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么幼小的竹千代无疑都将其经历了遍,生于三

松平广忠(1526年6月9日—1549年4月3日),日本战国时代著名大名德川家康之父,生于三河冈崎城,是松平家第七代城主松平清康的嫡子,母亲为青木筑后守贞景的女儿,正室水野忠政女於大、户田康光女真喜姬。

小豆坂合战之两雄 “下克上”的典型——尾张的织田信秀: 室町时代,尾张国守护斯波氏衰微,守护代织田氏的势力渐强。织田氏又分裂为岩仓织田氏和清州织田氏两系。织田信秀,不过是清州织田氏的三奉行之一,守护斯波氏的陪臣。然而就是这个庶流之庶流的织田信秀,驱逐主家清州织田氏当主织田大和守,雄霸尾张下四郡,成为半国的大名。 “守护大名”的代表——骏远的今川义元: 战国时代,既有无数起于微末的“下克上”豪杰,也有承祖父之基业,守成开拓的名门精英,今川义元,统合骏河今川氏、远江今川氏的势力,是室町守护大名转化为战国大名的代表人物和佼佼者。 织田信秀和今川义元,这战国两大潮流的代表者,似乎天生注定要激烈对撞,迸发出耀眼的火花,而其中最耀眼最绚烂者,就是天文年间的两次小豆坂合战。 流星 在尾张国和骏河国之间,是三河,曾经统治三河的西条吉良氏和东条吉良氏这两吉良,在相互的争斗和厮杀中两败俱伤,三河国,在战国时期仿佛就是乱世的缩影,土豪林立,互不统属,三河、仿佛是一张切得太过零碎的大饼,无法再行拼合,惟一重新整合的办法,似乎只有让外来的大嘴囫囵吞下,而今川和织田,无疑都想扮演大嘴的角色。然而就在此时,三河国内诞生了自己的卓世英雄。 三河松平氏,以西三河靠近尾张的安祥城为主城,自长亲以来,逐步扩展势力。长亲的孙子清康,在大永六年将居城迁到东边一点的冈崎城,随即展开了领国统一的疾风烈火。享禄二年,清康攻陷了今川氏历经数代,在东三河建立的前进基地吉田城,一战之下,东三河的豪族纷纷叛离今川,倒向松平氏的伞下,总数达到50家之多,松平氏在三河国内的独尊地位,由是底定。 天文四年,迈向三河统一之途的松平清康,更打出国门,将战火烧到了尾张国境内,出阵守山城,与织田军对阵。 独往迈进、豪气万丈的松平清康,让今川和织田这东西两大势力面面相觑,如骨在喉,垂涎三河的口水还没有抹干,就不得不面对焕然一新的三河军团对自己的压迫和打击了。松平清康,被后来的三河家臣谀美为“活到三十岁可以拿到天下”的奇才,谀美虽然是谀美,但这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在十六世纪二十、三十年代在东海上空划过的轨迹,绝对是可称绚丽无匹的。 然而,流星虽然美丽,光芒却只是一瞬。就在这次守山出阵中,清康不幸为家臣所杀,时年不到三十岁…… 促遇大变,松平军在守山溃围,被清康摁住死打、早憋了一肚子郁闷的尾张猛虎信秀,立刻点起大兵,追杀至冈崎城下,七日七夜的围城战,松平氏虽然免于灭顶,但仅此一战,周遍的豪强便都清楚的看到了没有清康的松平氏的空虚,当主广忠仅仅十岁,一族四散,更何况本就蚁聚在清康个人的光环之下的群豪。松平的霸业,崩…… 星光黯淡了……但是曾经有过的那一瞬的光芒,从此却永恒的灼烧在三河武士心中,这一点点记忆中的光芒,帮助他们熬过以后几十年的落魄、衰败、屈辱、流离,一代一代固执的相信光芒会再现。如同不肯入睡的孩童,丝毫不畏惧长夜的黑暗恐怖,执拗的相信自己能够再次看到太阳的升起,如犬般忠实的三河武士,从此成为盲目的光崇拜者。 对面 松平之花凋落了,家中的老臣扶保着幼主广忠,面对织田信秀的强大攻势,一筹莫展。天文九年,织田信秀攻下了松平氏的老基业,西三河重镇安祥城,建立了进出西三河的桥头堡,尾张的虎爪,已经按在了松平一族的天灵盖上。 无可奈何,为了苟延家族的性命,松平氏的老臣向另一极骏河今川氏求救。在清康时代被驱逐出东三河的今川氏,当然不会放过这个卷土重来的良机,打着扶助幼主广忠的旗号,再次进入三河。 织田、今川,两雄在三河国内正面相对的日子终于到了。 初战 天文十一年八月十日,今川义元大举出兵三河,以松平广忠为前锋,目标直指安祥城,今川、松平联军,在生田原布下了阵势。相对的,织田信秀以弟弟信康为前部,自古渡城出发,进入安祥城待敌。第一次小豆坂合战拉开了序幕。 气势正锐的织田军,并不打算笼城死守,而准备破敌于野,军势自安祥城出动,渡过矢引川,通过现在新干线东海道线冈崎町附近地域,向马头原方向东进。而今川、松平军也从生田原向西运动,两军迎面在小豆坂相遇。两军将士大声鼓噪,杀声震天,随即开始激烈的战斗,正面一进一退的攻防战持续了数刻时间,长驱而来的织田军气力不支,开始且战且退,向盗木方向转进。 今川、松平军哪里容得敌人从容退却,立刻展开追击战,呈现败势的织田军,难以摆脱追击,其后队眼看就要陷入崩溃的境地。就在这时,织田信秀的弟弟孙三郎信光、侧近织田造酒丞信房、下方弥三郎贞清、中野又兵卫一安、冈田助右卫门重善以及佐佐孙助胜通、佐佐隼人正政次兄弟这七名年轻武士,持枪跃出,担当起殿后的重任,他们大声呼喝,力战今川前锋,击破敌军军势,追军气焰为之一挫,而在他们的带动下,织田势的士气迅速回复,纷纷停住奔逃的步伐,重新整队,逆袭向今川追军,此长彼消,战局发生了奇迹般的逆转,织田军一举击败今川、松平势,迫使敌人全军崩溃。 第一次小豆坂合战,凭借七武士的奋战,织田军反败为胜,重挫了今川军的西进意图,对于希望依靠今川势力来夺回安祥城的三河松平氏,也是一记重创。 织田信秀大张七武士的勇名,称之为“小豆坂七本枪”,后来的“蟹江七本枪”“贱岳七本枪”“上田七本枪”“八滨七本枪”等等,就是对这一称号的模仿。现在,小豆坂附近,丘陵之上,仍然立有古战场的石碑,七本枪武士战后洗刷枪刃上的鲜血的池子也还留有遗迹,不远处,耸立着一棵松树,据说就是当年七本枪武士靠枪之所——“枪立之松”。 人质 小豆坂织田大胜,再次彰显了织田信秀的武威,西三河一带,豪族纷纷西投,只剩下了冈崎城孤悬于织田势力包围中。松平广忠不甘心如此命运,再次试图夺取安祥城,又遭到失败,反而激起了织田信秀于天文十六年的又一次三河侵攻。松平氏真的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广忠只得再次派遣使者到骏府,请求今川义元的救援。义元慨然承诺,但提出条件,要求松平氏提供人质。广忠不得已,忍住亲人生离死别的惨痛,派28名家臣护送幼子竹千代从冈崎出发,经海路在大津上岸,准备由当地豪族田原城主户田康光送往骏府。谁想户田康光早已内通织田氏,反而把竹千代送到了尾张。康光靠拐带贩卖儿童,得到了信秀五百贯永乐钱的奖赏。 他还得到的,是盛怒的今川义元的田原城攻略。义元拿田原城和户田康光泄了愤,但人质被截夺仍然让他感到颜面扫地。为了挽回局势,他又准备奇袭尾张,然而,计划部署阶段就出了纰漏,结果胎死腹中。 再战 接连的挫折下,今川义元意识到,战场上失去的尊严,只有在战场上才能够赢回,与其耍一些对织田来说不痛不痒的小把戏,不如孤注一掷,与信秀再次决战!天文十七年三月,今川军再次大举出动,总大将为今川义元的军师、东海智将太原雪斋和尚,部将有朝比奈泰能、冈部真幸等宿将。数千大军直逼西三河,于御油、藤川布阵。三月十九日未明时分,全军向上和田砦方向进击。织田信秀此时也已统率四千军势,抵达上和田砦。十九日未明,几乎与今川军同一时间行动,织田军再次渡过矢作川,东西两军,以与六年前完全一样的路线相向行动,再次在小豆坂相遇。两军静静的对峙着,等待对方的行动,织田军前锋织田信广终于按捺不住,开始向山坂道的制高点攀登,相对的,今川军前锋朝比奈泰秀队也不允许敌人从容抢占有利地势,乃向同一方向机动,两军的前锋部队树起旌旗,吹响号角,开始战斗。人喊马嘶,两军的战斗从一开始仿佛就是高潮,敌我方战线犬牙交错,很快就陷入了混战。今川军利用有利地势,逐渐占据上风,织田军勉强维持住队列,但仍然被向西击退达一公里之远。 见情形不妙,信秀当即决断,投入了二线预备队,织田军兵势大盛,立刻开始反击,今川军从胜利的边缘急坠入败北的深渊,面对敌人一浪高过一浪的攻势,难以支持,第一次小豆坂合战时先胜后败的阴影又浮上了将兵的心头。 恰在这时,战场上忽然斜刺里杀出了一彪人马,旗号乃是今川军部将冈部真幸,伏兵!太原的伏兵! 冈部队拦腰突入猛进中的织田军侧翼,织田的阵形在一瞬间就瓦解了,仿佛被这横刺一枪抽光了所有的精力与血液,从左到右开始全面的崩溃。 胜负已分,织田信秀下令全员退却,率本队向上和田砦败走,在摆脱了今川追击后,留下儿子织田信广驻守安祥城,自己率军退回尾张古渡城。今川义元终于雪耻成功,虽然还没有能力一举攻下安祥,进军西三河,但一次战役的胜利却彻底改观了敌我态势,他应该满意了。接下来,则要等待机会,夺取三河全土。机会到的出乎意料的早。 尾声和另一个序幕 第二次小豆坂合战的次年,天文十八年三月六日,冈崎的松平广忠,突然离奇死去,据说也是为家臣所杀,他只活了二十四岁,比他有同样命运的父亲还要短暂。 此时,松平氏的继承人竹千代还等于是被软禁在织田手中,松平的老臣们这次连一个可以扶保的幼主都没有了,前途何向,一片迷茫。今川义元的使者来了,来告诉他们前途了,太原雪斋派遣朝比奈泰能接收了冈崎城,把所有的松平重臣都接往骏府。 “放心,俺替你们把竹千代抢回来,在这之前,由俺先替小竹子看好冈崎城”。松平的家臣们泪流满面,然而,竹千代是他们惟一的希望,是他们心头那仍然固执的不肯熄灭的光芒的燃点,即使明知是虚伪到不能再虚伪的谎言,冈崎众仍然默默的加入了今川的军势。 广忠去世仅仅半个月后,三月十九日,第二次小豆坂合战的一周年,作为今川军先锋的冈崎众冒着箭矢,强攻安祥城,无数松平的旧臣,为了心中的不灭的希望,捐躯在安祥城下,三河武士的尸骨堆成山,血流淌成河,泪流淌成河,能够战死在这流星诞生之所,对于他们而言,也许也是莫大的安慰吧。 持续半年的强攻,安祥城仍然不落,今川军乃改变方略,逐一拔除安祥周边的织田军据点,孤立安祥城,然后再行猛攻,到这一年的十一月九日,安祥守将织田信广终于开城,做了今川的俘虏。 随即,在太原雪斋的安排下,用织田信广交换回了竹千代,对当时的织田信秀而言,用一个不相干的人质换回自己的长子,应该是划算的,但是,如果他泉下有知,知道那个被他轻轻放走的竹千代后来的事业,他大概会死不瞑目吧? 随着安祥城的落城,织田在西三河的势力基本被驱逐,三河争夺,终于以今川的胜利暂时落幕了。然而,对于这场活剧的主角、配角、龙套而言,他们各自人生的新的剧目,却在同时拉开了帷幕…… 今川义元,经过两次小豆坂的恶战,经过将近十年的拉锯,终于击败织田信秀,控制了三河一国。势力臻于鼎盛的义元,开始把目光投向更远的京都。然而,六年后,太原雪斋辞世,这个神话般的老僧的死,为今川氏的上洛之梦投上了一道阴翳。 织田信秀,最终在两雄的角力中败北,暂时收敛住了勃勃野心,默默养伤,准备再起,然而不久后,他突然暴死,尾张一国,再次陷入了波乱和漩涡之中。在剧烈的阵痛之后,将诞生的是什么?是家族的彻底分裂和败亡?还是粉碎今川上洛野望、布武天下的盖世英雄?在当时,人们还无从知晓。对于冈崎的三河旧臣而言,他们抹去身上的血污、掩埋遗憾而死的同伴的遗体,再次痛快淋漓的奔涌出男子汉的泪水,幼主终于回来了!那颗渐渐已经成为传说的流星,那个渐渐远去的梦想,又回到了他们的心头。流星的光芒虽然短促,但一闪之后,就再也不会从仰望着它的人们的眼里、心里熄灭,那光芒照耀着看似仍无尽头的长夜,照耀着三河的武士们,照耀着年幼的竹千代……

金沙国际 1

天文4年(1535年),父亲清康在尾张守山的阵地中遭家臣阿部弥七郎正丰暗杀而死,以10岁的年龄继承继家督。清康死后其部下分裂,清康的叔父松平信定占领冈崎城,不让千松丸进城,并自己控制三河,并四处搜捕千松丸。

煌煌十三册的第一册。

天文8年(1539年)春天,千松丸元服,改名为松平次郎三郎广忠。

此册时间线从德川家康出生的前两年即天文十年(1541)开始至天文二十年(1551)德川家康八岁止。那时他还是松平竹千代。如果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那么幼小的竹千代无疑都将其经历了遍。究其原因也是因他的出身。

金沙国际 2

他出生在三河国冈崎城,作为夹在尾张织田信秀和骏河今川义元间的弱小藩国,在这个乱世,为了生存,只能选择依附某个大国。当时的冈崎依附的是今川义元。彼时的今川义元意图将势力发展到京都,若要达到这个目标,必须要除掉亦有此企图的织田。为此,他要求松平家将竹千代送往骏河作为人质,以此让冈崎人作为先锋为今川氏卖命以对抗织田家。

天文9年(1540年)丢失安详城,后来叔父(清康的弟弟)松平信孝投向织田氏。

金沙国际 ,但在人质启程前往骏河的途中,被与织田串通的田原城的户田家劫持,将竹山代又送到了热田,成为了织田的人质。因为之前冈崎城曾协助今川消灭了户田金七郎,为了报复松平家,同族田原城主户田康光决定实施这个计策,作为今川麾下将领,假装护送竹山代,又在中途将其劫持。除了复仇,还有一个原因是户田康光的女儿真喜姬自从嫁给松平广忠后备受冷落和羞辱。

天文10年(1541年)新年,因政治因素,娶名义上的妹妹,三河刈屋城主,水野忠政的女儿於大(当时广忠16岁,於大14岁)。

竹千代的生母是刈谷城城主水野信元同父异母的妹妹於大,因为水野信元投靠了织田,为了取得今川的信任表示效忠,松平广忠不得不将深爱的妻子(正室)割舍,於大又嫁给了织田一方的阿古居城城主久松俊胜,几乎重复了母亲华阳院的命运,乱世中女人的命运不能把握在自己手中,如同货品一样被交换成为政治角力的工具。

天文11年(1542年)松平广忠回到冈崎城;第1次小豆坂交战,今川和织田两方陷入苦战;次年1月31日生下嫡子竹千代(以后的家康)。

松平广忠性格偏执多疑,软弱优柔,失去於大后便宠爱上了与於大酷似的侍女阿春,从而埋下了祸根,不禁因此得罪了户田家,还让原本与阿春有婚约在身的贴身护卫八弥心生恨意,最终被八弥杀死。

天文13年(1544年)继承忠政的淤大兄长信元和织田方面联谊,广忠被迫和於大离别;后来,广忠娶户田康光的女儿真喜姬,两人生有三男。

冈崎城成为了无主之城,迅速被今川占领。今川的军师雪斋禅师钟意竹千代,希望将他培养成能够拯救乱世、救苍生于水火的伟人(有点像竹之内波太郎,德川家康也被该书作者描写成普贤菩萨转世,也是小说家的理想与美化吧),遂借机夺取了安祥城,劫持了织田信广,以他作为人质,从织田家又交换回了竹千代。

天文14年(1545年)安祥城夺回计划失败;将嫡子竹千代以人质的身份送至骏府,不过途中因户田康光向织田氏泄露秘密,所以竹千代被挟持至尾张。

竹千代在热田期间结识了织田信长(1534~1582),这两位日后成为日本战国双雄的人彼此欣赏。作为尾张少主的织田信长行为怪异狂野,被称为尾张的傻瓜,不得人心,只有其父织田信秀,作为辅佐的平手政秀,还有其妻,来自美浓的斋藤道三之女浓姬信任他。

金沙国际 3

织田信秀宠信上了岩室夫人,被反信长派毒杀。尾张也陷入了内乱,各方势力虎视眈眈。新任家主织田信长如何解决内乱,竹山代如何成长大概就是下本要讲述的内容了。

天文17年(1548年)的第2次小豆坂交战险胜,敌对的叔父信孝也去世了,这是个获胜的好机会,但在天文18年(1549年)三月六日(4月3日)身亡,当时才24岁。广忠的死因有病死、出巡鹰狩时被一揆众袭击、被与织田方面的佐久间氏内通的家臣岩松八弥暗杀等诸说。当时6岁的竹千代,在被名古屋的万松寺偷偷知道了父亲的死。广忠的遗骸在冈崎城外被火葬,被能见原的月光院秘密的埋葬了。以后家康替广忠修建寺院,命名著松意寺。在桑谷町家康也有建立广忠的寺院,也有坟。

以上简单梳理了下这一册的脉络和主要内容。

广忠死后,害怕松平家臣效忠织田氏而因此翻身的今川义元,命太原雪斋做为大将,动员兵7000人攻打安祥城,俘掳信秀庶长子信广,并向信长提出以竹千代(家康)交换信广,两方后来达成协议。因为这个事件,今川义元开始统治冈崎。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由金沙国际发布于历史人物,转载请注明出处:那么幼小的竹千代无疑都将其经历了遍,生于三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