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杉谦信联手对抗北条氏金沙国际,当时的佐竹

真壁氏干(1550年9月12日—1622年4月17日),战国时代至江户时代的武将。佐竹氏家臣。号「暗夜轩」


佐竹义重,常陆国战国大名,佐竹义昭的嫡男。1565年他的父亲佐竹义昭病死后继承家业,初期承继父亲路线,经略南常陆及陆奥国南部而与小田、白川乃至芦名等家作战。并与当时有着“军神”上杉谦信联手对抗北条氏。

幼年的义重,已是深具武勇之才,为重臣们所期望。永禄五年(1562),由于父亲佐竹义昭体弱多病,故于三十二岁盛年时早早让位予十六岁的义重;三年后病死,从此佐竹家走向最盛期。继承家督同年,义重迎来初阵,与相马盛胤对战于瓮之原,义重于此战中大获全胜,并连取七敌将之首级,威振常陆。

本姓平氏,官职安芸守。家系为常陆平氏的宗族·大掾氏的傍流真壁氏。真壁久干之子,常陆国真壁城城主。有一弟真壁义干。

上杉谦信与北条氏和解后,改与武田信玄联手,然在上杉、北条决裂及北条、武田复盟后与上杉氏复盟,立场坚定反对北条氏。与上杉谦信复盟后,在西北与会津芦名氏作战,亦曾在上杉谦信的邀请下前往救援遭北条氏攻打的下总关宿城。

当时的佐竹氏属于关八州之内的诸大名之一,自从河越夜战(天文十五年,1546)后,后北条氏确立关东霸权,关八州内的诸大名无不敬畏,唯佐竹家为首的小部势力依然力拒。义重遵循其父的“亲上杉、结宇都宫”的外交方针对抗后北条及上总的里见氏。

金沙国际 1

(本篇是本人把各方对佐竹氏的叙述结合起来的文章,鉴于多数内容都是别人的,所以还是写为转贴)佐竹氏出自清和源氏义光流。当义光之孙源昌义将居城移至常陆国马坂城后,这一族 开始改姓佐竹氏,常陆佐竹氏从此出现。说起佐竹家的发展要源起于南北朝时期。当时的佐竹氏家督义贞因跟随足利尊氏转战各处 立下战功,被任命为常陆守护。从而使佐竹家有了发展壮大的基础。之后,义贞之子 义笃击败小田家,将北常陆掌握到手中,使佐竹家真正成为常陆的霸者。佐竹义昭就任家督时的地域*形势1. 常陆国内:其时、天文十四年,经过义舜、义笃两代的持续努力,佐竹氏已经基本控制了北部常陆,即传统的奥七郡地区。但在那珂郡地方,水户城的豪族江户忠通仍然拥有强大的割据力量。江户氏是藤原秀乡流的末裔,原本是佐竹氏的宿老,文明以来(1469-1486),尤其是江户忠通继任家督以来(天文四年,1535),逐渐战国大名化,形成在那珂两郡的割据,有根城十三馆之称,并向鹿岛郡扩张势力。他也是佐竹氏恢复旧领的进程中的下一个拦路虎。常陆国的中、南部,豪族势力多如牛毛,其中的小田城小田氏和府中大掾氏是佼佼者。前者是藤原道兼流宇都宫氏的庶流,初代八田知家是源平时期的名将,四代时知开始改以小田为苗字,是镰仓的有力御家人,代代的常陆守护,后来因为庶流茂木氏夺权而衰落,常陆守护职也落到了佐竹手里,其后在南北朝时期为了恢复常陆守护的地位而

金沙国际 2

永禄九年

永禄年间继承家督之位。仕官于佐竹义重,与妹婿梶原政景同为对北条氏战线最前线的武将。在战场上挥动长约2丈的木杖「樫木棒」,其优秀的武勇令人生畏,因而被称为「鬼真壁」。参加了佐竹氏所有的主要合战,文禄之役亦从军参战,战后获得真壁、筑波两郡共计4500石。

< 1 > < 2 >

佐竹义重

义重开始外交、军事手段于常陆扩大势力。同年,太田资正等反北条派向义重寻求庇护,义重借机收为家臣,占领岩槻、片野及柿冈三城。永禄十年至天正三年(1569-1575)其间,义重利用软硬兼施的方法扩张,同时于天正二年(1574)会见上杉谦信,并得到谦信赠送名太刀“备前三郎国宗”,以表达对义重的赏识,更道:“此太刀作为在下武略之传承,阁下隐居后,可后传子孙。”,尽管后来上杉家与北条结成越相同盟,义重对上杉极度不满,但后来义重传刀予长男义宣时,强调“刀之魂不可失”,仍可证明义重对谦信的敬重。(出自越佐史料)

金沙国际 3

1577年的时候,由于姻亲的妹夫岩城亲隆、宇都宫广纲相继重病无法视事亦或病殁,且两家继承人皆为幼子,各由其嫁至两家之姊妹代行家政直至嫡子成年,佐竹义重乃以姻亲身分,协助姊妹治理两家而开始介入岩城、宇都宫两家家政。另一方面,家族宿敌陆奥白川氏由于发生内乱导致没落,因而屈服于佐竹氏,并在佐竹义重主导下,以其次子义广为白川氏家督,加之义重并与芦名氏和解,并一起对抗北条氏的入侵,而形成以佐竹义重为盟主,岩城、宇都宫、白川乃至芦名等下野、常陆、南奥为中心之军事联盟“东方众”,甚至下总结城氏等亦在随后加入此联盟并一度将联盟影响力扩及至北下总及东上野。

金沙国际 4

是著名的剑圣·冢原卜传的弟子,与同为常陆出生的斋藤秀胜(斋藤传鬼坊)为同门,并且二人为竞争对手。开创了霞流棒术

金沙国际 5

天正四年

将弟弟义干之子真壁房干收为养子,于1598年将家督之位让与真壁房干。关原合战后佐竹氏移封至秋田,氏干并未同行,而是留在了常陆。1622年4月17日去世。葬于下馆的常林寺。

櫔木县

与谦信亲密的同时,义重留意到正在布武天下的织田信长,并向信长表达支持拥立足利义昭的立场,天正四年(1576),义重在信长上洛成功后,受封从五位下常陆介;从此,义重借助织田势力进一步牵制北条氏政,以换取时间扩展势力。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上杉谦信病殁后他与武田胜赖联手对抗北条氏,并透过一族之东家当主佐竹义久与中央之织田信长、丰臣秀吉等保持联络。武田家灭亡后,身兼反北条氏盟主重任,并曾策反上野新田金山城之由良兄弟对抗北条氏,并曾与北条氏在1584年于下野进行沼尻之战。

正当想大展拳脚的时候,佐竹一向倚靠的谦信于天正六年(1578)急死,加上信长于天正十年(1582)身死本能寺,织田势力陷入分裂边缘,北条于关东的势力再度膨胀,面对里见及北条的势力,义重广行外交婚姻政策以稳定陆奥方面,在扩充之余,也消除后顾之忧,可专心对抗北条。天正十二年(1584),义重联合诸反北条的关东、常陆大名与北条氏直大战,同时又拢络强势的羽柴秀吉,为日后对付北条作准备。

而盟友芦名氏当主芦名盛氏、盛隆相继死去,使佐竹义重将影响力伸入会津芦名氏,而将继承白川氏的次子义广改推为芦名氏家督,而企图使义广一系兼任芦名、白川、石川三家南奥名族家督,而建立长子义宣统常陆、次子义广领南奥之领国方略。然由于义广与伊达政宗不睦,乃被迫北上救援芦名氏而与伊达氏爆发人取桥、郡山等大战。

与北条家大战的同时,北方的伊达政宗也蠢蠢欲动,积极扩张,自然与诸亲佐竹的陆奥大名发生战事。天正十三年(1585),政宗之父辉宗被二本松义继所弑,引发人取桥合战,佐竹联合芦名一同救援二本松,于占尽上风时,由于得知里见伺机偷袭常陆而被迫急速撤退,最终功亏一篑,伊达势力更见发大。

金沙国际 6

金沙国际 7

佐竹氏和当时大名的势力

天正十四年

1589年年他将佐竹氏家督之位传给嫡子义宣,同年战况急转直下,在关东,北条氏经过数年蚕食,于下野国攻城掠地,而在南奥,次子芦名义广大于摺上原大败与伊达政宗,并被夺取其领会津及居城黑川城,仅得以身免逃回常陆,而南奥诸家盟友,或如石川、白川等倒戈,或如二阶堂等灭亡,或如岩城与伊达议和,或如相马被逼至仅馀本城小高城。

天正十四年(1586),义重让出家督位予嫡男义宣,虽退居二线,但仍握有重权。天正十五年(1587),由于芦名家无嗣,义重成功把次男义广过继芦名家,间接成为一体,成为关东一带的强大势力。天正十六年(1588),秀吉成为天下人,发布“关东奥两国惣无事令”,熟知天下大势的义重立刻加强与秀吉的关系,希望藉以铲除北条,但同年,伊达政宗大举侵袭芦名,爆发漥田之战及著名的折上原之战,最终芦名家以灭亡告终,佐竹也因此与伊达直接对峙;开始“北拒伊达,南抗北条”的局面。刚巧,秀吉正准备出战北条及奥州,三国争霸战也因此得到缓和,义重藉此加快向北关东扩张的步伐。

在北条及伊达的南北夹杀之下,佐竹氏面临存亡之秋,幸亏当时丰臣秀吉讨伐北条氏,而使佐竹氏幸存下来,小田原征伐后,佐竹氏正式归降丰臣氏,并领有54万8千石,当中退休的佐竹义重分得太田5万石。关原之战时,佐竹义重动向不明,其子佐竹义宣举棋不定,导致战后遭德川家康改封出羽秋田20万石,1612年佐竹义重乃随家族前往出羽,在狩猎途中落马,最后导致身死。

同时,义重也利用此机会与芦名盛重指控伊达违反“惣无事令”,以图恢复芦名领,因此佐竹参与了小田原讨伐战及奥羽讨伐。并在石田三成的支持下,主攻上野及武藏钵形城。可惜,虽然成功使北条灭亡,但恢复芦名旧领的要求,被秀吉置之不理,反而转封蒲生氏乡于会津,使义重的希望幻灭了。北条讨伐之后,义重把握机会攻打亲北条大名江户氏,夺取水户城,同时,秀吉以“常陆一国自由切取”的书状作为战赏,加上以前夺得的领土,佐竹领有常陆、下野及陆奥合共五十五万石,佐竹也因此到达了势力最盛。

佐竹义重具传其作战勇猛而有“鬼义重”、“坂东太郎”等称号,并在北条氏存在时以对抗北条氏为其外交战略的核心思想。

当得到秀吉的书状后,义重、义宣开始对南常陆的管治,但受到南常陆三十三馆土豪势力的坚决抗争。有见及此,义重计划并授意义宣邀请三十三馆的各大名出席著名的“梅见之宴”,当时三十三馆以为,佐竹对他们毫无办法,所以设宴和议。梅宴之时,佐竹上下尽献殷勤,令三十三馆各人松懈戒心,待各人喝得酩酊大醉时,义重、义宣立即遣火枪队将众人一一射杀,从此三十三馆势力全面瓦解,佐竹顺利接管南常陆,遂而统一常陆。

但秀吉以佐竹未有得到三十三馆的讨伐令为由,于文禄四年(1595)的安堵状虽称五十四万石,但实减十万石。义重为此感到非常愤怒,也对丰臣政权投以不支持的感觉,为此,义重也将实权交予义宣,正式隐居。

金沙国际 8

之后,佐竹移居水户城。在伏见,义宣结交了石田三成,同年,宇都宫家因在太合检地中虚报总石高数额而被改易;由于佐竹与宇都宫有姻亲关系,需要受连坐,但由于石田三成从中调停及向秀吉求情,终于免受牵连,从此三成与佐竹的关系更为亲密。

庆长三年

庆长三年(1598),秀吉于大阪城病逝,翌年,前田利家也病逝。丰臣两大巨头相继离世,对三成更是危险,早对三成痛恨非常的武将派立刻进行狙击,最后在家康调停下总算平息,三成隐居于佐和山城。

庆长五年

庆长五年(1600),家康展开上杉讨伐战的同时,三成悄然卮兵于畿内,一向与三成亲交的义宣,为从入东军或西军的问题与佐竹家内的众臣及义重激辩,当中义重等指出不应因对三成之私交而起私愤,但义宣叱责道:“治部(三成)绝无私心,全为公职矣! 然众国君之怒,岂非私愤乎?”不过,义宣也明白家康的力量,故得在两者之间作出选择,最后义宣选择了三成。纵然加入西军的决定,换取了三成的信赖,而家康也因此赞赏义宣为“律义者”(即忠厚老实的人),但义重等谱代大臣及老臣都对三成不信任,加上东军多次邀请佐竹入从,更令家中分歧加剧。最终,即使三成多次催促,但在义重等的压力及阻挠下,义宣未有出兵。

金沙国际 9

关原之战由东军胜利而结束,由于义宣曾公开声称加入西军,故在战后遭到家康的责问,佐竹家面对可能遭改易的命运的同时,义重到江户向家康请罪及求情,由于考虑到佐竹的强大军事力量,最终家康被说服,把佐竹减封到出羽秋田二十万五千石,佐竹家又一次在义重的努力下免受灾厄。

危机平息后,义重不再过问政事,专心养老,但义宣也不时向义重请教。麎长十九年(1614)四月,义重因在狩猎途中中暑而坠马,十九日,这个叱咤于北关东及常陆的“关东之鬼”终于结束了鬼谋的一生,终年六十六岁。

骄勇善战

佐竹义重是一代名将,作战时身先士卒,曾经有一次北条大军入侵,当义重领兵对抗时,义重指出:“敌军远来疲乏,要是我军听从军令,焉能不胜?”之后,义重立刻策骑冲入敌阵,使士气为此大振,最终击溃北条,后来义重因此被称为“坂东太郎”。加上义重着重军纪及士兵服从性,故佐竹军队作战果敢勇猛,莫之能御,义重也从此得到“鬼义重”之名,名振关东、常陆一带。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由金沙国际发布于历史人物,转载请注明出处:上杉谦信联手对抗北条氏金沙国际,当时的佐竹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