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田利家(天文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庆长四年闰三

这个时候,什么战术、谋略,都已经不重要了,而是变成了一场关于勇气和意志的较量,双方就是拿着刀枪,红着眼互相乱砍乱刺,谁退让谁就输了,谁能撑住谁就会赢! 丰臣秀吉一方,勇将倍出,加藤清正、福岛正则、糟屋武则、片桐且元、加藤嘉明、平野长泰、胁坂安治七人,更是其中的佼佼者,人称“贱岳七本枪”! 这七个人身先士卒、一马当先,率先冲入敌阵,所到之处,人挡杀人,佛挡杀佛!挡在他们前面的,要么是找死的,要么是活腻的。 敌将宿屋七左卫门等人死于他们刀下! 这特么不科学啊!见过猛的,没见过这么猛的!

  前田利家看似两不相帮的撤军,其实对羽柴军的胜利起了决定性的作用,导致柴田军溃退。之后,利家在越前的府中城暂驻,这是柴田胜家逃向北庄城的必经之路。然而,利家并没有拿着柴田的人头去向秀吉领赏,相反的还提供给柴田军帮助。“义父大人,利家对不起您,临阵撤退,使您战败。”“唉,义父岂不知你和那猴子的关系,我尊重你的选择。但是我跟他实在是处不到一块儿。”“您有何打算,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尽管吩咐。”“败军之将还能有什么要求,给我一碗泡饭吧,好几天都没有怎么吃东西了。”“阿松,准备泡饭。”利家亲自吩咐妻子下厨。柴田胜家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两人看着这位历经沧桑,又再次战败的老人,心中不由得一阵酸楚。“饱了饱了,阿松的泡饭真是美味啊。利家,我回去北庄城后,秀吉必然来攻,你可以争当先锋。义父没有什么能留给你的,就把讨伐我的首功让给你吧。”“义父大人,我怎能做这种大逆不道之事。”“我已经老了,之后的时代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我情愿把越前托付给你,也不会交给那猴子。”“孩儿明白了。”“好了,我们出发了。”

前田利家(天文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庆长四年闰三月三日,这特么不科学啊。前田利家(天文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庆长四年闰三月三日,即1538年1月15日-1599年4月27日),日本安土桃山时代武将,战国大名,加贺藩之祖。出生于尾张国(今爱知县西部)海东郡荒子城,幼名犬千代,元服名前田又左卫门利家。丰臣政权的五大老之一。

图片 1

  4月22日,秀吉大军杀至府中城,派堀秀政为使者劝降了前田利家。4月23日,前田利家按柴田的吩咐作为羽柴军的先锋包围了北庄城。24日,柴田胜家带领200余人退守天守阁,准备切腹自尽。据说其采用的是最正式的十字切腹法,是最传统的切腹方法。最后,包括夫人阿市在内,共有80人一同殉死。阿市是由于之前的丈夫浅井长政死于羽柴秀吉之手,所以一直痛恨他,才答应嫁给了比自己大25岁的柴田胜家。虽然是政治婚姻,但老夫少妻,胜家对阿市关怀备至礼敬有佳,对其三个女儿也是无微不至视如掌上明珠。胜家本想将阿市和孩子们托付给前田利家交予秀吉,但是阿市下定决心陪胜家一起死。阿市的辞世句为“人生苦短如夏夜,杜鹃声声催泪别。”享年36岁。胜家的辞世句为“夏梦无常一世名,杜鹃凄鸣上云霄。”享年61岁。阿市的长女茶茶,已经14岁了,看着燃燃大火中的北庄城天守阁,又回想起了当年小谷城的情景。暗下决心,一定要为母亲和两任父亲报仇,杀死羽柴秀吉。

图片 2

不破胜光、金森长近等盟友突然觉得自己几分钟后的命运,已经栩栩如生的展现在眼前了。 这个和我们有什么关系,我们只是出来打酱油的!你们继续,当我不存在好了! 来来,将士们跟我走,你们怎么都跑出来打酱油了? 不破胜光、金森长近等人纷纷撤离,返回各自的领地。 掉节操,掉得真快! 柴田胜家大军立马崩溃,退守柳濑的柴田胜家本营,丰臣秀吉率领大军随之而来。 然而兵败如山倒,军溃如垮堤,这种情况下怎么守得住!

  逃亡中的佐久间盛政,被黑田官兵卫手下擒获,后于京都六条河原斩首示众。美浓国的织田信孝,由于失去了柴田胜家这一后盾,只能向自己的哥哥织田信雄投降,但没想到被哥哥要求切腹,于4月29日自尽。再说孤军作战的泷川一益,继续奋战守城,但见已无人响应也于7月开城投降。秀吉本想杀死一益,但一益不光交出了全部领地还剃发出家,而且献上了朝山日乘的名画,这才保全性命。之后得到丹羽长秀的庇护,在越前蛰居。被柴田胜家安排在越中国防御上杉景胜的佐佐成政剃发出家,并交出了女儿为人质向秀吉投降。

幼时年少不羁,担任织田信长赤母衣众笔头时,曾将信长异母弟同朋众爱智十阿弥斩杀,险被信长处死。后因在桶狭间合战、美浓进攻时作战勇猛而获赦免。利家勇猛忠义,一生始终与出乎意料的机遇为伴,凡遭遇影响时代的重大事件,都能准确判断形势,正确站队而化险为夷因祸得福。在织田信长和丰臣秀吉两朝保持荣宠不衰,加贺百万石的前田家在江户时代繁衍出四藩大名——加贺金泽本藩122万石、加贺大圣寺支藩7万石、越中富山支藩10万石、上野七日市支藩1万石。

结果自然是毫无悬念,柴田胜家大败,只得率残兵退守北庄。四月二十一日,堀秀政率领先锋部队抵达前田利家的居城府中城。 堀秀政派人向前田利家传达了和解的意愿,遭到了前田利家的拒绝。 堀秀政下令大军用铁炮射击,府中城守军不甘示弱,也用铁炮还击。 形式这种东西,做做样子就够了! 次日,丰臣秀吉到达府中城,单人匹马来到城门下,高声大喊:我就是筑前守,请不要开枪! 连续的惨痛经历告诉前田利家,千万不要惹恼丰臣秀吉,那样只会死得又快又惨,最正确的做法就是臣服,彻底臣服! 前田利家打开城门,迎接丰臣秀吉进城。

  织田信雄通过此战获得了尾张国、北伊势、伊贺等新的领地,但其还不满足。想像哥哥信孝一样进入安土城,成为三法师的辅佐人。可刚到安土城没多久就被羽柴秀吉下令轰了出去。织田信雄大怒,原以为秀吉讨伐织田信孝、柴田胜家、泷川一益是为了帮自己继承信长的家业,但没想到秀吉其实是自己想夺权。1584年新年,秀吉下令向织田家的遗臣们报捷,并要求众人来送上贺礼,其中就包括织田信雄。信雄大怒,不仅把使者乱棍打出,更决心准备与秀吉一战。之后,信雄通过姐姐德姬,联系上了德川家康。

人物生平

图片 3

  由于本寺之变的缘故,之前被分封在武田领地的织田家武将全部撤走。导致甲斐、信浓、上野三国一时之间处于没有领主的状态。德川、北条、上杉趁势为争取三国之地展开了战斗,史称“天正壬午之乱”。直到1582年10月,由织田信雄出面调停,三家才结束争斗,北条氏直迎取了家康的女儿督姬结为同盟。最后甲斐、信浓由德川家掌管,上野由北条家掌管。夹在中间的真田幸昌,先臣从于上杉,中间又降服于北条,最后又转投德川。但德川、北条两家议和,德川家康下令让真田把沼田城交还北条,遭到拒绝,两家关系由此恶化,真田遂又复投上杉。此时,德川家康不仅有了甲斐、信浓、骏河、远江、三河5国之地,更有了北条氏作为后盾。作为织田信长长久以来的盟友,德川家康有足够的实力跟羽柴秀吉一战。

出身武家

残存于北庄的柴田胜家,成为了丰臣秀吉下一个目标。 四月二十三日,丰臣秀吉任命前田利家、堀秀政为先锋,率领大军包围了北庄。 今天的事,明天再说吧! 次日上午,丰臣秀吉下达了总攻的命令。 丰臣大军如潮水一般蜂拥攻城,三下五除二,就把守军砍得满地找牙,本丸就此陷落。 柴田胜家不敢再和丰臣大军纠缠,率领守军且战且退,最后退到了天守阁。 虽然柴田胜家的军队仍然在坚守,但就算是再蠢的家伙也知道,在丰臣秀吉大军面前,这种抵抗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1584年3月6日,织田信雄杀死了手下亲秀吉派劝自己不要出兵的三名家老津川义冬、冈田重孝、浅井长时。秀吉大怒,终于下定决心对信雄出兵。与此同时,织田信雄还号召纪伊国的杂贺党、根来党以及四国的长宗我不元亲和北陆的佐佐成政加入自己的阵营,形成对羽柴家的包围网。针对织田信雄的伊势兵力,羽柴秀吉相继说服了关盛信、九鬼嘉隆、织田信包等有实力的武将加入自己阵营。同时,还派遣堀秀政和蒲生氏乡向伊势进军。针对织田信雄尾张的兵力,秀吉许诺给织田老臣池田恒兴尾张、三河两国的领地,让其作为先锋出击。池田恒兴虽然没参加贱岳之战,但凭借其在山崎合战中的表现和织田家的地位,已经获得了13万石的领地,并成为美浓大垣城的城主。3月13日,恒兴攻取了织田信雄尾张的犬山城。之后,堀秀政和蒲生氏乡也攻取了伊势的峰城。秀吉方先下手为强取得了优势。然而,织田、德川联军的反击速度也十分迅速。

前田利家天文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1538年1月15日)出生于尾张国海东郡荒子城(今爱知县名古屋市中川区荒子4丁目)。幼名犬千代。是尾张荒子城主前田利昌的四男,母亲是长龄院。

图片 4

  3月13日德川家康进入清州城,得知犬山城陷落后,于3月15日向小牧山城进军。同日,兼山城的森长可接到命令,率军出城准备接应池田恒兴。但是情报被德川方的伊贺忍者截获,德川家大将松平家忠、酒井忠次、奥平信昌于羽黑地区设伏。3月17清晨,正在行军的森长可队,遭到酒井忠次5000人部队的奇袭,不敌大败,死亡300余人。3月18日,德川军占领小牧山城,开始在周围修筑堡垒和工事准备抵抗秀吉的大军。3月21日,秀吉率领3万人马从大坂出发,27日到达犬山城。看到织田、德川联军的大营,军师黑田官兵卫不禁感叹道:“德川大人名不虚传,此营攻守兼备,想要速胜很难。”羽柴军也抓紧修筑堡垒和工事,除了骂阵和小摩擦外,双方都没有率先出手。战况进入了胶着状态。

前田利昌共有利久、利玄、安胜、利家、良之、秀继六个儿子,知行(日本中世纪及近代领主对领地行使支配权的历史概念)2000贯,兵役250-300人,荒子城是个东南至东西20间,南北18间的弹丸之地。除长子利久继承家业外,其他儿子只能以家臣身份服侍利久,或另谋出路。天文二十年(1551年),14岁的利家做为织田信长的小姓,出仕织田家,俸禄50贯。天文二十一年(1552年),清州城主织田信友和织田信长间的萱津合战,利家初阵取敌首级立功。元服后改名前田又左卫门利家,别名又四郎、孙四郎。

柴田胜家将残存的家将们召集起来,命令他们出去投降丰臣秀吉。 疾风知劲草,板荡识诚臣,家臣们异口同声地说:“让我们到那个世界侍奉您吧”,没有一个人离开! 柴田胜家又叫自己的妻子阿市带着三个女儿离开,但阿市坚决反对,只将三个女儿送出了城。 柴田胜家和妻子在家臣们的陪伴下,携手走上天守阁,随后命人撤去了天守阁的梯子。 见过自残的壮观场面吗?要是你从来没有见过,那么现在就要看到了!

  3月22日,纪伊国的杂贺党得知秀吉已向尾张进军,于23日分兵两路向大坂方向进军。一路攻击蜂屋頼隆防守的岸和田城,一路攻击松井友闲管理的堺港。由于正在准备修建新的大坂城,一路之上完全没有任何阻挡。留守的蜂须贺家政(蜂须贺胜政之子)、生驹亲正、黑田长政(黑田官兵卫之子)一面率军奋战,一面向秀吉告急。4月4日,池田恒兴来到秀吉帐中称已想到破敌之策。“秀吉大人,再这样耗下去可不是办法。纪伊国的杂贺党已经攻向大坂,如果四国的长宗我部元亲再出兵,则我后方危矣。德川与北条已经结盟,其无后顾之忧啊。”“我也正在为此事忧虑。”“德川与我在此地相持不下,三河必然空虚,如我军分兵偷袭三河,并放火示威,则德川军必定大乱,一战可定。”“不可,太危险了。若被敌人知道并于半路设伏,分队有全灭的可能。”“我受大人厚恩,甘愿冒险。”“你先退下,容我再思之吧。”4月5日,不愿放弃的池田恒兴和森长可一起又来到了秀吉的大帐请命,森长可更是放出话来要一雪前耻。秀吉最后还是答应了分兵偷袭三河的作战计划。

图片 5

图片 6

青年时期

柴田胜家面对丰臣秀吉大军大喊:你们好好看着胜家大人的死吧! 柴田胜家说完后,先将妻子阿市杀死,然后将侍女和家臣柴田弥左卫门、小岛若狭先后杀死。 凶残到没人性,血腥到没朋友啊! 柴田胜家仇视着丰臣秀吉大军拔刀切腹,亲手拉出自己的五脏六腑抛向人群。 寂静,迷之寂静! 攻城大军看得瞠目结舌,目瞪口呆,像是突然中了定身法,整个天守阁周围鸦雀无声! 看到这一情景的家臣们立刻点燃了藏在天守阁中的火药,将天守阁化为了灰烬。

青年时期的利家血气方刚,年少不羁,以枪之又左卫门、枪之又左立威名。正是这份血气导致了他苦难历程的开始,磨练他的心智,使之收起了幼时的浪荡,变得隐忍稳重。

柴田胜家,您的天守阁,上过保险吗? 无论如何柴田胜家都是值得我们敬佩的,他敢作敢当,为自己的行为买了单。织田信雄率领大军攻打歧阜城。 织田信孝的家臣们早就丧失了斗志,纷纷反正,向织田信雄投诚。 织田信孝立马成了光杆司令,除了开城投降之外,别无选择! 织田信孝出城后,对使者中川勘左卫门说:麻烦使者大人转告中将,就说我求他网开一面,我毕竟不是普通人。 织田信孝坚信,织田信雄会念及兄弟之情,前去向丰臣秀吉求情,丰臣秀吉至少会送给他一座小城,让他衣食无忧的过一辈子。

弘治二年(1556年),林秀贞、林美作守、柴田胜家密谋废掉织田信长而改立织田信行继承家督谋反,稻生之战中,利家右眼下中箭,带伤作战的他发挥“枪之又左”的饶勇本色斩获宫井勘兵卫恒忠的首级立功,俸禄升为150贯,招纳了第一位家臣村井长赖。柴田胜家兵败后因作战勇猛而被饶恕,此后在信长麾下屡立战功,成为北陆道军团的领袖,是利家的直属领导。由于前田利昌是从属林秀贞的与力,因此,在信行之乱中,利家父子兄弟不得不兵刃相见。这是利家一生中的首次站队,埋下了以后,织田信长强行介入前田家内务,勒令利久将家督让位与利家的因果。

图片 7

永禄元年(1958年),在与支配尾张国上四郡的守护代织田信安之子织田信贤的浮野之战中,利家又立战功。新设立的信长之直属亲卫精锐部队“赤&黑母衣众”,利家被提拔为赤母衣众笔头。同年,利家迎娶表妹阿松(芳春院)为妻。永禄二年(1959年),利家长女阿幸诞生,一家幸福美满之时,杀身之祸却悄然而至。信长的异母弟同朋众(战国大名家中负责艺能、茶事和杂役的职务)爱智十阿弥,仗着信长的宠信,经常取笑利家,偷利家妻子所赠之父亲遗物发簪时被利家人赃并获仍侮辱利家。但信长没有处罚十阿弥,不甘的利家当着信长之面将十阿弥斩杀,严重挑衅了信长的权威。信长暴怒之下判处利家切腹,后在柴田胜家和森可成等家臣的求情下,减罚为出仕停止处分,逐出家门。此时,利家已积功俸禄升为300贯,负担一家的生计,瞬间变为没有收入来源的浪人。以利家枪之又左的身手和威名,很容易在其他诸侯处谋得官职。但利家却始终忠于信长,天天在城外徘徊,众家臣轮番为利家求情,信长始终不允。根据《加贺藩史料》的记载,利家把妻儿送到了父兄所在的荒子城,自己则通过柴田胜家的介绍,来到尾张知多半岛最南端的热田神宫,做了社主松冈氏的食客,仅依靠他们每天提供的一点小豆粥过活,以等待再度出仕织田家的机会。热田神宫里的藏书十分丰富,其中不乏当时上级武士所必读的《史记》、《三略》等汉书,还有《古今和歌集》、《源氏物语》、《太平记》等和书经典。据说利家两年多的浪人生涯在此地潜心读书,从而褪去了桀骜不驯的粗糙表皮,真正的成为了一个成熟稳重的青年武士。松冈氏后来也成了利家的家臣。

曾经有朋友问我,同样是女的,为啥女朋友好哄,丈母娘就难哄,我答曰,丈母娘已经上过一次当了! 同样的道理,织田信孝已经求饶一次了,这次再求饶,还有人相信吗? 织田信孝到达尾张国知多郡内海的时候,中川勘左卫门带来了织田信雄的命令,要求织田信孝切腹自尽。 这不是商量,也不是请求,而是死亡判决书! 不!谁能救救我们,我还不想死在这里! 事实证明,临时抱佛脚这种事,根本一点都不靠谱。

图片 8

图片 9

永禄三年(1560年),桶狭间合战,出仕停止的利家擅自参战,朝之合战斩敌首1级,本战斩敌首2级,合计斩敌3首级立功。在《信长公记》首卷中,记载上午获取功名者的名单中,前田又左卫门位列榜首。利家父亲前田利昌战死于此役,长兄前田利久继承家督之位。利久膝下仅一女无子,遂将妻子阿常和她前夫泷川一益之兄泷川益氏之庶男(另有一益之子一说)宗兵卫收为养子,改名庆次郎,元服后取名前田利益,即“战国第一倾奇者”前田庆次。利久对养子非常疼爱,安排他娶三弟前田安胜的女儿,想让庆次继承荒子城主之位。

四月二十九日,二十六岁的织田信孝被押送到了知多郡野间的大御堂寺,被迫切腹自尽。 当年织田信孝的父亲织田信长对丰臣秀吉另眼相看,屡加提拔,换来的却是这样的下场。 切腹自尽前,织田信孝大声高呼: 往昔功高堪盖主,如今伟业似曜星。先主遗孤今何在,岂料筑前断恩情。 唇亡齿寒,得知织田信孝被逼自尽的消息后,泷川一益也大为恐惧,连忙向丰臣秀吉献上朝山的画,表示臣服。

永禄四年(1561年),利家再次擅自参加与斋藤义龙的森部合战,斩杀敌首2级,其中之一是斋藤家重臣下野守日比野清实旗下猛将,号称“颈取足立”的足立六兵卫。至此,信长终于允许利家回归,俸禄由300贯升至450贯。永禄五年(1562年),利家长子前田利长(加贺藩初代藩主,加贺前田家二代)诞生。同年,利家出阵美浓轻海之战。永禄六年(1563年),次女萧姬(中川光重之正室)诞生。永禄十年(1567年),利家出阵稻叶山攻略战。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图片 10

屡立战功

永禄十一年九月十二日(1568年10月12日),观音寺城之战的攻城战中,利家第一个攻入敌城斩获首级,即便负伤也不退却,赢得箕作山城一番枪的美名。永禄十二年(1569年),织田信长以前田利久无亲子且病弱之由(武者道少御无沙汰-《村井重頼觉书》),下令利久将荒子城家督之位让与利家,知行合计2450贯。前田家的谱代家臣奥村永福抗命辞做浪人,至天正元年(1573年)方重归。前田家在利家的带领下,诸战有令必参,为信长所推进的统一日本大业立下汗马功劳。

元龟元年四月(1570年5月),信长妹婿浅井长政破盟背叛,与越前大名朝仓义景围攻信长,在金崎之战中,信长陷入退路被截的危机之时,利家做为信长撤退的警护担当,护卫信长逃回京都时,据言信长身边只剩下约10人。此时,将军足利义昭趁此机会与信长的对立白热化,在全国发布围剿信长的命令,包括朝仓义景、浅井长政、武田信玄、毛利辉元、三好三人众,甚至比睿山延历寺、石山本愿寺、杂贺众等寺庙势力都被联合起来,组成“信长包围网”。六月二十八日(7月30日),信长联合德川家康军与浅井、朝仓联军对战的姊川之战中,利家斩浅井助七郎首级立功。九月,在攻打石山本愿寺,春日井堤合战中,利家立下了被誉为“日本无双之枪”“堤上之枪”的赫赫战功。信长当即许诺将会封其近江长滨的1万石。

图片 11

元龟三年(1572年),利家出阵小谷城之战。同年,利家参与平定三好义继的反叛。天正元年(1573年),利家三女摩阿姬(丰臣秀吉之侧室加贺殿,秀吉死後改嫁公家万里小路充房之正室)诞生。十一月二十四日(12月18日),利家母亲长龄院去世。同年九月,利家在信长消灭朝仓氏和浅井氏的一乘谷之战、天正二年(1574年)本愿寺显如的宗教暴动,信长之弟织田信广和织田秀成战死的长岛一向一揆(1570年-1574年,据传信长火攻屋长岛和中江两城时,城中2万男女被烧死),越前一向一揆(1574年-1575年,小丸城出土瓦片刻着:“前田又左卫门大人活擒一向宗千人。依法处刑以釜烹”。)等战役中都屡立战功。天正二年(1574年),四女豪姬(丰臣秀吉之养女,宇喜多秀家之正室)诞生。

天正三年(1575年),信长在平定越前一向一揆后,将越前八郡全数交给柴田胜家于北之庄城管理。利家与佐佐成政、不破光治获赐平分府中周边的今南西、南仲条两郡,10万石知行各分得三分之一,成为柴田胜家的目付,自此,三人便统称为“越前府中三人众”,越前两郡的活动与文书大多数均有三人众署名。利家以府中城为居城,知行3.3万石,前田家在北陆的基业,也是从这里开始的。五月至七月期间,织田氏明确划分三人众的领地,利家管有丹生郡大井村、今立郡真柄村、南条郡杣山、宅良谷和河野浦等,三人同时成为与力,三人联署的情况亦不复见。同年五月,织田信长与德川家康联合军对武田胜赖军的长筱之战中,利家担任铁炮队队长,面对武田军右翼的猛烈突击,利家沉着镇静的指挥,将信长的新式战术“三段射击”发挥出十分的威力,为织田军的胜利立下大功。在本次战役的追击战中,利家对战武田敌将弓削左卫门时右脚受重伤坠马,为家臣村井长赖所救。

天正四年(1576年),人称越后之龙的大名上杉谦信因不满织田信长的宗教政策,撕毁与信长的同盟,转与石山本愿寺结盟。以谦信为盟主,毛利辉元、石山本愿寺、波多野秀治、纪州杂贺众等会盟形成“第二次信长包围网”。利家做为柴田胜家的助手与上杉军对峙,参与平定北陆地方的战事。天正五年(1577年),上杉谦信死后,利家趁上杉家夺位的“御馆之乱”,攻占了上杉家在北陆的大片领地。当上杉景胜继任家督,领兵出战时,利家因加贺一向一揆暴乱而归国,两军未能正面交锋。

图片 12

天正六年(1578年),织田方的摄津守荒木村重向石山本愿寺显如送出起请文(起请文:以对神佛祈愿的形式记录誓言的文书,实际上也就是誓词)和人质,与本愿寺、毛利家订下了盟约反叛。在有冈城之战中,利家受信长之命讨伐谋反的荒木村重。同年,利家次子前田利政诞生。天正七年(1579年),信长将领地在北陆,隶属柴田胜家军团的利家派往西国,进入播磨为羽柴秀吉助战,强化增筑包围三木城的付城,参加三木合战。天正八年(1580年),担任织田中国方面平定总大将的羽柴秀吉出兵围困因幡鸟取城,利家出阵。天正九年(1581年),上杉景胜出兵越中,利家出阵。几年内转战摄津、播磨、因幡诸国,利家积功累累。

能登国主

天正九年八月十七日(1581年9月24日),利家受封能登国四郡(鹿岛、羽咋、凤至、珠洲)、七尾城主,成为领有26.3万石知行的大名。十二月,利家长子前田利长与织田信长之女永姬订立婚约,并成为越前国府中城主。利家在织田家的仕途随着信长一统天下的发展终于平步青云,出人头地,但始终不曾进入过织田家的领导核心。此时的利家,万万想不到,更大的机遇即将随着一场惊动天下的风暴而至。

天正十年(1582年),利家另建小丸山城移居,七尾城于天正十七年(1589年)被废弃。三月十一日(4月13日),利家随柴田胜家军团攻下越中富山城。六月二日(7月1日),明智光秀在京都的本能寺起兵谋反,杀害其主君织田信长。六月三日(7月2日),利家正随柴田胜家攻击上杉家,出阵鱼津城合战,攻陷鱼津城。鱼津城陷落时,12名守将皆在耳朵上穿孔挂上写有姓名的牌子,以十文字的方式切腹自尽。六月四日(7月3日),柴田的北陆军团得到本能寺之变的消息后,随即取消了对上杉氏的攻势,迅速撤回各自领地,利家当日自鱼津城坐船退保能登七尾城。

前番为织田军的猛烈攻势所压制的上杉景胜开始反攻,能登畠山氏的旧臣温井景隆、三宅长盛、游佐续光、长景连等人也在上杉氏的支持下试图夺回能登故国。他们的反攻得到了能登石动山天平寺僧众的响应,在荒山筑城,以对抗七尾城的前田利家。

而此时,正在西国与毛利军苦战的羽柴秀吉听闻果断地采取了行动,与毛利方达成和议,火速撤兵返回京畿。打着讨伐叛贼的大义名分的秀吉和短时间内安抚了朝廷上下获得征夷大将军称号的明智光秀展开了正面决战。天正十年六月十三日(7月12日),明智光秀兵败天王山,当日深夜在小栗栖被小股乱兵重伤后由家臣沟尾庄兵卫介错自杀。

天正十年六月二十六日(7月25日),利家遣奥村永福、长连龙率军三千攻打石动山,前田军将斩获的1000余个首级悬挂于山门两侧后放火烧寺,拥有300间僧坊的天平寺在连续烧了两昼夜后化为焦土。至此,利家完全平定能登,能登的战国时代落幕,而现存有关七尾筑城的文书绝大多数都集中于天正十年(1582年),利家在这不同寻常的一年里,把主要的精力都放在了巩固领地,加强战备上。

图片 13

天正十年六月二十七日(7月26日),举行决定织田氏的继承以及所属领地、权力的再分配问题的清州会议。在继承者的焦点问题上,柴田胜家支持信长次子织田信孝,而作为山崎之战讨灭明智光秀立下显赫战功的羽柴秀吉却支持年仅2岁的三法师(织田秀信)。最终,秀吉的提议得以实现,力压柴田胜家,取得一匡天下的主动权。而柴田胜家、织田信孝、泷川一益则组成反秀吉联盟,双方矛盾进一步深化。秀吉是利家的至交好友,是利家两个女儿的养父。胜家是眷顾有加的上司,与利家情同父子。身在双方势力夹缝中的利家异常矛盾,唯有尽力协调。

兴衰抉择

天正十年十一月三日(1582年11月28日),胜家的北陆领地进入不易动兵的冬季,遂派遣利家、不破直光、金森长近三人前往山崎宝寺城与秀吉进行和平谈判,秀吉答应了胜家的和平提议,并盛情款待了三人。十二月七日(12月31日),当北国开始降雪无法出兵之时候,秀吉立刻撕毁和议,率5万大军攻击近江,击败驻守北近江的胜家养子胜丰并迫使他降服。同时策反了氏家、稻叶、森等美浓众,逼迫织田信孝交出织田三法师,从而获得了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大义名分。

天正十一年三月(1583年5月),柴田胜家出兵近江与秀吉军对峙,利家父子从军,嫡男利长初阵。在出战前,利家将三女摩阿交与胜家作为人质,同时利家、利长父子也被分开,利长在佐久间盛政的先锋营中,而利家则跟随柴田本人。据传天正十一年四月(1583年6月)贱岳合战决战之时,利家按兵不动,保持中立,后退回能登国,导致柴田军大败,秀吉苦战获胜,羽柴家贱岳七本枪扬名天下。但实际情况是,利家在柴田军撤退时,担当最危险的殿后任务,其家臣团共30余名战死。《越登贺三州志》中记载退回越前后,利家对胜家说:“胜败乃兵家之常,亲阿父样可速回北庄收集败兵,我于府中阻击敌军。”胜家答曰:“我武运已尽,再战亦无益处,此番回到北庄便将自刃,你对我已竭尽忠义,我虽无法报答万一,但若你就此降服秀吉,我于地下亦无寸怨“ 。而《三壶记》中记载:“今次合战的败因皆由玄蕃(佐久间盛政)深入所致,与他人并无干系“。这些记载较客观真实地反映了贱岳合战的真实情况。

图片 14

秀吉军追击至利家的居城府中城,原本利家准备笼城战死,秀吉通过前锋堀秀政传达和睦意愿。天正十一年四月二十一日(6月11日),羽柴军前锋到达府中,与守城的前田军进行铁炮对射。次日平明,秀吉亲自到达,单人独马来到城门下高声叫道:“我便是筑前守,请不要开枪”。最后,利家开城出降。四月二十三日(6月13日),利家、堀秀政为秀吉军先锋,包围柴田胜家的居城北之庄城。翌日下午,柴田胜家与妻子信长之妹阿市举火自焚,日本历史进入了秀吉时代。战后,秀吉将佐久间盛政的旧领地加贺国的石川、河北两郡加赐给利家,利家把居城移到了加贺尾山城(金泽城),尾山城在整个江户时代都作为前田氏的首府。此时,利家的长兄前田利久和养子前田庆次回到能登,利家以7000石之地封予二人,利久知行2000石,庆次知行5000石。同年,利家封庆次为阿尾城主。利家的再次正确站队,为自己和前田家选择了一条辉煌腾达的道路,进入了丰臣政权中心,建立起独霸北陆的基础。

平步青云

天正十二年(1584年),织田信雄与德川家康结盟竖起打倒羽柴秀吉的大旗,小牧·长久手之战两军大规模会战将近一年。秀吉虽在兵力上占优,却吃了败仗,但秀吉攻击伊势胁迫织田信雄单方面媾和,被孤立的家康不得不送出人质接受和谈。六月,德川方的越中国领主佐佐成政派人带了重礼去前田家提亲,说是想要把女儿嫁给利家的次子利政。利家答应了这门亲事,同时派人携带聘礼回访富山城,双方借此机会互探虚实。成政表示七八月间无吉日,具体的成婚日期另作定夺,利家也未提出反对意见。就在双方礼尚往来的同时,成政每日都在富山城中操练士卒备战,利家也在边境布下重兵防御。

天正十二年八月二十八日(10月2日),佐佐成政军突袭加贺朝日山城,揭开双方连续恶战的序幕。末森城之战,成政军兵力数倍于前田军,众家臣认为救援末森无异于自寻死路,劝利家不要前往。对此利家说道:“人生一世,名流千古,若是任由奥村等将城破而死,必为天下所耻笑,内藏助(成政)虽有数万骑,但我也要率领小姓、马回与其决一胜负”。此战是前田与佐佐两氏之间最激烈的交战,佐佐军损失惨重,计有12员大将战死,从此不得不转入战略守势。前田军在末森之战中以少胜多,利家个人的威望和家臣团的团结也达到了顶峰,从而初步奠定了加贺藩的人事基础。

图片 15

天正十三年(1585年),前田与佐佐两氏的激烈攻防战持续将近一年,利家出阵加贺鸟越之战、俱利迦罗之战、鹰巢城之战。八月八日(9月1日),秀吉完成越中讨伐军的编组,总兵力达10万余,利家率1万兵力为先锋。富山之战佐佐成政降服,秀吉同意了成政的降伏请求,不过要求成政切腹,后在利家和织田信雄的恳求下,秀吉方宽恕成政。最后,成政被没收越中一国,其领地只剩下新川郡。秀吉将越中国四郡中的砺波、妇负、射水三郡赐封利家长子利长,知行32万石,命利家仍居尾山城,利长则奉命将富山城破毁后居守山城。 至此,前田家统领加贺国、能登国、越中国的大部分领地,合计知行约115万石。九月二十一日(11月12日),秀吉致书利家,大大褒扬了利家父子和前田家诸将的战功,称他们为“少见的勇者”。信中写道:新加封的越中三郡并非是我秀吉所赐,而是贵殿父子凭借一枪一刀自己打下来的,若是对恩赏还是不满的话,可以允许你们父子从此使用羽柴苗字。天正十四年三月二十二日(1586年5月10日),秀吉把自己的筑前守官位让给了利家,利家升任从四位下・左近卫权少将兼筑前守,在此之后日本古文书中的“羽柴筑前守”便是指利家,而号称加贺百万石的加贺藩领地也形成了初步的框架。

位极人臣

天正十五年(1587年),丰臣秀吉率20万大军进行九州征伐,利家长子利长担任先锋。在出征期间,为了保证后方的稳固,秀吉特意委派利家留守京都,在保证治安情况良好的前提下,利家还被托付了繁重的政务。天正十五年五月(1587年6月),岛津义久、岛津义弘战败降服,九州宣告平定。此役,佐佐成政立功,秀吉赐封肥后国国主,其原有的越中新川郡领地则给了前田利长。至此前田家已统领越中全境,利长也奉命将居城从守山移往富山。

天正十六年(1588年),利家随秀吉参内向后阳成天皇祝贺新年兼禀报九州平定之事,并奏请天皇行幸聚乐第。四月十四日(5月9日),天皇御驾行幸聚乐第,众大名感恩涕零,据弗洛伊斯《日本史》记载,在这次天皇行幸中,利家与德川家康、织田信雄、宇喜多秀家、丰臣秀长四人另行呈上誓书血判状。同时,秀吉下赐利家丰臣姓氏,此时利家已成为丰臣政权中举足轻重的人物了。天正十七年四月(1589年),利家升任从四位下・右近卫权中将兼筑前守。

天正十八年正月二十二日(1590年2月26日),利家升任正四位下参议。同年,秀吉完成小田原讨伐军的编组,小田原之战秀吉方动员总兵力达22万,利家担任北陆军总指挥,与上杉景胜、真田昌幸等率北陆军由上野国入武藏国,一路攻陷松井田城、箕轮城、厩桥城、石仓城、西牧城、玉绳城、河越城、松山城、岩槻城、钵形城、八王子城等诸城。武藏钵形城主北条氏邦,在围困钵形城时投降,就此成为前田家臣,庆长二年(1597年)病死于金泽城。天正十八年七月(1590年8月),北条氏降服,秀吉命北条氏政、北条氏照、松田宪秀切腹,北条氏直因是德川家康女婿而免死,流放高野山。

天正十八年八月(1590年9月),秀吉进入会津黑川城,开始了标志着丰臣秀吉完成了日本天下统一的奥州仕置。所谓的奥州仕置便是对东北诸势力进行重新洗牌,没有参加小田原征伐的大崎义隆、葛西晴信、白河义亲等人的领地被没收。陆奥国的伊达政宗因违反秀吉的“惣无事令”和小田原征伐战中迟到,也被没收了会津领地,替之以大崎氏旧领。利家担任奥州检田史总指挥,负责对东北地区进行检地,由于检地触及了多方利益,其间所遭遇的反抗不胜枚举,利家一一平定后于年底返回加贺。至此,关东、奥州的远征结束。天正十八年十月二十日(1590年11月17日), 利家辞任参议官职。

图片 16

天正二十年(1592年),统一日本的秀吉发动文禄之役入侵朝鲜,利家并未直接出战,而是按秀吉命令将他旗下的军队集结在肥前国的名护屋作为预备队。当初,秀吉欲亲自领兵渡海,被利家和德川家康劝阻。天正二十年七月二十二日(1592年8月29日),秀吉母亲大政所病逝,举办葬礼的三个月期间,秀吉将名护屋的诸将指挥和政务委托与利家和家康,此乃丰臣五大老之原型。利家和秀吉的关系非比寻常,势力也异常强大,是除秀吉外地位声望唯一能和德川家康抗衡的大名,且为人正直忠义,利家被赋予秀吉之子丰臣秀赖的指导重责。文禄二年十一月二十五日(1594年1月16日),利家四子前田利常(加贺藩第二代藩主,加贺前田家三代)诞生。文禄三年四月一日(1594年5月20日),利家升任从三位・权中纳言。文禄三年五月二十日(1594年7月8日),利家辞任权中纳言官职。

垂暮之年

文禄四年(1595年),秀吉建立“五大老・五奉行”的重臣合议制度,任命利家、德川家康、毛利辉元、宇喜多秀家和小早川隆景为五大老,辅佐秀赖。文禄五年五月十一日(1596年6月6日),利家升任从二位・权大纳言。庆长二年正月十六日(1597年3月4日),利家辞任权大纳言官职。庆长三年四月二十日(1598年5月25日),利家年老健康衰退,遂将前田家督之位让与长子前田利长,隐居草津温泉疗养。庆长三年八月十八日(1598年9月18日),秀吉病逝,临终前召见利家和家康等五大老,仿刘备托孤,托付身后之事,“五大老”共同执政,利家担任秀赖的监护人。利家和家康下令朝鲜撤兵。

图片 17

庆长四年(1599年),尾张派诸侯和近江派诸侯的矛盾发展到高潮,利家努力和丰臣政权诸大名沟通,消除分歧,勉强维持着和平的局面,有力的压制着德川家康的野心。二月二日(2月26日),利家在内的四大老·五奉行9人与家康交换誓纸。庆长四年闰三月三日(1599年4月27日),利家病逝,享年62岁,法号“高德院传桃云净见大居士”,葬于野田山墓地。闰三月二十四日(5月18日),利家官职追赠从一位。利家病逝当天,福岛正则、加藤清正等人袭击石田三成。历史学家认为,利家的去世使唯一能够有力制约德川家康的因素消失,直接导致了丰臣家的灭亡。翌年,爆发关原合战。十六年后,大阪城落,丰臣秀赖和生母淀姬自焚。元和偃武,德川家康夺取了天下建立德川幕府。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由金沙国际发布于历史人物,转载请注明出处:前田利家(天文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庆长四年闰三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