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至一些本来美好的节日中的价值被严重扭曲,

  春节刚过,一场关于如何传承和弘扬传统节日文化的讨论就开启了。2月21日,由文化部主办、文化部非物质文化遗产司和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承办的传统节日文化论坛举办。与会专家就当下传统节日文化的异化、空洞化以及传统节日在城镇化进程中面临的危机进行了分析,并在理论层面上给予了建议和指导。

新春来临,当人们沉浸在节日的欢乐中时,由文化部主办,文化部非物质文化遗产司和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承办的传统节日文化论坛最近在北京举行,专家们座谈研讨传统节日文化。

  中新社北京2月24日电 (记者 应妮) 压岁钱越来越厚变负担、庙会进商场趋于商品化、短信微信拜年更简化……年味越来越淡,很多中国人过年都有这样的感受。

  传统节日被异化、空洞化、物化

  防止传统节日异化

文化部非物质文化遗产司司长马文辉说,传统节日文化的一些主要东西比如对自然和宇宙规律的尊重,非常重要,中华民族敬畏自然天地,这是中华民族的智慧,现在西方也在探讨人到底怎样的存在才合理。对于人自身来说,中华传统节日文化重亲情、讲伦理,崇尚家庭和睦、邻里友善、社会和谐,人自身要有一种和谐,并且是天人合一的和谐。这些观念是千百年来自然形成的,非常重要,在现代社会,应该怎样继承和弘扬这些优秀文化传统,这对加强我们新的文化建设,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文化部主办传统节日文化论坛日前在中国艺术研究院举行。与会者认为,对许多中国人来讲,不仅春节成为了一个时间概念,一些本来美好的节日所蕴含的价值也被严重扭曲,这一现象源自传统节日异化、空洞化、物化。

  今天是中国的另一个重要传统节日元宵节。在热热闹闹的表象下,更多专家在担心传统节日的异化、空洞化、物化。压岁钱水涨船高,变成了负担失去了原来祈福去灾的本意、庙会办到商场里边,实际就是商品交易、群发短信拜年,平均给每个人的情感又有多少?专家感叹,作为春节的传统节日仅仅成为了一个时间概念,甚至一些本来美好的节日中的价值被扭曲。

甚至一些本来美好的节日中的价值被严重扭曲,不仅春节成为了一个时间概念【金沙国际】。  春节期间,我经历了许多小事,引发了一些细致的思考。 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刘魁立说,他发现春节里,压岁钱越发越多了,祈福祛灾的本意却越来越淡了;群发短信使得拜年越来越简单了,可赋予的情感却越来越少了;春晚使除夕夜越来越热闹了,家庭团聚的气氛却越来越弱了。他建议,要让节日最本质的含义、最核心的功能继续发挥下去。这就需要提高全民的文化自觉,对于我们的节日应该有一个特别的关注,全国上下协同,各个有关领域共同来关注,共同来提高这种文化自觉,共同来守护我们节日文化的最本质的功能和它最重要的内涵。

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刘魁立研究员强调要保护非遗本真,防止异化倾向。刘魁立说,他过节时对压岁钱、逛庙会、手机短信、春节联欢晚会等思考很深,这些事情在其发展过程中,可能变成为异己的力量,反过来对人进行控制、进行奴役。压岁钱现在已失掉原来的祈福去灾本意,不断朝着另外一个方向发展,对孩子来说,可能在精神上造成价值观的扭曲,对全社会来说也会产生不良的效果。

  中国艺术研究院副院长吕品田指出,很多传统节日徒具形式,原来传统节日是有大量丰富的民俗活动,这些节俗是在历史中形成的民俗讲究或与生产生活习俗紧密关联,同节气、时令、气候、水土关联在一起,与祭祀、祈祷、敬仰、吟诵等民俗事项关联在一起,有缅怀、祝愿、庆贺、祈愿、敬祭等内涵。

  蛇年春节假期刚过,在另一个重要传统节日元宵节即将到来之际,由文化部主办的传统节日文化论坛 在中国艺术研究院举行。

  我们不容忽视的一个现象是传统节日的空洞化。中国艺术研究院副院长吕品田说,节日不能仅成为一个时间概念,或者说和普通假日没有区别。传统节日的存续和发展、弘扬和传承因为这种脱俗之变而面临严峻的挑战,一方面传统节俗活动日益萎缩或者消失,传统节日不再具有传统意义内容的丰富性和形式的完整性。另一方面,节日不再具有文化认同的社会性、稳定性,更多成为商业活动和行为,而这不能构成本质意义上的节俗活动。

刘魁立说,随着社会的进步、科技的发展,我们都自得其乐,都享受了它给我们的恩惠,但是想想,是不是我们也被绑架了呢?人们在手机短信的群发时可以同时发给许多人,但给每一个人的情感平均有多少?而且,好些年后不会仅仅是短信,还会发视频,直接跟对方讲话。可是,如果这样的话,等于我们在天天听唱片、看光盘,而不到剧场听音乐、看戏,等于我们不会和自己的父母团聚而是视频。刘魁立说,要认真思考传统节日文化的内涵,要保护它的最核心的、最基本的性质,保护它最重要的功能,不要让它的性质和功能产生非常严重的改变,这样才能使我们的文化传统能够很好的延续下去。

  一方面是传统节俗流失,另一方面是商家大炒概念,这被吕品田视为节日的空洞化。

  年味越来越淡,越来越没意思。这是很多人过年的感受。专家们认为形成这一现象是传统节日的异化、空洞化、物化等原因造成的。春节作为传统节日仅仅成为了一个时间概念,和通常假日没有太多区别,甚至一些本来美好的节日中的价值被严重扭曲。要改变这样的现状,要提高全民的文化自觉,让传统在现代社会得到很好的延续。

  在中央民族大学教授陶立璠看来,节日和人一样,都是有灵魂的。他认为:我们节日文化里边要讲到信仰,信仰里面包含了许许多多伦理道德的东西在里边。我们过去通过节日文化得到的是伦理和道德方面的教育,春节文化是一个典型的教育,祭祖、尊老爱幼,通过一系列仪式来完成。失去信仰,这个节日就名存实亡。

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所长、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委员田青研究员从城镇化与传统节日文化传承的关系来思考传统节日文化的保护。他说,作为推动经济继续向前发展的一个引擎,城镇化除了带给我们希望外,还应该注意到,一是今天所谓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绝大部分是农业文明的产物,是乡土文化,是草根文化,当城镇化实现时或在城镇化过程中,被城镇化的浪潮裹胁着的兴高采烈地逐渐成为城镇居民的这批人,实际出现了和自己乡土的断裂,和自己文化的断裂。

  对此,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委员刘锡诚深表赞同。他以春节期间庙会祭祀环节为例,过去皇帝祭天是在冬至、祭地是在夏至,现在从初一到十五都有祭拜仪式,根本就是商业表演,完全破坏春节祭祖习俗。至于端午节在北海放河灯更是令人啼笑皆非,放河灯是鬼节项目,怎会在端午节?

  节日内涵被严重扭曲

  城镇化浪潮中的传统节日

现在电视上已经出现了几个城镇化文化的标识:大衣哥、草帽姐和旭日阳刚。旭日阳刚引吭高歌时,怀里抱着的是吉他,唱的是摇滚和现代流行歌曲,而不是老家的民歌和当地的地方戏。如果城镇化后的文化是让农村来的这些新市民全盘地、毫无选择地接受以电视为代表的城市文化的话,那么乡土文化谁来继承?我们非物质文化遗产谁来继承?城镇里的节日是统一化的,是越来越没有风格、没有地方色彩、没有个人色彩的。中国的城镇化后的节日文化也不可避免地会产生内容的改变、形式的改变,甚至是精神的丧失。

  提到春节期间全国短信发送达300多亿条,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刘魁立问道:群发(短信)时,你平均给每一个人的情感有多少?据他了解,有农民工回老家压岁钱就要给出人民币六七千元,照此发展,压岁钱已失掉祈福去灾本意,不断朝另一个方向发展。对孩子的价值观也是一种扭曲,对社会也产生不良效果。

  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刘魁立讲到了自己今年春节经历的几件小事情:其中一个是关于压岁钱的,他和一些农民工聊天发现,有人回老家压岁钱就要给出六七千元,按照现在的发展,它实际上已经失掉了祈福去灾的本意,会不断朝着另外一个方向发展。对孩子的价值观也是一种扭曲。对于整个社会来说,也会产生不良的效果。这样的现象,刘魁立将其称作异化。

  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所长田青说:非物质文化遗产绝大部分是农业文明的产物,是乡土文化,是草根文化。但在城镇化过程当中,被城镇化的浪潮裹挟着逐渐成为城镇居民的这批人,实际出现了和乡土的断裂,出现了和传统文化的断裂。他发问:如果城镇化之后的文化就是让来自农村的新市民全盘地毫无挑选权利地接受以电视为代表的城市文化的话,那么原来的乡土文化谁来继承?非物质文化遗产靠谁来继承?西方的圣诞节,在大城市里几乎一模一样。那么中国城镇化之后的节日文化也不可避免地会出现内容的改变、形式的改变甚至精神的丧失。田青认为:应该提醒各地的地方政府,在迅速城镇化的过程当中,要避免和传统文化的断裂,要设法保留或者让传统文化能够在新的环境里有一个生存之地,能够保持我们民族民间文化的根。

田青说,在迅速城镇化的过程当中,要避免几个问题,一个就是和传统文化的这种断裂,要设法保留或者让传统文化能够在新的文化环境里有一个生存之地。在城镇化过程中,不能让现在城市的这种统一的文化成为唯一的文化,不能让全社会从草帽姐到大衣哥再到旭日阳刚,都唱同样的歌,我们的地方戏、民歌还要继续传承下去,这一点非常重要,这样才能保持我们民族民间文化的根。

  刘魁立认为,当人们得益于社会进步、科技发展时,科技也绑架了这个时代,绑架了年。被绑架的过程中,我们还觉得很好、觉得离开它已经不行了,这是一种虚假需求。刘魁立将其称作节日的异化。

  中国艺术研究院副院长吕品田指出:现在我们很多传统节日徒具形式,仅成为一个时间概念,原来的传统节日是有大量的丰富的民俗活动的,这些节俗活动是在历史中形成的一些民俗的讲究或者说生产生活的习俗紧密关联在一起,和节气、时令、气候、水土这些东西关联在一起,和祭祀、主导、祈祷、敬仰、吟诵等民俗事项关联在一起,有着缅怀、祝愿、庆贺、祈愿、敬祭等种种内涵。

  中国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施爱东对此也有相同感受:今年春节回江西老家,也发现在城镇化过程中根本没有为民间传统文化留下一个空间,人们都住进了楼,一些有钱也有闲的年轻人无事可做,就开始赌博。我们一定要从时间的节律、空间的布局上,考虑如何让传统文化得以生存,要让传统文化能够在新的社区里面得以延续。

中央民族大学教授、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委员祁庆富认为,传统节日保护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龙头,应该注重整体性保护。现在传统节日保护有两个突出问题,一是本真性失去了,因为作为传统节日它必定有相对固定的时间和相对固定的场所,现在有的却不分时间、场所,变成了商业性表演;一是现在有一种误区,将七夕节等传统节日改变成狂欢节、情人节,非要把中国传统节日变成西方价值,和传统节日文化内涵完全背离。

金沙国际,  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所长田青则对城镇化过程中传统文化的断裂表示担心。他说,城镇化确是中国未来的大趋势,但今天所谓非物质文化遗产绝大部分是农业文明产物,是乡土文化和草根文化。城镇化进程中,被城镇化浪潮裹挟着的这批人,出现着与自己乡土文化的断裂。他希望传统文化在新的环境里有一个生存之地。

  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研究院刘锡城则尖锐地指出,很多传统节日变成了利益单位和商家的合谋,应该让节日回归民间,挖掘节日的传统内涵,不要把一些意志强加到节日身上。

  让传统节日更多回归民间

祁庆富说,最重要的是整体性保护,如果说让全国的民众都回归到民间传统节日,这是不可能的,但建设文化生态区,也就是文化的特区,要把文化生态区的传统节日好好保护下来,最后建成几十个文化生态区,其中的传统节日保护好了,过十年、二十年或者五十年后,还保留着,这比较现实。因此,用导向性来抓好文化生态区的传统节日的保护,是一个很重要的也比较现实的问题。

  以电视里常出现的大衣哥草帽姐等已城镇化的新明星为例,田青表示,如果碰到他们,我会问,你老家的民歌你会不会,当地的地方戏会不会?我相信他们即使会也唱不好。

  我们的节日渐渐失去了灵魂

  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研究员刘锡诚认为,老百姓既有在节日期间凝聚群众、稳定社会的传统,也有这样的组织才能。他说:如今每到节日,相关部门总是调动一切力量把注意力引导到消费上,更多考虑扩大内需,而往往忘掉了文化。我认为,传承和弘扬传统民族节日就要回归民间。

中国艺术研究院副院长、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委员吕品田研究员认为,保住传统节日文化,要防止传统节日的空洞化。原来的传统节日是有大量的、丰富的节俗活动的,它是和我们在历史中形成的一些民俗的讲究或者说生产生活的习俗紧密关联在一起,和节气、时令、气候、水土这些东西关联在一起,和祭祀、祈祷、纪念、敬仰、吟诵等这样一些民俗事项关联在一起,有着表情、缅怀、祝福、庆贺、祈愿等种种内涵,这些节日不是空洞的。

  如果城镇化后,我们的文化就是这个样子,是让农村来的新市民全盘地、毫无挑选权利地接受以电视为代表的城市文化,乡土文化谁来继承?非物质文化遗产靠谁来继承?这位一直致力于保存、发展中国传统音乐的学者忧心忡忡。

  当节日失去灵魂,就只剩下形式,中央民族大学教授陶立璠说,节日和人一样,都是有灵魂的,所以我们节日文化里边要讲到信仰,这信仰不是光信神,信仰里面包含了许许多多伦理道德的东西。春节文化是一个典型的教育,敬神、祭祖、尊老爱幼,通过一系列仪式来完成。失去信仰,这个节日就名存实亡。

  应该尊重和推广民众创造的有意义的新节俗,鼓励民众拥有个性化、多元化的节俗。民众以怎样的方式过年,应该尊重广大民众的自主选择。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李荣启说,传统节日具有丰富的文化内涵,有精神文化层面、行为文化层面、物质文化层面。随着时代的演进,传统节日文化应该不断融进新的文化元素,也就是说必须赋予时代内涵,发展与时代内涵相交融的文化元素,不断充实新的节日文化体系,使大众能够真正享受到传统节日文化的魅力,才能使民众对传统节日能够由衷喜爱,自觉参与,并乐在其中。她建议,应该组织民众开展丰富多样的节庆文化活动。现在,物质的享受已经退居其次,人们希望过传统节日的时候能够充分享受到精神文化生活,各级政府应该利用各种方式多组织开展些丰富多彩的文化活动,使大家在过节期间有文化活动可参与。

吕品田说,现在节日的存续、发展、弘扬和传承,因为这种脱离习俗的变化而面临严峻的挑战,一方面传统节俗活动日益萎缩或者消失,另一方面,也产生了很多新的活动。商家对节日的渲染等类似活动是没有文化认同、社会根基的,是随意的,或者是一种感官意识,不是建立在一种社会广泛认同基础之上的,所以不能构成本质意义上的节俗活动。

  当节日失去灵魂,就只剩下形式。中央民族大学教授陶立璠说,节日和人一样,都有灵魂。我们节日文化里边要讲到信仰,这信仰不是光指信神,信仰里包含了许多伦理道德的内涵。春节文化是一个典型的教育,敬神、祭祖、尊老爱幼,通过一系列仪式来完成。

  他以放鞭炮为例,传统的年节讲究辞旧迎新,半夜子时要放鞭炮,过去讲爆竹一声辞旧岁,为什么要燃放爆竹?很多年轻人不懂,那是要接神的,接什么神?主要是接灶业,腊月二十三送上天,除夕晚上要接回来,还有许多财神要和我们一起过年。神与民同乐。现在燃放爆竹有什么意义?没有这层意义,现在都成为灾害了。除了浪费钱、空气污染还有什么意义?

吕品田说,实际上,生活中很多观念的养成,一种对民族文化、对传统文化这样一种尊重、习惯,是要在最朴素的日常生活中养成,所以我们的生活空间和我们居住的环境本来就是这样的,才可以养成我们堂堂正正做中国人这样一种行为和思维。

  失去信仰,这个节日就名存实亡,他断言。(完)

  城镇化不能割裂乡村文化

  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委员田青提出,城镇化是中国未来的大趋势,但他希望在这个过程中应避免和传统文化的断裂,要让传统文化能够在新的传统文化的环境里有一个生存之地。

  他以走进城市的农民歌手为例,现在电视上已经出现了几个城镇化文化的LOGO,一个叫大衣哥,一个叫草帽姐,一个叫旭日阳刚,这都是已经城镇化的新的明星。旭日阳刚两个农民,现在据说都开着豪车,但是大家注意到没有?他们引吭高歌的时候怀里抱着的是吉他,唱的是摇滚,唱的是现代流行乐曲。如果我们城镇化之后的文化就是这么一个样子,就是让农村来的这些新市民全盘地毫无挑选权利地接受我们以电视为代表的城市文化的话,那么我们原来的乡土文化谁来继承?我们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靠谁来继承?这是田青所担忧的。

  

本文由金沙国际发布于风俗习惯,转载请注明出处:甚至一些本来美好的节日中的价值被严重扭曲,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