率部解围,不想在长治遭到伏击。彭毓斌率部突围失败后,在负伤后开枪自戕,时为1945年10月12日。如果以解放战争正式开始为起点的话,那就是交通警察第7总队少将总队长熊剑东,1946年8月22日在丁堰阵亡。

图片 5

张灵甫

限于掌握信息的不足,张灵甫、邱清泉等死因究竟为何仍无法得出结论。但无论如何,他们在与解放军作战的过程中阵亡,是毋庸置疑的。张灵甫、蔡仁杰、卢醒在阵亡后都被追赠为陆军中将,邱清泉更是被追赠为陆军上将。

待至解放军于1949年4月发起渡江战役之后,已经无力回天的国民党军队便开始大溃退。在此情况下,将军的阵亡数也不断上升,这其中尤以西南地区阵亡比率最高。从1949年4月到1950年5月,计阵亡24人,占总数的22%。

图片 6

阵亡还是自戕

图片 7

图片 8

待至解放军于1949年4月发起渡江战役之后,已经无力回天的国民党军队便开始大溃退。在此情况下,将军的阵亡数也不断上升,这其中尤以西南地区阵亡比率最高。从1949年4月到1950年5月,计阵亡24人,占总数的22%。

将军在战场上阵亡,无外乎两种,即中弹和自戕。军人在战场上的死亡原因大多数是因中弹而亡,不过也有少数是自戕,这一点,在将军阶层中屡见不鲜。究其自戕原因,只有一种,那就是兵败。

图片 9

上述数据基本概括了国民党军队在解放战争时期损失的方方面面,不过却有一个数据至今没有得到权威公布,那就是从1945年9月上党战役开始,至1950年5月海南战役结束,国民党军队在此期间到底战死了多少将军呢?要问国民党军队在解放战争时期多少将军战死,恐怕没有几人能够说清楚。笔者曾经询问一些对解放战争相关历史感兴趣的朋友,大多只知道张灵甫、黄百韬、邱清泉等寥寥数人,回答出最多的一位也只说出了21位。不少朋友认为在解放战争时期阵亡的国民党将军顶多30位,不可能再多了。

展开剩余72%

在解放战争开始阶段,因解放军居于劣势,因此国民党将军的阵亡数相对较少。但在经过1946年和1947年的苦战之后,国共两军的实力却逐渐成反比增长。到1948年下半年,尤其是在经过三大战役之后,国民党军队已经完全没有能力再与解放军展开决战了。而这三次战役,也是国民党将军阵亡比例最高的典型,计阵亡13人,占总数的12%。

解放军缴获蒋介石给黄百韬的亲笔信照片及胸章。黄百韬阵亡于淮海战役

图片 10

其二是1949年1月10日在萧县阵亡的第2兵团中将司令官邱清泉。解放军战史皆称为“击毙”,但国民党军队的战史则多称为“自戕”,甚至还有声称目击邱氏自杀者,提出了邱清泉是用“电光手枪”射击腹部重伤未死,再命随从补枪的说法。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张灵甫

前述两例是以手枪射击身体要害部位致死,结果多是保留全尸。但也有极端行为者,如1948年3月1日在宜川自戕的整编第29军中将军长刘戡,他便是以手榴弹置于腹部采取蹲姿等待爆炸而亡,其惨状不难想象。

根据《中国人民解放军全史》记载,国民党军队截止到1950年6月为止总计被歼灭807.135万人(其中非正规军252.888万人),另有63万余人投诚,114万人起义或接受和平改编,缴获各种火炮54430门,各种枪支3481870支/挺,各种飞机189架,各种舰艇200艘,各种坦克622辆,各种装甲车389辆,各种汽车22012辆,各种子弹507984770发,各种炮弹5527400发,各种手榴弹3635790枚,炸药1458814斤。

图片 11

上述数据基本概括了国民党军队在解放战争时期损失的方方面面,不过却有一个数据至今没有得到权威公布,那就是从1945年9月上党战役开始,至1950年5月海南战役结束,国民党军队在此期间到底战死了多少将军呢?要问国民党军队在解放战争时期多少将军战死,恐怕没有几人能够说清楚。笔者曾经询问一些对解放战争相关历史感兴趣的朋友,大多只知道张灵甫、黄百韬、邱清泉等寥寥数人,回答出最多的一位也只说出了21位。不少朋友认为在解放战争时期阵亡的国民党将军顶多30位,不可能再多了。但根据最新出版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史》第五卷——“全国解放战争四年俘毙及投诚之敌高级军官人数统计”记载,国民党军队在解放战争期间计有85名将军在战场上阵亡。之所以出现如此大的数字差异,除了对“官位”和“职级”定义的不同之外,还有对于正规军将军和非正规军将军的统计也有争议。有的主张全录,有的则主张只统计正规军这一块。于是在多种情况之下,不同的数据也就产生了。

限于掌握信息的不足,张灵甫、邱清泉等死因究竟为何仍无法得出结论。但无论如何,他们在与解放军作战的过程中阵亡,是毋庸置疑的。张灵甫、蔡仁杰、卢醒在阵亡后都被追赠为陆军中将,邱清泉更是被追赠为陆军上将。

团灭,高级军官也阵亡

在阵亡的将军中,级别最高的是西南军政长官公署上将副长官兼西南游击第2路总司令唐式遵。在1949年12月川军各部将领纷纷起义之时,赋闲已久的唐式遵却接受蒋介石的委任组织各路残兵在西康开展游击作战,于1950年3月28日在西昌阵亡。

本文由金沙国际发布于历史人物,转载请注明出处:国民党军队在解放战争期间计有85名将军在战场上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