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遗保护的提出也是对传统文化的一种储存,共

  传统文化研究主题便是非物质文化遗产,在研究方法上,不仅可以运用到艺术学、民俗学、历史学、考古学等人文学科门类的成果,甚至还涉及到了物理学、化学、医学、农学等自然学科门类。赵农告诉记者说,跨学科综合性研究方法能够为这个领域的耕犁注入强大动力。

非遗保护的提出也是对传统文化的一种储存,共同探讨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与传承。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论坛没有沿袭以往学术会议主题发言的形式,而以一种开放式探讨与对话的形式展开。在会议现场,学者专家自由交流,学术思想在此碰撞,激发出许多新的思考和见解。

记者:《非遗法》也明确提出了学校应进行非遗教育,您觉得学校应该如何引入非遗教育?

11月29日,与会人员在李超德教授陪同下至甪直实地考察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甪直水乡服饰”,并开展了专题研讨活动。

  当记者问到苏州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优缺点时,徐艺乙坦言,苏州文化遗产保护的基础好,但是工艺美术方面有所缺失。苏州与扬州的工艺美术曾是中国工艺美术的半壁江山,而今传统苏州工艺美术受损的现状,需要后辈多加努力,使其重现风貌。他说。

  中国文化的多样性和多层次、多元化特点,决定了我们的保护方式也应该是多元化、多层次、多种方式的。本次论坛主席、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徐艺乙表示,将来最理想的状态是非遗保护这个专业不再存在,非物质文化遗产回到人民生活中间,不再需要我们去保护它。他说,国家目前对非遗实施了抢救性保护、项目性保护、传承性保护和整体性保护,这种战略性的保护如何与具体项目有效衔接,仍然有待我们进一步探索。

杭间:非遗的传承人制度或是门类制度肯定不能搞终身制。尤其是生产性保护的提出,说明非遗保护的内容是运动和发展的,如果有的非遗项目若干年之后面目全非了,那当然得有一个退出机制才能保存他的活力。非遗具有其复杂性,非遗的很多门类有的在当代的市场经济里面还能赚钱的,有的是完全不能赚钱的,所以国家的相关部门就不能一刀切,要有一个相应的良性机制去对它进行保护。

王明珠、杭间、李当岐分别发表主旨演讲,并寄语论坛继续在关注中国传统民间工艺和学术传统、传播民族文化的同时,增进与世界其他文化的交流互动,在相互学习中推动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可持续发展,传承与弘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脉贡献力量。

  不能为了保护而保护,这些珍贵文化最理想的保存方式是将其恢复到我们的日常生活中。  跨学科综合性研究方法能够为这个领域的耕犁注入强大动力。  不是指非遗要进博物馆,而是指不能过分人为干预其发展。

  并针对文化遗产活态性、民间性、生活性和传承性特征,一方面深入发掘非物质文化遗产形态的运行机制和内在活性因子的特点,一方面探讨如何使其与不断发展的时代共融共生,真正焕发出持续的活力。

非遗肯定会越来越多地进入博物馆,活态的保护和活态的传承肯定会越来越困难。可能某些非遗品种在某个阶段会被时尚发现,会被社会产生的某种新趣味发现,而得到了一种发展,但是就绝大多数的非遗品种来说,肯定是会越来越多地进入博物馆。

田晓明在开幕仪式上致辞。他首先代表学校对远道而来的各位专家学者表示热烈欢迎,向与会专家介绍了苏州大学的历史沿革及近年来的发展并对本次论坛的顺利召开表示衷心祝贺。他同时指出,本次论坛旨在通过展示与研讨提升对于非物质文化遗产和民族服饰的传承与保护,对于弘扬民族文化形象、彰显文化影响力具有深远意义。

  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专家委员会委员、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徐艺乙是此次论坛主席,谈及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方式,他强调:不能为了保护而保护,这些珍贵文化最理想的保存方式是将其恢复到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文化遗产现已脱离了农耕社会的生存土壤,当今要务是使其与不断发展的时代共融共生,真正焕发出持续的活力。

  如何使非遗得到有效保护,获得可持续发展的活力?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副院长杭间教授说,非遗的保护不仅要活态传承,也要活态保存。他说,像昆曲、评弹等传统艺术,现在学习的人越来越少,能真正欣赏的人也不多,让80、90后的孩子们能够欣赏这种艺术恐怕不大可能。但也许我们这代做不到,我们的后代能做到,这就需要我们这代人好好保存这种艺术,把这种艺术瑰宝原汁原味地留给后代去理解和研究。

杭间:这个恐怕没有一个很好的办法,日本和韩国也都面临这样的问题。最本质的问题是:当人们所面对这么多的生活选择和谋生的选择时,自然而然越来越少的人会从事非遗这个职业。因为既然称为非遗,那就是传统的、农耕社会的那种形态的技术条件和生产条件所引导的生活方式。国家把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和发展提出来,应该是国家的一个战略行为,而不能把它完全交给市场经济,要有一个系统性的保护和发展的策略才好。

“中国服装设计师协会、中国美协服装艺委会学术年会”版块由武汉纺织大学服装学院袁大鹏教授主持,中国美术学院钱麒儿教授、四川美术学院苏永刚教授、北京服装学院王永进教授、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肖文陵教授、湖北美术学院李海兵教授,苏州大学艺术学院张蓓蓓副教授、李雁博士分别作了“民族风格与当代服装设计”、“学科交叉背景下的民族化反思”、“民族服饰研究的技术体系构建”、“国际时尚体系与西方服饰文化传播”、“审美自觉”、“女服褙子形制源流辨析——从唐宋之际‘尚道’之风及女冠服饰谈起”、“浅析中国传统儿童服饰‘实用性’和‘艺术性’的结合”的专题演讲。

  非遗的留存保护应适应优胜劣汰的自然生态法则。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副院长杭间教授的独到见解令记者格外兴奋。我不是指非遗要进博物馆,而是指不能过分人为干预其发展。

  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 东吴论坛每两年举行一次,旨在加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研究和传承力度,促进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研究机构之间的合作与交流。本次论坛由苏州大学、苏州市文广新局主办,苏州大学艺术学院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中心承办。( 记者:李锦 通讯员:钟静)

编辑:admin

张朋川教授就“走向现代的女装”大型服饰艺术展的筹备作了介绍,并对中国妇女近代服饰演化进行了论述。

  杭间:遵从生态法则,不过分干预其发展

  本次论坛以记忆江南为主题,分设非物质文化遗产与传统文化、非物质文化遗产与市井文化、非物质文化遗产与生态文化、非物质文化遗产与女性文化、非物质文化遗产与可持续发展五个议题,从历史环境、自然观念、生产生活方式和文化土壤等方面探讨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生存土壤及其内在发展机制。

杭间:关于法律文件中提出了学校引入非遗教育,对于如何来很好地继承传统文化、传统价值观倒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学校可以更理性地来解读这个法。我最想说的是,我觉得中国的高等学府里面对于古代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研究是比较薄弱的。真正在民间,像活化石一样还生存的非遗实际上应该是保存着中国古代生活文化最大的密码和信息。受传统学术习惯的影响,这块一直比较薄弱。我觉得法律文件中提出的学校引入非遗教育对于我们的学术研究是一个极好的机会。我想我们需要借鉴一些国内外先进的学术经验,借《非遗法》的颁布,国家对非遗研究的重视,可以逐渐地、系统地、高水平地去研究古代的非物质文化的系统性和思想性。那么,这块会有很多的成果能够填补我们对自己文化认识的一些空白。

本次论坛由中国服装设计师协会、中国美术家协会服装艺委会、苏州大学、苏州市文广新局主办,苏州东吴智库文化与社会发展研究院、苏州大学艺术学院、苏州大学非物质文化遗产中心、苏州大学博物馆共同承办,苏州市吴中区甪直镇人民政府作为协办单位给予了大力支持。这次论坛旨在充分利用苏州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重镇这一有利条件,积极与社会不同领域和部门沟通交流,承担起大学教育义不容辞的文化责任与文化使命。

  本报讯(见习记者 袁艺 通讯员 钟静)昨天,第三届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东吴论坛在苏大开幕,来自全国各地高校和文化遗产研究机构的70多位专家学者,以开放式探讨与对话的形式展开学术讨论。

  但是,活态的保存如果与观众失去了互动,还是会影响它的可持续发展。杭间还表示,人为的强行干预去做互动,就会破坏文化本身的生态,同样也会影响到它的可持续发展。生态是一种不同种类的实物多样性遵循生态准则的自由的发展,失去自由,失去多样性,就不是生态。生态的法则最重要是不干预原则,生态有自己的法则,人做为生态关系中的最高端,强势的干预会适得其反。

记者:《非遗法》中引入了退出机制。您觉得这个机制能否扭转非遗保护中重申报、轻保护的现象?

开幕式结束后,与会领导嘉宾一起在苏州大学本部钟楼前合影并前往苏州大学博物馆参观了“走向现代的女装”大型服饰艺术展。图片 1

  徐艺乙:苏州传统工艺美术保护还待加强

  2011年11月5日、6日,第三届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 东吴论坛在苏州大学召开,来自全国各地高校和文化遗产研究机构的70多位专家、学者齐聚一堂,共同探讨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与传承。

记者:后继乏人一直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存在的普遍现象,您觉得应该怎样应对部分非遗传承后继乏人的窘境?

11月28日上午,“第五届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东吴论坛”在我校天赐庄校区图书馆学术报告厅开幕。出席开幕式的领导和嘉宾有:中国服装设计师协会主席李当岐教授、江苏省委宣传部文化产业处处长王明珠先生、中国美术学院副院长杭间教授,以及来自全国50个科研院所及兄弟高校的140余名专家学者。我校副校长、艺术学院院长田晓明教授,人文社会科学院常务副院长母小勇教授、校博物馆馆长张朋川教授,艺术学院全体党政领导和教师学生代表参加了开幕式。开幕式由艺术学院党委书记、苏州大学非物质文化研究中心主任李超德教授主持。图片 2

  身为西安美术学院美术史论系主任、中国工艺美术学会理论委员会常务委员,赵教授长年致力于陕西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他表示,根基于黄土高原的汉唐遗风,其文化建设借助西部大开发契机正在奋起。此次看到老苏州的文化保护,找到许多可以借鉴的经验。

当然,非遗保护概念提出的积极意义不容忽视。近几年,科学技术的发展使得传统迅速退出历史舞台。对传统形态的抛弃和毁坏速度都非常惊人。在社会实用主义价值泛滥的情况下,通过这样的做法来更多地保护传统。非遗保护的提出也是对传统文化的一种储存,这有非常积极的意义。我觉得《非遗法》的颁布对于这些行将消亡的物态文化的保护,对于边远地区民生的发展都有积极地意义,可以带动相关的文化研究朝着更鲜活、立体的方向发展。

“非物质文化遗产论坛”版块共分两个单元,第一单元由艺术学院张朋川教授主持,南京大学徐艺乙教授、西安美术学院赵农教授、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李砚祖教授、中国艺术研究院孙建军研究员、中国科学院传统工艺与文物科技研究中心苏荣誉研究员、东南大学艺术学院胡平教授、苏州大学艺术学院袁牧教授分别作了“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与现代生活”、“台湾的文化资产及工艺美术研究”、“设计与手作——手作的社会学与哲学分析”、“手工技艺的意义”、“地方知识与传统工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与传承新常态下的思考与实践——非遗通识教育”、“后工艺”语境中的非遗保护与传承”的专题演讲;第二单元由中央美术学院李军教授主持,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尚刚教授、南京艺术学院李立新教授、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徐新建教授、南通大学艺术学院吴元新教授、厦门大学人类学系彭兆荣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黄荣光研究员分别作了“非遗保护断想”、“中国设计学源流辩”、“作为文化表述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文化创意背景下的非遗实践—以蓝印花布为例”、“美在他处:手工与艺术的务与实”、“彩壶会的世界——20世纪初日本科学家推动古陶瓷研究方法改变的实践”的专题演讲。

  赵农:非遗保护研究是跨学科的合作

记者:杭老师,您好!您一直致力于传统工艺美术的研究,对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也很有发言权。请您谈谈近年来,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现状以及《非遗法》出台的意义。

本次论坛的研讨活动分为“非物质文化遗产论坛”和中国服装设计师协会、中国美协服装艺委会“服饰文化专题学术年会”两大版块。28日下午,两场论坛研讨活动在苏州大学独墅湖校区炳麟图书馆报告厅和604号楼环境艺术工作室展开。

  杭间解释说:事实上,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具体形态是随着历史环境的变迁而不断发生变化的,每一种具体的形态似乎都避免不了由发展兴旺到衰落湮灭的过程。我们应该做的是深入发掘非物质文化遗产形态的运行机制和内在活性因子的特点,尊重文化生态的准则,力所能及地保护非遗,而非过分干预的功利做法。

杭间:我觉得这两年非遗这词很热。这一方面是与国际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提倡相呼应,另一方面是国内相关权力机构的推动。所以,在中国非遗保护的发展势头特别快,但我觉得它发展得太快了。现在所谓的非遗保护跟过去的传统工艺、传统文化、传统的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和发展到底是什么关系?用了非遗这个词以后,跟历史、跟以往的保护成果似乎是一种割裂的状态,所以这给研究者也造成一种困惑。另外还有一个更大的问题是:非遗保护名录的颁布以及传承人的认定被很多地方政府曲解为是一个经济搭台,文化唱戏的好机会。所以,在非遗申报的过程不是一个严格地逐步地来一批批认定的过程。

近年,随着非遗概念的提出,人们对非遗保护的意识越来越浓,民间的文化遗产渐渐进入人们的视野。2月25日,我国首部《非物质文化遗产法》正式通过并公布后,非遗再次成为热门词。就非遗保护中存在的问题,以及如何解决这些问题,记者连线了清华美院副院长杭间教授。

图片 3

本文由金沙国际发布于风俗习惯,转载请注明出处:非遗保护的提出也是对传统文化的一种储存,共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