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天河乞巧也是在多元文化的不断碰撞中,我国

  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甘肃西和七夕乞巧节项目,从2008年第一批扩展项目申报成功到2013年的今天,经过几年来有组织的抢救、科学的修复、有计划的维护和有效的传承,得到了健康有序的传播、弘扬和上规模的可持续发展,已经成为我国最具有示范性的大型文化空间非遗项目之一,发挥了它强大而切实的文化影响力。

  今天是七夕节,近日,为期一周的2013广州乞巧文化节正式开锣。在日前举办的广州乞巧文化论坛上,来自国内外多位民俗专家共聚一堂,围绕乞巧文化活态传承与发展等问题展开研讨。在近年来传统民俗节日的复苏热潮中,广州天河七夕乞巧节可谓一个范本:在中断将近半个世纪之后,天河乞巧节不仅列入国家级文化遗产项目,而且变身城市节庆,游客量猛增10倍,成为广州、华南乃至全国的一张非遗名片。

  人民网兰州8月7日电(记者 郭颂霞)8月7日,第五届中国(西和)乞巧文化高峰论坛在北京隆重开幕。本届论坛的主题是西和乞巧民俗与传统节日文化的保护与发展。论坛由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文化部非物质文化遗产司、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中共甘肃省委宣传部、甘肃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甘肃省文化厅主办,甘肃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中共陇南市委、陇南市人民政府,中共西和县委、西和县人民政府承办。

  西和乞巧节遗产保护取得的阶段性突出成果有目共睹,我认为有必要认真坐下来总结经验,探索社会转型形势下非遗保护所面临的挑战和机遇,进一步对未来建成小康社会过程中的5至7年保护做到统筹规划,实施合理有序有效的保护。为此,提出以下有关依法保护和科学保护的几点建议。

  中国民俗学会荣誉会长、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专家委员会副主任乌丙安专程从北京赶来,他表示,天河乞巧节遗产保护的成功要诀,尤其是以民众作为主体的理念,值得全国总结和推广。会后,乌丙安接受了南方日报记者的采访,针对目前国内非遗保护存在的问题进行了剖析,从全国视野审视了天河乞巧节的成功经验,并对其发展远景提出建言。

  全国人大常委会原副委员长顾秀莲,联合国妇女署中国区首席代表汤竹丽,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孟宁,中国文联副主席夏潮,人民日报社副社长何崇元,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驻会副主席罗杨,文化部非物质文化遗产司副司长马盛德,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常务副主任罗微,中国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副秘书长朱萍,水利部水资源司副司长许文海,甘肃省委宣传部副部长高志凌,甘肃省文联副主席孙周秦,甘肃省民协副主席杜芳,陇南市委书记孙雪涛,陇南市政府市长陈青。中国民俗学会荣誉会长乌丙安等三十余位民俗文化研究方面的资深专家和学者,中央国家机关青联委员代表,在京的陇南籍优秀人士代表,陇南市及各县区的代表出席了论坛开幕式。

而天河乞巧也是在多元文化的不断碰撞中,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法》也已经颁布实施了两年多。  第一,依法保护。今年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颁布《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10周年的重要年份,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法》也已经颁布实施了两年多。今年文化遗产日的主题是人人都是遗产的主人,正是为了唤起保护遗产的全民自觉,突出人人依法保护物质和非物质遗产的责任和义务。

  经验

  乞巧文化,孕育于陇南悠久厚重的人文历史。陇南位于陕、甘、川三省交界处,素有秦陇锁钥、巴蜀咽喉、陇上江南之称,早在7000多年前的新石器时期,便有人类繁衍生息。众多民俗专家考证后一致认为,乞巧文化及逐渐演变形成的乞巧节,起源并流传于现今甘肃陇南市的西和、礼县一带,至今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七巧文化已被列入了国家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西和县也已被命名为中国乞巧文化之乡。

  1. 当前全国许多地方正争先恐后地进行非遗保护的地方立法调研,建议甘肃、陇南、西和各级政府和立法机构,及早把乞巧节保护纳入相关的立法进程。

  乞巧婆婆是乞巧传承的核心

  全国人大常委会原副委员长顾秀莲高度评价了西和乞巧文化,她说,西和乞巧活动融信仰崇拜、生活期盼、民间传说、诗歌谣赋、音乐舞蹈、才艺展示和民间工艺为一体,传承久远、歌词淳朴、歌舞精彩、感情真挚、程式完整、人数众多,是中国古代乞巧风俗的活化石。

  2. 严格遵照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法》及国务院有关文件实施保护,应当形成西和乞巧节国家级项目保护的首要依据和工作常态,无论组织机构怎样调整和人员调动如何变动,都要坚持依法保护的工作原则和规范。

  记者:您认为,天河乞巧节已经成为我国具有代表性的大型文化空间非遗项目之一,为什么?

  联合国妇女署中国区首席代表汤竹丽作了题为《文化保护中女性赋权的重要性》的讲话,并对中国(西和)乞巧文化高峰论坛举办予以积极评价。她说:我期待有一天,陇南乃至全中国的女性志向高远,努力成为获诺贝尔奖的科学家,成为大型公司的首席执行官,甚至成为中国的国家主席,对我而言,这正是乞巧的终极意义所在。

  3. 在当前市场经济条件下,非遗保护遭遇了大规模文化产业开发的挑战,因此必须严格遵照《非物质文化遗产法》第三十七条规定:国家鼓励和支持发挥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的特殊优势,在有效保护的基础上,合理利用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开发具有地方、民族特色和市场潜力的文化产品和文化服务。很显然,西和乞巧节是甘肃陇南地区极具当地汉族特色的节庆文化典型,它的所有文化表现形式及其完整的文化空间,在久远的历史沿革中早已经构成了和那里几十万民众(尤其是妇女群众)血肉相连的齐心共享的精神家园。要不要把它全部转化为一种可以利用的产品并推入市场?需要在《非物质文化遗产法》的框架范围内给予相当慎重的考虑。

  乌丙安:与同为国家级非遗项目的甘肃西和乞巧节相比,天河与西和恰好处于两端。西和乞巧节被评为非遗的活化石,她们还保持非常传统的服饰和曲调,几百年来没有变化。而天河乞巧表现出完全不同的形态,现在的乞巧与一百年前相比已经呈现很大的变化。这是因为广州的开埠非常早,让这里成为各种传统文化的集散地,而天河乞巧也是在多元文化的不断碰撞中,在不停的穿越中传承下来的。

  中国民俗学会荣誉会长、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专家委员会副主任、传统村落保护与发展专家委员会委员乌丙安,中国民俗学会顾问、中央民族大学民俗文化研究中心主任陶立璠,兰州大学文学院教授、中国民俗学会顾问、中国民协中国民间文化艺术研究所研究员柯杨,中山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广东省人民政府文史馆史学院副院长叶春生,西北师大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甘肃省先秦文学与文化研究中心主任赵逵夫分别作了主旨发言。

  4. 严格遵守《非物质文化遗产法》第五条规定:使用非物质文化遗产,应当尊重其形式和内涵。禁止以歪曲、贬损等方式使用非物质文化遗产。对于以任何形式和手段歪曲、贬损七夕乞巧节的做法,应依法给予严厉制止和打击。当下在传统民俗节日的保护过程中,七夕节的文化内涵被胡乱歪曲贬损的情况最为严重,其中一方面刻意删除妇女乞巧的健康元素,另一方面又以打造所谓东方情人节的名号、以与时俱进迎合现代化为借口,篡改七夕节牛郎织女夫妻恩爱坚贞不屈的人文主题,举办许多与七夕文化相距甚远的所谓情人聚会活动,应该引起全社会的共同关注。

  记者:上个世纪,珠村乞巧节也曾经一度中断了将近半个世纪,今天重现生机,您认为是出于怎样的原因?

  乌丙安等专家学者对西和乞巧节遗产保护取得的阶段性突出成果给予了充分肯定。乌丙安说,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甘肃西和七夕乞巧节项目,从2008年第一批扩展项目申报成功到2013年的今天,经过了几年来有组织的抢救,科学的修复,有计划的维护和有效的传承,得到了健康有序的传播、弘扬和上规模的可持续发展,已经成为我国最具有示范性的大型文化空间非遗项目之一,发挥了它强大而切实的文化影响力。

  第二,科学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人类的精神文化积累,对它的保护不同于对政府管理下的一般生活事务处理,只能用人文科学的知识理论和作业方法,遵循人类文化法则加以处理,才能科学有效地达到预期的目标。任何非物质文化遗产在它传习的历史沿流中都会遭遇到多种多样的文化冲撞流传下来,无论是完整的、残缺不全的、片断的和濒危的都需要进行科学的调查、鉴定、维护、修复和保存等技术手段把遗产保护下来,特别是使其得以活态传承下来。像西和乞巧节这样大型的文化空间遗产更加复杂和细致,绝不是一般性的粗放型的简单保护就可以奏效的。为此提出如下建议:

  乌丙安:天河乞巧之所以能保持这样的活态,最重要的原因是,它把民间文化传承的机制保护下来了。这一点比乞巧节的任何形式都重要。在过去破四旧的过程中,传统民俗遭遇到的最严重破坏,莫过于打破了民间文化的传承机制。过去的民俗节日都是倚靠民间自发组织的,不需要公款支持。因为老百姓对自己的文化有归属感,愿意把它拿出来分享。

  就探索在社会转型新形势下非遗保护所面临的挑战和机遇,乌丙安提出几点建议,一是依法保护:今年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颁布《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10周年,也是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法》颁布2周年的重要年份。今年文化遗产日的主题词是人人都是遗产的主人,正是为了唤起保护遗产的全民自觉,突出人人依法保护物质和非物质遗产的责任和义务;二是科学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人类历史精神文化积累下来的财富。因此对它的保护和研究,不同于对政府管理下的一般性生活事务的处理方式,它只能用人文科学的知识理论和作业方法,遵循人类文化法则加以处理,才能科学有效地达到预期的目标。

  1.在3至5年内建立起一套完整的西和乞巧节专项数字化保护系统,当务之急首先建立西和乞巧节专项资源数据库。这就要求投入足够的资金、最先进的科技手段和器材,组织一个精干的技术团队,在当地权威专家的智力支撑下,对乞巧节的历史与现状做一番精密细致的全面调查,取得详尽的第一手数据,进入数据库。例如,按照杨克栋先生调查的西和乞巧节分布数据进行采录,就需要囊括西和县和礼县的19个乡镇、47万人口居住的大约300多个行政村(约有不少于700个自然村)。其中至少应有1500个固定乞巧点和相对等的不固定的坐巧人家;同时就产生了多于这个数字的乞巧头儿,这个民俗角色应该就是乞巧点上名副其实的最基层的代表性传承人了。显然,这个庞大的传承人群体,正是我们在申报书中填写集体传承的准确依据。就是在这数以千计的坐巧人家里,除了节前筹资选址等准备事项外,还要用七天八夜的时间,完整有序地进行生巧、请巧、造巧、迎巧、祭巧、唱巧、拜巧、卜巧、吃巧和送巧等一系列丰富多彩的民俗活动。

  如今天河乞巧还保留这样的传承机制,而乞巧婆婆就是这个传承机制的核心,这一点非常特别。因为过去的乞巧节是少女的节日,我们是不可能看到婆婆过节的。现在婆婆要过节,是因为历史将她们的节日从少女时代夺走了,她们现在要过得比年轻时更好。从女儿节到婆婆节,反映了这个节日正在经历从自发到自觉的文化修复过程。如今,我们已经能看到第四代的乞巧婆婆了。只要有她们的存在,乞巧文化就能不绝如缕地传承下去。

  陶立璠教授认为甘肃西和乞巧文化在中国节日文化链中独树一帜,无论就其传承历史的悠久、时间节点的漫长(七天八夜)、仪式规模的完整,民众的普遍认同和参与等,都显示出独特的地方特点。他从西和本地学者著作《西和乞巧歌》入手,提出民俗学田野作业对乞巧文化保护的重要性,乞巧文化传承人保护和乞巧文化保护回归民间等观点,颇具启示意味。

  2.加强对西和乞巧文化的全面深入多学科研究,出版一套图文并茂的多卷集乞巧文化史、志、论丛书,包括组织精干的采录工作者团队对广大老一辈基层乞巧节传承人做访谈采录的口述史在内。

  记者:天河乞巧节能给全国带来哪些有益启示?

  民俗学顾问柯杨教授指出在传统的乞巧节与牛郎织女传说之间画上等号,把乞巧节人为地改变为中国的情人节的说法都是欠妥当的。西和保持着乞巧节古老的原初性质,也就是古老的秦文化的延续与活态遗存,是一个以未婚少女为主体的真正的女儿节。柯杨同时指出,西和乞巧节在历史上也在发展变化,但它不是朝着牛女爱情传说的方向延伸,而是朝着为受压迫的农村妇女争取社会地位和话语权的方向发展。无论在过去还是现在,都有着重要的社会意义。

  3.全面系统总结西和乞巧文化遗产保护的最佳实践经验,突出西和乞巧遗产在濒危状态下取得抢救性保护的最大成功举措,在充分尊重民众保护乞巧文化遗产的主体地位前提下,全力以赴支持民众(特别是妇女群众)保存久远的系统完整的乞巧文化传承机制,在被一段历史暂时间断后,很快就得到完好的修复;同时积极鼓励民众(特别是妇女群众)与当地专家广泛传播丰富多彩的乞巧传统文化记忆和手工技艺。对记忆和技艺的全面抢救保护,是西和乞巧节遗产保护的成功关键,很值得总结推广。

  乌丙安:发自民间的自发保护是天河乞巧节最重要的启示。这个节日不是政府拍脑袋打造出来的,老百姓是非遗保护的真正主力。我们看到,天河乞巧节有上百年的历史传承,尽管中间曾经中断了半个世纪的历史,但在民众尤其是妇女群体中仍然保存着久远的乞巧文化记忆。经过传承人群体和专家共同对记忆和技艺的抢救保护,珠村的乞巧传统在今天得到完好的恢复。这些经验都有必要完整地保留下来,进行全国推广。

  中山大学教授叶春生以南北两个中国乞巧文化之乡为例,阐释了乞巧文化的传承与当代运作。一南一北乞巧文化同在巧字,却各具特色。西和乞巧作为乞巧文化活态传承的灵动美,融入生活、融入民众,与时俱进,生生不息。寄托着人们的信仰或对家乡风物的缅怀,叙说着人们的心声与诉求,世代相传,衍以为俗。且随着社会的发展,又不断注入了新的内容。而民间乞巧传统工艺,刺绣、剪纸、保健枕、麻鞋、麻纸、鞋垫、香包、草编等行业,也成为农民增收致富的来源,使美好的故事得以活态传承,与经济生活融为一体,更具现实意义。

  反思

  赵逵夫教授多年来致力于乞巧文化的发掘和保护,是甘肃省乞巧文化研究领域的权威。他在著作中明确提出,乞巧文化渊源于古老的秦文化,是周秦文化的结晶。西和乞巧风俗盛行的原因在于首先它是一种群体模糊记忆,而群体记忆是由习俗传承而来的,牛郎织女传说是西(西和)礼(礼县)深厚文化内涵的体现。乞巧是从自然崇拜走向超自然信仰的历史转折,原始人对星的崇拜是乞巧文化产生的深远根源;西和乞巧文化意味着宗教乃至国家宗教的世俗化;西和乞巧文化反映了一种原始思维的遗留,是神灵物的三位一体;乞巧文化的发展演变对古代妇女地位的确立有重要意义。

  恢复传统节庆不能泛娱乐化

  据介绍,第五届中国(西和)乞巧文化高峰论坛是西和乞巧女儿节的10项系列活动之一。此前已进行的6项包括乞巧音乐创作活动,专家学者田野考察,乞巧文化摄影采风活动,制作乞巧电视宣传片、微电影、动漫、连环画,创作乞巧歌舞节目、网上乞巧活动。乞巧文化高峰论坛结束之后,学术著作和论坛文集出版、民间乞巧活动、乞巧文化推广普及等活动也将陆续开展。

  记者:目前的非遗保护工作,尤其是在传统节庆的开发方面,您认为存在哪些误区?

  乌丙安:在市场经济条件下,非遗保护正面临大规模文化产业开发带来的挑战。传统节日本来是老百姓自己享受的精神财富,代表他们丰富的精神生活。然而,现在一些地方总在考虑如何将这些传统民俗表演给游客看,能吸引多少人旅游,为当地GDP带来多少百分比的增长,而没有考虑老百姓过得开心不开心。这样一下子就将我们精神上的享受变成了商品,摆在那里等别人消费。这样下去,我们的传统节庆就会泛娱乐化,从而丧失精神内涵。

  七夕节的传统内涵,近年来被过分商业化了,它被歪曲和贬损得特别严重。一些人删除了七夕节妇女乞巧的健康元素,冠以中国情人节的名义,举办了许多与七夕文化相距甚远的情人聚会活动。事实上,鹊桥会本来就是七夕节的一个重要主题,现在人们将西方情人节嫁接在七夕上,本身也反映了这种愿望。然而,鹊桥会的传统仪式到现在还没有得到复兴。恢复鹊桥会的传统文化内涵,比不伦不类地模仿西方情人节要得体得多。

  记者:您提到过,传统文化应当适应时代的转变,您认为怎样的转变才算是合理地发展传统民俗?

  乌丙安:文化需要发展,但不仅仅是形式化地变化,应该将文化最精髓的一面展示出来。例如奥林匹克运动,比赛规则和项目比古希腊发生很大改变了,但它的体育精神还在。同样地,乞巧也可以如此发展:我不鼓励21世纪的女孩子都去做花,但如果在节日引进小朋友的手工比赛,这也是一种巧。

  当然,这种发展也不应刻意而为,否则文化就会变质。任何转变都必须事先得到老百姓同意,因为老百姓要过节,是他们要享受自己的文化,他们不是刻意迎合观众。如果我们离开乞巧文化本身,甚至不惜大搞跳热舞的节目,就等于离开了非遗本身。而且,我们也不可能将所有文化都保留下来。文化不是谁说保护就能保护的,必须根据文化项目的自身素质。如果它已经被完全吞没,离开了老百姓,它就没有保护的必要性,只能顺其自然让它消亡。

  建言

  是时候为乞巧婆婆树碑立传

  南方日报:您认为天河乞巧在保护工作方面,还有哪些可以提升的空间?

  乌丙安:首先,政府应当将乞巧节的保护纳入立法流程,这是全国很多地方的共同趋势。七夕节也应当立法进入假日体系,哪怕只是给女孩子放假也好。其实,七夕的本来意义就类似妇女节,为传统妇女提供讴歌自己、展现自信的平台。只要我们不发展得过于商业化,天河乞巧也可以申报联合国人类口头遗产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这对未来的保护工作非常有利。

  其次,天河乞巧节应当在3至5年内建立起一套完整的专项数字化保护系统。现在是给这些乞巧婆婆树碑立传的最佳时刻了。这个口述历史应不只有工艺制作这样浅层次的记录,还要保存婆婆们从事工艺品创作时的情感记忆。我们希望赶紧对仍然健在的乞巧婆婆进行口述历史的数据采录,唤醒这些被蒙蔽和压抑的乞巧记忆,将民俗活动的原生态保留下来。

  南方日报:您对天河乞巧这项非遗的长远发展还有哪些期许?

  乌丙安:从长远来说,珠村的乞巧节应该得到更大范围的整合。据了解,东莞有些地方还保留着摆巧娘等十分传统的仪式,我相信,粤北偏远山区也应当保存不少完整的七夕节习俗,这些都应该整合起来保护。广东人有较强的民间的凝聚力,我们应当借助这种势头将珠村经验推广出去,让南方其他经济比较发达的省份都渐渐将七夕节的传统活跃起来,而不是总停留在打珠村牌的水平。珠村只是非遗保护中的一个成功典型,但它还应该承担更广阔的使命。

本文由金沙国际发布于风俗习惯,转载请注明出处:而天河乞巧也是在多元文化的不断碰撞中,我国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