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皓东与郑士良等随同孙中山到广州,当时中国

主要成就

陆皓东(1868年9月30日—1895年11月7日),本名陆中桂,字献香,号皓东,广东香山县翠亨村人(今中山市南朗镇翠亨村人)。

他与孙中山志趣相投、性情相似,是孙中山革命活动的追随者和得力助手;他为广州起义设计了青天白日旗作为标志,后这一图案用在中国国民党党旗和“中华民国”国旗上;他为销毁党员名册被捕,后英勇就义,被孙中山称为“中国有史以来为共和牺牲者之第一人”。

书中,孙中山表示将翻译各国农桑新书,设立学堂,开设博览会,躬操耕作,以此启发农民,振兴农业。广州很多士绅参加发起。其中有一位孙中山的香山同乡刘学询,因操纵与科举考试有密切关系的赌博,成为巨富,权倾一方。

设计青天白日旗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1895年1月,陆皓东接到孙中山回国的消息,立即与其他革命志士赶赴香港同孙中山会合,商讨举义大计。2月21日,他参加了孙中山组织的香港兴中会总部,成为孙中山忠诚的战友和得力助手。3月,清政府在中日战争中战败求和,民情激愤,兴中会总部决定利用这一有利时机,发动武装起义,袭取广州作为革命根据地。陆皓东在兴中会总部召开的干部会议上指出,起义势在必行,不能再有丝毫动摇。会议决定“分道攻城”之策,约定时期,召各地民团会党,分顺德、香山、北江三路,会集广州,同时举事。陆皓东在会上还提出:为了团结同志,号召天下起而响应,一定要打出革命派自己的旗帜,以示与清朝决裂。这个建议获得孙中山和其他革命志士的热烈支持。陆皓东受孙中山委托设计革命军旗图案。他通宵达旦地思考,终于设计出了青天白日旗(即后来的国民党党旗)。这面军旗,成为发动广州起义的标志。

陆皓东是孙中山的同乡、幼年的同学。1883年秋,在香港与孙中山一起加入了基督教。他提取父亲的遗产作为活动经费,还积极资助在海外活动的孙中山。广州起义时陆皓东被捕。1886年,陆皓东赴上海入电报学堂学习,23岁毕业后在上海电报局任译报员。任芜湖电报局领班旋又返粤居,常与孙中山谈论倾覆朝廷情事,义甚洽,风雨同床,起居相共。1895年他协助孙中山在香港成立兴中会总部,并决定武装起义袭取广州为革命根据地。他亲手绘制青天白日旗,作为起义旗帜,为掩护革命党人不幸被捕。在狱中遭受严刑逼供,宁死不屈,当庭奋笔疾书,痛斥清政府腐败、投降卖国,“今事虽不成,此心甚慰,但一我可杀,而继我而起者,不可尽杀!”1895年11月7日英勇就义。孙中山后来称誉他是“中国有史以来,为共和革命而牺牲者之第一人”。

陆皓东

香港兴中会成立后,即积极筹备在广州发动起义。孙中山驻广州指挥,杨衢云驻香港,负责后勤供应及财政支持。1895年3月,孙中山多次访问日本驻香港领事中川恒次郎,声称拟奉康有为为统领,在两广成立共和国,要求日方提供步枪25000支,手枪5000支。同月16日,杨衢云、孙中山、谢缵泰等商讨以3000精兵攻占广州的计划,香港《德臣西报》的编辑托马斯哈黎德、《士蔑士报》的编辑切尼斯邓肯都表示支持。不久,黎德并同意设法争取英国政府和英国人民的同情和帮助。

图片 4

人物简介

陆皓东,广东香山翠亨村人,1868年出生那天恰好是中秋节,桂花飘香,所以小名叫中桂,号皓东。如今翠亨村仍保留有陆皓东故居,1989年被广东省人民政府公布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3月下旬,孙中山、郑士良、陈少白、陆皓东等到广州,在双门底王氏家祠建立机关,假借农学会名义活动。镇涛号炮舰管带、原福建马江水师学堂学生程奎光及其水师数百人加入兴中会。起义的基本队伍是:新安、深圳等地的会党,中日战争后遣散的部分营勇,三元里、香山等地的民团,北江、顺德等地的绿林等。具体计划是以10月26日为期,由杨衢云率领集中在香港的会党分子3000人作前锋,攻击广州地方衙署,其他队伍分头埋伏在广州城内响应。孙中山等认为,这一天是夏历重阳节,不少人回省扫墓,有利于掩护起义队伍行动。为了争取列强承认起义军是交战团体,黎德和特高文起草了对外宣言,香港律师、立法局议员何启和谢缵泰作了修订,陆皓东制作了以青天白日为图案的旗帜。

广州起义

陆皓东(1868~1895,名中桂,字献香,号皓东。清广州府香山县(今中山市)翠亨村人。父亲陆晓帆一向在上海经商,家境富裕。陆皓东是独子,9岁时,父亲病逝。

陆皓东的父亲陆晓帆长期在上海经商,陆皓东在上海度过了童年。当时中国在鸦片战争中失败不久,上海被迫开放为通商口岸。陆皓东目睹了外国侵略者横行霸道的丑恶,同胞被侵凌的悲惨,幼小的心灵埋下了反抗外族压迫的种子。

10月6日,孙中山在广州《中西日报》发表由兴中会会员、基督教牧师区凤墀代为起草的《拟创立农学会书》,征集同志。书中,孙中山表示将翻译各国农桑新书,设立学堂,开设博览会,躬操耕作,以此启发农民,振兴农业。广州很多士绅参加发起。其中有一位孙中山的香山同乡刘学询,因操纵与科举考试有密切关系的赌博,成为巨富,权倾一方。他曾资助孙中山行医。某日,孙中山在香港访问刘学询,闭门密谈。孙称:中国现要瓜分矣。中国人犹醉生梦死,不知国亡之无日。与其希求官僚之振作,不如运动草莽之奋起。他向刘阐述了利用会党在广东发动起义的计划,要求刘支持,但刘认为《马关条约》已订,时机已过,仅仅依靠炸药进行暗杀,或联络会匪,容易重演排外事件,引起瓜分危机。孙中山意欲推刘为领袖,但刘称赞孙年少有为,要孙不要妄自菲薄。辞别时,孙向刘表示:当缓图之。不过,事后,孙中山并未停止活动,和刘学询之间仍然保持着秘密而复杂的关系。

起义方针既定,陆皓东与郑士良等随同孙中山到广州。他们在双门底的王家祠设革命总机关,以“农学会”名义作掩护,由陆皓东主持,暗中积极进行起义的筹备工作。经过半年多的准备,联络了三元里的团防,北江、西江、汕头、香山、顺德一带的会党,以及城内外防营、水师的部分官兵,一切布置就绪,孙中山决定乘全国人民对签订丧权失地的《马关条约》十分愤慨之机举行起义,日期选定10月26日(旧历九月初九),以便利用重阳节四乡群众结队到省城祭祖扫墓的风俗,乘机运械聚合。革命总机关决定由陆皓东、郑士良、陈少白协助孙中山在广州指挥调度,杨衢云在香港集合会党,于起义当日清晨直攻广州城内各重要官署,其他各路分途响应。起义的当日清晨,各路首领均往总机关领取命令口号,唯独充作主力的香港队伍未到,等了两个小时,始得港电通知,须推迟两天。起义计划被全盘打乱。

陆皓东是孙中山的同乡、幼年的同学。两家相距不远,两人年龄相近,性情相似,都好对世俗表示反抗,从小便成为挚友。

1878年,陆父在上海病逝,陆皓东随母回到故乡翠亨村定居。 不久,陆皓东进入翠亨村村塾冯氏宗祠读书,和孙中山成为同学。他们志趣相投,性情相似,很快成为好友。

起义的发动与失败

等到起义时,情况突然发生变化。因运送枪械不慎,被海关搜获手枪600余枝。两广总督谭钟麟又先后接到密探的报告和兴中会叛徒的告密,急调兵千余回城防范,并派大批军警四出搜捕革命党人。陆皓东得悉消息,立刻安排同志们转移,自己也和孙中山避往别处。他离开机关后,忽然想起党员名册不知是否已由经管同志带走,随即决定独自一人返回察看处理。周围同志以形势危险极力劝阻,他却说:“党员名册最重要,若被搜去,清吏按着名册株连,我党岂尚有余类。我个人冒生命危险,去保全多数同志,实份内事。”言毕毅然前往。到了机关,暗探跟踪而至,大批军警立即将机关严密包围。陆皓东迅速紧闭大门,取出党员名册烧毁,待军警破门而入时,名册已成为灰烬,陆皓东则被捕。

清光绪九年(1883)秋,孙中山由美国檀香山回国返里,陆皓东从孙中山那里接受许多欧美科学文化知识和资产阶级民主主义思想。孙中山在乡间宣传政治改革,抨击清廷政治腐败和社会风俗不良,陆皓东十分赞佩。一天,他俩为破除迷信,将村庙北极殿的一些神像砸毁,劝说人们勿靠神仙靠自己,结果为豪绅地主所不容,孙中山被迫去香港,陆皓东远走上海,入电报学堂学习,毕业后被派到芜湖电报局任译电员,后升任领班。

展开剩余87%

10月10日,兴中会总部在香港集会,选举孙中山为会长,称为伯里玺天德(President),起义后即为合众政府大总统。第二天,杨衢云要求孙中山将会长一职让给自己,郑士良、陈少白坚决反对。郑声言:此席大家都属意孙先生,如有人作非分之想,就亲手杀了他。孙中山为了不在起义前夕引起分裂,同意让位。

图片 5

图片 6

陆皓东自小聪慧过人,能书善画,并敢于反抗世俗。读村塾时,他曾绘《三国演义》中的人物肖像在同学中流传,塾师责备其不专心求学,他反问:“画画难道不是一种学问?”塾师无言以对。

10月26日晨,各路会党、民团、营勇按原部署埋伏在广州城内,但杨衢云却临时打电报给孙中山,声称货不能来。孙中山无法,只好一面资遣会党首领,一面电告杨衢云:货不要来,以待后命。陈少白认为处境危险,劝孙中山离开广州,孙称自己有事要办,要陈先回香港。其间,会员朱淇的哥哥朱湘向缉捕委员李家焯告密,李立即派士兵监视孙中山行动。当日,孙中山赴某牧师的宴会,发现路上满布营勇,笑着对同行者说:此辈都是来侦察我的行踪的吧!27日,两广总督谭钟麟得到确报,立即派人到王家祠堂等处搜缉,陆皓东、程奎光等6人被捕。杨衢云因已有七箱军械装轮启运,仍派朱贵全、丘四等率200人前往广州,28日晨登岸时,清军早有戒备,朱贵全、丘四等多人被捕。孙中山在事后曾在广州匿居三天,得知陆皓东被捕后,烧毁同志名簿,埋妥炸弹,化装为苦力,从容登上开往澳门的轮船,转赴香港。

壮烈就义

光绪十六年,陆皓东由上海回广东与黎小卿结婚。其时,孙中山经常在香港、广州以行医为名,与陈少白、尤列、杨鹤龄等互抒救国抱负,酝酿进行革命斗争,陆皓东也参加他们的活动。光绪十九年冬,孙中山召集陆皓东、尤列、郑士良、程奎光、魏友琴等人在广州广雅书局南园抗凤轩开会,筹划创设革命组织兴中会,决定以“驱除鞑虏,恢复华夏”为宗旨,但未形成具体组织。

1878 年,孙中山随母亲到檀香山,并在那里接受了正规的“欧式教育”,眼界大开。5年后,17岁的孙中山返回家乡翠亨村,向陆皓东介绍欧美的科学文化知识和资产阶级民主思想,使陆皓东大大增长了知识。一天,孙中山和陆皓东在村中的北极庙中,见村民为治病求神拜佛,并以香灰为药。他俩在向乡人劝说无效后,愤然将供奉于北极殿中北帝泥塑像的两根指头掰断,后又把“金花娘娘”的面容划花,受到乡人责难。

孙中山到港后,清两广总督谭钟麟照会英国领事,知照港督,要求交出孙中山等4人,港督以英国不愿交出政治犯为理由拒绝,但表示,如孙文来港,将驱逐出境。11月2日,孙中山与陈少白、郑士良等东渡日本。邓荫南避走澳门,杨衢云则远走南非。

陆皓东被捕后解至南海县受审。他大义凛然,对坐在堂上的南海知县李微庸投以轻蔑的目光。李勒令其下跪、招供,遭到拒绝。陆皓东索取纸笔,不假思索,挥笔疾书,痛述严重的民族危机,指斥清政府的腐败和专制,毫不隐讳自己推翻清廷统治的坚强决心,慷慨表示:“今事虽不成,此心甚慰。但一我可杀,而继我而起者不可尽杀……吾言尽矣,请速行刑!”清吏气急败坏,对他施以酷刑。陆皓东面对敌人的斧钺梃杖,坚贞不屈,豪气不减。他手脚被钉上竹钉,牙齿被一颗颗凿落,浑身上下被拷打得血肉模糊,多次死而复苏,始终未吐露一个同志姓名,并严厉呵斥清吏:“你们虽以严刑加我,但我肉痛而心不痛,其奈我何!”陆皓东被囚禁死牢10天,又严刑审问3次,终未屈服。后闻革命党人准备聚集劫狱,李微庸大为恐慌,连忙报请谭钟麟批准即刻行刑。1895年11月7日,陆皓东与朱贵全、邱四等一起被绑赴刑场,在敌人屠刀下毫无惧色,英勇就义,时年仅27岁。

光绪二十年,陆皓东随同孙中山经上海往天津向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李鸿章上书,要求学习西方,改革政治、经济、教育制度,以求国家富强。经多方奔走,未得李鸿章接见,其上书也未被理睬。两人旋即从天津到北京。这时,正值日本侵略朝鲜,中日战争一触即发,清政府却置国家安危于不顾,热衷于筹备慈禧太后的大寿60。他们深受震动,从此放弃依赖清政府改良的幻想,坚定了推翻清王朝统治、创建民主共和国的决心。

不久,孙中山离村往香港求学,而陆皓东后来则转赴上海,进入上海的电报局学习电报和英文。

陆皓东被捕后,遭到非刑审讯,但他坚贞不屈,在供词中慷慨自陈:愤异族政府之腐败专制,官吏之贪污庸懦,外人之阴谋窥伺,凭吊中原,荆榛满目,每一念及,真不知涕泪之何从也。又称:要知今日非废灭满清,决不足以光复汉族;非诛除汉奸,又不足以废灭满清,故吾等尤欲诛一二狗官,以为我汉人当头一棒。今事虽不成,此心甚慰,但我可杀,而继我而起者不可尽杀。他向清吏表示:吾言尽矣,请速行刑!11月7日,陆皓东、朱贵全、丘四三人同时被害,程奎光被清吏严刑逼供,被笞至六百军棍,气绝身亡。时称四烈士。后来,孙中山称陆皓东为中国有史以来为共和革命而牺牲者之第一人。

遗书

上书失败归来,孙中山转赴檀香山,陆皓东则留在国内,从事革命联络工作,并利用往来于上海、汉口、广州之间的机会,考察各地形势,鼓吹革命,结纳有志之士。他提取父亲的遗产作为活动经费,还积极资助在海外活动的孙中山。

1890 年,陆皓东从上海电报学堂毕业后,回广东与黎小卿结婚,第二年再赴上海任职于电报局,不久升任译电员领班,后曾任安徽芜湖电报局领班。孙中山在香港西医书院学习的同时,课余常与好友尤列、陈少白、杨鹤龄一起议论时政,抨击清廷,探求改良兴国之路。陆皓东往返于上海和故乡路经香港时,常与他们接触。

广州起义准备不足,敌我力量悬殊,失败有其必然性,但是,它是革命党人用武装起义推翻清朝、建立共和的第一次勇敢的尝试,陆皓东等以无畏与牺牲精神为继起者树立了光辉榜样。

吾姓陆,名中桂,号皓东,香山翠亨乡人,年二十九岁。向居外处,今始返粤。与同乡孙文同惯异族政府之腐败专制、官吏之贪污庸懦、外人之阴谋窥伺,凭吊中原,荆榛满目。每一念後,真不知涕泪何从也。

1895年1月,陆皓东接到孙中山回国的消息,立即与其他革命志士赶赴香港同孙中山会合,商讨举义大计。2月21日,他参加了孙中山组织的香港兴中会总部,成为孙中山忠诚的战友和得力助手。3月,清政府在中日战争中战败求和,民情激愤,兴中会总部决定利用这一有利时机,发动武装起义,袭取广州作为革命根据地。陆皓东在兴中会总部召开的干部会议上指出,起义势在必行,不能再有丝毫动摇。会议决定“分道攻城”之策,约定时期,召各地民团会党,分顺德、香山、北江三路,会集广州,同时举事。陆皓东在会上还提出:为了团结同志,号召天下起而响应,一定要打出革命派自己的旗帜,以示与清朝决裂。这个建议获得孙中山和其他革命志士的热烈支持。陆皓东受孙中山委托设计革命军旗图案。他通宵达旦地思考,终于设计出了青天白日旗(即后来的国民党党旗)。这面军旗,成为发动广州起义的标志。

随着资本主义列强对中国的侵略日益加剧,1894年初,陆皓东随孙中山回到故里,帮助他起草《上李鸿章书》,阐述效法西方,发展工业、农业和商业,改革教育制度,使国家臻于富强的思想,提出“富强之大经,治国之大本”,在于使“人能尽其才,地能尽其利,物能尽其用,货能畅其流”的主张。2月,带着改革的方案,陆皓东陪同孙中山去天津上书直隶总督李鸿章,李鸿章不但没有接见这两名年轻的爱国者,而且漠视他们的主张。这次经历打消了二人希望通过清政府改良来振兴国家的幻想,并由此激发起了他们的革命意识。

居沪多年,恰遇孙君,客寓过访,远别故人,风雨连床,畅谈竟夕。吾方以外患之日迫,欲治其标,孙则主满仇之必报,思治其本。连日辩驳,宗旨逐定,此为孙君与吾倡行排满之始。

起义方针既定,陆皓东与郑士良等随同孙中山到广州。他们在双门底的王家祠设革命总机关,以“农学会”名义作掩护,由陆皓东主持,暗中积极进行起义的筹备工作。经过半年多的准备,联络了三元里的团防,北江、西江、汕头、香山、顺德一带的会党,以及城内外防营、水师的部分官兵,一切布置就绪,孙中山决定乘全国人民对签订丧权失地的《马关条约》十分愤慨之机举行起义,日期选定10月26日(旧历九月初九),以便利用重阳节四乡群众结队到省城祭祖扫墓的风俗,乘机运械聚合。革命总机关决定由陆皓东、郑士良、陈少白协助孙中山在广州指挥调度,杨衢云在香港集合会党,于起义当日清晨直攻广州城内各重要官署,其他各路分途响应。起义的当日清晨,各路首领均往总机关领取命令口号,唯独充作主力的香港队伍未到,等了两个小时,始得港电通知,须推迟两天。起义计划被全盘打乱。

后孙中山转赴檀香山,陆皓东留在国内,从事革命联络工作,并利用往来于上海、汉口、广州之间的机会,考察各地形势,鼓吹革命,结纳有志之士。他提取父亲的遗产作为活动经费,并资助在海外活动的孙中山。

盖务求惊醒黄魂,光复汉族。无奈贪官污吏,劣绅腐儒,腼颜鲜耻,甘心事仇,不曰本朝深仁厚泽,即曰我辈践土食毛。讵知满清以建州贼种,入中国,夺我土地,杀我祖宗,掳我子女玉帛。试思谁食谁之毛,谁践谁之土?杨州十日,嘉定三屠,与夫两王入粤,残杀我汉人之历史尤多,闻而知之,而谓此为恩泽乎?

等到起义时,情况突然发生变化。因运送枪械不慎,被海关搜获手枪600余枝。两广总督谭钟麟又先后接到密探的报告和兴中会叛徒的告密,急调兵千余回城防范,并派大批军警四出搜捕革命党人。陆皓东得悉消息,立刻安排同志们转移,自己也和孙中山避往别处。他离开机关后,忽然想起党员名册不知是否已由经管同志带走,随即决定独自一人返回察看处理。周围同志以形势危险极力劝阻,他却说:“党员名册最重要,若被搜去,清吏按着名册株连,我党岂尚有余类。我个人冒生命危险,去保全多数同志,实份内事。”言毕毅然前往。到了机关,暗探跟踪而至,大批军警立即将机关严密包围。陆皓东迅速紧闭大门,取出党员名册烧毁,待军警破门而入时,名册已成为灰烬,陆皓东则被捕。

图片 7

要之今日,非废灭满清,决不足以光复汉族,非诛除满奸,又不足以废灭满清,故吾等尤欲诛一二狗官,以为我汉人当头一棒。

图片 8

1894 年11 月,孙中山在檀香山建立了中国最早的资产阶级革命团体——兴中会。1895年初,陆皓东与陈少白等协助孙中山将香港辅仁社合并于兴中会,扩大了兴中会的力量。2月,孙中山在香港召集陆皓东、陈少白、郑士良,杨衢云、谢缵泰等,成立了兴中会的总机关。

今事难不成,此心甚慰。但我可杀,而继我而起者不可尽杀。公羊既殁,九世含冤,异人归楚,五说自验。吾言尽矣,请速行刑。

陆皓东被捕后解至南海县受审。他大义凛然,对坐在堂上的南海知县李微庸投以轻蔑的目光。李勒令其下跪、招供,遭到拒绝。陆皓东索取纸笔,不假思索,挥笔疾书,痛述严重的民族危机,指斥清政府的腐败和专制,毫不隐讳自己推翻清廷统治的坚强决心,慷慨表示:“今事虽不成,此心甚慰。但一我可杀,而继我而起者不可尽杀……吾言尽矣,请速行刑!”清吏气急败坏,对他施以酷刑。陆皓东面对敌人的斧钺梃杖,坚贞不屈,豪气不减。他手脚被钉上竹钉,牙齿被一颗颗凿落,浑身上下被拷打得血肉模糊,多次死而复苏,始终未吐露一个同志姓名,并严厉呵斥清吏:“你们虽以严刑加我,但我肉痛而心不痛,其奈我何!”陆皓东被囚禁死牢天,又严刑审问次,终未屈服。后闻革103命党人准备聚集劫狱,李微庸大为恐慌,连忙报请谭钟麟批准即刻行刑。11月7日,陆皓东与朱贵全、邱四等一起被绑赴刑场,在敌人屠刀下毫无惧色,英勇就义。

1895年4月,清政府签订了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激起民愤,为革命带来了有利形势。兴中会总部决定立即发动武装起义,袭取广州做革命根据地。陆皓东变卖了自己的田产,以支持武装起义。

遗迹

人物生平

陆皓东在兴中会总部召开的干部会议上提出,为了团结同志,号召天下起而响应,一定要打出革命派自己的旗帜,一为革命的标志和象征,二为战时指挥方便。陆皓东的这个建议得到了兴中会同仁的的一致赞同。

陆皓东故居

少年聪慧

孙中山知道陆皓东擅长绘画,又曾在上海电报局当过翻译,见多识广,所以他选定陆皓东来完成这件大事。陆皓东欣然应命,全力以赴投入到设计任务中。经过缜密构思,数度修改,他终于确定了旗帜的设计方案,这便是著名的“青天白日旗”。

陆皓东故居位于南朗镇翠亨村,由一道不高的庭院小墙围绕着。故居建于清代晚期,占地面积446平方米,建筑面积170平方米,是具当地传统建筑特色的二进三开间砖木结构平房。厅内悬挂有烈士大幅半身遗像,右边挂有烈士的公事略。

陆皓东,1868年9月30日出生于广东香山(今中山)商人之家。其父陆晓帆,长期在上海经商,家产颇丰。陆皓东是独子,他与孙中山从小就在一起,堪称竹马总角之交。8岁时入私塾读书。9岁时,父亲病逝。自幼“聪明好学,真挚恳诚”,对世俗深表反感。不久后,母亲带皓东返回翠亨村入读私塾。陆皓东是独苗,从小聪慧过人,能书善画,曾因绘《三国演义》中的人物肖像在同学中传阅而被塾师责备不专心求学。他反问:“画画难道不是一种学问?”塾师无言以对。

图片 9陆皓东手绘青天白日旗

图片 10

追随孙文

旗帜中的青色代表光明纯洁、民族和自由;白色则代表坦白无私、民权和平等;白日的12道光芒,代表着一年12个月,一天12个时辰;也象征着国家的命脉永存于世界,鼓舞国人自强不息。孙中山对陆皓东的设计赞叹不已,认为青天白日取义宏美,示光明正大自由平等之义。这面旗帜在兴中会干部会议上获得一致通过,并作为起义的军旗,成为发动广州起义的标志。后来,中国国民党成立时,孙中山力排众议,坚持延用这面青天白日旗作为国民党党旗。而中华民国的“青天白日满地红”国旗,也是在此基础上设计的。

1989年6月29日被广东省人民政府公布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陆皓东是孙中山的同乡、幼年的同学。两家相距不远,两人年龄相近,性情相似,都好对世俗表示反抗,从小便成为挚友。

与此同时,广州起义的各项准备工作在紧锣密鼓地展开。陆皓东与郑士良等随同孙中山先抵广州,着手建立了兴中会广州分会,以其作为广州起义的总机关,并进行军事准备。在这一秘密组织成立的同时,他们又发起成立了一个公开团体“农学会”,以研讨农桑新法为口号,掩护兴中会的活动。

陆皓东墓

清光绪九年(1883)秋,孙中山由美国檀香山回国返里,陆皓东从孙中山那里接受许多欧美科学文化知识和资产阶级民主主义思想。孙中山在乡间宣传政治改革,抨击清廷政治腐败和社会风俗不良,陆皓东十分赞佩。一天,他俩为破除迷信,将村庙北极殿的一些神像砸毁,劝说人们勿靠神仙靠自己,结果为豪绅地主所不容,孙中山被迫去香港,陆皓东远走上海,入电报学堂学习,毕业后被派到芜湖电报局任译电员,后升任领班。

“农学会”由陆皓东负责主持,暗中进行着起义前的筹备工作。经过联络和秘密串联,起义队伍已初具规模,参加者主要是会党、营练、民团、绿林以及一些外籍人士。

陆皓东墓,又称陆皓东烈士坟场。位于翠亨村犁头尖山腰,占地面积约2000平方米,建于1937年,坐北向南,墓地面积350平方米,墓前建有石牌坊,横额上书“陆皓东烈士坟场”,为民国时中山县县长杨子毅题。沿墓道东边建有花岗岩石四柱方顶凉亭,亭内三面有花岗岩石櫈,中间有圆石台;西边是花棚架,主墓道矗立着陆皓东烈士石雕塑像,像基座刻烈士碑记。坟场最后是圆顶墓穴。2008年11月18日被广东省人民政府公布为广东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光绪十六年,陆皓东由上海回广东与黎小卿结婚。其时,孙中山经常在香港、广州以行医为名,与陈少白、尤列、杨鹤龄等互抒救国抱负,酝酿进行革命斗争,陆皓东也参加他们的活动。1892年,陆皓东与尤列合资在顺德创办兴利蚕子公司,孙中山撰联“兴创自我,利归于农”以示祝贺。光绪十九年冬,孙中山召集陆皓东、尤列、郑士良、程奎光、魏友琴等人在广州广雅书局南园抗凤轩开会,筹划创设革命组织兴中会,决定以“驱除鞑虏,恢复华夏”为宗旨,但未形成具体组织。

8月底,孙中山、陆皓东等兴中会领导成员,经过反复的斟酌和研究,最终确定了起义时间和实施方案,准备工作在有条不紊地进行。

图片 11

图片 12

然而,起义那天,情况却突然发生了变化,导致了共和革命历史上第一次广州起义的流产。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光绪二十年夏,孙中山拟北上要求清廷改革,陆皓东一同前往,并带同孙中山找到曾与父亲一起经营生意的洋务派实业家郑观应,经郑引荐,赴天津上书洋务大员李鸿章,要求学习西方,改革政治、经济、教育制度,以求国家富强。经多方奔走,未得李鸿章接见,其上书也未被理睬。两人旋即从天津到北京。这时,正值日本侵略朝鲜,中日战争一触即发,清政府却置国家安危于不顾,热衷于筹备慈禧太后的60大寿。他们深受震动,从此放弃依赖清政府改良的幻想,坚定了推翻清王朝统治、创建民主共和国的决心。

10月26日起义当天,杨衢云率领的充当进攻主力的3000敢死队以及有关军械未按规定时间到达,后杨衢云从香港发来的电报:“货不能来,须延期二日。” 于是起义计划被全盘打乱。此时清廷两广总督谭钟麟又先后接到密探报告和叛徒告密,急调兵千余回城防范,并派大批军警四出搜捕革命党人。孙中山与陆皓东、陈少白等紧急磋商,认为继续冒险起义,当即决定暂停起义。

上书失败归来,孙中山转赴檀香山,陆皓东则留在国内,从事革命联络工作,并利用往来于上海、汉口、广州之间的机会,考察各地形势,鼓吹革命,结纳有志之士。他提取父亲的遗产作为活动经费,还积极资助在海外活动的孙中山。

陆皓东立即安排机关人员转移,他自己断后。路上,他忽然想起党员名册不知是否已由经管同志带走,决定返回察看处理,周围同志以形势危险极力劝阻,他却坚决说:“党员名册最重要,若被搜去,清吏按着名册株连,我党岂尚有余类。我个人冒生命危险,去保全多数同志,实份内事。”言毕,毅然前往返回。他走后,清廷暗探一路跟踪他到了分会机关,随后大批军警将机关严密包围。陆皓东紧闭大门,取出党员名册烧毁,待军警破门而入时,名册已烧成灰烬。他从容被捕,被押往海南县署审讯。

革命生涯

在海南县署,面对清吏的逼供,陆皓东毫无畏惧。他们逼他写供词,他愤慨激昂,当庭写下直白书,痛斥清政府之腐败专制。他毫不隐讳自己推翻清廷统治的坚强决心,慷慨表示:“今事虽不成,我心甚慰。但一我可杀,而继我而起者不可尽杀!” 清吏气急败坏,对他施以酷刑。他手脚被钉上竹钉,牙齿被一颗颗凿落,浑身上下被拷打得血肉模糊,陆皓东多次死而复苏,严厉呵斥清吏:“你们虽以严刑加我,但我肉痛而心不痛,其奈我何!”

1883年秋,孙中山从檀香山归国回到家乡,他与孙交往更加密切,并从孙那里接受了许多欧美科学文化知识和资产阶级民主主义思想。非常赞佩孙宣传政治革命、抨击清政府的腐败和社会风俗不良等行为。并同孙将村庙北极殿中的神像砸毁,为豪绅地主所不容。于是年11月被迫离开家乡,避往香港。在香港,与孙一起加入了基督教。

陆皓东被囚10天,受严刑审问3次,终未屈服。后南海知县李微庸听闻革命党人准备聚集劫狱,大为恐慌,连忙报请谭钟麟批准即刻行刑。

不久,前往上海电报学堂学习。毕业后,在上海电报局任译电员,后升任领班。1890年,回乡完婚时,正逢孙中山在香港、广州与陈少白、尤列、杨鹤龄等探求革命救国的途径,他遂留下与孙等“高谈造反覆满”,被时人称为“四大寇”。他积极“支持孙中山的政治见解”。他们一起确定了排满的宗旨,目的在于“警醒黄魂,光复汉族”。

图片 13陆皓东就义油画

1893年冬,应召与孙中山、尤列、郑士良等8人,在广州广雅书局抗风轩开会,策划创设革命组织,提议组建兴中会,以“驱除鞑虏,恢复中华”为宗旨,后因人数不多,没有形成具体组织。

1895年11月7日,陆皓东与朱贵全、邱四等一起被绑赴刑场,英勇就义,时年仅27岁。

1894年初,随孙回到故里,帮助孙起草上李鸿章书稿,要求学习西方,改革政治、经济、教育制度,以求国家富强。2月,陪孙经上海到天津上书李鸿章,希望李能接受革新主张。但未被接纳,他俩怀着惆怅忿懑的心情,怏怏而返。从此放弃了和平改良的幻想,一心从事推翻清王朝的革命斗争兴中会成立后。他与陈少白等人在香港从事革命联络工作。

孙中山对陆皓东的牺牲十分悲痛,称陆皓东为“中国有史以来为共和革命而牺牲者之第一人”。他在晚年回忆录中写到:“皓东沉勇,其节之烈,皓气英风,实足为后死者之模范。每一念及,仰止无穷……其精灵之蒙绕吾怀者,无日或间也。”

不幸牺牲

图片 14陆皓东故居

1895年初,与陈少白等协助孙中山完成了联合杨衢云、谢缵泰等人组织的辅人文社的工作。2月21日,兴中会总部在香港中环士丹顿街13号成立,以“乾亨行”的名义作掩护。3月16日,孙中山召集会员讨论发动广州起义的计划。会上通过了他提出和精心设计的青天白日旗,作为革命军的军旗。不久,他和孙中山、郑士良等到广州,成立兴中会组织,在双门底王氏书舍设“农学会”作为掩护起义的总机关,由他主持工作。经过几个月的努力,先后建立秘密机关数十处,联络防营、水师及附城一带会党、绿林、游勇等。至8月底,起义的准备工作大体就绪,遂决定于10月26日起事。他奉命与郑士良、陈少白协助孙中山在广州指挥调度。10月26日,起义因故未能如期举行。次日,消息泄漏,两广总督谭钟麟派大批军警到处搜捕革命党人。他得知这个消息后,立即安排机关的人员转移,他自己最后离开机关。走到半路,忽然想起党员名册不知是否已由经管同志带走,决定返回察看处理。同行的同志以形势危险极力劝阻。他坚决地说:“党员名册最重要,倘被搜去,清吏按名册株连,我党岂尚有余类。我个人冒生命危险去保全多数同志,实分内事。”言毕,毅然返回。到机关后,军警接踵而至,将机关严密包围。他迅速紧闭大门,取出党员名册烧毁,待军警破门而入时,名册已成灰烬。他从容被捕,被押往海南县署审讯。

清廷慑于陆皓东的影响,将其毁尸灭迹,家属只找到他的两颗牙齿。人们为永久纪念这位为民主革命献身的勇士,于1937年在他的家乡翠亨村犁头尖山麓,建立了陆皓东烈士坟场。这是一座衣冠冢,里面埋葬了陆皓东生前穿过的一套衣服。墓前建有石牌坊,横额上书“陆皓东烈士坟场”,为民国时中山县县长杨子毅题,慕上立有陆皓东塑像。该墓2008年11月18日被广东省人民政府公布为广东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图片 15

图片 16陆皓东烈士坟场

清吏严刑逼供,妄图从他口中获悉同党名单。他宁死不招;叱令使跪,坚不屈膝。县令强逼供词,他愤慨激昂,当庭直书,痛斥“异族政府之腐败专制”,“贪官污吏,劣绅腐儒,腼颜鲜耻,甘心事仇”;直认杀满兴汉不讳。复慷慨陈辞:“今事虽不成,我心甚慰。但一我可杀,而继我而起者不可尽杀!公羊既没,九世含冤异人归楚,吾说自验。吾言尽矣,请速行刑!”清吏气急败坏,以钉插其手足,凿其牙齿,极尽严刑酷法之能事。他多次死而复苏,始终不屈,并严厉痛斥清吏:“你们虽以严刑加我,但我肉痛而心不痛,其奈我何!”11月7日,英勇就义。后人将仅能找到的他的两枚遗齿及衣冠,葬于他的故乡翠亨村。其“死节之烈,浩气英风,实足为后死者之模范”。

现在,每逢陆皓东的诞辰或忌日,总有后人到其墓园凭吊献花。人们在缅怀他的同时,也从他的爱国主义和无私无畏的革命精神中得到鼓舞。

死后哀荣

本文由祖国网据历史资料整理。

陆皓东的英年早逝让孙中山心痛万分,在其晚年回忆录中,仍提及“皓东沉勇,其节之烈,皓气英风,实足为后死者之模范。每一念及,仰止无穷……其精灵之蒙绕吾怀者,无日或间也”。

亲属将其牙齿衣冠葬于翠亨犁头山麓,国民政府为他建立陵墓。解放后,孙中山故居纪念馆将墓地辟为烈士公园,以志纪念。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由金沙国际发布于历史人物,转载请注明出处:陆皓东与郑士良等随同孙中山到广州,当时中国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