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让我教她做红烧肉,初看到《农村吃饭》

初看到《农村吃饭》,我在想:看背景像徽派建筑,这是哪位旅游者能够这么细致地观察到并记录下来?向会员工作部查询,原来是桐乡的董崇飞会士(网名“秋雨梧桐”),这下好理解了:到底是本地人,不仅有深刻的认知,还有从容的时间。

标签:生活 环境探索

晚饭后,女儿让我教她做红烧肉,我告诉她现在时间太晚了,再说我们吃饭都这么晚了有空早点再做吧!她说老师让她写日记,她不会写,想做个菜记录下来,我告诉她日记就是就是把你当天发生的事情记下来。结果她也没写,看到同学整理的房间,他看了动手整理好自己的房间,同伴的影响力挺大,以前总是叨叨她,都不爱做,现在好啦!有带头的,他也不想落下

今天下午来刘嘉码头这边布置明天的会场,一个香港过来的老师讲营养,好期待接下来的日子老师带我们一起学习黑板画,从怎么做黑板到如何在上面画画。

图片 1

1.脑海中不停的闪现两个孩子某一次有趣的交互,于是就想记录下来,以备几十年后还能想的起来。

图片 2

图片 3

某天中午,该吃饭时女儿与豆豆一起逗着玩,妈妈将豆豆放在婴儿车中,想让他自己躺一会儿,好完成吃饭。结果一放哪里就开始哭闹,只要抱起来就不闹,典型的赖皮行为。

图片 4

图片 5

妈妈说豆豆是小赖皮,女儿也听到了,跟豆豆说着玩,冲着豆豆一口气说了四个“赖皮”。没曾想豆豆听完之后,自己的嘴开始撇起来,有想哭的前兆。没想到这个互动来的这么不经意,大家以开玩笑的方式说笑,豆豆这么神配合的做了丰富表情。

我想任何东西的学习不是几天就能够搞定的,这个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不说别的,你看到三只不同的碗了吗?不锈钢的、塑料的、瓷的,我们拍片的、看片的都有这样的经验吧:全是一个人、一个场景,虽然可能有过程,但毕竟单调了些,特别是民俗摄影强调的是习俗、是普遍性(当然地域范围有大有小)。

只可惜当时没有拍照,精彩瞬间没有记录到。根据当时的情景,应该是豆豆感受到赖皮的气场,自己不舒服,感觉有些委屈,就要撇嘴哭。孩子的灵性一览无余。

今天看到群里有个姐姐说暂时离开我们几天,因为要去旅行,我觉得可能是去国外用网络不方便吧。但是,从另外一方面也在给我照镜子,每日所写的反省日记是真的自己意愿想写的吗,还是因为为了完成它而已。就像之前蓓蕾老师提到过如果这个事情已经进到你的生命里,就像每天吃饭睡觉那样,我觉得写和记录下来是很自然的事情。

董会士只有一句说明“记得儿时也是这样吃饭时喜欢走着吃”,我想童年的记忆催促着他随时随地把这种熟悉亲切记录下来,果然是那么丰富,但能否拍得更精到些?参考一组“人类贡献奖”年赛的获奖作品《中原饭场》

2.每周一晚上,妈妈要带女儿去练钢琴,我要在家当奶爸,抱着豆豆游戏。最近一次的看护,晚上喝过奶粉后,逗着玩会儿,没过一会儿,我看到豆豆有睡觉征兆,用哄睡的姿势抱着。很给力,没过五分钟自己居然睡着了,世界也安静了一些。这让我很意外,此前都是要挣扎20多分钟,情绪酝酿10分钟,到最后都不一定睡。

昨天,我自己的日记就是因为一件事情真的给了我很大的触动,我马上就写出来了。

看着睡梦中的孩子,超级奶爸的心是欢喜的,因为自己也可以哄孩子睡觉了。

曾经的自己写个东西就像扣字一样,真的觉得自己写不出来呢,而现在觉得写这些很轻松就是把所感受到用文字记录下来。

这些都是很小的场景,都是很小的瞬间,但既然是自己看到,那就记录下来,闲来无事仔细品味其中的乐趣,也是人生一大幸事。

我还依稀记得第一次上蓓蕾老师的课,蓓蕾老师提到去铁山坪组织活动时,里面有个环节说是需要写诗,当时,我一听我就在下面笑,我觉得太难了,自己写不来。现在仔细想想其实是自己没有真正地在生活,所以没有感受。

本文由金沙国际发布于风俗习惯,转载请注明出处:女儿让我教她做红烧肉,初看到《农村吃饭》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