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宋孔陈四大家族权倾一时,「即便1949年以后外

一个甲子前,蒋宋孔陈“四大家族”权倾一时;如今,蒋家凋零落寞,而宋家、孔家、陈家的后人,则十分低调地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他们来自“四大家族”,却刻意回避“豪门”背景。对于先人功过的种种争议,他们也坦然处之。

的后代: , 时期政治家、外交家和金融家,是 时期四大家族之一宋家宋子文是宋嘉树之子。宋子文号称 首富,1925年任国民政府财政部长。1949年去香港,后移居美国纽约,1971年4月25日卒于旧金山。接下来由小编来为大家说说宋子文的后代。 宋氏家族长久以来被视为中国20世纪上半叶最有影响力的家族。宋子文(T.V.Soong)的父亲宋耀如担任传教士且是孙中山先生革命事业的支持者,母亲倪桂珍是明代科学家徐光启的后代。宋子文大姐宋霭龄为孔祥熙夫人,二姐宋庆龄为孙中山夫人,三妹宋美龄为蒋介石夫人,宋子文的大弟宋子良曾任国民政府外交部秘书和总务司长、广东省政府委员,长期担任宋子文发起的中国建设银公司的总经理,还担任过中央银行理事、交通银行常务理事,是宋子文在金融实业上的主要助手;小弟宋子安曾任过国货银行、广东银行董事,较少参政。 宋子文与夫人张乐怡有3个女儿,分别为宋琼颐、宋曼颐和宋瑞颐,49岁的冯英祥是宋子文长女宋琼颐的儿子。宋子文的9个外孙中只有冯英祥与兄弟冯英翰住在美国,他们的其他表兄弟住在香港和菲律宾,故而孙辈中,冯英祥与宋子文最为亲密,他从小跟外祖父宋子文生活,直至14岁。每逢放暑假,冯英祥有很多时间可以陪伴外祖父。 「我的外祖父宋子文在纽约的生活很简单,他吃的东西、用的车子都非常一般。外祖父的生活很有规律,喜欢早起,吃完早饭后他就直接去办公室。他很喜欢散步,通常午餐以后散步一小时,外祖父不多的娱乐方式是与他的朋友一起打扑克牌。」 像普天下所有的外祖父疼爱外孙那样,宋子文非常疼爱冯英祥。让冯英祥印象深刻的是,10岁那年,有次他放学回家,感觉到有几个外国男孩一路尾随并盯着他的钱包,被吓坏了的冯英祥奔到公共电话亭打电话,刚好是外祖父宋子文接听。「外祖父叫我不要动。5分钟之内,他就带着秘书开车匆匆赶来,他居然还带了一把枪,而且已经上了膛,准备来救我!为了保护我,他愿意做任何事情。」在讲述这段经历时,西装革履的冯英祥做了个手枪瞄准的手势,笑声爽朗,神态如同调皮小男孩。 在家庭成员宋曹琍璇的描述中,大伯宋子文不太喜欢讲话,但很有幽默感,他喜欢跟老朋友聊天,喜欢喝酒,拥有很好的格调,是一个美食家。阅读了宋档后,宋曹琍璇逐渐理解了大伯宋子文,「他更像一位deepthinker,虽已退休、身处美国,我相信他的头脑中并不会忘记那种使命感,所以他在生活中仍经常思考国家的处境。」一身旗袍的宋曹琍璇看来温婉大方,颇具风范。 宋曹琍璇是宋子安次子宋仲虎的妻子,「蒋夫人也曾说,宋子安是最让人喜爱的孩子,因为他最小也最听话,哥哥姐姐们也很珍爱他,宋庆龄在德国时也是带着我公公跟她一起住。哥哥姐姐之间有纷争,我的公公也承担著沟通的桥梁作用。」 1975年,冯英祥就读于宾州大学时,外祖父宋子文业已辞世,那时的冯英祥开始对外祖父的历史感兴趣。他攻读了政治学,「选择政治学也许是受外祖父的影响」。目前,冯英祥在瑞士信贷银行从事管理,与父亲冯彦达一样,他选择的事业是与银行相关的理财投资规划。 他从未看重自己来自一个像SoongFamily这样的家庭。「我继承的是父亲的事业,其实跟母亲所在的宋家并没有什么关联。经过五六十年后,在美国的企业界,很少有人注意到我来自SoongFamily,更重要的是要靠个人后天的努力。」 关于宋子文富可敌国的猜测曾经让这个家庭的后代备受压力。但在冯英祥看来,外祖父宋子文生前很沉默,没有跟任何人谈过关于财产的事情,他的遗产是一些美国股票,让所有的孩子平分。 冯英祥也强调,与外界传言不同,外祖父宋子文和宋美龄的感情非常好,兄妹间有很多通信。「即便1949年以后外祖父宋子文在美国,蒋介石和宋美龄在台湾,他们晚年身体不好时,宋子文会积极帮他们找最好的医生和最好的药物,并把医生送到台湾让他们替蒋介石看病;宋美龄每次到纽约,哥哥宋子文也会替妹妹找当地最好的医生。」 身处异乡的宋子文生前仍然期盼叶落归根,「他很想回到自己的祖国,在纽约时也曾向很多美国政要询问是否有回到中国的可能性,但最终未能如愿。」冯英祥喟叹。 宋家后人看淡背景 宋家六兄妹中,最早辞世的是小弟宋子安,1969年,62岁的宋子安在香港病逝;1971年4月25日,宋子文在美国猝然去世,终年77岁;此后的1973年10月,宋霭龄病故于纽约;1981年5月,宋庆龄在北京逝世;1983年,宋子良在纽约辞世;20年之后,宋美龄离世。 宋子安去世时,曹琍璇的先生宋仲虎刚刚从哈佛MBA毕业,1982年,宋仲虎和曹琍璇结婚。上世纪70年代,宋仲虎创立了CrystalGeyserWaterCompany,这家矿泉水公司早年曾在加州西岸有75%的市场占有率,成为美国矿泉水界的元老。如今的宋仲虎正在着手开发一种名为Peanutmilk的功能饮料,同时他还担任美国最大的汽车保险公司TripleA等9家知名公司的董事。 在宋曹琍璇的印象中,宋美龄生前,每年3月21日的生日是当年最大的聚会,蒋、宋、孔、陈家族相聚,辜振甫太太辜严倬云甚至会率领一个「太太团」从台北赶到纽约为宋美龄祝寿,陈立夫、郝柏村等昔日国民党元老也齐聚纽约。除此之外,宋美龄很喜欢过圣诞节。「我先生宋仲虎是蒋夫人在她侄儿辈中最喜欢的孩子,他有空时常陪着蒋夫人住几天,他们俩之间还有『暱称』。我们在旧金山的家里有很多蒋公写给我先生的信,比如在照片背后蒋公写着对我先生的思念,『自从你走了以后,我孤单一人,非常寂寞,希望你早点回来陪我』,很多人看了很惊讶,想不到火爆脾气的蒋公会写出这么柔情的词句,但诸如此类的几句话完全是蒋公的真情流露。」宋曹琍璇说。 宋仲虎和宋曹琍璇有一男四女共五个孩子,最小的女儿今年17岁,读高三。「小女儿的成绩超好,在学校和教会都是领导者,是个完美主义者。她的几个哥哥姐姐都已进到加州的大学,他们几个都是可以躺在沙滩上玩一天的孩子,比如我跟他们讲,把功课做完了你们再出来躺,可是他们大部分人都是躺完了再去做功课。」 对这些在美国出生和成长的孩子必须理解,他们的SelfCenter意愿非常强烈,宋曹琍璇对此深有感触。在孩子年幼时,宋曹琍璇将孩子们送到公立小学就读,为的就是让他们在没有压力的状态下拥有与左邻右舍小孩嬉戏的童年,直到孩子们上了初中以后,宋曹琍璇才将他们送入私立中学。「在那时,我们才告诉他们,究竟他们来自一个怎样的家族。可是他们完全是美国小孩式的想法,当我第一次跟他们讲SoongFamily的背景时,每个小孩子居然都跟我说,『Sowhat?Itdoesn』tmattertome!』(那又怎样?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就在今年6月18日,冯英祥带着儿子去了宋家故居,这是他第三次来上海。第一次来上海是两年以前,那次,冯英祥就两个儿子都带来,让他们看宋家故居,「我不能想像宋家居然曾有那么大的花园,我不能想像我的外祖父以前住那么大的房子,他后来在纽约住的房子大概是上海房子的五分之一都不到。」冯英祥感叹。 「我常常鼓励我的两个儿子,让他们了解祖先过去所做过的事情,我希望培养他们的荣誉心,也希望对宋家历史多了解。」冯英祥的两个儿子看来彬彬有礼,21岁的长子冯永康(AndrewFeng)在孔祥熙的母校OberlinCollege就读,18岁的小儿子冯永健(ElliotS.Feng)在UP就读。「Elliot在高中毕业时就曾写过一篇关于宋子文的中美外交史论文,我们这次开会Elliot特别早来,他在复旦呆了3个礼拜,上吴景平教授的课,帮助筹备会议。」冯英祥很为儿子骄傲。 作为父亲的冯英祥在美国的生活跟一般家庭并无二致,「我也遇到与一般家庭同样的问题和压力。譬如,我希望我的子女都受到很好的教育。」不仅如此,冯英祥还在积极维持孔、宋家族之间的关系,一年至少要聚会一两次,他清楚地知道如果第二代和第三代的感情不去经营,终将被时间冲淡。 有一次在飞机上,宋曹琍璇隔壁的男士看见她的英文名ShirleySoong,便询问她是否来自神秘的SoongFamily。你认为呢?宋曹琍璇反问。你很年轻,SoongFamily的人应该很老了,对方回答。如果你这样想,也是对的,宋曹琍璇相当乐意顺水推舟。 也常有人询问宋仲虎是否来自畅销书《SoongDynasty》中的「SoongFamily」,「Whatdoyouthink?」美国出生的宋仲虎耸耸肩,一笑而过。 按照家族传统信奉基督教的宋曹琍璇认为,一个人对自己的肯定并非来自外界,而是缘于内心,自己内心觉得幸福、平安最为重要,她从未有过让孩子们从政的意愿,因为成为政治人物需要非常「铁腕」,甚至要达到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的「境界」。而在宋曹琍璇的解读中,钱财、权力、地位都不重要,自觉坦然、自觉满足,已是最美好的人生。「我常常跟孩子们讲,一个人活在世界上最怕的就是虚荣,告诉你们家庭背景不是说你们比别人强,你做了什么呢?你心里要记得,你是从这个家族出来的,做事不要丢家族的脸。」

2006年夏天,一次偶然的机会,民国四大家族的后人聚首上海。

一个甲子前,蒋宋孔陈四大家族权倾一时;如今,蒋家凋零落寞,而宋家、孔家、陈家的后人,则十分低调地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他们来自四大家族,却刻意回避豪门背景。对于先人功过的种种争议,他们也坦然处之。

时过境迁,这些家族的后人,如今对那些历史人物的回忆常常只是衣香鬓影;可喜的是,随着越来越多的档案材料浮出水面,显族神秘的历史正逐渐丰富与充实。

宋家:故纸堆中还原历史

从宋美龄往下的宋家第三代都在美国出生,中文流利的已是凤毛麟角。

我感到非常荣幸今天能够来到这座城市上海,这座城市曾是我的家族生活的地方。尽管我的外祖父宋子文先生是海南人,但在上海,在这座他出生的大都市,他成为中国20世纪很有能力的金融家和政治家之一。我很感动,今天能有这么多全世界知名学者,在上海济济一堂,讨论宋子文先生。2006年6月19日,身材高大的宋子文的外孙冯英祥MichaelFeng用英语为宋子文与战时中国学术研讨会致开场白。

作为宋家亲属代表,带着两个儿子从纽约飞抵上海的冯英祥,与宋子文的弟弟宋子安的儿媳宋曹琍璇(ShirleySoong)的出现无疑成为亮点。冯英祥父子均出生在美国,因为不懂中文,父子三人需要依靠同声传译来理解与会者的表达。

宋子文期盼叶落归根

宋氏家族长久以来被视为中国20世纪上半叶最有影响力的家族。宋子文(T.V.Soong)的父亲宋耀如担任传教士且是孙中山先生革命事业的支持者,母亲倪桂珍是明代科学家徐光启的后代。宋子文大姐宋霭龄为孔祥熙夫人,二姐宋庆龄为孙中山夫人,三妹宋美龄为蒋介石夫人,宋子文的大弟宋子良曾任国民政府外交部秘书和总务司长、广东省政府委员,长期担任宋子文发起的中国建设银公司的总经理,还担任过中央银行理事、交通银行常务理事,是宋子文在金融实业上的主要助手;小弟宋子安曾任过国货银行、广东银行董事,较少参政。

宋子文与夫人张乐怡有3个女儿,分别为宋琼颐、宋曼颐和宋瑞颐,49岁的冯英祥是宋子文长女宋琼颐的儿子。宋子文的9个外孙中只有冯英祥与兄弟冯英翰住在美国,他们的其他表兄弟住在香港和菲律宾,故而孙辈中,冯英祥与宋子文最为亲密,他从小跟外祖父宋子文生活,直至14岁。每逢放暑假,冯英祥有很多时间可以陪伴外祖父。

我的外祖父宋子文在纽约的生活很简单,他吃的东西、用的车子都非常一般。外祖父的生活很有规律,喜欢早起,吃完早饭后他就直接去办公室。他很喜欢散步,通常午餐以后散步一小时,外祖父不多的娱乐方式是与他的朋友一起打扑克牌。

像普天下所有的外祖父疼爱外孙那样,宋子文非常疼爱冯英祥。让冯英祥印象深刻的是,10岁那年,有次他放学回家,感觉到有几个外国男孩一路尾随并盯着他的钱包,被吓坏了的冯英祥奔到公共电话亭打电话,刚好是外祖父宋子文接听。外祖父叫我不要动。5分钟之内,他就带着秘书开车匆匆赶来,他居然还带了一把枪,而且已经上了膛,准备来救我!为了保护我,他愿意做任何事情。在讲述这段经历时,西装革履的冯英祥做了个手枪瞄准的手势,笑声爽朗,神态如同调皮小男孩。

在家庭成员宋曹琍璇的描述中,大伯宋子文不太喜欢讲话,但很有幽默感,他喜欢跟老朋友聊天,喜欢喝酒,拥有很好的格调,是一个美食家。阅读了宋档后,宋曹琍璇逐渐理解了大伯宋子文,他更像一位deepthinker(深思者),虽已退休、身处美国,我相信他的头脑中并不会忘记那种使命感,所以他在生活中仍经常思考国家的处境。一身旗袍的宋曹琍璇看来温婉大方,颇具风范。

金沙国际,宋曹琍璇是宋子安次子宋仲虎(LeoSoong)的妻子,蒋夫人也曾说,宋子安是最让人喜爱的孩子,因为他最小也最听话,哥哥姐姐们也很珍爱他,宋庆龄在德国时也是带着我公公跟她一起住。哥哥姐姐之间有纷争,我的公公也承担着沟通的桥梁作用。

1975年,冯英祥就读于宾州大学时,外祖父宋子文业已辞世,那时的冯英祥开始对外祖父的历史感兴趣。他攻读了政治学,选择政治学也许是受外祖父的影响。目前,冯英祥在瑞士信贷银行从事管理,与父亲冯彦达一样,他选择的事业是与银行相关的理财投资规划。

他从未看重自己来自一个像SoongFamily(宋家)这样的家庭。我继承的是父亲的事业,其实跟母亲所在的宋家并没有什么关联。经过五六十年后,在美国的企业界,很少有人注意到我来自SoongFamily,更重要的是要靠个人后天的努力。

关于宋子文富可敌国的猜测曾经让这个家庭的后代备受压力。但在冯英祥看来,外祖父宋子文生前很沉默,没有跟任何人谈过关于财产的事情,他的遗产是一些美国股票,让所有的孩子平分。

冯英祥也强调,与外界传言不同,外祖父宋子文和宋美龄的感情非常好,兄妹间有很多通信。即便1949年以后外祖父宋子文在美国,蒋介石和宋美龄在台湾,他们晚年身体不好时,宋子文会积极帮他们找最好的医生和最好的药物,并把医生送到台湾让他们替蒋介石看病;宋美龄每次到纽约,哥哥宋子文也会替妹妹找当地最好的医生。

身处异乡的宋子文生前仍然期盼叶落归根,他很想回到自己的祖国,在纽约时也曾向很多美国政要询问是否有回到中国的可能性,但最终未能如愿。冯英祥喟叹。

宋家后人看淡背景

宋家六兄妹中,最早辞世的是小弟宋子安,1969年,62岁的宋子安在香港病逝;1971年4月25日,宋子文在美国猝然去世,终年77岁;此后的1973年10月,宋霭龄病故于纽约;1981年5月,宋庆龄在北京逝世;1983年,宋子良在纽约辞世;20年之后,宋美龄离世。

宋子安去世时,曹琍璇的先生宋仲虎刚刚从哈佛MBA毕业,1982年,宋仲虎和曹琍璇结婚。上世纪70年代,宋仲虎创立了CrystalGeyserWaterCompany,这家矿泉水公司早年曾在加州西岸有75%的市场占有率,成为美国矿泉水界的元老。如今的宋仲虎正在着手开发一种名为Peanutmilk(花生奶)的功能饮料,同时他还担任美国最大的汽车保险公司TripleA等9家知名公司的董事。

在宋曹琍璇的印象中,宋美龄生前,每年3月21日的生日是当年最大的聚会,蒋、宋、孔、陈家族相聚,辜振甫太太辜严倬云甚至会率领一个太太团从台北赶到纽约为宋美龄祝寿,陈立夫、郝柏村等昔日国民党元老也齐聚纽约。除此之外,宋美龄很喜欢过圣诞节。我先生宋仲虎是蒋夫人在她侄儿辈中最喜欢的孩子,他有空时常陪着蒋夫人住几天,他们俩之间还有昵称'。我们在旧金山的家里有很多蒋公写给我先生的信,比如在照片背后蒋公写着对我先生的思念,自从你走了以后,我孤单一人,非常寂寞,希望你早点回来陪我',很多人看了很惊讶,想不到火爆脾气的蒋公会写出这么柔情的词句,但诸如此类的几句话完全是蒋公的真情流露。宋曹琍璇说。

宋仲虎和宋曹琍璇有一男四女共五个孩子,最小的女儿今年17岁,读高三。小女儿的成绩超好,在学校和教会都是领导者,是个完美主义者。她的几个哥哥姐姐都已进到加州的大学,他们几个都是可以躺在沙滩上玩一天的孩子,比如我跟他们讲,把功课做完了你们再出来躺,可是他们大部分人都是躺完了再去做功课。

对这些在美国出生和成长的孩子必须理解,他们的SelfCenter(自我)意愿非常强烈,宋曹琍璇对此深有感触。在孩子年幼时,宋曹琍璇将孩子们送到公立小学就读,为的就是让他们在没有压力的状态下拥有与左邻右舍小孩嬉戏的童年,直到孩子们上了初中以后,宋曹琍璇才将他们送入私立中学。在那时,我们才告诉他们,究竟他们来自一个怎样的家族。可是他们完全是美国小孩式的想法,当我第一次跟他们讲SoongFamily的背景时,每个小孩子居然都跟我说,Sowhat?Itdoesn'tmattertome!'(那又怎样?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就在今年6月18日,冯英祥带着儿子去了宋家故居,这是他第三次来上海。第一次来上海是两年以前,那次,冯英祥就两个儿子都带来,让他们看宋家故居,我不能想象宋家居然曾有那么大的花园,我不能想象我的外祖父以前住那么大的房子,他后来在纽约住的房子大概是上海房子的五分之一都不到。冯英祥感叹。

我常常鼓励我的两个儿子,让他们了解祖先过去所做过的事情,我希望培养他们的荣誉心,也希望对宋家历史多了解。冯英祥的两个儿子看来彬彬有礼,21岁的长子冯永康(AndrewFeng)在孔祥熙的母校OberlinCollege(欧柏林大学)就读,18岁的小儿子冯永健(ElliotS.Feng)在UP(宾州大学)就读。Elliot在高中毕业时就曾写过一篇关于宋子文的中美外交史论文,我们这次开会Elliot特别早来,他在复旦呆了3个礼拜,上吴景平教授的课,帮助筹备会议。冯英祥很为儿子骄傲。

作为父亲的冯英祥在美国的生活跟一般家庭并无二致,我也遇到与一般家庭同样的问题和压力。譬如,我希望我的子女都受到很好的教育。不仅如此,冯英祥还在积极维持孔、宋家族之间的关系,一年至少要聚会一两次,他清楚地知道如果第二代和第三代的感情不去经营,终将被时间冲淡。

有一次在飞机上,宋曹琍璇隔壁的男士看见她的英文名ShirleySoong,便询问她是否来自神秘的SoongFamily(宋家)。你认为呢?宋曹琍璇反问。你很年轻,SoongFamily的人应该很老了,对方回答。如果你这样想,也是对的,宋曹琍璇相当乐意顺水推舟。

也常有人询问宋仲虎是否来自畅销书《SoongDynasty》(《宋家王朝》)中的SoongFamily,Whatdoyouthink?(你怎么想)美国出生的宋仲虎耸耸肩,一笑而过。

按照家族传统信奉基督教的宋曹琍璇认为,一个人对自己的肯定并非来自外界,而是缘于内心,自己内心觉得幸福、平安最为重要,她从未有过让孩子们从政的意愿,因为成为政治人物需要非常铁腕,甚至要达到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的境界。而在宋曹琍璇的解读中,钱财、权力、地位都不重要,自觉坦然、自觉满足,已是最美好的人生。我常常跟孩子们讲,一个人活在世界上最怕的就是虚荣,告诉你们家庭背景不是说你们比别人强,你做了什么呢?你心里要记得,你是从这个家族出来的,做事不要丢家族的脸。

坦然面对家族历史

对于历史研究学者们,我的心态非常坦然。我们蒋、孔、宋的家属公开历史资料是希望希望大家能用公正诚恳态度对待历史。宋曹琍璇告诉《新民周刊》。

两年前,冯英祥的父亲冯彦达过世,如今,母亲宋琼颐在纽约,住在儿子隔壁一栋房子里。宋子文先生过世后,曾有很多西方学术机构都希望能获得他的私人档案,宋琼颐最后选择了斯坦福大学的胡佛研究所(以下简称胡佛)。母亲的健康状况非常好,她很高兴能够看到宋子文先生过去的事迹能够被学界重新研究和评价。

早在上世纪70年代,宋家就将宋子文档案捐给胡佛,最后的一部分宋档要等到宋美龄过世后才能开箱,这是宋曹琍璇第一次接受委托、以家属代表身份担任筛选宋档的工作,以胡佛访问学者的身份,宋曹琍璇第一次到胡佛上班时,胡佛档案室主任给了她一个说明,告诉她对所有档案都不应拿掉某一段,但可以保留privacy(隐私)。

她花了3个多月时间将剩余的宋档过了一遍,宋档多为公文或电报来往,是历史详尽记录,我明白抽掉其中任何一部分都将不完整,都会影响史学家研究。我做这个工作开始是有受人所托的责任感;第二阶段我就入迷了,开始激动起来;到了第三阶段时,我开始感觉这是一个还原历史的工作,比如宋子文档案出来后,很多人对中国近代史有不同看法,蒋公的日记出来后成为更明确的解密工具。

以蒋、孔、宋三个家族的代表身份负责筛选重要历史档案的宋曹琍璇,戏言自己是长期义工,承担如此重任的理由简单到让人诧异从宋美龄往下的宋家第三代都在美国出生,语言成为了极大的障碍。以孔祥熙唯一的孙子孔德基为例,出生在美国的孔德基丝毫不懂中文,目前孔祥熙共有100箱的资料刚抵胡佛,加上之前的宋子文档案和两蒋日记,宋曹琍璇任务不轻。

蒋方智怡虽然把两蒋日记放在胡佛,但她自己太忙,没有时间。以中文程度来讲,可能也只有我一人能看得懂这些档案中的文言文和史料。现在孔家给了我authorize授权,一定让我先做档案筛选工作,我签名了以后才可以开封,这大概是我未来5年到10年的一项工作。

身为家属来筛选档案,首先要受到情绪上的影响,一路看下来,她越看心情越沉重。第一个礼拜还好,第二个礼拜很多外国同事经过宋曹琍璇身边时都会安慰她,Shirley,comedown.(Shirley,平静一点)。

宋曹琍璇与蒋经国曾有很多接触,在宋美龄赴美定居前,她和先生每年都回台看望宋美龄,蒋经国总是为他们接风洗尘。我第一次到经国哥哥家里时很惊讶,因为当时台湾经济已起飞,他的整个官邸看起来更像中产阶级家庭布置。经国哥哥请我吃饭时虽然准备了10个菜,但都是普通家常菜,要知道当时台湾人请客吃饭,都已经是鱼翅、鲍鱼、燕窝了。

让宋曹琍璇深有感触的是蒋经国去世时,她赶回台湾。我看见经国哥哥躺在那里,心里非常难过。我看经国哥哥日记时的情感就不一样了,非常激动。在此之前,我并不知道经国哥哥的内心世界是那么的忧伤、恳切。宋曹琍璇举例,比如,蒋经国在日记中提到台湾常有台风,台风一来就会断电缺水,台风结束后蒋经国巡视灾区,回到家里看到太太蒋方良开着冷气,他马上要蒋方良把冷气关掉,他的办公室也常不开冷气。

有一次,宋曹琍璇在蒋经国卧室与跟蒋方良聊天,她看着他们的衣柜问蒋方良,哥哥的衣服怎么这么少?蒋方良说,他从来不买衣服。宋曹琍璇追问,方良你怎么不给哥哥买一点。方良说,我给他买一双皮鞋,还给他骂了几顿。后来,宋曹琍璇在蒋经国的日记中真的看到,蒋经国说方良给他买皮鞋是个浪费,自己不需要新皮鞋。在父亲蒋介石1975年过世时,蒋经国一整年的日记都是讲自己如何思念父亲,这一年的日记,几乎每一篇都让宋曹琍璇落泪。

在蒋经国的早期日记中,他常常很惶恐,完全不想做政治人物,可是他觉得儿子有责任完成父亲的遗愿。我一直希望早日将蒋经国的日记整理公之于世,我相信这对两岸的统一有很大帮助。宋曹琍璇说。

在台湾念完大学后在美国取得MBA学位的宋曹琍璇此前从事美国的海外宣教工作,她曾在芬兰、东欧做教会义工,在美国做新移民的服务工作。在旧金山,她常穿着牛仔裤,帮助大陆来美国的移民办理孩子入学、办社会卡、驾照考试等日常琐事,她说自己是继承祖业,简直可以在家门口挂个免费服务中心的牌子,24小时无休。

很多人知道她是宋大姐,但并不知道她与宋家的关系。2004年,宋子文档案开始对外公开时,宋曹琍璇的照片上了报纸,有朋友打电话问她,宋大姐,报纸上那个宋曹琍璇跟你长得好像,是不是你?她赶紧搪塞过去。如果不是因为宋档和两蒋日记的先后公布,我们是绝对不会露面的,平静的生活才是最好的。

本文由金沙国际发布于历史人物,转载请注明出处:蒋宋孔陈四大家族权倾一时,「即便1949年以后外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