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学科就被称为民间文学,  一、民俗学目前

金沙国际 1  80年前,钟敬文先生在《民间文艺学的建设》一文中,首次提出了民间文艺学的学科名称,指出民间文艺学的学科内容,就是关于民间文学的一般特点、起源、发展以及功能等重要方面的叙述与说明。简言之,民间文艺学是一门研究民间文学的学科,在现行学科目录中,该学科就被称为民间文学。

今年3月,艺术学由过去文学门类下的一个一级子学科,跃升为独立的学科门类,完成了艺术学界期盼多年的自立门户。然而,欢欣鼓舞之余,一些长期为学界关注的问题再次引发讨论。新版学科目录中对民间文艺学的学科归属未作调整,就引发了民间文艺学界诸多专家的新一轮思考与探讨。本报就此问题特别邀请业内学者,就这一学科的身份与未来发展进行商榷与辨析。

  一、民俗学目前被我国列入人文学科某一门类的二级学科,或因与民间文学兼容混同而无定位,不仅是不科学的,也是极不公正的。

  在民间文学下面,还有神话学、史诗学、传说学、故事学、歌谣学、谚语学、谜语学以及民间戏曲、民间说唱、民间语言等,它们是民间文学这个大系统中的组成部分,同时本身又是一个个相对独立的、完整的门类。民间文学的研究对象是一个区域内广大民众群体创作和传播口头文学的活动,它是以口头表演的方式存在的,为一个表演的过程。口头文学属于民众自己的知识,是民众自己叙述的知识,是民众对于自己的思想、观念和感情的展演。


 1、 民俗学早在19世纪后半叶已经在欧美国家确立了新兴的独立学科位置。在我国,当时还没有民俗学这一学科的新概念。

  在高校开展民间文学教育,可以让大学生接受民族文化传统的熏陶,是思想政治教育和爱国主义教育的有机组成部分。在经济大潮汹涌的社会环境中,这种教育显得尤为重要。民间文学方面的课程可以弥补大学生在基层文化知识方面的缺失,让学生系统了解中国民间文化传统,优化知识结构,有利于民族民间文化传统的传承。56个民族极为丰厚的民间文学资源和遗产有助于激发年轻人的民族自豪感和自信心。

  困惑与忧虑:民间文艺学归属何处    今年3月,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教育部公布了新的《学位授予和人才培养学科目录(2011年)》,增加了艺术学为门类学科,将其由过去作为文学门类属下的一个一级子学科,单列成为一个独立的学科门类。此举无疑是在维护规范学科序列方面作出的重要调整,对于推动艺术学门类学科的发展提供了坚实有力的制度保证。

  2、1913年,民俗学这个新学术名词才在我国出现。1922年12月民俗学才被作为一项研究事业在学术界提倡。1928年3月以后,民俗学才较为广泛地在部分文科大学及学术界得到认可。

  当前民间文学学科发展已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高校民间文学学科点的不足,学界对民间文学学科认识的偏差,尤其是学科体制将这一学科排斥于学科目录之外,严重制约了这一学科的继续发展。

该学科就被称为民间文学,  一、民俗学目前被我国列入人文学科某一门类的二级学科。  然而,学界期盼十余载的学科目录修订,却仍然存在着一些明显的遗憾与问题。以民间文艺学来看,作为研究民间文学的一门学科,若视北大歌谣运动为该学科的肇始,那么,中国的民间文艺学已经有近百年的学科发展历史。但在新版学科目录中,我们却不无遗憾地看到,民间文艺学的学科归属仍然处于一种尴尬的境地,依旧为法学类社会学属下的二级学科民俗学(含:中国民间文学),没有获得一块真正属于自己的园地。新版学科目录对民间文艺学的学科归属问题未作调整,意味着在未来的若干年内,与这一学科命运休戚相关的从业者及学人将继续遭遇那些由于学科分类有失科学带来的问题,承受那些因学科身份认同困扰导致的压力与忧虑。

  3、 1949年人民共和国建立后,由于意识形态的绝对指导和科教体制的计划统筹,再加上学习苏联的一面倒倾向影响,民俗学被取消了30年之久。但是,民俗学的替代学科或分支学科民间文学,却以人民口头创作的学科名称在大学和学术研究机构保留着。它的学科位置也仅仅是文学门类中屈居第3级别学科地位的大学选修课,前后保留了将近10年之久。

  中国民间文学(含民俗学)学科原本在中国语言文学门类之下,是一个独立的二级学科,与中国古代文学、中国现当代文学等并列,设置于中文系。在现代文艺类的体系中,民间文学与作家文学、外国文学并列,这三种文学形态在精神特质上也各有特点和功用,互有不可替代的价值。

  纵览中国民间文艺学近三十年的学科发展之路,可谓坎坷跌宕。我们不妨将这三十年分为前后两个阶段予以审视,简言之,20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初的前十几年,中国民间文艺学借天时、地利、人和之势,学科发展曾达到一个高点;20世纪90年代中期至今的后十几年,中国民间文艺学发展呈现下滑趋势,逐渐陷入低谷。有学者曾对这两个阶段中国民间文艺学学科景观进行概括性描述:前一个时期,中国民间文艺学研究队伍迅速壮大,学术期刊增多,学术活动频繁,学术成果丰富,学科建设成效明显,在一定意义上可以说达到现代民间文学发展史上的黄金时期。后一个时期,与此前的蓬勃局面形成强烈的反差,学科发展呈现出趋冷与滑坡,研究队伍和生存空间萎缩,学界关注度降低,学术立项困难,学科位置模糊尴尬,滑向人文科学的边缘。(陈友康,2006)作为民间文艺学的从业者,笔者对此也深有同感,近十几年来不断目睹一些从事民间文学研究颇有建树的实力派同仁陆续转向其他学术研究领域,而有志于从事民间文学研究且具有深厚功底和优良资质者却后继乏人;刊载学科成果的专业期刊或停刊,或转向;尤其1998年国务院学位委员会进行专业调整后,民间文学在国家学科体制中的位置发生陡然的变化,从文学门类二级学科降为法学门类三级学科,被作为民俗学的一部分放置在社会学之下,学科的独立性丧失,学科发展愈发艰难。如此种种,焉能不导致学科危机四潜,身份日益模糊和尴尬。

  4、1979年,民俗学终于从绝学的桎梏中解放出来,重新作为应当研究的一门学科进入大学和学术研究机构。从那时起到1997年的18年当中,民俗学或民间文艺学便一直在文艺学、民族学、文化人类学、社会学的夹缝中漫游,甚至被冠以边缘学科的名号不入正册。同时在本专业内,民俗学和民间文学还在兼容混用着。

  1997年学科目录调整,民俗学(含中国民间文学)归入一级学科社会学,与二级学科社会学、人口学、人类学并列。教育部2012年版的学科目录中,民间文学的学科归属仍然处于一种尴尬的境地,依旧为法学类社会学属下的二级学科民俗学(含中国民间文学),没有获得一块真正属于自己的园地。

  民间文艺学的知识体系在具有自足性的同时,又呈现出鲜明的跨学科特点,对其研究要求具有人类学、民俗学、历史学、语言学、民族学、宗教学、心理学、社会学等众多人文科学的知识与训练。

  5、1997年6月,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和国家教委联合颁布了新的《授予博士、硕士学位和培养研究生的学科、专业目录》。将原学科专业代码为050104的中国民间文学(部分)正式调整并改换了名称和代码,成为030304的民俗学(含:中国民间文学),从文学门类改换归属,进入法学门类,与社会学、人类学、人口学并列同为二级学科。这是民俗学首次正式列入二级学科的官方文件。但是,因为中国民间文学被调离了文学门类,使民间文学专业又遇到了两难。

  民间文学在国家学科体制中的位置发生陡然的变化,从文学门类二级学科降为法学门类三级学科,被作为民俗学的一部分放置在社会学之下,学科的独立性丧失,学科发展愈发艰难。为适应学科目录的变化,有少数几所高校把民俗学(含中国民间文学)专业从中文系调入社会学系(院),而社会学又不能接纳民俗学(含中国民间文学),民俗学发展空间不仅没有扩大,反而急剧萎缩。这甚至意味着在未来10年内,与这一学科命运休戚相关的从业者及学人将继续遭遇那些由于学科分类有失科学带来的问题,承受那些因学科身份认同困扰导致的压力与忧虑。民间文学学科延续着十分尴尬的处境,陷入极大的发展危机当中。

  民间文学作为人文科学,说到底是关乎人类精神的科学,关乎心灵和情感的科学,社会科学关注的重点明显与此有别。

  6、今年以来,民俗学和民间文学的定性、定位及门类归属又出现了反复。民俗学在法学门类社会学学科及文学学科的院、系、所中只是个被认作非家族成员的远亲近邻角色;民间文学在文学院、系、所中依然被认定是身单势孤的单一课程小角色,在教学实践中只不过处于三级学科的地位。

  文学属于人文科学,社会学属于社会科学,两大学科在研究对象、研究目的和研究方法方面均存在很大不同,将中国民间文学置于社会学之下,有悖于民间文学的学科性质。另一方面,中国文学似乎有自己完整的理论体系和课程体系,不需要民间文学的参与。于是,民间文学学科被边缘化。

  当然,导致近十几年来中国民间文艺学发展趋冷与滑坡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笔者认为,在诸多因素中,学科归属的改变是造成学科发展滞后的重要原因之一,对学科发展的冲击与影响不容小觑。

  二、民俗学与民间文学的合二而一、一分为二的难题,是困扰我国民俗学学科建设的症结所在。能否对民俗学和民间文学的学科关系作出接近客观的科学分析,是解决民俗学学科定位的关键所在。

  在国务院学位办的学科分类中,民俗学(含中国民间文学)被归为社会学,和中国语言文学不在同一系统。民间文学专业的学科在中文系通常被视为特殊专业而被特殊对待。以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为例,为便于录取时各专业之间生源可以互相调剂,研究生入学考试一般基础课试卷是通用的,唯独民俗学(含中国民间文学)是单独进行的。其他专业研究生选修课程,专业之间互选的情况非常普遍,民间文学专业研究生则很少选修其他专业课程,所开课程一般也是自产自销。教学方面如此,科研方面同样难以摆脱孤立的命运,民间文学的教师很难进入中国语言文学学科梯队中,共同做某一课题。在申报课题时,民间文学专业的教师常因不能确定所报课题应该归属哪个学科而左右为难。

  众所周知,在现代社会条件下,体制性依托对任何一门学科的发展都至关重要。在笔者看来,最重要的体制依托就是在学科归属划分和课程体系设置中保有准确的定位。学科划分是对学科身份的基本规定,也即学科户籍,其体现着对学科性质及其内涵的科学认知与精准把握。将中国民间文学置于民俗学后缀的括号内,视其为社会学的细小分支、民俗学的附属,对民间文艺学的学科发展极为不利,不啻于在体制层面拆解了民间文艺学学科的独立性。

  1、 民间文学在我国曾经与人民口头文学是同一学术名词。对民间文学进行语言文学的研究,特别是口语文学或语体文本的研究,包括对它的分类体裁、叙事形式、格律样 式、修辞手法等的研究,无疑都是对该学科的本格研究;所以,民间文学长期以来被放置在文学门类的中国语言文学学科中,并作为它的二级学科是有充分理由的。

  在教育体制内,民间文学学科没有获得应有的位置,导致民间文学学科点的建设严重滞后。如今,只有北京师范大学、中央民族大学、中山大学、山东大学、华东师大和华中师大等少数高校能够培养民俗学(包括民间文学)博士,能够招收民间文学专业硕士的高校同样为数不多,屈指可数。高学历的民俗学人才匮乏,具备增设民俗学学科点条件的高校几乎阙如。许多高校民俗学硕士学科点的教师不是科班出身,他们原本是从事其他学科研究与教学的,由于热爱民俗学才转行的。全国大部分省份没有民俗学学科点,这种情况同与民俗学关系密切的社会学和人类学相比,形成鲜明的对照。就所有文科的二级学科而言,这种情况恐怕也是绝无仅有的。

金沙国际,  新中国成立之后,中国民间文学在相当长的一个历史时期内都是作为文学门类下独立的二级学科,与中国古代文学、中国现当代文学等并列,设置于中文系。这种状况直至1998年国务院学位办进行学科分类调整,将划入民俗学的附属部分放置在社会学之下方告结束。然而,在现代文学类的知识体系认同中,人们已经习惯于把民间文学作为与作家文学、外国文学并列的文学形式定位,这三种文学形态在精神特质上也各有特点和功用,互有不可替代的价值。以民间文学来看,其在高校文学专业课程中便凸显着特殊的性质其他的文学科目都指向作家文学,而民间文学是非作家文学,它的存在状况,与作家文学迥然不同。民间文学的价值就在于它提供了与作家文学、外国文学不同的知识系统或精神资源,在文学的领域内,它和其他两种文学构成互补关系,从不同的侧面丰富、完善、平衡人类的精神世界。在1998年颁布并执行到今的教育部《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目录》中,民间文学是被列入汉语言文学专业的主要课程,在我国高校中文学科或课程体系中的地位应该说是牢固的,并且已经成为一种历史传统。

  2、 由于近现代国际上曾把民俗、民俗学和民间流传的口头传说、口传歌谣等(相当于中 国的民间文学)均称作Folk-lore,所以在我国民间文学界通常也把民间文学这个 特殊的名词套用在Folk-lore一词上。但是,实际上Folk-lore并不是一个语言文学范畴的词语或概念,而是一个民众知识或民间风俗的民俗学范畴的词语和概念。此外 它也不是属于别的任何学科范畴的词语或概念。

  要让民间文学摆脱当前的困境,可以采取两种调整方式:一是将民间文学重新纳入中国语言文学门类,理由如下:1.中国民间文学一直是在中国语言文学大的学科框架下发展起来的,如今,90%以上的民俗学学科仍在中文系或人文学院。2.中国民间文学属于人文科学,与中国语言文学有直接的关联性。3.在中国,民俗学学科实际上是在中国民间文学学科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民俗学学者主要在研究民间文学。

  值得提及的是,自新时期以来,民间文艺学表现出巨大的研究活力与理论创新,许多传统的研究理论、方法与模式,都被学界予以了重新思考和重新语境化。人们发现,民间文学在民众生活中,并非仅仅作为一种文学样式存在,其还作为一种意识形态的综合体存在并发生影响,是以文艺的形式展现民间社会的各种思想沉淀和生活样象。正因为如此,民间文艺学的知识体系在具有自足性的同时,又呈现出鲜明的跨学科特点,对其研究要求具有人类学、民俗学、历史学、语言学、民族学、宗教学、心理学、社会学等众多人文科学的知识与训练。以目前国内外学界对民间文学的认知来看,民间文学对于人文研究的确已经构成相当大的学术魅力或曰吸引力。

  3、 民间文学或民间文艺,就其产生、发展、流变和活动形态、存在样式而言,主要是民俗的;因此,称它为民俗传承或民俗口头传承较为恰当。通俗的叫法也可以是民俗文艺。从这个意义上讲,他便当然地归属于民俗学,并成为它的重要组 成部分或重要分支学科。假设民俗学是一级学科,民俗文艺则可列入它的二级学科。这 应当是天经地义的和无可争议的。

  另一可行的而又有广阔前途的措施,就是建立和发展民间艺术学。民间艺术学应该成为一级学科,与已是一级学科的艺术学相对应。民间艺术的种类非常丰富,由民间文学(童谣与童话、传说、神话、寓言故事、谚语与谜语等),民间音乐(歌谣、舞蹈、乐曲、民间小戏、民间说唱、杂技等)和民间美术(绘画、建筑、手工、刺绣、剪纸、泥塑、陶器、中国结等)三大类组成,承载着中华民族特有的文化特色和审美观,传递着民族的思想情感与艺术情趣,体现了人类最基本的生活观念和精神品质,具有审美、教育、认识、娱乐等多方面的功能,是中华民族深厚的传统文化很重要的一部分,其中蕴藏着丰富的中华民族优秀的文化因子。民间文学可以作为其中一个相对独立的二级学科,在民间艺术学的学科框架中获得应有的地位和发展空间。民间文学的发展完全不必与民俗学捆绑在一起。民俗学可以继续留在社会学,民间文学则进入民间艺术学科体系之中,寻求更加广阔的发展前程。

  4、 如果,文学学科的研究家们公认民间文学还应当作为语言文学的研究对象,那么民间文学便当然地归属于文学学科,并成为文学的二级分支学科。民间文学在文学 学科中是本格的文学研究;民俗文艺在民俗学学科中则是本格的民俗学研究。这是两个学科不同视角不同方法的两个专业。这里不存在民俗学(含民间文学)的 任何意味。

  (作者系北京师范大学民俗学与文化人类学研究所教授、北京市政协常委)

  5、 有鉴于此,民间文学作为文学专业的二级学科、专业,并不是只有一门概论式的民间 文学课程,而是相应地有一系列三级专业课程并列如下:(1)民间文艺学概要、(2)神话学、(3)史诗学、(4)传说学、(5)故事学、(6)歌谣学、(8)民间说唱、(9)民间小戏等。因此,民间文学在文学学科中是占有重要位置的强势专业。它在文学院、系、所中应列为本科必修课程及若干选修课程;同时还列为攻读硕士学位、博士学位的专业方向,这是毫无疑问的。

  6、 有鉴于此,与民间文学相对应的民俗文艺(或民俗口头传承)同样应列为二级学科, 并拥有一系列分支课程。民俗文艺的上一级学科自然是民俗学学科。因为它所包含的二级学科也已经形成系列。例如,经国务院拓宽、调整后颁布了的二级学科中,有一 级学科民族学中的中国少数民族艺术;而民俗学学科中也有中国少数民族民俗的下级学科专业。一级学科教育学中有教育学原理为二级学科,民俗学中也 有民俗学原理,也应是二级学科。一级学科中国语言文学中有比较文学和世界文学为二级学科;民俗学中也有比较民俗学和世界民俗学,也应列为二级学科。一级学科历史学中有历史文献学(含:敦煌学、古文字学)为二级学科;民俗学中也有民俗文献学(含:敦煌民俗学、古俗语学),也应列为二级学科。一级学科心理学中有应用心理学为二级学科;民俗学中也有应用民俗学也应列为二级学科。一级学科经济学中有经济思想史、西方经济学、区域经济学等二级学科;民俗学中也有民俗文化史、西方民俗学、区域民俗学等,当然应当列为二级学科。此外,还有民俗语言学、民俗符号学、都市民俗学和生态民俗学、民俗形态学、民俗文化遗产学等相当于二级学科的专业。民 俗学的学科包容量如此之大,理应经过拓宽、调整后,升到一级学科的位置,现在处于二 级学科地位,显然大大阻隔和压制了民俗学学科的繁荣发展。

  三、民俗学的学科体系经过近80多年的不断发展,特别是近20年的积极完善,已经形成了系统、完备的强势学科。该学科的老中青队伍在我国民俗学的奠基人钟敬文教授率领下,一致期待着国务院有关部门和教育部主管部门进一步理顺并拓宽我国民俗学学科,根据我国民俗学繁荣发展的实际需要和民俗学本身的科学规范,尽快把民俗学调整到一级学科上来,使我国的民俗学与时俱进,迅速有效地适应我国新世纪发展先进民族文化的新形势。

本文由金沙国际发布于风俗习惯,转载请注明出处:该学科就被称为民间文学,  一、民俗学目前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